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波西傑克森×哈利波特】—周六更新至第七章 可改變的人

發表於

吉吉安又來發波×哈的了~
這篇應該會比回憶長(也比較有規劃(所以應該比較好看(吧?))),但是棄坑機率低很多,因為這個其實是我重寫的。我在半年前有手寫過,現在回去看覺得慘不忍睹阿(っ °Д °;)っ而且也還沒寫完,所以就重寫了
不過跟回憶比起來,回憶主軸還是在哈利波特,這篇主要就是波西傑克森了
但哈利波特還是算是蠻多的啦(自己講

時間線:哈利波特:打敗沒鼻子的下個學期;波西傑克森:太陽神試煉一、兩年後
太陽神試煉結尾的預言就......當作沒發生過吧ˋ( ° ▽、° ) 
然後可能有些人知道,吉吉安常常說自己是死亡之戰的大粉絲(真的是啊(〃'▽'〃) ),不過我這篇是先開始寫之後才看到死亡之戰的,並不是抄襲。
含同性戀(威尼),無法接受者勿入
主角是最棒的小尼克~~~
私設和oc有
大概親情>友情≧愛情
CP:尼克×威爾;哈利×金妮(不過金妮沒有真的出場xD);瑞×艾蜜莉(oc);
雖然這個在講手足之情,但吉吉安其實是獨生女⊙﹏⊙∥所以如果哪裡描寫的不夠真實,有兄弟姊妹的巫巫歡迎糾正、建議~~
我覺得就是因為我都沒有兄弟姊妹才會寫這種文
目前是周六更新~ #37
積稿已完成的話,電梯會預寫章名
本來有放音樂後來覺得太礙眼了所以拿掉了
主要人物介紹:
尼克.帝亞傑羅(Nico di Angelo):冥王黑帝斯之子,擁有操控幽靈、殭屍、骷髏等的能力,讓外人(甚至是朋友)覺得很陰森。之所以會很孤僻、冷漠、憂鬱、討厭被觸碰是因為親姊姊碧安卡的死造成的。對姊妹保護欲很強。畫畫超強,但沒人知道。十六歲/八十歲。
 
威爾.索拉斯(Will Solace):太陽神阿波羅之子,遺傳到醫療的能力,混血營首席治療師。對每個人都很溫暖,但有時會突然變得很恐怖,譬如在Minecraft裡(?)。戰鬥能力基本上接近零,暗地裡對此很自卑。尼克的男朋友。十七歲。
警告:威爾改得有點多,因為原著裡描寫真的太少了,又不想讓他單純是花瓶,所以就變成一個半oc了
 
拉拉.潘妮.泰爾(Lala Panny Tyre):愛神邱比特之女,可以讓人暫時愛上別人,射箭技術優秀。也是個女巫,魔法能力很強大。有個髮夾魔杖弓三合一的超棒武器。變形師。很開朗活潑調皮,但面對危險時很謹慎可靠。瘋狂熱愛紅色,還要是很紅很紅的那種紅。十六歲。(外貌可操考這裡)
 
哈利.波特(Harry Potter):(應該不用介紹了吧)巫師。被選中的人,天生就要打倒佛地魔❌🐽,而他也確實辦到了。勇敢但是蠻莽撞的,善良不殺人,很重視朋友。希臘神話白癡兼菜鳥正氣師兼尼克的死對頭。十八歲。
 
代安.瑞斗(Diane Riddle): ❌🐽之女,因此被魔法部通緝。只是個兩歲的幼兒,但不知為何特別早熟,說話走路閱讀都很會。有種說不出來的魅力讓尼克誓死都會保護她。
電梯:

重要公告: #37

正文:
#1 第一章 新預言
#10 第二章 災難之前的幸福
#11 第三章 爭吵、突襲、陌生人
#14 第四章 弱者不配讀這個標題
#17 第五章 會魔法的毛絨絨大便(上)
#21 第五章 會魔法的毛絨絨大便(下)
#29 第六章 正常的半天,真難得
#32 七夕特別篇 雙向暗戀的七夕
#38 第七章 可改變的人
其他:
#9 二十題
#28 公告和吉吉安的廢話
歡迎挑錯蟲、說心得😄
7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59  1063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4
第一章 新預言
[尼克]
太陽高高掛在藍天中,陽光從枝枒間灑下,讓冬天也顯得溫暖。半神半人開心的為即將到來的感恩節做準備,羊男和木精靈們也忙碌的協助他們。沒有怪物,沒有天神,也沒有世界末日。這本應該是個美好的日子的。
「煩死了。」尼克.帝亞傑羅低聲咕噥「為甚麼我一定要扮成火雞啊?不會找個火雞之神的小孩或甚麼之類的嗎?好歹找個小孩子扮吧,我都快十七歲了欸。」他撥開樹葉,想要找個好角落窩在那裏搞自閉。
他溜到黑帝斯小屋,正要打開門躲進去,沒想到……「嘿,尼克!你有空嗎?」他的好友兼德爾菲神諭匹提雅瑞秋眉開眼笑的走過來。「我們去聊個天吧!」
該死。

