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世代】來自四學院的魔法怪盜

發表於


重要事項:
作者是學生,偶爾遇段考、會考時停更
本篇基本以小篇幅為主(作者時間不多...)

那,我們就開始吧。
人物介紹:

伊芙琳 夏綠蒂 希爾 (Evelyn Charlotte Hill)
匿名:白狼(White Wolf)
外表:淺金色娃娃頭肩下直髮,深藍色雙眼皮眼睛
所屬學院:葛萊分多
魔杖:楓木,鳳凰尾羽,10又3/4寸長,相當柔軟有彈性
化獸形態:小型紐芬蘭白狼,狼形時眼睛為深藍色

克萊兒 葛瑞絲 奎因 ( Claire Grace Quinn)
匿名:霧鷹(Obscure Owl )
外表:淺褐色旁分大波浪長髮,灰色雙眼皮眼睛
所屬學院:雷文克勞
魔杖:柳木,獨角獸毛,12又1/2寸長,輕快有彈性
化獸形態:灰林鴞,鴞形時眼睛為黃色

瑞秋 海莉 安德森 (Rachel Haley Anderson)
匿名:輕貓(Light Lynx)
外表:黑色娃娃頭短髮,綠色單眼皮眼睛
所屬學院:史萊哲林
魔杖:黑檀木,龍的心弦,13寸長,出奇的堅固
化獸形態:黑足貓,貓形時眼睛為藍色

艾琳娜 珍妮特 瓊斯(Elena Janet Jones)
匿名:火狐( Flame Fox)
外表:淡紅色中分直長髮,馬尾,棕色雙眼皮眼睛
所屬學院:赫夫帕夫
魔杖:櫻桃木,獨角獸毛,10又1/2寸長,相當柔順易彎曲
化獸形態:赤狐,狐形時眼睛為黃色

故事設定於哈利四年級時,主角們與哈利同年
9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7  266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3
第一章        時隔十四年

伊芙琳取下草鴞腿上的預言家日報,並在袋子裡丟了幾個納特。

「有什麼新鮮事嗎?」瑞秋頭也不回地問道。

「嗯....」伊芙琳攤開報紙,「魁地奇世界盃出現驚悚畫面」等大字便出現在眼前,她愣了愣,瞪著文章看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把文字吃進腦裡。

「伊芙琳?」克萊兒轉過身,看著伊芙琳微皺眉頭的臉,「怎麼了?」

遠處傳來柯爾太太模糊的叫喊聲。

「魁地奇世界盃,」伊芙琳回道,「黑魔標記出現在魁地奇世界盃。」

「什麼?」瑞秋猛地轉頭,「妳是說,『那個人』的標記──」

房門忽然打開,嚇了四個孩子一跳,伊芙琳迅速地把報紙藏在身後。「孩子們,」柯爾太太探出頭,「吃飯,我叫好幾次了。」

「好。」艾琳娜快速回道,柯爾太太轉身走下樓梯,她們可以聽到平跟鞋重重的踩在階梯上。

「等下再說吧,」伊芙琳把報紙塞在床墊下面。四人走出房間,柯爾太太和其他助手正在大呼小叫地要其他孤兒下來吃飯。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2
1-2
她們來到擠滿孤兒的餐桌邊,坐到她們的位置上。「說到這個,」瑞秋壓低聲音,而伊芙琳根本不曉得她的「這個」是指什麼。「妳對分靈體有什麼頭緒了嗎?克萊兒?」講到分靈體這三個字時,瑞秋又刻意把聲音壓得更低,導致伊芙琳差點聽不到她再說什麼。

