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莉-櫻花(更至第十一章,不定期更新)

發表於


註*圖片源自於網路,若有需要請跟我說。



我拿起做成壓花的櫻花片,看著粉色的光環圍著它——年輕、不懂事,就如同矇矓不懂事的我們一樣。
輕輕闔上翠綠色的雙眼,在暖陽的包裹下,我回溯到我的學生時期……
當然,我與他熟悉的那一天,也是個櫻花天。
(一.)
今年提早開學了,在一片粉白的氛圍中,我搭上了霍格華茲特快車。
我名叫莉莉.伊凡,葛來芬多學院五年級生,在開學前夕我收到了級長專屬的徽章。
但,原本樂得沾沾自喜的我卻在看到另一個級長的時候崩潰了。
「波特?」我打開級長專屬車廂的車門,映入眼簾的卻是他——詹姆.波特。
「哇!莉莉妳也是級長嗎?」經過一個暑假。他又長高了,似乎也變得更加英俊……嗯,我的意思是不難看。
他那棕色的眼眸此時正載著驚訝,嘴角的弧度卻是高高翹起的,修長的手指正托著頭。
我的心臟似乎抽了一下,嗯?怎麼會呢?
「……嗯。」我快步繞過他,坐到離他最遠的位置。
就憑波特這種德性也可以當級長?鄧不利多教授、麥教授,你們糊塗了嗎?要選的話,也至少要選雷木思嘛!呃……如果是波特的話,整個學校可是會亂掉啊!
「唉……頭真疼……」我的大腦因為這些思想而開始陣陣疼了起來,因此我閉上眼睛,想稍稍休息一會——
想也知道,事情不會這麼容易。
「嗨,我可以坐這嗎?」一道甜膩的聲音逼迫我張開眼睛。
「呃……」我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抬頭。
眼前的男孩有著一張傲慢的面孔;細細長長的眼睛和朝天鼻加在一起看了就令人不爽。他穿著史萊哲林的袍子,刺眼的綠色彷彿正灼燒著我的眼睛。
「唉呀,別拒絕我嘛~」男孩往前站了一部,靠近我。
他舉起手來,纏起我的一縷酒紅色的頭髮。
「嗯……!?」我迅速往後靠,把他的手拍掉。
「啊不是,我是看妳的頭髮上好像有什麼東西~不要誤會喔~」他黏膩的聲音令我作嘔,正當我想著該如何逃離這種處境,他又將右手放置我臉上。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有一隻手抓住那個男生的手臂。
「波、波特!」我驚訝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沒事別來煩她。」波特瞪著史萊哲林男,瞳子裡的棕變得冷酷無情。我從來沒看過他這樣。
「這……我只是要坐她旁邊的位置而已,你也要管!」史萊哲林男收回手,慌亂的眼神不斷亂瞄,就是不肯看波特一眼。
「那麼,那個位置有人了,你快走吧。」接著,波特一個長腿的略過他,在我身旁的位置坐下。
「等、等著瞧!」
史萊哲林男的臉紅透了,看起來就像一隻煮熟的蝦子。接著,他狼狽的跑到一個離這裡很遠的角落。
「呃……抱歉,我這就離開……」波特放軟態度,又換回平時與我相處時的面貌。但,不知怎麼的,這令我有點心軟,所以我就……