「你還記得我前幾年去巴黎留學嗎?」她說,回想起那段時間,她還是兩眼發光。
「當然。」尼克回答「妳每次回來不都一直滔滔不絕的分享。」
「對呀,但我還有好多事沒跟你們說呢。」瑞秋得意的說:「像是,你知道我上個月因為老師的推薦而成功賣出一幅畫了嗎?」
賣畫啊,真不錯。不過他沒有說出來,只是裝作不感興趣的隨口說「妳的老師怎麼說的?」
「他覺得我的配色配得很好。」瑞秋高興地回答,但話鋒一轉又說「可是我比較不擅長物品的位置擺放。」
「我可以教妳。」尼克的大腦都還沒轉過來,嘴巴就已經先說出來了。
「甚麼?」瑞秋看起來很詫異「我不是要批評,但是你應該不會畫得比我……」她突然停下來。起初,尼克以為她是因為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才會這樣。
但接下來,他們熟悉的怪事又發生了。德爾菲神靈再次附身到瑞秋身上。她冒出詭異的綠煙,散發出一股難以形容的怪味,用乾啞的古老嗓音道出:「冥王之子將被迫踏上旅途,去營救他的姊妹;被選中的人將遠離家園,迷失在陌生的他鄉;預言者的血將會灑濺,他將中一種自己無法醫治的毒液;叛徒將回到那個讓她心碎的地方,面對自己一直逃避的麻煩;塵封已久的祕密將再見天日,魔法的繼承人將會覺醒,而已逝之人將再次甦醒。」綠煙慢慢地消失了,瑞秋兩眼一翻,昏倒了。
尼克把瑞秋扶好。他的心臟跳得好大力,冷汗從臉上滴下,腦裡瘋狂的閃過各種念頭:「甚麼意思?!那是新的預言嗎?!冥王之子是我?!我要救海柔?!魔法?叛徒?毒液?被選中?秘密?甚麼跟甚麼啦?!?!」他感到有些害怕,也更慌亂,但是他知道首要之務是先送瑞秋去阿波羅小屋讓她休息一下,然後說不定,他自己也可以去阿波羅小屋休息一下。

「尼克,你還好吧?」威爾.索拉斯擔心的問,前者剛和奇戎轉達完預言的內容,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尼克低頭看著地板「不知道,就是……很久沒有預言了……而且還跟我有關,又跟姊姊有關……」他突然靈光一閃,跳起來說:「對啊,既然海柔會需要我的營救,那我們現在先去把她帶過來就沒事了啊!或至少確認她的安危嘛!」
要說是富有行動力還是莽撞呢,尼克馬上就跳進影子中。「欸、欸!不能這……」威爾大喊,但話還沒說完,就被男友拖進黑影中了。

新羅馬。到了。跟上次來訪相比,這裡又進步了許多,也多出了很多新的建築物。尼克觀賞著各式各樣特殊又宏偉的神殿。這些都是傑生生前計畫的,要是他能親自看到它們就好了,他一定會很引以為傲的……不過,現在他沒空想這個。
「尼克,你可以不要每次都這麼我行我素嗎?」威爾嘆口氣「等一下你又會昏過去了啦。」
「我才不……啊~~……會昏過去。」他邊打呵欠邊說,實在很沒說服力,而且他的眼皮好沉重喔……不對,要專心啦,專心一點。「海柔在……啊~~……哪裡啊?」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新羅馬的執法官海柔.李維斯克出來巡視第三分隊的情況,就剛好看到兩個男生憑空冒了出來,而且有一個還一直打呵欠「尼克!你怎麼來了!」她大叫,金色的眼睛閃著驚喜的光芒「還有你是……威爾對吧?」她扶起真的要昏倒了的尼克,困惑的掃視著陌生的金髮男子。
「是啊,就是我。」威爾回應,同時埋怨著為甚麼尼克從來沒有安排他們兩個認識一下。「剛才呢,我們這邊的神諭說了一個和你們有關係的預言,但我想我們先把尼克帶去休息一下再說。」
「有道理。」海柔認同道。他們一起把尼克拖到旁邊的公園裡的長椅子上,然後再坐定在對面的空椅子上。「所以,預言的內容是?」
威爾將尼克剛才對奇戎說的話再重複一次「大致就是這樣啦。妳有甚麼看法嗎?」
海柔皺眉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嗯,以一個預言來說,這其實還蠻詳細的。這樣算是好吧……?」
「詳細嗎?」威爾說「好像也是欸。至於好不好連我爸都不見得知道了,至少能算比較保守?小心?不知。」
「先說,我可以確定我現在好端端地活在這裡。」海柔很正經地說。
「也沒有生命危險。」威爾補充。
「不能這樣說啦,混血人永遠都有生命危險。」海柔聳肩「不過我覺得比較奇怪的是,我為甚麼會需要營救?我們朱比特營很安全,近期也沒有甚麼大壞蛋要把全北國的人殺光光呀。何況我是執法官欸,我有一整個第十二軍團可以使喚。」
「我比一整個第十二軍團還強好不好。」尼克半睡半醒的咕噥。邊睡邊說實在很沒說服力。
「你乖乖睡午覺就夠了啦。」威爾酸他。
「那,尼克要留在這裡嗎?還是我要去混血營?」海柔問,同時看著弟弟的口水慢慢流下來。安娜貝斯的《三大神之子都很愛流口水》理論又再一次的被證實了。海柔在心中默默記下筆記:黑帝斯之子還會連帶著超大聲的打呼。這資訊可能會造成一個重大的突破。
「我是覺得沒什麼必要,」威爾說「你越去逃避預言,後果就會越慘重。我們阿波羅小屋的預言課有教。」
「蠻有道理的。眾神果然就是這麼煩人。當然,我不是針對你爸啦,」海柔趕緊補充「你也知道我的意思。」
「沒關係啦,」威爾說「反正老爸本來就很秀逗。」
「不過預言課?」海柔饒富興味的說。
「我也不知道誰訂的課程,而且很奇怪,」威爾無奈的笑笑「預言之神的小孩又不會預言。我聽過一些故事,但那些要不是編出來的,不然就是極少數的特案—阿波羅已經五十年沒生出那樣的孩子了。」
「這樣啊。」海柔說「普魯托(或黑帝斯)已經七十年沒生孩子啦。」
「你們聊得很開心欸。」尼克搖搖晃晃的坐起來「不用講一些……啊~……正事嗎?」
「呃,是沒錯,但是你……」威爾把他推回去「睡覺就對了啦!」
海柔滿意(?)的看著,說:「嗯嗯,這樣很好,威爾,繼續保持。」
「妳很壞欸……」尼克一整個很無辜的說,用睡眼惺忪的眼睛瞪了阿波羅之子「所以,正事?」
「那海柔,」威爾從隨身攜帶的背包中拿出一條毯子蓋到尼克身上,看來他終於要認真的來休息了「妳要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嗎?」
海柔歪頭思考了一下,然後說:「好呀。應該沒必要告訴整個朱比特營,混血營很常有預言,而且這預言感覺沒有牽扯到羅馬人。但我可以跟分隊長們報備一下,順便跟他們說我近期不要再出任務了。」她完全可以想像,如果新羅馬在這種時候還派她去做甚麼危險的事的話,弟弟會有多生氣。要知道,他生起氣來是很恐怖的。
「好主意。」威爾說。
「不過呀,我其實……」海柔瞄了尼克一眼,確定愛面子的他沒在聽「比較擔心他欸。」
「尼克嗎?」威爾疑惑的問。海柔才是需要被救援的對象耶。
「嗯。」海柔皺起眉頭「聽起來,他即將去出一趟非常危險的任務。我怕他可能又會遭遇甚麼……我是說,尼克發生過的可怕事件已經遠超過一個正常人一輩子的量了。」
「可我們不是正常人呀。」威爾若有所思的指著四周「妳看,我們是混血人。我們每一個都是這樣子的。我們會碰上比凡人更多的危機,但是我們也比凡人擁有更大的力量。」雖然說我完全比不上你們這些三大神的子女和七英雄,我只是個待在營地負責善後的小小治療師而已。詩寫不好,歌唱不好,牛養不好,箭也射不好,繼承到太陽的部分到底有甚麼屁用……
「是沒錯啦……至少,在他『被迫踏上旅途』時,讓他戴著這個,好嗎?」海柔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東西交給威爾。
「這是……?」威爾好奇地看著手中寫著S.P.Q.R.的紫色徽章,它好像還是用帝國黃金做出來的呢。
「我們朱比特營的信物之一。」海柔驕傲的說「只要把這個給任何退役軍人看,他們都會幫你的忙。」
「唔。酷喔。」威爾把信物放進口袋裡。「那我們要回混血營了嗎?」
「可以是可以,反正也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但是……」兩人不約而同望向滾了一圈,快從長椅上掉下來的尼克。「好像要等這位鬼王醒來後才行……」

