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石】十二年後(更新至第四章)

發表於
大家好,我又來啦😍CP是天狼星.布萊克X賽佛勒斯.石內卜
這次會比上次長,大約(思)
沒有玻璃渣的糖,請交心食用


繼續宣傳自家的石自文
【親世代】沒有形狀的寶物

第二章在 #9
第三章在 #10
第四章在 #12
0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25  142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5


賽佛勒斯.石內卜坐在魔藥學辦公室的圓桌前翻看著今天的預言家日報,那是他每天起床後的習慣。 
 
「阿茲卡班的囚犯在成功越獄,請各位巫師多加注意,如果有任何目睹情報,請連絡正氣師辦公室。」 
 
石內卜皺著眉閱讀著這則新聞,聲稱是世界上最嚴謹的監獄的阿茲卡班第一次布囚犯成功越獄,這則新聞在魔法世界帶來巨大的迴響。預言日報的表紙上印著囚犯的照片,這名逃犯有著捲曲的短髮,長時間的囚禁令他看上去十分的憔悴,巨大的黑眼圈和凹陷的臉頰令他看上去十分嚇人。 
 
天狼星.布萊克。 
 
石內卜用指尖輕輕撫摸著報紙上的照片,天狼星被指控謀殺十二名麻瓜和一名巫師,而因為布萊克家的壞名聲而未經審判就被命令監禁在阿茲卡班。看不下去的石內卜把預言者日報掉進桌子下的垃圾桶,可是他在辦公室走了一圈後又默默地把報紙拾起來、細心地把印有照片的一頁抽出來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 
 
在前往霍格華茲的腥紅色火車上,年幼的賽佛勒斯.石內卜跟天狼星.布萊克第一次相遇,來到新環境的不安感還有控制不了的腎上腺素,他們不友好地互相指罵著。沒有人知道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做,甚至他們本人也不知道為甚麼他們要惡言相向。 
 
石內卜若有所思地看著天狼星消失的那道門,彷彿想要挽回對方一般,可是他又想不出任何的理由。 
 
「小勒?」同行的女孩輕輕的叫喚著。 
 
「抱歉。」石內卜快步地追了上去說。 

 
石內卜轉身離開辦公室前往餐廳,雖然他不喜歡嘈雜的餐廳,可是身為史萊哲林的導師,他必須出現在餐廳。石內卜板著臉、瞇著眼俯瞰著學生們,這讓他看上去十分不平易近人,反正石內卜也沒有打算跟這群小鬼有甚麼深入的溝通。 
 
「聽說了嗎?阿茲卡班的逃犯。」今天的餐廳比平常的嘈吵,學生們都在討論著今天的大新聞。 
 
「那個殺人犯?」 
 
石內卜用力地放下手中的餐刀並發出巨大的聲響,他很久沒感到這麼的煩躁。石內卜用力地站起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準備著上課需要用的材料再批改著堆積如山的作業。前來上課的學生打斷了石內卜的工作,他不愉快地走到魔藥學教室、狠狠地瞪著三五成群的學生們。 
 
「波特,這鍋是甚麼鬼東西。」石內卜盯著眼前的大釜說。 
 
「縮身魔藥,先生。」哈利戰戰兢兢地說。 
 
「我可不記得這會是泥濘般的紫色,」石內卜冷冷地說著:「葛來分多扣十分。」 
 
聽到葛來分多被扣分的史萊哲林學生們馬上幸災樂禍地起哄著,石內卜教授卻嚴肅地說:「這裡不是胡鬧的地方,史萊哲林扣五分。」 
 
晚餐時間,學生的話題由阿茲卡班的逃犯上轉移到石內卜教授反常地扣史萊哲林分數一事上,霍格華茲的所有人都知道石內卜教授不喜歡葛來分多學院並偏心於史萊哲林學院。石內卜教授一直都只會找著各種理由去扣減葛來分多的分數,而且會因為一些簡單的小事而增加史萊哲林的分數。 
 
葛來分多學院和史萊哲林學院永遠都是水火不容的狀態,這是霍格華茲創立的時候開始的事,石內卜很清楚這段歷史。新生們依照麥教授的指示站上了餐廳的講台上等待著分類儀式的開始,石內卜載上分類帽的瞬間,分類帽就喊出了史萊哲林這四個字。 
 
「天狼星.布萊克。」麥教授閱讀著學生名單,石內卜抬頭望向即將進行分類儀式的新生。 
 
捲曲的短髮下有著一雙漂亮的灰色眼珠,是石內卜在火車上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個人。突然感到口乾舌燥的石內卜舉起眼前的水杯一喝而盡,可是這卻沒有消去他內心的煩躁感。 
 
「葛來分多。」分類帽宣布著他所屬的學院說。 
 
那一瞬間,石內卜感到自己的內心非常不踏實,彷彿就像缺了一塊的拼圖一樣。
 
 
石內卜用魔杖把食物打包起來就離開了餐廳,終於擺脫了學生們的討論的石內卜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了魔藥學辦公室,一隻漆黑的大狗乖巧地坐在魔藥學辦公室的門前。 
 
