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GGAD正劇向】(OC非CP向)更新至第三章

發表於
(一)

蓋勒·葛林戴華德倏地睜開雙眼。
倚靠在一棵樹下,朦朧間竟似那年夏天,他和阿不思在那棵老松樹下打了個盹--他恍惚了一瞬,一時無法分辨那年夏天之後發生的那麼多事到底是不是夢,阿不思……
四周瀰漫著微涼的霧氣,他站起身,環視一周發現自己似乎是身處某座森林。他的步履在落葉上踩出脆響,忽然警覺的停下腳步,喀沙、喀沙的聲音沒有停下,越來越近。
這附近有人。

他馬上朝胸口探去,摸不著自己的魔杖,才想起自己的魔杖大約早就被那個沒鼻子的怪物取走了--
「你在找這個嗎?」清靈溫柔的女聲問。她踏出灌木叢,手上拿著一隻魔杖…那是蓋勒年輕時候的魔杖、是他用來與阿不思締結血盟的那隻魔杖。但蓋勒的血液凝固了,他無比震驚的望著那個女孩。

亞蕊安娜。

蓋勒不是沒有思考過與愛人的妹妹重遇的場面--反正這件小事並不會占用他太多思緒--至今他依然不知道是誰殺害了她,也或許是他不願意去思考,深怕連思考這件事都讓阿不思受傷,儘管他並不會知道。
鄧不利多?」乾澀的喉頭發出了粗嘎的聲音,「亞蕊安娜·鄧不利多?」
「是我。」她把魔杖朝蓋勒扔去。「我在森林裡撿到的,大概是你落下來時掉的吧。」
「這裡是哪裡?」他撿起魔杖。魔力流動經由魔杖在到他的手指,它依然熟悉:松木,鳳凰尾羽,十吋長,堅硬不屈--他想念它,在他使用接骨木魔杖的那些歲月。
「霧林。」亞蕊安娜靜靜站著。「有些亡者會到這裡,由我接待他們。等到時候到了…」她指向霧的深處,「走進去,不要停,就會出去了。」
「什麼叫出去了?」
「我不知道。我沒有出去過,只是看著那些人離開。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
「什麼叫時候到了?」
「你會知道的。」站起身,女孩撥弄著樹叢,「我們聊著,聊著,他們突然站起來對我說抱歉,然後就走了。」
「妳哥哥會來這裡嗎?」蓋勒衝口而出,發現自己實在問題很多。
「不知道,但機率很小。」
蓋勒隱約懂了,卻又不全懂。他沒有再問,只是凝視著天空。
「來聊天吧。聊你未竟的心願,聊你一生的遺憾。通常說完之後,那些人很快就會離開了。」
「妳這麼希望我早點離開?」他戲謔地笑了一下,而亞蕊安娜聳聳肩,「我在這裡彷彿待了漫長的幾世紀,對我來說沒有區別。」
蓋勒笑了笑,不語。亞蕊安娜看他沒有開口的意思,也沉默著。

風聲入耳,蕭蕭不已。他起身,朝著霧的深處走去,朝著亮光走去。是一座湖。明明雲霧繚繞,湖卻映照出山光水色,那是高錐客山谷。蓋勒伸出細長的手指,把手探向水面……
一絲劇痛忽然自脖頸間傳來,蓋勒醒悟:那是假的。不知為何,他知道若是他剛剛碰到湖水,他就會萬劫不復。
低頭察看,是血盟破了--他懵然了一剎那,血盟不是早就被破壞了嗎?才想起,如果舊魔杖可以回來,為何血盟不行?
他把血盟取下。極其溫柔地凝望著它,彷彿穿越過碎片,能夠看見某個人玻璃般清澈的眼珠,那雙他想念了數十年的眸子。
碎片割傷了蓋勒,他渾然不覺。
「我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從鏡湖的手裡逃脫。」亞蕊安娜在他背後說。「這有點像巫師的意若思鏡……你明白嗎?你看見的是你最渴望的生前記憶。如果你碰到水,」她將一顆石子踢入湖面,小石子毫無波瀾地被吞噬,彷彿只是進入另一個世界,「你也會回不來。消化你之後,你會融化成鏡湖裡的記憶,以便它塑造更逼真的場景去誘騙下一個獵物。」亞蕊安娜轉身,「走吧。」
「亞蕊!」蓋勒站起身,喊:「我……抱歉。」
「……」亞蕊回頭,「你們不是有意的。阿不思愛你,我愛阿不思,我原諒你。」
蓋勒似未聞,他走向前,深深一鞠躬:「亞蕊安娜,我很抱歉。」
許久沒有聲響。蓋勒直起身,望進那雙和阿不思相同的淺藍色眼眸,清澈一如夏天的冰,因等待消融而濕潤又乾淨。