感想:
這篇很不滿意<(_ _)>
步調太快了........
感覺尼克真的慢慢在被威爾同化😅

主樓:#0
下一章:#10

3.1893e+13✯開始浮潛的梓藝 @joy371012

2
沙發嗎!(撲
喜歡哈波也喜歡波傑~
會繼續關注這篇的喔,樓主加油!!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3
@joy371012
謝謝(~ ̄▽ ̄)~
恭喜沙發!
我也兩個都超愛的~

望著月想念星星的的雅莉安兔兔xD  @Elenrian

2
吉吉安開新坑了♪\(*^▽^*)/
來踏踏樓
期待後續喔~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2
哇喔
吉吉安欸
你開新樓了
恭喜啊
尼克實在太棒了

不想上課的碧安卡 @BiancaLee

3
我覺得你的文超好看的!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寫出這麼好的文
(現在都自己偷偷寫不敢放出來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2
@BiancaLee
謝謝誇獎φ(゜▽゜*)♪
看到你的名字我又感傷起來了இ௰இ
不敢放也沒關係呀(*^-^*)或許有一天你就會突然心血來潮想放了呢(我就是這樣xD)

不想上課的碧安卡 @BiancaLee

3
@vivian04su
當時只覺得碧安卡這個名字很好聽,就把他當作我的網名。
結果那本書看到一半,
碧安卡就沒了啊〒_〒雷克•萊爾頓欠我一個弟控啊~

現在敢放自己想的世界觀(因為可以亂寫X
但同人會怕寫壞原作的人設和設定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2
發現弗洛寫了但是沒點人,吉吉安就心血來潮(?)來寫了www
放這裡是因為我決定把這裡當作我的主要文樓(?)
1.筆名
A:吉吉安~我在不同的地方會用不同的筆名xD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A:幼兒園就喜歡畫一些十幾頁的小書給同學看。從那個時候到小四都常常自己寫一些書,結果大部分都寫完角色介紹就懶得寫了(艸)。小五以後開始會規畫一點,沒那麼常棄坑了,而且一定要寫完第一章在寫角色介紹wwww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A:白話屁孩( ̄y▽, ̄)╭ 其他人不知道
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
A:還蠻大的……以前好爛,現在沒那麼爛了……..感覺以前更屁😶
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A:搞笑、虐、甜、奇幻等等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
A:擅長屁孩間的對話(謎之音:到底有多屁),尤其是吵架。覺得應該算會悲文……?不過也不確定,因為大部分悲的都是在我腦中想還沒真的寫到那裏😅
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
A:甜文。絕對是甜文。我都不太敢寫親吻的,因為怕爸媽和同學看了會:「納尼?!妳寫這個」所以就不寫
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A:小說我一本都還沒完成阿阿阿。文章如果是我很熱中而且又靈感豐富的話一、兩小時就能寫完,沒靈感的就會像回憶第七章一樣拖了好久結果還是很糟。
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A:整天都在想xD。有時候會突然問朋友一些奇怪的問題通常都是在問那個。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A:這也不算很特別,就是靈感永遠都跑到後面的劇情阿QAQ。蠻困擾的(都沒靈感= =”),好處是我會想說「我一定要寫到那裏!!!!」然後就會趕快寫現在的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
A:一年前還是手寫,現在已經是超愛打字的打字派了( •̀ ω •́ )✧沒辦法,字太醜www。都用我的老筆電~~
12.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A:沒有,但是會修稿
13.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A:喜歡虐文,愛死虐身了,而且最愛虐我愛的角色😈(我就是這麼變態🤐)但是結局還是喜歡HE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A:職業作家的話,J.K.羅琳和雷克萊爾頓吧。仙境的同人寫手,很愛娜塔莎、弗洛和計算機(雖然讀心者到現在還沒讀完……)。覺得受萊爾頓影響很大,尤其是我寫第一人稱時。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A:希望囉。但是大概沒辦法,會窮死。
16.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A:直接在仙境打結果不小心按到回前頁(;´༎ຶД༎ຶ`)
17.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A:喜歡!雖然寫不出來時會很困擾。熱忠程度不一定,我自創的一個外星人故事和姊妹就非常非常熱衷,回憶普普,貓戰士同人文就有點冷。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
A:
就在那裏,我看到了你,尼克.帝亞傑羅,那個只聊了一天就讓我永遠記住的人,那個我等了三年卻還是等不到的人。你變了,變了好多。別人可能認不出來,但我可以。說真的,我很興奮,我衝過去和你打招呼「尼克,好久不見!」你詫異的看著我,眼神充滿鄙視「我見過你嗎?」我臉上的笑容僵住了,我的內心如同你的語氣一樣,逐漸冰冷「沒、沒事。」我低下頭,不想被發現我眼角的淚光「我……認錯人了。對不起。那我…先走了。」我聲音逐漸縮小,最後消失不見。我慌張地逃跑,用手抹掉淚水。愚蠢,索拉斯,愚蠢。你跟他聊了幾句,就以為他會把你當成,甚麼,過了三年還念念不忘的超級好麻吉嗎?你當時大喊著,要我活到我們下次見面的那一天。我做到了,然後呢?太愚蠢,真的太愚蠢。