「算了,你坐下吧。」我說完後很想掐死自己;天啊,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嗄……喔。」他尷尬的坐回去,顯然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剛才謝謝你。」我有點害臊的說出口,不知道為何,這些話語從我嘴中脫口而出感覺就是怪怪的。
「不會啦!世界上就是有人會這樣。」他刻意放柔語氣,似乎是想擺脫以往我對他的印象。
「好吧,波特。既然我們都是級長,那麼我就不該討厭你,畢竟要一起辦事。」我說,盯著他的臉。
「啊?」果然是笨蛋,這麼一點東西也聽不懂。
「唉,算了,就從叫對方名字開始吧!」我說,「從此之後,我會叫你詹姆,而你可以在經過我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叫我莉莉。」
呃,聽起來真怪,該不會他以為我對他有意思?
「嗯?莉莉妳怎麼了,發燒了嗎?」
詹姆調侃地問我,將冰涼的手放置我的額上。
「手拿開。」我白了他一眼,將頭撇過去,看窗外的風景。
窗外的櫻花花瓣永無止境的紛飛著,粉嫩的、柔弱的花瓣。
這樣曼妙的美景足以令我窒息。這時,我瞄了一眼窗戶。
疑?似乎有一瓣花片在玻璃上!?不過,既然窗戶是鎖著,那我就不可能拿到了。除非……
「欸,詹姆!」
我轉回頭,神情興奮的拍打詹姆。
「什麼?」詹姆一臉納悶的盯著我,似乎是覺得我很奇怪。
「你想,你能讓別人不看到我們做的事嗎?」我問,有些緊張。
「疑,難道莉莉妳想和我……」「想太多。」
我啪的一聲打了一下他的頭,接著說:「你的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啊!」
他委屈地盯著我,回:「我又不是故意的!」
「呃……算了,所以你有沒有辦法……?」「當然有。」
詹姆燦爛的笑了一下。
砰咚——似乎有什麼在我體能搖了一下。
我摀住心臟,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這樣。
「那麼,在我幫妳前,妳要先說妳要做什麼,畢竟我們是同伴嘛!」
唉,世上也只有他能那麼厚臉皮了!
「好吧。我想拿到外面那片花瓣。」我簡短的說出我的想法,接著他愣了一下。
「這……莉莉!妳不要命了?只要妳一打開窗戶,強勁的風會將妳的臉皮活生生的剝掉!」詹姆說著,接著堅持要和我交換位置。
「但是……我要那個……」我覺得我這樣真像小孩子,只是花瓣而已,為什麼我這麼執著?
「……好吧,妳等著,我拿給妳。」詹姆說完這句話後,就不見人影了!
「詹姆?詹姆!」我伸手去摸他的座位,結果——
「疑?不見了!?」
我不敢置信的重複了好幾回,直到——
「噢!莉莉,會痛耶!」詹姆的聲音回來了,接著,他一把掀開隱形斗篷,露出了他的身體。
「你怎麼做到的?是先用阿洛阿姆拉再用密密封嗎??」我驚訝的看著他。
「這樣的話太麻煩了。是……家傳的啦!」他打哈哈的代過去,接著,他拿出那一片花瓣。
「疑!你真的拿到了!?」我開心的手足舞道,一把將花瓣收藏好。
「謝謝!」
我笑了,笑得燦爛。
他的臉看起來跟櫻花一般粉嫩。
「不客氣……」他小小聲的說,看起來似乎有些害羞。



