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Hogwarts:皮断腿物語

發表於
【Let's start our adventure at Hogwarts ——break a leg!】
-
/ 此作品英文名是 Break A Leg!,在英文俚語中是 祝好運 的意思
/ 作品初期沙雕日常向,Year 1 少字,Year 2 開始有冒險劇情
/ 大戰七年後入學(2005)沒有孫世代人物不怕OOC了
/ 沙雕奇怪小白文筆,可能會有金手指,拒絕的話慢走不送
/ 女主中英混血,喜歡用中國法術解决一切西方法術做不到的事情,還有拳頭
/ 有私設,請勿在意,原著第一,勉强算比較考究
曾在其他網站發表過,但是因爲某些事,剛好發現這裏也有平臺就轉來這裏
/ 因爲翻譯不同所以可能會出現人名/地名的些許差异

【Tag/避雷: 原創人物 / 校園小甜餅 / 私設 / 冒險 / 中國文化和魔法提及 / 看到雷點自行避雷 / 看到了也請不要駡我我有提醒過 】

-
/故事主要圍繞着中英混血的女主和其他小夥伴一起在Hogwarts時而沙雕時而嚴肅,時而開心時而悲傷的日常。到後來發現了Hogwarts潜藏的謎團和危機,以及女主隨身物品勾玉的真正來歷和她的身份。

/原著中一筆帶過的“十九年後”,是不是真的那麽簡單呢?
-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Rabindranath Tagore

-

/P1圖源網絡/P2女主大致可參考樣貌,自用AI合成非真人



-

目錄
-
Chapter 1 登場人物 #1
-
/一年級·輕鬆日常 / 類似于blog或者段子之類的,很短而且沒有連續性
Chapter 2 貓頭鷹來信 #3 
Chapter 3 艾米麗·裏德 #4 
Chapter 4 對角巷與塞爾溫 #5 
Chapter 5 火車奇遇記(?) #6 
Chapter 6 分院儀式 #10 
Chapter 7 黑魔法防禦術 #11 
Chapter 8 變形術 #12 
Chapter 9 魔咒 #13
Chapter 10 魔藥 #14
Chapter 11 飛行課 #15 
Chapter 12 天文學 #16 
Chapter 13 關禁閉 #17
Chapter 14 草藥學 #18
Chapter 15 萬聖節 #19
Chapter 16 金絲雀餅乾 #20
Chapter 17 魁地奇與靈符 #21
Chapter 18 神他喵的聖誕節 #22
Chapter 19 這真的不是你們想像的無杖咒 #23
Chapter 20 驕傲與資本 #24
-
/二年級·厄裏斯魔鏡
-
To Be Continued
-
5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7  36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1 登場人物
/持續更新
/有另一平臺的網友提供的人設
/沒有提到出生年份=女主=1994
1980=哈利等人 1960=掠奪者等人
-
/主角-「扣分四巨頭」
<安妮塔·喬·懷特 Anita Qiao White/安妮 Annie>
Gryffindor/活潑可愛沙雕/堅毅勇敢衝動/愛吃/混血/母族神秘
魔杖英國橡木/鳳凰尾羽/十二又二分之一英寸/守護神雌鹿
隨身携帶母親留下的羊脂白玉吊墜(勾玉)/學院擊球手/長笛手
-
<斯爾伯特·諾亞·奧斯頓·塞爾溫 Serpent Noah AustonSelwyn/斯爾 Ser>
Slytherin/溫柔白切白/樂觀包容/勤奮刻苦/純血/神聖28家族
魔杖紫杉木/鳳凰尾羽/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守護神雄鹿
雙胞胎妹妹叫西爾維亞·塞爾溫/愛織圍巾給安妮塔的痴漢/學院找球手/鋼琴手
-
<艾米麗·里德 Emily Reed/艾米麗 Emily>
Hufflepuff/溫柔愛笑/反射弧長/熱愛自然/麻瓜出身
魔杖/愷木/龍心弦/十一英寸/守護神白鷺
Albert cp/女主摯友/熱愛自然相關/小提琴手
-
<阿爾伯特·維特菲爾德Albert Whitfield/阿爾 Al>
Ravenclaw/高冷毒舌/慢熱傲嬌/天才學霸/混血
魔杖/黑刺李木/龍心弦/十一英寸/守護神孟買貓
Emily cp/男主摯友/年級第一無敵/小提琴手
-
/副角-「戲份不錯」
<艾米·艾拉 Amy Ella/艾米 Amy>
Gryffindor/活潑好動/熱情/衝動/也很愛吃/混血
魔杖/山茱萸木/龍心弦/十二英寸
Silvia友情向cp/女主室友/學院追球手/中提琴手(鋸木手
-
<西爾維亞·伊芙琳·塞爾溫/Silvia Evelyn Selwyn>
Gryffindor/傲嬌毒舌/冷漠孤傲/固執敏感/神聖28家族
魔杖/黑檀木/鳳凰尾羽/十六又四分之三英寸
Amy友情向cp/女主室友/學院找球手/大提琴手
-
