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里諾.奎若】沉沙之戟與木衛二的殘冰(14樓完)

發表於
蒜頭教授

──從那以後,他就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害怕學生,害怕自己教的科目…...
 
「奎里諾.奎若」──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https://www.hpfl.net/forum/thread/27082
譯者:草原跳的羊harryptweb

 
 
沉沙之戟
 
奎里諾.奎若從小就是個很聰明而文靜的孩子,爸爸媽媽是難得的巫師與麻瓜結合後婚姻幸福美滿的佳偶,是支持戀愛自由衛道人士們舉例時最喜歡的案例。
 
身為麻瓜的媽媽總是溫和地笑著打點著一切家務。作為走入巫師社會的麻瓜,能理解雙方社會文化的媽媽,向與麻瓜婚姻失敗失婚的女巫們伸出援手,建立了婦女的姊妹會。奎里諾時常會在媽媽的姊妹會上朗讀新看的異國物語,或是跟著媽媽們做些主婦工藝,然後收穫夫人們的讚美。
 
媽媽看上去是如此的幸福,小小的奎里諾卻知道,媽媽並不快樂。為了守住夫家的秘密與異常,奎若夫人婚後幾乎和娘家與朋友斷了聯繫,社交生活只剩下姊妹會的媽媽們。然而,即使是曾與麻瓜結婚的女巫們,也不真正能理解身為麻瓜的奎若夫人的想法或感受。雖然奎若先生待奎若夫人不錯,奎若也不是什麼講究純血的世家,但對于不是麻瓜出身而是麻瓜的奎若夫人,親戚朋友們還是有不少微詞。
 
奎里諾能敏銳地感覺到,媽媽睡前向自己描述麻瓜世界時,聲音裡藏著濃厚的懷念與遺憾。
 
受到憧憬著魔法又懷念著麻瓜世界的媽媽影響,奎里諾學習了麻瓜世界的常識、熟讀了爸爸書房裡的魔咒書籍,在殷勤盼望下等來了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或許是因為,奎里諾深深喜愛著,能為生存在小小世界裡的自己帶來新風景的書籍,奎里諾分屬到了鷹翼的庇護之下。
 
嶄新的校園生活,如同奎里諾期待般充滿著知識,但也有著不如人意的一面。在同學之間朗讀是吸引不到朋友的,沒有和媽媽們之外的人交談的奎里諾,無法順暢地和陌生人打交道。偏秀氣的外表、文靜的氣質、男生普遍沒興趣的壓花嗜好,轉眼之間,奎里諾便成為了青春期男孩們捉弄的對象,為了平穩地度過求學生活,只能拚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為什麼是我遭遇這種事?總有一天我要你們好看!
 
奎里諾內心不平的想著,想起媽媽姊妹會裡的談話、想起在家族裡受白眼的媽媽。
 
果然魔法才是一切!強大才是一切!擁有魔法的女巫們,只要想要便能開始新的生活,而愚蠢的麻瓜們就只會無用的猜忌、害怕,即使想掌控他們的妻子,也只能無計可施的乾瞪眼。媽媽也是,如果能強大一點、會魔法的話,也不會總是被說閒話。
 
我如果更強大一點,他們就不敢欺負我了!
 
在又一次的尋回私人物品之後,奎里諾憤憤地想著,更加地加倍用功。
 
奎里諾如同沙漠裡的旅人渴水般渴求著知識與力量,此時映入他眼簾的,是黑魔法防禦課堂上說過的黑魔法。
 
奎里諾的成績與表現使他順利拿到了教授的批條。
 
進入禁書區,奎里諾感覺自己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黑魔法的精妙強大與變幻莫測的獨特魅力,令奎里諾沉醉不已。
 
然後,在一次的閱讀中,奎里諾看到了關於佛地魔的文獻。
 
太帥了!大家都不敢直呼其名!多麼地威風!
幻想著同學們都對自己恭恭敬敬,不敢亂取綽號,甚至不敢直呼姓名,奎里諾就大感痛快。
 
如果……我能找到那位大人……能讓他教授我黑魔法的話……!
 
