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與雙胞胎姊弟

發表於
如果波特家有三個孩子…


封面圖來源

以下作品簡介:
他是金光下燦爛微笑的王子
她便是銀月下靜靜守護他的公主
他是白日裡張揚肆意的黃金男孩
他便是夜晚安靜看守的銀色騎士


她和他曾發出一個共同的誓言
誓言要護他一輩子
既使代價是他們自己的性命
也不怨
更不悔
本書是潔西的哈利波特處女作,內容可能有些許幼稚或甚至是瑪麗蘇傾向(我會盡力不讓主角們走到那一步的…),敬請見諒!!
另外這部作品在鏡文學也有上架,會與這邊同步更新
鏡文學網站點這裡~
事前說明&警告:
1. 若有涉嫌抄襲,請在評論區告知我,我會盡量對該章節做一定程度的修改
2. 本書背景為哈波混合波傑,波傑成份較少
3. 作者為國三小屁孩(喂),有時可能會沒辦法更新,不過會盡力做到周更
4. 私設多,oc不多也不少(??廢話少說),不喜勿入
5. 本書姓名有中譯也有台譯,咒語大部分使用台譯但有少許例外,如攝魂取念和幻影移行。同上,不喜勿入
6. 想收到更新通知請按下方收藏,並開啟訂閱更新的按鈕(你以為你是youtuber要開啟小鈴鐺?)
7. 兩位主角是哈利的三胞胎(是的你沒看錯就是三胞胎)哥哥和姊姊

本文無大綱,無邏輯,作者非常非常喜歡吐槽自己且幾乎沒有存稿的習慣,純粹為寫而寫。
人物崩壞且絕對拖文,不知道我有生之年有沒有辦法完結它?作者可能會消失很久但絕不棄文
以下電梯:
 #2 序論
 #3 第一章 黛安娜與艾倫
 #11 第二章 霍格華茲來的教授
 #12 第三章 斜角巷
 #13 番外-理想型(鏡文學連結)
 #14 第四章 古靈閣
 #16 第五章 奧利凡德
 #17 第六章 噩夢
 #23 第七章 哈利
 #24 第八章 初次見面 上
 #25 第九章 初次見面 下
 #27 第十章 暗影
 #30 第十一章 遊戲與訓練
 #31 第十二章 通信往來
7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53  569

一直在浮淺的在浮淺的迷那 @iley0424

0
@Evangelin
是三升四嗎?(本人四升五)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1


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居然能有這麼一天。
來到這個她朝思暮想的世界…
不過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第一日就是個萬聖節?
要知道在魔法的世界中萬聖節永遠都不會有好事。
她不想這樣…
可是已經晚了。
「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已經來到波特夫婦的住宅門口…

「莉莉,帶著孩子們快逃,我來拖住他!」
「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求饒的聲音…
「滾開,妳這愚蠢的女人!…現在滾開!」
伊凡潔琳痛苦的闔上那雙碧綠的瞳,假裝自己什麼也沒聽到…
只希望自己真的能聽不到…
「不-求求你,放過我的孩子們吧,放過他們-殺了我代替他們,殺了我-」
「馬上閃開,女人!這是最後一次警告!」
最後一次警告…
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別傷害我的孩子!求你了…發發慈悲…發發慈悲…求求你,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一個母親為保護孩子而發下的誓言?
可是,有用嗎…
在面對一個把自己靈魂都分裂,甚至已經無法以「人」論之的怪物
母愛還有用嗎?
「愚蠢!啊哇呾喀呾啦!」
只見那明亮而又淒厲的綠光從她面前一閃而過,一個黑髮男孩揮舞著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啼哭了起來,一切塵埃落地…
一切都結束了。
但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這樣對他?
為什麼閃電疤痕所處的位置是他的額上而不是我的髮間?
這有什麼公平可言?
如果獲得新生,卻連自己的弟弟都護不了…
那她的命還有什麼用?

「海格,把孩子們給我吧…」
眼前俊俏的黑髮男子容貌相當年輕,但一張俊臉卻白得像紙。
『愛德,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對吧?』
一旁同為紅髮的男嬰正抽抽噎噎的哭泣,但他的魂音卻出奇的冷靜。
『我當然知道,伊琳。』
『我們該怎麼辦?那叛徒就在前面,我們不可能奢望天狼星不去找他算帳-』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愛德華十分明白自己姊姊的意思。
他們該如何活下去?
『這個嘛…見招拆招。』愛德華在腦中做了個聳肩的動作。
伊凡潔琳無語。『這是什麼恐怖的葛萊芬多思想…』(沒有要黑獅院)
不是說分類帽老是把你分到史萊哲林?
說好的蛇院呢?
『閉嘴吧,老姊。』愛德華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最後還是只能這樣。
不過,她可不在乎這麼多…
『若有人敢碰他一下,我便要他頂上人頭…若有人敢傷他,我便屠他滿門…』
這是她一向的行事作風。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就是我的作風。
這,就是伊凡潔琳·波特。
一個把朋友(和書籍)看得比什麼都重,總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睚眥必報,卻又極端護短的女孩…