「沒,完全沒有。」克萊兒悶悶不樂的說,「而且我也不確定那些字母到底代表什麼。」

「什麼字母?」艾琳娜一臉茫然。

「梅林的鬍子啊,艾琳娜,」瑞秋瞪著艾琳娜,「妳到底有沒有再聽我們講話啊?」

「別怪她,」伊芙琳開口,「她那時正煩惱她的變形學報告。」

「就是前幾天我們不是再櫃子裡找到一本日記嗎?」克萊兒在瑞秋張開嘴巴前快速打斷她,「那個湯姆 瑞斗的日記?」

「對,」艾琳娜點點頭。柯爾太太從樓梯口走出來,邊走邊指示助手們該做的事。

「日記裡最後一頁只寫了幾個字,」克萊兒說,「分靈體,D,G.R,S.L,H.C,R.D。」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1
各位讀者注意:
因為有善心人士說,名字太多不好記,所以新名字如下:
伊芙琳──伊芙琳
克勞狄婭──克萊兒
洛克薩妮──瑞秋
艾莉西亞──艾琳娜

P.S善心人士是我姐

謝謝各位大大的觀看!!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4
1-3

四個孩子靜默了一陣。整個孤兒院很吵雜,其他孩子們都正興沖沖的討論著柯爾太太的妹妹──黛比 柯爾前幾天說的故事,五十年前的故事。

那次暑期郊遊他們帶孤兒院的孩子們去海邊的一個小村莊,正當所有孩子都享受著海水輕撫腳掌的清涼快感時,柯爾太太突然發現愛咪 班森和丹尼 畢夏不見了。

還有那個奇怪的孩子,湯姆 瑞斗。

「他們在幾小時後就出現了,」黛比 柯爾說,推了推她的老花眼鏡,「很奇怪,真的非常奇怪,艾咪 班森和丹尼 畢夏整個人都再發抖,臉白的跟什麼一樣,但湯姆 瑞斗卻一臉輕鬆,他甚至還在笑哩!」黛比 柯爾打了個冷顫,最後把他們趕回床上去。

一個餐盤被傳了過來,伊芙琳低頭看著餐盤裡的食物,麵包,洋蔥濃湯,再加一個退冰的雞肉。她撇撇嘴,自從到霍格華茲,品嘗過絕頂美味的美食之後,她就吃不慣孤兒院的食物。

在三年前,當麥教授來到房間告訴伊芙琳她是一名女巫時,她簡直不敢相信,回想起來,那些奇怪的事(比如說她曾被孤兒院裡的小惡霸──馬克斯 史考特從樓梯上推下來,但卻毫髮無傷、無意識地讓咒罵她的老師變啞巴等)都有了解釋,而伊芙琳五歲時就發現她可以隨心所欲地變成一隻小白狼,但她並沒有告訴麥教授,她怕麥教授會覺得她瘋了,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

結果去年上變形學時,麥教授解釋了「化獸師」這個名詞,讓她明白她不是怪胎,下課時還興沖沖跑去和克萊兒,瑞秋和艾琳娜說,結果得到的答案是:「我們早就知道了,只是想給妳個驚喜而已。」

這是哪門子的驚喜。

不過艾琳娜很擔心,未登記化獸師被抓到,是要被罰的。

「我們是麻瓜出身的天生化獸師欸,」瑞秋反駁,「就說我們不知道就好。」

雖然伊芙琳覺得她的理由很薄弱,但也同意不登記,想到公開自己是化獸師後,就會被魔法部追蹤,還可能會被麥教授抓去上額外的課程,她就打消了登記的念頭。

更何況她是天生的,才不會走火入魔哩。

HSiSiHHeBCaOOPMgAIBK @Annabeth2021

1
太好看了!!!拍手👏
我很喜歡看同人文
可是沒勇氣自己寫

外星多元惡作劇小店xD @vivian04su

3
@jajh108302
哇哇哇天生化獸師也太神😲
不過怎麼感覺小說這種東西越說不會就越會(欸不要詛咒人家)
小時候看過一部卡通也是關於怪盜的呢😊

@Annabeth2021
或許以後就有勇氣寫囉!加油!
而且像很多人也是很愛看文呀
也有明明是自己也有寫卻懶懶的一直看別人的文的譬如我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2
@Annabeth2021
謝謝你~(比心~)
加油!你一定可以寫的很好的!!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2
@vivian04su
考慮到四年級當化獸師有點太早(詹姆和天狼星五年級才練成的呢)

謝謝你的支持!(耶!!)