作者:這篇我也不知道會有幾章,不過完結時會說!



第二章:#9
第三章:#12
第四章:#31
第五章:#32
第六章:#33
第七章:#34
第八章:#40
番外篇:#43
第九章:#46
第十章:#53
第十一章:#59
7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4  59

宅女雪婷💜xD @shuaiting

1
@Cailin123 喜歡!不過提醒一下,當時級長是路平喔!第五集書中有寫😘

方櫻蘭 @Cailin123

1
@shuaiting 謝謝,我知道喔!
會這樣寫只是因為想讓莉莉和詹姆有交集而已,不必太在意內部的設定~畢竟我不完全是按照書中內容寫的~後面會寫到為什麼是詹姆獲選為級長。

宅女雪婷💜xD @shuaiting

1
@Cailin123 呵呵沒問題的,不過一般會在開頭告訴讀者喔!像是:
以下劇情接續第     集,與原文有出入
之類的

方櫻蘭 @Cailin123

1
@shuaiting 喔~謝謝,下次我會記得的!

James Bond  @wchuang890429

1
@Cailin123
寫的很好!
我很喜歡呦~
(真的好有感,粉紅泡泡都要跑出來了~ 😍

吞了10顆玫瑰紅豆沙月餅的說書人瑟茉XD @S0915

1
@Cailin123
好粉……(默默戴上墨鏡
很喜歡你的文章,期待下一篇~~

方櫻蘭 @Cailin123

2
@wchuang890429 呵呵謝謝~我很努力的營造戀愛的感覺呢!

方櫻蘭 @Cailin123

1
@S0915 下一篇會在禮拜五更新噢!

方櫻蘭 @Cailin123

1
抱歉抱歉~早點更新了

以下事第二章,還沒完結喔!




本文與小說中的人設有些微不同,發生的事件也不盡相同(ex:級長原本是路平,但在本文裡是詹姆。)還請大家多多包含,當然,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寫在留言板喔!






(二.)

有時候,當事情發生過後,想假裝它不曾有過是不可能的。

而我就是這樣。

那次之後,每次當我看見詹姆,就會下意識的想躲起來,只是……不大成功就是了。

今天也是一樣。

「呃。」我在走進魔藥學的教室前,遇到了詹姆一行人。

「嗯……嗨,莉莉。」
詹姆羞赧的打招呼,接著猛然朝我靠近!

「疑……」忽然之間靠近的距離讓我在剎那間慌了手腳;只能任憑狂跳的心臟鼓動,並且屏住呼吸。

「妳臉上有東西喔,擦一擦吧。」

詹姆輕輕的在我發紅的耳畔邊講到。

「……喔、呃、謝……」我羞得無法自容,於是將他推開。

「哎喲,伊凡大小姐,妳是不是臉紅啦?」那個可惡的布萊克在看到這一幕後笑著對我說。

「你你你,你別亂說啊!」為了擺脫這尷尬的處境,我連忙拉著雷木思進教室,在臨走前似乎聽到了這麼一句:「鹿角,你還挺行的!」布萊克的聲音就這樣縈繞在我的腦海裡,久久揮之不去。

那是我有史以來最漫不經心上課的一次。


🌠🌠🌠

要是以前有人問我說詹姆、天狼星、雷木斯、彼德要選一個最喜歡的,我的答案一定是雷木斯。

不選天狼星是因為他太傲慢,彼德則是我連考慮都不想考慮的選項,詹姆的話……是因為他一直追求我,而且這事搞得全校都知道了。

當然,這點是我拒絕他的最大原因。

不過現在,我不知道了。

白駒過隙,轉眼間,半個學期已經過了;當然,讀書的時候到了。

「喂~我說莉莉呀,我們出去走走嘛!」娜西這麼說著,金色的捲髮一團亂,明顯就是熬夜臨時抱佛腳的人才會有的特徵。

註:娜西是「阿塔娜西亞」的簡稱,是一部名為「某天成為公主」的漫畫女主角,本文中的娜西純粹是借用名字的,與漫畫毫無關係喔!


「不行,再三個月就要考普等巫測了,如果要拿到全O,那就得現在開始唸書!」

我挽起袖子,用老舊的羽毛筆漹了漹墨水,接著開始寫史拉轟教授的一千字論文。

「拜託嘛莉莉,看在今天陽光這麼和煦的份上,就和我出去曬曬太陽嘛~」「不可以,那是因為外面有——」

嗯?外面有?剛才我的腦袋……是不是閃過了某個人影?