Btw:
有人看得出引用的文字是哪一部電影裡面的嗎?
先說明:跟哈波或者波傑都無關喔~

第一章 黛安娜與艾倫 #3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1
第一章 黛安娜與艾倫

10年前的那個萬聖節夜晚,哈利波特打敗了「那個人」,而佛地魔也從此消失…

10年後。
英國倫敦,繁華的市中心內,一棟亮眼的銀灰色大樓佇立於正中央,在眾多高樓大廈中,鶴立雞群。
大樓的第12層,一間裝潢精緻而又簡約的冷色系辦公室內,一名紅髮女孩端坐在巨大的木製辦公桌後方。
那是個精緻漂亮的小姑娘,擁有約一米四一左右的身高。
雖是以坐姿的狀態看著面前一眾成人,她全身卻散發出一種極度強大,只屬上位者的絕對威壓。
她穿著一件設計簡約的月白色長裙,雪色的脖頸上掛著一條銀色細鏈,一頭秀髮與緞帶一同編成了長長的髮辮。
女孩的長髮色調如夏日午後的暮光,頭上歪戴著一頂銀白色小禮帽。
帽簷連著銀紗,模糊了她的容貌,但卻依稀可見那輕薄銀紗底下精緻秀麗的完美五官,如一真實度可怕的漂亮瓷娃娃,由美玉琉璃所雕琢而成。
一名嬌俏可人的10歲小蘿莉。
誰也不會想到,這個看上去十足甜美可愛的蘿莉小姑娘,其實是能夠主宰大半英國經濟的商業龍頭-世界前五大集團,「銀月」的幕後總裁。
她漫不經心地看著手中白紙黑字的策劃案,一目十行的快速掃了過去。
舉止看似隨便,但實際上那過目不忘的傑出本領,已經讓她牢牢記住了紙張上的每一個字。
女孩看到了一個段落,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似的,微微擰起了漂亮的柳眉。
辦公桌後方的幾位公司主管也不禁頓住了呼吸。
小蘿莉放下資料,淡淡嘆了口氣。
「駁回。」
公司主管們內心有些崩潰。
都駁回第幾次了!
「回去重新想想。」
想想你們哪裡做錯了。
「可是,總裁…」「沒有可是。」
嘈雜的聲音逐漸遠去,女孩長嘆口氣,摘下禮帽扔在一邊,露出底下那雙耀眼迷人的星眸與俏麗完美的容貌。
那是雙非常漂亮的綠色眸子,乾淨純粹的色調,如寶石和星辰般明亮。
她闔上雙眸,向後靠在了銀白的扶手椅上,口中逕自嘀咕著:
「真夠麻煩的…」
簡直不知悔改。
辦公室的門又開了,從門後走進一名同為紅髮的男孩。
與女孩神似的髮色與容貌,不過瞳色不同。男孩的雙眼是漂亮到了極點,寶石一般的琥珀色,閃亮著清淺而又狡黠的光芒。
他一身黑衣,臉上戴著副沒有度數的金絲黑邊眼鏡,齊肩的紅髮以墨色的髮帶束起在背後。
手中拿著本深藍的筆記簿,夜空般的封面上有顆顆流星自天際滑過。
「姊姊。」他輕喚一聲。而女孩則就此直起身子,對來者微笑。
「艾倫。」
「黛安娜。」艾倫應了一聲,也隨即對來者露出清淺一笑。
艾倫與黛安娜是一對龍鳳胎姐弟,後者只比前者大了不過十分鐘。
「怎麼有閒致來這裡?」黛安娜站起身,饒有興致的看著弟弟坐到了前方的沙發椅上。「你寫完稿了?」
艾倫是一位名聲享譽全球,名聞遐邇的推理與愛情小說作家。
「啊,一小時前才上繳到愛麗女士那邊呢。」艾倫聳了聳肩,替自己斟了杯香氣四溢的大吉嶺。
愛麗女士是艾倫的編輯。
黛安娜眨了眨那雙迷人的瞳,突然冒出一句:「你收到了嗎?」
奇蹟似的是艾倫居然還聽懂了,點點頭:「剛一出門就看到了,和原著裡說的一模一樣。」
他倆同時掏出一個厚重的羊皮紙信封,上頭沒有郵票,以亮眼的翡翠綠墨水書寫著地址。
百合-伊凡莊園
薔薇宅
三樓
最東邊的臥室
黛安娜·伊凡-卡萊斯
信封的背面蓋了一個紫色盾徽蠟封,上頭是一個大寫的「H」字母,周圍圍繞著一頭獅子、一隻老鷹、一隻獾和一條蛇。
黛安娜和艾倫彼此對視一眼,兩人同時拆開了自己的信。
裡面放著兩張信紙,頭一張羊皮紙上寫著:
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
(巫師國際聯邦梅林勳爵士團第一級大魔法師,巫師協會會長,最高獨立異議人士)
親愛的伊凡-卡萊斯小姐:
我們很榮幸能在此通知你,你已獲准進入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就讀。隨信附上一張必要書籍及裝備的清單。
學期預定九月一日開始。我們會在七月三十一日前,靜候你的貓頭鷹帶來回音。
你誠摯的 副校長麥米奈娃
「妳有把貓頭鷹留下來嗎?」艾倫讀完信,隨即看向了一旁坐在椅上晃著纖細雙腿的姊姊。
黛安娜不發一語,只抬手輕敲了下窗子。
一隻棕色的貓頭鷹隨即出現在窗戶旁,搧動著翅膀想引起兩人的注意。
「不愧是妳。」眼看著姊姊過去打開了窗,貓頭鷹主動飛進來停到黛安娜伸出的手臂上,艾倫笑道。
「這只很可愛。」黛安娜輕撫臂上貓頭鷹的羽毛。「它的內心世界很乾淨。」
艾倫不可置否。
「你覺得,我們要不要請一個教授來帶我們?」艾倫道。
『稍微麻煩一下鄧不利多?』
「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弟弟。」黛安娜一雙異色的美眸瞬間亮了起來。
她坐回到辦公椅上,伸手拉來一隻星藍色鋼筆和一張雪色的紙,抬筆做書寫樣:「我來寫,你來說。」
「成交。」隔空擊掌。
「嗯哼,嗯哼。」艾倫學著那個五年級時教授黑魔法防禦術的桃樂絲·恩不里居般清了清喉嚨,接著便用一種惹人嫌的上流貴族施捨語氣開口:
親愛的鄧不利多校長
黛安娜噗哧笑出了聲。
艾倫瞪她一眼,接著又恢復到方才矯揉造作的語氣:
我和我的弟弟(此為黛安娜視角)都十分榮幸能到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就讀,不過我們在此之前都從未接觸過任何與魔法相關的事物,可以麻煩您派人來為我們解說一下嗎?
你忠誠的黛安娜和艾倫·伊凡-卡萊斯
黛安娜擱下筆,將信紙墨水吹乾後綁到貓頭鷹腿上。
她看著貓頭鷹遠離的背影只輕笑出聲,眉眼間帶著幾分幸災樂禍。
「要不要賭賭看會是哪個教授來找我們?」
「好!」艾倫笑。「我賭麥教授,一顆鴿血紅寶石,3.25克拉。」
有錢人開賭局的方式就是不一樣。(現實社會的有錢人才不會這樣賭!)
「那我押石內卜,一顆5克拉的帕拉伊巴。」黛安娜又是笑。
帕拉伊巴是藍色寶石的一種。
「你覺得芽菜教授跟孚立維教授會出來帶新生嗎?」
「同人小說裡連石內卜都出來帶了,妳覺得呢?」艾倫端起茶杯,淺酌一口,隨即揚眉:「好茶。」
「謝公子謬讚。」黛安娜也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眉頭動了動,評價道。「濃度調的不錯。」