HSiSiHHeBCaOOPMgAIBK @Annabeth2021

1
@jajh108302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開始嘗試的

HSiSiHHeBCaOOPMgAIBK @Annabeth2021

1
@vivian04su
其實真的我都只是坐在那裡閒閒看人家的文而以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3
1-4
「唉,真想知道分靈體是什麼。」克萊兒的聲音把伊芙琳拉回現實。

「反正到了霍格華茲就可以查出分靈體是什麼啦!」艾琳娜樂觀的說。

克萊兒聳聳肩,不置可否。

「我也蠻想知道湯姆 瑞斗到底是誰。」伊芙琳說,順手把雞肉放進嘴裡,她想起一年前柯爾太太回憶起一個穿著奇怪的男人來找湯姆 瑞斗,說是要請他去他的學校上課。

「那個人叫ーー呃,鄧多頓,喔,不是……是登得多。」柯爾太太打了個酒嗝,伊芙琳四人發現只要送柯爾太太幾瓶酒,她就會告訴她們很多事情,所以只要她們有需要,柯爾太太酷愛的琴酒就可以幫上大忙。「那個男人不知道跟湯姆說了什麼,反正最後呢,湯姆就去了握格哇茲上課。真是難得呀,湯姆一向不太會服從什麼命令的。」

一個驚天動地的聲響,伊芙琳回過神來,一個助手不小心打破盤子,惹的柯爾太太破口大罵,柯爾太太愈來愈老了,可能是因為常喝酒的關係,脾氣也比以前更加暴躁(跟現在比起來,以前的她根本就是溫順的小綿羊),而且她已經超過退休年齡了,還是死不肯從這個位置上下來(「我身體還硬朗著呢!」柯爾太太驕傲的說。),伊芙琳覺得,叫她柯爾婆婆還比較合適。

「妳可以去問問你們學院的那個萬事通啊。」瑞秋說道,「說不定她知道湯姆 瑞斗是誰。」

「妙麗 格蘭傑嗎?」伊芙琳嚇了一跳,「我跟她沒有很熟欸。」

「她不是跟妳同寢室嗎?」艾琳娜問道。

「呃,是啊。」伊芙琳有些臉紅,其實她跟葛萊分多的人都不熟,「不過,她也是麻瓜出身,應該不知道吧?」她連忙推卸責任。

「就問問看吧?」克萊兒也慫恿她,「我可以問問看巴瑪 巴提,只是我覺得她應該不會理我。」她苦笑了一下。

「我可以問漢娜 艾寶或蘇珊 波恩。」艾琳娜自告奮勇。

她們轉向瑞秋。

「妳們覺得我可以問誰呢?」瑞秋慘笑,綠色雙眼閃過一道陰影,「潘西 帕金森?米莉森 布洛德?」

她們沉默了一會兒。「那妳就不用問啦。」艾琳娜安慰似的說道。

瑞秋笑笑,眼裡閃過一道光。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3
第二章        霍格華茲特快車

「看看有沒有空的車廂。」伊芙琳說道。四個孩子正穿梭在嘰嘰喳喳聊天的霍格華茲學生和一群興奮過度的貓頭鷹中。伊芙琳吃力的抬起大皮箱,提著裝著一隻倉鴞的鳥籠,努力避過一隻顯然有點亢奮的虎斑貓,那隻貓現在正從貓籠中伸出一隻腳,想去搆她帽T上的線。