「你不應該在這裡。」雖然石內卜冷冷地責罵著,可是他還是讓黑狗走進辦公室裡,他把晚餐放到辦公桌後就用魔法為辦公室的門上鎖。 
 
大黑狗馬上跟上了石內卜走到辦公桌前並興致勃勃地看著石內卜手上的食物,石內卜沒好氣地把晚餐從袋子拿了出來,然後把盤子放到了地上,大黑狗馬上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狼人現在是黑魔法防禦的教授。」石內卜皺著眉看著這隻奪去他的晚餐的大黑狗,最後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就拿出學生的作業出來批改著。 
 
「真不愧是魔藥學教授。」大黑狗憑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擁有捲髮的男士。 
 
「我可不像某個逃犯,」石內卜不滿地說著:「而且我沒打算當共犯。」 
 
「我找到了彼得,」天狼星趴在辦公桌的邊緣說:「他變成一隻老鼠躲在霍格華茲。」 
 
「然後?」石內卜皺皺眉說:「你只是一個通緝犯。」 
 
「我可以留在這裡,」天狼星說:「直到找到彼得為止。」 
 
「隨你喜歡。」石內卜掉下一句話就回到了自己的寢室,天狼星馬上跟了上去。 
 
霍格華茲的課程基本上都是以學院為單位上課,就除了魔藥課的時候,史萊哲林的學生會跟葛來分多的學生一起上課。石內卜抱著課本還有大釜來到了魔藥學教室,因為快要到達上課的時間,教室裡已經坐滿了學生。 
 
空座位就只剩下兩個,石內卜望向了葛來分多學生坐著的一端、輕輕地嘆了口氣,他可是史萊哲林的學生。 
 
「快坐好,課堂要開始了。」史拉轟教授走進教室說,石內卜馬上快步跑到教室的另一端坐了下來。 
 

石內卜的寢室十分的整潔,房間裡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天狼星好奇地四處張望著,可是石內卜卻沒有加以阻止地走向了浴室。天狼星坐在石內卜的床舖上等待著房間的主人,這裡的環境比起阿茲卡班好得了太多,他躺在床上、抱緊了墨綠色的被子閉上了眼睛。 
 
「給我去洗澡,」石內卜的咆哮聲把天狼星叫了起來:「你這隻髒狗。」 
 
「等一下就去。」天狼星翻過身說。 
 
「現在,馬上。」石內卜抽出了魔杖說,天狼星馬上連翻帶滾地逃到了浴室。 
 
石內卜坐在床上、緊緊的盯著剛才天狼星躺著的地方,這一切就像夢境一樣,石內卜曾經認為自己不可能再遇見天狼星。可是即使再次相遇也無法改變他們的關係,石內卜嘲笑著天真的自己,然後向床舖施了一個清潔咒。 
 
「石內卜。」全身赤裸的天狼星從浴室走了出來,滑落的水珠在地上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水坑。 
 
「在阿茲卡班太久所以連如何穿衣服也忘記了嗎?」石內卜皺著眉說。 
 
多年的監禁令天狼星變得十分的瘦削,平坦的小腹顯示著身體的主人沒有疏於鍛鍊,可是這也許只是因為在牢中沒有其他的娛樂。 
 
「我沒有可以替換的衣服。」天狼星攤開手說,石內卜馬上從衣櫃中抽出一件灰色的內褲向天狼星的臉上掉。 
 
「你沒考慮換個款式嗎?」天狼星接過石內卜的內褲後說,在學生時代,天狼星曾經看過石內卜的內褲並以此取笑對方。 
 
「不喜歡就拿回來。」石內卜咆哮著說,可是天狼星卻如獲至寶地穿上了那條樸素又單純的內褲並化獸成一隻大黑狗窩在石內卜的腳邊。 
 
石內卜看著躺在地上的黑狗、揚起一個難以察看到的笑容,如果這只是一個夢境的話,石內卜並不想醒來。 

藍莓巧克力.桑霓 @HARU

0
雖然早有耳聞這組CP(?)
但還是第一次看完整篇www

水煮蛋(?)描寫的犬石互動看起來滿可愛的~

在手術室睡覺的Demon @duffybearhlps100116

0
@yudetama

引用自 @yudetama 的發言:


賽佛勒斯.石內卜坐在魔藥學辦公室的圓桌前翻看著今天的預言家日報,那是他每天起床後的習慣。 
 
「阿茲卡班的囚犯在成功越獄,請各位巫師多加注意,如果有任何目睹情報,請連絡正氣師辦公室。」 
 
石內卜皺著眉閱讀著這則新聞,聲稱是世界上最嚴謹的監獄的阿茲卡班第一次布囚犯成功越獄,這則新聞在魔法世界帶來巨大的迴響。預言日報的表紙上印著囚犯的照片,這名逃犯有著捲曲的短髮,長時間的囚禁令他看上去十分的憔悴,巨大的黑眼圈和凹陷的臉頰令他看上去十分嚇人。 
 
天狼星.布萊克。 
 
石內卜用指尖輕輕撫摸著報紙上的照片,天狼星被指控謀殺十二名麻瓜和一名巫師,而因為布萊克家的壞名聲而未經審判就被命令監禁在阿茲班卡。看不下去的石內卜把預言者日報掉進桌子下的垃圾桶,可是他在辦公室走了一圈後又默默地把報紙拾起來、細心地把印有照片的一頁抽出來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 
是阿茲卡班喔!
不過文章寫得超棒的!!!
是BL嗎?