第二章 霍格華茲來的教授 #11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掛也開太大了吧!
邊吐槽還是忍不住的滑到最後的讀者😆
劇情很吸引人!(不然這種蘇文我早就避雷了)
冒個泡給親愛的潔思蕊蜜巫巫(嗯哼嗯哼😆)讚一個
歡迎你也來我坐坐聊聊唷(趁機工商)
你的主角和我的主角名字好像一樣!?(嗯,我知道菜市場名重名不稀奇啦但是就是想感嘆)
對了,雙引號和單引號的差別是什麼?雙引號憑默契對話?

👽吉吉安 @vivian04su

3
有點蘇可是好看😆
十歲就那麼厲害°ο°開公司當作家
我這個十X歲的感到羞恥ww
請問波傑指的是波西傑克森嗎?
ps六爻可以宣傳那我也要(喂)我的文~~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2
@jadeite
這掛也開太大了吧!
邊吐槽還是忍不住的滑到最後的讀者😆
哈哈我個人就是喜歡這種蘇到不行卻又超強的人設XD
或者是說我喜歡大女主設定?
(其實你就是喜歡女主逆襲加虐渣

對了,雙引號和單引號的差別是什麼?雙引號憑默契對話?
單引號跟雙引號的差別會在後面提到…簡單來說就是又一個開掛?(你真的很喜歡給別人開掛)(沒辦法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只好讓主角們來)
其實單引號跟雙引號之間的區分就是我唯一寫雙胞胎的原因
(因為我想要寫一個主角之間能夠心靈溝通的設定…不然其實寫伊琳就好根本不用再加上一個愛德)
(原版故事裡其實也只有寫伊琳而已…就是為了這個心靈溝通才把愛德加進去的,簡單來說就是作者自己任性)

@vivian04su
十歲就那麼厲害°ο°開公司當作家
我這個十X歲的感到羞恥ww
因為娜娜跟艾倫的設定就是有過目不忘技能,10幾歲就能大學畢業的那種天才(在這裡先吐槽一下哈利)
不過說實話開公司的原因跟她的收養家庭也有一定關係
更多的還是為了哈利跟愛德
好吧坦白說我真的很不會描寫角色
娜娜跟我另一篇裡面的女主小舞性格是完全的相同
極度護短,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甚至加倍奉還,軟肋被碰觸到沒有第二反應就是原地爆炸,這可能跟前世基因(??)也有一定關聯性
不過無法否認小舞爆炸起來會比娜娜更狠)

