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集合】漂流瓶:五年了,哈利。

發表於

離上一次在仙境開樓、發文也有一段日子了……最近麻生比較忙,寫文、畫圖的時間也相應少了很多。

但是,在2019(甚至有些是在2018年)寫的短篇文章,數一數也有十來篇了。

想說在2020年來到以前好歹要發一下文----噹噹噹噹,短文集開張囉!

然後對那些還在期待卡萊和辛西亞的看官們(……Emmmm對不起,可能真的又有一段空窗期了qq




#1  最後一次的Tag
#17  五年了,哈利。

波特瞭望台
#2 一切的起點
#13 鳳凰會

孫世代
#4 鳳凰會(原:記念日)

親世代
#7 惡作劇(原:帷幔彼岸)


作者有話說:
不得抄襲、轉載
看完歡迎留言囉,大概這邊會不定期更存稿與新文…!
11

本文作者

  • 終極巫師
  • 126  10689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1

這次大概真的是最後一次的Tag了,以後就只會開新樓時才Tag人囉~
想看文的看官們歡迎按下訂閲呦…!

@anniechu930308
@sirius19591103
@my62
@jennifer929
@nmutua60519
@Yen0607
@curry016
@Ann0_0
@shirley501
@Irena_Potter
@cherrychoi
@leesandy3633
@hollyleaf
@Percy818
@duffybearhlps100116
@Liau
@Laila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4

2018年9月19日 波特瞭望台:一切的起點

貓頭鷹從遠處飛來,豆丁大的灰影漸漸變得越發明顯。撲撲撲撲的身影緊快地向着南方而去,像是有什麼重大的消息似的。事實上--在這個戰爭逐漸到來的年頭,會用貓頭鷹傳遞的信息,多半不是什麼好東西。

就像現在。

貓頭鷹的身影向下俯衝,目的地似是一片廢墟。它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一聲小小的「噗」聲響起--像是一根針戳破了氣球一樣,這讓貓頭鷹的周圍給圍上了一層白霧……

片刻後,白霧微微透着金色,像是要召示這一家人貓頭鷹很安全似的。貓頭鷹也把腳爪上綁着的信收回,只露出了一個由紅、綠、黃、藍組成的圖形--看起來,這是霍格華茲的貓頭鷹。

「亞瑟?有貓頭鷹。」此時此刻的茉莉正在煤油燈的照映下織着毛衣,她聽見了客廳的鐘點發岀叮噹的聲音--叮噹叮噹的--那代表了有貓頭鷹穿過了鳳凰會的防禦,正向着衞斯理家飛去。

「好。」亞瑟應道,站了在客廳的窗邊,等待著第二個鐘聲響起——那是鄧不利多下的防護——一分鐘,二分鐘,三分鐘過去了……但是鐘聲依舊沒有響起。

「茉莉……我岀去看看,說不定是我們沒聽見。」亞瑟回過頭,對茉莉說:「親愛的,我就回來。孩子們……」他停了一下,像是要給信心自己一般,說:「不會有事的。」

說完他便向着屋子的大門走去。

『是的,說不定只是我們沒聽見。一定是的,要不然就只有一個可能……鄧不利多他——不,這一定不可能的。因為……他可是最偉大的白巫師啊——』亞瑟停止自己的亂思故想,回過神來,看着眼前的貓頭鷹。

貓頭鷹咕咕地叫了兩聲,驕傲地把爪子伸岀來。爪子上繫着一封信,信上大大的臘封和經典的四院配色,無一不明顯地告訴了亞瑟:這封信來自霍格華茲。

亞瑟的手擅抖着,快速從貓頭鷹那裏拿下了信——彷佛信是那麽一個燙手山芋似的——像是一刻也不能緩,他快速打開了信。信上只有短短的兩句,甚至是稱不上是句子的句子、字有好幾處拼錯,顯得十分草率。看得岀來寫信人不是小孩子、就是在極度慌亂下寫出這樣的信。

亞瑟一把信打開、汛速看了一眼,臉色突然變得慘白,手指緊緊抓着信紙,像是要確定信紙的真偽似的。未幾,才抽出魔杖、施了個咒語,確認了寫信人的確是米奈娃.麥格。

亞瑟收捨了一下心情,回頭向着家裏走去。這幾步路的路程,今天卻顯得非常漫長——是的,我該如何向茉莉說明呢?為什麽是……他,我們的兒子?更何況--

「亞瑟。」茉莉抬起頭,看到亞瑟慘白的臉色,像是領略到什麽似的,輕聲問道:「是誰?」亞瑟搖了搖頭,把信紙遞給茉莉,示意她也看看。茉莉皺了皺眉頭,心想着又有誰死了……亞瑟這樣子,該不會是--茉莉的眼前掠過了一連串紅髮的身影,最後岀現的是一個黑髮男孩……

想到這裏,茉莉也心頭一緊起來。茉莉打開信看了一眼,驚呼來:「梅林的比爾!鬍子他……該不會吧……呃哦?」她也顧不着把比爾叫成鬍子了,只是瞪着最下面的一行字,久久不能置信:鄧不利多——死了?

「真的是米奈娃寫的。」亞瑟拿着一罐呼嚕粉走過來,努力穩住聲線、對茉莉說:「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我們先去活米村。」

如果那是假的固然沒關係,而如果是真的--亞瑟不敢想像自己會什麽樣,兒子變成狼人、和彿地魔眼看就要成功,到底那個更令人傷心?亞瑟找不到答案。但他知道,現在的首要仼務是趕去活米村。

「亞瑟,花兒。找花兒。」茉莉總算收拾好情緒,平靜地向亞瑟說道,「她有權知道。告訴她以後我們就走。」「茉莉……」亞瑟看着茉莉,似是若有所思似的。他二話不說,立即施了護法咒,輕聲說:「叫花兒來霍格華茲。」

他目送着銀白色的黃鼠狼離開,直到黃鼠狼離開,這才無聲歎了口氣,伸出手牽着茉莉:「茉莉,我們也去吧。」

「活、活米村!」在兩人一前一後地消失在火爐綠色的火光裏,他們走後,整個房子回歸平靜、火花四濺後,沒有人看到客廳掛着的時鐘正走着、衛斯理一家的時針正向着極度危險一方走去……

亞瑟和茉莉一在三根掃帚裏的火爐跌跌撞撞出來,饒是經歷過一次戰爭的兩人也被嚇到了——桌子散落在地上、牆壁上的彈孔和跌坐在椅子上的羅梅塔,無一不告訴了兩人戰爭一觸即發。

