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HP】 Prisoner of Love / 戰後 已完結

發表於
*DMHP過去提及。
*ABO世界觀預警。
§ 涉及部分性描寫(PG-13),未達法定年齡者請謹慎閱讀。



 
在戰爭中以及愛情中,一切都是被允許的。
Im Kriegund in der Liebe ist alles erlaubt.

 
 

等待體內的結一經消退,Harry立即推開身後的男人,雙腿併攏下了床,彎腰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從內褲開始一件件穿了回去。

「我很懷疑是否真有這個必要。」

慾望剛剛獲得一次魘足的男人斜臥在床鋪上,見狀懶洋洋的開口,「反正你知道,要不了多久你還是得為我打開你自己的,Potter先生。」

「如果不是你耍了卑鄙手段,」Harry攢緊了手裡尚未套上的襯衫衣料,「我根本不必受你這種羞辱,Malfoy。」

「而如果不是你害我失去了我唯一的繼承人,我同樣無須出此下策—是的,這個問題過去幾天內我們討論過無數次了,我確信我不需再度重申一遍我的觀點。」

Harry目光短暫停駐在對方破裂瘀青的嘴角上,那是前天他留下的,絲毫沒有收斂力道的一擊,並且在事後,他完全不為此抱持罪惡感或覺得抱歉。

「假如你所謂的討論,實際上指的是我們惡言相向的那部分的話,那麼我想,我和你是沒什麼好說的了。」

Lucius微微瞇起了他銀灰色的眼睛,話聲又輕又緩。「哦,是嗎?眼下,鼎鼎大名的救世主Harry Potter除了依靠他的Alpha庇護之外,眾叛親離的他如今又能依靠誰呢?別忘了,他們是怎麼把你給了我的。」

「我沒有眾叛親離。外頭仍舊有支持我的人們在—」

「你指的是你忠誠的小朋友們,我想?」

「是又如何?」

「僅僅兩個Beta的存在就足以令你感覺到安慰了嗎?如果是,Draco當初根本就不會與你牽扯上關係,Potter。」邊說著,Lucius披上斗篷下了床,幾步就來到小救世主面前。他身材頎長,與Draco足有八分相似的面容令Harry一時無語,只能怔怔注視著對方。

「承認吧,你其實樂於將我兒子玩弄在掌心,看他為你的信息素心蕩神馳,無法自拔。你哄得他為了你臨陣倒戈,最終不幸和他母親一塊死在黑魔王高漲的怒火之下,令Malfoy家族數百年來的血脈傳承斷絕—」

Lucius忽然抬手掐住了少年脖頸—那力量介於在警告及將他扼死之間—另一手卻以截然相反的力道撫上他的腹部,「你虧欠我一個兒子,Harry Potter。」

在受制於人的情況下,Harry勉力開口反駁。「我什麼都不欠你的,Lucius。是他標記了我,也是他主動選擇了我。我們是伴侶—」

「就別再自欺欺人了,Potter先生。我承認Draco的確標記過你,但他可曾將他的老二塞進到屬於你Omega的生殖腔裡頭去,試圖用他的精液灌滿你,令你孕育出你們兩人的孩子,哪怕只是十分鐘?」

Harry咬住了下唇,以沉默對抗男人的質疑。答案一目瞭然。

現任Malfoy家主於是諷笑起來,「很遺憾,恐怕我比你所想的都還要更了解我兒子,他總是傾向將最好的食物部位留到最後才品嘗,可我不。」

輕柔的話語聲有如一條隱含誘惑的蛇,Harry越是試圖抗拒,那嗓音就越是深深鑽進他的耳裡心裡,瓦解他的防禦,令他無力掙扎,只能任憑Lucius手指由下往上解開他沒來得及全扣上的襯衫鈕釦,將手掌平貼在他赤裸的、留有為數不少吻痕與咬痕的單薄胸膛上,淡淡雪松香氣散發開來包裹住他的全身上下,讓他無處可逃。

「心跳得很快呢。」對方低語,「我讓你感到緊張了嗎,男孩?」

「…走開。」Harry痛恨身為Omega就得向Alpha低頭的生理事實,「想再挨我一拳嗎?」

「你大可試試。」意外的,Lucius並未動怒,語調甚至流露出幾分玩味,「只不過,越是傷害我,你身為Omega的那一面就越會感到痛苦。等臨時標記的效力減退之後,傷害自身伴侶的強烈反彈將會燒灼你的靈魂。說不定等到那一刻,你會哀求我允許你自我了斷。」

