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你幸福(雷木思生日賀文)

發表於
只願你幸福

愛德華(泰迪).路平,西元2016年,時空A。

「你究竟是誰…….給我現出原形!」
 
我雖然頗有威嚴的用魔杖指著眼前這匹不尋常的灰狼,但顯露脆弱的是我。
 
握著魔杖的手,微微地顫抖著。
 
這不尋常,無意間竟勾起那藏於內心最深層的情感。
 

19歲,是自由的年紀,也是我的人生中那正由地面躍起而準備飛黃騰達的章節。
 
在正氣師部門混的不賴,終於鼓起勇氣跟薇朵兒表達自己的情意,爺爺以及奶奶都還健在,也還是跟波特一家子維持良好的關係。
 
還有比這樣更好的生活嗎?
 
話雖如此,但是……當然始終有會有那隱隱作痛與惆悵。
 
當一路走來不斷的從所有人身上聽到無數美好故事或是看到別人一家團圓,說沒有任何感覺是騙人的。
 
我花了很多時間學會與之共存,雖說有時候這份和平還是會被打破,但至少存在。
 
但除此之外老實說同時我也會理解自己沒什麼好怨的。
 
我明白這樣的人生不是最糟的。我擁有愛我的所有人(尤其是奶奶)、朋友、情人以及理想中的事業,而且在能力範圍內,我已經盡我的力去過活、去抓住目標、去珍惜。加上這年頭正氣師的工作不再只是外界認為的鏟除殘餘的食死人以及他們的黨羽,也兼任對於許多因為戰爭而留下的孤兒以及社會底層任務的關懷工作。
 
正氣師其實不需要做這些事情,會變得需要做這些事情其實某方面出於我自己的固執。但這份固執來自於內心,是那些父母的人生故事在內心激起幫助人的強烈使命感。
 
我由學生時代就發起納入相關服務的遊說,最終終於在我加入正氣師行列的前夕實現。
 
毫無疑問的,令我對於做正氣師感到更驕傲。
 
也令我感到更為圓滿,因為我不只繼承了媽媽,也繼承了爸爸的意志。
 
我不是已經好幸福了嗎?
 
但話雖如此…….有時候總還是會有陷入情緒漩渦的時刻。
 
在這些時刻只有否定的答案。
 
那自小就沒有父母的現實以及見到他們的渴望,轉化為一個大罩子籠罩著我,抽乾肺中的空氣,令我喘不過氣。周圍的空氣更如鉛塊般將我給狠狠壓在底下,壓的扁扁。
 
這樣時刻我會卸下任何的年紀以及禮節所設下的鎧甲,面對著父母的相片放聲大哭。除了表達哀痛以及世間的不公之外,也將那些我無法全然明白的情緒以及因為不明白所帶來的恐懼給表現出來。
 
"叩叩"
 
這柔和卻清晰的敲門聲總是禮貌的詢問我是否願意被安慰。
 
不只早已烙印在記憶中,想來也總是溫暖。
 
打開房門總會有一個上頭放著一杯熱巧克力以及特製的手工餅乾的餐盤迎接。
 
然後我們一齊坐下來。她擁著我,一邊在耳際邊柔聲細數著媽媽過去的大小故事……。
 
沒有奶奶,還真不知道怎麼走到現在。我能活得這樣健全、獲得這樣的成功其中很大的原因都是因為她。
 
我不是已經很幸福了嗎?
 
答案是肯定的。
 

魔法界雖為魔法界,但還是有所謂的"超乎常理"存在。
 
由理智思考訓練出來的我若不是因為證據充足還有真實的發生在眼前,不然可能永遠不會相信。
 
這一天我依照慣例到位於登布奇奎爾斯森林值勤。
 
在執行對於黑巫師的巡邏以及掃蕩時,不遠處的草叢間有兩個灰色的三角形穿出來。
 
三角形不只會抖動,還會旋轉。
 
這讓我內心興奮不已。
 
我小心翼翼的藏到附近的一棵樹後觀察,不希望驚動牠,也不想毀了這大好的觀察機會。
 
是的,我一眼即辨認出那是一匹灰狼的耳朵,正是所謂Canislupus
 
雖然說我並非生物專家,但為了正氣師訓練以及安全考量還是對森林有一定的了解。
 
狼本身對我則是有種莫名的吸引力。雖然我也很清楚父親已經因為狼人身份
而痛苦了一輩子,但是也許正是這樣的連結,這樣的特殊情感,讓我無法不去了解。
 
房間裡那些一路以來收藏來的相關著作,到現在我還是一樣不是拿著一本認真閱讀,就是無聊的時候隨意翻閱一本溫習。
 
這或許是能夠跟父親最接近的方法了。
 
這些與書對望的時刻,是極為私密、深刻的。
 
回神過來仔細觀察,透過樹叢我可以隱約看出這匹母灰狼那彈珠似的黑眼珠閃爍,那是鎖定目標的神情。
 
耐心、堅定之下極為小心的藏著飢餓。
 
我們就這樣朝著自己的目標看了好一陣子,誰也沒有動。
 
唯一動過的只有 那順著微風以及遠方任何一點聲音而顫動的雙耳。
 
忽地,牠的雙眼睜的老大。
 
是獵物出現了嗎?
 