@HARU
+1+1
我也一樣!!!(在魔生商店街)

艾墨☆Just Believe @Riddle061jod

0
@yudetama
我……我有一個問題(舉手
天狼星最後化獸成大狗睡覺,那他要內褲幹嘛?
一隻穿著內褲的……狗0.0

@HARU
桑妮前輩,可以麻煩你幫我把商店街的店標到首樓嗎?之前有私訊給你,好像沒被你收到,謝謝

月影先生表示訝異,並糊了您一臉鼻涕蟲黏液。 @aa0529

0
@yudetama
我好喜歡這篇!!!
第一次看到這種角度的故事~
(犬石好像第一次和平相處xd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0
@HARU
我是來宣導犬石的~
這對CP明明就超萌的

@duffybearhlps100116
此作者有把字打翻的毛病(被打
是BL沒錯

@Riddle061jod
人型蹭不上床所以又變回狗狗了

@aa0529
和平的模式下是萌萌的
可是犬石很容易吵架

八月๑G۩T۞H۩C๑ @hollyleaf

0
@yudetama
嗨嗨水煮蛋~
又是犬石!!
水煮蛋寫的文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啊~(而且寫超快(到底怎麼辦到的))
不過既然他們的學生時代依然是仇敵關係,那麼天狼星為什麼會跑到石內卜的門口,而他們剛見面時為什麼又如此平靜,不像原著那樣?
還有一個奇怪的問題,天狼星在牢房怎麼鍛鍊啊XD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0
@hollyleaf
謝謝八月的讚賞打文是我唯一的娛樂(誤
天狼星跟石內卜的關係請看大約會在第三章左右出現的回憶(拖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天狼星的身形會這麼棒(吞口水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0


自從石內卜從霍格華茲畢業後,一場優質的睡眠就像奢侈品一樣的罕有,最近甚至惡化成不在睡前服用安眠魔藥就難以入睡。昨天忘記了服用魔藥的石內卜以為自己醒來後會感到頭昏腦脹,可是他現在感覺十分的清爽,一場優質的睡眠令石內卜感到十分的愉快。 
 
石內卜眨眨眼睛,出現在眼前的是黑亮的皮毛,軟軟的、暖暖的,十分的舒適。石內卜抱著它想要翻身,可是毛團的重量令他清醒過來,他好像受到甚麼驚嚇一樣的把毛團踢下了床。 
 
「你就不能溫柔點嗎。」變回人型的天狼星抱怨著說,昨天晚上,石內卜一直都抱著化獸成黑狗的天狼星。 
 
「誰說你可以上床的。」石內卜說完就筆直地走進了浴室,天狼星想也不想地追了上去。 
 
「可是主動的是你。」天狼星像個小媳婦一樣的抱歉著,可是石內卜卻完全沒打算理會他。 
 
石內卜錯過了早餐的時間,前來上課的學生早就坐在魔藥學教室等待著他們的教授,石內卜命令天狼星不要離開寢室後就來到了教室。 
 
石內卜跟天狼星的再次相遇是在城堡前的空地,石人卜一個人站在掃帚的旁邊嘗試著把掃帚叫上來可是卻徒勞無功。其他學生還有胡奇夫人也已經飛到不遠的大樹下,完全沒有天份的石內卜被留下來跟掃帚乾瞪眼。 
 
石內卜看著躺在地上、一成不變的掃帚懷疑著它是不是壞掉了,也許他應該叫胡奇夫人給他換一根掃帚。 
 
「放輕鬆一點。」石內卜的肩膀上突然被施加了力度,他別過頭來、對上了灰色的雙眼。 
 
眼睛的主人緊貼在石內卜的背後,距離近得令石內卜可以嗅到對方身上淡淡的香草味,可是石內卜卻沒有推開身後的人。 
 
「它不會傷害你。」天狼星抓起石內卜的右手放在掃帚的上方,然後輕聲在石內卜耳邊說:「上來。」 
 
「上來。」石內卜跟著說,原本躺在地上的掃帚馬上飛到了他的手上。 
 
「很簡單,對吧。」天狼星揚起滿足的笑容說,他的笑容非常好看,好看得令石內卜為之著迷。 
 

今天早上的魔藥學是六年級的選修課程,這代表石內卜不用面對老是炸掉大釜的學生。石內卜板著臉在教室裡巡邏,擁有天份的學生不需要太多的指導。當學生們調配好課題上的魔藥後,石內卜說一言不發地把學生都趕出教室,然後他就踏上了前往廚房的路。 
 