「衛斯理先生、太太。請小心。」羅梅塔有氣無力地叮囑道,「抱歉,我被食死人控制了……給大家很多麻煩。」羅梅塔揮了揮手裏的魔杖,召喚了幾樽奶油啤酒,縮小了遞給亞瑟,「快去吧,比爾是個好孩子。」她如此說。

在走出三根掃帚的大門後,亞瑟和茉莉的目光鎖定了在霍格華茲塔頂的黑魔標記——「天哪……鄧不利多他——」

茉莉的話突然中止,只加快腳步、向城堡走去。站在她旁邊的亞瑟正好聽見她的低語,「希望大家都沒事……」

「我們到了。」亞瑟在心裏默默說,伸手推開了大門。

「茉莉、亞瑟,」他們看着麥米奈娃急忙跳起來,一面歉意地跟他們說客套話,「我很抱歉……」然而,兩人的心思並不在米奈娃上。

尤其是茉莉,在找到自家兒子的身影後立即快步向前…茉莉看到自家兒子血肉模糊的側臉,不管得這麽多,只疾步從米奈娃旁邊走過、憐惜地看着兒子:「哦,比爾!」茉莉彎下身,輕吻著兒子血染的額頭。

而亞瑟則冷靜地聽着米奈娃的說明,擔憂地問到:「你是說焚銳•灰背攻擊了比爾?」亞瑟像是想到了什麽,心裏格登了一下--自家兒子該不會……他連忙追問下去:「『焚銳•灰背當時沒有變成狼形』?這是什麼意思?比爾會怎麼樣?」

「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亞瑟聽到米奈娃這樣說,突然有着一拳揍下去的衝動。他緊握着拳頭,聽着雷木思的說明,「可能會有一些變化,亞瑟,這種情況很少見,可能很特殊……我們還不知道他醒來後會變得怎樣……」

亞瑟看着茉莉從龐芮夫人手中拿過難聞的、糊糊的綠色藥膏,開始往比爾的傷口上塗抹。他閉了閉上眼,努力收回怒氣,平靜地問道,「那麼鄧不利多……米奈娃,這是真的嗎……他真的……」亞瑟看着茉莉在哭,輕聲道:「鄧不利多死了。」

他看着茉莉在抽噎,眼淚滴在比爾滿是傷痕的臉上。他想去安慰茉莉,但他做不到。事實上,他的世界正在崩潰。

亞瑟只能站在那裏,看着天旋地轉。他知道,不只是比爾、他也得振作起來,為了今後更難過的日子……他歎了口氣,看着茉莉在碎碎念:「當然,長相并不重要……這並不真——的重要……但他一直是個英俊的——孩子……一直很英俊……他本來打——算要結婚的!」

是的,她一向更堅強——不過……亞瑟皺了皺眉頭,他猜茉莉在這個時候不應該這樣說。他感到背後穩而有力的支撐,回過頭去,看到了雷木思在搖頭。

「什麼意思?你是什麼意思,他本來打算要結婚的?」醫院廂房裏突然傳來了花兒的質問:「你認為比爾不再想和我結婚了嗎?」你認為,因為這些傷口,他就會不愛我了?」

茉莉抬起了滿是淚痕的面龐,很是驚訝,「我——只是說……不,我不是那——」她有點語無論次地說,看着花兒挺直了腰,把銀色的長髮向後一甩,堅定地說:「一個狼人是阻止不了比爾愛我的!」

「嗯,對,我也相信,」茉莉不安地回答:「但我想可能——考慮到他——他——」

……他的幸福。

茉莉在心裏補上。

只見花兒鼻翼翕動,連珠炮發地說道:「你認為我會不想和他結婚?或者你希望我不想和他結婚?我只是在乎他的長相嗎?我認為我一個人的美貌對我們倆來說已經足夠了!所有這些傷疤說明我的丈夫是勇敢的!我來!」茉莉被花兒推開,搶走了手上的藥膏。

她愣住了,跌在在她丈夫身上,看著花兒大把地給比爾抹著藥膏,臉上帶著古怪的表情。只有她聽到亞瑟的話:「去吧,比爾會幸福的。」

空氣靜了很久很久,直到茉莉打破了沉默,說:「我們的穆麗爾阿姨,有一個很漂亮的頭冠——妖精做的——我相信我能說服她借給你在婚禮上用,她很喜歡比爾,你知道。那頭冠戴在你頭髮上會很美麗的。」她向花兒點點頭,像是終於認可了花兒。

她看着花兒生硬地說:「謝謝你,我相信會很美麗的。」此刻,兩個女人似是心意相通,她們都在彼此的眼晴裏讀到了相同的看法--想要比爾幸福。

然後,小仙女兩眼放光地看著雷木思,不自然地說道;「你看!她仍然想和他結婚,儘管他被咬過了!她不在乎!」

而雷木思即則不為人知地歎了口氣,緊張地辯解;「這不一樣。比爾不會變成一個完全的狼人。這件事完全——」小仙女又抓住路平的袍襟不停地搖著,語氣似是哀求着:「我也不在乎,我不在乎!我告訴過你一百萬次了--」

雷木思低頭盯著地板,打斷了東施的話,嚴聲說:「我也告訴過你一百萬次了,我年紀太大了,不適合你、也太窮了……太危險了……」

亞瑟聳了聳肩,向茉莉使了個眼色,只見茉莉抬起頭,衝着雷木思說:「我也是一直在說,你這個理由太荒謬了,雷木思。」——事實上,亞瑟和茉莉一向認爲雷木思值得更好的。

茉莉看着雷木思堅定地辯解:「我一點都不荒謬,東施應該有一個年輕而健全的人愛他。」

茉莉聽完之後描了比爾一眼,給了一個悲傷的笑容,輕聲說:「但是她想要你,再說,雷木思,年輕而健全的男人不一定能永遠保持那樣。」

雷木思突然發現在這裏,大家都……他他慌亂地環顧四周,迴避著大家的目光:「現在……討論這個不合適,鄧不利多死了……」

米奈娃聽到了這句,簡短地告訴他的學生:「如果這個世界擁有更多的愛,鄧不利多會比任何人都更高興。」——事實上,在這裏的人從沒有把雷木思當成狼人看待,而是一個鳳凰會的成員。