「這裡!」艾琳娜指著不遠的一間包廂,四人推推擠擠的過去。火車的汽笛聲響起,讓車上的人都亂成一團,家長們拼命的把兒女塞進火車,惹的他們連連抗議。

「梅林的鬍子呀,」當她們終於幾進包廂時,瑞秋松了一口氣,並砰的一聲關上門,「為甚麼我覺得今年特別多人?」

「因為我們平常都很早就進來了。」克萊兒悠閒的抽出《女巫周刊》閱讀。

「誰知道要買禮袍呢?」瑞秋抱怨,「他前兩天才說欸!」

「總感覺今年有些特別的活動,」艾琳娜說道,「他們之前從來沒有叫我們買禮袍。」

「要不要來賭今年魁地奇學院杯是哪一個學院獲勝?」瑞秋身子向前微傾,一臉興奮。

「這很明顯好不好!」艾琳娜嘟起嘴,「不是史萊哲林就是葛萊分多啊!」

「我覺得是葛萊分多。」克萊兒的聲音幽幽地從雜誌後傳來。

「可是他們的守門手,奧利佛 木透畢業啦!」瑞秋說道。

「對,但哈利波特抓到金探子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克萊兒說。

她們高興的談論了會魁地奇,包廂的門滑開,幾個不速之客傲慢的環顧包廂一會兒,潘西 帕金森露出那熟悉的嘴臉,「唉呀,安德森,原來妳在這裡呀。」

瑞秋瞇起眼睛,艾琳娜淡淡開口,「請問有什麼事嗎?帕金森?」

「我在跟說話,不是跟。」帕金森刻薄的表示,黑色眼睛惡意的瞇起來,「要不是安德森是我們學院的,我才不會踏進這個臭氣熏天又充滿麻種的包廂呢!」

「那請回吧,純種小姐。」克萊兒冷聲說道,灰色雙眼閃過一絲警告的光芒。

「回去?才不呢!」帕金森哼了一聲,旁邊的女孩們咯咯傻笑。「我們還挺無聊的,不如,就拿妳們來練習我新學的咒語吧?如何?」

「出去。」伊芙琳警告,一隻手摸索著她的魔杖。「不要我再說第二次。」

「唉呦,好大的口氣…」帕金森哈哈大笑,「如果我不出去呢?妳要哭給我看嗎?哎喲,我好怕喔…」

砰!一陣紫色煙霧過後,帕金森旁邊的牆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洞,伊芙琳舉起魔杖指著她面如死灰的臉,「如果妳不離開呢,妳的下場就會跟旁邊的牆壁一樣。我勸妳快點走,我不保證妳被這個咒語擊中還可以活著喔,畢竟,新學的咒語嘛,我控制不好力道…」

她很高興的看到帕金森和她的狐朋狗黨在一片哄笑中狼狽的逃走。

「哎,太厲害了,伊芙琳,」艾琳娜笑著說。

「還好。」伊芙琳聳聳肩,「瑞秋,妳還好吧?」

「我沒事,」瑞秋擠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霍格華茲應該快到了,我們先換長袍吧。」她快速的轉移了話題。

伊芙琳和克萊兒互看一眼,伊芙琳看到克萊兒眼中的擔憂,她知道自己的眼神也是如此。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1
第三章         開學典禮

伊芙琳極其慶幸自己並不是這一屆的一年級生,她不敢想像在這個狂風暴雨中到底要怎樣渡湖,雷聲隆隆作響,一道閃電劃過天空,照亮不遠處城堡的尖端。

「天,難道沒有什麼可以遮雨的東西嗎?」艾琳娜擔憂的瞪視著馬車窗外的凶猛雨勢,而且它似乎沒有減緩的趨勢。霍格華茲愈來愈近了。

「直接衝過去唄。」克萊兒瞇起眼睛,目光放在馬車前的一處,伊芙琳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但那裡只有任意肆虐的大雨,什麼都沒有。

「妳在看什麼?」

「長的像馬的…」克萊兒遲疑了一下,最後搖搖頭,「算了,當我沒說。」

「快到了。」瑞秋說道。伊芙琳瞥了克萊兒一眼,倒也沒再追問。

她們看著前面的學生瘋了似的你推我擠,爭先恐後的爬上石階,奔進城堡。看著自己所乘的馬車也離霍格華茲愈來愈近,伊芙琳深吸一口氣,和其他人一氣跳下馬車,衝上石階。豆大的雨點打在身上,伊芙琳的長袍立刻濕了一大片,她正想著要保護她目前還溫暖乾燥的襪子時,好死不死,一滴雨水斜射進她的球鞋裡,直接染濕了襪子。旁邊的克萊兒忿忿地咒了一聲,她的褐色長髮失去了原有的蓬鬆感,濕漉漉的黏在她雪白的脖頸上。

好不容易抵達入口大廳,伊芙琳還來不及喘口氣,一顆黃色水球在她頭上爆破,把她身上僅存的乾布料給抹煞的一乾二淨,伊芙琳吐出一口水。該死的皮皮鬼!

