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者日常、短文


*


一條黑狗和一個少年在校外的一處草坪中狂奔,只是晚冬的雪還是頗厚看起來只能是一片潔白苔原。

「你最好不要被我抓到,Pad Foot」

詹姆的臉通紅的似很憤怒一樣,在廣闊的雪地裡氣喘吁吁的緊追著天狼星。

只見他們的距離愈拉愈近,彼德還緊張的為黑狗祈禱希望他不要被抓到,雷木思則準備好一大片的純黑巧克力,坐在一旁的長椅上看好戲。
果然,少年有點吃力的把大黑狗撲倒在厚厚的雪中,黑狗哀哀求饒發出了求救的呻吟,但是才沒有人想救他,就連有點笨拙的彼得都只是在一旁笑死。

詹姆懲罰性的搔癢天狼星,他又哭又笑的漸漸變回一個少年,詹姆完全不放過天狼星任何一個敏感的點。

腰、胳膊、甚至還把天狼星的鞋子恨恨的拔掉搔癢腳底。

「不要啊哈哈!停止啊詹姆!」

天狼星立馬向詹姆求饒,完全屈服於他,因為天狼星是絕對的被搔癢給剋制。

「噢不,親愛的天狼星,你在我的南瓜汁裡放炸辣魔藥時怎麼沒想過後果?」

詹姆沒有想饒過他的意思,他撇起頭來問

「我只是......覺得好玩!」

這番話又讓他被詹姆狠狠的教訓,恨不得把他給搞的虛脫,連掙扎和笑的力氣都漸漸衰退了。

老實說這裡只有彼得是無辜的,那個吃巧克力的看戲狼人也是共犯之一,只是他負責調配藥水,天狼星負責危險的惡作劇。

天狼星躺平在茫茫雪中,三人還在繼續嘲笑天狼星方才的失態表情。

「這臉可真精彩!」

雷木思嘲諷著天狼星,然後抱著肚子跪在雪中大笑,胃還時不時的抽痛。
天狼星嘟囔,擺出有點稚氣未脫的任性表情。

「不要以為你很安全喔,雷木思一一」

他竊笑,瞇著眼眸瞪著那個自以為逃過一劫還幸災樂禍的狼人。

「什麼意思?天狼星」

詹姆好奇的問,他看出來犯人好像不只一個。
他必須抓出那個害他現在舌頭還像被火乾烤一樣的那個人。

「雷木思!是不是你也有參與!」

詹姆把眼神撇向雷木思。

「噢不!我能解釋,是天狼星......的主意。」

雷木思心虛的把眼神推向天狼星,天狼星則頭也不回的報復他。
詹姆看了雷木思的神情,顯得比剛才虛假的要多,他很公平的用同樣的懲罰制裁著雷木思,這回雷木思的表情更是滑稽,他更快的道歉並屈服於詹姆。

「哈哈我......很抱歉......詹......詹姆。」

詹姆一下收服了一隻狼和一條狗。

他們就躺在雪中大笑,彼得也蹭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