而且,是某個高挑、放蕩不羈、英俊挺拔、幽默風趣的人……

難道是詹——

「不行!」莉莉喊出,啪的一聲拍桌子,結果不僅自己手痛,還嚇到了一對在圖書館唧唧我我的情侶。

「啊……抱歉……」莉莉站起身來,右手扶額。

(是做夢啊……)

也是,畢竟如果是現實,娜西早已——

「呃……」不行,我答應自己過不會哭的;就算是到了傷心欲絕的地步也不容許自己哭泣。

因為我從以前就學到了一件事:哭泣,不能解決問題,不管是家人的事也好,又或是朋友的事——

想到這裡,雙頰又被紅暈蔓上了,眼睛也被矇矓的淚水覆上。

(深呼吸,深呼吸,妳很好,妳不會有事的……)

由於我的情緒太過激烈,導致我的大腦無法正常運作,因此我只好一步一步慢慢的給自己指示。

首先,將眼淚逼回去……

再來,收拾好東西。

接著,邁開步伐,走出圖書館……

我順著指令做,一次一點點,麻木的情感也漸漸消失無蹤。

「好了,去外面吧……」一個不留神,我發現我早已杵在華麗的大門前,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打開。

「啊……」天氣是陰沉的,厚重的灰色雲層壓榨著天空,不時出現的雷聲轟隆隆作響,空氣中有著清新的草兒味道,似乎是快要下雨了……怎麼,感覺連天氣都在嘲笑我?

果然,那個人說的沒有一件事是真的。

當然,連天氣這種東西也是。

在夢中曇花一現的娜西就如同鏡花水月一般,是個早已該消失的人物,不該出現在記憶中,每個跟她有關的記憶都應該要抹滅掉……如果,記憶也能使用「消消藏」那麼,人生該有多愜意——

既然我是女巫,那麼,其實我可以……

我那顫抖不已的手臂緩緩從袖口中抽出魔杖——瞧著它,讓我的心思更不定了。

很好,就這樣吧——我毅然決然的舉起魔杖,正當要開口說出失憶咒的咒語時——


「莉莉.伊凡!妳在做什麼!?」

我嚇得抬頭,映入眼簾的除了一片白晃晃的亮光外,還有——

「詹姆?」我手上的魔杖啪嗒一聲掉落在地板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我剛剛在想什麼——

「莉莉,妳沒事吧?」詹姆跪在我面前,擔心的摸摸我的額頭。

「沒、沒事……」我收起心中那一看到他就噗通噗通狂跳的心臟,但臉上的紅暈就無法隱藏了。

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詹姆也隨著我起身。

「疑,莉莉,妳的臉怎麼這麼紅啊?」詹姆問完後,便拾起了我的魔杖,「吶,給妳。」他拿自己的衣服擦了擦魔杖。

「呃,喔……謝謝……」我仍舊覺得自己腦中亂糟糟的,不僅是對現在發生的人事物,又或是我剛才即將要做的事。

要是詹姆沒有來的話——

一想到這樣做的危險性,我就恨不得回到過去,狠狠的搖一搖自己的腦袋瓜:不要命了是吧!

「嗯,呃,莉莉,妳……不是應該去參加級長會議了嗎?」

詹姆搔著頭問,似乎知道我想避而不談剛才發生的事。其實,還挺體貼的。

陷在感動情緒中的我,並沒有留意到一件事。

等一下,他說,級長會議……?

「怎麼辦!我忘記了!」這一切都只能怪自己的多愁善感,居然忘了這麼重要的東西!

「怎麼辦,詹姆……」我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還能怎麼辦,」他輕聲的回道,「當然只能跑啦!」

接著,他拉著我的手往前跑!這一切實在事太快、太快了,我無法反應過來,因此就隨著他跑呀跑,跑呀跑;彷彿穿越了時空,穿越了宇宙,來到了一個只屬於我跟詹姆.波特的世界。

「呼、呼……」喘不過氣的我倆在看到對方狼狽樣子的時候不自覺的哈哈大笑。

似乎是這樣吧,上次我像這樣開懷的、放縱自己大笑是什麼時候?