<梅甘·莫蘭 Megan Moran/梅甘教授 Professor Megan>
Gryffindor/平易近人/嚴師益友/黑防教授/混血/1980生
Cepheus cp/前任傲羅(Auror)
-
<希夫尤斯·威廉斯 Cepheus Williams/希夫 Ceph>
Hufflepuff/活潑沙雕/不嚴師不益友/變形教授/純血/1980生
Megan cp/前任傲羅/女主哥哥的好兄弟/化獸師/聖伯納犬

-
/配角-「可能是背景板」
Gryffindor
<格洛莉婭·安柏 Gloria Amber 1990>
<約翰·安柏 John Amber 1993>
<芙洛拉·娜塔莎·盧卡斯 Flora Natatha Lucas>
<瑪爾斯·里奧·布萊克 Mars Leo Black>
Slytherin
<勒維奧薩·斯圖爾特 Leviosa Stuwart>
<多洛莉斯·黛娜·琴 Dolores Dinah Jean>
<約瑟夫·弗林特 Joseph Flint 1990>
Hufflepuff
<赫斯塔·克瑞恩 Hesta Crane>
Ravenclaw
<艾瑞克·布萊恩 Erik Bryan>
-
/親人-「女主親人」
<喬治·亞力克斯·懷特 George Alex White>
Hufflepuff/父親/商人/1960生
-
<阿爾弗萊德·喬治·懷特 Alfred George White>
Ravenclaw/哥哥/駐中國魔法部外交官/1980生
-
<愛麗莎·喬 Alisa Qiao>
非Hogwarts學生/中國人/女主母親/1960生/資料被封存
-
/其他-「不便透露」
<姜晏 Yan Jiang>
Gryffindor/中國人/1995生/資料被封存
-
To Be Continued

🦐夏綠蒂小蝦仁🦐 @Charlotte0425

2
@Lamp_Katerina_Shafiq
超級期待故事發展///
私心覺得我跟女主的個性好像XP也是長笛手喔(比心 女主也太美(花痴((是說怎麼做到的www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2
Chapter 2 貓頭鷹來信
咳,各位好,這裏是安妮塔·喬·懷特,小名安妮,中文名喬安妮。
我是個混血兒,父親是英國人,而早逝的母親是中國人。哦,我還有個哥哥,他在中國生活,是英國魔法部駐中國魔法部大使的一員。我六歲以前一直居住在中國。
-
我爸爸,喬治·亞力克斯·懷特,是霍格沃茨赫奇帕奇的畢業生,意外地是一個經商奇才——當年他在戰後周旋在麻瓜于巫師之間做生意,賺了一筆不少的錢。真不懂他怎麽看得懂這一大堆的商業數據,還能做出準確分析——梅林啊。不過我不在意這些,我只在意我爸能不能每個月支付我的巨額零食費用
我媽媽是中國的魔法師,叫愛麗莎·喬。對于她的信息,我知道得不多(就連她本來的名字也不知道。)我們平時都很少會聊到這個話題,不過爸爸却樂衷于教我中國文化,也讓我自習中國法術。記得有一次爸爸說過:“你和你媽媽長得幾乎一模一樣...除了眸色,當然,你的臉部輪廓要深一點。”
我的哥哥——阿爾弗萊德·喬治·懷特,拉文克勞的畢業生,現在擁有一份高薪工作,每個月都寄給我各種禮物,美滋滋。雖然用來送東西的鳥,他的雕(被我稱爲沙雕),總是會嚇着我的猫頭鷹Cake。
-
一個不認識的猫頭鷹正在拍打窗戶。
今年我十一歲了,早就知道會收到霍格沃茨的信,給了送信的猫頭鷹一點零食,沖下樓梯。
“爸爸!我收到霍格沃茨的信了!!”
呃...艾米麗?叔叔阿姨!?
對哦,約好了來一起吃下午茶的。
完了
-
“安妮塔?你也收到了那個魔法學校的信!?”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3 艾米麗·里德
四個人都不出聲,death air.
“啊啾!”
大家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我尷尬地笑了笑,“呵呵,天氣轉凉了呢...”
爸爸面對自己的女兒毫不留情:“現在是夏天,安妮。”
是親生的嗎
-
“這麽說,這件事是真的?”艾米麗的爸爸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當然,”爸爸用魔杖幫我們倒茶,“魔法無處不在,只不過我們的政府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麻瓜——不懂魔法的人不會知道的。”
哇,沒想到艾米麗也可以進入霍格沃茨學習啊!太好了!
-
【系統提示】您已進入回憶狀態
Emily Reed,Anita Qiao White最好的閨蜜。
我六歲的時候,和爸爸一起搬來了英國——爸爸的家鄉。
因爲爸爸表示我還是需要具有麻瓜界的知識的,所以就幫我申請了附近的一所私立麻瓜小學。(我到現在都沒確定他到底是真的爲我好還是只是不想我有機會拆家
“嗨,大家好,我叫安妮塔·喬·懷特。”我們輪流自我介紹,同學們都很nice,老師幫我安排了一個前排一點的座位:“安妮塔,你就坐在艾米麗旁邊吧!”
女孩靦腆地對我笑了笑:“請多多指教。”
“我也是!”