突然大門被敲得咚咚發響,哭得身子發抖、手中攥著手帕的海格走了進來:「我已經……我已經完成了,教授,」亞瑟只能從臉上沒有鬍子和頭髮的那一小塊地方判斷他正硬噎著。

「把——把他搬走了。芽菜教授讓孩子們都回床上睡覺了。弗立維教授還在躺著,但他說過一會兒就會好的,史拉轟教授說已經通知魔法部了。」

在米奈娃交代完、和哈利走出了病房後,醫院箱房再度回歸平靜,只有遠處鳳凰的歌聲依舊響着。雷木思也走岀了病房,只交代了一句:「亞瑟、茉莉,你們沒事就好。我先去外面看看,有事用護法聯絡。」

他說完就離開了,在茉莉的示意後,小仙女也衝了岀去。現在,箱房只餘妙麗、榮恩和衛斯理一家。茉莉打量着榮恩的全身,突然一把抱着他,說:「我的小榮榮,你沒事就好了——」

亞瑟看着自己的小兒耳朵越趨紅色,明智地解救了榮恩。「榮恩,你也長大了。要小心一切好嗎?我知道你會和哈利一起,我也無權阻止,但是、請務必小心……可以嗎?」

亞瑟把榮恩拖到牆角、像叮囑哈利一樣說,摸了摸榮恩的頭。「妙麗。」茉莉轉移了目標,用她招牌的擁抱温暖着妙麗。「衛斯理太太……」妙麗無聲的淚水滑落了下來,硬噎道:「校、校長他……」

茉莉看着她,低聲說道:「好女孩,這不是你的錯。打起精神好嗎?」「好。」
兩個年輕人輕聲回答亞瑟和茉莉。妙麗對茉莉說道,雖然依舊抽噎着,聲音卻無比堅定:「我們會盡我們的能力,為了……戰爭勝利。」

亞瑟看着離開醫院箱房的兩人,看着茉莉,說道:「孩子們都長大了呢……罷了,現在可是戰時……」——對呢,我們也要努力守護着魔法界,為了孩子們、和……鳳凰會。

後記:
哇嗚,看回一年前的作品,只能說……很精彩(m…m

現在回看這個描寫的生硬程度55555我只能用可怕來形容——當然,這一篇文還是我最喜歡的之一。

波特瞭望台——這個系列的本意是要寫岀波特電台中發生的事情,很高興事隔一年這個系列終能面世。

在仙境小屋裡創作的Sandy @leesandy3633

0
@kittychan
好高興看到這篇完成了呢>///<
還記得記得看到雨溪的第一段時候的那種興奮感>////<

認真看完了這篇~
覺得真的很喜歡很喜歡>////<

我覺得很多時候一篇故事之所以深刻是裡頭的對於人的情感的刻劃跟牽動,還有細節上與整篇的連結~
而在這篇我覺得都處理得很好阿~

描寫本身也是很有畫面感阿~尤其貓頭鷹停下來那一刻的>////<

而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我覺得也是很恰當好處~
我感覺有時候也許就像畫畫跟相片,作者可以選擇呈現的方式,而很多時候關鍵真的是在想表達的!
覺得這篇對於愛下了很好的註解阿QQQQ

特別喜歡花兒最後回茉莉"謝謝你,我相信會很美麗的"那裏QQQQQQ

覺得在這一刻大家都理解到大家都一樣愛著一個人,而有時候不同的愛是可以共存的,而雖然不同但都是一樣的深刻跟美麗QQQQ

也說真的好喜歡雷木思跟東施之間的情感切入的點~
而其實現在看這段感情感受又截然不同W

曾經聽長自己一輩的男教授談對於愛情的想法。
不同於一般認為交男女朋友是浪費時間或是對於學習知識會有阻礙,他告訴我愛情是身為人很重要也同等重要的一部分。(不過我感覺延伸上來說體會父母、手足甚至朋友間的情義也是同等重要。﹚
而也就是說去體會這些美好會讓自己的生命更完美。
很有趣的是他也是覺得自己對於他的女友他的女友大可以去找更好的人。

但最後連結人在一起的還是那份情,超越了所有其他理由。

覺得真的超級美阿!!

雨溪加油喔!期待未來的篇章>///<
也覺得被激勵了,我也會好好努力磨自己的寫文技巧W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4

2018年5月4日  孫世代短文:鳳凰會



今天,是鳳凰會一年一度的聚會,八月九日,鳳凰會和大戰英雄們下葬的日子。往年這天大家都很悲傷,直到小孩子們滿了十一歲才有改善,畢竟沒有一個成人想自己的小孩過早成熟。

沒錯,收到入學信的孩子才可以參加,了解這段往事,這也是為了不想他們在學校受到不同的言論所影響,能夠健康地成長。這些英雄之後,在學校中所承擔的衝擊可不少呢。

小思也收到這封邀請信了,小思心知肚明這一天對爸爸媽媽的重要性,也知道這一天千萬不可以惡作劇,不然平常最好的喬治叔叔恐怕,噢,不,是必然會第一個懲罰--這都是詹姆的經驗。

親愛的波特先生:
你已經獲准參加八月九日的鳳凰會聚會,請於10:00前到達衞氏法寶專門店。

你誠摯的, 妙麗.格蘭傑


很快,就到了八月九日了。小思,詹姆,玫瑰和泰迪一起去衛氏法寶專門店集合。弗雷,羅克珊,茉莉和露西也到了,他們在一起討論如何惡作劇,只有羅克珊在看書。

很快,小思和男孩子們就去了店上找惡作劇道具了,露西也跟了上去。而羅克珊,茉莉和玫瑰也一起去了樓上的小房間,整個大廳只剩下大人們。

一整個個店舖都充滿他們的笑聲,小思手拿著一大堆東西,有摸魚點心盒,無頭帽…………一邊走一邊和男孩們說話。

「這個是什麼?」小思拿著一包紫色的粉問。「這個是嘔吐粉。」弗雷指看粉答。身旁的泰迪很感興趣地問:「什麼用的?我是說,要用多少?」「一口半小時。」

詹姆答。 「咦?有新功能的…我看看?隱形棒?」露西說。「對啊!我看看……」弗雷說,「啊!這兒……」他讀岀說明:『新功能之隱形棒,有效期一年,在身體觸碰一下為一小時,如有敏感者慎用。』

小思拿了一把,看了看說:「這對了,我們可以拿去惡作劇了!」 泰迪指著時鐘說:「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基地吧。對了,小思是第一次對嗎?」詹姆指著牆壁,告訴小思:「這裏,說:夢都。小思照他的話做了:「咦?」牆壁退了下來,露出了一篇門。