#5 第二章
#8 第三章
#9 OC介紹
8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5  16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1
這是我想嘗試很久的文章--!
一直覺得蓋勒或許在被諾曼迦磨去一點點過分尖銳的稜角後再重新掌權,或許就可以完成夢想,建立理想中巫師可以坦然生活的世界。

這是一個企圖讓蓋勒圓夢的故事。

白信宇好帥 @Cailin123

1
@Nyx1118 我覺得你寫的很好!簡直就像作者本人那般,彷彿整個景色都栩栩如生的呈現在讀者的眼前!我很期待接下來的故事!

噗哈哈哈 @Nicolas

0
是會讓人想繼續看下去的文筆!
好期待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的故事(˶‾᷄ ⁻̫ ‾᷅˵)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0
@Cailin123 謝謝你!有寫完就會不定期更新的!!

@Nicolas GGAD是一定要寫好寫滿的( • ̀ω•́ )✧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2
(二)

那天之後不知道過了多久,蓋勒終於開始習慣和愛人的亡者妹妹朝夕相處的日子。在這裡他不需要進食,也不需要睡眠--更精確地說,沒有生理需求。蓋勒還是會偶爾打個盹,以滿足他心靈習慣性的過度疲憊。
蓋勒和亞蕊開始聊天。
嚴格來說,蓋勒生前的遺憾就兩個:阿不思·鄧不利多與他未完成的大業。原以為與一個小女孩的的話題僅能限制在前者,不料目前的亞蕊顯然已非當初怯懦無知的女童,更因來來往往地接待亡者而增進了智慧--總而言之,他們後來聊最多的反而是那「更長遠的利益」而非兩人共同的愛與傷口。
在諾曼迦的那幾年,蓋勒總是運作到極致的大腦並沒有停止轉動。他開始不斷思考自己問題出在哪,才導致關押一生與愛人的轉身離開。

沒有任何問題只能歸咎於大環境,蓋勒足夠聰明去了解這點。必然是他本身出了什麼問題才完善了他的整個失敗,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錯誤,去除後或許都能驚險過關。
以前在四方牢獄裡他思考只為了追求完美的天性,現在他思考--沒人能確定他走進霧裡會發生什麼。如果真有那微乎其微的機率他能重來一次,這份反省便是無價之寶。
蓋勒梳理著思緒。他的初衷是少年意氣不忿,明明天生能使用魔力的種族卻被平庸的麻瓜所壓制,還有的是想起身反抗的心。魔法部藏起巫師,保護麻瓜。那他就偏要掀去掩蓋巫師的紗幕,屠戮殆盡。
現在,核心目的可以改成解放那些因躲藏而受害的巫師。他原本對麻瓜也沒有任何痛恨之意,所以終極目標是--
他望著前方泥地蹲伏著的亞蕊安娜,後者站起身:
「讓魔法現形,保護小巫師與小女巫。不再躲藏,沒有虐殺。彼此都是。」
在講到第二句時,亞蕊的眼眸閃過一絲混雜痛與期待的光。
「你能做到嗎?保護?」
「我可以。」
一陣光閃過,蓋勒忽然明白。
時候到了。
他矮下身:「亞蕊,我要走了。」直起身,他笑了:「再見。」
轉身便欲提步進霧,卻聽到亞蕊喊了一聲:「蓋勒。」
她凝視著蓋勒久久,忽然笑了。伸手拈著什麼在嘴邊,她說:
「蓋勒·葛林戴華德,我原諒你。亞蕊安娜·鄧不利多原諒你。」
蓋勒怔住,而亞蕊將手上東西拋來--是一枚藍綠色的玻璃珠吊墜。
「再見。」

這是蓋勒被霧吞噬前,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

#8

噗哈哈哈 @Nicolas

1
小粉絲又來報到了~~
看到那句「你能做到嗎?保護我?」的時候好心痛嗚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0
@Nicolas
謝謝你的喜歡和閱讀QAQ
蓋勒被亞蕊安娜原諒之後才能真正和過去告別和和解呀……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0
在下墜的期間,起初蓋勒嘗試去找個立足點,後來他閉上雙眼,擺弄了個舒服的姿勢,安心於此。

