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紛飛,已入夜,寫作吧]❄️ #49 穿好看一點,精靈

發表於

雪兒 @mimi0907

5
本篇用到人設:
艾薇.莉薇@patty9803 
雀斯.莉薇 @shelley5168 
伊蓮娜.妮蒂婭.凱瑟琳@yuunana 
追蹤「鳳」影
「伊蓮娜,還要走多久啊?」雀斯跟在伊蓮娜的身後,她的腳沾了一些泥土,覺得喉嚨好乾、好想喝水,可惜,她的水喝完了,她的姐姐也不願意把水壺給她,明明是一家人耶!

「我不知道,不過牠的聲音與飛行的速度顯示著,牠有特別的地方要去,是在東方,你就再撐一下吧!」伊蓮娜把前面的雜草推開,繼續往前走。

「早知道就不來了......」雀斯小聲咕噥著。
「我也說過你可以不來呀!我可以自己行動的,是你自己要跟來的。你姐還比較好,一路上都沒抱怨」伊蓮娜回頭說了一句。

「伊蓮娜謝謝你對我的讚賞。我妹也是因為擔心你才來的,不過,我們不能稍微休息一下嗎?大家都累了,再走下去,恐怕.....」艾薇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什麼,便停止不說了。

「如果我們是找一棵樹木還是什麼的,那當然可以休息。可是,我們是要找鳳凰耶!如果因為我們停下來休息,而追不到,那這幾天不就白費了嗎?」

「是沒錯.....」艾薇說道。

她們繼續走著,直到夜幕降臨時,她們才找個空曠的地方扎營。

「星星真美,對吧!」雀斯坐在草地上,抬頭看著夜空。今天是滿月,月亮高掛著,旁邊的雲,讓月亮看起來很神秘。

「看到月亮,讓我想起女神阿蒂蜜絲」伊蓮娜輕聲說道。
「對啊」艾薇回話,之後,三人便靜靜觀賞夜空,話題並無繼續。
------------------------
「雀斯!起床囉!」艾薇搖了搖雀斯。
「早就醒了好嗎?只是不想起床而已。阿—好舒服」雀斯生了生懶腰。

「我剛剛看到那裡有一根羽毛,我們今天就從那裡出發吧!」伊蓮娜指了指森林,她總是那麼認真,絕不偷懶。
「好!我們先去裝水」三人裝完水後,拿起東西,便往森林出發。

如果幸運的話,那麼,今天她們或許可以找到鳳凰。
早晨的歌聲,永遠是最美的。

她們走了一公里後,便聽到鳳凰的聲音,那聲音似乎很近,卻很遙遠,三人早已習以為常。

聲音有時歡樂,彷彿遇到了某個多年不見的朋友。但有時卻又悲傷、懊悔,像是做錯事了般。

「今天的歌聲不太一樣」伊蓮娜聽了一會後說道。

「嗯,感覺像在鼓勵我們,或是歡迎我們」雀斯點點頭。

「或許,今天就可以找到鳳凰」伊蓮娜微笑道。

「不過,找到了,然後呢?」艾薇問。

「如果可以,我想和牠說話,告訴牠,東方的神秘客在等牠」伊蓮娜輕聲說道,這是她最想做的事。

聊著聊著,已到了中午,她們拿出早上準備好的三明治,邊走邊吃,持續趕路。

「等一下」艾薇停下來。

「怎麼了?」伊蓮娜和雀斯轉頭看向她。

「鳳凰應該在那邊」艾薇指向左邊。

「不可能啊!羽毛和歌聲都沒有往那裡的跡象」伊蓮娜感到託異。

「我有種預感」

艾薇的話讓兩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艾薇的預感通常都很準。可是,如果走錯了方向,那就有可能找不到鳳凰了。

三人陷入一段沉默。

「還是我們分頭走走看?」雀斯提議。

「這方法很好,可是如果又遇到什麼怪獸的話......」伊蓮娜說道。

她們三人都還記得,前幾天不知為什麼,她們竟然遇到了人面獅身獸,當時的她們差點答不出題目,如果這次又這樣,那該怎麼辦?