「嘩!這是什麼?」小思嚇了一跳。露西說:「這是弗雷叔叔給我們造的,我們專屬的秘密基地喔…」詹姆打斷露西的說話,「總之小思不要告訴別人就是了……」詹姆一把拉着小思的手,「走吧!」

就這樣,小思第一次進入了他們的秘密基地。「嘩!這太……棒了!」


感覺得岀來是真的黑歷史了嗎
咳,至少不是真的很很得可怕的那種(???????)
之前寫這一篇文的時候,大概是想要用輕小說的fu來寫吧emmmm是該慶幸我只寫了兩篇嗎?
把這篇放上來,也只是想要不浪費掉自己的心血雖然我有點想刪掉這樣XD
下週,咳,如無意外會更波特瞭望台2、或是另一篇:禁區
各位看官抱歉囉XD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1
@leesandy3633
哇嗚ww 離第一段的岀生(?)時間…應該少說也一年了吧XD
很謝謝Sandy說你還記得>////<

這篇文章後半是從原著裏提煉(?)岀來的,所以也就是應該…emmm不會太差←自己說
不過感覺是自己對角色的理解和原著已經有了一丟丟的不同,在寫的時候一直想要OOC!OOC!OOC!這樣w

啊,那裏應該是羅琳媽和譯者的功勞啦XD
為了原著一點,差不多醫療翼的對話都是改的←好像還有問過莉莉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優www

交男女朋友嗎……感覺這個有點玄(逃←遲鈍
不過我是感覺不只是男女朋友的感情,其實是感情也很重要吧w
我是相信人與人的關係都是同等重要的,只要那段關係很…重要?

好…!>////////////////////<
我這就去寫555555

在仙境小屋裡創作的Sandy @leesandy3633

0
@kittychan
覺得雨溪這邊的設定好有趣呢~
就是說怕孩子情緒上的衝擊到十一歲才允許參加這點~
不過仔細想的確哈利好像也是十一歲才知道的呢~
我的話對於這點其實不太確定呢xp
有想過相關比如造訪逝去親人的墳的劇情,現在覺得要多想想再寫了xDD
不過也許鳳凰會是集體的紀念所以不同吧W

說起來最下面的都是孩子們一起集合去鳳凰會秘密基地這部分我覺得很有趣呢~真的就是完全新的一頁的故事跟新的鳳凰會的感覺W

也好喜歡看大家的互動>///<就是很輕鬆又歡樂阿WWW
也很喜歡位衛氏巫師法寶的商品做出功效的說明ww好想要來一個隱形棒試試看xD

然後是覺得放心如往常不會黑拉WW
覺得有時候真正黑的都是當下不覺得黑的(??)

期待下周的更新唷W
會盡量準時收看的WW

而上一篇好像真的至少也一年了呢W
真心覺得時間過的好快好快呢~
然後也當然的拉W我想雖然當然說不可能全部記得,但是跟雨溪的對話很多東西我都記著,收藏在心裡>///<

覺得這篇也許跟故事有些雷同,但我覺得這樣做些改編程度上是替原著下了挺不錯得註釋的感覺W還蠻喜歡的~
OC的話我覺得對角色有一定的了解剩下照自己的心意寫應該都不用太擔心拉XDXD
而且這篇覺得看得還不會~反而覺得很生動>///<

男女朋友真的玄(點頭)我想大概真的有交過之前很多都只能揣測再揣測XDD但是我不急就是,所以沒關係XDDD(?)
也很認同感情本身也很重要呢W 其實這讓我想到狐狸跟小王子說的話~~看完之後真的讓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情感的美麗~

"可是你若收服我,就好像陽光進入了我的生命" >/////<(偷偷說看到這句也有想到雨溪WW

還有就是為什麼很多事情對於自己如此重要WW(玫瑰花WW

也很認同最終關係都是同等重要的WW我想可以說最終不同的情誼間是不同難以較的,而有時候跟同一個人也同時可以是朋友又是情人阿W

最後是想說實在抱歉最近功課爆量QQ一有空一定會找時間回雨溪FB~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3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知道或是覺得文章看上去有點熟悉XD(有的話請收下我的愛WWW
這篇文章源自以前在仙境放過的親世代三十題,很開心有機會把他重寫一次呢。
文章原題帷幔彼岸,只是我把文章的前半改了一通(喂




天狼星此刻正在高錐客洞的廢墟上奔跑,手裏還抱着一個小小的、頭上還殘留着鮮紅的血跡的嬰兒:天狼星一邊無意識地喃喃着彼得的名字,一邊狂亂地抽岀了魔杖揮動,好讓哈利額頭上的傷口縫合。

天狼星瘋狂地抽視着四周,想要知道附近有沒有食死人餘黨──「海……格?」天狼星看到海格就站在那棵當初他們用來劃定保密咒範圍的樹下,正拿着那塊像餐布的手帕哭哭啼啼。

「他來這裏做甚麼?」天狼星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覺得自己的腦子就像生琇了,啊?天狼星頓了一頓,他好像想到了點什麽。他語無倫次地唸唸有詞:「彼得?是的!我要殺掉彼得──哈利?海…格?」

他掉頭向着海格的方向衝去,不加思索地伸岀手施了個在不久前還曾用於魁地奇球賽上的衝刺咒──他跌跌撞撞地以飛快的速度向前奔跑,而懷抱的嬰兒卻被細心保護着。

海格站在大樹的下方,不知道在想點什麼、倒是手上的手帕被握得更緊了些──因為保密咒的效果尚未消失,他只能看着眼前的廢墟乾等天狼星。

「天狼星!」海格看着奔跑着的天狼星跨越邊界,不由得叫住了他;「詹姆和莉莉還好嗎?哈利呢──」問題在天狼星把懷抱的孩子交給海格時驀然停止、天狼星硬咽着說;「詹姆和莉莉都……不在了。」他回頭看着自已的摩托車,彷彿花了點時間才認出來:「我──是的,騎車……」

天狼星跨上摩托車,好像終於回過神來似的交代海格:「找鄧不利多教授;告訴他,是彼得……」他伸手敲了一敲摩托車,在一片的轟轟隆隆中快速向天空飛去。

天狼星的頭髮被風吹亂、他揮一揮手,只見頭髮被憑空冒岀來的橡皮筋束起──天狼星操控着摩托車在空中盤旋了一圈,他快速地掃視四周,亳不猶疑地向着那個一閃而過的綠光前進。

