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Hogwarts:皮断腿物語

發表於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2 天文學
我恨天文學...
想睡覺......
爲什麽?爲什麽這些星星沒有坐標??
“斯爾伯特,你看,那是蛇夫座。”
“嗯。”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3 關禁閉 
我被辛尼斯塔教授關禁閉了......因爲我天文學課睡覺......
“辛尼斯塔教授都忍不住關你禁閉,你也真是個人才。”希夫尤斯戲虐道。
一旁的莫蘭教授居然也點頭同意。
“我怎麽了,不就睡著了還說了點夢話麽?”
“那些夢話包括猪耳、烤串兒、辣條、東坡肉?”
天文塔好冷......好餓.....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4 草藥學
今天隆巴頓教授興致勃勃地給我們介紹他買的牡丹。
“同學們看,這是我從書上看到的中國的牡丹,很漂亮吧?”
我看著桌上的幾盆芍藥,心裏爲它們抱不平。
“安妮,如果我沒看錯,那個是芍藥吧?”艾米麗悄聲問。
“嗯……”
要不要告訴教授他花了幾個月工資買的牡丹是芍藥?在綫等,急_(:з」∠)_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5 萬聖節
哇,派對。
哇,好吃的。
哇,南瓜汁。
等等?南瓜汁?
不敢恭維,不敢恭維。
“呐,斯爾伯特!不給糖果就搗蛋!”
我拉著艾米麗到處索要糖果。
“好啊,如果是你來搗蛋的話,我很歡迎。”
???
這跟預想的不一樣!!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6 金絲雀餅乾
周末,我在斯萊特林休息室被一群女生包圍。
你也許會問:“你搶了她們的男神嗎?”
不,當然不是。
我吃了勒維的改良版金絲雀餅乾,變成了正常大小的金絲雀,維持一天。想來找她談談人生和理想,沒想到被女生包圍了。
“小傢伙的脚怎麽纏了一條發帶?”
那是我的發帶!西爾維亞!別拿走!!還有你一個格萊芬多爲什麽會來這裏啦!!
黛西仔細看了看:“這不是安妮塔的發帶嗎?”
這......完了,怎麽解釋啊?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
斯爾伯特輕咳一聲,迅速地從西爾維亞手中把我奪走,幷且走進寢室。
樓下西爾維亞大喊:“你什麽時候養的金絲雀!?拿下來!我還沒摸够!”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西爾維亞ಠ_ಠ
-
嘖,讓人妒忌的單人寢。
我盯著斯爾伯特,看著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包餅乾。
“斯圖爾特告訴我了,你是安妮塔吧。”他微笑,把我放在大腿上,“來,這是她給的解藥。”
雖然很疑惑爲什麽勒維會告訴他,我還是聽話地吃了餅乾。
“砰!”
啊,變回來了。雖然還是坐在斯爾伯特的大腿上。
安妮塔·愣·懷特: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麽?
斯爾伯特·愣·塞爾溫:怎麽辦我現在慌得一批 要直接抱走還是走程序?
“咳,不好意思。”
我跳下來。
的確是跳...可惡的大長腿……
“呐,謝謝啦,我先走了。”
我給自己施了幻身咒,走了出去。
勒維,你等著ಠ_ಠ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7 魁地奇與靈符
我出名了。
今天是魁地奇比賽,本來我們好好地看著比賽,應該什麽事都不會發生的。
誰知道格萊芬多的一名擊球手不小心(毫不留情)地把游走球打向了觀衆席——阿爾伯特的位置。
就在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千鈞一髮之際——我掏出靈符口中喊道:“不動如山!”
現在的改良符咒有自動追踪系統,所以它很準確地pia一聲拍在了游走球上,順利阻止了阿爾伯特毀容。
幸好事後麥格校長沒找我談話不過弗利維教授倒是興沖沖地跑來跟我“親切友好地進行交流”。
所以現在霍格沃茨到處傳著“獅院有個一年級不用魔杖就靜止了游走球”,說我用了無杖咒的都有。
我:???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8 神他喵的聖誕節
聖誕節?喵喵喵?那麽快的嗎?