節錄的有點長www這段是我又想到很後面很後面的靈感時預寫以免忘記的,未來可能會放到姊妹~可以猜猜是誰說的喔,我是覺得蠻明顯的,姓都說出來了😅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A:雖然屁孩很好(誤)但是太口語啦/_ \希望可以兩者兼顧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A:我有在樓裏留言過的人都可以來寫(〃 ̄︶ ̄)人( ̄︶ ̄〃)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4

第二章 災難之前的幸福

[尼克]
「那海柔,妳要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嗎?」威爾一邊說,一邊把毯子蓋到尼克身上。好舒服的毯子喔,軟綿綿的,又很溫暖。他可能真的該休息一下了吧。尼克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尼克左右張望。他在一條小巷子裡面,身旁充滿著被丟在地板上的垃圾。「好臭……但再臭都沒有黑傑的屁臭。」明明是大白天,但是巷子卻非常陰暗,居民大概都上班、上學去了,房子裡的燈都是關著的。一旁的出租店面寫著:「曼哈頓最便宜的店面就在這裡!詳請請問……」唉,這裡是曼哈頓啊。怎麼做個夢也會夢到這個邪惡的地方。
他正要走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時,背後突然傳來聲音:「你去把他們抓過來。」是一個陌生的女生的聲音。尼克馬上緊繃起來,就算這只是個夢,但混血人的夢常常都和即將發生的事有關。
「是的。」這次不一樣,是空洞麻木的男聲。尼克轉過去,隱約看到兩個人影隱藏在黑暗的影子中。他想要走過去看一看,但是卻莫名的感到恐懼而不敢移動。
「記住,三個比你小一點的男生和一個兩歲的小女孩。」聽起來不太妙,難道是綁架案嗎?
「是的。」
「連同武器一起帶過來。不要殺女孩和你的同伴,他們可以當人質。」女生帶著邪惡的竊笑聲說道。人質、殺人,怎麼想都不太對。尼克正要鼓起勇氣去一探究竟,接著卻聽到「威爾.索拉斯可能有點用處,他的力量實在很……特別。」威爾?!他們要綁架的是威爾嗎?
「帝亞傑羅就算了吧,直接殺了。」尼克現在可以確確實實的聽到自己的心臟聲。
很多凡人、天神、怪物、混血人都差點殺過他,他也曾經幾乎要毀了他自己過,但這次不一樣。這聽起來像是有人訂了一個計畫,而且感覺跟之前克羅諾斯或蓋亞或三巨頭的計畫不太一樣,這個女生沒有要一次殺光光,而是把一些人留下來以後用。而且她不是個天神,她有正常比例的死亡光環。
最誇張的是,他們竟然想要利用威爾和抓一個小女孩來當人質。兩歲欸!兩歲!連尼克這種比較沒良心的人都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了。而且綁架威爾!!利用威爾!!!真的是罪不可赦!
不管如何,現在最迫切的應該是趁這個時候打聽一下這兩位陌生人的邪惡計畫。當你這樣想的時候,夢神就是這麼的討厭,把你硬從夢中踢出去。
夢菲斯,很好玩齁。
尼克睜大雙眼,他又回到了朱比特營。他坐了起來,意外的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公園裡,而是在一間小商店內,威爾和海柔不知道去哪了。
他正要問:「有人在嗎?」,頭上卻灑下好多水淋得他全身都溼透了。他可能大叫了吧。尼克氣憤地轉頭,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生,穿著「新羅馬大學游泳隊隊長」的制服,有著曾經讓尼克著迷的一頭蓬亂的黑髮和海綠色的雙眼。「波西,你為甚麼還是那麼幼稚啊?」
「哈哈,被我嚇到了吧。」奧林帕斯的傳奇英雄調皮的嘻嘻笑「半年不見你還是比我矮好~~多喔。」
尼克哼了一聲「隨便啦。你在這裡幹甚麼?」
「幹甚麼?這是我的店欸!」波西說。
「才怪。」尼克嗤之以鼻「你考試一直不及格,怎麼可能畢業開店了啊。」
「好啦。」波西承認「我來這裡打工拖地板。上週應徵到的喔。」果然。
「對了,我睡了多久啊?」尼克想起他來這裡的種種原因。
「蠻久的。」波西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距海柔跟索拉斯把你拖過來已經過了一小時半了。」
一小時半?!這太久了吧?他通常三十分鐘就能恢復的啊。「那他們人在哪?」
波西聳聳肩「海柔好像帶索拉斯去參觀這附近了……」
「那我去找他們了!」尼克又跳下來,衝出店面。
波西暴力的把尼克拖回來「而~且他們特別說要你在這裡等他們。」哼。
尼克不太爽的坐回椅子上,欣賞波西辛苦的拖著地板—他的老闆不允許他直接召喚幾公噸的水潑下去,因為,嗯,很明顯這不是個好主意。
波西滔滔不絕的抱怨新羅馬沉重的課業和安娜貝斯的恐怖:「她只花十分鐘就寫完全部的功課了,還滿分!而且不借我抄欸,你知道那有多過分嗎?!」尼克只好一直無奈地敷衍點頭。
在波西的堅持及「欸我救過你多少次了」下,尼克逼不得已只好買了波西工作的店賣的外套,那外套難看死了,而且不是黑色的飛行員外套,不是黑色的飛行員外套=難看死了。
另一方面,尼克也分享了稍早前的預言。波西對此很擔心(「我最好的兩個朋友都會陷入危險耶!」)並希望可以同行,至少送他們回混血營(「順便見老朋友嘛」),但尼克拒絕了,柏修斯.傑克森好不容易活到了成年,他值得一個簡單平凡的生活。他沒有說出那個可怕的夢境,不然波西絕對會著急到爆炸,然後開始跟蹤他回家。
過了一陣子,海柔和威爾終於回來了。威爾身上的混血營T恤換成了綠色的獨角獸衣服(梅格.麥卡弗瑞會很滿意的),但醫生袍還是一樣。話說,他為甚麼永遠都穿著那件呀,都不用洗的嗎……
「尼克~~你醒啦~~~」他兩眼發光的說「海柔帶我學習了如何用獨角獸的角切片來醫治傷口耶!獨角獸真是美妙的生物啊!」嗯,完全梅格化了。
「是啊。」海柔說「你睡得好嗎?」
「這、這個啊。」尼克有點緊張「我……」
「尼克說他完全都沒有做夢喔!」波西一貫的少根筋「真是難得呢!」
「是啊,哈哈哈……」尼克尷尬的配合。波西你真的是很那樣欸。
「是喔。很好呀。」海柔說。如果是平常的話,他們三個這麼了解他,應該馬上就會拆穿他的謊言,但平常,波西不會不停的被自己拖的地給滑倒,海柔不會害怕的看著威爾,而威爾會讓海柔害怕的原因就是,他正在充滿愛意的把獨角獸角片放進吃到一半的棉花糖袋子裡。
獨角獸是美妙的生物,威爾則是令人畏懼的邪惡生物。
「那我們要回去了嗎?」威爾活蹦亂跳的高聲尖叫。完蛋,威爾的快(可)樂(怕)模式好像不小心被啟動了。
「我可不想再睡上一個半小時!」尼克抗議。
「這種時候,你就需要這個完美的軟綿綿枕頭~~算你九八折呦。」波西從牆上拿下一個破爛的硬梆梆枕頭。
「波西,不要在這種時候業配。」海柔厲聲說。
「業配不好嗎???」威爾從波西手上把枕頭搶過去抱緊。呃,這次好像是重度快樂模式,真糟糕。
「所以我們到底要怎麼回去啦。」尼克三條線的說。「再影子旅行一次嗎?」
他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著威爾,期盼他會像平常一樣在那裏「不行啦,等一下你又會昏倒,這樣很糟糕欸,到時候你又要來醫護室三天!」但現在,沒有威爾,只有快樂威爾「好呀!影子旅行感覺一次比一次好玩耶!」該……死……
「那我陪你們走一小段路你再影子旅行吧,順便再休息一下。」海柔說。怎麼妳也……
「那就這麼決定囉!」波西說「尼克,你要注意安全呀!如果遇上甚麼事都可以來找我們幫忙,」他又興奮又擔心的加上一句:「不過前提是我在這裡的話,下個月我要用我賺的錢帶安娜貝斯去你們那附近旅行呦!」
「那……走囉!」海柔走出商店。威爾高興的衝向前方。
波西揮揮手「掰掰~~注意安全喔,小尼!」小、小尼是甚麼東西……

