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哈利召喚出阿爾托莉雅(1)

發表於
 蛇怪把分類帽掃進了哈利懷裡。哈利抓住帽子,這是他僅有的武器,是他惟一的希望了。他胡亂地把它扣在腦袋上,接著便趴倒在地,因為蛇怪的尾巴又朝他掃過來了。

「救救我——救救我——」哈利想道,眼睛被緊緊地壓在帽子下面,「請救救我。」

哈利沒注意到,此時他的手臂出現三條紅色的印痕。

沒有聲音回答他。相反,帽子越來越緊,就好像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拚命地攥緊它似的。

啷!一個很硬很重的東西落到哈利的腦袋頂上,差點把他砸昏了。他的眼前冒起了金星。他一把抓住帽頂,想把它脫掉,卻摸到帽子下面有一個長長的、硬硬的東西。

一把眨眨發亮的銀劍出現在帽子裡,劍柄上鑲嵌著璀璨奪目的鷄蛋大的紅寶石。

然後,銀劍開始發出紅色的光芒,而且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接著,一個金髮的女孩突然憑空出現,她全身鎧甲,威風凜凜,彷彿中世紀的騎士一樣,金髮女孩伸出手,握住這把閃亮亮的銀劍。
  
哈利呆呆地看著這一切,直到金髮騎士轉過頭來望向哈利,碧綠色的瞳孔帶著凜然不可侵犯的意志: 「遵從召喚而來,吾問汝,汝是吾的Master嗎?」 
  
哈利的腦中一團糨糊,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蛇怪的威脅很快地讓他回到現實。
  
「殺死那個男孩!離開那只鳥!男孩在你後面!你使勁聞聞——聞聞他的氣味!」
儘管不知道金髮騎士從何而來,哈利還是朝向金髮騎士大叫: 「快逃走!」
  
蛇怪的腦袋正在降落,它朝哈利轉過臉來,身體一圈圈地盤繞起來,啪啪地敲打著那些石砫。哈利可以看見它那兩個巨大的、鮮血淋漓的眼窩,看見它的嘴巴張得很大很大,大得簡直能把他整個吞下去,嘴裡露出兩排像他的銀劍那麼長的毒牙,薄薄的,發著寒光,含著毒液……它盲目地衝了過來。哈利慌忙躲閃,撞到了密室的牆上。它又撲了過來,分岔的舌頭嗖地掠過哈利的身體。  
  
金髮的騎士拄著長劍,不為所動,彷彿沒看到蛇怪那龐大的身軀和可怖的利牙,她再次對哈利說:「遵從召喚而來,吾問汝,汝是吾的Master嗎? 」
  
面對蛇怪,哈利既恐懼又絕望,但是當蛇怪的身軀橫掃過來,眼見就要掃中金髮女孩,哈利朝女孩撲了過去,想將女孩推開,自己卻先被蛇怪的身體狠狠撞到牆上。
  
面對蛇怪龐大的身軀,金髮騎士靈巧的一躍,就閃過蛇怪的橫掃,她碧綠色的眼睛橫掃現場: 「小男孩,我敬佩你的勇氣和正直,身為王,我不能容許自己的子民在我眼前被怪物加害。」
  
接下來金髮的騎士揮出長劍,在蛇怪的身上拉出一道巨大的傷口,又靈活地掃過蛇怪的撲擊,接下來完全是金髮騎士的個人秀,蛇怪儘管有龐大的身軀和尖銳的毒牙,但它完全跟不上金髮騎士的輕靈的速度,蛇怪只能不斷發起徒勞無功的攻擊,女孩不斷發揮出精湛的劍技,長劍在蛇怪的身軀上留下一道道傷痕,蛇怪的血不斷地在流失。

瑞斗拔出它的魔杖對女孩發出攻擊,他加入了戰局,但金髮騎士仍然游刃有餘,最後在瑞斗憤怒的咆嘯下,金髮女孩輕鬆地斬下了蛇怪的頭顱。
金髮女孩走向哈利波特,左手提著蛇怪醜陋的頭顱,右手持著葛來分多的寶劍,寶劍上還滴著蛇怪的鮮血,她第三度問出了這個問題: 「遵從召喚而來,吾問汝,汝是吾的Master嗎? 」
  