下一刻我只知道狼朝我這邊跳過來,越過我之後身後快速閃過白色及黃色的光,緊接著是一個很大的"碰"。
 
轉過頭去一個穿著長斗篷並且帶著銀色面具的食死人倒在地上,母狼一隻腳踩在食死人胸上。
 
食死人的面具稍微從臉上滑了下來,露出那有著非常重的黑眼圈,此刻被恐懼所淹沒的雙眸。
 
我曾以為食死人已經沒有表現任何情感的能力。
 
牠發出警告的嘶嘶聲。
 
食死人垂死掙扎著,嘗試掙脫。但母狼似乎踩得很用力,讓獵物變得完全沒有辦法移動。
 
「喂….!」
 
我的聲音輕微的顫抖,也許是這匹狼的能力令也我被嚇著。
 
而依照她施展的是魔法來看,她恐怕也不是要將食死人吃下肚。
 
於是我向她喊話:
 
「放過他吧!他不只已經被你打敗還嚇得不輕……」
 
她停下那可怖的嘶嘶聲,回頭看向我。
 
這時換做我雙眼睜大。
 
所有的感受一齊衝上腦門,五味雜陳。
 
正臉…….牠的正臉有似兩道利爪劃而形成傷疤的灰色花紋,頭上更有一搓類似瀏海的銀白長毛一般的垂在右眼上方。
 
牠點點頭。
 
而可憐的食死人趕緊抄起他的面具以及掉在地上的魔杖,一溜煙地就不見蹤影。
 
獨留下我與這匹神秘地母狼。
 
雖然被拯救,恐懼還是大於好奇心與其他不具名的感受。
 
我趕緊從長袍內袋抽出的魔杖,指著對方。
 
「你究竟是誰…….給我現出原形!」
 
這一刻頗有威嚴的用魔杖指著眼前這匹不尋常的灰狼是我,但,顯露脆弱的也是我。
 
即使專業訓練跟自己的個性我有能夠讓自己表面表現的冷靜,內心的卻沒有任何方法。
 
這匹狼,在無意間勾起那內心最深層的情感。
 
那讓我著迷於與這犬科動物相關一切研究的根源。
 
面對如此威脅,牠只是不疾不徐轉過身來,後腿一彎以極為優雅之姿席地而坐。
 
牠歪著頭,直直望著我。
 
雙眼毫無威脅的氣氛,反而露出那初生之犢才有那種純真眼光。
 
牠的眼珠子開始上下移動,打量著我。
 
我還是不敢放下戒心,無論我的直覺還是訓練都提醒著我輕敵是非常最危險並且不明智的舉動。
 
「你…你難不成是幻形怪?」
 
我清清喉嚨,輕輕揮了一下魔杖。
 
「吒吒,荒唐!」
 
咒語施展本身非常完美,咒語的能量像是子彈從彈道快速滑到槍孔一般從魔杖尖端滑出。
 
但是到了母狼身上卻像是母狼包裹著一個透明的防護罩一般被彈開,不只完全起不了作用,連一根寒毛都沒有動到。
 
恐懼開始擴散。
 
究竟牠如何面對這樣的威脅還能如此冷靜?!
 
我嘗試冷靜下來,靜下心思考。
 
這個傷疤,這個劉海……好像在哪似曾相似?!
 
難道是?!
 
「難道你是爸爸?!……不……怎麼可能呢」
 
的確,因為狼在聽到這答案之後立即搖頭。
 
等等,你聽的懂人話,還能夠施咒?!
 
「難道你是化獸師?!」
 
狼點頭,還站了起來,尾巴像家中寵物狗一般的瘋狂的搖擺。
 
另一種恐懼隨之出現。
 
「等等,我有看過化獸登記簿,沒有任何關於你的敘述?!你馬上給我現出原形並且解釋,要不然休怪我逼迫你變回來並且抓你進牢,並且…….」
 
還沒說完,反倒變成化獸師嚇著了,她睜大眼睛,尾巴夾在雙腿之間。
 
一陣旋風颳起,原本那匹狼站著的位置由一個女孩取而代之。
 
不過雖然說女孩,但好像也成年了。
 
"碰、咚"
 
眼前這一切簡直令我不敢相信。
 
我的雙腳直接癱軟,雙膝直接撞在泥土地上,魔杖因為我的手鬆開而摔到地上。
 
梅林!她的相貌。
 
不會錯的,盯著那些黑白照片數次,他臉龐的凹凸以及稜角早已不知不覺被用雕刻刀用力刨在腦海中。
 
眼前開始變得模糊,那些我終於有機會見到的色塊交融成一塊。
 
那褐棕色…….是何等美麗。
 
我閉上雙眼,用袖子抹去流出來的淚。
 
「對不起…….」
 
重新睜開眼睛,女孩比原本還要接近一些。伸著手臂想要給我一條以淺綠為底並以墨綠邊框收線的手帕。
 
「謝謝……」
 
我接下它,擦去淚水。眼前終於不再模糊。
 
當要還給她時我觀察到手帕右下角用綠色的縫線繡著"H.L."
 