語畢,Lucius不等Harry有所回應,就逕自低下頭,把嘴唇輕輕貼在他頸間腺體的咬痕上。在這裡,他依然能感知到Draco遺留的生命之源。多年來他捧在手心裡呵護成長的兒子,曾幾何時,會拉著他衣角撒嬌喊爸爸的孩子,竟是伴隨著他母親先一步離他而去了。

一度以為這男人打算無視Draco留下的標記直接咬他,Harry下意識縮起肩膀就要躲開,可誰知道Lucius最後什麼都沒做,嘴唇只是單純地輕觸他的後頸。比起無謂的調情,對方此舉更像是哀悼,與他在戰爭中失去的家人進行道別。

Harry不明白Lucius是怎麼能做到前一秒還在威脅他,下一秒就又陷入到這股哀戚情緒裡去的,但他忍不住想,倘若今天死的人是他,那接到消息的Dursley家是否同樣會為他感到難過,哪怕這個念頭有如電光石火般閃現又迅速消失。

直到現在,他都不願相信有Kingsley Shacklebolt等人坐鎮的魔法部竟是連求證事實真相也不曾,聽憑Lucius宣稱的片面之詞(「Potter身上有我兒子留下的伴侶標記。我以此請求威森加摩召開法庭,根據一五一八年通過的《Omega權利修正案》第一百一十二條,裁定這名Omega從此歸Malfoy家族所有。」),就奪去了他的魔杖,將他連同這個男人一塊關在魔法部指定的這幢房子當中。

「…在你要脅我之前,你是否想過,也許你的盤算最終會落空呢?」

Harry清楚感覺身後的男人因這一句話,將嘴唇抽離他的脖子。他神智冷靜的接著自述,「幾乎是從第二性徵分化完成開始,我就定期在服用Snape教授特別改良過的抑制劑。在Hogwarts大多數六七年級生為了每三個月一次的熱潮期陷入瘋狂時,我像個最普通的Beta那樣絲毫不受信息素的影響。」

「後來,我為了躲避食死徒追擊,離開學校在外頭餐風露宿,每天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偶爾走得匆忙,記住正確的月份日期成了件苦差事,我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每個月規律服用抑制劑。但即便如此,我仍舊未曾經歷過熱潮期—發現問題出在哪了嗎,Lucius?」邊說著,少年慢慢轉身,抬起他湖水綠的眼睛注視對方那雙別有所圖的銀灰色眸子,一字一句地陳述,「我沒有熱潮期。這也就是說,就算你往後五年十年內繼續強迫我跟你上床,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

「Draco死了。我不可能懷孕。」Harry說,「事情就那麼簡單。」

然而,面對這個結果,當事人卻是用比他更為冷靜的態度來應對,「我不接受。」

「什麼?」

「我說我不接受。」Lucius攬著他後腰,雙手拇指圍繞著Harry腹部位置緩緩來回摩娑撫弄,在他富有光澤及彈性的肌理上不規律畫著圓圈,對待他的溫柔舉止宛若是在對待自己珍愛的情人。

「對你,我勢在必得。不論那將會花上多長時間,令你順利受孕的過程又將會是如何艱難,我都不在意,Harry。直到你為我生下一個健康的繼承人之前,即便你只剩下一口氣在,我也將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來挽回你的生命。」

「但魔法部—」

「魔法部才不在乎這種家務事,男孩。他們只在乎巫師界的未來是否得以延續到下一個、再下一個、甚至下下一個世代。與人口數量龐大的麻瓜界觀點不同,每當有巫師幼崽不幸夭折,對他或她的雙親而言,那都是一種罪無可赦的、令人遺憾惋惜的損失—你以為那項修正案為什麼會被允許通過?這就是答案。」

男人摘下Harry的圓眼鏡,溫度微涼的嘴唇輕輕吻過他為擺放在自己面前的殘酷現實而怔忡的眉眼,再沿著鼻樑往下,最後反覆吮吻Harry的雙唇,舔舐著誘哄他打開,接受這個不帶有絲毫強迫意味的安撫親吻。不知不覺間,兩人又再相擁著回到床上。

脫去Harry不久前套上的衣褲,Lucius把下身赤裸的他抱坐在雙腿間,持續地與他唇舌交纏,同時,修長手指不經意探進了那濕潤的股溝,指尖撥弄著對方穴口周圍嬌嫩又敏感的皮膚。