「我想留在辦公室吃午餐。」石內卜跟站在門口的家庭小精靈說。 
 
「雪兒馬上給先生準備。」小精靈說完就跑進了廚房的深處。 
 
很快,石內卜的手上就多了一個被施加了無限伸展咒和保溫咒的小袋,袋子的裡面塞滿了食物還有點心。石內卜用輕快的腳步回到了辦公室,可是他卻在辦公室門前停下了腳步,他緊緊的盯著手中的小袋子,彷彿袋子裡袋著炸彈一樣仔細檢查著。 
 
門從裡面打開了,天狼星一把將石內卜拉了進來後就馬上關上了門。 
 
「我嗅到你的味道,」天狼星馬上補充說:「還有食物。」 
 
石內卜狠狠瞪了天狼星一眼就走進了辦公室,雖然時間還有點早,石內卜跟天狼星共進了午餐。結束了午餐之後,天狼星從衣服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破破爛爛的新聞紙,上面印有一張家庭的合照。石內卜馬上認出照片中出現的就是衛斯理家族,他們獲得了預言家日報的年度大獎,相片是他們到埃及旅行時拍攝。 
 
石內卜皺著眉看著天狼星,他可沒有興趣知道他的學生在暑假進行了甚麼有趣的活動。天狼星輕輕指著趴在榮恩肩膀上的老鼠並指出牠是由彼得化獸而成的。彼得是一個未登記的化獸師,而他的化獸形態就是一隻老鼠。 
 
「你看,牠只有四根手指。」天狼星興奮地說,可是石內卜卻只是冷冷地盯著眼前的人。 
 
「然後呢,」石內卜說:「走出去然後被抓回阿茲卡班嗎?」 
 
「我希望你能幫助我。」天狼星用水汪汪的眼神看著石內卜。 
 
「這是最新的惡作劇嗎?」石內卜皺著眉說,幫助阿茲卡班的逃犯,被發現的話就會立刻被送進牢獄而不用審訊吧。 
 
「賽佛勒斯。」天狼星撤嬌著說,身為逃犯的他現在唯一能依靠的人就只有石內卜了。 
 
「我可沒有容許過你這樣叫我。」石內卜站起來轉身到寢室說,他可沒有興趣為了天狼星而犧牲現在平穩的生活。 
 
「你有,」天狼星拉住石內卜的手說:「在很久之前。」 
 
石內卜一個人走到了城堡前的空地,雖然現在的天氣對石內卜來說已經有點冷,可是他還是離開了溫暖的圖書館走出了城堡。石內卜拉了拉長袍的衣領、默默地走著,葛來分多的學生們依然在空地上走動玩耍,石內卜停下了腳步看著離他不遠的幾個紅色的身影。 
 
石內卜抽抽鼻子、猶豫著要不要轉身回到城堡裡,他的身體已經開始變得冰冷,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明天就得要去醫院廂房報到。 
 
「一個人?」低沈的聲音從石內卜的背後響起。 
 
「恩,」石內卜點點頭說:「我在找你。」 
 
「你的手好冷。」天狼星拉起石內卜的小手說,他在剛才一直就有注意到正在走過來的綠色身影,只穿著單薄的學院袍的話,任誰也會感到寒冷。 
 
「我還沒有自我介紹,」石內卜緊張地說:「賽佛勒斯.石內卜。」 
 
「天狼星.布萊克,」天狼星頓了頓說:「我們回城堡吧。」說完天狼星就把身上的圍巾圍在石內卜的頸上。 
 
「天狼星。」石內卜用雙手扶著頸上的圍巾說。 
 
「走吧,賽佛勒斯。」 

 
石內卜不情不願地同意天狼星暫住在魔藥學辦公室,代價就是天狼星不可以離開辦公室的範圍,而且除了兩人獨處的時候以外要保持化獸的形態。身為逃犯的天狼星不能自由的行動,雖然大部份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化獸形態,可是為免打草驚蛇,天狼星還是得乖乖的留在安全的地方。 
 
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接觸化獸成老鼠的彼得.佩迪魯,可是這對石內卜來說十分的困難。石內卜特別討厭波特那幾個小鬼,也沒有興趣去跟他們相處,可是化獸為老鼠的彼得現在是他們其中一個人的寵物。石內卜嘆了一口氣、迎接著葛來分多與史萊哲林的學生,然後一如以往地進行著魔藥學的課程。 
 
葛來分多的小鬼又炸壞了他的大釜並在魔藥學教室造成了一場小災難,從天而降的魔藥燙傷了幾名學生。這令石內卜感到不太愉快,可是他忍下了自己的怒氣、冷靜地指示著學生的行動。 
 