「那~~我就送你們到這裡了喔。」海柔轉頭看向新羅馬的外圍「要注意安全呀!不要死掉!」
「妳也是。」尼克說。海柔給他一個擁抱。他還是不習慣這種東西。
看著姊姊慢慢消失在視線內,尼克轉身面向男友「嗯,威爾?」
「怎麼了?」終於從快樂模式恢復的威爾問。
他深吸一口氣「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
「壞消息?」
「我做了一個夢,」尼克邊說邊緊張的注意威爾的反應「夢裡有個人她說要把……」他突然停下來,目光望向陰暗的角落。
「夢嗎?甚麼夢?」威爾疑惑的看著尼克「小尼……你在做甚麼?小尼?」
尼克的腦袋現在連「小尼」都管不了。他小心翼翼的朝角落走去,蹲下來專注的注視著那兒的紙盒。
「你怎麼了嗎?小尼?尼克?」
尼克的黑眼睛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他用粗糙的雙手把紙盒打開。看到盒子裡是甚麼後,他欣喜的大叫。
「尼克,那是什……」威爾話還沒說完,下巴就掉下去了。
盒子裡是一個女幼孩。她看起來約莫兩三歲,不知道誰給她穿上一個破紙袋,但還是看的出她很瘦小,就算是跟同齡的比也一樣。她短短的直髮是紅褐色的,蒼白的皮膚佈滿著大大小小的傷口和疤痕。她的臉就算很骯髒,仍然像是一個藝術品一樣完美。沉睡中的幼兒雙眼緊閉,毫無意識到兩個陌生人正訝異的觀察著她。尼克從未見過任何長得像她的人,但卻有種怪異而溫暖的熟悉感。
尼克伸手碰了她一下,然後又膽怯的縮回來,抬頭向威爾尋求鼓勵。威爾微微點了點頭,於是黑帝斯之子便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把小女孩抱起來。「她好輕喔......」尼克沙啞的說「而且好多傷口......還穿紙袋,她一定冷死了......」不知道是女孩聽到了,又或者只是恰巧,她發抖了幾下,又轉過身來繼續不安穩的睡。
尼克莫名的氣憤。他從未見過幼兒的父母,但卻已經開始討厭他們了,竟然把她丟棄在這種地方。「威爾……我們可以養她嗎?」
「不好意思?」
「我們可以養她嗎?」尼克堅持。
「欸欸欸,你很清楚這是一個不好的主意。」威爾緊張地說:「我們是混血人,她跟我們在一起是很危險很危險的!應該要把她帶去警察局,讓有錢有房有經驗的人來養她吧?!你才十六歲!」
「我八十歲了。」尼克惱怒的回「我可以保護她。」
「你瘋了,這就跟小學生幼稚的逼爸媽去養路上遇到的流浪狗一樣!到最後,那些無辜的小動物還不是被丟棄。」
「我不管。」尼克低頭看著小女孩無邪的笑容「我向冥河發誓,我會永遠保護她。」
「快收回。」威爾臉色發白。
「才不要咧。」
「你根本不認識她!」威爾大叫。幼兒張開眼睛,不解的看著他。她的眼睛是黑色的,不是那種很難看透的黑,而是柔和的碳黑色。
尼克超有殺氣的瞪了威爾一眼,意思大概是:「你這混帳竟然把她吵醒了!」然後又用宇宙無敵溫柔的眼神看著小女孩。
「你是誰?」她問尼克,語氣中好奇多過害怕。
「我是好人喔。」尼克保證。「我叫尼克,尼克.帝亞傑羅。」小女孩在聽到那名字的一瞬間僵住了,但馬上就恢復成原本的狀態,速度快到沒有人發現。
「所以你不壞。」她說。
「當然啦,」尼克笑著說,他很久沒這樣笑了,這不是跟好朋友在一起的笑,或跟威爾在一起的笑,或「我們還活著欸太神了」的那種笑,這是因為親情而感到幸福的笑容「因為壞人最後都會被懲罰的。我保證。」