雖然還有一點點幼時媽媽閉門不出的記憶,入學前佛地魔便失勢了的奎里諾,單純的如同做著英雄夢的少年般嚮往著佛地魔的強大。
 
這樣的英雄夢開始變得更加清晰而可及是什麼時候呢?大概是由因慈恩來應徵了麻瓜研究,鄧不利多校長准許了自己轉任黑魔法防禦課教授的請求那一刻起吧?
 
雖然慈恩其實就是個親近麻瓜的怪胎,根本不真正了解麻瓜。管他呢,反正比起連選課的學生們都不怎麼在意的麻瓜研究,當然是當黑魔法防禦課教授更好呀!
 
四下無人之時,奎里諾輕蔑地哼笑了一聲,開開心心地收拾著行李。淨空麻瓜研究學辦公室後,奎里諾準備好好的去遊歷一番,作為自己上任的慶祝。
 
下次再回英國,就是八月份了吧。話說打倒黑魔王的哈利波特是今年入學吧?我真是太幸運了!不知哈利波特會如何與我切磋黑魔法呢?
 
這樣的幸福感在奎里諾真的發現了佛地魔的蹤跡時漲到了最高點,奎里諾萬萬沒想到,這之後竟是萬劫不復的夢魘。
 
被強佔軀體的痛楚、逐漸腐敗的身軀,禿了的光頭與醜陋的臉孔,使他不得不包起古怪的包頭、噴灑有驅魔效果的大蒜汁液,延緩身體衰敗並令人對自己退避三舍。
 
奎里諾曾多次的反抗佛地魔,然而,比起虛弱的佛地魔,奎里諾的力量還是太弱了。被隨時隨神監視、奪取身體的控制權,為了抵抗體內的佛地魔便已耗盡力氣。
 
奎里諾重拾了自己最厭惡的,剛入學時結巴的說話方式。明明是渴望能夠使世界對自己刮目相看,並注意到自己,卻不得不再次掩藏。哈利波特不如預期那般厲害,石內卜又對自己糾纏不休,最後,隨意一位學生都能欺負到自己頭上,面對衛斯理家的那對惡棍,甚至不能回以惡咒。漸漸的,奎里諾內心充滿了怨恨。
 
如果不是不能引起注目,真想拿他們試試酷刑咒!
 
瞪著一蹦一跳離去的衛斯理雙子,奎里諾雙目微凸。長期肉體與靈魂上的折磨,加上惡魔的低語,已使他漸漸失去了道德感。
 
聖誕節之後,身體腐壞的情況更加嚴重了,被影響到的佛地魔開始慫恿勒令奎里諾去狩獵獨角獸。然而,狩獵獨角獸,卻被人馬們阻礙了。
 
「廢物!都是廢物!」
大發雷霆的佛地魔又開始折磨奎里諾,敢怒不敢言的奎里諾捏緊了自製的大蒜汁,手背浮現了猙獰的青筋。大蒜的驅魔功效其實很微弱,根本不足以對佛地魔的惡靈造成影響,但卻是奎里諾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繩索。
 
「是啊,石內卜看上去確實不像個好人,是嗎?他像一隻巨型的大蝙蝠到處亂飛,對我們倒是很有幫助。有他在那裡放著,誰還會懷疑可——可——可憐的,結——結——結結巴巴的奎若教——教授呢?」
最終之日,奎里諾大笑著如此回答了那個活下來的男孩的疑問。可是,卻連他自己,都說不清自己扮成結巴,究竟是希望不引起注目,還是希望引起注目。
 
出於連自己也說不清的情感,即使明白對方是在拖延時間,奎里諾還是細細說明了一切的原委。口中炫耀著有佛地魔當靠山,卻連自己也不曉得能信任這個靠山幾分,奎里諾比任何人都明白,現在的自己是多麼地害怕這次的任務失敗。
 
為什麼你就能得救?為什麼只有你!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當身體開始崩解風化,難以言喻的痛楚蔓延全身時,慘叫聲中承載著奎里諾的質問。
 
最後映在奎里諾眼底的,究竟是什麼呢,意若思鏡?
 
