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LE】錯覺

發表於
・CP:Severus Snape x Lily Evans
・學生時代的故事,主教授視角
・翻譯主要使用人民文學翻譯,部分才是皇冠版本
・私設莉莉和教授並無鬧翻,一直都是朋友(?)

READY?

  那是在一個午後。
  霍格華滋的圖書館這時總是沐浴在溫煦的陽光底下。
  斯內普喜歡這樣的溫度。
  不會太冷、也不會熱得使人心煩意亂。
  冰冷單薄的文字在這樣的光線之中顯得稍微親近人了些。

  霍格華滋的圖書館是無比安靜的,周圍只有學生們走動、取書以及翻頁的聲音,偶爾會有低聲的談話,但大多數時候大家都會施下靜音咒好防止被扔出圖書館。斯內普經常看見有人會敲別人的桌子,詢問是否能併桌使用。他無比慶幸自己在斯萊特林裡也稱不上是什麼受歡迎的人物——起碼絕不會有人打破此刻的寧靜。

  他總是坐在圖書館最裡邊的角落,那兒的窗戶特別大,陽光也偏愛那處。他也是偶然間才發現這的,因為太裡面了,鮮少有學生會繞過禁書區與普通書櫃的死角走到此處,不會有人來打擾、更不會有不長眼的人特意來挑釁。

  這裡只有他,和她。

  事實上,斯萊特林的宿舍已足夠使人安靜讀書,雙人房,本屆的人數卻是單數,斯內普理所當然地沒有室友。他也並不排斥獨自在房內研究,可是莉莉。

  他想見到那女孩。

  葛來分多和斯萊特林的不合並非一朝一夕,平時走得近些都會被閒言閒語、甚至是受到迫害,沒有人樂見他們的關係融洽。
  他們少數能靠近些的時候僅有在相隔了兩個學院桌的大廳、隔著一個坩鍋的魔藥課,以及現在。

  只有他倆的午後時光。

  莉莉有許多朋友,她需要花在他們身上太多的時間。
  而斯內普恰好相反,他有足夠多的時間能去認真讀書。
  這讓斯內普有空閑能去輔佐莉莉偶爾不會的問題。
  莉莉·伊萬斯只會這樣求助於他,他們是好朋友,斯內普想,只有他。

  他們彼此都默認了對方的特殊性,就像斯內普一直以來都只看著那頭如瀑布般紅髮前進,莉莉也一直都看著那人走在爐煙裊裊的深淵。

  他們是不同的,可是殊途同歸。
  斯內普一直都這樣相信著。
  他喜歡這樣的午後,沒有別人,只有他們。
  這是他少數能夠獨佔莉莉·伊萬斯的時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他們沒有人提出過要散伙的念頭,更沒有人想過這事。

  斯內普偶爾會想,這個時光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

  最好能夠一直到畢業、甚至是畢業後也能繼續,他們會共譜一個家園,莉莉會端著小餅乾坐在沙發上,斯內普會坐在他對面的位置。陽光將從落地窗灑落,將莉莉的紅髮照得更加如火般絢麗,而這燦爛將把屋裡的陰暗一掃而盡。他們或許會一起繼續讀著書,自己看著新出的魔藥期刊,莉莉則是研究著麻瓜的社會經濟,遇上無法理解的還會皺起柳眉、咬著下唇,最後恍然大悟地點頭打勾。也會戲弄地把手中的小餅乾靠近斯內普的嘴邊,吸引他的注意力後狡猾地收手將餅乾吃掉。
  自己大概會不置可否地哼聲,然後無奈地看著那時或許已經冠上「斯內普」姓氏的姑娘笑得如花般奪目。

  同樣的姓氏。

  這是件多麽值得人期待的事兒。
  斯內普並不喜歡那些所謂的語錄。
  但有句話倒是說得挺好:在你在乎一個人的時候,即使是於千千萬人裡,你也能一眼辨別出他的身影。

  霍格華滋的人絕對不少,但斯內普就是有辦法一眼就認出那個熟悉的紅髮女巫。在混亂的大廳裡也能快速地尋找到對方所在的位置,然後看見對方也留意到自己的視線,揚起燦爛的笑容、用嘴型無聲地喊了他的名字。