「波特,去把龐芮夫人叫來。」 
 
石內卜安慰著受傷的學生,雖然對方卻表現得更加驚慌和害怕,可是是這已經是石內卜釋出的最大善意。龐芮夫人處理完學生們的傷口後,石內卜就宣佈今天的課程結束,這場意外令魔藥沒有足夠時間調製。石內卜沒有扣減葛來分多的分數,只是讓他們留下來清理好事發現場,當然是不可以使用魔法。 
 
石內卜跟天狼星曾經非常的友好,可是史萊哲林跟葛來分多的身分已經足夠破壞他們短暫的友誼。那天,石內卜仍舊的坐在空地的大樹下翻看著魔藥學的書籍,而天狼星則在靠在石內卜身上閉目養神,他們之間的話不多,可是卻這麼的親近。 
 
「石內卜?」來人是跟石內卜同一個學院的魯休思.馬份,天狼星馬上跳了起來望著來人。 
 
「馬份學長。」石內卜禮貌地說,可是對方卻不滿的皺著眉。 
 
「幾天沒見,原來跟叛徒在一起。」馬份在加重了叛徒這兩個字的發音,這令石內卜的心裡隱隱作痛。 
 
「與你無關,」天狼星反擊著說:「純種的白皮豬。」 
 
「石內卜,我們走。」馬份說完就離開了,石內卜看看天狼星又看看馬份的背影,最後選擇跟著馬份離開了。 
 
史萊哲林跟葛來分多之間不可能存在任何友誼,那時候的石內卜擅自地這樣想著。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0


天狼星.布萊克的到來令賽佛勒斯.石內卜的生活完全改變。到餐廳吃過了早餐之後,石內卜會來到廚房為天狼星拿他的早餐和午餐,家庭小精靈永遠都是十分的熱情,他每天也會拿到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食物,不過幸好天狼星亳不挑食。 
 
把食物都拿進寢室後,石內卜得要面對一班不知道魔藥的美好的小鬼們,偶爾還要處理爆炸的大釜。好不容易結束課程後就回到寢室跟天狼星並進午餐,然後就開始批改學生們的作業,批改結束後石內卜又迎來一班難纏的學生。吃過晚餐再帶點食物回來給天狼星,然後準備明天課程中需要的東西。晚上睡上黑色的大床,而天狼星會不厭其煩地上來騷擾石內卜,放棄掙扎的石內卜只好用變形術把單人床變成雙人床。 
 
「這裡就像天堂一樣。」天狼星滿足地說,一天三餐吃飽喝足,擁有自己的空間,而且沒有催狂魔。雖然石內卜每天都只會板著臉,可是對天狼星來說這已經是像夢裡的理想生活。 
 
「我看來這裡只是一個地獄。」石內卜諷刺地說,可是他並不知道他最近的表情變得了柔和,這成為了學生們在茶餘茶後的最新話題。 
 
到底是誰融化了石內卜這座冰山。 
 
石內卜的表情一直都不太豐富,他認為在自己的生活裡不需要討好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想要搭理他。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前往教室上課,一個人寫作業,石內卜享受著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可是石內卜卻不知道有人悄悄走進了他的心裡。 
 
「賽佛勒斯。」天狼星走了過來說,石內卜正坐在大樹下看書。 
 
「天狼星。」石內卜抬起頭望著天狼星說,天狼星注意到他的眼角有點濕潤,彷彿快要哭出來一樣。 
 
「甚麼事了。」天狼星蹲下去、伸出手想撫摸石內卜的臉頰,可是他的手卻被石內卜用力地推開。 
 
「抱歉,我有事要忙。」石內卜匆匆忙忙地拾起放在地上的東西、往城堡的方向跑去。 
 
石內卜不會跟任何人分享他的心情,他認為自己不可能被別人理解。 

 
雖然石內卜跟天狼星久違的相處非常的順利,可是尋找化獸成老鼠的彼得的任務卻毫無進展。石內卜不喜歡葛來分多的小鬼,葛來分多的學生也不太喜歡他們的石內卜教授。 
 
「葛來分多扣五分。」石內卜為葛來分多學生做的蠢事扣分,在扣葛來分多分數的事情上,他並不會留情。 
 
「可是,教授。」榮恩想要解釋說可是他的右腳很快就被站在旁邊的學生狠狠踏了一腳。 
 
石內卜轉身走回教室的中央,他不喜歡面對葛來分多的學生,特別是三年級的這一班問題學生,沒事就炸壞大釜或是煮壞大釜裡的魔藥。 
 
下課時間,石內卜迅速地趕走教室裡的所有學生就前往餐廳,最近他缺席太多次的午餐時間,所以即使他怎樣不情願也得在午餐時間出現。 
 
「最近還好嗎?」雷木思坐到石內卜的旁邊問著。 
 
石內卜沒有回答,只是狠狠瞪著葛來分多餐桌,那裡擁有他想要尋找的東西。陷害天狼星、令天狼星無辜入獄的彼得以寵物鼠的身份藏匿在葛來分多,而這個學生十分珍惜他唯一的東西並會在週末帶著牠四處走動。可是石內卜卻一直沒有跟天狼星提過這件事,他們只需要瞄準波特跟他的朋友在外面遊蕩的時間,天狼星就可以獲得自由。 
 
