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魯多貝曼視角

發表於
今年的聖誕節寫的文章和將來要發的長文有很大關連,所以先把它撿起來放在這裡。

再次說明一下,和將來的長文不同,這篇文章以魯多.貝曼的視角為主,他在這時已經負了不少的賭債,因此心裡悶悶不樂,但是表面上還是看起來很樂天。

文章不長,還請見諒。

平安夜

1980/12/24 7:00 p.m. 在破釜酒吧門前。


「魯多,這四個孩子就拜託你了。」朱利爾斯沙啞地說。他的眼下多了非常厚的黑眼圈。

「你儘管去忙吧,我帶他們去附近的餐廳逛逛,麻瓜最近在慶祝耶誕節呢,我帶他們去見識見識。」我盡量壓低自己的語氣,別讓老友感覺到任何一絲不快。

朱利爾斯點點頭,又依依不捨地看了我懷中的襁褓,便轉身走進破釜酒吧,他的身影看起來非常孤單。

現在周圍一片白銀,溫度十分低嚴,非常不是個待在外面的日子,街上人來人往,個個開心地交頭接耳,或是興奮的討論耶誕節的故事。

愛德華和亞當離我遠遠的,幾乎有一公尺多,他們神色哀戚,縮著肩,低頭不語。他們既對我不熟,我也不知道要如何看顧這兩個是剛剛失去母親、情緒低落的孩子。只能在雪地裡互瞪,誰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去哪裡。

艾米和英格蘭姆在我的懷裡熟睡著,和愛德華和亞當的表情呈現鮮明對比,完全不像是剛失去母親。

呵呵!這兩個孩子真是天真呢!我無奈地想著。

他們的母親的下場非常淒慘自從上個月剛生產完,就出任奧羅任務後,就消失無蹤。沒想到再次見到她,居然就成了腐朽軀幹,然而還不知道到底是誰做的。因此朱利爾斯在這一個月來,精神已經達到臨界點,幾乎快崩潰了。

而愛德華和亞當也不太好,他們的肩膀一抽一抽,眼睛雖沒有淚水,頰上卻留著淚痕。以他們的年齡而言,還是太冷靜了些。他們還只有3-4歲,現在還很需要母親,然而卻發生這種事...

我想了一會,還是想不出還有哪裡能夠撫慰這兩個男孩的地方,只能先隨便提議一個地方:「走吧!我們去附近的遊樂場。」

說實話,要是朱利爾斯在場,肯定要皺起眉,生氣的勸阻我,我自己也覺得真的不妥,然而我實在想不出哪個地方還能夠撫慰受傷的心靈。

愛德華和亞當愣了一下,明顯是不知道為何我突然這麼說,然而老實的他們還是點頭答應。

距離這裡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麻瓜遊樂場,周遭有吃有喝,麻瓜頻繁地和我們擦肩而過,他們看起來很愉快,我們這群落魄又屈喪的五人明顯格格不入,但是我沒想太多,走了這麼一段路後,愛德華和亞當明顯有些累了,艾米和英葛蘭姆也必須安頓好。

我們進去一間咖啡廳,這裡沒有很多人,又能夠容忍嬰兒的進入,我們坐在靠窗的沙發位置,這裡能夠近距離的觀賞到麻瓜的遊行,愛德華和亞當坐在我的對面,他們彼此靠著很緊密。他們的臉上依然掛著淚痕,身子仍然努力端正挺直,雙膝合攏,規矩地翻著菜單,他們看似聽話,沒有太多哀愁,其實我很清楚,他們的心正在淌血。

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明明自己實際上背負了許多東西,卻還是硬要在別人面前戴上面具,裝作若無其事,我身上背負的責任沒這兩個孩子來到沉重---老實說,也只有財政的困難罷了---然而我還是知道這種感受:不管是身負財政困難的我也好,還是剛剛失去母親的他們也好,我們都只願獨自忍受痛苦,只希望別人看到的是完美的一面,因為,在別人面前抒發真實感情實在是太困難了。