「…別…」Harry喃喃說道。

「不會讓你痛的。」Lucius在他耳邊低語,「我保證。為我打開你自己,嗯?」

事實證明,比起前兩次,Lucius這回耗費在Harry身上的溫柔耐心得到了顯著的回報,隨著小救世主態度逐漸軟化,他的身體不再抗拒他的進入,由於長期服用過量抑制劑而形同裝飾的生殖腔入口,終於傳來隱約鬆動的跡象。但距離它完全恢復生理機能容納下一個孩子成長,還需要經過一段為期不短的時日。

「—我恨你。」他懷裡的男孩忽然開口。

「我知道。」

「我恨Draco。恨Dumbledore。恨Snape。恨Voldemort…魔法部…我爸媽…」少年咬緊牙關,一點濕潤瀰漫在他眼角,「我恨你們所有人。我恨我自己。」

Lucius不再答話,一手攬著Harry,另一手撫著他汗濕的頭髮,然後是背脊。

Harry沒有試圖閃避他的碰觸,低著頭半倚靠在他胸膛前方,默默承受著對方陰莖深埋在自己體內的所有抽動。Alpha的陰莖一旦成結,至少得過半個鐘頭才會完全消退。

「Harry。」Lucius說。

他聞聲抬臉,男人適時低下頭吻去了那凝結於眼睫的淚珠,又輕吻他的眼角。

即使Lucius這般溫柔,事到如今又有什麼用呢?Harry自問。

更糟的是,隨著Draco死去的時日越久,他受他標記影響的程度就越輕,加上近日裡Lucius軟硬兼施強迫他和他發生關係,現在他渾身上下聞起來彷彿就像是另一個Lucius Malfoy了。

他禁不住想,他之所以如此輕易就將Draco拋在腦後,是不是真是因為對方未曾徹底佔有他的緣故?那些親吻和愛撫、有求必應室裡一塊擠在火爐前取暖的無數個夜晚、藏身教室轉角處一個短暫的擁抱、因為惡作劇成功的開懷大笑…

如今回想起來,這半年多來累積起的愉悅回憶卻已不再鮮明。

宛如局外人,他注視那兩名年少的幽靈手牽著手與自己擦身而過,心裡空空落落的,帶著點在他生命中美好事物總無法長久停留的悵惘,還有失去之後狠狠痛過的麻木。

也只餘麻木。

「如果…」

「嗯?」

「如果我剩下的所有時間都得和你綁在這棟房子裡,那麼,我要見我的朋友。」Harry抓住Lucius摟在自己腰上的手腕,「至少你得答應這個。否則,休想我會去做你要求我做的任何事。」

意外的,Lucius並未欣喜若狂的立即應允他開出的交換條件,反倒評估似的思索了一會兒。「…好吧。只是兩個Beta的話,魔法部也許不至於會有異議。」

「異議?什麼異議?」Harry猛然抬頭盯著他看,一臉難以置信,壓抑許久的怒火此刻竄上了他的心頭,「我想見誰還得看他們臉色?!」

「考慮到眼下的特殊情況,是的。」Lucius毫無隱瞞地回答,拇指撫過少年額際那道標誌性一般的閃電疤痕,「儘管Fudge早已在前年卸任了部長一職,他背後所代表的保守勢力卻未就此徹底退出權力核心,過去兩年多來,他們想方設法在Scrimgeour以及黑魔王隨後派去的人選執掌下保住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事實上,我所提出的請求,在前段時間裡無疑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

「為什麼?」

「與其俯首送你坐上部裡重要職位的權力寶座,他們更加樂見一個戰後選擇回歸家庭,乖乖待在家裡相夫教子的溫順Omega—我確信此時此刻,預言家日報應是正傾盡全力為你在公眾面前塑造出類似的形象。似曾相似的手法,不是嗎?」

Harry渾身發冷。想再見到Ron,Hermione,還有其他人的希冀破滅了。他不畏於挑戰,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勇氣能夠承受失敗的後果,就因為他同時兼具救世主與Omega的雙重身分,才給了那群利慾薰心的政客機會,將他形同軟禁一般的豢養在這屋裡,藉由Lucius的手剝奪他所有的人身自由。

