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S】 Alecrim 迷迭香 / 戰後 已完結

發表於
§ 標題為葡語。
§ 情人節賀文。




一股安全、溫暖、舒適的感覺包裹住了他。

貓都喜歡溫度高的地方,他也無法例外,儘管他通常不願承認。

「Severus? Severus?」一隻手輕輕拍了拍他,聲音壓得很低,「你不能在這裡睡。」

他睜開眼睛,睡意迷茫的睨了飼主一眼,又懶洋洋地將眼睛閉上。

「唉,Severus。你別睡啊!」

勸說他起身未果,Severus又聽見飼主接著去喊他另一個同居人,嘗試讓對方起身離開他目前盤踞的位置,「Sirius?醒醒,Sirius?」

對方表現較為友好,詢問似的喵了一聲,嗓音同樣睡意濃厚。

「你們倆不能在這裡睡。起來嘛,今天點心有你愛吃的小魚乾哦?」

Severus眼睛睜開了一條細縫,瞥見Sirius配合的站起身—才怪—然後踩了踩枕頭周圍的布料,換了個比他更加靠近新生兒的姿勢趴下,黑色的長尾巴彷彿刻意對他宣戰一般搭在那男孩肉嘟嘟的脖子上。

幼稚。他不屑的輕哼,將下巴擱在男孩肉感十足的小腿肚上。

「Merlin啊,你們…」對他們的執著,他們的女主人感到哭笑不得,「你們喜歡Harry我很高興,可是你們難道打算就這麼一直黏著他嗎…」

第二年,他們明顯意識到孩子長大很多,小手小腳同樣有力得多,況且,小Harry近來發展出了揪耳朵的新愛好,對於這項無益於身心健康的活動,他一向敬謝不敏。Sirius就沒有這層顧慮。事實上,Harry揪他耳朵的時候他都特別興奮,毛都快被揪禿了他好像也無所謂,對那男孩溺愛得過分。

Harry滿兩歲後,熱衷於在家裡進行四處跌跌撞撞的大冒險,時不時,他會被自己肉呼呼的小腿絆倒,摔在厚厚的地毯上或是他們其中之一的身上。不過大多數時候,他天生的魔力會帶著他從離地三十公分處飄浮起來,直到他美麗大方的母親大笑著將兒子一把摟進懷裡。

男孩三歲生日當天下午,房子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魔法氣球,以及烘培餅乾和磅蛋糕的甜甜香氣,慶生會尚未開始,壁爐火光就不斷亮起轉暗,一對又一對陌生男女帶著他們的幼崽湧進起居室,分別佔據了他們平時習慣小憩的各個地點,迫使他們不得不一退再退,在眾多男女巫師的雙腿間繞來繞去,而後莫名其妙就讓今天的壽星精準地抓住了尾巴,倒退著拖往他的身邊。

Sirius表情疵牙咧嘴,他想他自己大概也沒好到哪去,這孩子究竟吃什麼長大的,力氣這麼大?

「Harry,別這樣。」身為父親的James趕緊讓兒子鬆手,「Sirius會痛的。」

小男孩鼓起了腮幫子,卻是沒哭,依依不捨的繼續朝貓咪們伸手,口齒不清的喊著,「Sev…」

Severus充耳不聞,眼睛緊盯住打算悄悄溜走的Sirius,接著出其不意拔腿追上他一撞,來不及提防的Sirius頓時腳下一滑,身體一歪,帶倒了不巧站在邊上的Longbottom家小胖子,他又拽倒了紅頭髮的Weasley家兩個走路還不穩當的男孩女孩,接著是只大他們兩歲的雙胞胎…

剎時間,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只聽七八個年齡相仿的孩子受到驚嚇後,一塊放聲大哭,從而引發了魔力暴動;受邀前來參加派對的家長們被這一連串發展弄糊塗了,到最後,大夥都忙著在一團混亂當中找尋自己的孩子並安撫情緒,好讓四周的杯子與碗盤停止它們見人就砸的舉動,或是哪個人不幸倒楣,被室內亂飛的蛋糕糊上一臉。

混戰中,Sirius出乎他意料地迅速重整態勢,雙腳一蹬便竄過來撲倒了他,一陣乒乒乓乓,他們倆立即著手開闢出一處新戰場,毫不留情的狠揍對方,雙方各自亮出兩隻利爪,你來我往打得毛屑四散。

「我早說了給這兩隻貓取獸足和鼻涕精的名字不是什麼好主意,月影!」James在派對還沒開始就得被迫結束的悲慘境況中崩潰大叫,跟孩子教父一起取出魔杖試圖了結這場鬧劇,「你居然還投了贊成票!」

狼人苦笑著,施法將兩隻造成這一切的黑貓分開,關進魔法製成的牢笼當中冷靜下來,接著他再度轉身,大步前去幫忙處理著火窗簾布的Lily…


 
Snape睜開眼睛。

「可總算是醒了。」Sirius扔開看沒幾行字的預言家日報,拿來毛巾擦了擦枕邊人汗濕的額頭,「我就去幫Andromeda看了幾天孩子,你怎麼搞的把自己弄成這副德性?Minerva差點以為學校又要換校長了。」

