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生同人】麻瓜巫師的探險日記

發表於
前言:
大家好!我是消失很久的芮妮!
第一次在魔生以外的討論區發樓(沒人認識你啦!XD)

開這個樓其實是想促進自己每天有動力花一點時間在魔生跟仙境中。
畢竟麻瓜大學畢業後,每天都沉溺於麻瓜的社會中浮不出來,以至於幾乎從魔法世界中消失啦XD
謝謝那些還記得我的獾院學弟妹們,讓我感受到滿滿的獾院溫暖,讓我再次有丁點動力好好經營我的魔生QAQ

前天回來時剛好看到俐以前在魔生討論區中有開個樓,是專門讓大家寫自己在魔生的日記。
我覺得這種形式的文很有趣,我以前也蠻熱衷於把自己在魔生發生的趣事寫下來。
有鑑於這裡是同人文專區,我會把日記的形式寫成小說形式!
因為已經脫離假文青時期許久,現在也很少看書或文章了,文筆什麼的會非常白話以及不那麼優雅流暢,請大家鞭策小力點阿哈哈哈。

那以下就開始我自己的內心小劇場啦!!!

P.S.對於其他玩家日記有興趣的可以往右邊點→【魔法生涯 3 玩家日記】寫下你在魔法世界的華麗冒險


              

目錄
1.巫師紀元5520年06月22日 #1
2.巫師紀元5520年06月23日 #2
3.巫師紀元5520年06月24日 #5
4.巫師紀元5520年06月26日 #8
5.巫師紀元5520年06月28日 #11
6.巫師紀元5522年06月13日 #12
7.巫師紀元5522年06月27日 #28
8.巫師紀元5520年06月XX日-過往回憶篇Part1 #29 #39(感謝@sc19972000繪製)
9.巫師紀元5522年10月10日 #43

20

本文作者

  • 複雜魔法修習者
  • 74  1616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3


在麻瓜世界沉潛許久的我,再次久違的歸來。
呼吸著魔法世界的空氣,莫名有種恍然感,不知是否因為已開始融入麻瓜世界而漸漸忘記自己的身分了呢(笑)

久違的空氣,久違的學校,久違的學弟妹們,久為的獾院交誼廳依然如此的熟悉和溫暖
暫時的回歸魔法世界啦!大家還記得我嗎(你誰?) XD


先把前兩天寫的丟上來XD
六日找時間再來修改!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5


來說說我今天的故事吧~QAQ

昨晚趁著學弟妹在開心圍爐的時候,我思考著明天學期就要結束了,趁我還不需要重回麻瓜世界遊歷前,該為自己提升下魔法實力了
我冒著被教授跟泰迪級長抓包的風險悄聲溜出交誼廳,披著夜色來到北城堡,在圖書館旁的符咒教室遇到還在忙碌的孚立維教授
原本以為會被孚立維教授狠狠教訓跟扣分的我,靈機一動把之前無意間發現的飛行鑰匙拿出來給教授看!

教授果然眼睛閃爍了光芒一下,瞬間陷入自己的回憶中,我似乎都能看到他閃爍的淚光了。(什麼鬼)
我藉此逃過了被教授扣分的命運,還因此得知可以藉由飛行鑰匙來再次開啟神秘的房間!
然而昨晚,大概是時間太晚了,我與鑰匙拚搏了兩次,依然敗給了它QAQ
無奈少時不努力練體力,長大被區區個鑰匙欺負!
學弟妹們可要警記學姊的教訓啊,每天多跑跑步訓練,練就不手抖、體力好又不金魚腦(?)的身體才是緊要之事。

跑了兩次後,實在體力無法負荷了,我只好返回交誼廳,裝做什麼都沒發生繼續跟學弟妹們聊天、講古。
一路聊到深夜後,回寢室睡覺前,我還順手在公告欄留言,偷笑睡在火爐旁不回寢室的學弟妹們,會被親愛的泰迪級長用愛的閃光閃瞎眼QAQ
事實證明,做人不能像學姊我如此的不厚道,今天我的報應就降臨了,嗚嗚嗚嗚(淚奔