時間就是這樣,毫不留情,你總以為你的人生被時間追著跑;其實,事實則不然。

時間,並不是追著你跑,事實上,它根本不需要親自追著你,畢竟,歲月會替它完成所有需要的工作。

時間,會享受著奪走回憶的樂趣,就像掠奪者一樣,只是它會遺留一些記憶的片段,讓你在看見某事物時想到什麼,但搔破腦袋也想不起來。

沒錯——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要把握能繼續跟詹姆大笑的時光,畢竟誰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對吧?

吞了10顆玫瑰紅豆沙月餅的說書人瑟茉XD @S0915

1
@Cailin123
這篇也好甜~~(幸好有預先準備墨鏡,才不會被閃瞎XDD
人物描寫的好清楚,這向來是瑟茉我沒辦法做到的~~

方櫻蘭 @Cailin123

0
@S0915
沒關係的~我比妳大一屆呀!人物描寫也是多多練習囉!

不過我覺得妳寫的超——好的呀!

看了完全猜不出是國一新生呢!看來我還需要向妳多多學習呢?

方櫻蘭 @Cailin123

1
(三.)




本文與小說中的人設有些微不同,發生的事件也不盡相同(ex:級長原本是路平,但在本文裡是詹姆。)還請大家多多包含,當然,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寫在留言板喔!




在薇薇安學姐的怒視下,我和詹姆只能縮縮脖子,當個好學生——禍水是自己攪的,潑出去的水也回不來了,乾脆就這樣痛快地讓人罵一罵,不是也很好嗎?

不過,詹姆似乎不這麼想。

「我說你們,才當上級長,就以為自己無敵了嗎?以為自己可以作威作福,想在自己隨心所欲的時間進來就可以了嗎?」薇薇安.隆安特指著我們的鼻頭罵著。

「果然是史萊哲林的啊……」詹姆滴咕了幾聲。照理來說只有莉莉聽的到,不過顯然薇薇安的聽力十分良好。

「波特先生,請重複一次你說的話。」雖然只有些微的慍怒表現出來,不過我可以從她那氣得彷彿都在冒煙的頭頂看出她真實的情緒。

詹姆完蛋了。

「呃……史萊哲林的人都好棒棒?」詹姆緊促不安的緊握桌角,一滴汗珠落下通紅的臉龐。

「是啊,」學姐向前站一步,「就是因為我們史萊哲林很優秀,所以我們有權力去掌控別的學院嘛……」她朝我們笑了一下,冷若冰霜的眼睛和不懷好意的微笑都證明了她——已經完全掌控住我們了。

「……不過,怎麼會這麼剛好呀,兩個葛萊芬多的級長竟然同時遲到?我想想,應該要怎麼處罰……」

學姐的手指搭著下巴,一臉假裝沉思的模樣。

好吧,就算要接受懲罰,我也接受。不過,詹姆……他說他是為了找我才翹掉級長會議的,所以,嚴格來說他不應該接受處罰,而應該由我來承擔全部的責任才是。

偏偏,不要想要這樣做了,連開口說話都被搶先一步。

「稍等一下!」詹姆伸出一隻手,擋著我。

「有什麼想要狡辯的,快說吧!我的時間不多。」學姐不耐煩的盯著自己尖銳的指甲;上頭的愛心圖案感覺不是學姐的風格。應該說,要我想像她會使用任何充滿少女心的物品……嗯,姑且這樣說好了。有難度。

「其實,莉莉她是為了找我才遲到的……都是我,現在把她也一起拖下水了。所以,如果學姐要罰,也請放過她吧!」「你在說什——」「還有,」他硬是打斷了我還未說完的話,「其實我剛才是在嘲笑學姐妳所屬的學院,請罰我吧。」

詹姆這種不輕易與人道歉的個性,實在是無法讓我聯想到他會頂替我道歉,並把責任全往他身上扛。

「詹姆……」我輕輕拉著他的衣袖,將視線往上移。

由於他比我一顆頭,因此我能清楚看見他的眼睛。

那樣水潤的棕,總是濕漉漉的綻放著柔和的色彩,和惡作劇天才才有的機智,不過,我現在看不見他有任何一絲隨便的態度;反倒是多了認真和負責任。

正是這樣的雙眸,令我更堅信了一件事。

沒錯,我不能將他拖下水。

「……學姐,事實上,這個規則有很大的漏洞。」我說,將視線轉回學姐身上。

這次,換我保護你了。我一定會讓我們毫髮無傷的離開這間教室!