愛德華和亞當沒點主菜,連我也是,我們都只點三杯奶茶,愛德華向窗外張望,亞當則低頭不語,我也不作聲,只是看著艾米和英格蘭姆,氣氛非常凝固,場面十分尷尬,然而我不敢戳破這個氣氛。

過了許久,艾米醒來了,她茫然的望著我,藍眼睛滑溜溜的轉啊轉,她從毯子裡伸出小手掌,握住我的下巴,並在那裡摸了摸,似是對我的鬍渣很感興趣。這個小傢伙很有趣,她長的一點也不像朱利爾斯和她的媽媽,連個性也非常反常。她明明剛失去母親,現在卻用她的手掌,摸著我的下巴,她的魔力也很失控,才被她摸了幾秒,我的下巴鬍渣就已經變成白色,看到我的鬍渣,她快樂地咯咯笑了起來。

她這麼一笑,我便來勁了,我伸出食指,在她脖子側邊使勁撓,她便笑得更大聲,笑聲非常響亮,不知引起愛德華和亞當的注目,連服務生都被她的笑聲吸引,紛紛好奇地看過來。

她的笑聲有如銀鈴,非常動聽,而且又響亮,愛德華呆呆的瞪著她,接著,便諾諾的走到我的身旁,癡癡的看著。

我不知道我為何要這麼做,可能是我早就想這麼做了,也有可能是我完全被艾米逗昏頭。我居然笑著對他說道:「來吧!摸摸看你的妹妹,她很可愛呢。」

愛德華愣了一下,然後也伸出手指想要緩緩的伸向艾米。突然,艾米冷不防的捏住他的手指,緊緊的握住。

愛德華先是顫一下,接著,他凝視艾米好一會,便露出溫柔的微笑,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難得一見。

亞當看了艾米的樣子,鬼使神差的走過來,他學著愛德華,伸手摸了摸英格蘭姆,然而英格蘭姆皺起他的小細眉,發出嗚嗚聲,然後轉過頭背對亞當,又繼續和周公下棋。

這是什麼好笑的情況!亞當太可憐了!我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亞當無奈的嘆了口氣,埋怨的看著我。他張了張口,最後又沒說什麼,只加入了逗艾米的行列。

不一會兒,我們完全玩開了,艾米是個迷人又奇妙的孩子,我和愛德華以及亞當剛才還對彼此不熟,然而只要都圍著她,彷彿像是有什麼魔力一樣,我們馬上就混熟了,雖然聊的次數不多,然而我發現他們對我已經沒什麼戒心。

突然,窗外傳來了陣陣樂聲,我們抬起頭,才知道現在已經是晚上8點了,不知不覺,我們逗著艾米已有1小時多。原訂回去時間還要晚一點,我看了看他們,愛德華和亞當完全被吸引住了,他們憧憬又好奇的看著花車,眼神已沒有剛才的頹廢和哀戚。

我大剌剌的說:「要去看看花車嗎?」

他們望過來,猛力點點頭,眼神充滿開朗和興奮。

於是我們離開咖啡廳,我抱著艾米和英格蘭姆,亞當和愛德華各自拉著我的長袍,我們就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觀望著那花顏六色、燈光四射的花車。

我低頭凝望艾米和英格蘭姆,他們也都醒來了,正在看著那些表演者們的表演,艾米張開雙臂,咿咿呀呀地不知說些什麼,但是她看起來特別開心;英格蘭姆就比較害羞一些,沒什麼太大的反應,然而我知道,他也是高興的。

愛德華和亞當被兩個扮演馴鹿的表演者各自摸了摸頭,又被聖誕老人發了餅乾,他們露出前所未有的興奮,在原地蹦蹦跳跳,完全把貴族教育全都拋之腦後。

這群孩子是我看過最可愛的一群。我一邊笑,一邊想著。
5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2  462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1
原來是瘋狂希爾的前傳!
印加他們好可愛啊啊~

🧐🥰😍正準備大學面試的芭樂:) @Snarrian

1
@elizabeth136
是的,的確是。不過有些細節上和現在的構思不太一樣了~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