天狼星騎着摩托車穿過高錐客洞,向着東南方飛去──此時此刻他的腦海只剩下了「為詹姆報仇」這一個念頭而己。天狼星並沒有注意到四週的黑霧越來越濃……

「Avada Kedavra。」只比耳語聲大一點的聲音響起,天狼星張大眼睛、依稀能看見血紅的雙眼在黑霧裏瞪着他。天狼星舉起魔杖,發岀他能想到的第一個魔咒:「咄咄失!」

可是,他還是慢了半拍。

天狼星眼看著索命咒沒入胸前──在失去知覺的之前,天狼星迷迷糊糊地聽到了咯咯的大笑聲。他的眼睛閉上了,雙手從摩托車鬆開,掉進了黑霧裏。

天狼星越掉越深、身子倒是越來越輕:是的,他的身子慢慢陷進了時間的旋渦裏,不論身子如何掙扎、似乎還是徒勞無功。藍色的旋渦冒起了一個個的泡泡,彷彿像是軟綿綿,可口的棉花糖、包圍著他,緩緩航向遠方。

天狼星緩緩張開眼晴,看到眼前夢境一般的景像,又閉上了雙眼。打從很久、很久以前,天狼星就再也沒有遇到過這麼溫暖的懷抱了。他閉上了眼,享受着一個許久沒有過、沒有惡夢的睡眠。

旋渦轉着,緩慢地轉着,轉了許久、許久、許久。天狼星在同時沿着渦旋向下沉,直到消失了在中心的某一點……

等天狼星再次睜開眼,他發現他躺在床上。那張床很軟很軟,張開眼睛看見的不再是魔咒橫飛的高錐客洞、也不是古里某街雜亂的主人房,而是真真正正的四柱大床。

「天狼星!」詹姆整個人幾乎趴在了天狼星身上,雜亂的頭髮、圓圓的黑框眼鏡,詹姆的臉湊到了天狼星跟前,「老兄,你是睡瞇糊了嗎?怎麽還不起床?」他神秘紛紛地問着:「我們不是還要在麥教授的課桌上施法,讓它每節課上都變成一種不同的顏色嗎?你不是忘了吧?」

天狼星揉了揉眼睛,問道:「哈利?不、詹姆?霍格華茲?」詹姆把眼睛再瞪大了點,拿岀魔杖揮了兩揮,一個時間清淅地彈了岀來:1972年11月3日。「老兄!你是睡傻了嗎?」詹姆伸岀一隻手指,問:「這裏有多少隻手指?」

天狼星在看到時間後愣了一愣:……所以,他回到了過去。他回到了自己12歲的時候。也就是說,他有機會改變過去?天狼星的臉慢慢揚起一個笑容,說:「一隻,你當我白痴啊?」

詹姆這才放開手指,嘀咕着:「我那知道你是不是個白痴……」詹姆一翻身,索性躺到了天狼星的身旁:「所以我說,你還要來嗎?」

天狼星的臉上揚起了一個笑容,他摸了摸詹姆身上的亂髮,說:「我去。」說完他就伸手去住床頭櫃:他記得,他的惡作劇筆記平常就放在那裏──如果他的筆記丟了,就只好說他失憶了……詹姆會相信的吧?

天狼星的手又挪了挪,終於,他的手摸到了一個硬硬的物體:一本《霍格華茲:一段歷史》。天狼星把課本裏在手心,咧嘴笑了一笑,「我發誓我不做好事。」課本上的花紋不斷改變、最後變成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

天狼星坐起來,翻開筆記本,看到了最新一頁寫着的咒語、惡作劇流程和咒語思路──感謝他從來都有的習慣吧。

『Colovaria¹→Covolaria』

Calovaria是一個普通的變色咒,不但可以改變桌子等死物的顏色;如果能夠精確控制魔力還可以改變活物的顏色──比如頭髮。

而經過改編的咒語和本來的又有點不同──像是不能單用一個咒立停來解决它。二年級的詹姆和天狼星可是用了足足一個月來改良這個魔咒,可是他們研發出解咒已經是在一年以後;天狼星喚回了一點點記憶,合上了筆記本:也許,這次、他可以提醒一下可憐的麥教授?

「詹姆?」天狼星揉了揉詹姆那明顯沒有打理的卷髮,看着詹姆從床上彈起──又一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反應。

「天狼星!誰讓你摸我的頭髮的!」詹姆一手拿着剛剛脱下來的眼鏡,一腳踏下了床、蹦蹦跳跳地蹦到自己的四柱大床前。

掛在牆上的金探鳥笨鐘滴滴答答答地跳動,鐘擺一抽一抽地擺動:指針卡到某一個機關、一隻金探鳥從鐘裏走岀來──「現在是六時正。」──報時的聲音在空氣迴盪,只見詹姆和天狼星靜悄悄地拿上魔杖、筆記本,走岀了寐室²。

詹姆一邊被上隱形斗篷,一邊比劃着:「To--Ge-Ther--?」天狼星搖了搖頭,舉起魔杖小聲地念岀了幻身咒。

完美的幻身咒。

天狼星悄悄溜到詹姆身後,伸岀手放在詹姆的肩膀上。詹姆下意識回頭一抓,壓低了聲量急聲喚道:「是誰、天狼星嗎?」

天狼星輕輕揮動魔杖、唸岀咒語,為詹姆也施上了幻身咒³。詹姆定了定神:他這下子終於能看見天狼星了。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問道:「獸足、你是什麼時候學會幻身咒的!」他的下半句聲音特別小,但天狼星還是聽到了:「這下子我又欠月影奶油啤酒啦……」

以前詹姆和雷木思經常用奶油啤酒做賭注,而在天狼星的記憶裏,雷木思在七年裏只輸了那麼一次──他們打賭的是,到底劫盜們在那一次發現雷木思那毛茸茸的小毛病──天狼星拍了拍詹姆的肩膀,「嘿、鹿角,打賭又輸啦?」

天狼星大笑着避開詹姆的拳頭,隨後向詹姆比了個「噓」的手勢:兩人離開了八樓的走廊,而主城堡不時變換方向的樓梯一向都是劫盜、與其他夜遊學生的麻煩。

天狼星和詹姆一前一後走下樓梯,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會發出聲音、或是暗藏機關的梯級。他們越過一樓、一路繞過變形學庭院,走到變形學教室去。

詹姆看着教室外緊閉的大門,從口袋裏抽出了一支髮夾插在鎖孔上,施展了一個變形咒:髮夾逐漸鼓起、填滿了整個鎖孔。

天狼星輕輕靠在一旁的牆上,邊看着詹姆熟練地變出鑰匙,邊整理着冒出來的記憶。無數思緒在他的腦海徘徊:佛地魔真的死了嗎?鳳凰會甚麼樣了?詹姆和莉莉--還有自己,真的死了嗎?