而依照縫線的深淺不一以及有些有鬆脫的現象來看,這一條手帕已經頗有歷史。
 
我重新抬頭看向它,此時她已經在她剛剛遞給我手帕的地方原地席地而坐。
 
「H.L.?」
 
她點頭,輕咬著嘴唇。
 
用一種溫柔與沉穩兼具的特殊的嗓音說著:
 
「那是我名字的縮寫。我叫海倫娜…….」
 
「……路平?」
 
驚訝閃過她臉上,稍縱即逝,下一秒換上理解的表情。
 
「想必已經被你猜出來了……」
 
剎然,千萬疑問排山倒海而來。
 
「妳……妳幾歲?!妳不會是私生女還是什麼…….不,應該不可能的……」
 
她皺起眉頭,一臉憂鬱。不知道是否是生氣了。
 
「我今年17,而…….我確定我不是私生子。」
 
換我皺起眉來。
 
「怎麼可能?!難道父親去世是騙局?!」
 
雖然好像燃起一絲希望,但更多是憤怒,難道我被欺騙了?!
 
到頭來我的父親是一個騙子?
 
她搖頭,那英氣又堅定的雙眸透出猶疑。
 
「去世了?怎麼……,我不相信。事實上我甚至並不知道我怎麼來到這兒的……記憶中最後一件事情是在殘破的霍格華茲當中,一堆東西朝著我飛過來…….,等等……」
 
她忽然停下,盯著我看。
 
然後她像看到新奇商品一樣驚訝的表情在她臉上展開。
 
「你無疑也是路平,而你……你的母親難道是小仙女?!」
 
她似乎為此感到錯愕。
 
但我的母親怎麼可能會是別人呢?奇怪的是她才對?
 
「你怎麼知道?而我不認為有別種可能啊…….等等,殘破的霍格華茲?那是幾年?」
 
「1997」
 
不過一說完她就將頭埋在雙膝之間。
 
「我也不確定了……」
 
「等等……」
 
在她重新抬起頭時,眼眶似乎有些紅紅的。
 
「1997?難道你在打霍格華茲對戰?你是1980年出生的?還有你的母親不是小仙女的話那是誰? 聽大家說父親一直都是單身啊?」
 
她一臉慘白。
 
「沒錯,就是一九九七,霍格華茲大戰。我的母親……好像叫做路西.瓊斯……」
 
這一切真是充滿困惑,這樣說她的年紀既完全不對,歷史也有所不同。
 
一個詞彙悄悄溜進我的腦袋。
 
「等等,讓我想想,時空……,難不成是所謂的"平行時空"?!」
 
這十幾年以來麻瓜一種叫做"電腦"的神奇發明蓬勃發展,令我也忍不住跟著跳進那世界。令我進而了解原來麻瓜的好奇心從止於對於所謂太空的實地探索,在理論上的探索也是。而無論所謂的穿越時空還是平行時空論及研究的相關討論總是非常踴躍。
也許他們並沒有魔法,但是很多時候思想是超過於我們的。
 