他沒說的是,你這傢伙身體的抗藥性高得嚇死人,Pomfrey夫人不知道換了幾十副配方才總算是對症下藥,當場差點沒和McGonagall一塊抱頭痛哭。

Snape沒理會對方一長串的嘮叨,只是說,「—做了個夢。」

「哦?」Sirius來了興致,「是好夢嗎?」

「那得看你怎麼定義。」

「啊,這個還不容易?牽過Lily的手沒有?還是你夢到她親你了?」

Snape無言以對。這都多少年了,Sirius依舊不厭其煩地用Lily來取笑他。

「至於惡夢的話嘛,我想想,唔…Lily允許James踢你的屁股?」

「……」幸虧Snape早已對他的智商不抱任何希望。

「所以是什麼夢?」對方鍥而不捨的追問。

於是Snape躺在床上,平淡地大致描述了一下夢裡的情景。他心裡對於變成貓這件事毫無牴觸,要知道數年前黑魔王尚且健在時,他夢到過更多更糟的東西。

相較於他敘述時的平靜,Sirius才聽到一半就大笑不已,使勁捶著床鋪,幾乎沒把床捶散架。在聽到他和Snape兩個最後堪堪拆了他最好朋友的房子時,這男人笑得更歡了,一點也看不出他有同情老Potter的絲毫意思。

「可惜。真可惜,這怎麼就不是真的呢?」擦掉笑出來的眼淚,Sirius鑽進被子擠到同居人身邊,和Snape頭碰著頭躺在一起,也不在意對方幾天沒有洗澡的事實。「我跟你、要是我們這兩條爛命能夠換得他們一家和樂,Harry平安健康的長大,又有Remus當他那一個比我要稱職得多的教父,小Teddy也不至於出生沒多久就沒了父母…。」

「如果這個夢是真的,那該有多好。」曾經的逃犯低語。

一會後,沉默聽他訴說的Snape開口,「那也不會改變什麼。你沒可能一輩子都為他們保駕護航的,更別說那時候你只是一隻貓。」

「先做這個夢的人可是你。」

「而你單方面認定了它的好壞。」對方說,聲調毫無起伏,「我通常不這麼做。」

「為什麼?」

「無論夢到了什麼,內容所反映出的不過都是源於我內心深處的恐懼及悔恨:有些我無能為力,有些我視而不見。還有一些,它提醒我曾經犯下了多麼可怕的罪行與錯誤。」Snape闔上眼簾,「Lily選擇了兩隻黑貓,Black,那不符合她的性格。」

「你想說什麼?黑貓會招致不幸是無稽之談,人的命运是該由自己決定的。」

聽到這,Snape倏然轉頭,目光定定注視著Sirius,多年前老校長即將墜落塔樓前的往事歷歷在目:求你了,Severus…求你了…

他的表情也許在無意間洩漏了什麼,因為Sirius很快退去臉上一切力圖與他所言對抗的挑釁神色,嘆口氣,伸手繞過肩膀將Snape摟到胸前,手指緩緩梳理了幾下對方及肩的髮絲。

「算了,不過是個夢,根本沒必要這麼認真。」他又吻了吻對方額頭,掌心自肩胛滑下撫至Snape後腰,接著就停留在那裡,讓自己的溫度在對方身上源源不絕地輻射出暖意。Sirius總是兩人之間體溫比較高的那一個。

「感覺怎麼樣?需要再喝一劑魔藥嗎?」

後者搖搖頭,臉埋在Sirius頸窩深吸一大口氣,藉此讓情緒逐步平穩下來。

「—想洗澡。」Snape低聲說。

「現在?」Sirius好笑的瞧向他們眼下這般連體嬰似的糾纏姿態。Snape真該早點開口的,但病人總有權利任性。

「不。」魔藥大師再度搖頭,閉上眼,將所有紛擾徹底排除在視線之外,「等我下一次睡醒之後…。」

Snape睡過去以後,Sirius用拇指推開他即使在睡夢中也依然緊皺的眉心,覺得自己這個下午想要嘆氣的衝動比過去十個月加起來都還要多。他揮動魔杖,點燃了床頭一個小小的香氛罐,很快地,淡淡的迷迭香氣息在整個空間瀰漫開來,沁人心脾。

「好好睡吧,Severus。」他說,「但願這次你能做個好夢。」


 
* 英國俗諺:「哪兒飄著迷迭香味,哪兒的祝福就當家」。

* 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迷迭香是爲了幫助回憶,親愛的,請你牢記在心」。因此,迷迭香花語是『留住回憶』。


Fin.
7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50  253

夜楓野桐 @AlanEveSpiderwick

0
看完了整篇之後意外的感動,把故事裡的一些情節和設定融入了自己的文章內,讓人有一種窺見別人的生火中最平凡的幸福的感覺,結尾讓人有一種平靜的感覺,十分美好。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