冰雪聰明(?)懂得看人臉色的我,知道艾米麗不太願意跟我搭話,我也不說話,自顧自地畫畫。
第一天上學就這麽(草率地)結束了。
老爸沒時間,我自己回家,正好和艾米麗順路!
一路上我侃侃而談,說著關于中國的東西,她也偶爾會回答一下或者問點問題。
-
當我提到了中國的植物,她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我好像get到了什麽
第二天放學路上,我拿了一些小白菜的種子給她,對她說:“這是小白菜的種子,一種很好吃的蔬菜,很容易養活的!送給你試試吧!”
“謝謝。”艾米麗很激動地接過了種子,“我會照顧好它們的!”
“我相信你會的。”
到了她家門口,她讓我進去看看。
“我養了很多植物,你是除了我家人以外第一個參觀這裏的人。”艾米麗笑得羞澀,眼神中却充滿了自豪。
我一邊欣賞著各種各樣的植物,她就在旁邊如數家珍地介紹著:“這個是向日葵,這個是黃水仙,這個是波斯菊......啊,對了!”
她找了找,拿出一盆仙人球。
“這個仙人球很容易照顧的,送給你,希望你可以喜歡...”
我驚喜地接過小仙人球,兩人會心一笑。那個仙人球現在還在我桌前呢。(不留神就會被刺到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4 對角巷與塞爾溫
【哲學三問】
我是誰?
我在哪兒??
我在幹什麽???
【答】
我是被老爸一大早丟進壁爐的可憐人。
我在對角巷。
我在帶著第一次來對角巷的艾米麗采購。
-
現在是七月十五號,早上八點半。
老爸早上要和艾米麗的爸爸媽媽一起去打高爾夫球。
然後就把我和艾米麗一把火燒去了對角巷。
......好吧。
我熟門熟路地帶著艾米麗去各個商店買學習用品,選購砍價一氣呵成,再把它們丟進兩個施了無痕伸展咒的手提袋。
艾米麗買了一隻小黑猫,給它取名比斯克,Biscuit。比斯克總是猫視眈眈地盯著我的凱克...怕怕
最後我們到了奧利凡德魔杖店。
我推開門,回頭對艾米麗笑著揮手,示意進來。
“呃!?”我一頭撞向門後的男孩,那個男孩前面還有個女孩,于是我們像多米諾骨牌一樣摔倒。
預想中的親吻大地幷沒有實現——那個男孩護住了我,一起倒地。
攬住我的手修長好看,我抬頭望去,
暖粟棕色髮絲中摻了絲絲烏黑,湖水藍的眸子,白裏透紅的俊臉,薔薇色的薄唇微抿......
天呐,這讓我想到了傳說中的Omega。
“喂,看呆了?撞到人還不道歉嗎?”不客氣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一個激靈跳了起來,順帶把小Omega(?)也拉起來。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我抬起頭對“Omega”微笑。
他側過頭,輕聲道:“不用謝...”
旁邊的紅發女孩跟他長得有幾分相像,應該是兄妹。
艾米麗拍了拍我衣服上的灰塵,悄聲說:“你怎麽那麽不小心。”
“我就是這樣的啦……”我吐舌。
紅發女孩翻了個白眼。
“你好,你們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吧?我叫斯爾伯特.N.A.塞爾溫。這是我妹妹,西爾維亞.E.塞爾溫。”
“安妮塔.Q.懷特。這位是艾米麗·裏德。”神聖二十八家族,惹不起惹不起。感覺面前的omega瞬間變成了高大偉岸的alpha(?)不是,我今天腦子是怎麽了???
“啊,四位小客人,日安。”奧利凡德先生從裏面走來櫃檯。
“你也是,奧利凡德先生。”斯爾伯特·塞爾溫溫潤一笑,“我們都是來買魔杖的,讓這兩位小姐先吧。”
奧利凡德先生點點頭,我推了推艾米麗,讓她先試。
在犧牲了兩個花瓶之後,艾米麗成功找到了她的魔杖——愷木,龍的神經,十一英寸。這種魔杖據我所知適合施展無聲咒,那麽,我要教艾米麗决鬥!!
下一個到我了。
一個木抽屜、一堆亂七八糟的紙片,在奧利凡德先生成功搶救他因爲我弄破玻璃魚缸而快要窒息的魚之後,我也成功找到了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橡木,鳳凰尾羽,十二又二分之一英寸。
不錯不錯,我很棒棒。奧利凡德的魚的生命力也很棒棒(估計這種事不止一兩次了)
付錢,跟店內的三人一魚告別(其中一個不理我),我們又歡快地一把火燒回了我家。
【斯爾伯特視角】
我和西爾維亞剛走入店內,就又有人開門,伴隨著女孩銀鈴般的笑聲和撞入眼簾的一抹藍,我被推倒了(?)