「吧嗒」──詹姆輕輕轉開鑰匙孔,向着天狼星的方向揮了揮手,「嘿,進來吧。」天狼星會意的點了點頭,隨著詹姆的腳步走進變形學教室。

「怎麼樣?」詹姆脫下隱形斗篷,朝着天狼星的方向看去:「我說──變形出鑰匙來打開大門,這一個方法不錯吧?」

天狼星聳聳肩,說到:「是不錯,不過我可不會輸給你呢。下一次看我的表現?」--運用鍊金術把變形的術式融入到鑰匙中,造出來的萬用鑰匙可是劫盜為之自豪的作品之一。這一次,可能劫盜地圖也能提早面世?

詹姆裝作沒有聽到天狼星的話,急步走到教室的黑板前,伸出魔杖施起了咒語:「Co──VOO──laria」魔杖隨着重音和輕音的變化移動,一道藍光射到了黑板上,緩緩向外擴散。

藍光所到之處無一不被染上亮眼的天藍色,不出一會兒便蓋過了大半個教室。過了約莫一分鐘變化才停止,刺眼的顏色也慢慢淡去。

「天狼星,我這邊弄好了!我們明天上課可以看大戲囉──!」詹姆轉過身看向正在桌子邊的天狼星,問道,「嘿,你在做什麼?」

天狼星邊拉出桌子的抽屜,邊回應詹姆:「嗯……你不覺得留一張紙條給麥教授很酷嗎?」

他翻到了一張羊皮紙和一支羽毛筆。天狼星沾了沾墨水,提筆在羊皮紙上寫下一連串優美的花體字。

詹姆搶過羊皮紙,正想要在『惡作劇成功!』的字樣下加點什麼,卻又放棄了,「還是你來寫吧,要是我寫估計會穿幫的吧。」
「寫什麼?」

詹姆咧了咧嘴,說道:「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好。」天狼星寫完了以後汛速把紙條放到桌子上,然後和詹姆背搭着背離開了變形學教室。

沒有人注意到,那一張紙條上緩緩浮現了幾個字詞:『解咒:速速止』

注1:岀自官方分支手遊Hogwarts Mystery,感謝小路 @Laila 提供

注2:采用魔法生涯/GBA板哈3地圖

注3:非正傳設定,由同一個人施咒的幻身咒彼此能看見(?)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2
選段:
是樓上的文章被刪去的前半部分。
至少刪去的原因麻……就是覺得這樣的Sirius回去了以後再找james惡作劇怪怪的XD
天狼星矮身閃過了貝拉的鑽心咒,他大聲笑了起來--每次在和貝拉對戰,兒時在布萊克老宅的回憶都會不由自主的跑岀來……雖然天狼星知道這些記憶,相比在阿兹卡班的,的確算不上痛苦。
「表姐,你就只有這點能耐嗎?」天狼星嘲笑起了貝拉:「得了,你可以做得更好!」他高聲喊着、笑着,滿意地聽到了聲音迥蕩着。
不,有什麽東西不對。貝拉沒在笑。天狼星看着貝拉的魔杖動作,瞪大了雙眼--不!天狼星驚駭地瞪圓了雙眼,只見又一個咒語從魔杖發岀。
索命咒。
天狼星眼看著索命咒沒入胸前,毫無意義地想起了詹姆……他當時也是這樣,亳無痛苦的離開這個世上嗎?如果是的話,真好呢。
在失去知覺的之前,天狼星迷迷糊糊地聽到了貝拉的尖叫、和哈利──他的教子──的呼喚聲:他想回應哈利,可是他總是發不出聲音來…,眼睛閉上了、就這樣,很慢很慢地倒了下去,穿過了懸掛在拱門上的破舊帷幔,跌進了古老的拱門裏。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1
@leesandy3633
這篇文章完全是跳Tone+腦抽了的產物 (#
不過十一歲這點也的確是一個滿不錯的設定,不過我現在會覺得鳳凰會大概已經解散了吧XD
說真的感覺孫世代就是一個日常向的歡樂故事www除了哈八外啦,所以要是以後有機會寫到的話也會希望可以更歡樂輕鬆吧(?)
結果下周更新隨着我把一堆文刪掉一半以後就成了過眼雲煙(orz
不管什麽說文我更了!(欸
努力順從自己心中的HP來寫吧我覺得w
那我也送Sandy一句:
「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
希望Sandy滿身陽光(????????)

小路xD @Laila

0
我沒在玩之後自己都忘了有這個東西了~(註1那個
我覺得即使刪段了,回去的天狼星仍然是一樣XD
真想知道提早面世的惡作劇產品給比較年輕的學生用會怎樣(擔心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0
@Laila
說實話我好像差點就弄岀一個叫“色色變”的咒語了www
聽你這樣說我有點後悔XDDDDDDDD
要是Sirius是死後重生的話,嗯、大概劫盗會參考雙子把東西拿去賣吧?

在仙境小屋裡創作的Sandy @leesandy3633

0
@kittychan

嗨唷雨溪~如同昨天說的來看完了>////<

覺得真心很喜歡雨溪現在的文風>////<
已經非常流暢而因為設定上也很細心所以又更加自然流暢~覺得運鏡的手法蠻像電影W
像是由兩人親密互動又轉到時鐘的指針,然後又轉回兩人w

也覺得好喜歡這樣的互動~雖然當然天狼星去世本身的確讓人傷心,但是換個角度想也許變成在另外一個世界活呢?
而這次天狼星可以拋下痛苦也可以因為痛苦更加珍惜這樣的美好QQQQQ
說真的真的覺得學生時代這種友誼超美QQQ

此外是比起之前的帷幕前半段改成由HP1前發生的事情轉換到後半段霍格華茲的手法也很棒W
前半段的劇情甚至因為是HP1所沒有的閱讀起來格外有樂趣~
也非常喜歡天狼星由看到黑霧,衰落,感受到許久沒感受到的懷抱,不斷往漩渦中心點捲,到最後在霍格華茲醒來ww
也很認同好像就是原本這樣的心態回去找詹姆惡作劇好像沒有由感受溫暖的懷抱再回到學校適合~雖然我是覺得但實質上都是不錯就是w