哈利仍然搞不懂這個金髮女孩到底在說什麼,他掙扎著站了起來,向金髮女孩道謝: 「謝謝你救了我一命....金妮!」 哈利突然驚叫著。
  
此時瑞斗左手抓住金妮,右手的魔杖抵著金妮,冷笑道: 「沒想到禁書裡提到的聖杯戰爭居然是真的…哈利波特,如果你想要這個女孩活著,就告訴她,你是她的master,然後命令她立刻自殺!」

金髮騎士回過頭,憤怒的用長劍指著湯姆瑞斗: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在決鬥中落敗,此時居然還以女子為質! 」

哈利波特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是聖杯戰爭,但聽湯姆的意思,好像說,哈利是金髮騎士的主人,而自己可以命令她做事,甚至是自殺。

哈利轉向金髮騎士: 「假設我是你的master的話,你可以幫我救回金妮嗎?」

哈利沒注意到右手臂上的令咒消失了一條。

金髮騎士朝向哈利,微微鞠躬,頭上的呆毛搖晃著: 「是,我的master」

接著,金髮騎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瑞斗擲出手中的長劍,長劍幾乎在瞬間斬下瑞斗拿著魔杖的右臂,同時金髮騎士一個閃身,快速地衝鋒向前,用力撞開瑞斗,並抱住金妮。

瑞斗踉蹌地向後退,並抱著右臂痛苦的大叫,此時,佛客使迅速地撲扇著翅膀,又在他們頭頂上盤旋了,隨即,一樣東西落在哈利的膝蓋上——那本日記。

哈利沒有思考,也沒有半點猶豫,好像他一直就打定主意要這麼做似的,哈利拿起蛇怪的頭顱,將蛇怪的牙齒穿透那本日記。

隨著一聲可怕的、持久的、穿透耳膜的尖叫,一股股墨水從日記本裡洶湧地噴射出來,順著哈利的雙手淌到地上。瑞斗扭曲著、掙扎著,雙臂不停地揮舞著,嘴裡發出聲聲慘叫,然後……他消失了,然後一切都沉寂下來,只聽見墨水仍然從日記本裡嘀嗒嘀嗒地滲出來的聲音。蛇怪的毒液把日記本灼穿了一個洞,還在嘶嘶地冒著黑煙。

金髮騎士抱著金妮走了過來,「我的master,你的命令達成了」,並說「為了接下來的聖杯戰爭,我們先自我介紹吧! 」

哈利抱住了金妮,金髮騎士繼續說下去「我的名字是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或者你可以稱我為亞瑟王,這次以Saber的職階現世」

哈利波特呆呆地說:「呃,我是哈利波特」 
0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1  6

小黑 @centraldogma

0
當哈利召喚出阿爾托莉雅(2)
在鄧布利多的書桌前,金髮騎士,喔,現在要叫她,阿爾托莉雅。

在哈利大費周章地解釋完事件經過,金妮被她的父母送往醫院,榮恩把洛哈教授也送到醫院,此時校長辦公室就只剩下哈利、鄧布利多,以及阿爾托莉雅。

哈利終於問出他一直想知道的問題: 「教授,從分類帽裡面掉出來的就是阿爾托莉雅,她救了我們一命,但一直說什麼聖杯戰爭和master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鄧布利多回答: 「哈利,這是在禁書區的知識,但現在也只好向你說明了,聖杯戰爭是圍繞“萬能的許願機:聖杯”所進行的戰爭…但是霍格華茲沒有聖杯。」

阿爾托莉雅高聲問道: 「梅林啊! 所以這次沒有聖杯,也沒有聖杯戰爭?」就像一頭憤怒的母獅一樣揮舞手中的長劍。

哈利勉強聽明白了,他問: 「那我們該怎麼答謝阿爾托莉雅? 畢竟她救了我和金妮的命」

阿爾托莉雅回答哈利:「拯救弱者是騎士的使命,你們不需要因此要報答我什麼,但我的確需要聖杯來完成我的願望」

哈利問: 「你的願望是什麼?」

阿爾托莉雅回答: 「重回選定之日」

因為阿爾托莉雅臉上的悲傷表情,讓哈利不敢再多問些什麼。

阿爾托莉雅突然冷靜了下來,說: 「不! 我感覺得到你們也有聖杯…但被分成了三部分…我在哈利身上可以感受到一部分聖杯的力量」

哈利連忙道: 「你說的是什麼? 我都願意給你,作為救命的謝禮」

「My master,這可以等一下在說…」阿爾托莉雅突然向前一站,仿若要撲擊前的母獅,厲聲道:「而且,一部分聖杯現在就在你手上!」說著就將劍指向鄧布利多!