在那盛夏,他以為他愛那份大業勝過身旁少年。在那一次次互相傷害的中年,他以為他愛阿不思,也恨阿不思。記憶仍似昨日般嶄新,他日夜呢喃著愛人的名字--那噁心甜蜜狠毒溫柔的名字。每每唸誦便如銀刀刻骨疼痛欲嘔,卻又像咬一口檸檬雪寶般滿足。
在老年,他在那凜冽天地中,終於明白。蓋勒日日夜夜望向窗邊,神思翻山越嶺到達遠方,似乎能看見昔日少年垂暮。心裡混雜著苦澀的甜蜜:他們一同老去,即使分隔兩地。

若是能-若是能-若是能有一次重來機會……他要完成夢想,他要建立大業。他要懺悔,他要愧疚,他要在少年耳邊低低傾訴:我愛你

背脊抵到堅硬地面,他緩緩睜開雙眼。
觸目是天空蔚藍,和阿不思的眸是同一個顏色。一陣風輕輕掃來,撩起瀏海。蓋勒伸手拈起額間髮綹,顏色讓他想到田間的亞麻,他揉了揉手掌,柔軟溫熱,少年正好。
伸手掩去刺目日光,溫暖鼻息噴灑在腕上。此時此刻蓋勒才終於了解,他擁有了再一次機會。
他站起身,望向四周,似乎是個不知名的山谷。身旁淺溪映出他的倒影:少年身著柔軟的白色襯衫,亞麻色的頭髮與長褲。懶散而上挑的金色雙眸,比上輩子紅潤些許的皮膚,毫無皺紋的雙頰,在在提醒他重新年輕的事實。
或許是太過幸運的感嘆,或許是習慣性的戒備,也或許根本不為什麼,他怔愣許久。

直到鳥鳴啁啾驚醒了他,蓋勒站起身。口袋裡掉出兩樣東西。他的舊魔杖,與亞蕊安娜拋給他的玻璃珠。他將舊魔杖收進口袋,而玻璃珠放進胸口暗袋。

走到附近的城鎮,看見英文的告示牌,與居民揮舞魔杖的輕快模樣,他感歎梅林仁慈。
步向一名微胖少婦,他禮貌地詢問:「您好,請問這裡是?」
「這裡是克萊亞山谷。您是…?」
「我偶然迷路,受了點傷昏迷幾天。所以不知身處哪裡,也不知年月。」
「啊……現在是一九二六年,今天是萬聖節。您也是巫師對嗎?這附近麻瓜進不來的,您可以好好休息。還沒有請問您的名字?」
「布萊恩。布萊恩·格林。很抱歉我或許得失陪了,沒記錯的話,克萊亞山谷似乎正好在我一個舊友的莊園附近。」
「那麼,再見了。祝好。」
「您也是。」

他緩了口氣,啪的一聲消失在空中,現影在一棟華美的莊園前。林木鬱鬱,花香隱隱,城堡用黑色岩石砌成,常春藤生機勃發攀在牆上。黑色大門前一隻飛馬雕塑,它開口,聲音輕靈悅耳:
「奈德菲羅莊園,請通報身份。」
蓋勒伸手,金色的魔力融進雕塑額間。飛馬似乎吃驚,翅膀搧動飛起:「請容在下回秉。」
他悠閒地在雕塑底座坐下,耳畔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名金髮男人奔出,他身著不凡,但此刻因焦急與狂喜而狼狽。臉色因疾奔而潮紅,左眼下的淚痣隨著喘動而起伏。見到來人,他灰色的雙眸閃過驚疑,但他仍急忙跑向蓋勒,理理衣裝後單膝跪下:「您是……您是……」
「是我,親愛的雪倫。」
「您逃出來了?我前幾天聽說您從牢裡消失,原來您--」
「雪倫,我想我們可以進屋慢慢聊?」
「啊、啊,原諒我的失禮,主人。請進。」
「無妨,打擾了。」
雪倫聽到最後三個字,驚訝地朝蓋勒看了一眼,不過沉穩的奈德菲羅家主顯然善於維持面部表情。