好吧...不過一想到以後的幾年都不能過春節...就有點鬱悶。
“安妮,你聖誕節回家嗎?”艾米麗在遞給我稱好的魔藥材料時問。
我隨手丟進坩堝,敷衍地攪拌了幾圈:“回...肯定要回。你不回嗎?”
“當然要回去,不過阿爾和斯爾伯特父母有事,就不回去了。”
“哦...斯爾他們不回去啊......”
慢著,艾米麗怎麽知道的?
-
收拾行李,我和艾米麗隨著隊伍走向車站。
“啊,這個給你。”我把小鏡子遞給艾米麗。
艾米麗眨了眨眼睛。
“斯爾伯特送的,這是雙面鏡,和我的是一對,這樣我們就可以每天晚上睡前聊天了!”我笑著解釋,“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抄你的天文學作業了23333”
“.........................”
-
聖誕夜,我收到了一堆禮物。
哥哥送了我定制的旗袍,年年如此。而我托人把蜂蜜公爵掃蕩了一遍,把零食送給他。開玩笑,自從畢業之後他就沒吃過這些零食,慘得一批。爸爸送給我一套新的雕刻刀,感恩,我原本那套已經很舊了。我給他雕了一隻獾。
艾米麗跟往年一樣送了我自己種&加工的押花,沒想到今年居然是牡丹。這突然讓我想起一件事。我給她一袋芍藥種子和一份小提琴譜,信中寫道:“聖誕快樂親愛的,今年是芍藥種子和《卡門幻想曲》哦!你給了我啓發,我要拿一本《牡丹譜》(手動艾特赫斯塔)送給隆巴頓教授。”(有人還記得這個小梗嗎)
阿爾伯特很拉文克勞,一本《夜空中的璀璨星體》。別誤會,這不是什麽小說,是實實在在的科普書籍啊!!!
“你的天文學有待加强,希望假期後能看見你的進步。”
我報復性地送給他一本中文版山海經。
艾米送給我一個老虎布偶,真的超可愛超可愛超可愛的!!!我送給她一整盒芙蓉酥,應該很滿足。
然後莫蘭教授送給我一本《星座的傳說》,希夫尤斯送給我一本《如何防止自己的坩堝走向毀滅》
我...我.......wsl
杏仁酥給莫蘭教授,特辣版辣條給希夫尤斯。(哼哼哼,等著吧希夫尤斯·威廉斯!!)
接下來是赫斯塔,她非常慷慨(?)地送給我一打自製的蜂蜜蛋糕,我則給她一大罐孜然和一些常見的材料,隨信:“赫斯塔,大膽地嘗試製作中華美食吧!!”
赫斯塔:???
至于勒維,我非常簡單粗暴地送了魯班鎖(希望不會被玩壞...魯班鎖,一路走好。),她也非常簡單粗暴地送了渡鴉的羽毛筆(真的能用嗎???)
黛西送我一包茉莉花茶,很香,很清淡的味道。翻箱倒櫃,把書櫃裏還是嶄新的中英對照版《史記》送給她,畢竟我用中文版就够了。
接著是芙洛拉和瑪爾斯,她們居然居然居然,合資購買了能够抵抗一般腐蝕爆炸的坩堝給我!!
我雖然很感激,但是對于我的天文學和魔藥學已經差到人盡皆知的地步,心裏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斯爾伯特已經送了雙面鏡,我本來以爲不會再收到他的禮物,沒想到他還是寄給我一個包裹。
紅黃相間的圍巾,質感更爲舒適。我圍上圍巾,很舒服,很暖。隨之而來的還有一串寶石手鏈以及一張賀卡:“安妮塔,聖誕快樂,我這次選了最舒適的料子織你的圍巾,希望你能喜歡:)。”
我很早就準備好他的禮物了,自己用木頭雕的蛇擺件,順便買了玉吊墜給西爾維亞,隨信道:“阿爾伯特,謝謝你的雙面鏡,木蛇擺件是我自己雕的,材料是你的魔杖所用的木材,紫檀木,希望你喜歡!還有這個玉吊墜是送給西爾維亞的,雖然阿富汗玉不貴,但是這一塊的色澤很好,也希望她喜歡。聖誕快樂!0w0”
心裏暖暖的,拿出雙面鏡,指尖摩挲鏡面,嘗試呼喚艾米麗。
“艾米麗,你在嗎?”