鄧布利多緩緩抽出魔杖,彷彿要進行一場騎士間的對決,校長室的氣氛突然緊張了起來。

鄧布利多突然笑了,彷彿被劍指著的人不是他一樣,說: 「阿爾托莉雅,不,亞瑟王,沒有想到這個也可以被視作聖杯…不過我可以讓給你,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等阿爾托莉雅回答,他就繼續說道「只要你繼續擔任哈利的servant,並保護好哈利,我的『這部分聖杯』可以讓給你」

哈利一聽之下傻了,急忙說道: 「校長,我不需要阿爾托莉雅當我的servant,我也不需要被保護!」

阿爾托莉雅說道: 「這是個不錯的提議,加上我的master的聖杯,就只剩下三分之一需要尋找了,而且這次也沒有其他從者和御主干擾…可以慢慢地尋找」

『反正在我無盡的英靈座人生中,不差這點時間』阿爾托莉雅心想

無視哈利的抗議,阿爾托莉雅痛快地答應下來,從此哈利和阿爾托莉雅的命運就糾纏在了一起。

小黑 @centraldogma

0
當哈利召喚出阿爾托莉雅(3)

哈利本來很抗拒阿爾托莉雅當作自己的護衛,而且他也不喜歡master和servant的稱呼。

阿爾托莉雅: 「要不然要怎麼稱呼你呢? 我的master?」

哈利尷尬地說: 「直接叫我哈利就好,我可以直接叫你阿爾嗎?」

阿爾托莉雅: 「當然沒問題,m..哈利」

當威農德思禮來火車站接哈利時,看到的就是哈利旁邊站著一個中世紀鎧甲的金髮女孩,手上還拿著一把銀色的劍。

當知道這個女孩要跟著哈利一起回家後,威農德思禮徹底瘋了,他朝哈利大聲咆哮: 「魔法世界居然是如此…如此的淫亂! 居然讓女孩子貼身擔任護衛! 而且我們家不需要再有一個怪人了! 穿著鎧甲? 她以為她是誰? 騎士嗎?」,唾沫星子濺了哈利一頭一臉。

「我絕對…絕對不允許你用這樣的態度對待哈利!」看到居然有人這樣羞辱自己的御主,憤怒至極的阿爾托莉雅把劍架在威農德思禮的脖子上,脖子上滲出的血珠讓威農德思禮瑟瑟發抖,他這才明白這把劍是開鋒過後的,佩妮阿姨和達力則發出了尖叫聲。

在事態擴大而且在警察趕來之前,哈利終於說服阿爾托莉雅把劍收起來,並且向威農德思禮等人表示,自己絕對會讓阿爾托莉雅「表現像個正常人」,此事才終於收尾。

回到家之後,哈利拿著父母遺產兌換的麻瓜貨幣,和阿爾托莉雅出門去買衣服。進入服飾店,買完衣服之後,阿爾托莉雅身著學生常穿的帽T和牛仔褲,頭髮用藍色絲帶綁起來,雖然只是普通的服飾,但阿爾托莉雅有一頭披頭的金色秀髮以及碧綠色的瞳孔,俏麗的外表在服飾店差點引起騷動,哈利拚了命才把阿爾托莉雅帶離服飾店。

阿爾托莉雅說「哈利,我餓了」

哈利還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說出讓自己事後後悔千百遍的話: 「好啊! 我們去吃飯吧!」

在麵店,哈利呆愣著望向對桌的阿爾托莉雅,她的桌上已經高高堆滿了吃完的碗盤,而阿爾托莉雅仍以黑洞吞噬般的速度消滅眼前的食物…

一直到哈利在椅子上扭動不安,擔心自己帶的錢不夠,要被留下來洗碗抵債的時候,阿爾托莉雅終於停了下來,滿足的說「先吃個六分飽就好」

哈利突然有股衝動寫信給鄧布利多,看能不能要求護衛的食物費報公帳,否則自己父母的小金庫很快就會被吃窮的吧! 一定吧!

