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魔王

發表於
不遠處,湖面煙波微茫,樹蔭下的光影斑駁輝映,倏忽間一陣暗香浮動。
 
男孩睜開了眼睛,一隻由紙做成的魔法蝴蝶在他的鼻尖停留,翅膀一開一闔,捎來些許他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莉莉。」男孩無奈地笑了笑,一旁傳來了輕靈的竊笑聲。
 
「抱歉,小勒,但我真的忍不住。」淘氣的少女有著古靈精怪的笑容,紅色的頭髮在陽光下閃爍著飽滿的光澤,翠綠的眼睛中,燦爛的輝光點點縈繞。
 
一抹微笑爬上了男孩嘴角,他喜歡聽她呼喚自己的名字。
 
那種感覺就像是他們之間有著連結,他們的靈魂依靠著名字,即便在人海中也能感受到彼此的召喚。
 
這種時候,他才覺得自己不再孤單。
 
「妳以後一定會是很厲害的女巫。」看著精緻的魔法蝴蝶,賽佛勒斯說道。
 
但是,莉莉的臉上卻少了幾分微笑。
 
「我們真的會一起去那個學校嗎?這一切都是真的,對不對?」莉莉突然望著遠方,目光中有些迷茫,有些憂傷。
 
「百分之百是真的。」男孩挺起了胸膛,信心十足地回答,對於兩人的未來沒有任何迷惘。
 
「小勒。」莉莉彷彿沒有聽到賽佛勒斯的回答,依然凝視著沒有任何東西的方向。
 
「幹嘛?」
 
「再跟我說一次催狂魔的事。」
 
「妳幹嘛老是問他們的事?」賽佛勒斯皺起了眉頭,倒不是對女孩厭煩,只是他不怎麼喜歡提起這個話題。
 
但是女孩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凝視著前方。
 
「牠們會讓人感受不到快樂,只要與牠們待在一起久了,會忘了快樂是什麼感覺。」賽佛勒斯耐心地解釋著。
 
「……」
 
「巫師們用催狂魔看守阿茲卡班,牠們是用來對付真正的大壞蛋,妳不用害怕,妳不會被關到阿茲卡班的,妳太……」賽佛勒斯的話語到後面突然越來越小聲。
 
「……」
 
「如果真的有萬一,我會保護妳的。」賽佛勒斯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
 
「……」
 
然而,他等了許久都沒有回音。
 
他等了好久好久,都沒能聽到她的聲音。
 
「莉莉?」
 
……莉莉!?
 


















 
「莉莉…」乾啞的嗓音從喉間湧出,濡濕的痕跡從眼角一路在蠟黃的皮膚上劃下兩道晶瑩。
 
驚醒後,睜著空蕩蕩的雙眼,一旁的窗簾在空無一人的房間中,輕輕擺盪。
 
一縷溫暖的陽光照進室內,照在桌上的信紙上。
 
發黃陳舊的紙寫著年幼少女的天真單純,年復一年的軌跡,直到某個時候開始中斷,最後是一張時隔多年的、被撕得不完整的羊皮紙。
 

『一大堆的愛   莉莉』

 
宛如一隻無形的手揪上賽佛勒斯的心臟,聽著心音在劇烈掙扎,呼吸不再平穩順暢,他感到很痛苦,但是他仍然活著。
 
仍然在沒有她的世界裡活著。
 
失去了她的世界,時間似乎都失去了意義。
 
他已經忘了自己的時間過了多久了。
 
他並不是一個麻木不仁的人,只是有時…
 
冷漠,已經是他能對這個世界所做的,最大的微笑了。



 
他可以感覺到『它』在蔓延,但是自己卻無能為力,只能漸漸看著自己的世界枯萎。
 
凝視著鏡中失去神采的眼神,只有不斷啃蝕著的虛無,就連尖叫的力量都失去了,只有不斷在『它』所帶來的浪潮中,無止盡地……往下沉淪……
 
直到聽不見世界的聲音為止。
 


【你只看到了你想看見的那一面…】
 

(因為他真的不像莉莉…)
 

【他是很像他父親,但是本質上更接近母親。】
 

(我比誰都清楚這件事…)
 

【難道說你畢竟是喜歡上這個男孩了?】
 

(因為我從來沒有忘記莉莉…)
 