頭上傳來皮皮鬼幸災樂禍的大笑聲,又一枚水球落下,這次伊芙琳識相的往前跑,讓後面的人直擊面門。

@@@@@

接著一個高分貝的聲音陪襯著麥教授的出場,伊芙琳閃過另一顆水球,艱難的尋找克萊兒、瑞秋和艾琳娜,可惜在這擁擠的環境下根本是天方夜譚。

「皮皮鬼,現在、立刻、馬上給我下來!」

辛苦妳了,麥教授。

銀白虎斑小貓羽熙 @jajh108302

3
3-2

在一群全身濕透狼狽的一年級生完成分類後,學生們就大塊奪頤了起來,伊芙琳邊吃著南瓜餡餅邊聽對面差點沒頭的尼克和哈利波特一行人的談話。

「皮皮鬼在廚房做了什麼?」榮恩 衛斯理正說著。

「喔,老樣子,」差點沒頭的尼克聳聳肩,「盡量大肆破壞來洩恨。鍋碗瓢盆扔得滿地都是,鬧得整個地方全都浮著一層湯汁,把那些家庭小精靈嚇得魂不附體──」

噹啷。妙麗 格蘭傑打翻了她的金高腳杯,看著南瓜汁快速朝自己漫延過來,伊芙琳趕緊把盤子移開,面前的白色桌布瞬間被染成橘色。

「這裡家庭小精靈?」妙麗瞪著差點沒頭的尼克,完全沒有注意她四周的人正慌忙移走他們的餐盤。「在霍格華茲?」

聽著妙麗和差點沒頭的尼克爭論著家庭小精靈的「精靈權」,伊芙琳的心思神遊到去年學期末時,她無意間來到一個房間,那裡就像是個私人書房,擁有豐富的符咒學書籍,讓她好好的再無人打擾下讀完了考試科目,但過了幾天,當她想再去找那間房間時,卻怎麼也找不著了。學期結束的前一天,半夜她睡不著覺,起來到交誼廳找樂子時,遇到了一個霍格華茲的家庭小精靈(這可把他嚇個半死),她趁機問他,那個神祕的房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家庭小精靈支支吾吾的說明下,她知道了「萬應室」的存在。

大廳忽然安靜了下來,伊芙琳將心思放到鄧不利多校長上面,他此刻正站著,宣布今年的魁地奇比賽取消。

這顯然造成了很大的恐慌,大廳頓時充滿倒吸一口氣和擔憂的竊竊私語聲,要知道,最近一次停辦是因為密室的開啟。

正當鄧不利多要繼續說下去時,餐廳的大門忽然砰地一聲敞開,伴隨著驚天動地的雷鳴,一個男人拖著他的木腿,咚咚的橫越鴉雀無聲的大廳。

男人走向鄧不利多,一道閃電劃過,伊芙琳驚愕的發現,那男人的面孔扭曲,像是一個雕刻失敗的作品,他一隻眼睛漆黑睛亮,鼻子有個大大的缺口。接著她的心猛然一震,另一個又大又圓,鮮豔不正常的藍色眼睛正看著她,就在她全身毛骨悚然之際,那隻眼睛又呼溜溜轉開,幾盡三百六十五度旋轉。

男子和鄧不利多握手(他的手也都是疤痕),他們交談了幾句,男子就坐下吃起了臘腸,那隻詭異的眼睛轉動著,掃視著餐廳中那些呆若木雞的學生們。

「讓我來位大家介紹,我們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鄧不利多在一片死寂中開朗地表示,「穆敵教授。」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