小黑 @centraldogma

0
當哈利召喚出阿爾托莉雅(4)

德思禮一家在暑假開始時,就打算把哈利的咒語書、魔杖、大釜和飛天掃帚鎖起來,並且不准他和鄰居說話。

不過當阿爾托莉雅在眾人面前表演一拳穿牆,以及把佩妮阿姨的鐵製刀叉用手搓成一顆鐵球之後,德思禮一家就偃旗息鼓了。

所以哈利可以好好的做他的家庭作業,不用晚上偷偷摸摸才做。

不過有個問題讓哈利很頭疼,那就是阿爾托莉雅堅持與他同寢室睡覺,哈利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鬧了個大紅臉,並堅持說不。

哈利: 「阿爾,妳是女生,和我同住在一個房間裡面,不太妥當吧!」

阿爾托莉雅: 「聖杯戰爭時,御主都要和英靈片刻不離的,防止御主被別的英靈刺殺…」

哈利: 「可是我們沒有在進行聖杯戰爭啊!」

阿爾托莉雅: 「說不定鄧布利多的猜測是錯的,這個世界也有其他組御主和英靈,會互相刺殺,以贏得最後的聖杯!」

阿爾托莉雅: 「而且我也要擔任好護衛的責任,這樣鄧布利多才會把他的聖杯給我」

面對阿爾托莉雅的攻勢,哈利節節敗退。

最後商議的結果是,阿爾托莉雅睡床上,哈利打地鋪。

------------------------------------------------------------------------------

阿爾托莉雅也找到哈利身上三分之一的聖杯來源了: 那就是哈利的隱身衣。

雖然這是哈利父親的遺物,但是哈利仍然要將隱身衣交給阿爾托莉雅,畢竟阿爾托莉雅對他有救命之恩,不過出乎哈利意外的,阿爾托莉雅拒絕了。

阿爾托莉雅: 「聖杯戰爭是很危險的,既然隱身衣是這麼有用的寶物,那就先寄放在御主處吧! 這樣可以更好的保護御主」

------------------------------------------------------------------------------
在哈利把瑪姬姑媽充成一顆氣球時,在樓上的阿爾托莉雅馬上就感應到了魔力的釋放,並拿著劍從樓上衝了下來。

「我走了,」哈利說。「我受夠了。」

  一會兒,他就和阿爾托莉雅出門到了黑暗、安靜的街上了,他身後拖著沉重的衣箱,脅下夾著嘿美的籠子。

  哈利癱坐在蘭月街的一道矮牆上的時候,他已經離家有幾條街了,由於拖著箱子,累得氣喘吁吁。他很安靜地坐著,滿腔怒氣仍然沒有平息,心臟還在猛烈地跳動。

阿爾托莉雅突然抬起頭,手持長劍,目光在黑暗之中掃動,頭上的呆毛隨著左右搖擺。

『固有技能:直感』發動

哈利: 「阿爾,怎麼了?」

阿爾托莉雅: 「有什麼東西…」

阿爾托莉雅的目光突然盯準某處,突然直撲出去,手中的長劍揮下,隨著一聲野獸的巨吼,一頭巨大無比的黑狗竄了出來,阿爾托莉雅用劍柄重重搥打黑狗的頭,左手的拳頭則毫不留情地痛毆黑狗的肚子。

阿爾托莉雅怒吼: 「我不管你是魔法生物還是什麼東西…趕快給我現行!」

黑狗滾到地上哀鳴,並幻化成一個臉龐瘦削的男人,周圍都是糾結在一起、足有一尺長的亂髮。

他趴在地上喘氣道: 「我對哈利沒有惡意! 我是他的教父!」

阿爾托莉雅冷道: 「我感受到你沒有惡意,否則你早就死在我的第一擊之下了!」

哈利驚呼: 「你是天狼星布莱克! 電視上那個逃犯!」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