而由於時光器的存在證實穿越時空的可能性,但平行時空的相遇就連以我身為巫師來說都覺得有些遙遠。
 
海倫娜的頭歪向一邊,似乎是在思考。
 
「恩……,有可能喔?!」
 
那該有的紅潤終於回到她臉上。
 
如果我們真是全然不同的時空下的存在,那這樣代表爸爸也沒有亂來或是偷偷隱藏身分活著之類的。令我安心許多。
 
這樣安心下來我第一次有機會靜下來好好欣賞這來自不同世界的路平的容貌。
 
我想這可能是我能夠最接近父親的機會了,我要好好把握。
 
看著看我的眼淚竟不爭氣的又流了下來。
 
她的臉上擺著那雖從未真正看過但卻熟悉的笑。
 
「我的手帕!拿起來擦一擦吧!」
 
「摁!謝謝~」
 
她好像很想伸手幫我,但因為我很快的拿起來擦眼淚,於是她趕緊把手給收回去。
 
「是說你的頭髮顏色,我注意到你換成跟爹地一樣的了!」
 
「噢,是嗎?」
 
我趕緊提起眼前的瀏海稍微把它拉遠一點,瞧了瞧。
 
「哇!」
 
「你不只長的很像雷木思,更擁有變形師的能力,而且還很可愛!所以我才會猜得出來……也許可以說你真的很像你的父母呢!」
 
讓她這麼一說,我的臉熱了起來。
 
不過我也瞧見她好像偷偷用袖子擦了一下眼角。
 
「總覺得……跟你在一起好像也不錯…..」
 
語畢,她輕輕地嘆了口氣,不過倒不是哀嘆,比較樣是鬆了口氣,把原有的哀嘆吐出來而已。
 
「原本我其實覺得這種尷尬壓力會持續下去。但,好像反而蠻輕鬆!」
 
她稍微挪動身子移動到我身旁。
 
「我想也許……某種程度我們都是家人吧?」
 
她抬頭望向天空,若有所思。
 
一時間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回應,只好也跟著這麼做。
 
周圍非常安靜,只有微風觸感以及遠處的樹葉沙沙聲與各種種動物的叫聲。
 
「是說對了,你為什麼會練成化獸呢?你知道那既危險而且違法嗎?」
 
她點點頭,但雙眼仍看著天空。
 
「因為我好希望能獨立照顧爹地,在他變成狼人時可以跟他在一起。」
 
讓我很訝異的是,如此危險的事情她竟然能用如此稀鬆平常語氣提起。
 
這理由則是不只充足,還很溫暖。
 
但其中很明顯還有一個大問題。
 
「獨立?!你沒有其它家人嗎?」
 
她搖頭。
 
「我有一個哥哥,還有天狼星.布萊克叔叔也跟我們住在一起。」
 
「那你的母親呢?!」
 
她欲言又止,似乎是在考慮要怎麼說。
 
「在一次巫師大戰的時候為了保護爹地而死。」
 
她的回復超乎正常的冷靜。
 
「我很抱歉……」
 
她終於轉過頭來。看起來頗為冷靜,只有眉頭微皺。
 
「不,說到底應該是我要道歉才對。很多事情,還有總之重要的是讓你傷心了…….」
 
我搖頭。
 
「不!那這我應該謝謝你才對,這反而讓我有機會見到爸爸……」
 
海倫娜又咬起嘴唇,似乎還是為著某些理由而歉疚。
 
她伸手抓住長袍胸前的部分。
 
忽然她露出驚訝的表情。
 
她用單手扭開長袍扣子,一個中間鑲著極似月寶石的的同心圓項鍊滑了出來。
 
她一臉疑惑。
 
「咦?這不應該是哥哥的嗎?」
 
我想回應,但項鍊開始發光。
 
原本沒有很亮,但光的強度不斷增強。
 
一瞬間我的視線被強光給蓋住。
 

1997,時空A。
 
當強光終於消失,周圍的場景已完全不同。
 
我們都嚇著了。我們不約而同站了起來,抽出魔杖,背靠背,眼觀四方。
 
時間似乎一樣是下午,且也是在一個森林中。
 
但是景緻截然不同,說明應該是在不同的地點。
 
而正當我們困惑不解時,一陣奇怪而模糊的聲音傳入我們耳中。
 
要不是海倫娜摀起嘴,一臉驚訝,我大概會以為是自己有幻聽的狀況。
 
「不會錯的,這絕對是爹地的聲音……」
 
「什麼?!」
 
這次換她摀住我的嘴。
 
「我建議不要輕舉妄動,等一下,讓我聽得更清楚…….」
 
說著同時,她的頭上長出一對狼的耳朵。
 
在她的耳朵抖了抖之後,她看起來更訝異。
 
「不可思議,時間上是1997,而在東施阿姨肚子裏頭的寶寶寶我猜應該是你。我們顯然還在你的時空。」
 
然後她的表情轉為悲傷。
 
「他好像剛被哈利拒絕而且還被罵了很難聽的話,很沮喪…….就連我都幾乎沒聽過他這麼沮喪…….」
 
「噢!他究竟在哪,那我們還不趕快去找他……」
 
正當我想向外跑時,她用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狠狠的拉住我的衣服,把我拉到她面前。
 
「聽著,……」
 
她一臉嚴肅、凶狠。
 
「雖然我不確定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既然我們是在過去我建議還是小心為妙,要不然不知道做了什麼說不定可能會改變未來的結果……」
 
改變未來結果…….
 
「……那不是反而很好嗎?!」
 
我不小心脫口而出。
 
「說不定,這樣她們就能活著了…….我就能跟他們一起…….,我要跟他警告…….」
 
她終於鬆開抓住我的長袍的手,退了一步。
 
她低下頭,拿著魔杖的手臂垂了下來,另外一隻手搭在垂下的手臂上。腳尖微微踮起,左右轉著。
 
「我很想說我們一起來努力達成,但是……老實說我不知道?」
 
 
她重新抬起頭看著我,眉頭深鎖。
 
「那麼你願意冒任何風險嗎?你的現實中所有的或任何的原素有所改變真的都沒關係嗎?」
 
「現實?!改變?!」
 
這是個極好的問題,逼迫我冷靜下來思考。
 
我坐了下來,閉上雙眼讓自己陷入腦中與自我的對話中。
 
首先我想到的固然是從小都沒有機會見到父母的痛苦。
 
所以這麼難得的機會我竟然要選擇放棄?!
 
要是去做可能讓一輩子乞求的夢成為現實阿。
 
但是,想回現實……被改變的可能性。
 
如果我因此就不能如此認識美黛奶奶?!
 
少了那些溫暖、安慰,那些她用那溫柔的訴說媽媽的大小故事……。
 
如果我因此沒機會認識薇朵兒呢?
 
太多如果…….。
 
這時我才意識到所謂的現實,是在許許多多有意無意的選擇之下所形成的。
 
就連我自己都是。
 
所以萬一有什麼改變,即使些微,也可能由混亂理論所指出的蝴蝶效應造成雷同但是截然不同的時空。
 
那豈不是現在的自我消失,就是我可能要承受完全不同的未知?!
 
也許現實上我因為父母的死去以及缺席痛苦了好多好多年。
 
但是想回來我對於現實又有那麼不滿嗎?
 
我也是擁有好多幸福啊!
 
在最後,這樣不完美的現實反而有所留戀,走到現在實在很難想像如果我不是我會是如何。
 
如果都是幸福,那我恐怕就不會感受那麼多傷痛,也不會有與現在一樣的對於愛與人生的體悟。
 
而且萬一是替代掉別人,那我不也是拿走屬於別人的幸福嗎?而我不也要承受未知的痛苦?
 
我也終於能理解為什麼麻瓜對於時空的種種如此著迷,可以說人喜於對超越現實的想像,但是另方面也可能是容易後悔的本性吧?
 