倒下的時候,下意識地攬過了女孩的肩膀。
那女孩看著我楞了楞,其實,我看到她的一瞬間,也失了神。
那是一張更接近于東方人的臉,柳眉杏眼,櫻唇微啓,呆呆地看著我。她幷不能算是絕美,但她的眼睛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鑽藍色的雙眸熠熠生輝,好像能够攝人心魂,像是陽光下的溪流,閃耀著光芒。
心中突然悸動。我希望她沒看見我通紅的耳尖。
交換姓名。她叫安妮塔,也是霍格沃茨的學生,以後也可以再見的。
女孩和她的朋友走後,我和西爾維亞也開始試魔杖。
“紫杉木,鳳凰尾羽,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這是我的魔杖。
妹妹的魔杖是黑檀木的,也是鳳凰尾羽,十六又四分之三英寸——長度驚人。
“哦,對了。你的魔杖內芯跟剛才那位東方少女的魔杖內芯去自同一只鳳凰,塞爾溫先生。你們挺有緣的。”臨走前,奧利凡德先生微微笑道。
撲通.撲通.撲通.
對西爾維亞的抱怨充耳不聞,腦中只剩下了“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所以說是一見鍾情(好耶)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5 火車奇遇記
九月一號。
我爸、艾米麗爸媽都來送我們了,爸爸居然能來,本人深感欣慰
事情要從我和艾米麗找到一個空隔間開始說起,(雖然因爲我們是最先到的所以其實是很隨便地挑了一個)我肩上站著凱克,艾米麗懷裏抱著比斯克,我倆幷肩坐下。
我從口袋裏拿了點零食給凱克(它就是爲了這個才乖乖站在我肩膀上的然後就讓它縮在我的懷裏睡覺。
我坐在最裏面靠窗的位置,望著外面的人發呆。
“請問我們可以坐在這裏嗎?”
兩把聲音同時響起,一把是細軟的女聲,感覺有點像艾米麗。另外一把是溫柔略低沉的男聲,我們抬眼望去,四個人站在隔間口。
兩個棕發女生,說話的女生在目光接觸到兩個男生時倒吸一口氣,有點戲劇性地後退幾步:“不好意思打擾了!”于是飛快地跑走。
“赫斯塔!”另外一個女生對我們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她有點异性恐懼。我去追她了。”
“對了!我叫勒維奧薩·斯圖爾特!”
尷尬。
-
“你們...進來吧。”我對剩下的兩個男生說。
“安妮塔·懷特小姐?”
我望向說話的男生。
“斯爾伯特·塞爾溫——先生?”
斯爾伯特·塞爾溫坐在我對面,對我一笑:“又見面了。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阿爾伯特·維特菲爾德。”
金棕色的頭髮,綠色的眼眸,以及和斯爾伯特·塞爾溫一樣的大長腿...呵呵,感覺自己好渺小qwq
“這位是艾米麗·裏德,我的好姐妹。兩位小先生早上好~”
“你也是,懷特小姐。”斯爾伯特·塞爾溫對我微微一笑,“其實叫我斯爾伯特就可以的,斯爾也行。”
“那叫我安妮塔吧——當然也可以叫我安妮。”原來神聖二十八家族的人那麽好相處?(妹子,你想多了,人家對你好是有目的的
“艾米麗。”
“......”維特菲爾德似乎有點不願意,“阿爾伯特,或者阿爾。”
沉默...找不到話題有點尷尬啊。
“呃,我們出去先換長袍...?我待會想睡覺。”
艾米麗猛點頭,把寵物放在桌子上,我向他們兩個示意一下就推著艾米麗走了出去。
-
“砰!”
剛走出去,關上門,一個金髮女生就摔倒在我面前,我們趕忙扶起她,看到了她的正臉——哇,美女。
灰眸透著些許羞澀,她對我們說了聲謝謝,就想自己走,哪知道她似乎是扭傷了脚,疼得眼圈都紅了。
身後有些不善的目光,我轉頭,兩三個大一點的學生,略帶嘲諷地看著我們,掉頭走掉。估計這女生是被故意弄倒的...
有點遠的一個隔間裏的人也走了出來看情况:那個异性恐懼的女孩赫斯塔、她的朋友勒維奧薩,還有一個棕發綠眼女孩和一個黑髮棕眼的女孩。前者有一種飄逸的氣質,後者開朗活潑。
赫斯塔道:“你們把她扶過來吧!”
我和艾米麗一人扶一邊,把金髮女孩扶到女孩們到隔間。
“你沒事吧?”勒維奧薩問。
金髮女孩搖搖頭,好像很緊張的樣子。
“別怕,你就跟我們一起在這個隔間裏吧。”棕發女孩笑道,黑髮女孩點點頭,又往旁邊讓了讓,給她坐得舒服點。
我對她友善地笑笑:“你叫什麽名字?我叫安妮塔·喬·懷特!叫我安妮塔或者安妮都可以!”
“啊,你也是中英混血吧,長得太像東方人了!我也是,我叫瑪爾斯·裏奧·布萊克,你們叫我瑪爾斯就好。”
其實我也有點感覺她也是混血兒,不過她更像西方人,哈,基因的力量。
“正式介紹一下,我叫赫斯塔·克瑞恩,叫我赫斯塔就可以~”
“勒維奧薩·斯圖爾特!叫我勒維吧!”
“芙洛拉·娜塔莎·盧卡斯,你們可以叫我芙洛拉。”
“我叫艾米麗·裏德,叫我艾米麗就行~”艾米麗也微微笑道,“你呢?你叫什麽名字?”
