【譯文】吉姆·凱與大難不死的男孩

發表於
原文:Jim Kay On Drawing The Boy Who Lived
副標題:插畫家討論他在最新版《哈利波特》當中的作品

寫在文章之前:

這篇文章來自 artsandculture.google.com 的《Harry Potter: A History of Magic》專題,是 Google 與大英圖書館合作將今年 2 月 28 日結束的展覽的資料電子化的成果之一,幾乎所有展品和說明都能在這個網站看到,上面有很多不錯的文章,推薦大家去看看XD

  過去幾年,獲獎的插畫家吉姆·凱(Jim Kay)每週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插圖的形式重新建構魔法世界。他的作品是布魯姆斯伯里推出的《哈利波特》全新插圖版的明星,並為他贏得了全世界的認可。

  隨著第一集到第三集的出版,吉姆目前正在努力製作第四集,《火盃的考驗》,他致力於完成全部七本書,在和他的談話當中,完全能感覺到充斥在書頁裡的那股細緻與熱情。他透過自己的作品鼓舞了新一代的讀者,並提醒最初的粉絲,20 年前 J.K.羅琳創建的世界依舊如此神奇。

  在此,我們將和吉姆談論他的創作過程,以及為這樣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作品繪製插畫過程中的起伏。

你如何參與《哈利波特》的插畫工作?在此之前你做過什麼?


  我並沒有很多作品,我第一本真正的長篇作品是派崔克‧奈斯(Patrick Ness)根據莎帆‧多德(Siobhan Dowd)的構想創作的《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它毫無預警的發生了,我接到經紀人打來的電話,他說:「你最好坐下——我為你拿到了《哈利波特》。」不僅僅是封面而已,她是指整整七本書。我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唯一方法是做一些令你感有些害怕的事,而這毫無疑問的是我所能得到最可怕的佣金。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你如何描述你的風格?


  我不覺得我已經擁有一種風格,在第一集當中,我採用了散點圖的技巧以及許多不同的風格,當我找到了我的風格,生活會簡單得多,因為每個人都會知道我準備做要什麼。布魯姆斯伯里[1]一直很有耐心,而且願意嘗試很多不同的東西。我認為說明這件事很困難,那真是個令人不舒服的工作。

你認為畫插畫有什麼困難的地方?


  自己一個人一天坐 12 小時真的很困難——我總是靜不下來。還有它的製作——我從來沒有在一開始就步上正軌,書中的每幅插圖都有太多出錯的可能,當你的作品像是在餵食垃圾桶,那實在很令人沮喪。另一方面,如果我不畫畫,我會感覺自己正在失去某些東西,這是我必須做的事,那並非本能,但幾乎就像是被強迫的。

你的作品往往在審美上非常細緻,你是否總是專注於把插圖畫得更細緻?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讀了很多理查·斯凱瑞的書,他是一位真正注重細節的插畫家。人們喜歡尋找東西,特別是小孩子,所以我的畫是想對此做出回應——我想讓人們在每次的閱讀當中進行探索。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你如何在書中既有的內容和你的想像之間取得平衡?


  就避免惹惱作者而言,必定存在某種折衷的做法,但目前為止 JO(J.K.羅琳)並沒有真的在什麼事情上反對過我,這真是太神奇了,因為我從沒想過斜角巷甚至會超出草圖的構想,我工作的一部分是填補空白,擴展 JO 創造的宇宙。

  挑戰在於我面對的大量文本,不是一次只畫一本就好,你得持續參考七本書的內容,但布魯姆斯伯里對此經驗十足,而且他們還有我經常提到的《哈利波特聖經》[2]。

除了書面文字外,還有什麼能為你提供插圖的靈感?
  我經常逛博物館、圖書館還有包括名勝古蹟在內的一切,我喜歡老房子和舊建築裡的各種工具,服裝也是——我希望能展現更多魔法世界的服裝,因為那實在和麻瓜世界太不一樣了。

繪製插圖的過程是什麼?


  我會先以我的速寫[3]為基礎畫出某些東西,那是我想要的構圖,但我很少能一氣呵成,它通常會進一步發展,我在這方面很混亂。

  我很容易感覺無聊,所以我喜歡一直改變素材、嘗試新的顏料。我常使用難搞的塗料,像 DIY 商店買來的噴漆混合不該混合的材料,例如蠟,我也會用壞掉的刷子或者其他東西,讓畫出來的東西更難預料。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你在每本書上花了多少時間?