我是幸福的一個孩子說到底。
 
能見到父親一面也就足夠了。
 
我點了一下頭,重新張開眼睛。
 
「是說,那麼,海倫娜?如果你擁有類似機會你會讓你的母親活著嗎?」
 
雖然內心已有了答案,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對方。
 
海倫娜眨了眨眼,眼角滴下眼淚。
 
「也許會想,但是……不了…..」
 
那雙墨綠的眼眸直直地看著我,盈滿了許多說的出及說不出情緒。
 
「即使好多地方會想改變,但是我也不忍心改變我所擁有……」
 
我終於能夠展開笑容。
 
我伸出我的手,說道:
 
「我們一起去找父親!一起安慰他!而我也保證我不會提未來的事情……」
 
她點點頭,並且毫不猶豫地牽起我的手。
 
然後也是終於綻出那與父親如出一轍的微笑。
 
「我也是!那我帶路~」
 
過了五分鐘我們終於找到他,我們小心翼翼的躲在樹叢後面觀察。
 
他正靠著一棵樹坐著,淚流滿面。
 
雖然有些落魄,但臉龐、穿衣以及散發出的氣質跟照片裏頭的如出一轍!
 
「是誰?!」
 
那跟海倫娜類似的力中帶柔,但多了幾分沙啞的嘶吼忽然傳進耳中。
 
「小心!」
 
直到海倫娜把我拉住並且替我擋下咒語,我才赫然發現原來我已經哭出聲所致。
 
而這一刻朝思暮想一輩子的爸爸竟然就站在眼前。
 
我怎能不脫下鎧甲哭出聲來。
 
「等等……」
 
他將魔杖壓低,一臉震驚。
 
「你們?!」
 
他收起魔杖並朝著我們走過來。
 
伸出雙手……
 
「你們是真的嗎?我可以,碰碰看嗎?」
 
我們互相交換了眼神。
 
大概連海倫娜都沒有聽過這麼逗趣的句子。
 
「厄…….好啊!」
 
海倫娜幫忙回應。
 
他點點頭。雙手先是微微顫抖,指尖剛觸碰到我們臉上的那一刻他好像被電到似的向後退了一下。
 
他深深的喘著氣,皺起眉頭的嚴肅表情與那鳳凰會照片上的極為相似。
 
他又再度伸手,這次是碰上我們之後,他的手指停留在我們臉上,然後他張開手掌有些為捧住我們的臉頰然後用拇指輕柔撫摸著。
 
他的手好溫暖,雖然有那麼點粗糙,但是這有什麼關係呢!
 
我可是渴望一輩子了。
 
我忍不住了,我直接衝向前投入他的懷中。
 
「爸爸!」
 
「梅林…….」
 
隱約聽到海倫娜的慌張,但這都不重要了。
 
我將他抱得緊緊的,鼻頭緊緊壓在他那隨著呼吸起伏的胸膛上。
 
他的身上散發一股很特殊的氣味。從沒聞過,但帶來無限的安全感。
 
這真的是我的親生父親。
 
「你們,你們一樣都是我的孩子對吧?」
 
他的嗓音,從頭頂傳來。
 
這是多麼美麗的嗓音。
 
我忍不住放聲哭泣,釋放出這些年藏在心底的一切。
 
「我想,縱使這一切令我感到震驚……但一看到你們我就知道一定是我的孩子……」
 
聽上去像是他快哭出來一般。
 
「這種我還未直接感受過的情感,讓所有其他的感受好像變得不那麼重要……我有什麼理由害怕呢?比起害怕,我更想抱抱你們。」
 
他溫柔的牽起我的手。
 
「讓我們坐下來談談吧!」
 
於是我們坐了下來。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的一隻手臂緊緊的地將我擁在懷中,另外一隻則是搭在坐在旁邊海倫娜的肩上。
 
「你們從哪裡來的呢?想必是未來吧!為什麼來到這裡?」
 
「既然爹地你已經猜出來了,沒錯的確是未來!但是為什麼,厄……我們都不知道。」
 
海倫娜很自然的就回答出來,一點尷尬也沒有。讓我有些羨慕。
 
說完她聳聳肩,而她也用眼角示意我。
 
我也跟著聳聳肩。
 
父親笑出聲來。
 
唉!連笑聲都是多麼悅耳。
 
「是嗎?!那我恐怕只能自己想了……不過讓我覺得很有趣一點在於你們稱呼我的方式似乎截然不同,而且身上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
 
他停下來仔細地打量我們。
 
「女孩有一個有同心圓項鍊,穿的像現代,男孩的穿著卻好像是似曾相識的風格,又有種不屬於這年代的特質……」
 
他喃喃唸著,眉頭深鎖。
 
一下好像要開口說什麼,下一刻欲言又止。
 
我與海倫娜又交換了一個眼神。
 
海倫娜比出用拉鍊練起嘴的動作,我點頭表示了解。
 
「啊!無論如何我想你們可能是來提醒我,要乖乖回家陪老婆跟孩子的…….」
 
他笑著搖頭。
 
「唉!我怎能那麼笨堅持要加入三人組呢…….我跟親愛的會有兩個那麼可愛的孩子……我想要也是要跟老婆並肩作戰…….」
 
他看著看著我們的眼神是如此的溫柔,那祖母綠又是如此美麗。
 
是讓人心碎的一幅大師級作品。
 
「…..這樣我才對得起妳們。」
 
他停了下來與我對望。
 
能夠這樣看著他,內心既溫暖又苦澀。
 
好喜歡這一刻,但是又有些害怕。
 
回神過來時他從正用手帕幫我擦去眼淚。
 
「我想應該說,我願意為妳們而戰!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我相信妳們無論如何都會對我們感到驕傲的。看到你們,我已經感到驕傲……」
 