小聲得幾乎聽不見了:“多洛莉斯·黛娜·琴。”
“我們叫你多洛莉斯可以嗎?”
她點點頭,又說:“其實叫我黛西也可以...”
“那我們就叫你黛西吧~~”勒維愉快地做了决定,“要吃零食嗎?”
“謝、謝謝...”“不用,赫斯塔做的!”
“啊...對了,我們不是要換長袍嗎?”艾米麗提醒我。
我眨了眨眼睛,好像是有那麽一回事哦!
-
告別六人(順便打包了一些赫斯塔做的零食),找到了一個空隔間,換好衣服,我們回到了我們的隔間。
“砰!”
哇,好疼...
我剛準備進隔間,後面就有一股力量把我推倒,不偏不倚,倒在了正準備出去的斯爾身上。
斯爾伯特抱住了我,我們倒在座位上。嘶,怎麽感覺似曾相識
“咳,這裏還有人。”阿爾伯特微微勾起嘴角。
我跳了起來,轉頭望向“罪魁禍首”。
金黃色長卷髮,棕色有朝氣的眼睛,是一個很可愛的妹子!
“那個...不好意思...”她尷尬地蹭了蹭鼻子,“我可以坐在這裏嗎?”
斯爾伯特笑了笑:“我們無所謂。”
“那你進來吧^_^”艾米麗也微笑著。
我們自我介紹一番,女孩叫艾米·艾拉(話說跟艾米麗名字很像啊)。
火車這時也要開動了,伴隨著我們三個女生嘰嘰喳喳的傾談聲,開往霍格沃茨。
-
聊得正開心,“砰”的一聲,隔間門被一下子打開了。紅發藍眸,是西爾維亞·塞爾溫。
“斯爾伯特·諾亞·奧斯頓·塞爾溫你怎麽可以自己走掉?!”
哇,肺活量真好。
“塞爾溫,你冷靜。你哥哥只不過是想和他的朋友在一起罷了。”阿爾伯特面無表情。
塞爾溫挑眉,指著我:“維特菲爾德,你別在這裏跟我唧唧歪歪,他擺明了就是來撩妹的!”
我緩緩打出三個問號:???
艾米麗緩緩打出三個問號:???
艾米緩緩打出三個問號:???
阿爾伯特緩緩打出三個點:...
斯爾伯特快速打出三個感嘆號:!!!
“你出去——”斯爾伯特把西爾維亞推走了,消失了~
然後斯爾伯特又出現了!
然後我們就開始各做各的了!
我靠著艾米麗睡覺,阿爾伯特看書,艾米麗逗着兩個小寵物,斯爾伯特好像在看着自己的正前方發呆。
-
我們即將展開,霍格沃茨的生活。
We are going to start the life in Hogwarts.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其實還有很多已更新章節w
大家能够接受這種文筆和風格嘛
還有怎麽搭梯子啊

🦐夏綠蒂小蝦仁🦐 @Charlotte0425

0
@Lamp_Katerina_Shafiq
如果要搭電梯的話,在樓數前加入井字號就可以了(本樓為#8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rlotte0425
好的,我學會啦
Ps:謝謝你的支持w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6 分院儀式
-
我們下了火車,便跟隨半巨人海格搭乘小船前往霍格沃茨的城堡。我哥和我爸提起過,海格已經爲霍格沃茨服務很多年了,是一個很溫和善良的人!
我、艾米麗、斯爾伯特和阿爾伯特坐同一艘小船。艾米和赫斯塔、勒維和西爾維亞一起。
霍格沃茨......
你以爲我在想什麽?當然是如何把中華文化傳播到霍格沃茨啦!
我們的接手人是副校長弗利維教授,也是拉文克勞的院長。哥哥說他有妖精血統,所以比較矮小。和海格一對比,唔。
我們走進禮堂,還沒來得及仔細欣賞星空就要分院了。
-
【系統提示】您已獲得上帝視角
“Mars Black!”
瑪爾斯走到椅子前坐下,戴上了分院帽。
“布萊克......沒聽過有這麽一個人啊......”台下的人竊竊私語,“會進斯萊特林吧?” 瑪爾斯鬱悶.jpg:自己只是剛好姓布萊克而已!
“你不適合斯萊特林,”分院帽的聲音響起,“格萊芬多!!”
-
“Hesta Crane!”
赫斯塔走過去坐下,分院帽笑了笑:“异性恐懼?有趣...喜歡做甜點?這倒是讓我想起了熱愛烹飪的赫爾加,性格嘛...也不錯。”
“所以...?” “赫奇帕奇!”
好吧,赫斯塔最大的煩惱是面對赫奇帕奇那桌熱情的學長們。
深呼吸一下,努力讓自己的面部表情自然一點,伸出友誼之手。
-
“Amy Ella!”
艾米跑向椅子,迫不及待地戴上了分院帽。
“唔,是嗎...我知道了。”
艾米迷惑.jpg:“帽子先生,你知道什麽了?”
“當然是你的性格了,實在是太容易了——勇敢。”
“欸?你用什麽方法知道的?”