「交給命運處理吧!選個數字」艾薇說道,又來了,每次只要她們不知道該怎麼樣,艾薇總會這樣。

「7」伊蓮娜說道。

「9」雀斯說道。
「好,左邊代表繼續往前走,右邊代表照我的直覺走。7+9=16。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艾薇的手最後停在右邊。

「走左邊!」艾薇轉身朝著左邊前進。

走著走著,她們來到一個小空地,這空地的周圍是由樹木所包圍,感覺像是人造的。

「哎喲!」艾薇被石頭一絆,整個人摔在草地上,跌了個狗吃屎。

「還好嗎?」伊蓮娜與雀斯扶起艾薇。

「還好,就有點擦傷而已....啊....流血了」艾薇低頭看著自己的膝蓋,血從那裡綿源不絕的流出,身上還有幾處擦傷。
艾薇坐在旁邊的石頭上,休息,喘著氣。雀斯拿了藥膏擦在艾薇的腿上。

「姊姊,你老是說我走路都不小心,現在換你不小心啦!」
「這種時間你還在那邊.......疑?」艾薇抬頭一看,一隻火紅色的鳥就站在樹枝上,眼睛看著艾薇。

「你幹嘛不說話....伊蓮娜!快看!」雀斯朝著姐姐的目光一看,終於明白姐姐為何突然不說話了,因為她看到一隻鳳凰!
「什麼東西?」伊蓮娜問。接著,她也看到了鳳凰。

「噢,你看牠那美裡的顏色,我終於找到牠了!」伊蓮娜緩緩走向鳳凰,鳳凰並沒有逃走。伊蓮娜輕觸牠的身體,鳳凰輕聲叫了一下。

「我雖然不知道你的名子,但我要告訴你,你的主人在等你呢!去吧!去找你的主人,對了,很多城鎮上都有掛燈籠,你也可以去那些地方看看」伊蓮娜說道,語氣溫和,鳳凰也叫了一下,張開翅膀,轉身飛走,消失在森林中。

「你就這樣讓牠走了?」雀斯眼睛睜得很大。

「嗯,能看到牠我就很感謝了,牠應該回到主人身邊,走吧!我們還得回去才行!」
這一篇因為是急急忙忙寫的(怕慢慢寫,之後會放棄
所以內容略草,但還是希望大家喜歡

雪兒 @mimi0907

7
最近因為太常聽到萬聖節三個字
靈感就突然現身
為了把握當下,我只好立刻寫下了!
本篇人設:
@Evangelin 艾蜜莉·愛黛兒·貝塔
@HP_Belle 貝兒·戴樂古
迎鬼的幽靈宴會

「尼克,你最近怎麼看起來這麼開心啊?」赫夫帕夫的學院幽靈問道。

「呵呵,你也知道嘛!」尼克露出好兄弟的表情。

最近霍格華茲的幽靈每一個都笑嘻嘻的(不過血腥男爵有點看不出來啦)常常在走廊發出「呵呵,哈哈,呵呵呵」的聲音,把一年級新生嚇個半死,還會讓人起雞皮疙瘩,只有真正了解鬼的人,才猜的出這是怎麼一回事。
「灰衣貴婦最近變得莫名開朗欸!」貝兒在交誼廳裡跟艾蜜莉說道。

「嗯嗯,她常常向我們打招呼,問問題她還微笑回答,以前她都會說『知識應該是自己去尋找,而不是到處問人』」艾蜜莉也深有同感。

「真的很奇特呢!」貝兒點了點頭,問道:「你覺得發生什麼事了?」
「不應該用發生什麼事來問,如果是一件事還未發生,她是為那件事感到興奮呢?問法不同,也會讓我們思考的點不同。」艾蜜莉抓出貝兒話中的錯誤。

「嗯,沒錯。『從那人本身的特點尋找答案』,我在一本書上看過這句話。灰衣貴婦是個幽靈,這是她本身最大的特點。你認為幽靈會為什麼感到興奮?」貝兒開始從各方面思考。
「幽靈,是因為死前強烈的求生意志而形成的,而也常常會因為自己的不一樣被談論,他們會希望能有一個尊重,什麼東西讓他們覺得被尊重呢?」艾蜜莉問。
「或者並不是尊重,你說過他們是因為求生意志而形成的,那麼他們會不會嚮往我們的生活?」貝兒反問。她們開始討論各種可能。

從某人給他們的表演到日子裡特別的一天,她們從各方面猜測。
「欸,跟鬼門開有關係嗎?」艾蜜莉問。
「應該不會。而且鬼門也已經關了,所以應該不可能」貝兒搖搖頭,突然,她想到了!