胡亂小劇場~~
威爾:欸,讀者,不要學尼克喔😑
威爾:撿到棄嬰等等拿去警察局比較好喔😊
威爾:還有也不要學我把獨角獸薄片混進棉花糖裡🤐
海柔:你也知道這樣不對啊😕
威爾:因為那樣我就會多很多病人啊🥱
海柔:蛤?🤨
威爾:妳知道那個不小心吃下去肚子會多痛嗎🤮
海柔:你是指……你吃下去了?!😨
波西:厲害🤪
威爾:其實也沒有我想像中難吃😏
尼克:神聖的黑帝斯啊,索拉斯你馬上給我吐出來
尼克:還有我恨表情符號
尼克:恨 透 了

感想:
忍不住先更了( ̄┰ ̄*)決定暑假改成周三、六更
讓波西來秀一下xD我愛威尼但我也愛波尼啊啊啊(威爾別打我
朋友說這章有種被捲進甚麼凶殺案的感覺(⊙_⊙)?

主樓: #0
上一章: #1
下一章: #11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1
第三章 爭吵、突襲、陌生人
[尼克]
「尼克.帝亞傑羅,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這些全部都是我賺的錢,你是幽靈人口,你不能工作,你不能還錢,你更不能在一個小時之內把我兩個月的薪水全都花在身上!」威爾已經徹底從快樂模式變成憤怒模式了。
他們倆個,更精確來說應該是尼克一個,替小女孩—他決定暫時叫他章魚(「不准問為甚麼。不准問。」)—買了一些基本育兒用品,像是奶粉、尿布、衣服、食物等等。而且都是黑色的,或至少包裝是黑色的。他就是固執。
他們,好啦,尼克幫章魚清潔、換衣服和保暖後,威爾在尼克的冥河鐵劍的威脅下,也幫章魚治療傷口了。「對啦,你親愛的可憐小章魚沒事了啦。」他很不爽。「繼續去陪她啊。去啊。」奇怪,他生甚麼氣啊?
章魚又睡著了。尼克向威爾借了他的毯子,然後他又在那裏「對對對,她好冷好冷喔,真的是太~~悲慘了,我好怕怕喔。」還假惺惺的哭來哭去的,幼稚。
尼克生氣了「你到底是怎樣啦?!」
威爾怒瞪著他「沒事啦!你去關心她不就好了!」他轉過頭不理尼克,順手把毯子重重丟到尼克頭上。鬧甚麼彆扭嘛。
他們就這樣邊買東西,邊冷戰下去。幸好他沒把錢包也沒收,尼克竊喜。過了一陣子,太陽也快下山了,威爾才終於出聲「我們要回去了沒?」
「早就要了,我只是在等你這個慢烏龜準備好而已!」尼克小聲地回嗆,以免吵到懷中熟睡的章魚。
「誰才是慢烏龜啊?」威爾咕噥。
尼克突然想到一件事「慢烏龜,我說章魚這麼小就影子旅行,對健康不好吧。」他擔憂地說。
「快弄就對了。」威爾罵,推了尼克一下,不是那種開玩笑的,是那種快要打起來的。
尼克站好,狠瞪了威爾幾眼。他一手好好地抱著章魚,一手粗魯的扯著威爾的手(指甲還刺進去),跳進一旁的樹影。
☆他跌跌撞撞的走出影子。威爾一甩開他的手,他就摔倒在地上。果然一天兩次影子旅行還是不行嗎……
章魚差點直接掉到堅硬的地板上,幸好威爾趕緊把她接住。「你這白癡,你差點讓她摔下去欸。」威爾邊罵邊扶住他。尼克別過臉,不想讓他看到自己自責的表情,因為他一定又會繼續酸下去。
尼克很睏。他感覺隨時會昏過去,但他不想被那個討厭鬼拖回混血營,抱怨他有多重,丟臉死了。而且他不放心威爾來照顧章魚,雖然很明顯他可以照顧得更好。
尼克虛弱的抬頭看了看,他們沒有在混血之丘,而是在一條陰暗的馬路上,路燈一閃一閃的,快要壞了,前方疑似發生了起車禍,幾個凡人在那裏爭論著,沒有注意到他們突然出現。
「趕快回去啦。」威爾說「奇戎和大家會擔心的。」他以為尼克不想直接一次到混血營喔?
因為一個人睡著了,一個人「快」睡著了,他們只能慢吞吞的前進。
尼克總覺得自己忘記甚麼事了……他好像應該要說一件事嗎?一件很重要、很恐怖的事?
嗯,先保持清醒再說吧。