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喝著溫熱的茶,蓋勒欣然地享受著。
「那麼,主人……您是發生了什麼事?」
「雪倫,我的朋友。我完成了一次奇妙的旅程……簡單來說,我經歷了一遍完整的人生,然後再次來到這裡。我反省很多,我想我也改變很多。而我要以現在的身份東山再起,還有很多事……這些都需要你的幫忙。我必須利用你,抱歉。」
「噢,我的主人。我的一切都任您予奪,您且吩咐--」雪倫有點不可思議地笑起來,「恕在下無禮,您真的改變很多呢。」
蓋勒輕笑一聲,「首先……想請你在剛特莊園門口設置幾個港口鑰,然後給我一個可以在眾人面前顯示的身份。或許是你的表親?」
「後者當然沒問題,不過,剛特莊園?」
「在我經歷的那個未來,剛特莊園的末裔成為了繼我之後的黑魔王。但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殺害麻瓜,殺害親近麻瓜的種族……我想,這孩子如果從小好好教育,未必會是那樣結果--至少,在我眼皮底下,一有問題我就能殺了他。」
「是。那麼,您要不要去房間休息?我想波底女士已經將我們最好的房間整理好了。晚餐是七點,若您介意,也可隨時傳喚家僕,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
「七點?我會下樓一起吃,我也許久沒有和你妻兒打個招呼了。不過在我經歷的未來,聽說你有非常優秀的孫兒呢。」
蓋勒說完一哂,朝雪倫點點頭後便上樓了。而奈德菲羅家主在原地佇立,似是怔愣,似是沉思。良久,他輕輕笑了。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0
補充閱讀:(這是蓋勒前世世界觀的奈德菲羅簡介,這世……因為蓋勒重生了,所以當然會有所不同!)

奈德菲羅-歷史悠久的奇獸家族

從遠古時代就居住在英倫地區的古老家族,持
續和德、荷等地區聯姻。因而透過德國姻親的關係接觸到了蓋勒·葛林戴華德。
當時的家主雪倫·奈德菲羅非常崇拜這位改革家,並率領一眾純血家族追隨他。而在鄧不利多擊敗葛林戴華德後,奈德菲羅家族便低調了起來,而當時的追隨者:帕金森和牙克厲家族,則在數十年後轉而成為二代黑魔王的下屬。
然而,見識過老黑魔王的遠大胸懷與強大魔法,奈德菲羅家族對佛地魔的招攬不屑一顧,並蔑稱其為「那個沒鼻子的」。
佛地魔為此十分憤怒,但對此家族的深厚魔法實力感到畏懼,便默許(奈德菲羅:笑話!我還需要那個沒鼻子的允許!)他們退出權力中心。
此家族為魔法界僅見的與妖精交好的人類。他們尊重妖精的意願,而妖精也從未將詭計耍在他們身上--據說是十五世紀時此家族便致力於讓妖精也能擁有魔杖及魔法教育之故。
可以說,從聯姻史與妖精便能看出這個家族的海納百川。
如果說從馬份家族的金鷹家徽就能看出其的高傲,那從奈德菲羅家族的家徽--一隻伊索南天馬。便能知道此家族個性雖然溫和忠誠,卻仍有遠大抱負。而天馬品種這麼多,選擇伊索南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牠們同樣生長在英倫地區,而是因為傳說遠古時期曾有先輩馴服伊索南,而伊索南承諾永遠保護其子孫。

奈德菲羅家族從古到今都是奇獸學的翹楚--畢竟連妖精和伊索南都能為其所收攬。然而,此家族能與魔法生物們成為朋友,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寬容的心。每隔幾代就會出現語言天賦者:較常見的是能與玻璃獸、貓頭鷹等等溝通,也曾出現人魚語、精靈語,甚至爬說嘴等非常稀有困難的語言能力。值得一提的是,三百五十年前,奈德菲羅家族曾和一個有土耳其血統的家族聯姻。而此家族最有名的後嗣即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作者紐特·斯卡曼德。
有趣的是,這個家族或許是在移動上有太多生物願意協助:諸如騎士墜鬼馬、鷹馬之類,她的成員們大多非常不擅於使用掃帚。

• 雪倫·奈德菲羅
生日:1884/12/22
學院:史萊哲林
簡介:年少雖沉靜不失熱血,中年之後趨於沉穩內斂,因追隨葛林戴華德而三十逾五才得子,然因其子為奈德菲羅家族著名「孽子」,將家主傳給孫子。性格忠誠,會說人魚語。對鄧不利多保持著遺憾的態度。


• 派索斯·奈德菲羅
生日:1919/5/24
學院:史萊哲林
簡介:「奈德菲羅孽子」。本身貪玩,因萊瑟塔時時跟隨葛林戴華德而疏於照顧,母親來自布萊克家族,便時常與布萊克家族之子女來往,儘管其母性情溫柔和善,仍因與純血主義者相處,久而久之養成仇恨麻瓜的觀念。
無接管家族之意,原因是奈德菲羅家訓:「愛不會魔法的人像愛魔法一樣。」
原本無意生子,捱不過母親哀求,草草與雷斯壯家族嫡么女成婚生子。萊瑟塔出生後兩年因龍痘過世。