「喔,怎麼說?」學姐看起來興致缺缺,不過看起來似乎有那麼一點的興趣,「霍格華茲的校規是不可能有疏忽的。」她冷冷的說。

「的確,正常情況下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在霍格華茲校規大全的第兩百二十八頁,第十一章第十八小節<學生會主席與級長們之間的規則>記載到:若一方對另一方有造成精神、肢體上的損害,那麼施暴者將會進行處罰。」我一口氣背誦完畢,身旁的詹姆嚇傻了——又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麼驚訝做什麼?

「我沒有對你們施暴,妳的觀點太過微不——」「但,學姐剛才不是說我們「作威作福」,而且還覺得自己「無敵」?這難道不是一種針對性言語霸零?還是,難道您認為這些字語是無傷大雅的?我認為,恐怕只有最低能、幼稚、愚昧的人才會覺得這是正確的,對吧?」

我愉快的看著學姐,接著,露出最後一手:「不過,當然,依據您那麼聰明,又有「權力」去掌控整個學院……」我露齒一笑,對著學姐開朗的說:

「我相信您不是那種膚淺至極的人,對吧?」

學姐被辯得無法吐出完整的句子;沒錯,我並沒有準確的說出我的嘲諷對向,不過,這種事情用膝蓋想也知道是在說自己,相信她不敢將我們留下了。

「那麼,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囉!學姐,再見!」我拉著詹姆,火速離開。

(呵,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真舒暢!)

「欸,莉莉。」夕陽西下,美麗的澄橘光芒灑在幽靜的走廊上;就像自在自適的小小天地。果真,外頭下起大雨了……嘩啦嘩啦的雨滴聲如豆子般的落在窗戶上,令窗戶上多了一層白白的霧。太陽雨,多麼稀奇!

「怎麼了嗎?」我問,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動作。

「妳那麼喜歡我啊?一直緊握著我的手。」詹姆說道,回頭給了我一笑。

「什麼?」我低頭,接著猛然將手抽開。

難怪,就覺得為什麼手……這麼溫暖。

「你、你別想太多啊……」我雙手抱胸,撇開漲紅的臉頰。

我也真是的,怎麼會因為這樣就感到害羞……

唉呀,都是因為日後要一起巡邏的關係……話說,為什麼是他當選級長?

「對了,詹姆,」「什麼?」「為什麼不是雷木斯當選級長啊?啊,你別誤會,會問這個純粹是我覺得雷木斯的個性比較適合這個職務……」

怕他又亂想,只好提前說明。

我們已經來到胖女士的畫像前了。「喔,這個啊……」
詹姆欲言又止,接著問我道:「想知道嗎?」「嗯。」

「那麼獎勵是什麼?」「疑?」詹姆天真無邪的臉孔此刻正綻放著最燦爛的笑容。

「什麼獎勵啊……與我無關啊!」我說,正當要開口說通關密語時……

「啪。」

詹姆將我壓制在牆上,我們之間只剩下微小的距離。


「妳不覺得,在我面前稱讚月影會讓我吃醋嗎?」

詹姆靠著我的耳朵,喃喃說著。

「什麼……」我的呼吸彷彿停止了,剩下的聲音似乎只有我和他的心跳聲。

「讓我吃醋,真的好嗎?」詹姆又問了一次,接著慢慢的,我們之間的距離慢慢縮小……

「唔……」我的大腦早已變成一攤漿糊,理智叫我快點推開他……不過推開……推開的話又如何呢?我真的想推開他嗎……

不,我不想。

就算別人嘲諷我,說我是麻種,那又如何……?說我配不上詹姆,那又如何?

