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里厄斯.布萊克】《Silent Hill》 end

發表於
生於1915年至1920年間的馬里厄斯·布萊克留存的紀錄不多,他生為爆竹,注定了在偏執、純種至上的傲慢家族中被驅趕的命運,可是我莫名地相信,他孤獨,但不會輕易屈服什麼而提早結束生命,那太慘了。

在官方只有被家族除名趕出門的記錄下,想給他一點作者想給的。

根據沉默之丘此電影的一些設定改編,著重於主角內心世界,參考《A Single Man》摯愛無盡電影的意境。


一個毫無邏輯的內心從悽苦的灰慢慢滲入一些溫暖的金黃色的故事




《我一直是個站在寂靜之嶺上的人》


背景是透明
被灼燒後只剩灰燼
路在哪裡
在寂靜嶺

回到霧裡
於一顆水晶
將自己搖晃成
乾淨的孤寂

靜止至灰塵飄下來的時候
才站在寂靜之嶺
一直以來

溫柔而堅定的
站在寂靜之嶺





目錄

#1   一.

#3  

#4

#6  二.

#8

#10



番外

#14 時間

#18 遇見(上)

#19  遇見(下)









2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4  489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1





一.

背景是透明
被灼燒後只剩灰燼
路在哪裡
在寂靜嶺



路上的行人沉默的熙來攘往,沒人看的見他似的,
戰爭與他無關。
他縮在倫敦郊區角落的小路,毫不起眼,帶著少許的家當,十一歲孩子的家當。

我的名字應該已經被燒成一個洞了。
他想。


『你是誰?孩子,你有家人嗎?需要幫助嗎?』
這句問句是當小偷流浪一個月後發生的事,
當時,大概是因為他的面容吧。


墨黑的短髮、清澈的灰眸、端正清秀的五官、
意外得很整齊的衣服
畢竟是布萊克家的孩子,
至少在被發現前是不會被怠慢的。

他在內心將自己包裹於透明,將自己『收容』於寂靜之嶺,那是他的內心安詳之地,很安全。



十歲以前,他的生活顯得安定,預定是家族裡的史萊哲林、成為成績優秀的純種學生、完美的睥睨麻種與麻瓜、成為黑魔王的信徒......。

他接受母親的教導,認識魔法界、史萊哲林等種種知識,期盼自己也能成為霍格華茲的好學生......



   現在被發現身分是值得唾棄的,他是被放棄的人,而在馬里厄斯這麼想的時候,他已經莫名走進那位好心的
『鮑伯·希欽斯先生』家中,甚至不知道為甚麼內心沒有不適感。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0
@lyncc16073
啊啊我好喜歡! 😍
真的是很令人心疼的孩子...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長大成人以後回顧,才發現是他們救了他。


他進入平凡世界的畫面裡,而腦海裡依舊浸泡在灰色裡,載浮載沉,有父親母親、魔法、史萊哲林以及我被遺棄。

希欽斯先生的家小而溫馨,夕陽色的光暈沐浴在整個房間裡。大門進去之後的左手邊是火爐,右手邊是擺放文件的木質矮櫃,往深處走會走進廚房與餐廳,角落有一道通往樓上的樓梯,有一位女人走了下來。


『我是鮑伯,從事出版業的工作,她是伊歐拉,是家庭主婦,你叫甚麼名字?』

『馬里厄斯.布萊克』

『那是我婚前的名字呢!』


九歲的他無視母親的喋喋不休的嫌棄,凝視著繡著伊歐拉.布萊克的名字,那裏已經是燒灼過的樣子,他並不明白為何要這樣的驅趕家族裡的人,只能不舒服的默不作聲。


可是,你依然想保留姓氏。這樣似乎就能保留著甚麼似的,女人歪了歪頭,靜靜地帶領他走上樓。

『選一個你未來的房間吧。』

他躊躇在門口。


『我以前,是個女巫喔。』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一個月過去,他站在荒蕪的寂靜之嶺上,周遭都是霧茫茫的灰,溫柔的黃一絲都透不進來。

你是我們家最大的恥辱!我沒有你這個兒子,我們只有女兒!

『孩子,你是我們家的人了,可以有自己的選擇與意願,我們的身邊也可以有魔法啊,不需要我們會不會的條件,這裡也不會有歧視甚麼的危險喔。』

他乖巧的坐在木椅上,安靜地喝了一口湯,覺得世界矛盾而模糊。


晚間七點,他就因為慣性窩在床上,開著一盞黃燈閱讀自鮑伯那借來的書,『苦海』,內容是一個篇幅一個篇幅的形式,描述每一篇的主角從自身的痛苦與懺悔深淵中被遇見的人拯救的故事。讀著讀著,他睡著了,做了一個夢。



畫面是溫暖的黃色,媽媽抱著還年幼的他說了一個故事,一個不會再愛人的男巫師的懺悔,他感到不舒服哭了,畫面轉灰,媽媽不見了,他看見自己被燒焦......