然後是很喜歡詹姆在這裡就有先點到劫盜地圖的開頭語~而天狼星的筆記本也讓我覺得有劫盜地圖的味道>////<(感覺地圖要生出來了XDXD

也很逗趣的是最後天狼星竟然是給解咒~覺得就是表現這是長大的他的痕跡然後覺得因而也是很好的完結W

覺得讓人更期待未來的文>///< 加油唷~

--
我也覺得鳳凰會可能解散了,畢竟他本來是任務跟目的取向的吧~那後來可能就不是轉型或是另外組織的一個紀念團(?)WWW但我覺得成員間可能就算沒有有紀念團也已經跟有一樣了W
然後是認同孫世代應該就是滿滿日常向XD"

更新的話就慢慢來吧沒關係~會乖乖坐著等~也都會抽時間回來>///<

也謝謝送我這麼棒的一句話>///<覺得涵蓋人生一趟不要浪費掉,要看到美好的事物,也要懂得欣賞珍惜之類!!!而我想對我說雨溪也許也是顆太陽唷;D(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XD"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2
@leesandy3633
謝謝Sandy這樣說~
能被說運鏡的手法像電影真棒(ノ´∀`*)
邊寫文事實上也在邊腦補(?)鏡頭的次序呢~
不過感覺就是得要掌控一下不要鏡頭換得大過份(像是魔生同人這種一大把自創角的XD),很容易像怪2一樣岀問題(喂
就是得想一想吧XD
本來這篇文章Sirius是在HP5的時候死麻XD,因為跌進帷幔裏的死法(?)比較特别,所以當時不是也有說Sirius其實沒死嗎…(歎
說實話我還滿喜歡寫這種平平安安打打鬧鬧的劇情的QQ
不過我還沒有想好到底文裏有沒有Peter就是(#

這實話我覺得要是是HP5的Sirius回去,大概他們的惡作劇不會成事了吧XD
就是一個中年(X)大叔VS 少年James的惡作劇…emmmm感覺就有點怪?

那個也是我一直很喜歡的一段!這一段事實上是唯一一部分來自舊文的部分XD
那個像棉花糖的比喻也是~感覺現在寫不岀來了ww

這個啊…之前和莉莉有聊到「他們可是五年級就學會化獸的天才!」的部分XD
反正他們這麽天才,弄岀地圖來一點都不是問題(欸
雖然我最想寫到的是和平AU--james追lily的部分(#

結局的話,給岀解咒的部分是我對天狼星的成長給岀的答案吧?這一部分是一開始就有想好的~
但是我也很喜歡那個James咧嘴說岀變身咒語的部分…所以就跑岀了個看上去有點不優的結局了(?)

我我我要是今天能把下周的作業做完,我確定三月十日會有新文XDDDDDDDD

對於他們來說,也許沒有紀念團才是好事吧。這代表了「all was well」吧我想w
也許他們聖誔節會聚在一起,但我現在偏向他們不會有紀念團吧w
不是每一個人都想把傷疤放到人的面前、我也相信着鳳凰會不是一個需要儀式化聚會(拜祭)的組織吧
我想起我的寫了一半的子世代鳳凰會了XDDDDDDDD

謝啦!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3
算是選段吧,以後會來完成這個一直很喜歡的故事的(笑)


茉莉揮舞著他手裏的魔杖,把桌椅都一一排好在洞穴屋的空地。「弗雷,夠了!別玩!這裏可是鳳凰會的--」苿莉敗急氣壞地向着一對紅髮的雙胞胎叫道,卻被其中一個穿着啡T裇的男孩打斷了:「媽!我是喬治--我以為你知道的!」



「我們的媽媽也不知道我是誰了嗎?」另一個穿着綠色T裇的男孩故作傷心地按着胸口,以咏嘆調說道:「天啊--」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茉莉的獅吼功打斷:「弗治!喬雷!去搬椅子!」



「媽--」啡衣男孩本想說些什麼,但在看到茉莉的表情後,明智地選擇不發一言,只和綠衣男孩相視而笑、用口形說道:「媽一定是在更年期。」



「對。」綠衣男孩無聲地聳聳肩,繼續揮動着魔杖。只是這次的對像變成了雙胞胎──綠衣男孩咧咧嘴,滿意地看着身上的衣服變成啡色的。



「其實我是弗治。」雙胞胎的默契讓他們同時低聲說出一模一樣的話,他們一起用魔杖畫了個半圓,施下最有一個咒語。我們就是彼此的圓滿──雙胞胎快速交流了一個眼神,異口同聲地向他們的母親請求;「鳳凰會──」



「不行,你們還是小孩子──」茉莉不加思索地回答道,完全無視了雙胞胎的抗議(我們成年了!)……不過,這天看起來勝利女神站在雙胞胎的一方、盡管他們的母親並不高興於看到這點。



「茉莉,會議十五分鐘後開始。讓他們留下,我們不需要惡作劇、也沒有人手可以浪費。」瘋眼穆敵從火爐走了進來,一跛一跛地進來了會議場地。



阿拉特滿意地看到面前的三個人用魔杖指着他,他的魔眼正咕嚕咕嚕地轉着、低聲告訴茉莉鳳凰會眾多口令的一個:「隨時保持警惕!很好!」



茉莉把手上的魔杖放下,看着雙胞胎嚴聲說道:「只有這一次!」雙胞胎滿意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罕有的不發一言--只要有一次、就一定會有下一次,就像惡作劇一樣。



「茉莉、穆敵。」緊接着到達的是雷木思.路平和小仙女.東施,雷木思明智地在其他眾人出口詢問前、靜靜地說:「我是月影……哈利的護法是鹿角。」



茉莉張開手,擁抱了一下雷木思和小仙女:「你們在一起了,是不是?」苿莉問道。「不,只是在路上遇到。」雷木思像是反射動作似的回答,比茉莉想像的要快得多。看起來--離雷木思終於面對自己的心的那天, 不遠了。



火爐再次升起,這一次雙胞胎自告奮勇地走向了客廳:這次來到的是大流士.迪歌和黑絲霞. 鍾斯。「口令。」雙胞胎手上拿着一盒子藍色的東西,看上去正是急不及待聽見否定的回答--當然,也沒有人想知道、盒子裏裝的是什麽惡作劇用品。



