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貝]Hypnotic

發表於
大家好,我是雪倫。
第二次發文~特別的CP
難得靈感來了寫下我的第一篇佛貝文。
主要是貝拉在阿茲卡班時的心境,歡迎巫巫們踏樓&挑bug,有建議和錯誤請在下方留言告知喔

想看貝拉瘋起來的原稿者請搭電梯到#8

搭配音樂觀看更佳


———————————————————

——這只是一場聯姻。
嫁進雷斯壯家,貝拉對名義上的丈夫並無任何感情,她知道丈夫帶著愛意的眼神總是穿過她,他看的是長相和自己酷似的妹妹美黛。

今晚雷斯壯大宅又來了很多客人,「那個人」——道夫追隨的黑魔王把這棟大宅當作開會據點,道夫一開始還諱莫如深,後來也冷冰冰的讓她處理這些事務。多可笑,他甚至不用開口威脅,心中已經認定她不會張揚,這對誰的名聲都沒好處,包括她自己。

他錯了,貝拉從來就不是個乖順的女人,她用了另一種方式背叛他。


身體和理智割裂開來,貝拉走到黑魔王和道夫所在的大房間旁邊,試圖滿足自己某種說不上的需求。僅僅一剎那,袍子的後頸處忽然被割開,火辣辣的痛感襲來。貝拉驚恐的轉過身,正好和黑魔王對視,黑魔王血紅的眼睛燃燒著某種氣息,不是憤怒,更多的是審視。她不知道自己的腦袋為何轉過這種感覺——自己一絲不掛的面對著他。同時有一隻手在貝拉腦海裡翻攪,終於在她欲嘔之際停下。黑魔王滿意的扳起她的下巴,重重把她摔在地上。

然後他打開大門,讓自己光明正大的走進來。旁邊的食死人們恍若未覺,像一群帶著兜帽的木偶。貝拉只覺得五感跟不上身體,道夫會怎麼想?黑魔王後來講了什麼她完全不記得,會議後她留下的唯一印象只有道夫打量她的表情,黑洞般深不見底。

就算到了現在這種地方——阿茲卡班。她還會摸著後頸的疤,想著他滿意的模樣、她第一次使用酷刑咒時他的表情、他危險的眼眸、黑魔標記烙印時手臂破繭而出的痛感,細密的燒灼她的心。

或許催狂魔吞噬了她的感情,對道夫的愧疚和思念都日益淡去。但是他該死的如磁石般吸引她,這感覺甚至日益強烈,朦朧間喃喃囈語的名字、佔據她身心的還是他——絕對不是道夫。她清醒時會試著抵抗這樣的自己,但到後來一點用都沒有,甚至迸發出更加奇怪的想法,彷彿奪取她第一次的不是道夫,是他,他殺死了貝拉•布萊克。

她知道自己曾經有愛過道夫——哪怕只是一點點。她以為自己會安分守己,卻沒發現雷斯壯女主人的枷鎖太沉重,布萊克家族的血統像隻野獸命令她尋求刺激。太無聊了,大宅裡的一切都一板一眼,道夫自她嫁進後沒跟她說超過十句話,家庭小精靈們也不敢和看似陰鬱的女主人相處。

她開始每天親吻日漸黯淡的黑魔標記,彷彿這帶有他的餘溫。雷斯壯家族祖傳的戒指早在她被帶進阿茲卡班當天滾落到路上某個骯髒的下水道裡,不留痕跡。她覺得自己失衡了,已經變成面目全非的另一人,但她不願意從這場歡愉中醒來,害怕離開這個純粹的世界。

——催眠般為你沉溺。
8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28  160

維塔.布萊克 @fongfong1234

1
雪倫的這篇文我覺得描述法不夠到位,要再加油喔!
(不過佛貝的文確實不好寫,我個人覺得要再寫得感覺瘋狂一點)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0
@fongfong1234
超級微薄的頭香獎勵~
謝謝建議,但這樣整篇文都要重寫了…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elizabeth136 跑去查Hypnotic (艸
我倒是覺得還不錯耶~
催眠感覺很貼切
如果要挑剔......語氣可以在瘋狂一點?更加催眠一點?
嗯......或許穿插點短句和!......?
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黑魔王!
這樣嗎?
嗯,我也不擅長這種題材,無法提供什麼好建議

仙人掌貓 @uoona

3
@jadeite

不行,我認為這樣就可以了。。@elizabeth136
表現得很棒~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uoona 所以才說「如果要挑剔」嘛XDDDD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0
@jadeite
順便宣傳歌成就達成(?
我邊聽這首歌邊寫!

大大說的這種比較接近意識流的寫法,我不太會……有嘗試過其他題材的意識流文,整篇寫下來讓人看得怨氣很重啊!
原本初稿上有刻字橋段,結果一不小心寫出我原來的口吻(文風ooc,出戲)遂刪掉。
說不定保留比較好?

@uoona
感謝厚愛!!!