可是石內卜卻對此十分的不安。 
 
「魔藥的話,我明天會拿給你。」石內卜解決完他的午餐之後就站了起來說,他得要在下一節課堂之前前往廚房把晚餐帶回去,可是他並不討厭現在的生活。 
 
石內卜保持著與天狼星的距離,他認為這對他們兩個來說是最好的關係。史萊哲林跟葛來分多,永遠也是水火不容的關係,而且石內卜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無論那是友情還是愛情。石內卜最喜歡坐在城堡前的大樹下,並不單單是微風吹來會十分的舒暢,還有另一個原因令石內卜非常喜歡這個位置。 
 
「你看那油膩的頭髮。」葛來分多的學生走過來嘲笑著石內卜說,他的身後站著三個同屆的葛來分多學生,而當中的其中一人是石內卜非常熟悉的身影。 
 
石內卜抬起頭、用複雜的表情看著來人,沒錯,跟葛來分多的朋友一起起哄,不用再管我了。石內卜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這與只有肌肉發達的人無關。」 
 
「這麼囂張。」葛來分多的學生抽出魔杖想要給石內卜來一記惡咒說。 
 
「詹姆。」站在他旁邊、擁有捲髮的男生想要阻止他的朋友說。 
 
「我可沒有時間跟笨蛋胡鬧。」石內卜站了起來、向城堡方向走去。 
 
由從那天開始,天狼星就再也沒有主動來找石內卜說話,石內卜也繼續地孤僻地獨來獨往著。 

 
石內卜心煩氣躁地在城堡裡巡邏著,剛才他收到他的學生跩哥.馬份的投訴,他說他剛才在活米村受到不明物體的襲擊,而且看到波特的腦袋飄浮在半空。 
 
石內卜不想管太多,他現在只想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享用他的茶點,可是身為史萊哲林的導師,石內卜不得不處理這件靈異的事件。 
 
「波特,跟我來。」石內卜盯著剛從雕像後跳出來的哈利說,他加快腳步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不想在城堡的走廊浪費自己的時間。 
 
石內卜把哈利帶進自己的辦公室後就指示對方坐下來,他盤問著眼前的學生、要求他將今天所發生的事和盤托出,可是事件似乎不太順利。 
 
「把衣袋的東西都翻出來。」石內卜冷冷地指示著說,哈利只好不情不願地拿出衣袋裡的東西。 
 
一大堆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糖果還有一張破舊的羊皮紙,石內卜拿起羊皮紙細心的察看著,到底他們的救世主為甚麼要對這張廢紙珍而重之。石內卜拿起了羊皮紙研究著,在他用魔杖戳了戳羊皮紙時,紙張上顯示了幾行文字。 
 
「鹿角,獸足,月影,蟲尾。」石內卜皺皺眉頭說,這幾個名稱好像似曾相識。 
 
石內卜的寢室的門突然打開,一隻大黑狗從裡走了出來向石內卜吠了一聲。石內卜馬上不快地站了起來:「我需要好好檢查這張羊皮紙,波特,你可以回去了。」 
 
趕走了哈利之後,石內卜就狠狠瞪著腳邊的大黑狗,黑狗卻委屈地坐在地上看著石內卜。 
 
在史萊哲林不太受歡迎的石內卜永遠都一個人行動著,雖然他認為這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並享受著一個人的生活,可是這卻令他成為葛來分多學生取笑對象。難聽的話還有各種的惡作劇,雖然石內卜大可以留在圖書館或者史萊哲林交誼廳,可是他沒有這樣做。 
 
「鼻涕卜,」捲髮的男生跑過來說:「你就不會好好洗頭嗎?」 
 
「紛紛裂。」石內卜跳起來說,可是咒語卻被對方輕巧地避開了。 
 
互相施放惡咒,這是石內卜跟天狼星的相處模式。雖然石內卜偶爾會因此而受傷,可是不知道為甚麼他總是不由自主地出現在天狼星的面前。石內卜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內心的這種想法,為甚麼自己總是想要挑釁對方,為甚麼自己總是想得到對方的注目。 
 
「獸足,需要幫助嗎?」天狼星的同伴走了過來問,石內卜不快地瞪著來人說:「倒倒吊。」 
 
「金鐘落地。」被稱為獸足的天狼星彷彿看穿了石內卜的想法一樣馬上唸出了解咒的咒語。 
 
天狼星總是若無其事看穿石內卜想要施放的咒語,這令石內卜在大多數的衝突中都處於下風。雖然他們經常互相指罵並發生衝突,可是每次都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因為他們都不是真心的想傷害對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強行施放召喚咒(逃
@HARU
@duffybearhlps100116
@Riddle061jod
@aa0529
@hollyleaf

艾墨☆Just Believe @Riddle061jod

0
@yudetama
越來越喜歡水煮蛋的天狼星跟教授!!!
最近我也開了個樓,現在正在徵角中,主角朋友還有兩位喔!
水煮蛋有興趣嗎?(趁機推銷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2
四 