他柔聲說著。下一刻原本的驕傲的表情轉為好奇。
 
「對了!是說孩子們不能說其它的那至少也先偷偷透露我會不會是個好爸爸嘛!」
 
「爹地……」
 
聽到這問題讓我差點又哭出來,幸好我趕緊忍住,而也很幸好海倫娜趕緊替我解圍轉移了他的注意。
 
父親轉過頭去看著海倫娜。
 
「你是全世界最好的!」
 
我也看向海倫娜,她的眼淚也是滾滾滴下。
 
然後她伸長脖子,用額頭靠著他的頭。
 
「是你,辛苦大半輩子把我養大……,讓我學會什麼是無怨無悔的付出,讓我願意為你的幸福付出太多。」
 
忽然她轉過頭來,而我則是看見垂在她胸前的同心圓墜鍊又開始發亮了。
 
「不,不只如此……,為了所有人的幸福……」
 
又是那刺眼的亮光。
 

2016,時空A
泰迪
 
當強光消失,我發現自己原來坐著靠在一棵樹的樹幹。
 
難道是夢嗎?!
 
也許是,但就算是如此也無妨,這一輩子有如此的機會見到父親,並且知道在其他時空他擁有幸福其實便足夠。
 
但好像又不是。
 
那天回到家發現信箱中出現了一封信。
 
信封上簡單的寫著:給愛德華.路平。
 
一拆開來看,淚珠又不爭氣的滾滾落下。
 
裏頭裝著幾張已經泛黃信紙、一張全新的以及三張彩色但是靜止的照片。
 
照片一張是大約九歲十歲的父親,一張是同樣年紀的爸爸跟一個女孩的合照,第三張則是學生時代父親的獨照。
 
而特別吸引我注意的是女孩的脖子上掛著一模一樣的墜鍊?!
 
打開泛黃的信紙,裏頭竟是父親小時候的童言童語,還有年輕時少年輕狂的言語。
 
後來也看了那全新的信紙上的解釋,原來她是父親小時候的朋友,這些照片是她父親與她自己拍下的。
 
而這些信則是記錄下了父親的對於未來的期許以及擔憂,以及對於對方做為朋友的感謝。
 
「謝謝妳,也請妳替我將這份幸福與感謝傳達下去了!而我也會繼續努力活下去的!」
 
我起拳頭對自己擺出打氣的手勢。
 
「或許未來可以繼續致力於增加眾人對於狼人的了解以及消除這份不公平的歧視!」
 
臉上綻出笑容。
 
「爸爸,媽媽!也謝謝你們!我會繼續繼承妳們的精神還有你們所賜予我的生命努力!」
 
望向遠方,晚霞的陽光在雲彩上鋪上一抹橘。
 
「生命是由太多太多的緣分組成!」
 

1997,時空B
海倫娜
 
先是全身劇烈的疼痛,在強光退去後我睜開了雙眼。
 
那梵谷似的星空映入眼簾。
 
噢!是霍格華茲餐廳。
 
外頭四面八方似乎仍然激烈的戰鬥著,咒語的及斗篷的咻咻聲、磚塊的碎裂聲以及人的哀號仍然此起彼落。
 
不過餐廳本身是安靜的,有如世外桃源。
 
「小海?!你終於醒來了嗎?!」
 
是爹地的驚叫聲。
 
我好想移動,但發現只要一動就痛的不得了。
 
「小海!」
 
爹地的臉出現在視線中。
 
噢!他看上去是多麼疲勞,又是深眼袋又是汗水,又比平常多出更多傷口。
 
他湊近在我的臉頰上獻了一個輕柔的吻。
 
我流下淚來。
 
為了自己的幸運、幸福還有新的承擔。
 
「爹地!」
 
「直接說~有什麼需要爹地都用給你~」
 
他帶著那溫柔的微笑,眉頭微皺。
 
我用僅有的力氣搖頭。雖然這當然也造成許多疼痛但是我需要清楚表達。
 
「爹地,」
 
此時靜下來看著他。在碰到泰迪之後,我了解到自己已經過為幸福。
 
連能夠這樣看著都是。
 
「我……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幸福、快樂,我希望我能夠繼續帶給你…..還有……我也會祝福你做的任何決定!爹地,要幸福喔!」
 
他眼淚低落在我臉上,溫溫熱熱的。傷口因為被碰到有些刺痛。
 
「說真的,有時候當知道這一切真不知道應該感到幸福還是傷心。但我清楚我所背負的不只是自己的責任抑或是人生!到最後,在哪個時空能成為你的孩子,都是幸福。而我衷心盼望自己能繼續以自己的能力帶給你幸福!」
 
爹地滿臉疑惑。
 
「怎麼了?」
 
我笑笑,吐吐舌頭。
 
「沒有拉,可能是撞到頭了!」
 
他搖搖頭,然後又再給我一個吻。
 
「謝謝你,好好休息吧!我的小天使。」
 
他輕柔的撫摸我的額頭。
 
在重新入睡前,我看到好像有什麼閃亮亮的東西在眼前晃來晃去,還看到爹地好像拿起來親了一下。
 

附圖/心目中的雷木思:



小後記:
為準備成為研究人員實在忙透了˙(嘆
但是每一年都也還是會送上這樣小小的禮物就是!
真的畢竟雷木思真的影響我至深!
"只願你幸福" 這個標題既是小海生命的最小海生命的最終意義之一,也是我對於雷木思的祝福!
辛苦了一輩子,最終擁有任何形式幸福都非常好:)
願小海能繼續作為小天使傳承這些美好的一切~
更願雷木思無論在哪都有個美好的生日,並且被愛與幸福包圍>////<
--
偷偷來工商一下~海倫娜.路平(小海)來自自己已經寫了三年多的原創故事: "生活就是一切" 
有興趣歡迎看看唷W
ˊ
22

本文作者

  • 梅林第二級
  • 141  7885

草原上緩慢填坑的海森(?) @Jessica

1
唉呀居然過了3/10才看到(つ∀`)"""
這篇的概念很酷啊~~平行時空的兩個孩子一起來抱抱路平什麼的(つД`)・゚。・゚。(什麼啦""

心辰熠閃 @rita870527

1
好感動~~~路平終於也有機會看到泰迪、抱抱泰迪了~

雷貝卡 石內卜 雷木斯 布萊克 @Rileytung

1
真感人
路平在小泰迪小嬰兒的時候就離開了人世間
有時生命就事會這樣

八月๑G۩T۞H۩C๑二十歲快樂 @hollyleaf

1
我竟然現在才看到這篇寶藏qwq
Sandy 真的寫的好好,我好感動(淚

草原間思索生命的Sandy @leesandy3633

2
這學期一路忙忙忙忙到現在到在整理宿舍才比較有空(掩面
雖然隔一段時間了,還是讓我認真地來回大家W
其實好感動竟然忽然被挖出來QQQQQ

在回復之前也先偷偷分享說這邊故事其實是由自己在連載的正文"生活就是一切"來的WW
大家有空也歡迎看看~~(目前寫了三年多,但也因為寫了三年所以可能前後文筆有點不同XD"還請見諒XD而目前仍然繼續努不斷努力學習寫作中WWW)
不過更新也是緩慢,劇情也是慢慢前進當中XD"

--
@Jessica
感謝覺得概念酷>////<
其實我一直也都是回到未來的粉絲呢~~~~~
所以今年來玩了這概念>////<
很高興最後有獲得一個成功WWW
然後覺得抱抱一定要的阿阿QQQQ

@rita870527
真的QQQQ而我想這就是同人的美妙之處了,書中的缺憾由自己來延伸或是補足QQQQ
愛爆寫同人文QQQQQ
雖然能力是另一回事(小聲XD

@Rileytung
哀真的呢有時候就是這樣QQQQ無法預測QQQ
也是因為有這點哀傷想彌補所以才寫出了這篇這樣~
也覺得有時候既定的也許無法改變但是若能對於自己的決定感到信心然後努力去做其實某方面也是最好的結局W
書中的雷木思相信自己的犧牲會讓孩子為自己感到驕傲,而這裡也安排了泰迪也是接下了兩人的意志在努力這樣~

@hollyleaf
真的謝謝八月說這篇是寶藏阿QQQQ(大哭)
也很高興有感到到八月>///<
聽到這些絕對都是筆者的榮幸QQ好開心~多了好多信心~也絕對會繼續努力磨能力跟寫>///<
也許願(?)說希望在現實掙扎中,內心都能常有一份溫暖以及幸福~讓自己無論摔得多痛都仍然能勇敢走下去W
我覺得這一直以來也都是雷木思帶給我的WW

雷貝卡 石內卜 雷木斯 布萊克 @Rileytung

2
@leesandy3633
雷木思路平在大家心中是一個好老師,雖然他衣著落塌,但內心很善良,很令人喜歡

八月๑G۩T۞H۩C๑二十歲快樂 @hollyleaf

2
@leesandy3633
我超認同Sandy的想法的!畢竟平時都是第一人稱主觀性思考,都只會專注在自己的苦難上,然而在翻閱這些小說的過程中也會和角色產生共感,也就突然可以體認到自己現在的狀況有多幸福了(平常都只是知道而不是感到)!

因為自己也有自創原著角色的孩子們,所以整篇最吸引我的果然還是小海和平行世界的雷木思相遇的這個設定呢!另一個世界上的父親人生中並沒有自己、也有另一個不同的家庭,海倫娜會不會感到悵然若失呢?


泰迪的自我詢問這段也很戳我,也讓我思考起來,如果為了一段幸福而要放棄另一段,這種抉擇根本做不出來啊>_<
常常很為自己喜歡的角色感到難過,偶爾也會想要有個宇宙中他們沒碰到那些苦難,可是如果沒有經歷過那些,他們是不是就不會成為所喜歡的那些角色了呢……
然後我想到之前看過一名脫北者寫過的話:「這輩子我最感激兩件事,一是我出生在北韓,一是我逃出了北韓。不管拿什麼和我換這些,我都不要。」
果然是不會的…
即使有著如此艱苦的人生,雷木思依然有如此美麗的靈魂,正也是會喜歡上他的原因吧!