看到有人留言我邊走路邊嘴角瘋狂上揚,笑的路人心底發寒(?)
謝謝大家支持!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elizabeth136 可以放上來讓大家投票(想看XDDDD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3
@jadeite
因應要求放上原稿,其他地方也和最終版本有出入。


——這只是一場聯姻。
嫁進雷斯壯家,貝拉對名義上的丈夫並無任何感情,她知道丈夫帶著愛意的眼神總是穿過她,他看的是長相和自己酷似的妹妹美黛。

今晚雷斯壯大宅又來了很多客人,「那個人」——道夫追隨的黑魔王把這棟大宅當作開會據點,道夫一開始還諱莫如深,後來也冷冰冰的讓她處理這些事務。多可笑,他甚至不用開口威脅,心中已經認定她不會張揚,這對誰的名聲都沒好處,包括她自己。

他錯了,貝拉從來就不是個乖順的女人,她用了另一種方式背叛他。


身體和理智割裂開來,貝拉走到黑魔王和道夫所在的大房間旁邊,試圖滿足自己某種說不上的需求。僅僅一剎那,袍子的後頸處忽然被割開,火辣辣的痛感襲來。貝拉驚恐的轉過身,正好和黑魔王對視,黑魔王血紅的眼睛燃燒著某種氣息,不是憤怒,更多的是審視。她不知道自己的腦袋為何轉過這種感覺——自己一絲不掛的面對著他。同時有一隻手在貝拉腦海裡翻攪,終於在她欲嘔之際停下。黑魔王滿意的扳起她的下巴,重重把她摔在地上。

然後他打開大門,讓自己光明正大的走進來。旁邊的食死人們恍若未覺,像一群帶著兜帽的木偶。貝拉只覺得五感跟不上身體,道夫會怎麼想?黑魔王後來講了什麼她完全不記得,會議後她留下的唯一印象只有道夫打量她的表情,黑洞般深不見底。

就算到了現在這種地方——阿茲卡班。她還會摸著後頸的疤自嘲般笑著,想著他滿意的模樣、她第一次使用酷刑咒時他的表情、他危險的眼眸、黑魔標記烙印時手臂破繭而出的痛感,細密的燒灼她的心。

她開始用指甲在牆上到處刻字,不想讓催狂魔吞噬她快樂的回憶。

我的主人…主人…主人。

He's not gone

指甲斷裂,十指都滲出了血,索性在牆上,身上,手上揮灑瘋狂的字跡。

My lord……

迷亂朦朧間喃喃囈語的名字、佔據她身心的變成他——絕對不是道夫。她清醒時會試著抵抗這樣的自己,但到後來一點用都沒有,甚至迸發出更加奇怪的想法,彷彿奪取她第一次的不是道夫,是他,他殺死了貝拉•布萊克。

她知道自己曾經有愛過道夫——哪怕只是一點點。她以為自己會安分守己,卻沒發現雷斯壯女主人的枷鎖太沉重,她必須尋求刺激。太無聊了,大宅裡的一切都一板一眼,道夫自她嫁進後沒跟她說超過十句話,家庭小精靈們也不敢和看似陰鬱的女主人相處。

她開始每天親吻日漸黯淡的黑魔標記,彷彿這帶有他的餘溫。雷斯壯家族祖傳的戒指早在她被帶進阿茲卡班當天滾落到路上某個骯髒的下水道裡,不留痕跡。她覺得自己失衡了,已經變成面目全非的另一人,但她不願意從這場歡愉中醒來,害怕離開這個純粹的世界。

——催眠般為你沉溺。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elizabeth136 說不上為什麼,感覺這篇更自然欸原版情感感覺比較流暢......w

渡鴉 @hrafn6182

2
@jadeite

因為這裡的貝拉形象,開始慢慢跟我們記憶中電影或書本描述裡讀到的她重疊了,清醒的同時卻也瘋狂。等她再離開阿茲卡班,完全就會是我們認知當中她應有的樣子,無畏無懼,是黑魔王最忠誠的信徒。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3
@jadeite
哈哈,這篇情感比較真摯,只是自己重看發瘋(?)部分會覺得尷尬…於是刪了

@hrafn6182
意外吊出巨佬!
巨佬:出優質文並且有知名度的作者(至少我早就知道有渡鴉這號人物啦,久仰大名:P

我已經笑出猴子叫聲了…
更新:變成老佛的魔性笑聲「欸嘿嘿」了

渡鴉 @hrafn6182

2
@elizabeth136

六爻先說大人物,你又提了什麼巨佬。我到底在你們眼裡是個什麼形象......(。

但是第二篇瘋瘋的感覺確實比較還原人物,反正這對主僕不瘋魔湊不到一塊去的,食死徒嘛,玩得怎麼開都不為過。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2
@fongfong1234 @jadeite @uoona @hrafn6182

粉絲小禮物,點擊下面藍字
開聲音看讓我笑出貝拉雞笑的影片
B站影片,不喜歡者請自動避雷
要看的請開聲音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elizabeth136 哈哈哈哈每天都有人死去,阿瓦達索命!

雪倫不咕 @elizabeth136

2
@jadeite
這種影片看久了(尤其彈幕又開著的狀況下會被中國翻譯帶亂喔

奈威的People died every day這句我覺得很好聽!

偷偷問一句,講這個算歪樓嗎?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