「怎麼了嗎?」艾蜜莉看到貝兒雙眼發亮,感到不解。
「是萬聖節!」貝兒說道。「你看,再過幾天就是了!萬聖節人們會扮演鬼怪,與幽靈們同在,或許,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尊重!」貝兒開心的說道。
—————————萬聖節當天—————————
「聽說這次的南瓜是以前的兩倍大!」葛萊芬多的學生張大眼睛說道。

「真的?!」一旁赫夫帕夫的學生感到驚訝。
「貝兒,你不覺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怪聲嗎?」艾蜜莉拉了拉貝兒的袖子。
「嗯,我也有聽到」貝兒說道。那聲音充滿了誘惑力,似乎就在左邊,感覺只要跟著走,她將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貝兒搖搖頭,拍了拍自己的臉。

「咦?你看!」艾蜜莉指向大餐廳門口。貝兒轉過去看,門上有一個小小的老鷹符號。貝兒與艾蜜莉對看一眼,點了點頭,一起隨著怪聲走去。
怪聲直到她們到底地窖才停止。她們來到一扇門前,門上掛著「未經召喚不可進來」的牌子。

「要進去嗎?」艾蜜莉問道。

「如果亂闖可是會被逞罰的。可是,怪聲真的是到這裡才停止,我們,試試看吧!」貝兒說道。她將手放在門把上,一壓,門就開了。貝兒原以為這會是上了鎖的門,所以沒抱太大的期待,沒想到門竟然這麼輕易就打開。

門一被打開,迎來的是許多人的吵鬧聲。整個房間裡有許多幽靈,甚至還有學生!

「哇……」貝兒與艾蜜莉兩人愣愣的看著,對於眼前的景象感到震驚。

「嗨!你們終於來了!歡迎歡迎,這裡是鬼之宴會,來!請穿上這些服裝」穿著骷髏頭服裝的赫夫帕夫學生微笑的說道,他手上拿著吸血鬼與木乃伊的服裝。

「你們…怎麼用的?」貝兒說的是引她們來這部分。

「只要猜對我們開心的原因是什麼的人,我們都歡迎!」胖修士說道。

「而為了讓你們參加,我先去問了一個人,由他負責幫我們畫學院符號。我們則負責發出怪聲吸引你們前來!」灰衣貴婦開始解說「之前有一群人說腐臭的魚味道很不好,所以這一次我們就沒用了,還新增了好玩的遊戲呢!這一切都是我親手計劃的……」

「我也有幫忙!」尼克插嘴。

「你只會幫倒忙!」灰衣貴婦撇撇嘴。

貝兒與艾蜜莉看著他們,心想:其實,幽靈只不過是他們那個形體的總稱而已,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有感情,都有自己的情緒,也都有人們心裡的童心。不需要排斥他們,跟他們在一起,你將會獲得更多的知識!
這裡要告訴大家一件事
因為各種原因考量
所以本樓將會停更
除了偶爾有靈感時才會貼文
不然這裡是不會更新的
也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目前寫的長篇故事:【星空下,說聲再見】喔!

雪兒 @mimi0907

1
穿好看一點,精靈

「主人,洛多穿這樣就可以了!」

「你這是要讓我的面子直接跌落谷底嗎?你這個令人厭惡的家庭小精靈!」
-------------
「你這隻討厭的精靈,不准待在我們這裡了!」豪宅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個小生物就這樣被狠狠的丟出去,「碰!」門被大力關上了。

小生物被丟到草叢裡,附近的螞蟻在牠臉上爬來爬去,泥巴沾的牠滿身是。過了良久,小生物的腳開始動了,「啪嗒!」小生物跳了起來,重新站在地面。

小生物身穿破爛的衣裳,牠有著長長的尖耳朵,牠沒有頭髮,眼睛非常的大。

現在的牠,眼睛水汪汪的,因為牠被主人拋棄了!牠再也不能服侍牠的主人了,牠沒有家可以去。整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大哭起來,不過牠很巧妙的埋頭大哭,這樣路人就看不到牠詭異的尖耳朵了。

這時,牠聽到有人冷笑了幾聲,小生物好奇的抬起頭,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站在牠面前。這個黑色長袍,或許許多人都覺得這很怪,可是小生物並不這樣覺得,因為牠的主人常常這樣穿呢!

「被趕出去就這麼傷心嗎?你也太弱了吧?」那男人冷笑道。

「我...我...」小生物好想說牠沒有被主人趕出去,但可惜的是,牠真的被趕出去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如果你想要不被趕出去的話,我可以幫你。」男人說道。

「怎麼做,先生?」小生物開心極了。

「那就是成為我的僕人。」
--------------
「洛多!你的衣服就只有這一件嗎?」主人托爾問。

今天是洛多第一天服侍主人,而牠進門不到一分鐘,就被主人罵了。

「洛、洛多是托爾先生的僕人,僕人只要有衣服穿就好了,不需要其他的衣服和其他的東西。」洛多緊張的低下頭。

「你竟敢頂撞我?我以為你是一個很好的家庭小精靈,沒想到你第一天就向我頂嘴!」托爾先生罵道。

這個主人跟洛多以前的主人不一樣!洛多心想。

「非、非常對不、不起,是洛多的錯,洛多這就處罰自己!」洛多開始著急,牠跑向樓梯旁的牆壁,不停的將自己的頭朝牆壁撞過去,或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很恐怖,但對洛多而言,這根本是家常便飯,洛多開始流血,但牠才不管,牠要一直撞到主人消氣為止!