奎里諾忽然想起,久遠以前媽媽的話──
 
「奎里斯(Quiris),你知道嗎?麻瓜的哲學家尼采有句名言:『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那時媽媽說的深淵,究竟是什麼呢?
 
奎里諾來不及思考,便失去了能夠思考的頭顱。
 
看看我。救救我。
 
死前,奎里諾說了許多佛地魔的話,但也許,真正想說的話,卻一生也未曾說出口。
 
 
----------------------------------------------------------------------------------------------------------------------- 
*Quiris:奎里諾(Quirinus)的變形暱稱,薩賓語中矛的意思。
 
 
目錄
主樓:沉沙之戟(原著向)
 
#1 木衛二的殘冰
【你的故事】奎里諾.奎若篇《不存在的月光》聯合活動番外)
(如果沒有被蝴蝶的劇情......)
 
#2 - #13藍色人群裡的月亮暗面
(【你的故事】奎里諾.奎若篇,仙人掌貓 @uoona 授權校稿轉載)
 
#14 蒜頭的正確使用方法(補充,本文完。)

主樓-14樓屬於正文主樓到14樓屬於正文主樓到14樓屬於正文
樓主正在努力快速占樓中請稍等,並於第15樓起開始留言回饋謝謝


文樓施工完畢,歡迎踴躍留言回饋~

@uoona
請來發表一下聯動感言~~~(遞麥克風
8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57  1090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木衛二的殘冰----【你的故事】奎里諾.奎若篇 聯合活動番外
 

*此篇番外沿用仙人掌貓uoona的設定

 
──偏離了宇宙運行的航道走向黑洞的天體,究竟是如何呢?我想,也只有你知道了吧。
 
學期末,目送學生們全安然地上火車後,鄧不利多私下約了孚立維。
 
「菲力斯……你對奎里諾了解多少?例如,你知道他還有哪些親友嗎?」
「嗯……奎若先生我曾見過一面,是一位和善的紳士,似乎和奎若夫人感情也不錯……」
菲力斯看到一旁整理好的奎若的行李箱,魔杖則因調查不在其中,心有所感地回答道。
 
然而,鄧不利多搖了搖頭。
 
「奎若先生與夫人似乎已經……而奎里諾的其他父族幾乎都拒絕接收他的遺物,母族則是沒有人知道聯繫方法。他在學時有什麼特別要好的朋友嗎?我希望……這些物品至少能送到珍愛它們的人手上。」
 
孚立維想了很久很久,然後終於想到了。
 
「奎里諾一直是個靦腆、敏銳而聰明的學生,一直更喜歡一個人……但是,雪倫.布朗小姐曾經和他十分要好。」
「雪倫.布朗是嗎。」
鄧不利多也想起來了。曾經的雪倫.布朗,無法闖過普等巫測大關而退學,鎮靜劑全無效果,龐苪悔恨的神情還歷歷在目。
「我明白了。」
鄧不利多送出了貓頭鷹。
 
 
一棟白色與淺草綠的斯特亞特風格小屋前,雪倫正在照顧著花園裡的藥草。經年下來為媽媽打下手的雪倫對照料藥草們早已游刃有餘,即使已不太會使用魔杖,山毛櫸木、獨角獸毛的夥伴仍忠實陪伴。
 
爸爸是葛萊芬多、媽媽是赫奇帕奇、我算是半個雷文克勞,家裡的圖騰卻是蛇杖呢。雪倫站起身來清潔雙手、理了理巧克力色的長髮,走向屋子,看著大門上的圖騰不知第幾次的玩味著。
 
說起來,那時候奎里諾就是這麼說的呢。雪倫想著,泡了杯花茶,這是和奎里諾在一起時最常喝的飲料。
 
早晨做完工作後的雪倫直到黃昏前都是自由時間,五年級那時的自殘似乎在父母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從此堅決不讓雪倫太過操勞。悠閒的雪倫拿出了一本雜誌翻到占星的那一頁,一句話驀然進入了雪倫的腦海。
 