請問波傑指的是波西傑克森嗎?
波傑是波西傑克森沒錯喔~因為我超級喜歡波西跟哈利,一直想把這兩個故事融合在一起
不過波西的成分不會太多,哈利主線跟結局會改,但波西的結局不會因為娜娜的關係而改變(說不定會保下傑生?但這樣我坑要怎麼填…)
然後先說明一下波西在一開始的角色是娜娜的筆友兼半個青梅竹馬,娜娜知道他的身份(廢話不知道的話前世小說白看的484)但波西不知道(最多也只是覺得這女孩好像不是凡人)
初期波西等人主要出場都是在信件中,要一直到後期迷宮的地方才會彼此說開
兩個人的關係就是經典的青梅竹馬兼損友,常彼此互嗆的那一種,但絕對不、談、情、愛!!波西原cp我一個都不會動!該在一起的一定會也一定要在一起!(你到底在激動什麼)
最後波西大娜娜2歲左右(如果我沒算錯的話),哈利第一集暑假時波西正在妖魔之海與獨眼巨人什麼的奮鬥(好慘ww)


不過說實話雙胞胎這部真的被其他同人作品影響挺深的(特別是主角開掛跟蘇的方面),正在努力擺脫其他同人文的魔掌

👽吉吉安 @vivian04su

2
@Evangelin
心電感應......真的開掛了🤣
我也是兩個都超愛耶(≧ω≦)/
所以我的文也是兩個混合--(眾:妳不要一直宣傳ヽ(#`Д´)ノ
我也感覺自己被影響了很多🥲要改過呀~~
不過我也愛死雙胞胎這種設定了,一堆雙胞胎人設(我是獨生女QQ)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Evangelin
我也喜歡大女主,但是開掛蘇嘛......如果作者不介意我想開啟吐槽模式www介意的話我就在心裡開吐槽模式(結果不管怎樣就是要開就對了wwwww)
我也挺萌雙子的羈絆的,雙子互控什麼的(鼻血)(喔!我要強調,是互控萌不是骨科萌!!!)
然後為什麼大家都在波傑啦,沒看過的深深覺得自己被排斥了(掩面淚奔
好慘也太好笑
最後問個在意的點 雙胞胎是被「認養」、「領養」還是被「收養」呢?(差異請戳)
總不會是認領吧...(抖

一直在浮淺的在浮淺的迷那 @iley0424

0
@Evangelin
我看到最後一張,敲好看~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2
@jadeite
我也喜歡大女主,但是開掛蘇嘛......如果作者不介意我想開啟吐槽模式www介意的話我就在心裡開吐槽模式(結果不管怎樣就是要開就對了wwwww)
吐槽可以的反正我本人也是一邊打字一邊吐槽自己(ww)
現在看之前的稿也是有一堆可以吐槽像是鳳凰什麼的?(你給我閉嘴不要暴雷)
已經開始在考慮要不要把蘇的地方全部改一遍

我也挺萌雙子的羈絆的,雙子互控什麼的(鼻血)(喔!我要強調,是互控萌不是骨科萌!!!)
互控真滴可愛
不過愛德會有自己的cp的,本人不走骨科(其實只是無法接受亂倫)

然後為什麼大家都在波傑啦,沒看過的深深覺得自己被排斥了(掩面淚奔
好慘也太好笑
哈哈因為波傑好看啊~
我自己也是先看波傑之後才看哈波
坦白說我覺得波西的結尾是比哈利的還要好的
至少在我所能及的範圍之內沒有看到什麼沒該填沒填的坑
網路上哈利的同人也比波西多
如果以我的立場來看就是在說哈利坑太多可以寫但波西沒有?(各位哈利迷拜託不要打我)

最後問個在意的點 雙胞胎是被「認養」、「領養」還是被「收養」呢?(差異請戳這)
總不會是認領吧...(抖
收養!是收養沒錯
之前我一直在想應該要用哪個詞
後來想說認養家庭聽起來比較好聽(??)所以才用認養的
已經改過來了~謝謝糾正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3
第二章 霍格華茲來的教授

接下來的幾天,黛安娜和艾倫各自擺脫了公司事務及寫稿壓力,把倫敦各處給好好玩了個遍。
直到前者接到一通來自管家的電話。
「家主。」恭敬而略帶些磁性的男性嗓音。「請您儘快回莊園一趟。」
「有什麼事嗎?」她記得自己已經告訴過下屬非緊急事務別來找她了吧?
「有位姓石內卜的先生想見您和少爺。」
黛安娜和一旁的艾倫對視一眼。前者臉上帶著些似笑非笑,向弟弟做出「寶石交出來」的口型。
後者擺著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姿態,從口袋中掏出一顆晶瑩剔透的鴿血紅寶石,放到姊姊手中。
黛安娜美滋滋地把玩著鮮紅的寶石,同時正色道:「我和艾倫馬上返程。」
「麻煩招待他茶點,甜點不要太甜。」
「是,家主。」既使隔著電話,兩人也彷彿能看見另一頭的管家,那恭敬行禮的姿態。
又叮囑幾句後,黛安娜便掛了電話。微微嘆了口氣,接著轉向弟弟:「我們該走了。」
「嗯。」艾倫抿唇,拿起手機就開始敲司機的號碼。

