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通信往來

親愛的哈利:
你好嗎?
上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對你現在所生活的環境感到部分疑慮,也同時為此而有些擔憂。
請你在收到信後立刻回信好嗎?如果不介意的話。請讓我們知道你現況如何。而若是有什麼事,我們會馬上趕過去的。
隨信附上的包裡是上次的見面禮,作為朋友。
希望你喜歡!
黛安娜和艾倫


夏夜,一隻強壯的海東青輕揮翅膀飛入水蠟樹街四號,兩隻黃色的爪子上各綁著一個以牛皮紙精心包覆好的包裹。
二樓,黑髮碧眸的小男孩偷偷將窗戶拉開一個小縫,環視四周後才將窗戶整個打開,那位滿心傲氣的白色信使在低低鳴叫一聲後,展翅飛入。
男孩將兩個包裹從信使的爪子上解下,輕柔的打開包裝,不讓包裝紙有任何一點的破損。
面對著裡頭一疊摺的整整齊齊的乾淨衣物,他拿起一件棉質T恤與自己比對了下,在發現大小剛好後微笑起來。
「謝謝你們,黛安娜,艾倫。」

「怎麼辦…」
夏日午後,正值暮光時分,澄澈的暖橘與絢麗的彩霞在晴空中共舞。
今天的黛安娜難得穿了深藍色的牛仔褲,配上一件嫩白色長版亞麻外套,長髮編成簡單的三股辮,夏日悠閒氣氛迎面而來。
此刻的她抿著櫻唇趴在主宅後方花園的小桌上,桌面上擺著兩杯紅茶和一盤巧克力餅乾,還攤著一堆紙張。她嘟嘟囔囔的在說著什麼。
面前的艾倫倒是難得沒穿黑色,與姊姊相配的白色圓領T恤和同樣的藍色長褲,和平常一樣紮著最簡單的馬尾,面帶無奈笑容看著面前咕噥著的姊姊。
從幽宅回來後黛安娜就一直處在這種心情不愉的情況下,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反正等等練習魔法後就又會恢復正常了,他也不必太過擔心。
在幽宅訓練過幾次後,再怎麼依依不捨還是得回到伊凡莊園-全名應該要叫做百合-伊凡莊園,而更早之前則是卡萊斯莊園。
沒錯,這個名字就是他們故意這麼取的。
在整個令人窒息的環境當中,練習魔法就成了唯一的慰藉。
在圖書室中閱讀容易分心,特別是在你已經把那邊的書全部看過一次的情況下,分心這種事更是輕而易舉。
練劍…唔,他們也想。只不過班傑明在他們臨走前下了禁令,再加上伊森對此的強烈支持,更甚至瑟琳娜還常以「處理公司事務」之名到莊園「拜訪」,他們要是傻了才會真蠢到這麼做。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黛安娜用頭輕輕撞了撞桌子,桌上紙張在撞擊所帶起的力道之下只比先前更加散亂。艾倫翻翻眼睛,金色魔杖點了點桌面將東西全部收起來。
「要怎麼向他們證明我們就是伊凡潔琳和愛德華啊?」黛安娜又撞了兩下,接著抬起頭來看著弟弟,滿臉鬱悶。
這就是他們兩正在討論的話題,同時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與暗影的其他人討論過後,兩人打消了一直隱藏自己身份的主意-用班傑明的話就是:「反正總有一天會公開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兩現在這麼費力隱瞞有什麼用。」
……好像有點道理。
於是兩人現在就開始思考要怎麼向蜜蜂校長坦白了-不知為何,他們已經默默的決定了要先告訴鄧不利多。
是因為只要說服了鄧不利多就保證能說服其他人嗎?
「我們沒有胎記或者特別顯眼的痣之類的東西,這確實是個問題。」艾倫轉變了戲謔的目光,正色道。
現在唯一能看出他們與波特夫婦,與哈利之間血緣關係的也就只有兩人的長相了。
只不過,在黛安娜把臉上那個東西袪除掉之前,即使摘除面具也完全無法看出她與莉莉之間的相似之處的-除了那雙綠眼睛。
而單只是眼眸相似的人,世上多的是。
「你覺得如果我們直接走進校長室,然後告訴他:『嗨,我們是今年的新生,黛安娜和艾倫·伊凡,同時也是伊凡潔琳和愛德華·波特,驚不驚喜?』這麼說如何?」紅髮姑娘異想天開的提議。
「……」
艾倫無語。
「我覺得不妥。」
「不然如何,你說說?」女孩沒有惱羞成怒,但聲音聽起來倒是有點像了。
她微笑,揚眉,向弟弟做了個「請自便」的手勢。
「乾脆要求鄧不利多替我們滴血認親算了。」艾倫撇了她一眼,咕噥道。
「……這個想法也不是完全不可行。」黛安娜讓雙手落到腿上,表情帶著詫異。
巫師界再怎麼落後也不會落後到哪裡去,基本的鑒定親屬關係能力應該是有的…吧?
「重點是他哪來莉莉和詹姆的血。」
「你傻了嗎?用哈利的血不就好了?」黛安娜看著自家弟弟一副認真的模樣,倍感無言。
「……好像也是啊…」
兩個孩子坐在花園中開心聊著天,同時話題也越走越偏,到最後乾脆從如何證明血緣改成討論紅茶到底應不應該加糖的問題(這是他們兩在食物方面唯一的歧見)。
沒有人發現一隻渾身雪白,琥珀眼珠的雪鴞翩然降落於一旁樹梢之上,腳爪上繫著一封白色信封的信…