「那你呢?」他嘶聲質問,「你就容許他們這樣踐踏你的傲慢及尊嚴?」

「在拿到更多談判籌碼以前,我不會輕舉妄動。」

「什麼樣的籌碼?」

Lucius微微一笑,從Harry體內滑出了自己暫時疲軟的陰莖,目光別有所圖地停留在男孩腹部上。「這就得問你了,Potter先生。」

「你有把握?」

「這個嘛,只能說我將盡我所能。」

Harry不認為自己信任Lucius;縱使有,那也遠遠不到能為他生孩子的地步。但腦海裡卻有另一個聲音跟他爭論,讓他想想Draco,因為Lucius是他的父親。一個為妻子兒子的死而策劃謀奪一切、瘋狂渴望再度令Malfoy家族煥發光彩的復仇者。

Draco知道了會高興嗎?也許不。他的選擇往往都與他父親背道而馳,他們父子的性情更是大不相同。他不愛Lucius,但他重視Draco,尤其重視彼此過去這段無疾而終的情感。看在Draco的份上,他想他不介意遷就Lucius,與他曾經的敵人握手言和。畢竟Draco的死,他也得要負上全部責任。

「那就這樣吧,Lucius。我會給你你想要的。」Harry說,「在那之後,但願你能夠信守你的承諾,因為我拒絕在往後的十年當中還得跟你關在同一個鬼地方並繼續替你生孩子—這麼說你聽懂了吧?」

Alpha意識到,從現在開始的十年內,他要盡可能試著討他的Omega歡心了,否則他根本沒辦法按照計畫讓Harry順利懷上他的子嗣,更別提以此去和魔法部打交道,或者將來親自送他們的孩子坐火車前往Hogwarts就學。

「再清楚不過了。」Lucius低語。

「那好。」
 

一場攸關兩人未來命運的交易就此成立。
 

很多年後,一共生育了三個孩子的Harry站在王十字車站的月台邊,目送他最小的女兒坐上火車,前往Hogwarts就讀。而他身邊,就佇立著Malfoy家的現任家主。歲月格外優厚這個男人,Lucius看上去幾乎如同十九年前的他,毫無變化。

曾經的救世主與前食死徒,他們無疑是月台上最為引人注目的一對;事實上,更多人抱持疑問的是,隨著當年威森加摩法庭上發生的真相遭記者揭露,為什麼本應以此為籌碼申請解除婚姻關係的受害者Harry Potter本人,至今為止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仍舊沉默溫順的扮演一個專注於家庭的Omega形象?

有一說,是Lucius利用他Alpha針對Omega的影響力禁止Harry為自己發聲,但曾親眼見過救世主出入各種節慶場合的人,對此說法無不加以駁斥,很顯然的,要是Lucius真的不讓他出門,那麼Harry根本就沒辦法走出莊園半步,更遑論參與社交活動。因此,這件事唯一說得通的解釋,就是當事人本身無意離開。

這讓全魔法界關注他生活的巫師們大惑不解,而這些人當中,包括了他的朋友。

「—Harry。」她說。

「嗨,Ginny。」Harry微笑著和她打招呼,然後回頭詢問他的Alpha,「介意我離開你一會兒嗎?」

「當然不。」年長巫師矜持的答道,眼神停留在Weasley家最小的女兒,以及她後頭那群左顧右盼的醒目紅頭髮身上。「但我十分懷疑,你大約不會樂意讓蹲守在這附近的小報記者有機會竊聽你的私人談話—跟她走吧,倘若你承諾會在我今晚就寢前返家的話?」

選擇性忽略Ginny驚訝的抽氣聲,Harry笑了起來,「敘舊花不了我多少時間的,Lucius。而且你沒發現,記者是因為你人在這才不敢靠近我的嗎?幫個忙,別讓你的伴侶再度飽受媒體以及他們不友善的錯誤報導折騰了。」

男人微微頷首,銀灰色眼底載滿愉悅,「如你所願,親愛的。」

等他稍微走遠些以確保他們擁有足夠的談話隱私,Harry轉過頭來,發現Ginny的表情已經從平淡過度到相當程度的質疑。「怎麼了,我錯過了什麼嗎?」

「你不會真的愛上他了吧,Harry?」她問,眉頭皺得死緊,「他可是Malfoy。」

「一個Malfoy,沒錯。同時,他也是我三個孩子的父親。」Harry謹慎的回答,「別告訴我妳沒有從Ron和Hermione那裡聽到有關這件事的所有細節,Ginny。」

「我的確聽了,但那又怎麼樣?」Ginny不無防備的開口,「我只是不認為你會真的愛他。看在Merlin的份上,你不可能不知道他只是在利用你,就為了再度振興他背後的家族,重新在魔法部佔有一席之地!」