百合-伊凡莊園。
正如名稱所敘,經過園丁悉心打理的花園中,盛開著朵朵純潔的白色百合。
當賽佛勒斯·石內卜踏入莊園,第一眼看見這片雪色花海時,他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
「莉莉…」
(百合英文為Lily)
「石內卜先生,請問有什麼不對嗎?」在前方帶路的管家察覺了男人的停頓。
回過頭來查看,發現這位一身黑衣的客人正愣愣的看著雪白的花園,不禁露出微笑。
「啊,這是莉莉花園。」管家笑容滿面的道,忽視了男人臉上剎那浮現的痛苦表情與無法隱藏的悔意。
從主宅三樓的窗戶中探出一顆帶些暮光色調的腦袋,女孩以雙手支頭,朝下看去的目光中有著哀傷,但更多的是好奇。
你還沒…
忘記她嗎?
初戀真的就這麼難以忘懷嗎?
她從未談過戀愛,也沒有體驗過全心愛上一個人的感覺。
因此她從來無法真正理解這個男人的想法。
卻也不怎麼想理解。
愛情,嘖…
女孩一向清澈的目光此刻覆上了一層陰霾。
她可不需要這種東西。

莊園的主宅:薔薇宅就在前方。
石內卜在管家的注視下走入敞開的木製大門。
大廳採冷色調搭配,以銀、藍兩色為主色,雪色的大理石與溫暖的木材色作襯托。
低調的奢華,精緻而又淡雅。不張揚又不做作,簡約且優雅。
在看過馬份家那如孔雀般招搖(嗯哼,嗯哼)的品味後,薔薇宅的大廳實在令男人為之而雙眼一亮。
他略挑了挑眉,算是表示讚美。
管家笑容可掬的將他帶到三樓,伸手敲了敲闔上的木門,從裡頭傳來一聲輕靈悅耳的「請進!」
黑袍男人走進了房間。
房間裡三面牆是書櫃,第四面則是面巨大的落地窗。
一張木桌放在房間的正中央,上頭擺著壺熱騰騰的伯爵紅茶和一些茶點。
一位面帶微笑的紅髮蘿莉坐在木桌的後方,一旁坐著另一名同髮色正太。
兩人明顯是一對雙胞胎。
前者身著一席長度及踝的銀白長裙,有著一頭色調如軟化火焰般的秀髮,其中一縷以銀色蝶紋絲帶隨意繫了個鬆鬆的蝴蝶結,臉上戴著一副遮住大半臉龐的銀白色蝶翼型面具。
她正略低著頭斟茶,全程舉止優雅從容,動作流暢自然,唇角掛著一抹淡然而又不失禮貌的笑意。
後者則一身黑衣,同樣是一頭紅髮和一副面具,不過他的面具並非銀白而是純金,形狀也改為鳳凰的羽翼,一頭略長的紅髮以髮帶紮起在背後。
既使五官大多都被面具所掩蓋住,卻無法不看出這是個清秀迷人的男孩子。
他接過黛安娜手中放了片檸檬的茶杯,將杯子舉到唇邊,微微笑著凝視來者,也不開口。
很明顯,這個家族是以面前的這名女孩馬首是瞻。
既使是她的親弟弟也一樣。
女孩抬起一直低垂的頭,伸手將散亂的長髮撥到一邊,定定凝視著來者。
面具底下,那雙翡翠色的星瞳眸光靈動。
舉止看似優雅,一舉一動都彷彿由尺量出來的那般精準。
但他們的內心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石內卜?』黛安娜的心聲充滿了疑惑。
『我去!老蝙蝠的稱號當之無愧啊!』艾倫震驚的道。
(你們兩個最好現在就開始祈禱他沒聽到這段發言)
「請坐,石內卜先生。」自家姊姊沒有發話,艾倫卻先忍不住開口了。他伸手示意自己斜左前方的位置。
「您是從霍格華茲來的教授?」見男人入座,黛安娜才終於願意開口。
那清澈的蘿莉音有如春日黃鶯出谷般悅耳,比音樂還要動聽,令人忍不住打從心底升起一種心曠神怡之感。
見男人微不可察地一頷首,她唇角翹起一個愉悅的弧度。「我是黛安娜·伊凡。」
她直接忽視了姓氏最後的「卡萊斯」。畢竟對她而言,卡萊斯只是一個姓氏,從來都不是她的家族。
「如果願意的話,教授您可以直接稱呼我為黛安娜。」
接著她又把弟弟介紹給石內卜:「這位是我的雙胞胎弟弟艾倫·伊凡。」
「您好,教授。」艾倫以禮貌卻又疏離的頷首作為問候,但其實心裡已經樂開花了。
要知道石內卜一直都是他最喜歡的教授。
用這位先生的話來說,就是:「冷著臉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上去好有安全感!」
黛安娜對此表示不可置否。


