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者:禁林危機

發表於
掠奪者危機/虐向

*


今年是掠奪者在霍格華茲的最後一個學年,他們都準備要進鳳凰會了。

當然,天狼星、詹姆都是以高分考過巫師進階測驗,雷木思的成績名列前茅,相比有天份但是都不念書的兩者可說是非常突出,彼得則在其他三人的幫助下輕鬆的通過基本巫師測驗,但是離畢業還有一段快樂的時間。

今晚,四人決定在禁林探險。

「渡過剩餘在霍格華茲的記憶必要快樂不是嗎?」

詹姆玩笑的帶著三人前往禁忌叢林,殊不知有什麼危險等待幾人。

「我說真棒不是嗎?你和莉莉的關係已經這樣了,不過老哥,畢業後你還會跟我們一起嘛?」

「莉莉是莉莉,你們是你們,天狼星是天狼星,我跟莉莉,有什麼不能跟你們一起的。」

他們踩著輕躍的步伐在枯葉林走著,月光灑落在他們頭上,顯得特別光耀,但是只能看到小部分的臉龐,甚至分不太清楚誰是誰了。

詹姆勾著天狼星的肩膀,告訴他關於未來的夢想,他永遠也不會想跟這群好哥兒們分離的。

禁林中除了四人的嚷嚷和腳步聲,可說是鴉雀無聲,夜晚的巨根板木和禁林的魔法生物對彼得來說煞是懾人。

「我......我說......鹿角......我們到底要去那?」

「不知道,就隨便逛,看有什麼好玩的啊?」

詹姆不以為然應答,雷木思則安慰著彼得,讓他不要那麼害怕,好讓團隊的步伐也不要太慢。

「我們四人在一起,沒生物能傷害我們的。」

俄而,有一群表面邋遢的陌生人也在他們不遠處,但是視線過於黑暗,他們只能先躲在一顆巨型的板根後面,四人蹲下觀察情況。
他們的首領是一個有滿臉鬍渣的人,他穿著夾克,團隊中沒有女性。

「這麼晚了,除了我們還會有誰在禁林遊蕩?」

雷木思氣音的疑問,但不指望有任何的答案。

「噓!月影!」

詹姆非常激動的摀住雷木思的嘴,沒搞清楚狀況的彼得才想講出的一個字就被天狼星給攔下。

「閉嘴!彼得,不是現在。」

天狼星唇語封殺彼得說話的權利,然後搖頭。

「我覺得好像有什麼人在這兒喔?」

鬍渣男惡趣味的露出惡笑,他開始尋找人味了,他知道有什麼獵物在等著他們,今晚可能賺到了。

後面的一群跟隨者一體的大笑,開始分頭尋找落單的掠奪者。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詹姆!詹姆!」

彼得緊張的叫醒恐慌到分神的詹姆。

詹姆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因為他知道這是漫遊的狼人團,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禁林遇到狼人。
他的母親告訴他狼人是有多麼兇殘,他們可以有千百萬種虐待人們的方式,事後再慢慢的把人折磨致死。

詹姆可不想沒沒的在禁林裡跟著三個人變成被遺棄的死個乾屍,尤其有各種的魔法生物可能把他們吃的一根毛都不剩。

天狼星等不了讓四人被虐殺,他頭也不回的拉著被震懾詹姆逃亡。

「分頭行動!」

天狼星唇語向雷木思發訊號,彼得還不清楚想問到底怎麼了。

「誒阿!快走!雷木思!詹姆、彼得!跑啊!」

一個禁錮咒打在天狼星的踵上,他跌倒然後放開了詹姆的手,下意識的只有飄過自己可能被虐待到死的畫面,在怎麼糟糕至少自己所愛的人,他的兄弟們都能逃過一劫,雖然相處短短的七年而已,但是這樣的回憶,這樣的兄弟,還有誰能擁有?

天狼星雖然不捨,但是他可不能讓兄弟也被殘酷的虐殺吧。

最後一刻意識是自己頭撞擊地面,從裡到外的疼痛,還有內心恐懼激出來的幾絲亮淚。

「哇嗚,看看這是那家的小朋友,不是布萊克家的小叛徒嗎?」

鬍渣男踩著昏厥天狼星的頭,還惡趣味的多踩幾下,狠狠的亂抹在他俊俏的臉龐。

雷木思在一塊長滿青苔的大石頭下,顫抖的噴淚,那不是能控制的,他用力捂著自嘴巴,好讓哭聲不要太大。
詹姆剛剛才回神,發現自己的疏忽已經造成獸足的生命危險。
他把月影摟到自己的懷裡,安慰雷木思,告訴他,天狼星一定會沒事的。

他們已經走頭無路了,前方就是海格養的阿辣哥蜘蛛的巢穴,在往前走也是死路一條。
現在他們只能噤若寒蟬的等待救援,但是大半夜的在禁林中,有誰會發現他們?掠奪者從來沒有這麼無助過。