頓時,我回到了四年級時,小勒對我大罵「麻種」的時候。

(註:我提早將這起事件的時間點提至四年級時,因為在感情線上,莉莉如果在之後侮辱詹姆還能那麼爽快的話,不大合邏輯。)

小勒……你也不是一樣,為了自己的面子而羞辱我……

怎麼辦,詹姆。

我感受到詹姆那溫暖的體溫,接著,他輕輕地抬起我的下巴,他說:「我做什麼都十拿九穩的,就差妳一吻。」接著,輕柔的將柔軟的唇印了上去。

(作者表示://////超害羞……)

我在不知不覺中就將手環上了詹姆的脖子,讓兩人的距離更靠近。

我之前跟同臥房的女孩說什麼?喔對了,我最喜歡的數字是一百,因為象徵著滿分……但我想,現在,我最喜歡的數字是「零」,因為,那正是我和詹姆.波特之間的距離。

在一個柔柔的長吻過後,我們放開了彼此。

「啊……」

我羞得蹲在地板上,雙手捂著泛紅的臉頰。

怎麼辦怎麼辦!就這樣接吻了……

「莉莉,」詹姆輕柔地撥開我的手,並且將我的一縷頭髮撥到耳後;

「我當選級長,是因為我想更接近妳、靠近妳;我已經答應了鄧不利多教授和麥教授,接下來在霍格華茲的時間,我都會乖乖的,不會再任意惡作劇了。

雖然這代表了我以後看不見妳生氣時那完美的樣貌,不過……我想,倘若能換到妳的芳心,我願意放棄一千次惡作劇的機會。」

「莉莉.伊凡,妳願意讓我更靠近妳,了解妳的一切嗎?」

詹姆問道,認真的看著我。

我可以看見他那棕色的眼珠上,映照著我眼珠的翠綠,這叫我如何拒絕?想到這裡,我的眼睛又泛淚了……

「……有何不可?」我投進詹姆的懷抱,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哭泣。

吶,詹姆,為什麼你有辦法打開我的心扉,讓我控制的最為堅強的淚水潰堤呢?

不過,世上也就只有你做得到了。

我閉起雙眼,任憑晶瑩的淚珠滑過染著紅霞的臉龐。就在那剎那——

「啪啪啪!」絡繹不絕的掌聲忽然之間在大廳內響起,天狼星帶頭鼓掌。

「恭喜你們!」「波特、伊凡,恭喜!」「鹿角,真有你的!」天狼星走向前,重重的拍了拍詹姆的背。

「疑,你們全都看到了?」我驚訝的站了起來,沒忘記拉著詹姆一起。

「怎麼可能,還不是鹿角這傢伙,留下一句「我先走了!」就一遛煙地跑了,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於是就跟上來了。」

天狼星頻頻點頭道。

「不過,這傢伙居然告白成功,還真難得……恭喜啦!」一向酸言酸語的天狼星,這下居然也講出好話了。

「哈哈哈!」溫馨的畫面環繞在全葛萊芬多的學生中,當然,我也是,整個晚上都帶著笑容,也全程都牽著詹姆的手。

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還沒完結、還沒完結!我知道這看起來很像結尾,但是還沒結束喔!)

James Bond  @wchuang890429

1
@Cailin123
讀完之後我只能講出四個字,那就是:這.篇.好.甜
我很期待未來的劇情發展!

方櫻蘭 @Cailin123

1
@wchuang890429 謝謝~我會努力讓故事寫的更好的~話說我在寫的時候(尤其接吻那段)寫的太激動還得不時停下片刻回覆情緒😂

James Bond  @wchuang890429

0
@Cailin123
加油加油!💪
哈哈~~
接吻那段很好,我有心跳加速的感覺~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