所以,我很清楚。
 
莉莉不在了。



#####################################################################


 
「賽佛勒斯,我的老朋友,我很訝異你竟然還有勇氣出現在我面前。」
 
當賽佛勒斯出現在重新復活的黑魔王與他的追隨者面前時,所有人頓時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我的主人,我是奉『鄧不利多的命令』過來的。」賽佛勒斯絲毫不理會眾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只是自顧自地鞠躬說道。
 
話語一出,一旁的食死人發出一陣竊竊私語,似乎是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膽敢如此公開自己的叛行。
 
唯有佛地魔不發一語,瞇起了眼睛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這名男人。
 
他沒有說話,沉默隨著時間拉長,食死人們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太對勁,低語聲漸漸歸於平靜,他們在等待自己的主人宣布他的判決。
 
「那麼,向我證明吧。」佛地魔單手一展,數隻催狂魔從陰暗的角落而生。
 
牠們從四面八方逼近,圍繞著面前的這名男人,發出了緩慢而深長的吸氣聲。
 
這是加入食死人的考驗,唯有真正冷酷殘忍的人才能不受催狂魔的影響,而通常受到複數的催狂魔集中啃食,就算是一般的食死人也很難撐下來,除非是那幾個真正的「喪心病狂」。
 
然而,想像中的哀號並沒有出現,甚至連瑟縮發抖也未見一絲,面前的男人只是靜靜地承受完催狂魔的啃食之後,脫下了自己的面具。
 
面具底下,是一張毫無任何情緒波瀾的臉。
 
「我對您的忠心,永遠不變。」賽佛勒斯低聲說道。
 
食死人們驚疑地看著他,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他們難以想像,到底要怎麼樣的殘忍瘋狂才能完全不受催狂魔的影響,依舊用那麼冷漠的面容。
 
佛地魔咧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他敞開雙臂歡迎著自己的忠心部下回歸。
 
「歡迎回家,我的朋友。」
 


 
莉莉死了…
 
那成了一種執念,宛如一把永不熄滅的火焰。
 
那不是一個快樂的念頭,所以催狂魔無法影響他。
 
因為早在催狂魔啃食他之前,他已經被自己的內心給啃食得一點不剩了。
 
他早已在愛所形成的迴圈之中,變成了一個很像他的人,就只是很像而已…
 
變成了一個是他,也不是他的人。
 





 
當那名闖入的不速之客與鄧不利多對視時,所有的一切彷彿瞬間靜止。
 
那一刻,鄧不利多知道他錯了。
 
「賽佛勒斯,求你…」
 
「啊哇呾喀呾啦。」
 
綠光在高塔閃耀,所有人的雙眼都映照著那種無邊的碧綠色,帶著出乎意料的驚恐臉龐。
 
鄧不利多以為自己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但百密總有一疏,忽略「愛」的不只有黑魔王,他自己也忽略了……
 



愛,是會生恨的。
 



他從賽佛勒斯的眼中看到的不是痛苦,而是恨與殺意,不是針對他,是針對這個世界。
 
(機關算盡…)
 
鄧不利多被死神帶走前的最後一絲意識,遺留的是無盡的懊悔,下一刻,他的軀體便從高塔上墜落。
 













 
我恨這一切…
 
為什麼莉莉死了,世界卻還照常運轉…
為什麼莉莉死了,時間依然繼續向前…
為什麼莉莉死了,人們臉上還有微笑…
 
你們都忘了莉莉.伊凡的離去對這個世界是多大的損失,只有我…

只有我還記得…
 
為什麼只有我還記得!!
 
拜託誰來告訴我!!
 
告訴我!!

 











回應他的,只有無盡的孤寂,就彷彿連寧靜都成了一種嘲笑。
 
嘲笑著,沒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的…
 
他。
 













 
當有一天,你變成了自己都認不出來的自己。
 
那才是真正的,最恐怖的魔王。
9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9

純血女巫 @likedraco_5214

0
寫得太好了好喜歡!🥺❤
把教授的悲愴描寫得淋漓盡致……
樓主加油唷(*¯︶¯*)

赫夫帕夫的達貢 @yoyo710369

2
@likedraco_5214

謝謝,一直都很喜歡這些被隱藏住的情緒,像是大海深層的洋流一樣,默默引導淺層的一切漸漸改變~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