賽佛勒斯.石內卜感到十分的憤怒,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抖動著,即使他加強了鎖心術也徒勞無功。石內卜用力地呼吸著,他的雙唇顫抖著,可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石內卜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這樣的生氣,他只知道身為逃犯的天狼星被別人發現的話,天狼星的下場就是接受催狂魔之吻、變成沒有靈魂的肉塊。 
 
石內卜不容許這樣的憾事發生,無論天狼星對他抱有甚麼想法,他也要天狼星能活得好好的。 
 
「你今天睡地板。」石內卜咆哮著說,然後他就拿著替換的衣物衝進了浴室。 
 
冰冷的水打在石內卜的身上、讓他的思緒得以冷靜下來,也許他不應該這樣生氣。可是現在石內卜的大腦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變成這樣,為甚麼自己的感情會這樣的不能控制。 
 
聖誕節舞會,這是所有高年級學生期待著的活動,除了孤單的賽佛勒斯.石內卜。雖然他打算過躲在寢室等待著舞會的結束,可是他的雙腳卻不由自主地來到了餐廳,嘈雜的聲音令他的皺眉不禁一皺。石內卜並不擅長面對這種熱鬧的場面,他輕輕地溜了進去、用不會被人發現的腳步走近了葛來分多的領域。 
 
悉心打扮的天狼星.布萊克正站在舞會的中心,深藍色的長袍令他看上去十分的高貴,捲曲的中長髮恰到好處地襯托著那張帥氣的臉孔,他灰白色的雙眼就好像寶石一樣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石內卜像著了迷一樣看著眼前的人,可是他很快就留意到自己正穿通老舊的長袍,油膩的頭髮黏著他的臉頰,乾燥的鷹鼻在燈光下顯得更加的龐大。 
 
石內卜嘆了口氣、悄悄地離開了舞會的場地。 
 
化獸成黑狗的天狼星正窩在大床的旁邊陷入了甜睡,石內卜躡手躡腳地爬下了床、離開了寢室來到了餐廳,他在家庭小精靈手上拿到了比平常更加豐富的早餐後就回到了房間。 
 
「早餐。」石內卜走到黑狗的身旁、輕輕用腳尖碰了碰牠的身體,黑狗馬上變回了人形站了起來,然後就熟練地接過石內卜手上的東西並將早餐排列在小圓桌上。 
 
「對不起。」天狼星為昨天擅自離開房間的事道歉著,可是石內卜只是目無表情地示意他快點進餐。 
 
石內卜不打算跟天狼星說出他真實的想法,看似十分堅強的魔藥學教授其實只是一個害怕受傷的成年人。用餐過後,石內卜如常地批改學生的作業,而天狼星則默默地坐在一旁看著石內卜。難得一整天都沒有課的石內卜本應十分的寫意、可是他現在心亂如麻卻又得裝作鎮定。 
 
石內卜責備著昨天情緒激動的自己,也同時擔心著對方發現自己的感情。天狼星看石內卜沒有太大的動作就緩緩地向辦公室移動著,石內卜注意到的時候,天狼星的下巴就已經放到了辦公桌的邊緣。 
 
「滾開。」石內卜下意識地說,可是他頓了頓就接著說:「甚麼事。」 
 
「那張羊皮紙。」天狼星小心翼翼地說,石內卜就馬上從抽屜裡拿出昨天從哈利手上沒收的羊皮紙。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天狼星熟練地對羊皮紙說,羊皮紙上馬上浮現出霍格華茲的地圖,然後天狼星就沾沾自喜地說:「劫盜地圖,我們在學生時代繪製的東西,你看,人的名字也詳細地顯示出來。」 
 
石內卜默默地看著天狼星炫耀著劫盜地圖的功能、揚起了一個連本人也沒有注意到的微弱笑容。 
 
霍格華茲的學生在五年級開始就不再以學院為單位上課,而是按學生的意願來決定課程。賽佛勒斯.石內卜跟天狼星.布萊克的課程表完全一致,其他人也許沒有留意到,可是石內卜很清楚這並不是個巧合。 
 
在不大的變形學教室裡,葛來分多的學生和史萊哲林的學生擠在一起上課。 
 
「鼻涕卜。」天狼星不太友善地呼喚著坐在他身邊的史萊哲林學生,如果這是平日的午後的話,他們應該已經扭打在一起。可是他們身處於變形學教室,而且是出名嚴肅的麥教授的課堂,他們只保持克制的大眼瞪小眼。 
 
「甚麼事。」石內卜深深吸了一口氣說。 
 
「墨水用完了。」天狼星輕聲地說,注意到他們在私語的麥教授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 
 
石內卜無聲地把自己的墨水瓶推向他們的中央。 
 
劫盜地圖上顯示著在霍格華茲的所有人的名字,並顯示著他們現在身處的位置,的確是一個值得炫耀的事。可是石內卜沒有仔細聆聽天狼星滔滔不絕的話,他閱讀著地圖上顯示的每一個名字,然後他的視線就在一個名字上停了一下。 
 