今天在大廳吃完美味的中餐後,我又獨自一人到北城堡,跟可惡的鑰匙進行了一場追逐賽。
經過一晚的休整,我終於成功抓到了這惱人的小鑰匙!
因為聽說神秘的房間,有機率可以拿到傳說中的卡片!我昨天還沾沾自喜的跟學姊說,我繳稅繳了100金加隆,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拿到呢~
然而,我跟孚立維教授對話完後,因為看到倒數的沙漏實在太緊張了,想說再跟教授說說話平緩我的心情
手殘如我,我一不小心就將鑰匙還給了教授!讓教授誤以為我已經進去遊歷過了一遍,就把我趕出神秘的房間了Orz

OH MY GOD,教授你能還我能量石嗎,我不依阿~

同樣!六日再來做修改,求站務跟跳羊大大放過哈哈哈

無痕對麥教授說366次生日快樂xD @lemonleaf

0
路過來支持芮妮學姊發文啦!
拍拍你的飛行鑰匙任務XDDD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0
@lemonleaf

我現在更難過的是,我要發24號的,可是圖一直不給我上傳成功哈哈哈
一直轉圈圈圈圈,轉到想打人XD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9


「這是哪兒?」我內心疑惑著。

我感覺自己躺在一塊鋪滿乾燥枯葉的地上,鼻息間充斥著植物乾枯後獨有的氣味,輕微移動身體時能聽見枯葉發出斷裂的嗤嗤聲響;因太長時間閉著眼睛,導致睜開雙眼時無法馬上在漆黑的房間中辨認事物。
 
等待雙眼習慣黑暗後,我看到身邊不遠處有一個開啟的陳舊寶箱,內裡空空如也;我納悶了片刻,開始在自己身上東摸摸西摸摸,想看看身上有沒有多出個什麼物品卻什麼也沒找到,只差沒把襯衣脫下來仔細翻找了,這時我那總是慢半拍的記憶才慢慢回籠。

 昨天下午,為了趕在今早清晨一點的宵禁前尋找三塊「再生能量石」,我在魔法霧裡東翻西找,好不容易發現了一絲絲線索指引著安布羅斯城堡有取得的可能。當我風塵僕僕從英格蘭南端的范爾口敢到聖顱後,在安布羅斯堡壘的森林深處發現了三間隱密破舊的小房間。我遵照了線索的指引,分別在三間房間裡不停的穿梭,卻在找到第一顆再生能量石後,瞬間失去意識昏倒了!原來是金魚腦袋的我忘記帶補充體力的食物,導致自己只能淒涼的在神秘房間裡昏迷至早上;所幸這屋子似乎還挺安全,毫無防備的睡一晚都沒有被黑巫師突襲,也沒有被魔法生物騷擾。
 
我嘆了口氣,在週遭的地上摸索了翻,從層層的枯葉中撈出魔杖並輕聲說了句:「Lumos 」。
 
起身把長袍上的枯葉拍乾淨後,我決定先回社團休整一翻再回來繼續找另外兩顆再生能量石;擠出最後的一絲魔力跟體力用了開鎖咒離開小房間後,我悲催的發現應該直接用港口鑰回社團總部,而不是開鎖!
 
認命的把鳳凰羽尾塞回牛奶瓶,我從包包掏出滿是摺痕的貓頭鷹巴士車票,將魔杖舉向半空中。

「唧!!!」稍待片刻後,耳畔傳來不意外的緊急煞車聲,接著一台紫色的三層巴士忽地出現在我面前。
 
「呦,芮妮早安啊!」一顆褐色的頭從車窗探出,腦袋的主人露出一臉看戲的臉笑道:「怎麼一晚上不見,你就變得這麼狼狽啊?頭髮上這麼多樹葉,不會要露營連工具都沒帶,直接以地為床以天為被的睡在郊外吧?」
 
「史坦,你就繼續胡扯吧。」我沒好氣的翻了個大白眼並說:「到海倫斯堡多少車票?」

史坦伸出手比比四的手勢邊說:「海倫斯堡?你回防禦的社團總部幹嘛不用港口鑰,還要坐這顛死……超舒適的車子。」駕駛座上的阿尼沉默的抬眼看看史坦,用無聲的壓力迫使史坦改口。
 
「沒體力、沒魔力,也沒補給了。」我攤攤手邊走進第一層車廂,選了個看起來最舒適柔軟的單人沙發椅,把自己摔進去深深地陷入椅子裡,悶著聲音道:「到了記得叫我,我可不想一路顛到倫敦去。」
 