“啊——帽子先生,我喜歡這個稱呼,還是第一次有人那麽叫我呢。對了,你屬於——格萊芬多!”
-
“Dolores Jean!”
多洛莉斯緊咬下唇,慢慢地走向椅子。
戴上分院帽,金髮裏藏著的小老鼠尼拉不安地動了動。
“是個很可愛的小傢伙呢。”分院帽突然說話,嚇了多洛莉斯一大跳。
“唔!您是...分院帽?” “是的,孩子。你很有上進心...拉文克勞?還是...斯萊特林?”
“......”
“唔...不服輸是麽...那麽,斯萊特林吧!”
-
“Flora Lucas!”
芙洛拉優游自在地走向椅子,坐下,心中沒有一點緊張的情緒。
“你不緊張啊?” “不,分院帽先生。”
“這是第二次聽見有人叫我先生了,真有趣。”分院帽說,“其實你比較像拉文克勞,你知道的吧?” “嗯哼。”
“那你還是决定了?” “嗯哼。”
“好吧——格萊芬多!”
-
“Emily Reed!”
艾米麗有些緊張,後方的安妮塔捏了捏她的手:“去吧,加油!”回頭對安妮塔笑了笑,艾米麗無意中看到了正望著自己阿爾伯特,心跳亂了一拍。
快上去,胡思亂想什麽呢!
分院帽幷沒有太多的糾結:“性格溫和善良,有點害羞...你跟安妮塔·懷特的關係挺好的啊……”
“???”
“我開玩笑的,是不是覺得我可愛了許多?”
“呃,嗯......” “果然是善良到極點的孩子,赫奇帕奇鑒定完畢。” “...啊?”
“好了好了,赫奇帕奇!”
“???”
-
“Serpent Selwyn!”
啊...到自己了。收回看着某個女孩的目光,走到椅子前坐下。
“孩子,你是來拆我台的嗎?” “????”
“太難了...我太難了......說吧,你想進格萊芬多,拉文克勞,還是斯萊特林?”
斯爾伯特不解:“格萊芬多和拉文克勞還好理解...我能問問爲什麽我能進斯萊特林嗎?”
“你有天賦,且不甘平凡,而還有一點,也就是你現階段最大的野心,你想聽嗎?”
“...什麽?”斯爾伯特突然有點不詳的預感,“還有一點?”
分院帽一臉黑綫——如果它有臉的話:“與安妮塔·懷特共度餘生。”
“!!!”
耳根通紅,輕飄飄地走向斯萊特林長桌。
-
“Silvia Selwyn!”
終于到自己了。西爾維亞一甩紅發,昂首闊步地走向椅子。
“很驕傲的孩子呢...不過也不是壞事。”分院帽笑道。
西爾維亞有點不耐煩:“我討厭說話不清楚的傢伙,麻煩的帽子,請你趕快。”
“呃...你和你哥哥都是來拆我台的?一個分不了院,一個帽身攻擊!?”分院帽作心碎狀,“大小姐,斯萊特林好不好?”
“我才不要和斯爾伯特同學院!”
“那...那就格萊芬多好了!”
-
“Leviosa Stuwart!”
勒維奧薩扶額,完了,自己的名字已經成爲話題了。
不知道是誰給分院帽施了個漂浮咒,暈乎乎的分院帽稀裏糊塗地分了斯萊特林。
勒維奧薩:“?????”
好——吧——
-
“Anita White!”
終于到自己了,安妮塔心想。
現在已經沒剩幾個人了,緊張是一定有的,但不知道爲什麽安妮塔心中更多的是興奮,迫不及待地戴上帽子。
“嗨,帽子。”安妮塔熱情地打招呼,“我比較適合哪個學院?”
“啊,久仰大名,懷特小姐。”分院帽壞笑著說,“剛才有兩個人對你心心念念來着,準確地說,三個,還有一個對你很感激。”
安妮塔:“啊,是嗎?好吧...” 這孩子的反射弧已經斷了
“所以——面對各方的期盼,選擇吧!格萊芬多、赫奇帕奇,還是斯萊特林?”
“有得選!?那當然是陪艾米麗啦!”
“好der——Gryffindor!” “唉?”
“你以爲我真的會讓你選?開玩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Albert Whitfield!”
不慌不忙地走向椅子,戴上分院帽。
自己的九型人格心理學還沒看完...真麻煩......
“呃,我們在分院,專心點,孩子。”分院帽汗顔,“還有,什麽是九型人格?”
“......”
“好吧,好吧,那麽以你的性格,愛學習,博學多才,熱愛研究知識,謙遜,有上進心......”
“拉文克勞,我知道的。”阿爾伯特的聲音平靜如水,“快點吧,我還想看古代醫學史。”
“......拉文克勞!”
-
分院帽:我太難了 :(
-
【系統提示】您已進入安妮塔視角
不得不說,宴會的食物太好吃了,雖然校歌有點不忍直“聽”
回到宿舍,又是熟人。
芙洛拉一進去就開始就開始收拾衣物,向我微微一笑。
瑪爾斯笑著說:“我們真有緣!”隨後跟我握了握手。
“安妮塔!!”艾米直接把我撲倒在床上,“跟你一個寢室實在是太——好——了——!!” “我也這麽覺得呀!!”