  我們以為畫完第一集的插畫只需要六個月,但我們花了兩年半才完成——每週工作七天,每天至少十二小時,接著我們用八個月完成第二集,因為第一本書花了太長時間,這真的非常緊張,到第三集結束時我完全精疲力盡,甚至產生幻覺。

  第三到第四集中間的休息意味著我能夠回過頭來重新審視這個計劃,它佔據了我的所有時間,我想盡力做到最好,所以壓力非常大,但強迫自己面對這些困難是很有趣的。

為書籍製作封面時,你如何選擇要聚焦的劇情細節?


  封面特別麻煩,因為這方面有很多限制,這些書的封面得在展開後有個更大的構圖,而多語言版本也需要空間去放置標題。

  最棘手的是我正在處理的封面,哈利在《火盃的考驗》中被交付了三項任務,但它們如何陳列在封面上?你如何自然的編排它們?這需要很多次封面會議才能完成。

目前為止,項目中當最難畫的是什麼?


  永遠是哈利,他的形象是基於一個來自湖區的年輕男孩,他看起來非常神奇,並且有一張與眾不同的臉,但如果你嘗試寫實的去描繪,有時候會看起來不太對勁。

  事實上,每個人穿長袍的樣子也很難畫出來,太寬鬆了,那一切都是噩夢,你會想拜託他們穿緊一點的衣服。當然,當你把人們畫在掃帚上,可能會看起來非常粗魯,很難有說服力的讓人坐在掃帚上 - 那些有掃帚柄的時刻就是讓你害怕不已。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你最喜歡畫什麼?
  我喜歡巨人,特別是海格,他很沉重、而且被頭髮覆蓋,所以就算只是隨手塗鴉看起來也很棒,而且海格與人的比例幾乎就像是讓我們重新成為了孩子,因為你得抬頭看他。我也很開心能在最新的書中畫出四條龍 - 我花了很多年設計牠們。

角色們在書中逐漸長大,一開始畫的兒童和現在畫的青少年有甚麼差異?


  我用我真實認識的兒童來當模特兒,而他們顯然也在成長,使用真人的關鍵是我可以畫出他們這些年的變化。

  隨著年齡的增長,人會變得更耐看。十一歲的人臉上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讓你捕捉,他們非常白淨、純粹而且沒有線條,幸運的是,當年齡逐漸增長,你會變得更有稜角,我喜歡畫青少年棱角分明的尖端。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看到自己的插圖出現在這麼大規模的展覽,你感覺如何?
  我拼了命不去想 - 它使我難以入睡,你不能太常思考這些東西被公開的事實,否則會很害怕:那些我從沒想過會讓任何人看到的草圖,正在大英圖書館展出,突然間我想到了就連我未來的草圖也將被看見!

目前為止你已經出版了 3 本書,目前正在進行第四本書的試畫 - 從這當中,你有學到什麼實務上的經驗教訓嗎?


  我為每個頁面製作了所有尺寸的模板,所以如果我想在相同尺寸處理東西,或者二分之一大小、三倍大小,我就有準備好的模板了。

其他的都是輕度恐慌和猜測的相同過程,嘗試經常失敗,我的成功率仍然相當低,但我已經接受了自己不會在第一次就把作品完成。對我來說下一本書最令人興奮,我想把它做好。

你在工作上得到過最棒的迴響是什麼?


  有人寫信告訴我:他們沒辦法讓孩子讀書,但插圖版本做到了。所以我不能再要求更多了,這完全是一種特權,如果一個人因為你的幫助得以沉浸在書本裡,那些時間、獨處都會是值得的,因為你滿懷希望的幫助他走上文學探索的人生旅途。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Illustration By Jim Kay © Bloomsbury Publishing

譯注:

1. 布魯姆斯伯里(Bloomsbury Publishing):《哈利波特》系列在英國的出版社。
2. 哈利波特聖經(Harry Potter Bible):東販代理了寺島久美子所寫的《哈利波特聖經 》,這裡指的並不是那本書,根據我找到的資料,這是布魯姆斯伯里從 2004 年開始整理的一份檔案,目的在確保作品設定的一致,Jim Kay 也在另一篇專訪中指出,檔案的內容涵蓋了所有出現在《哈利波特》當中的顏色、服裝、甜點、魔法、食物、咒語等物件。
3. Jim Kay 也會自己做模型來揣摩東西的不同角度與光影變化。