「愛或不愛,那都已經不再重要了。」對方平靜地說,「以及,關於妳極力指出的利用,早在十九年前我就知道了—是的,甚至包含他那些檯面下的盤算,他全都告訴我了。」

「而你毫無異議就同意了他這麼做?」

「他之所以能夠這樣對我,是因為我給了他機會,Ginny。假如,妳非得堅持認為他利用了我,那不妨想想,我何嘗不是也利用了他?我想要一個安定的家,而他需要我來洗刷家族過往沾染的汙名;我們各取所需。這很公平,不是嗎?」

Ginny搖了搖頭,打量他的目光就彷彿在看著一個陌生人。「你變了,Harry。」

後者嘆口氣。「我只是盡可能選擇了傷害最小的那條路。」

「對我們其他人?」

「不,對我自己。」Harry直言不諱。這或許就是跟Lucius待在同一個屋簷下相處了十九年的壞處,他們談什麼都如此開誠佈公,連帶影響了他跟其他人的談話方式。「聽著,我對現在的生活沒什麼不滿的。有個會陪著我的人,一個足以遮風避雨的家,還有三個會對我撒嬌喊爸爸的孩子。我別無所求了,Ginny,無論妳是否能夠諒解。」

女巫輕蔑地哼了一聲,「很好,那以後你也別想我會再多管閒事!」

說完她就掉頭離去。Harry凝視著她和她現在的家人們一塊離開,直到Lucius的手臂伸過來,再自然不過地將他攬進自己懷裡。

「談判破裂了,我想?」他低語。

「是啊,而且你得負全責。」Harry靠在他胸口指責道,假裝沒注意到小報記者悄悄偷拍兩人相擁的照片,「如果不是你,我本來打算未來某天和她結婚的。」

「那可會是一樁徹頭徹尾的鬧劇了。」Lucius調侃,「有說法指出,由於Omega的特殊體質,他們是無法令與他們結合的另一半懷孕的,無論男女。或許你應該慶幸你錯過了她,否則你們最終恐怕也只能走上離婚一途—相信你也不願意背上辜負你最好朋友妹妹的指控,不是嗎?」

默契的,他們誰也沒有在談話當中提起Draco的名字。

Harry搖搖頭,「別安慰我了,Lucius。你給過我選擇,是我自己放棄離開你和孩子們的。你讓我覺得…我知道你盡力確保我們能有安穩的生活,做盡了所有你能做到的一切,並給了我和孩子們一個家。但Ginny仍然覺得這不夠。」

「問題在於?」

「她很堅持想知道我們是否相愛。」

「Merlin,女人永遠也不懂得什麼時候該滿足,是不是?」Lucius嘆口氣,手指溫柔地撫過Harry的短髮,現在月台上只剩他們倆了。「她也永遠不會明白,你究竟付出了多少代價才換來親自站在這裡送我們孩子上學的權利。」

「其實,Lucius,如果你肯直白地說愛我,你知道我不會介意的。」

「不介意什麼?比如,跟我兒子爭搶你的注意?」

「但願你指的不是Alistair。他都十八歲了,大得足以不會吃他父親的醋。」

男人沉默片刻。

「所以,在這麼多年過去後,你才打算告訴我你從未愛過Draco?」

「我們互相有過好感,但也僅僅只能停留在好感了。」Harry說,「我沒有一天忘記過他—而我知道你也是—可你難道不認為,該是時候向前看了嗎?」

「在十九年後?」

「在十九年後。」

Lucius閉了閉眼睛,深吸口氣,「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放任你鼓勵我這個。」

「所以,這是你承認了你的確愛我?」

「難道你不是嗎,我親愛的Omega?」Lucius低頭問他,嘴角帶了抹可以被稱之為狡猾的弧度,「頭一個孩子或許是迫不得已,但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出生?我必須得說,Malfoy家過去可從未這麼熱鬧過。你著實給了我許多驚喜,Harry。」

Harry窩在他胸口,依靠著他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三個孩子的爸爸。

「剩下的話,我想我們可以等到回家之後再慢慢說。我受夠繼續待在這裡吹冷風了。」他說,「你覺得呢,Lucius?」

男人微微一笑,而後拿斗篷裹住了他,並在他髮梢上愛憐地吻了一下。

「如你所願,親愛的。」



Fin.
2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50  253

魔生到處收集材料的艾迪 @kh96b24

0
魯司思跟哈利這個cp很少看到,看到後面哈利跟魯休思比較不像愛,而是透過彼此緬懷跩哥(?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