「知道了,你放心休息吧」史坦揮揮手,隨手塞了瓶南瓜汁給我:「喝點吧,算你免費,我看你臉色怪糟的,我可不想失去一個大金主。」
 
我免強抬起眼皮,甩了史坦一個眼刀子,一口氣把南瓜汁喝完後就沉沉睡去。
 

 
「掰啦史坦,我們很快會再見!」跳下車後,我跟史坦揮了揮手;看到海倫斯堡區域內的三隻地精和幾個遊蕩的黑巫師,我秉住氣息一鼓作氣的衝到社團總部門前,快速地說出通關密語。
 
 進入社團總部內我才真正的放鬆下來;因為在車上已經睡了四個小時,回到總部就沒有迫切的需要休息;我拿出存放在社團內的大釜和魔藥書,開始搗鼓庫存見底的紫維根藥水。
 
等待藥水的製作的期間,我瀏覽許久未看的公告欄,看到一位未曾謀面的學妹向社團學長姐求救一年級期末測驗經驗;我看著那留言默默發呆了良久,思考著是否該冒著被麥教授追殺的可能性,還是要放生可憐的學妹呢?看著上面留言的日期,我還是默默把經驗談貼上去了,祈禱這學妹能安全通過,如果滿滿的T被退學可就不好了。



最後我把魔藥桌收拾收拾,找了個沒人會打擾的角落,拖了一張舒適的軟墊貴妃椅,開始我睡懶覺的一天。
 
欸?你說那剩下的兩顆再生能量石怎麼辦?這個嘛,凱爾西小姐再急,她也不可能讓包吉先生馬上提煉出三顆再生能量石的,我相信我睡飽再去翻寶箱也比包吉先生快!在此之前睡覺王帝大,誰也不能阻止我睡覺!
 
好啦!那就跟大家說聲晚安啦!

無痕對麥教授說366次生日快樂xD @lemonleaf

0
@amy954187

剛要更新巫師聯盟的圖片也是一直更新不到XDD
可惡我遇到老佛的畫像超想吐槽的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0
@lemonleaf

這代表不是只有我一人的問題囉XDD
只能看看明天能不能用了QWQ
不然強迫症的我會怪難受的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5


今天天氣挺好的,無風無雨也沒我最怕的太陽。

我看著窗外多雲微陰的天氣,正思考著這麼美好的一天要做什麼打發時間,就看到一隻貓頭鷹飛到窗邊來;我推開窗戶,讓牠飛進來後隨手塞了些食物給牠;把牠腳上的信拆下,信上寫道:


看到這封信就令人覺得哀傷,我那美麗閃閃發光的金庫,為了該死的稅瞬間少了一個小山丘。



那天天氣很好,對一般人來說是倫敦難得的大太陽,當大家開心地讓自己曝露在陽光之下,為了躲太陽的我卻一路用衝百米的速度衝進了古靈閣;直到進入裏頭,裡面的陰涼的氣息才讓我這個快中暑的人稍稍覺得舒服點。

像往常那樣,我拿著從獾院一哥--龍哥眼皮下偷拔走的水晶來到了服務櫃台;我食指關節彎曲著敲敲了桌子,對著裏頭的妖精說:「嗨札達!好久不見啦,老樣子我拿了水晶柱來,要不要看看?」我對著札達擠眉弄眼,完全不掩飾對金加隆的垂涎。

札達挑了挑他那稀疏到快看不見的眉,慢吞吞地將他短小的手伸進桌沿下,拿出一個放大鏡對著我伸出右手道:「拿來我瞧瞧吧。」

我二話不說立馬掏出所有的水晶柱給他;他熟練的拿著放大鏡對著水晶柱東看看西看看許久,久到我在旁邊都快睡著他才悠悠的說:「這批品質沒上次的好啊菲尼克斯小姐,這樣一個只能算你一金加隆。」

「這麼少!你們妖精怎都這麼摳門啊!好歹我也是從龍哥眼皮下偷偷拔出來的,不然你想要還沒有貨呢。」我不滿的嘟囔,但也不敢跟妖精吵架還價,只得又說:「一加隆就一加隆!錢給我吧哼哼!」

札達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倒是沒囉嗦的把一袋加隆交給我卻冷冷補一句:「菲尼克斯小姐,您是不是還沒有繳稅呢?我記得您也滿20歲了吧,逃稅是不好的喔?」