譯後記:

  這是第一篇我自己翻譯的文章,翻譯對我來說和創作很不一樣,前者大多屬於水磨工夫,比的是氣長,後者更仰賴長時間的思考以及片刻的靈光乍現。

  傳統上認為翻譯應該達到「信、達、雅」,這恰好能用來解釋我在過程中遇到的問題,第一是如何正確理解作者的意思,很多片語如果用我學過的意思去翻譯會非常奇怪,得特別去查英英字典,才能找到比較接近的意思,第二是如何翻得流暢、優美,坦白說這篇譯文並沒有做到,但在個別的地方,我選擇用成語取代單純的直翻,應該能讓文章顯得比較自然。

  這是一篇充滿啟發性,也十分可愛的專訪,Jim Kay 大方的分享了他的創作心得,也不吝於談論創作過程中的焦慮(花了很多時間卻無法讓自己滿意、害怕讓人看見自己不成熟的作品),很多地方都讓我感同身受。

  我特別喜歡聽別人描述自己對於創作的思考,每個創作者都對世界存在一套獨特的理解方式,但又有共通之處。

  Jim Kay 說他很喜歡用各種不同的素材,甚至壞掉的刷子來創作,讓我想到漫畫家鄭問也常會在作品上使用不同的素材,像是打火機,他甚至從來不洗毛筆,因為他喜歡那種不能控制的感覺;川口開治,我最喜歡的漫畫家之一,他也和 Jim Kay 一樣偏愛成熟的臉龐,他說過:「不論男女、東西,老人的表情總讓人喜歡。尤其是充滿皺紋的臉,無論是野性還是知性,都是那麼的練達。」

  最近常感覺自己見到的人、面對的事比以往複雜許多,常聽人說長大後反而會嚮往孩子的單純,但我不那麼認為,對我來說,複雜的世界其實更加充滿魅力。
6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32  212

緹娜 @a3478430

0
「你會想拜託他們穿緊一點的衣服。」這句超可愛xDDDD

記得好像有在仙境(或是pottermore)看到這個插畫家的畫
喜歡這個風格,很細緻~~
覺得插畫就像電影一樣,能幫我們將想像具體化
但又比電影保有更多的想像空間,而且能夠處理更多細節

是說翻得超流暢的!少年你真的是第一次翻譯嗎OAO
覺得這功力我望塵莫及(掩面

然後恭喜入翻譯坑啦www
期待看到你翻更多這系列的文章~~

----

複雜的世界充滿魅力嗎
沒認真從這個角度想過呢但,好像蠻有道理的xD
複雜往往充滿挑戰,或許也是一部分的魅力來源?
(這倒是解釋人為何會一再地跳坑、作死xDDD

珊瑚 @flyfish

0
今天才知道原來他是《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的插圖作者!
非常喜歡他在這本書裡面的插圖...雖然和哈利不同是全黑白的,但特別又漂亮的筆觸讓我很喜歡~

證件上不斷老去的少年 @Kaokid

0
@a3478430
翻起來感覺超多地方他在抱怨自己人生好難XDDDDDD

小時候看《中國童話》超喜歡看上面不同美術風格的插畫
後來讀兒童版世界名著選或亞森羅蘋、福爾摩斯也會很期待插畫出現
有陣子發現讀的書都開始沒有插畫整個很不習慣w

除去課堂上的翻譯作業應該算是初學者(?
也是難得連假有空翻,下一篇翻大概要等一陣子~

//我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唯一方法是做一些令你感有些害怕的事//
也許就像 Jim Kay 說的
接觸全新的東西總是有些害怕,但又伴隨著興奮感
但跳坑作死可能只是純粹閒不下來或人情因素www

@flyfish
《怪物來敲門》的美術風格真的超酷,我也很喜歡!
之後有空的話想找改編的電影來看XD

想養玻璃獸的Ronnie xD @ch70018

0
謝謝翻譯ヽ(=^・ω・^=)丿
你推薦的《Harry Potter: A History of Magic》展覽網站真的很棒!

證件上不斷老去的少年 @Kaokid

0
@ch70018
我也很喜歡這個展覽,有機會再多翻一些放上來XD

證件上不斷老去的少年 @Kaokid

0
《哈利·波特:魔法簡史》

剛剛想接著翻別篇,發現 Google 已經把這個專題都翻譯得差不多了,而且翻譯品質還不錯(顯然不是機翻XD),有興趣的話可以進去看看w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