Btw:
原本是打算讓石內卜當愛德教父
然後雷木思當潔琳教父的
但是這樣坑實在太大
最後還是整個改掉了
另外這邊原本是要讓教授先坐在樓下等雙胞胎
但是這好像不符合禮儀?
(還是我的禮儀有什麼問題?)
所以也全部改掉了
(你乾脆全部重寫得了)
然後最後因為本人沒有到超級喜歡石內卜,最多就是不好不壞?所以某些…痾…不適當的言詞就…還請見諒

坦白說我個人對石內卜的感覺跟對鄧不利多一樣
就是挺複雜的,說不上好又稱不上壞
鄧不利多是感覺他一直在算計人,但用意是好的
石內卜則是一直在挑釁人(誤),但最終其實是在保護他
不是不喜歡卻又不到喜歡的地步…就是心情很矛盾

第三章 斜角巷 #12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1
第三章 斜角巷

「那麼,教授。」黛安娜微笑著道。「在我們跟您一同到斜角巷前,是否能請您向我們展示一下魔法的存在呢?」
「妳怎麼會知道斜角巷?」石內卜有些詫異。
「這個世代,」女孩吹了吹手中茶杯上的蒸氣,輕啜一口。「監控錄影和網路資訊幾乎是萬能的。」
倫敦的監控只讓他們瞭解到了破釜大致的地點,更多還是靠他們過去的經歷,以及書中的內容。
「破釜酒吧,斜角巷與麻瓜界之間的聯通道,不是麼?」艾倫笑了笑,接過姊姊的話。「許多奇裝異服的人都會進入那個小酒吧。」
實在令人無法不注意。
「既然你們知道這回事,那為何還說自己對魔法一無所知?」石內卜微瞇起眼,語氣中似乎略帶不滿,但更多的是疑惑。
「這並不是一個一年級新生應該知道的,不是嗎?」黛安娜無所謂的道。「我並不想被重點關注啊。」
接著便是一陣不短的沉默。
石內卜並沒有忘記女孩想見識一下魔法的要求。
他略瞇了瞇眼,接著便抽出魔杖,讓女孩手中的茶杯自己飄浮起來,在空中旋轉。
兩個孩子十分配合地鼓起掌來。
石內卜又彈了彈魔杖,月白色的茶杯便飛回女孩手中。
「請問,您願意讓我們自己去斜角巷採買上課的用具嗎?」一口飲盡杯中茶湯,黛安娜開口詢問。
「我必須盡到我身為教授的職責。」石內卜皺眉道。「何況你們才11歲。」
「嚴格來說是10歲。」黛安娜無所謂的笑笑。
「可我們已經習慣兩個人了。」
他們一直都只有兩個人。
一直都只能依靠對方。
這兩個孩子…石內卜皺眉。
到底經歷過什麼?
「我們能照顧好自己。」艾倫的聲音很冷靜,冷靜的不像個孩子。「我們一向如此。」
「但如果您堅持-」「-我們不介意讓您送我們到破釜。」黛安娜與弟弟一唱一和。
當然不介意讓他送到破釜了,不然他們該怎麼進去?
「好吧。」石內卜有些無奈的頷首。「但是要小心安全。」
「我們一向如此。」黛安娜回覆。
他們一向把安全放在第一。
他們從不畏懼死亡,畏懼的是死得不值得。
那比死還要可怕。