西爾維亞冷眼旁觀,直到她留意到我脖子上的勾玉。
“這塊寶石不錯...是中國的 ‘玉’ 吧?”西爾維亞面無表情地向我伸出手,“請多多指教了。”
霍格沃茨的生活...要開始了呢。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7 黑魔法防禦術
-
“大家好,我叫梅甘·莫蘭,是你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黑髮綠眸的年輕女子笑著對我們說,“以後請叫我莫蘭教授,還有,那邊那位東方女孩,請不要再打瞌睡了。”
瑪爾斯嚇了一跳,還以爲是說自己。
鄰座芙洛拉讓她不用擔心,示意往我這邊看。
瞌睡到快要靠在斯爾伯特肩膀上的我清醒不少,訕訕地笑着:“嘿嘿,教授,抱歉...”
“你叫什麽名字?”
“安妮塔·懷特。”
“你呢?”她看向斯爾伯特。
“斯爾伯特·塞爾溫。”
莫蘭教授看着我們,一臉意味深長的笑,還對斯爾伯特說了一聲加油。
斯爾伯特耳朵紅了。
“很熱嗎?這裏是室內。” “沒有......”
我有點懵,斯爾伯特這是怎麽了?我感受到了西爾維亞的瞪視和旁邊艾米尷尬的笑容,還感受到了勒維的姨母笑和黛西禮貌的微笑。呵、呵呵、呵呵呵......
不過幸好黑魔法防禦術很簡單。(其他同學:滾)
聽說莫蘭教授曾經是傲羅,經驗豐富。應該會比較穩重吧?
應該吧???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1
Chapter 8 變形術
噢,糟糕。
我昨晚怎麽沒發現,變形術老師是希夫尤斯?他是我哥的死黨,第一個能在沙雕上跟我匹敵的人(???)
此時他正壞笑著,看著我,在打什麽不好的注意。
我們這一課和拉文克勞一起上,因爲格萊芬多那邊沒有位置了,我坐到了一片藍色中間幷且只能跟唯一認識的阿爾伯特一起坐。萬藍叢中一點紅,很好,很優秀。
“嘿嘿...請多多指教。”“......”
把火柴盒變成針的話...emm......
我還在考慮變成針的實用性,旁邊的阿爾伯特就非常輕鬆地變出了一根銀光閃閃,一頭還很尖的縫衣針。
“拉文克勞加五分,維特菲爾德先生做得好!”希夫尤斯說,“這位格萊芬多的同學也要努力哦!”
我狠得牙癢癢:“裝什麽蒜!”
“砰。”
一根非常長的銀針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得意地笑道:“教授,要不要試試我們中國的針灸?”
銀針又變成了杯子:“喝杯茶也不錯?”
變成碟子:“或者來一碟糕點?”
變成棋盤:“下棋?”
哼哼哼!我暑假的時候可是爲了變形術勤學苦練!!(但其實我只能變這幾個東西,而且也不能把活物變形
“懷特小姐,你實在是太優秀了,格萊芬多加五分。”希夫尤斯壞笑,“你現在可以休息,不過明天要交給我一份關于變形訣竅的的論文。”
算你狠!!!
旁邊阿爾伯特的眼神好像在說:讓你秀。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9 魔咒
魔咒課還是跟拉文克勞一起上的......而且好餓......
還有一課就吃飯了!加油!!
哼!大家看著吧!完美的飄浮咒!
糟糕,我想到了勒維。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0 魔藥
終于有和赫奇帕奇一起的課了qwq
我毫不猶豫地跟艾米麗坐在一起。
“好的,現在加入豪猪刺......”
“安妮等等!我們要——”
晚了。
我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趕在我的坩堝犧牲之前——
“化爲烏有!!”
我用我最快的速度從懷裏掏出符丟進坩堝裏,幷且蹦出來一句普通話的咒語。
呼...沒事了。
不過我的這一聲吼引來了教授。
“懷特小姐,怎麽了嗎?”斯拉格霍恩教授略有點不滿,“有什麽事要大聲到打斷教授的授課?”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尖:“剛才我的坩堝快爆炸了,用了點中國的法術...當然,是出于自衛,自衛~”
斯拉格霍恩有點疑惑地看了看乾淨無比的坩堝。
“好吧,但是下次要專心聽講咯。”
難以置信,就這麽放過我了。
一旁的赫斯塔正爲自己的左手臂又撞到搭檔而無休止地道歉。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1 飛行課
第二天一早是飛行課,前半堂課是理論課,我靠著艾米麗,哈欠連天。
“你到底怎麽了?”艾米麗輕聲問。
我撇了撇嘴:“問阿爾伯特......可惡的希夫......”
艾米麗側過頭,用詢問的目光望向阿爾伯特。他眸光一閃,不去看艾米麗:“威廉斯教授昨天給她布置了論文。”
“哈哈,你們怎麽剛開學就這樣啊~”
“艾米麗你學壞了!”