該來的還是得來,雷木思和詹姆被兩個跟隨者用魔杖挾持,但是彼得已經聽從詹姆的話,變成老鼠逃出叢林去找救兵了。

「這不是盧平家的小孩還有波特家的小孩嗎?今晚收貨真多。」

兩人得意的勒住月影和鹿角的脖子,他們努力的掙扎著,但是至少可以確定獸足還活著,因為他正失望的看著被抓的兩人。
掠奪者們的魔杖也都被沒收了,毫無反手之力。

「你們這群懦夫,抓到學生就很了不起嗎?等著被鄧不利多教訓吧。」

詹姆硬是挑釁,但是被馬上石化了,這使的雷木思更加的絕望了,他看著躺平被捆著的天狼星,頭部已經被踩的滿臉是血,而且眼睛十分臃腫,更是想要掙扎。

「我們不需要這種囉嗦的小孩。」

鬍渣男把臉靠在雷木思的的肩膀上,他的鬍渣可扎人的很,要不是被幾個人架著,雷木思早就想一個拳頭打在那人臉上。

「我說,你們好像跟鄧不利多很熟,有什麼情報嗎?」

雷木思不坑聲,他才不會因為自己而出賣鳳凰會。
而這群狼人其實是被黑魔王給拉攏的遊走族,只是恰好碰上了掠奪者。

「還是該問問你的叛逆朋友,布萊克先生。」

一個體型壯碩的男人爬在天狼星身上,臉幾乎快貼上去,他惡笑,然後用極長指甲勾搓天狼星藍色的留長秀髮,褻玩他。

男人戲謔的用鑽心咒虐待天狼星。

「哼嗚.....!嗚嗚嗚!拜託停止!不要了!不行......」

天狼星掙扎的扭曲身子,上下左右的想要掙扎,要知道,天狼星幾年沒有落下男兒淚,可能過了強褓年他就是是一個在堅強不過的男人了。

「不,親愛的,你的朋友不願意救你,我也不想這樣對你。」

雷木思見狀,苦苦的哀求鬍渣男不要在虐待天狼星,鬍渣男的手指勾起雷木思的下巴。

「不如告訴我們多一點鳳凰會的事吧,我親愛的盧平先生。」

他毅然決然的搖頭,但是內心的掙扎可是頗激烈的,一方面不能背叛救命恩人鄧不利多,一方面不想讓愛人被折磨。

「嗚嗚嗚!拜託停止吧!不要!啊!」

天狼星嘶吼的請求,男人還是繼續的邪笑,然後鑽入天狼星的骨頭和內臟,只見天狼星不停的抽搐痙攣、痛苦哭叫,因為魔咒的每一下可都是在撕裂天狼星的身體,直到魔咒結束,天狼星才無力的癱瘓,近乎失去意識,但是痛不欲生的餘韻依然留在他體內,他的淚水把血都弄糊了。

「拜託,讓我來吧,我來替他,不要在傷害他了。」

「不,盧平先生,我不需要你痛苦,我們只要你朋友痛苦。」

語畢,天狼星繼續被鑽心咒折磨到繼續哭喊。

這時一個像神的老面孔用昏厥咒把趴在天狼星身上的壯碩男人給擊暈在地上。

紅光綠光在空氣中急速來回,鄧不利多和麥格教授很快的趕走了狼人群,僅留下昏厥近乎死亡的天狼星和一旁痛哭的雷木思以及被石化的詹姆。

「我想事情都結束了,雷木思,幸好彼得來通報了,不然我看天狼星和你也許要永遠瘋了,詹姆則可能變成散落的石塊。」

鄧不利多沒有責怪的看著他,反而非常憐憫的上前扶助還能蹣跚行走的雷木思,彼得抬起石化的詹姆,天狼星則被醫護人員先高速的送回學校療養。

「我想天狼星被折磨成這樣,很有可能致命,就算沒有也許也瘋了,除非他有強大的意志,他得撐過去。」

他們望向懸崖上高高的城堡。


*


朦朧的世界,腦袋還沒反應過來的天狼星從潔白的病床爬起,被放大的臉是熟悉的雷木思,還有在詹姆旁的彼得的背影,詹姆在天狼星對面的病床。

「獸足!你還好嗎?我真的好擔心你,當時我只希望能跟你一起死!」

雷木思抱著他哭,把整個頭摟進懷裡,可以看出他現在是有多麼珍惜天狼星的存在。

天狼星一點也不記得當時自己怎麼了,他只記得那是揮之不去的疼痛,他從來沒有這麼的痛苦過。

「說什麼傻話,我們都得活在在一起。」

天狼星的手輕拍著雷木思抗議的請他不要哭了。

「月影不哭了不哭了,我在這兒。」

明明天狼星才是經歷了折磨的,雷木思卻哭的比天狼星還醜,天狼星反而還安慰著雷木思。

他們相擁了數分鐘。

雷木思擦了擦頰上的淚珠,以乾涸的淚痕還停留在上面,天狼星的頰上也還有昨晚被折磨過的痕跡(指淚痕)。

「很高興你還在,獸足。」

雷木思用全身的力氣挽留著天狼星。

5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10  10

成為抹茶冰的夏天🌌 @Charlotte0425

1
@Sareefeng
好好看,深入的描述讓人有一種身歷其境的感覺呢~
覺得禮魚的文都寫得很棒喔,繼續加油٩۹(๑•̀ω•́ ๑)۶

禮魚 @Sareefeng

1
@Charlotte0425 謝謝你喜歡,我會努力的創作。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