一條繁華的麻瓜街道上,人群來來往往。
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一對紅髮雙胞胎,和一位黑袍男人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一間小酒吧的門口。
『就是這裡,』艾倫學著海格的語氣以魂音介紹道:『破釜。這是個很有名的地方。』
「這就是破釜酒吧…」黛安娜愣愣凝視著面前夾在書店和唱片行之間的小店面。
一間狹窄而髒亂的小酒吧。
「施了麻瓜忽略咒,不是麼?」黛安娜晃了晃腦袋擺脫現影術帶來的暈眩感,隨即露出淡淡的微笑,讚許似地道。
「確實挺有趣。」艾倫點點頭。
一旁石內卜嘴角難得的抽搐了一下。
這兩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黑暗又寒酸。
這是雙胞胎對破釜酒吧的第二個印象。
「巫師真奇怪。」黛安娜小聲嘀咕著。
為什麼不把場地弄得更乾淨明亮一些?
這樣營業額應該也會增加不是麼?
是怕麻瓜無意間闖進來嗎。
麻瓜世界大集團的總裁小姐挑眉思考著。
陽光彷彿被這個地方所拒絕了。既使外頭正處於黃昏,那燦爛的暮光也依舊連一絲都照不進來。
地板很髒,彷彿是幾個世紀都沒清理過似的。
桌椅又老又舊,壁爐裡漂浮著暗沈的慘綠色火苗,勉強可以算作照明。
氣氛相當詭異。
酒吧裡頭人很少,只有一個禿頭的老酒保獨自一人在吧臺後方擦著玻璃杯。
他看到石內卜帶著雙胞胎進來,只微挑了挑眉,也沒說什麼。
畢竟不是誰都有這個榮幸承受蛇王殿下的冷氣和毒液。
三人默默地穿越吧檯來到後院,這裡除了垃圾桶和雜草之外什麼都沒有。
除非你把那堵佈滿苔蘚的磚牆也一起算進去。
石內卜掏出他的魔杖,指著牆上一個位置對雙胞胎說:「要去斜角巷,就用魔杖在這個位置上敲三下。」
他還特意示範了一次。
只見他敲過的那塊磚頭開始抖動-或者應該說是蠕動-而它的中心位置則出現一個小洞。
洞口越變越大,不多時,兩人眼前便出現一個寬闊的圓頂拱道,通向一條蜿蜒向前,由圓形鵝卵石所鋪砌而成的無盡街道。
繁華喧雜的街道,與麻瓜世界的商店街相去不遠。
不過這裡更令人為之驚奇。
雙胞胎笑顏逐開,臉上表情完全同步,兩人一併踏入拱道。
面前大部分的商店看上去都十分破舊,招牌上的文字也很奇特,但街道上卻是熱鬧喧嘩。
溫暖的橙色暮光照在附近商店前擺放的一堆大釜上,給映的閃閃發亮。
門上的招牌寫著:釜-各種尺寸-銅、黃銅、白蠟、銀-自動攪拌-可折疊。
『所以,我們在這裡了…』黛安娜的魂音是前所未有的興奮。她屏住了呼吸。
[魂音是雙生靈魂/靈魂雙子的特權,類似於心靈對話。詳細說明: #15 ]
「斜角巷。」
艾倫轉過頭,衝姊姊露齒一笑。
是啊。
他們在這裡了!
要知道斜角巷可是他們共同的夢。
一個夢,能證明他們是真的來到了哈利波特的世界…這個他們朝思暮想的世界。
兩人拉起了對方的手向前走去,一路左顧右盼,恨不得把所有東西一下子收入眼底。
石內卜臉上掛著冷冰冰的面具,腳步不緊不慢的隨在興奮的雙胞胎身後。
路邊一家黑漆漆的商店裡,傳出一陣低沈且柔和的嗚嗚奏鳴。
門前的招牌上寫著:「咿啦貓頭鷹商場-灰林鴞、鳴角鴞、草鴞、褐鴞、雪鴞」。
幾個與兩人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孩,把鼻子緊貼在一扇擺滿掃帚的玻璃櫥窗前,幾乎都要給壓扁了。
「你看,」其中一個男孩,語氣中難掩興奮。「那是最新型的光輪兩千-最高速-」
一旁有間賣長袍的店、冰淇淋店、賣望遠鏡和一些兩人前所未聞的古怪銀器的商店。
櫥窗內擺放著一簍簍蝙蝠的脾臟和鰻魚眼珠(黛安娜皺了皺眉頭),符咒書在櫥窗後頭堆成座座小山(兩人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
羽毛筆和羊皮紙捲、藥瓶、月球儀…
艾倫伸出一隻手指,輕輕從商店牆壁上滑過,輕緩的力道當中帶著些許的試探與些許的-
患得患失。
害怕眼前這一切真的只是個夢。
指尖下是實體的磚牆和一層薄薄的灰塵,還帶著午後微微的溫度。
一向有潔癖的紅髮男孩緩緩收回手指,也不去在乎那層細灰,只笑得開心。
『這不是夢。』激動到幾乎無法自語的魂音,艾倫一向溫和自持的笑容此刻是不可自抑的燦爛。
黛安娜用力點頭,那揚起的嘴角幾乎快要飄去月球了。
『這、不、是、夢!』
凝視著面前巍峨的雪色建築物,女孩神情微動,表情緩緩沈靜下來。
眸光稍稍晃動了下,眼底閃過一道銀芒。
她閉了閉眼。再次睜開時,銀光早已消散無蹤,美眸的色調是如同寶石般明亮的翡綠。
「那麼,教授,您送我們到這裡就好了。」黛安娜臉上的微笑是那麼地璀璨明亮。
也不等石內卜回話,她快步走向那棟高大的雪白色建築物-巫師界的銀行,古靈閣。
『巫師都喜歡搞壟斷這一套…』魔杖是,長袍也是,銀行更是。
連忙跟上她腳步的艾倫差點沒笑出聲。



第四章 古靈閣 #14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0
在鏡文學有一篇約400字(對我知道很少)左右的番外,因為字數不足所以不會在這裡上架,有興趣請自行前往觀看~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1
第四章 古靈閣

閃閃發亮的青銅大門,把一旁的矮小商店襯得有些黯然無色。
大門旁立著一名身著猩紅鑲金制服的矮小身影。
那是…
『妖精。』黛安娜輕揚柳眉。
『跟電影裡的一模一樣…』
這名妖精大概比雙胞胎矮了一個半到兩個頭,面孔黑黝黝的,但看上去十分機警且聰明。臉上留著兩撇又翹又尖的鬍鬚,手指和腳趾都非常的長,與身體其他部位不成比例。
他深深的鞠了一個躬,將兩人迎入大門。眼前又出現了第二扇門,閃亮的銀色門板上鐫刻著警告般的文字:

進來吧,陌生人,不過
你得當心貪婪之罪導致的後果,
那些想要不勞而獲的傻瓜,
必將遭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如果你意圖追求我們的地下金庫
一份永不屬於你們的財富,
竊賊啊,你已收到警告,
當心招來寶藏以外的厄運。

「我說過了嘛。」黛安娜默念著。
「除非你是瘋了-」艾倫接下去。
「-才會想去搶劫這家銀行。」黛安娜總結。
兩名妖精躬身行禮,恭請他們穿越銀色大門,進入雪白的大理石廳堂。
這裡到處都是妖精,至少有一百名這麼多,坐在了一列長櫃檯後方的高凳上,忙著在面前的帳本上塗塗寫寫,用黃銅天平秤著他們數不盡的銅板,以放大鏡片檢驗著珍奇的各色寶石。
廳堂周圍排列著數不盡的門,明顯是通往許多不同的地方,有更多的妖精帶著顧客在門中進進出出。
『早,我們要到哈利波特先生的金庫內拿點錢-』
「唉呀!」艾倫呻吟著抱住頭-他的腦袋剛被黛安娜打了一下。
「別開玩笑了!」女孩嘶聲阻止他,接著便一臉微笑地轉向櫃檯前的妖精。
妖精開口道:「日安。」
「兩位先生小姐有什麼需要需要幫助的嗎?」
「你好。」黛安娜的臉上依舊帶著那討人喜歡的可愛笑顏。
她神色如常的問出了一個足以令任何人瞠目結舌的問題:「請問這裡可以使用支票嗎?」
艾倫在一旁幫腔似的點頭,從皮夾中掏出一本支票本,又拿出一支黑筆。
「喔,當然。」妖精的嘴角已經咧到了太陽系。「沒問題的,支票是吧…」
「是的。」黛安娜笑得甜甜美美的,艾倫也在笑。男孩動了動筆,大方的寫上了足以讓兩人下輩子都衣食無缺的巨大金額。
「可以幫我們把總額分成兩半嗎?」艾倫把支票撕下來遞給他。「然後再幫我們一人開一個金庫。」
「另外請替我們把這些存進去。」黛安娜拿出一個施了無痕伸展咒的袋子,裡面裝著卡萊斯家族一半以上的豐厚財產。
寶石、名畫、玉石、瓷器…應有盡有。
如果現在任何一人有幸到卡萊斯家族保險庫內一遊的話,就可以十分驚訝的發現,保險庫的一區已經空了…
「古靈閣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嘛~」黛安娜就是這麼和艾倫解(狡)釋(辯)的。「把東西放到那裡不是比放在保險庫裡更好?」
艾倫就這麼被姊姊說服了。
而前方妖精的口水已經流下來了。
一會兒後…
雙胞胎一人拿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錢包,帶著金庫鑰匙,美滋滋的離開了古靈閣。
(採購過程省略…)
採買完清單上除魔杖外的所有東西,兩人攜手朝破釜酒吧走去。
「為什麼不第一天就去買魔杖?」紅髮蘿莉對此表示不解,但弟弟卻十分堅持。
「我想在奧利凡德裡面看到他…哪怕只有一眼。」艾倫露出苦澀的笑,搖了搖頭。「很傻,對吧?」
女孩低下頭,沈默良久。
直到回到他們位於破釜酒吧三樓的雙人房後,黛安娜才終於表態。
「不,不傻。」
畢竟…
她也想見他啊。
破釜酒吧的309號房間已然熄燈,外頭一雙亮銀色的眼睛卻依然定定的凝視著那扇黯淡下去的窗戶。
黑暗中,一個輕柔的女音幽幽響起。
「在奧利凡德裡看到他?」
他…
是指誰?


今天短了一些
等奧利凡德再補回來

第五章 奧利凡德 #16 

Solmila Lamire♪潔西 @Evangelin

0
最近在瘋狂魔改劇情,可以發現我已經把大部分開掛的地方都修正了一遍(累)
有關於雙生靈魂/靈魂雙子的事情應該在這裡說清楚一些,這是來自《Soul Mate》這部小說的靈感,其中靈魂伴侶的設定其實就和我這裡的靈魂雙子有異曲同工(?)之意
同樣是一生摯愛和一生摯友(其實還有一個一生陌路人),應該可以知道伊琳跟愛德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了吧?(笑)畢竟人家愛德可是有自己cp的男人(??你到底在說什麼)

08/29更新-
心電感應的媒介是兩條項鍊,分別是伊琳的銀色蝴蝶項鍊和愛德的金色鳳凰項鍊,項鍊掛墜的地方有一種魔法陣可以限制只有「靈魂伴侶/靈魂雙子/雙生靈魂」能夠運用到它「心電感應」的能力,除靈魂伴侶以外的人都不能使用,還有可能連項鍊都沒辦法戴
再來是靈魂雙子的設定…
最淺顯易懂的說明應該就是這兩個人註定會「在一起」,只是這個在一起的方式可能會不太一樣
他們或許會成為對方的一生摯愛,也有可能一生就只是摯友關係,互相守護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