“安、安、安妮塔!?”
???????
-
“斯爾伯特??”
“爲…爲什麽你會有我的雙面鏡?”斯爾伯特有些慌亂,大概是有點累了,柔和的聲音略帶幾分沙啞。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襯衫,沒有扣上最上面的扣子,露出天鵝般的脖頸。燈光昏暗,我們的氣氛很微妙。
我略有些疑惑,道:“我和艾米麗都收到了你給的雙面鏡,你怎麽會還有一個?”
“我這個應該跟阿爾是一對的。”斯爾伯特更加慌亂,“我…我明明在送出去之前確認過一遍了,怎、怎麽弄錯了…”
突然覺得他這個樣子很好玩。不過我的關注點永遠都是不同的:“那既然我們的弄錯了,那艾米麗和阿爾伯特……”
真刺激。
“可能是家養小精靈弄錯了…”斯爾伯特揉了揉太陽穴,“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沒事,不小心而已,不知者不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猛搖頭。
兩人陷入了一陣尷尬的沉默,我看了看墻上的鐘,十二點……
“十二點,我要休息了。”我對他說,“你也早點睡吧。”
“哦、哦,好的,你睡吧。”斯爾伯特好像還沒回過神,支支吾吾地應答著,打算收起雙面鏡。
“晚安。”我笑道,“還有,聖誕快樂,斯爾伯特。”
“你也是,再見。”斯爾伯特也微微一笑。
【斯爾伯特視角】
我把收到的木雕小蛇放在書桌前最顯眼的位置,打算跟阿爾伯特聊會兒天。還沒等我拿起雙面鏡,我就聽見女孩軟軟糯糯的聲音。
“艾米麗?”她輕喚。我的心臟幾乎是以每分鐘兩百下的頻率跳動著,我們的雙面鏡弄錯了?
我立刻望向雙面鏡,猝不及防地撞進一片藍色裏。她的眸中是希臘的愛琴海,是無盡的藍色蒼穹。
……
我們說了些什麽,最後她笑著祝我聖誕快樂。
告別後,我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捂住胸口,閉上眼,嘗試鎮定下來。
自己心中的竊喜是怎麽回事……
【路燈視角】
沒錯,一切都是我安排的,請女婿主動點,謝謝昂∠( ᐛ 」∠)_
還有女主的聲音一點也不軟,一切只是斯爾的濾鏡,望周知_(:з」∠)_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19 這真的不是你們想像的無杖咒
學生的生活,總是那麽平凡而枯燥無味。
又是上天文學的一天呢。我本來在帶來的紙上塗鴉,艾米突然猛地給了我一記肘擊。
Oh, 是辛尼斯塔教授。
教授的眼神——又是你。
我立馬把畫滿塗鴉的紙藏到背後,捏咒結印,掌中立刻出現一團火球,趁教授走過來的時間把“犯罪證據”燒了個乾淨
身後的同學:!!!
不不不,聽我解釋!中國的法術用符咒或者手勢施展都可以幷且幾乎每個人都會的......
而且非洲的魔法也很多是靠手勢施展的啊......
結果就是魔咒課的時候弗利維教授突然教起了不同地域魔咒使用的差异——因爲流言已經傳到麥格校長耳朵裏了。
而且我對中國法術的造詣不深...也只是小有研究幷且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相信我,我很菜。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Chapter 20 驕傲與資本
“你聽說了嗎?那個西爾維亞·塞爾溫又在魔咒課上炫耀。”女孩刺耳的聲音隔着一個書櫃傳了過來。
我拿魔法史參考書的手猛地一緊,偷瞄了一眼對面的西爾維亞。
她好像沒聽見,繼續翻著書。我又跟旁邊的艾米麗對視一眼,她搖頭示意我不要說話。
“她也就魔咒課能勝阿爾伯特一點點而已,每天擺出那副樣子給誰看呢,在別說她上面還有個懷特。”
尷尬——平心而論,我的魔咒天賦的確是這一届最好的,可如果不是中國法術這個外挂buff,我實際操作起來應該也跟西爾維亞差不多的。
(而且人家天文學吊打我啊)(再補充一句我恨天文學魔藥學!)