突然,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掌把洛多拉開牆壁,把牠舉了起來,洛多抬起頭,不過牠幾乎看不到了,因為頭上的鮮血流進了牠的眼睛。

「夠了!你毀了我漂亮的牆壁,你要怎麼做賠償?」主人怒問。

洛多害怕的低下頭,不停的道歉,牠不知道牠該怎麼做,牠要怎麼賠償?

自從那件事後,已經過了五個月,洛多終於知道主人的性格與脾氣,主人與其他人不一樣,其他的人喜歡洛多以自殘的方式做處罰,但是洛多現在的主人不喜歡這樣,他覺得以自殘的方式不好,如果傷口嚴重的話,洛多就不能做家事了,而且自殘時常常會流一堆血,會弄髒的。

洛多的主人生氣時,會叫洛多去做比平常多兩倍的家事,讓洛多常常只能睡四小時,眼睛旁邊有著又大又黑的黑眼圈。

不過,最近主人不知道為什麼,對牠發脾氣時,並沒有要求牠要去做什麼家事,反而要洛多早點睡,這真是太奇怪了!

在七月的時候,洛多服侍托爾先生已經有8個月了。
今天,托爾先生招了招手,要洛多過來,洛多急忙把手上的泡泡沖掉,跑到托爾先生旁。

「先生,請問怎麼了嗎?」洛多有禮貌的問,甚至還鞠了躬!這是托爾先生最近教牠的,托爾先生最近要牠說話要有禮貌,走路時要快而穩重。

「後天我要參加『高階巫師研討會』,你去拿你最好的衣服過來。」托爾先生說道。

洛多急忙把自己衣服裡破洞最少的衣服拿出來,交給托爾先生看。

托爾先生皺了皺眉頭,「這衣服也太破舊了吧?」

當洛多想說僕人不需要好衣服時,牠想到第一天服侍主人的場景,急忙把張開來的嘴閉上。

托爾先生嘆了一口氣。那天,托爾先生都沒有說話,這讓洛多好緊張,牠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惹主人生氣了。

隔天,當洛多起床時,托爾先生已經出去了,洛多便先去做家事。到了下午,托爾先生才回來,洛多沒有去問托爾先生早上去做了什麼。

那天夜裡,洛多感覺到有人進來房間,但牠不敢睜開眼睛,因為牠覺得那會是主人,牠聽到一個「嗒」的聲音,然後就沒有了。

早上,洛多看了看房間,小桌子上放著一個紙袋,上面有一張便條,便條上寫著:「給洛多」。

洛多開心的打開紙袋,紙袋裡面竟然放著一套兒童版的西裝!「主人給洛多衣服!洛多自由了!」洛多開心的大叫。

「你在叫什麼?」洛多的房門被打開了,托爾先生走了進來。

「洛多自由了!」洛多說道。

「自由?我從來沒有給過你衣服,洛多。還有,你手上的衣服哪來的?」托爾先生冷冷的說道。

洛多停止了歡呼,這衣服,不是主人給的嗎?洛多心想。

「非常對不起,洛多以為這是主人給洛多的禮物,真的非常抱歉!」洛多搞清楚後,急忙鞠躬道歉,牠好怕主人會罵牠。

「算了,你那件西裝還挺好看的,你明天就穿這件跟我去研討會吧!」托爾先生說完後,便離開洛多的房間,留下洛多一個人。

研討會當天,洛多穿上了那個不知道從哪來的西裝,與主人參加研討會。

「等一下,一定要站直,腳步要快,身體要穩,知道嗎?」在大門前,托爾先生說道。

「是,洛多知道的!」洛多說道。

托爾先生打開了金色的大門,一個身穿昂貴西裝的帥氣家庭小精靈,即將在眾巫師面前亮相......
雖然說停更了
但因為這個靈感太吸引人了
所以還是忍不住動筆寫下

當初的構想是:「如果有一個主人叫家庭小精靈穿好看一點的話……?」
但是,這篇文章也不是在寫什麼家庭小精靈的悲苦
只是想說一個被遺棄的家庭小精靈遇到一個性格古怪的主人,會發生怎麼樣的事呢?
而那件西裝
確實是托爾給的
但是,因為給家庭小精靈衣服等同於放牠們自由
所以他才會不承認
這樣子洛多才會繼續當他的僕人
總之,就是這樣子啦
希望大家喜歡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