彼得‧佩迪魯。 
 
在波特家受到襲擊的那一天,正氣師在瓦礫堆中找到他的一節指頭,所以大家都誤會彼得已經死於這場大爆炸中。背叛的矛頭也理所當然地指向了身為保密人的天狼星身上,如果能夠活捉彼得本人的話,天狼星也可以回到清白之身。 
 
可是輕舉妄動只會打草驚蛇,石內卜認真地研究著所有可行的方法,看到認識的人受到這樣的冤枉的確不太好受。真正做了壞事的人應該得到相應的懲罰,石內卜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切都要在有把握的情況下進行。 
 
「最後還是決定幫助我吧。」天狼星高興地說著,如果他現在是化獸型態的話,他的尾巴一定在不停地搖擺。 
 
「我只是想你快點給我滾出去。」石內卜想也沒想就吼了回去,但被罵的人看上去卻笑嘻嘻的、完全沒有一絲不快。 
 
在波特家被襲擊後,在附近出現的天狼星很快就正氣師抓住並送進了阿茲卡班。先入為主的人自以為是地以為找到了元兇,把他送進了監獄之後一切也可以結束了。 
 
誰也沒想到這只是黑魔法勢力的一個陷阱,天狼星是無辜的。 
 
「你弟弟被抓進阿茲班卡了。」石內卜看著預言者日報的照片說,天狼星在阿茲卡班拍的照片被廣泛流傳著。 
 
照片中的天狼星十分的憔悴,而且不停的咆哮著,就好像一個瘋子弓樣。 
 
沒有確實的證據就被抓進阿茲卡班,任誰也會變得瘋瘋癲癲。 
 
「我才不認識這個叛徒。」對方咬牙切齒地回應著,石內卜只好禮貌性地笑了笑。 
 
葛來分多的學生一向都不太喜歡他們的魔藥學教授,因為他偏愛史萊哲林的學生,也因為他那不擅長表達感情的性格。 
 
可是石內卜之前並不在乎這點,他成為魔藥學教授的原因並不是想跟學生們打好關係。可是現在的石內卜對此感到後悔,因為葛來分多學生看到他也跟遇到鬼一樣的想盡快逃離。 
 
要跟化獸成寵物鼠的彼得的主人單獨對話可是困難重重,如果表現得太突然的話,彼得就會逃走,然後一切又要回到原點。現在是天狼星回復清白之身的最好機會,石內卜一有空充研究著劫盜地圖,研究該死的波特和他的好友的行蹤。 
 
天狼星被石內卜痛罵了一頓後就一直乖乖地留在石內卜的寢室裡當一隻寵物狗,他的職責有提醒石內卜進餐和成為石內卜的抱枕。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石內卜已經習慣了天狼星的存在,天狼星也十分享受現在的日子。 
 
為了天狼星有離開的機會,石內卜最近都對葛來分多的學生比較善,雖然不知道對方怎樣想,至少再也沒有胡亂扣葛來分多的學院分數了。 
 
這一年的霍格華茲新生特別被受注目,因為活下來的男孩會在今年入學,唯一一個遇上佛地魔的襲擊也沒有死亡的人。身為史萊哲林導師的石內卜當然知道這件事,他很清楚為甚麼黑魔法勢力會攻擊波特家。 
 
石內卜深深吸了一口氣、瞇起眼打量著台下的學生,讓自己看上去一點也不平易近人,甚至是令人討厭的教授。這也許就是石內卜的另一種補償的方式,他已經不值得獲得任何人的愛。 
 
他認為他唯一曾經愛上的女生是被自己害死的。 
 
「哈利‧波特。」麥教授宣讀完下一個要戴上分類帽的學生的名字後,餐廳馬上就好像炸了鍋一樣的嘈吵。 
 
石內卜仔細打量著這位瘦削的新生,他的眼睛就跟莉莉一樣是翠綠色,可是他的臉孔就完全跟詹姆相同。 
 
真是見鬼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才不會說我已經忘了這裡還有一個坑,找資料的時候莫名其妙找到自己的文章。
我自己也被嚇到了(喂),隔得有點久可能文風會有點改變,可是我會好好填坑的。
雖然沒意外下一章就是結局了(被拖走)

蛋泥寶寶家的孩子菡萏 @ann900819

1
我還以為大大停更了😂
沒想到隔這麼久竟然更新了🎉
犬石也是很可愛呢

珍(Jane) @NataliaRomanova1005

0
我剛好在兩小時前看第一篇🤣🤣

八月๑G۩T۞H۩C๑ @hollyleaf

1
@yudetama

完全沒有想到水煮蛋還會更新,真的嚇我一跳(對文只有稀薄到不行的記憶

在水煮蛋這篇文前,犬石對我完全是雷到不行的CP ,但是現在竟然十分能夠接受了,能夠感受到不同的萌點0.0

也很期待看到最後的結尾!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