伊歐拉是他現在的媽媽,她會來救他嗎?

他看見山丘底下有一個人影奔跑而來。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2
@lyncc16073
噢 真的好喜歡
我相信媽媽會來救他的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二.
回到霧裡
於一顆水晶
將自己搖晃成
乾淨的孤寂



1916年至1918年,戰爭的存在被郊區注意到了,或是戰爭注意到郊區了?  那個人影提著步槍朝他攻擊,搶聲響起那刻,在現實裡,馬里厄斯跟著養父母開始奔跑。


他們躲到破斧酒吧,伊歐拉帶著她的魔法家當,想盡辦法不讓丈夫觀察到,自己假裝成半路投宿的旅客,帶著家人混進了魔法世界的入口,偶爾換地方落腳。


他們搖晃著自己伴隨混亂的時代,躲避著吵雜紛亂,有時,伊歐拉會為男孩講她以前的故事,鮑伯會讓他拿帶來的書看,也對他很和藹,日常讓他有了光,撒在灰的另一面。


然而,馬里厄斯的世界混染著外面的,孤寂且模糊不清。
他又回到霧裡,在乾淨的小家庭裡搖晃成越來越沉默的樣子。



書讀得越來越多了,灰色也是,他覺得身體逐漸被淹滿。

『爸爸最近被裁員了,生活可能要更努力了喔!』,媽媽笑得很苦,戰爭即使結束了,卻也還沒結束。


1918年12月,他們搬至格林威治,轉學至一間學校,他一如往常,孤獨但不脫離群體,也陸續在附近的圖書館增進知識。這年嚴冬,鮑伯.希欽斯走了,伊歐拉用最簡單的方式處理一切,而青春期的男孩依然站在寂靜之嶺上。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0
@lyncc16073
很喜歡前面的詩還有最後一段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靜止至灰塵都飄下來的時候
才站在寂靜之嶺



二十幾歲時,他在工作上遇見一位女孩,深棕色的長髮、金色而有神采的眼眸、可愛的性格,他們交流了彼此,發現對方,像是兩個孤寂的聲音相撞。


因為她的孤寂來自孤兒院,熱愛閱讀的奇怪嗜好與普通的容貌使她遭到周遭人們的竊竊私語與欺侮,因為那些孩子們都不愛書,大人也認為她不合群。甚至,她曾經因戰火波及而差點毀容。


『吶,馬利,你讀過《戰地春夢嗎》?我不喜歡戰爭,所以喜歡它的描述喔!』


戰爭結束後與媽媽平凡生活了一陣子,他才覺得溫暖滲了進來,他在生活裡變得更自由,就像媽媽說過的一樣:

『......可以有自己的選擇與意願,我們的身邊也可以有魔法,不需要我們會不會的條件,這裡也不會有歧視甚麼的危險......』


嶺上是溫和的金黃,不斷蔓延。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0
@lyncc16073
很高興他找到了
為他感到開心
Btw 戰地春夢真的不錯看,大推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三.

一直以來
溫柔而堅定的
站在寂靜之嶺



與蒂娜.羅西相識第六年,他們結婚並於隔年有了孩子,
那年秋天,沒沒無聞的哲學家馬里厄斯,在二戰來臨前的某個嚴冬因感冒感染成疾病走了,留下媽媽與妻子。

他站在高處,望著底下灰黃交織的景象,笑了,笑得很輕,就像從不存在那樣。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0
@lyncc16073
最後一段,感覺真的很孤單...
默默流下兩行清淚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1
@wchuang890429

他慢慢了解到他有家人與愛人關心他,被遺棄的感覺消褪了一些。然後我就讓他走了。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1
@lyncc16073
嗯,我有體會到
這個結局很不錯

咖啡糖的海豚與瓦姆 @lyncc16073

3
1.
靜止至灰塵飄下來的時候



一位瘦高而俊美的男人站在丘陵上,體會的溫暖在五十幾年的孤單天堂生活中消逝,他其實是愧疚的, 對於妻子與孩子。


他在只有自己的灰暗丘陵底發現一座湖泊不久,便決定將一些不好的記憶都提取出放入水中,這讓他空蕩的心靈比較舒坦,有時候,待在山巔的風吹來揚起的是灰塵,一再的飄落,馬里厄斯就曉得該走了。


因為他的世界沒有日落,即使他待的地方應有盡有。


他將美好的記憶也一同收藏,養父母的與妻子的,並為它取名為"銹湖",屬於過去式的湖。


他捲了捲厚草蓆,躺下。

 

























此篇借了rusty lake系列遊戲的設定。 

正在努力追🦁️的🐂 @wchuang890429

1
@lyncc16073
喔喔~非常的有畫面感。

有點感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