大流士聳了聳肩,回答道:「這個、富有攻擊性的盒子,是我們幫忙你們做的。」,身旁的黑絲霞補充道:「問卷調查。」雙胞胎咧嘴笑了,放下手上的魔杖、讓岀了道路:「請進,另外……為了答謝你們,我是弗雷、他是喬治。」



大流士打量了一下啡衣男孩,問道:「你真的是弗雷嗎?」啡衣男孩做了個鬼臉,說:「你也許可以認為我是喬治,反正只有梅林知道我有多認真。」黑絲霞哼了一聲,「梅林知道你有多假。」



在他們兩個走了後,綠衣男孩嘀咕着:「精確。」啡色男孩看着他的兄弟,老實地說:「如果有誰能夠發現,那就是黑絲霞.鍾斯」--還有天狼星.布萊克和雷木思.路平,在這點上雙胞胎沒有想過要對劫盗們惡作劇、從來沒有。



「媽--還有誰沒來?」綠衣男孩對着庭院的方向大喊着,依顯是等得並不耐煩了。「弗雷!還有金利、米奈娃和海格!」茉莉從庭院大喊回過來,看起來並沒有過多的考慮那個才是問話的那個人--不過她也沒猜對多少次就是了。





「喔--」綠衣男孩靠在牆上,重新從褲袋找岀一種閃閃亮的粉末,無聊地把玩着。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些什麽,驚喜地說:「老兄,你不會相信的--只要這樣,就一定可以成功了,以梅林的名字擔保!」說着他伸岀魔杖,向着閃亮的粉末揮了一下。





「你看--」綠衣男孩興奮地指着粉末,可惜話音未落就已經不得不消音:粉末變成明亮的黄色、變得很光很光,再慢慢縮小、變灰--「砰!」一陣爆炸聲過後,除了雙胞胎的髮型變成了奇異的爆炸頭以外、餘下的灰塵也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三個人身上--他們分别是:金利、米奈娃和海格¹。





「弗雷、喬治,雖然我不再是你們的學院導師--事實上我對此心存感恩--但是我想把你們變成一支魔杖應該會是足夠的教訓。」米奈娃在給三人施了一個清潔咒後,像在霍格華茲似的、說着她的口頭禪,只是雙胞胎看到了在一貫嚴肅的表情下一絲隱秘的笑容。





「那就請我們的變形學教授告訴我們--」





「--到底要什麽樣的咒語」





「--才可以把活人變成地圖呢?」





「--是速速變形」





「--還是金絲雀奶糖呢?」





可能因為看起來在一樣的情景,遇到熟悉的人,雙胞胎和以前還在霍格華茲時一樣,完美地唱着雙簧。直到……米奈娃緊閉着嘴唇、吐岀了這麽一句話:「葛來分多扣五分。」





「啊不!教授你可不能這樣--」啡衣男孩故着傷心地看着麥教授,邊不着痕跡地退後了半步。綠衣男孩又跟着做岀了一個『請進』的勳作,快活地說道:「再扣下來葛來分多又要墊底啦--」





「所以教授--喲不,美麗的女士,請進。」啡衣男孩依舊保持着挑皮的語調,但臉上的笑容可收儉了不少--接下來就是鳳凰社的會議了,如果他們想要被接受為社裏的一員、就該要好好表現。





雙胞胎各自點了點頭,把自己的衣服變為深藍色,向着庭院走去。「得好好表現。」喬治收起臉上的笑容,吞吞唾液、對着自家哥哥低聲說道,看得岀來有點緊張。





「嗯。」弗雷快步走過客廳、手在背後偷偷比了個「好」的手勢,與喬治一起走進庭院,在最未尾的座位坐下。





「歡迎大家來到鳳凰會的會議。首先,讓我們為了阿不思·博知維·巫服利·布萊恩·鄧不利多、伊美玲.旺司的死而默哀。」米奈娃緊握著拳頭,不緊不緩地、平板說着平常該由阿不思說的話。





眾人聽了都低下了頭,為了鳳凰會逝去的領袖而默哀--同時也在想着到底誰會是社裏的新仼首領、和到底這場戰爭將會何去何從。





不久後,米奈娃的聲音再次響起,話語裏帶着濃濃的悲傷:「阿不思生前常常告訴我們:死亡只是下一場偉大冒險的開始。而現在,即使痛苦、我們也是時侯繼續前進了,接下來就讓我們選出新的領袖吧。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



米奈娃的話才說到一半,這就聽見了一陣粗啞的聲音,「後面的就別說了。」阿拉特打斷了米奈娃的話,這麽說道。米奈娃歎了一口氣,打量着所有到達的成員,最後還是跳過了那部分--對於所有離開了鳳凰會的人,包括賽佛勒斯.石內卜。



米奈娃歎了口氣,向所有成員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接下來,就讓我們選出鳳凰會的領袖吧。」她取出魔杖指着就立在桌子中間的空位、揮了一下,只見那兒出現了一個銀色的瓶子,有着各種格子、和深淺不一的紅。--如果有誰曾經去過霍格華茲的校長室,不難發現它就被放在架子的第三層。



米奈娃的聲音響起,告訴着每一個的人:「用你的魔杖指着它,邊施展路摸思、邊想着你心中的領袖。」

艾莉緹 @Agnes

0
@kittychan

嗨~雨溪,晚上好,我是艾莉緹,我們好久不見了喔!我是在這陣子剛回來用仙境的了。

看完了<一切的起點>,我覺得,妳把文寫的蠻棒的,我特別的喜歡看花兒的那段,感覺還蠻感人的呢!雷木思跟小仙女那段也很好看,我很喜歡那個對白,
【我不在乎講過了一萬次,我也告訴過妳一萬次…】

再來<惡作劇>,我對這篇的感覺就是還好了喔!感覺在麥教授的桌子上施法,讓它在每節上課都變個顏色,是蠻皮的惡作劇說,但是,雨溪的構想挺好的,我對親世代就沒有那麼熟悉了。

還有<鳳凰會>,這篇文有兩篇,兩篇看完就有一種歡樂的氛圍在,然後,覺得妳想的這劇情是想的挺不錯的呢!
我比較喜歡孫世代短文那篇,
那篇提了惡作劇商店的商品嘔吐粉,有點不知道那是妳自己想的還是本來就有的商品了?

回覆就到這裡了喔!覺得雨溪寫文進步了許多,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跟雨溪一樣。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