匆匆奔來的食肉羊 @Nyx1118

0
在奈德菲羅莊園的生活對蓋勒而言幾乎可說是愉快非常。親近的下屬,美麗的風景,一切非常順利,連上輩子讓自己煩躁不堪的嘮叨管家都讓人心生喜悅。不僅是雪倫覺他改變,連他自己也意識到自己重生前後有多大差異--他更像個普通人,而不是一個驚豔絕世的天才。
派索斯那孩子也沒有後來聽說的那麼與家族格格不入。誠然有些驕傲,看不起麻瓜與其出身的巫師,本質上仍然是個不錯的孩子。在蓋勒施了幾手小法術後,現在這個男孩已經對蓋勒乖順許多。好好教育派索斯,或許就是對雪倫最好的報償。
他預估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許多:雪倫已經帶他參加不少宴會交際,對外身份是雪倫母親的姪子,反正他母親是德國一支小家族出身,也沒有相熟的親戚。吩咐雪倫去尋找這具身軀是否有親人的結果也令人滿意--這具身體似乎像是梅林憑空的贈禮。
最讓人忍不住嘴角上揚的是,多虧了偽裝成剛特家地墊的那枚港口鑰,魔柔降落在奈德菲羅莊園的草地上。後來她被安置在客房,生產後雖然仍脫力而亡,但臨終前她把那名黑髮男嬰托給「這個莊園的主人」。那是名俊美的男嬰,雙眼睜開時有著一份不同於其他嬰孩的涼意,但在逗弄時依然會露出稚氣可愛的笑容。蓋勒和雪倫商議後打算交給一對敦厚且迫切渴望孩子的奈德菲羅旁系夫妻撫養,條件是要住到奈德菲羅莊園。他們欣然同意。

晚餐時間。
「主人,我想您可以坐在主位?」
「不了,我終究是客人。」
「但您是這個莊園的主人啊!」
「那麼,你應該坐在主位,這是命令。」
雪倫憤憤瞪著蓋勒,而後者悠然拿起紅酒杯:「敬更長遠的利益。」
派索斯在一旁吃吃竊笑,被雪倫甩了一個眼刀。

雪倫以前與其說是蓋勒的「朋友」,更像是工具。現在……他覺得似乎,他或許真的算得上蓋勒·葛林戴華德的朋友?

場景切換到霍格華茲,阿不思·鄧不利多睜開眼。
從天文塔墜落,眼前一幕幕景象閃過。
憶那青春正好,憶那年華似水;憶那碧色雙瞳,憶那溫柔繾綣。
一切後來消散,眼前餘一雙金色雙眸,嗓音低低,聲線屬於久未謀面的愛人:「阿不思--」

脊背觸到什麼,卻不是想像中的硬地,阿不思在柔軟的大床上驚醒。
久久愕然,他把手掌伸至眼前,揉捏手指。觸手溫熱柔軟,竟已重返壯年。
下輩子的記憶,或者說平行世界的阿不思·鄧不利多的記憶湧上。
兩個月前蓋勒·葛林戴華德消失在獄裡,起初整個魔法界震動嘩然,有的譴責當局讓這名罪犯逃逸,有的歡欣於原主的即將歸來。
但黑魔王沒再現身。阿不思去過蓋勒消失的牢房看過,除非蓋勒在牢裡瞬間增強了魔力,否則他恐怕真的得承認那群待在高位的巨形綠仙所言,「他消失無蹤。」
沒有魔法痕跡,更沒有物理痕跡。沒有消息,沒有蹤影。阿不思承認在得知他「逃獄」的瞬間他的心擅自鬆了一口氣,在發現蓋勒似乎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時又忍不住擔憂。
他一哂,一百歲的阿不思愛著蓋勒,四十四歲的阿不思也愛著蓋勒,無論轉世抑或平行時空。

阿不思蜷曲了手指,拈起床邊一枚檸檬雪寶填入口中,酸甜的味道些許平復了惶然疼痛的心,就當作再次年輕的附帶禮物吧,他對自己說。放縱自己期盼某個人能騎著夜騏來到窗前。那雙淡藍色的雙眼望著山的遠方,月明星稀。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