「什麼?繳稅?」我驚恐的摀著剛到手的金加隆說:「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都不知道!要繳多少?」

「去年頒布的法令,菲尼克斯小姐您的資訊似乎有點不靈通?」札達眼神露出一絲絲鄙視繼續說:「我剛查詢一下您的資料,依據您11歲那年繳的稅收來看,您尚餘1487加隆的餘款。我建議您這次最少要繳交20加隆,但狀況允許的話可以繳100加隆,如此往後的利息也會較低。」

我含著眼淚默默拿著鑰匙去金庫把我的金加隆小山丘挖空了一座,扔到札達那充滿鄙視的臉上後,頭也不回地帶著無比喪的心情離開了古靈閣。



我大大的嘆了口氣,把看完的信隨手扔到放置信件的抽屜角落,再把那隻令我非常不順眼的魔法部貓頭鷹趕出窗外;我伸伸懶腰,覺得不能放過這樣沒有太陽的美好天氣,決定去外邊放放風逛逛農場。

來到社區農場後,我意外地看到一排排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作物,每個作物前都清楚標示同個主人的名字-羅賓.史莫德;要知道,范爾口這鳥不拉屎好山好海好無聊的小鎮,什麼特產都沒有就只有一排海景套房,不要說觀光客連鄰居都是幾百年才出現一回,尤其是這位已經神隱了將近兩年之久的女巫!

「見鬼了,羅賓這傢伙怎麼突然出現了,還種這麼多植物都不澆水是怎麼回事,放著枯死等著別人幫他清嗎?」我皺著眉頭,抄起一旁的澆花器把所有的作物都澆了個遍。

然後!








沒有然後了,今天光澆水就浪費我所有精力了!所以大家下次見啦哈哈哈!

沐媞.海倫 @Liau

0
@amy954187
芮妮你好,初次見面~
繳稅真的會要人命,就這樣看著累積起來的加隆瞬間消失⋯⋯
而且一次要繳很多www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0
@Liau

嗨嗨絲厄,初次見面XD
我有在同人文區看過你的作品!

繳完加隆都要破產了哈哈哈,而且我太久沒回來面臨物資稀少狀態
害我都不想升21等了ww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5


趁著清晨時分,我穿過大雨再次回到了安布羅斯堡。

喔,是的,你沒記錯,我就是拖了這麼久才願意再次回來這可怕的小房間;你可別笑我膽小,沒錯我就是膽小,不然換你們試試看,獨自一人在這麼可怕的房間醒來的感覺啊!

總而言之,我還是回來了,我相信雨這麼大應該沒人會願意跟我搶白鮮了吧?沒錯,其實找再生能量石什麼的只是順便,我首要目的是來採白鮮的!誰要轟轟在我被家人逼著去麻瓜世界遊歷時離開學校了呢!以前為了他、為了學院的榮耀,我答應給他100份白鮮,他還在學校時我還能威逼學弟妹去拔白鮮給他,現在我只能自食其力,乖乖自己採完拿去跳跳鍋俱樂部給他了。

我吸吸了鼻子,擦擦閃閃的淚光(?),堅強的拔出魔杖戒備著。已經聽聞好幾個巫師朋友說他們在這裡野餐時,被黑巫師偷襲過許多次,令我不得不提高戒備;我摸出施展過空間魔法的後背包,掏出裡面所有的食物以及能量藥水,開始新的一輪的開門、開燈、開寶相;正當我重複同樣的動作到開始懷疑人生的時候,好運居然降臨到我身上了!

「Alohomora!」照例依序打開第二間小房間的寶相後,那閃爍著詭異綠光的再生能量石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我開心地對自己喃喃自語道:「冷靜!冷靜,芮妮.菲尼克斯,你還沒脫離開寶相地獄呢,還有最後一顆,別開心得太早,我就不信下一個寶相會開到第三顆,高興的心情還是留給第三顆石頭吧!」

有時當你越不相信會某些事物會成真,老天就像愛開你玩笑似的,偏偏會讓那些事情成真。當我開啟第三間房間的寶相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閃爍著鮮豔綠色光芒的再生能量石居然奇蹟似的放置在寶相中!

「媽媽呀!今天我是走了什麼運喔!我終於可以21歲啦媽媽!!」我揣起寶箱中第三顆再生能量石,不管不顧的就往外頭衝,也不怕外頭的大雨多麼磅礡,這時候什麼都無法澆熄我終於解脫的好心情!