一不小心好像抒發太多個人感想了(汗

草原間思索生命的Sandy @leesandy3633

1
@Rileytung
真的>////<怎麼說都還是內心的美最棒了>/////<
也真的雷木思是個大家心中的好老師呢WWW
總覺得小時候看到HP對於這種有教無類的心情跟溫柔的對待人都烙印在心中WW

@hollyleaf
首先想說的是放心不會太多感想呢!反而想說其實很高興八月有讀出一些我想寫的想法跟跟我分享自己的想法>///<
覺得這些絕對都是筆者的榮幸W


真的呢!有時候當真正去穿進別人的鞋子之中才會更能體會到別人的辛苦!!我想這是看小說看故事的好處吧W當看得更多對於這個世界或是自己總能有更深的認識跟形成不一樣或是說更深刻的觀點W
我想也是如此故事讓人著迷吧;D

這篇整篇寫出來其實也是希望表達一些關於關於自創孩子的態度!當然是說在一開始是因為對於原著角色的喜愛才會去創造出這孩子,但是畢竟現實上還是原著為主,自己的孩子終究還是對於自己最有重要性而作者也是最理解其中意義的人。在過了好幾年自己漸漸理解與接受這點之下,在這篇之中所以才把小海編號時空B,而在了解到自己擁有的幸福以及平行時空的存在之後最後回到霍格華茲才跟自己父親說自己應該擔起擔子會努力連同平行時空的孩子一起活下去!
而原本在跟泰迪接觸那段了解到他是東施孩子時小海也是驚慌失措的,也是在後來才理解到大家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家人這樣W

對我自己來說有時候就是對於特定角色人物習慣把感情放很深吧XD"所以當然過去有時候曾經會難免有些想要獨佔的潛意識吧,但是如同這篇文後來也是了解跟意會到說最後一個角色也是因為他就是很多的好大家才如此喜歡啊!而如果能共同分享喜歡的這一點也許原因等等有些不同也無訪啊!!

而我想未來若有機會再許可以寫寫小海忽然跳到平行時空但卻發現沒有人認識自己~不過還是覺得說過程無疑一定會經歷痛苦,但也許到最後還是會得到跟這這篇同樣的結果!!總覺得有時候成長好像就是這樣,一開始可能陷如迷途會變得極為迷惘跟痛苦,而壞事情也可能因此發生,但是最後總會有走出來的一天,而走出來通常是激情退去而自己有所改變跟成長的那一刻W

小海對我來說在過去也許有那麼點佔有或是寧願他就是A時空的感覺,現在對我來說除了她是我內心小天地跟女兒之外,我會覺得她的角色也是非常謙卑為原著時空沒有的彌補,為雷木思帶來另一種幸福的角色W

而其實要我選是否要改變其實也會很猶豫呢><
不過也許我終究還是也是會維持選擇現有的吧XD"
而覺得八月分享脫北者的話說得很好QQQ
也很認同即使有如此艱苦的人生雷木思依然有如此美麗的靈魂真的正是讓人喜歡的原因吧QQ
我想也會覺得說有時候人生很有趣在於就是當然最理想的一開始思考會覺得似乎是童話世界的情節,但是事實上生活是免不了痛苦跟跌倒的,而痛苦是很痛苦、跌倒也會痛與讓人驚慌失措跟迷失方向,但是當站起來勇敢繼續前進,有時候回頭看會發現人生比原本更有深度更精采了些,而美的事物好像也變得多等等的~
所以也許最後就是抓住每個好與壞,珍惜好的,從壞的學習得以成長吧W

八月๑G۩T۞H۩C๑二十歲快樂 @hollyleaf

2
@leesandy3633
「自己的孩子終究還是對於自己最有重要性而作者也是最理解其中意義的人。」

真的!Sandy 真把我的心聲說出來!
應該說Sandy 這篇留言真的是處處擊中我心,精準度彷彿施了破心術(X
我家孩子之於我的重要性大概沒人了解一直讓我還蠻失落的,這孩子不只是基於一個故事,而是已經超脫故事之外,故事本身在說啥實在也不重要了。這大概是我那麼久不動筆的原因之一(。(在說啥

(要比喻的話,大概是原本是為規劃的宏偉的人生藍圖才生的小孩,結果因為小孩人生藍圖怎樣也無所謂了。)
不動筆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說關於一個角色的完整性這樣子的問題。
因為也很擔心自己如果讓這樣一個自己如此喜歡的角色OOC了怎麼辦啊XD。
有點我想給他一個家,是不是到頭來給他又一個古里某街的想法。

然後還有Sandy 關於時空AB的想法也是帶給我很多反思。
雖然很希望自己的孩子就在時空A,但原著也是早就蓋棺論定了的。
所以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轉變時空A這個想法確實讓文章寫不下去並充滿了深深的無力感。
何況自己家的孩子的意義已經超脫那篇故事之外了,一開始的意義是希望能夠帶給喜愛的角色幸福,那這個意義被推翻後也形成了存在主義危機。(喂
所以就乾脆放棄這個故事了。
但是Sandy 關於小海的論點也讓我重新認識了不同的觀點。
也拾起了自己的初衷。
會代替時空A的原著角色幸福下去,堅持下去,連同他們的份好好活著,這不是也很重要的嗎。
在某個時空裡,自己的希望被好好的達成了。
如果原著裡的那個角色知道的話,想必也是會開心的吧。

不知不覺又寫這麼多了,只是因為真的很想謝謝Sandy ,因為你的論點我又有繼續寫文的熱忱,真的很感謝你。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