——西弗。

  不是斯內普,也不是西弗勒斯。
  而是盡顯親暱之情的,西弗
  斯內普也會低聲地喊一聲莉莉。
  這聲音小得連在他身旁的盧修斯·馬爾福都沒聽清楚。
  可莉莉卻在私底下問他是否身體不適,怎麼在大廳裡聲音聽起來那麼虛弱。
  瞧,這可真是把自己放在心上了。斯內普不著痕跡地勾起嘴角,按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心,吐槽莉莉一句難不成我們親愛的伊萬斯小姐有順風耳麼?
  莉莉愣了愣,瞧見斯內普泛紅的耳尖曉得他是不好意思後便開懷地笑出聲來,說著這不是在乎我們家西弗才練就而成的嘛,兩耳不聽窗外事、專心聽隔著兩桌的西弗有沒有受委屈。
  斯內普心裡喀噠一聲,落了一拍的心跳。
  不妙,這真的不妙。
  他能不能有些期待?
  都說百煉鋼終成繞指柔,斯內普將自己所有的毒液都收起、藏著自己的尖牙,只為了眼前潔白火烈的百合花。
  這花,願讓他摘否?

  他有意讓他們之間的氛圍曖昧不清。
  葛來分多的獅子看見時的氣憤他壓根不在乎。
  他甚至沾沾自喜。
  這是他的,是他的莉莉。
  是他發現的,誰都不能奪去。

  他們共享午後、在霍格默德時也會悄悄地和對方碰頭,享受背叛世俗眼光的快意。魔藥課時總是被教授分到一塊,隔著煙霧看對方,總是不那麼切實的感覺,可這也模糊了他們之間的空氣。福來福喜裡飄出的是莉莉身上的味道,清甜的洗髮水味,讓斯內普都要懷疑起莉莉是不是偷偷在裡邊滴了幾滴。他有些發顫,故作鎮定地問莉莉她聞到了什麼味道。
  莉莉頓時紅了臉頰,有些嗑嗑巴巴地說是伊萬斯夫人做的巧克力餅乾味。說完還刻意避開了斯內普的目光,強行把話題轉向要如何改進一飲活死水的製作方式。
  斯內普忍不住笑了。
  這是花開的意思吧?

  斯內普也喜歡貓頭鷹室。
  莉莉每週六的晚上會出現在那兒,她會在吃飽飯後的一個小時跑去那裡和她的貓頭鷹聯絡感情,然後寄出給伊萬斯一家的信。
  斯內普有時也會到那——當然,他沒有任何需要寫信的對象,但他偶爾會寄魔藥期刊的讀者回信給官方。莉莉總是大方地說要借他自己的貓頭鷹,可斯內普總會拒絕。他並不想欠莉莉,何況莉莉家的貓頭鷹兩頭跑也太累人了。
  斯內普會隨意地讓莉莉替他逮隻學校的貓頭鷹就綁上信——這也不能怪他,實在是學校的貓頭鷹太排斥他了。莉莉不只一次地笑話斯內普這件事,斯內普總是哼聲不予理會。唯一會親近他的貓頭鷹僅有莉莉的,這點倒是和他的主人挺像,斯內普想。這一人一貓頭鷹怕不是整個霍格華滋最靠近自己的生物吧?
  當莉莉和他都寄完信後,他們會一起走回城堡裡,斯內普會習慣落後莉莉一步,悄悄地讓他們的影子牽起手。
  這樣他也心滿意足了。

  斯內普是曉得莉莉會和她的貓頭鷹談話的。
  有時候不方便和人說的,她通通都會跑來和她的貓頭鷹說。而莉莉的貓頭鷹也挺通靈性,莉莉所說的幾乎都會影響到他。
  就例如有次和莉莉起了點小爭執,那週莉莉的貓頭鷹見他就扭頭,還讓他花了些心力才哄回來。
  斯內普一直覺得莉莉和她的貓頭鷹挺像的,都有些小性子,可完全不使人討厭。
  都是那樣美好。



  他是真的以為莉莉喜歡他的。
  就在當他走進貓頭鷹屋,看見莉莉的貓頭鷹正親暱地向背對著斯內普的褐髮男巫撒嬌時還是這樣以為的。
  在他發現莉莉的眼神開始頻繁飄移時還是這樣以為的。
  在他瞄見莉莉的羊皮紙角落有著奇怪的塗鴉時還是這樣以為的。
  在他經過某個討人厭的男巫時,聞見對方身上有熟悉的巧克力餅乾味時,依然是這樣以為的。

  儘管這只是錯覺。

  她只當他是家人。
  而他不是。

Fin.

又在搬舊文ಠ_ಠ認真思考出SS中心向本的可能()
7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5  12

GRMS👑安琪拉喝了魚鰓草果汁 @Sirious520

0
喜歡~
還有後續嗎?
不過詹姆不是黑髮嗎?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