 -

「你好啊,巴金斯先生,我把三顆再生能量石帶來了!」我將裝著再生能量石的盒子放到羅伯.巴金斯先生面前的桌上

「喔芮妮,這真是太好了,終於可以進行最後階段的實驗了!真是太感謝你了!」!巴金斯先生難掩高興地神色說:「這是給你的酬勞!」

扔給我一袋加隆作為酬謝後,巴金斯先生連招呼也顧不上,轉身就走進後邊長廊最裡頭的小房間裡;而我則上拋下接邊擺弄袋子邊哼著歌,開心地展開我21歲(?)的新生。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5


-康瓦爾郡.法爾茅斯鎮,海濱小屋區,菲尼克斯家
 
「砰!」位於一樓的壁爐突然冒出一陣黑煙,隨即一道人影以高速旋轉得方式從壁爐內憑空出現,其中伴隨著陣陣乾嘔聲。
 
「要死了,我恨呼嚕粉!」我邊咒罵邊抬手扶著暈眩不已的腦袋,跨步邁出壁爐。因為實在太不舒服我不住地彎下腰伏在地毯上,一手摀著嘴一手抱著肚子繼續碎念道:「呼嚕粉對我這種易暈體質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
 
等陣陣暈眩感終於慢慢消散後,我翻個身成一個大字形得躺在厚實柔軟的地毯上;感受著空氣中瀰漫的淡淡海水鹹濕氣味,這臨海區域獨有的海潮味讓我這才有回到家的真實感。
 
這時窗戶那頭的方向傳來「叩、叩」敲擊玻璃的聲響,我將頭抵著地板努力掰著脖頸往後仰,看到窗外有隻倉鴞腳上正上跳下竄的吸引著我的注意力。
 
「這不是我們家可愛的卡西斯嘛!」我用右手撐起身體,三步併作兩步的奔躍道窗前,推開窗讓那隻名為卡西斯的倉鴞跳到我的左手前臂上。
 
「這幾天我不在家你又跑去哪野啦?」我伸手戳戳卡西斯的頭,不顧牠瞪著眼睛發出咕咕咕的叫聲,拉起牠纏著白色不明物體的腳疑惑道:「你腳上這什麼東西?」
 
卡西斯不安地扭動的身軀,不停用動作示意我把那東西拆下來,我小心地把那塊布從牠腳下拆開後,把已經皺成一團的布攤開;那是一塊長形的白色布,左右兩處各有一個耳掛繩子。
 
「這…這不是口罩嘛!?」我微微張大了嘴巴,又空著的一隻手摸了摸下頜喃喃自語道:「這肯定是偉大造物羊又出了什麼新的考驗等著我們來完成。」
 
        我熟練地從長袍口袋中翻出麻瓜世界人手一隻的所謂的熟雞(手機),開始在上頭戳來戳去;你說為什麼我這麼熟練?畢竟,我是一個已經快迷失在麻瓜世界的女巫嘛!
 
        看著上頭某個迷霧論壇區里大大的『社區(群)任務:防疫大作戰』標誌,我就知道頭大的積分任務又開始了;我暴躁地甩了下特地去做了波浪造型的長髮,看著卡西斯道:「行了,剛回到家還沒得休息又得出門了,你繼續做一個無家可歸的貓頭鷹吧。」
 
        很通人性的卡西斯銳利的黃瞳仁流露出一股不滿的神色,對著我咕咕了兩聲算是同意了,搧搧自己寬大的翅膀又從窗戶飛出去了。
 

 
        從可愛溫暖的法爾茅斯開始出發,我尋思著邊找口罩邊蒐集一些日常用材料;一路向東我先去了凱奇波的奧特瑞河畔拔雛菊,然後再往西北去了密爾佛海岸撈療育泉水,最後跑去了聖顱看看有沒有庫存見底的白蘚。
 
        「唉,現在的人太沒良心了吧,一株都沒翻著,雖然有順手撈到兩個口罩。」我拿長袍的寬大袖子擦擦額上的汗。
 
狼狽地蹲在聖顱廢氣小屋外的草叢堆裡翻找一整個上午,除了草莓跟馬尾松樹,一片白蘚的葉子都沒瞧見,心裡不禁覺得氣餒。
 
「這不是芮妮學姊嘛!」忽然背後傳來熟悉的女聲。
 
我回過頭看到久違的溫暖笑臉,迅速地站起身,也顧不得長袍上沾滿了草屑,就給來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塞恩婕得學妹好久不見!」
 
塞恩婕得.史塔克是我在霍格華茲同學院的學妹,個性溫柔、大方又開朗,是我們赫夫帕夫學院裡可愛的小學妹之一!
 