就先不繼續提那些與親屬關係相關的話題了。
那天兩人送過去的包裹就像伸手按下了與哈利之間通訊往來的「開啟」按鈕,從此之後他們幾乎每日都可以收到一封來自哈利的信函。自然,他們兩回信也是比做什麼都勤。
現在這兩傢伙又待在了莊園內的圖書室,原本應該在處理家族事務的黛安娜此刻卻在信紙上刻字,理應於音樂室中練琴的艾倫則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手中拿著一張羊皮紙正朗誦著上頭的內容,隨意的坐姿中不含一絲優雅,相反的是瀟灑且帶著點不拘小節的味道。
「『……說實話,現在在德思禮家的生活變得有些悶,但閱讀那些課本倒也挺有趣的。我十分希望能在裡頭找到一兩個咒語好用來詛咒達力。』」說到這,艾倫停頓了一下竊笑起來。「不愧是我的好弟弟。」
哈利在原作與許多同人文後期實在是當了太久的憤怒青年,他都快要忘記自己這位弟弟在初期是怎麼的天真又可愛。
(之後到底怎麼長歪的…)
「傻不傻。」黛安娜從面前信紙堆中抬起頭來,露出與昨日弟弟極端相似的無奈微笑,搖了搖頭。
接著就又埋首於書堆和紙張當中。
「『可是海格告訴我,除了非常特殊的情況外,我不能在麻瓜世界使用魔法。』」艾倫繼續唸下去。
「『你們認為這是真的嗎?哈利』」
「『備註:如果我沒有回信,你們真的會立刻趕來嗎?』」
黛安娜擱下筆桿,拿起一旁的銀色魔杖,輕彈一下將多餘的墨水全都吸走。她專心聆聽著弟弟寫在最後的那段話。
「『如果是的話,我還真有點希望,你們永遠都收不到這封信…』」尾韻轉為輕聲的呢喃,艾倫也跟著搖搖頭,琥珀色瞳光閃動著。
「傻不傻。」他學著剛才的姊姊道。
不是憤怒青年…現在不是啊。
11歲的哈利波特,只不過是個從小缺少關愛和親情的孩子啊。
「生長在這樣的環境還沒有長歪可真是太幸運了…」紅髮少年咕噥著。
這麼說起來鄧不利多的計劃也太多漏洞了吧…如果哈利不是這麼善良,從小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他大概就會成為第二個湯姆·瑞斗了。
與瑞斗一樣,因童年的遭遇而憎恨麻瓜。
與瑞斗一樣,全心追求力量只為了復仇和站到魔法與麻瓜世界的最高峰。
艾倫淡淡笑了,望向窗外如寶石一般的藍天。
真的很好啊,哈利沒有變成那樣。
真的很好啊,他們的弟弟依舊是那樣的陽光。
依舊是那個,他們願意窮盡一生來守護的光芒。



每週例行的Murmur部分:

唔,突然覺得暗影實在是我所有無意義設定當中最有意義的一個?

……雖然同時也是最有漏洞的一個。

畢竟有了這麼一個組織後一切對於魔法和開掛的部分都有了解釋,只要把兩位女巫搬出來當擋箭牌就是了。

這樣我就可以寫他們一年級就能下意識用出破心護和速速前的劇情了吧。

(你真的會寫嗎)

至少我沒有讓他們一年就可以用幻影移行了喔~(對於現影消影我還是比較喜歡對岸的翻譯)

(我真的看過那種男主開掛開到了極致的蘇文,哈利在後期還變成一個只會咆哮且不用大腦的廢物白痴,讓本小姐非常的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