尼克真的、真的要撐不住了。Cazzo di merda!該死的,為甚麼我體力就是那麼爛?這時,墓漏偏逢連夜雨,尼克疲累的雙眼瞄到不對勁。
「威爾……?」他打著哈欠說。
「又怎樣啦?」威爾嗆,在零點零零零一毫秒間放開尼克,讓他差點兒跌個狗吃屎,又馬上抓住,讓他的頭暈的不得了。脾氣越好,生氣起來越恐怖真是一點也不假。
「是不是……有人……在那……」尼克虛弱的說。他視線暗掉了一秒,然後又回來。他的意識正在慢慢消失中,但他還是勉強注意到了前方的異狀。
兩個模糊的人影憑空冒了出來,出現在他們前方,尼克隱約看到,兩個都是白人男性,而且,哈哈,他們都比尼克高。
受驚的威爾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其中一人便拿出了一根……木枝?他大喊:「咄咄失!」尼克眼前只剩一片黑暗。

尼克豎的從床上坐起。等等,床上?
是啊。他在一張極度蓬鬆又舒適的樸素單人床上,溫暖的棉被和枕頭是淡黃色的,床墊軟綿綿到令人不習慣。
這裡絕對不是黑帝斯小屋。
他錯愕的東張西望。在左手邊,有個與床同系列的小木桌,空空的抽屜不知被誰拉開了。而右手邊,則是一樣的木桌和床,差別只在它們好像有一陣子沒被動過了,甚至還積了點灰塵。
尼克正對面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衣櫃,一樣,木製的。他走下床,發現自己的力氣大致上回復了,讚。也發現了可疑的地方,不讚。波西賣給他的藍外套整齊的掛在那裏。他把它拿下來穿上,把冰冷的手插進口袋裡(他現在非常沒有安全感),但有個東西已經早他的手一步進去了。尼克把它拿出來「波西真的沒救了。」居然是他的學生證,而且照片裡的臉臭。「呃,下次見到他再還吧。」他悲觀的加上:「如果還能再見到的話。」
衣櫃的旁邊是個書櫃,比衣櫃大一點,上面擺滿了各種書籍。書背的標題是拉丁文和古希臘文。尼克皺了皺眉頭,這越來越奇怪了。
尼克隨手抽出一本書,在看到書名的那瞬間,他愣住了。《波西傑克森,第一年,古希臘語版,未訪問,草稿》。這怎麼可能?!他很確定市面上沒有這本書,要不然波西的自大指數會爆表。正當他好奇的打開來時,有人敲了小房間的門,他馬上警覺的把書丟回去,嘗試從空中召喚出他的冥河鐵劍,但沒辦法,他能做到最有用的,只有做好影子旅行的準備—會把他孤身一人帶到這種怪異的地底(嗯,地底,多謝黑帝斯,他感覺得出來。)的人大概不是甚麼善類。
一個女生打開門。是人,不是怪物或天神,至於是不是混血人還屬於未知。
她非常漂亮—這裡指的是高於阿芙蘿戴蒂小屋成員的平均顏值—而且很……「紅」。她到下巴、參差不齊的頭髮是正紅色的,短袖T恤是正紅色的,沾到髒污的短褲是正紅色的,襪子是正紅色的,鞋子是正紅色的。不是正紅色的,棕色的皮膚和像太陽一般明亮的金色眼睛在一片紅之中特別突出。
太陽。阿波羅。威爾。危險。他想起來了!有人要殺他和綁架威爾,而他竟然忘記告訴威爾了!章魚的出現讓他甚麼都忘記了,一直忽視男友。現在,他不見了。威爾說的對,他是白癡。
女孩露出調皮又開朗的笑容。「你醒啦,尼克。我可以叫你尼克嗎?我救了你呦。永遠都要幫助弱小,對吧?」


感想:
這篇是我目前最不滿意的( ̄m ̄)
中間有一句義大利話是義大利罵人的話,意思是甚麼我也不知道只是喜歡他是義大利人的設定(被毆
威爾接下來會神隱一陣子所以讓他鬧脾氣一下來滿足他(??
不過他只是吃章魚的醋他還是愛章魚的啦
是說吃兩歲小孩的醋是不是不太好www
終於有魔法世界的東西了!!!!
雖然很少xDDD
昨天筆電沒電了,家裡又有點忙,所以晚更新,抱歉Orz


回主頁: #0
上一章: #10
下一章:#14

望著月想念星星的的雅莉安兔兔xD  @Elenrian

1
@vivian04su
尼克的反差萌~~~~
章魚🐙哈哈好可愛
好喜歡你的敘述風格
就很幽默然後自然(和雷克大叔一樣(?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2
@Elenrian
呵呵要平衡一下尼克順便賣萌
整天看雷克大叔結果淺意識默默的開始學習他(??)