“對呀,懷特還會中國魔法呢,還有無杖咒,怎麽就輪到她驕傲了…”
我注意到西爾維亞攥緊了拳頭。
“够了!”
我跟一個男生同時喊道。
阿爾伯特有點詫异地看了我一眼,他身旁的斯爾伯特略略睜大眼睛。
我可沒有西爾維亞那麽沉得住氣,我站起來叉著腰,僞裝成氣場十足的模樣,抬頭(真的是抬頭…)對那兩個拉文克勞的女生道:“爲什麽要這樣惡意揣測別人?你們沒有看見別人在幕後付出的努力,看見別人的成果後就覺得嫉妒?”
“因爲吃不著的葡萄永遠是酸的。”阿爾伯特對我使了個眼色,嘲笑般道,“對吧安妮塔?”
“哈,當然了。”我了然,笑著回應,“在課堂上出盡全力不是尊重麽?你們把別人的成果和對課堂的尊重看成炫耀?還是說你們也是故——意——隱藏實力?”
我把故意的尾音拉得特別長。
“噢,我懂了,她們討厭上課,討厭院長弗利維教授。”阿爾伯特往她們頭上扣了第一頂帽子。
緊接著我又給她們扣了一頂:“不不不,怎麽會呢。她們要麽就是因爲妒忌而存心詆毀同學的努力,要麽就是太過愚蠢,看不出別人的努力。“
“我們當然沒有詆毀塞爾溫!”一個女孩不滿地反駁。
斯爾伯特挑眉道,眼中溫和不復存在:“那就是承認愚蠢了,對嗎?麻煩你們,從我們眼前消失。”
我伸手攔住兩人,道:“最後奉勸你們——你自己實力不足是你自己的事,沒人會因此責備你們,但你們的‘弱’幷不是你們能隨意抨擊、詆毀比你們優秀的人所付出的理由。而且,西爾維亞就算驕傲,也有驕傲的資本。”
兩人可以說是夾著尾巴,逃跑般離開圖書館。
“合作愉快,阿爾伯特。”
“你也是,安妮塔。”
到這個時候我才來得及轉頭看西爾維亞,她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剛才熱血上涌,現在冷靜下來,看見西爾維亞的表情,有點慫。
她低聲道:“謝謝。”
然後也離開了。
我錯楞地回頭——我沒聽錯吧?她說謝謝?
斯爾伯特笑著對我表示感謝:“謝謝你,安妮塔,西爾維亞就是這樣的。”
“安妮,你們剛才真帥!”艾米麗道,“不過,西爾維亞真的沒事嗎?我們不需要做點什麽嗎?”
“她從小就這樣,對她來說沒什麽的。”阿爾伯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我的嘴角幾乎不受控制地上揚,拉起斯爾伯特悄悄退場。
“安、安妮塔?”
我捂住斯爾伯特的嘴,示意他凑過來。
我們從書架的縫隙窺視艾米麗和阿爾伯特,聽見斯爾伯特越來越重的喘息聲,和憋笑憋紅的臉,我也忍不住想笑。
“我覺得他們兩個是可持續發展的。”我半認真半玩笑地說著,一直看著兩人,還時不時跟斯爾伯特說兩句話——直到平斯夫人把我們轟出圖書館:“看看你們四個,像什麽樣子?圖書館不是用來聊天的!”
阿爾伯特:“身爲拉文克勞,我被人趕出了圖書館……”
四人相視而笑,似乎距離又近了一點。

Kits Lamp @Lamp_Katerina_Shafiq

0
暫時到這裏——因爲字體的原因,就算是早就寫好的也還需要編輯,所以還是慢慢來吧qwq感謝(屈指可數的)讀者觀看(?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