「學姊也是來找口罩的嗎?」塞恩婕得很貼心地幫我拍了拍長袍下襬上沾的到處都是的草屑。
 
「沒呢,我只是想邊蒐集材料,邊應付一下這次的社區任務。」我尷尬地露出一個笑臉,繼續透露心聲:「畢竟你也知道,我是眾所周知的”大懶人”」
 
「哈哈哈,這倒是呢,我倒是忘了聖顱這邊有白蘚,只顧著找口罩。」塞恩婕得不在意的笑著說:「不過學姊最近過得還好嗎?記得你大部分時間都在麻瓜世界,現在麻瓜那邊不是有一個很嚴重的什麼肺病,叫……克維德?我住的城市最近也出現不少麻瓜都得了呢。」
 
「唉。」我嘆了口氣,有點無奈地看著稍微走遠的塞恩婕得說:「我住的麻瓜城市最近也不少麻瓜都中獎了,還都出現在我附近。你知道最近魔法部跟聖蒙果有什麼應對措施嗎?」
 
「嗯…只知道衛斯理先生現在請大家幫忙收集他遺失的口罩。」塞恩婕得手持魔杖蹲在草叢裡,揮舞著撥開草叢繼續道:「衛斯理先生大概就是在幫忙魔法部吧,但詳細也不知道呢,只知道要先蒐集完2千5百個,可能要等蒐集完後才會再有消息。」
 
「這樣啊……。」我點點頭,不慎在意的說:「我這邊找得差不多了,先回去休整一下,魔力跟體力都快耗盡了。學妹你在這邊自己也要小心喔,三不五時可能會被突襲的。」
 
「好的,學姊也是,路上小心喔!」塞恩婕得給我一個大大的笑容,邊向我揮了揮手。
 

 
        與塞恩婕得分開後,為了快速回到家休息,我跳上貓頭鷹巴前往位於利物浦的跳跳鍋俱樂部,打算利用那邊的壁爐直接旋轉、跳躍的飛回家。
 
        「叮、叮」清脆的鈴鐺響起,我拉開老舊的木門,緊閉的門板稍稍露出一點縫隙時,裡頭悠揚的歌曲立刻傾洩而出;跳跳鍋俱樂部的老闆娘-瑟莉堤娜.華蓓正在演唱她的經典名曲『You Stole My Cauldron But You Can't Have My Heart』。
 
        我看到幾年前從霍格華茲退休的史拉轟教授,正坐在一個俱樂部中間顯眼的圓桌邊;我小心地避開人潮,輕手輕腳的走到史拉轟教授旁邊,在他的桌上放上三根白蘚,算是當年來不及參加他的退休派對的補償小禮物。
 
        然後我趁他還沒注意到我時,飛快的再次避開人潮走向壁爐;在這人來人往的俱樂部中沒有人會在乎有誰從壁爐邊出現,又有誰從壁爐邊消失。我伸手從長袍口袋裡掏出一把呼嚕粉後,微微彎腰跨入壁爐並將手中的呼嚕粉灑散開,緊接著那熟悉的暈眩感再次向我席捲而來。


不小心就把日記寫得爆字數了?XDD
太久沒有碼字,寫得有夠慘(掩面

無痕對麥教授說366次生日快樂xD @lemonleaf

0
噢噢噢噢噢
看我發現了什麼寶藏?
原來是我親愛的芮妮大大 (I catch you
先來好好拜讀一下芮妮大大的日記 (有點像偷窺(?




逐漸麻瓜化的芮妮🎃 @amy954187

0
@lemonleaf

YOOOO親愛的無痕,你要不要先鬆開我的腿(踹踹
其實說事日記就是腦洞亂開而已,以平淡的現實來捏造(((乾

我前陣子原本要寫一篇,有你跟琥珀但我寫到一半好懶就(((ry

無痕對麥教授說366次生日快樂xD @lemonleaf

0
@amy954187

不,我不放~
那你快寫我想看(敲碗 (連琥珀的碗也一塊敲 (被踹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