-
“好了,各位同學,我們現在要嘗試拿起掃帚。”胡奇夫人帶我們去到排成幾排的掃帚前,“到掃帚的旁邊,伸出手,然後說,‘up’。”
“Up.”我隨口說了一聲,雖然我挺喜歡魁地奇,但是對自己的希望不大。然而,我手裏却突然多了根木棍。
“安妮...你好厲害......”艾米麗咬著下唇,也叫了幾次,都沒成功。
“帶點感情,命令它,掃帚就會聽話。”
平靜的聲音傳入耳中,我和艾米麗抬頭,是阿爾伯特和斯爾伯特,他們也一下就拿到了掃帚。
經過提示,艾米麗做到了。
“謝謝!”艾米麗朝著阿爾伯特微微一笑。
眼睜睜看著阿爾伯特耳根變紅,我搖搖頭:又是一個沒能在艾米麗的微笑下撑過三秒的孩子。(絲毫沒有想到自己當初是如何神魂顛倒(?)的)
不經意間對上斯爾伯特的眼睛,我尷尬地笑了笑。
旁邊的西爾維亞也拿到了,一邊嫌弃地說著艾米是笨蛋,一邊調整著她的姿勢。
再旁邊的勒維和赫斯塔雖然略有艱難,但也成功了,似乎還在談論著赫斯塔應該用左手還是右手拿掃帚。
遠點的芙洛拉和瑪爾斯也拿到了,閑聊ing。
其他同學也陸續做到了,胡奇夫人表示:這届是最高效率的,本人深受感動,希望不會有什麽意外出現。
胡奇夫人,您太天真了。
有沒有天賦我不知道,但我們這一届的學生,絕對是最皮的。
-
“好的,我數三二一,你們就騎上掃帚!”
我很激動。
“三、二、一!”
我雙脚一蹬,掃帚很給面子地飛了起來,我在低空快速地盤旋,然後落地。
“安妮,這是你第一次飛嗎?”芙洛拉問,飛得好好呢。”
我摸了摸鼻尖:“飛的確是第一次,謬贊了...你飛得也很好啊。”
【系統提示】安妮塔一害羞就會變得特別客氣,語氣都跟平常不一樣
“我在家練過的,當然比較熟練了~”芙洛拉搖搖頭,“我要教瑪爾斯,你繼續練吧。”
“啊!!”
一聲尖叫從上方傳來,我抬頭——艾米麗快掉下來了!她什麽時候飛得那麽高的!!
“艾米麗!!!”
我想也沒想,直接騎著掃帚向艾米麗飛去,被撕碎的風卷起我的頭髮和長袍,千鈞一髮之際,我伸出雙手把墜落的艾米麗抓住,緊緊抱在懷裏。
等等,我好像忘記了什麽?
我忘記了抓住掃帚啊啊啊啊啊啊!!!!
我們兩個一同從空中落下,我把艾米麗護住,絕望地閉上眼睛感受著自由落體——
-
哎?我們下降的速度變慢了?
幾道减震咒同時向我們發來:教授、斯爾伯特、阿爾伯特、芙洛拉、赫斯塔、黛西,還有一道不知道。(剩下的艾米、勒維,根據人設,大膽推測你們不會)
我們以不可思議的慢速落地,隨後被同學們包圍。
“你們沒事吧!”
“有沒有受傷?”
“嚇到了嗎?沒事沒事!”
我倒是沒什麽,看著艾米麗慘白的臉,我告訴胡奇夫人艾米麗需要一服鎮定劑。
“好好好,兩個人都喝一服!趕快去...那邊那位斯萊特林的同學,你送她們!”
斯爾伯特和我各自扶著艾米麗的兩個胳膊,慢慢走到醫療翼。
-
“所以你呈什麽英雄,不知道教授會施减震咒的嗎?”龐弗雷夫人皺著眉,把鎮定劑灌(?)進我的口裏,“休息一會兒吧,很快就下課了。”
“嗯。”我裝模作樣地躺下,閉上眼睛。
龐弗雷夫人一走,我立刻到艾米麗的病床那裏去。
“她睡著了,剛才給她的藥劑有安眠作用。”
“唔哇!斯爾伯特你還沒走?”我有點訝异,“難道...你不想上課!”
“咳...是的......”
我大笑:“哈哈,原來你是這樣的斯爾伯特!”
“你也休息一會兒吧,不是嚇壞了麽?剛才你嚇到我了......”
“我哪有那麽脆弱~”我微笑,“剛才...如果剛才掉下來的是阿爾伯特而不是艾米麗,那你也會奮不顧身的。唔,頭髮亂了。”
我拆下頭髮,沒有梳子,我隨便地綁了個馬尾。
斯爾伯特看著我淩亂的頭髮,忍俊不禁:“噗...我來幫你吧。”
“你會綁麻花辮?”
“會,我小時候幫西爾維亞綁過頭髮。”
斯爾伯特挽起我的發,有點發燙的指尖時不時地觸及我的脖頸。
“你的手指好燙,不舒服嗎?”
“沒有...有點熱......好了。”
我拿起病床床頭櫃上的鏡子看了看:“好看誒...斯爾伯特,你手真巧!謝謝~”
“不用謝。”他輕笑。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