👽盡情發呆的吉吉安兔兔xD  @vivian04su

1
第四章 弱者不配讀這個章名
[瑞]
「弱者必須被淘汰,強者必須變得更強,才有資格生存。」這句話早已被瑞牢牢記在心裡了,而他也無時不刻都在實踐它。所以,他根本懶得再去看大門上的銘文。
他推開灰色的金屬大門,悠閒地走進去。他沒什麼好緊張或害怕的,那是可笑又卑微的弱者才會做的事,他,這裡第三強的人死都不肯,也不會。
像往常一樣,那些廢得要命的弱者按照階級排排站—越弱越糟糕就離出口越近(這暗示著他們的生命隨時都會溜走,呵),而越強的人則離兩位大人越近。
他大搖大擺的直接走向最前方,弱者們一如往常恐懼的望著他。
他的夥伴艾蜜莉在那裏站著。她的頭髮和眼睛會隨著時間變色,早上是薄荷綠,晚上是淡紫色,天生的。她現在是綠色狀態。她臉上掛著輕蔑的笑容「嘿,妮塔被罵了呢。」
瑞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的確,妮塔被罵得很慘。
她站在大廳中央,慌張地大喊:「我沒有失敗啊!我本來不會的!」
「妳就是甚麼都不仔細,才會比瑞或艾蜜莉弱那麼多。」一位大人空洞的聲音從上面傳來。他們總是在上面,大多數弱者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但是瑞見過,因為很明顯的,他夠強。
「我本來有絕對的勝算的!」妮塔繼續氣急敗壞的大叫「都是她出來攪局!」
「這麼說……」一位大人冷笑「妳承認妳比那個傢伙弱囉?」
「真是可悲,」艾蜜莉對瑞說,語氣一點都不悲傷「打不過紅色混蛋,哈。」瑞沒有回應。她總是那個多話的,而瑞相反。
「沒有!」妮塔倒抽一口氣「我絕對比她強—」艾蜜莉翻了一個純白的白眼「—只是我本人不在才……」
「妳也知道!」一位大人怒吼「妳就是懶,自以為灌灌藥就可以讓一個無名小卒代替妳嗎?」
「我的藥效很強!」妮塔辯「而且任務明明就成功了!」
「才沒有。」一位大人淡淡的說,但卻讓人很恐懼「大失敗。」
「尼克.帝亞傑羅哈利.波特都溜了。」一位大人怒火三丈。
「果然沒有奎騰妳就不行了。」一位大人冰冷的說「還想挑戰強-強級,妳這個弱者。」
瑞回頭譏笑奎騰,妮塔的夥伴,他也怒視著瑞。
妮塔又想回話,結果還沒出聲就被一位大人打斷「夠了。妳回去妳的位置吧。」她面帶殺氣的瞪著瑞和艾蜜莉,反正他們懶得管「強—弱級!」強—弱級別的九個弱者都站出來。「艾莉莎,妳回去。」一頭薄荷綠頭髮的矮女生喪氣地退回原本的位子。
「你們幾個代替妮塔去追捕他們。」一位大人說,他們全都點點頭,洋洋得意地斜眼看著妮塔,後者正憤怒的掃視其他更弱的,看他們敢不敢笑。
「好的。」他們看起來很興奮。真是太悲哀了,居然為這種無趣的任務感到興奮。瑞才不相信那個弱巫師能有多大的能耐咧,大概馬上就被抓到了吧,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那八個弱者高高興興的走出去,其他人也低調的跟進。
「你們兩個!」兩位大人一離開,妮塔就馬上恢復正常「不要自以為得寵就在那裏驕傲的不得了,你們早晚都會被我和奎騰超越的。」她臉臭著離開了,奎騰又瞪了瑞一眼才離開。
「為甚麼不派我們去啊?」艾蜜莉不屑的說「我一秒就可以解決那群弱者了。」
瑞聳聳肩「可能是太大材小用了吧。」
他們穿越死氣沉沉的大廳,但走道一半就被打斷了。
艾莉莎,那個弱垃圾,跑過來拉住艾蜜莉「既然我不用去,那……可不可以……就是……」
艾蜜莉很煩躁,瑞完全理解「弱者,不要每天來煩我,而且妳話講清楚點不行是不是啊。」她掉頭就走。
「就、就是……可不可以讓我跟著去出任務?」艾莉莎著急地大喊,然後意識到自己太大聲了而尷尬的低下頭。她是該尷尬,這個強—弱級之恥。
艾莉莎一臉不可置信(還是完全可以理解)「我跟妳?去出任務?我真的很佩服妳的想像力。」瑞哼了一聲。
「妳根本不在乎我!」艾莉莎莫名其妙的生氣「我是妳妹欸!」
在場的人都瞪著她,氣氛異常的危險。「妳剛才說甚麼?」艾蜜莉每次殺人時的表情就是這個樣子,非常恐怖—對那些數不清的被殺的弱者而言啦。
艾莉莎看起來非常緊張—弱死了—不過很正常,她剛才當著所有人的面違反強弱守則之一:「家人只會拖累你,不要管那些人,無論強弱與否。你只有自己一個,加上和你平等的夥伴,絕對沒有家人。」艾莉莎明確的知道這件事,也明確地違反了,這等於是違反世界的法則。
艾莉莎的綠眼瘋狂的上下移動,在艾蜜莉和無害的地板中游移「我……我只是說……我是……你的……」艾蜜莉魔杖一揮,把她轟到幾十公尺外去了。她是個乾脆的人。
「我今天心情真的很爛。」她對圍觀的弱者們說,他們紛紛退散。
「那個弱者真的沒救了。」她對瑞抱怨「她到底是怎麼升到現在這個位置的啊?你知道嗎,她最近越來越常連名帶姓的稱呼自己!」他們沒有家庭,就意味著沒有姓氏。事實上,像他們倆個這種從小就在這裡生活的人,已經記不得姓了,又或者是不願記得,不像怪人艾莉莎一再的違背天理。
「不用為了弱者去生氣。」瑞平靜的說。艾蜜莉聽了仍舊是暴躁的很,隨手朝旁邊發射了幾串威力強大的魔法雨。他們真的不像,但至少差不多強,合作的也意外的好。
「隨便啦。」艾蜜莉把玩著幾枚加隆「我覺得尼克.帝亞傑羅會比哈利.波特早被殺死,你要賭嗎?」
瑞思考了一下「是我倒覺得尼克.帝亞傑羅有較大的存活機率耶。」
「為甚麼?」艾蜜莉又不小心弄傷了一旁路過的弱者。
「很難講……某種……預感?」瑞遲疑的回答,他不常遲疑的。
艾蜜莉的神情變的極度陰險狡猾「反正啊,就算那些弱者殺不了他,我們一去,他就必死無疑了。」


感想:
哇哈哈(?)終於到二線了~~
因為是二線所以看不懂很正常(明明就是妳寫太爛好嗎
艾蜜莉和艾莉莎的頭髮和眼睛純粹是因為我覺得很炫才這樣,沒有甚麼偉大的原因😅
感覺瑞被我寫的不夠好
對了,瑞跟艾蜜莉是情侶喔。不知道要怎麼說這件事,只好這樣講了
昨天禮拜三忘記更了,對不起(@_@;)
想請問大家一下,第五章有點長,至少(還沒寫完)有四千字,要不要分上下呢?

主樓:#0
上一章:#11
下一章:#17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1
@vivian04su
啊哈哈
頭香是我嗎
的確有點混亂?
分上下的話
我是都可以啦
吉吉安自己決定吧
上一篇威爾吃醋啦!
尼克怎麼有點不靈光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