「木衛二上覆蓋著冰雪,我是木衛二。」
 
天文課上奎里諾如此耳語道,那是雪倫最接近奎里諾的時刻。
 
那時你我還是學生。
 
雪倫依稀記得奎里諾提醒著自己別太過著迷於一飲生死水的話語、作業被褒揚時的得意、偷偷溜進禁書區的模樣、為自己對抗史譏的英姿──
 
但是分離了再度緬懷時,卻不得不承認,自己一點也不了解對方,甚至連名字都只能在心裡偷偷叫。
 
我,的確是你的友人吧?雪倫面對學生時期唯一交往較密的同學,無數次的在心裡發問。直到退學之後,兩人逐漸拉開了距離,遙遠的時光開始泛黃而模糊,新的生活覆蓋而上。
 
然而最近,雪倫開始頻繁的想起奎里諾。
 
大概是因為這枚押花吧。雪倫心想。押花靜靜地躺在手心中,記錄著前去旅遊時他興奮的心情。
 
「聽我說,布朗,我想做的、我渴望的就是被世界看見,所以......別阻止我,好嗎?回去吧,回去,雪倫。」
那時奎里諾的手有點冷,表情堅決。1991年七月中,那是兩人的最後一面。
 
之後一隻雪白而優雅的貓頭鷹飛來,帶來了只餘下灰燼的故事。雪倫看著那本奎里諾滅火時另一手曾拿著的《英國麻瓜之家庭生活與社會習慣》,灰藍色的眸中流下了灰藍色的淚,宛如哀悼著木衛二的殘冰。
 
而這,也是奎里諾.奎若辭世後,唯一為他流下的淚水。
 
 
 
雪倫塵封的回憶錄
 
(一)
 
「奎若,這些我會了,我們去跟大魷魚玩好不好?」
 我懶洋洋的揮了揮魔杖,噴出一點一點小火花。你一下子就用水水噴滅了落在地上的小火苗們。
「其實你想燒掉這裡對吧?」
你手裡抓著一本《英國麻瓜之家庭生活與社會習慣》一邊滅火看起來很忙碌很好笑。
 
三年級時,你在之後都沒有課堂的時間教我麻瓜研究,也不算是「教學」,實際上是「細節補充」,畢竟我也是典型的雷文克勞,分院帽說的。
「我是蠻喜歡的,還有我畢竟還是比你懂一些吧。」
「唉不是啊!這句話很欠揍啊!」


地板們有一點可憐,有些地方有一點黑了,不過,也沒有很嚴重啦。
 
 
(二)
 
我看見你的興奮、畏懼與期許,甚至是強大將要滿溢的渴望。
你穿著藍褐相間的學院袍,在課室與課室間奔跑,同儕推擠你的胸膛,你開始說不出話。

而我的腦海浮現一個毫無理由的場景。

你站在禁忌森林裡,滿足地想像那個人來到的樣子,你就能夠變的強大。你的模樣沾染了很多灰暗,我想,那是瘋狂嗎?

我很快回到你這裡。身為學生,你安靜的坐在圖書館角落閱讀黑魔法防禦相關書籍,專注的模樣之閃耀,那是你少部分會呈現出的光芒,讓我也發光起來。

有時候被嘲笑後,你會在課間現身於禁書區,翻閱一些黑乎乎、不太友善的書,我不是很理解。

你在環遊世界時似乎很高興。自由而且柔軟,像偶爾在書頁裡專注的時候、玩押花的時候,我很喜歡這時熠熠生輝的你。
 

(三)
 
你很難得的沒在看黑魔法防禦術的理論或禁書區的書,正慢慢的翻著麻瓜研究的書,寧靜悠閒是你現在的心情。
我慵懶地半趴著桌面,抬頭凝視著你,你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又繼續研讀。

「奎若,等一會兒去廚房拿點心吃,如何?」
「喔,好啊,不能在這,待會去外面吧。」

 願時光凝結於此。
 

 
 之後
 
1993年雪倫帶了一捧黃玫瑰,去了奎若父母墓地之後的空墳。
 
「力量是用它所戰勝的事物來衡量的。」
 
小小石碑上刻著的,是奎若隨身帶著的押花書籤上書寫的話。
 
「我要結婚了。」雪倫輕聲說道。
「你知道嗎?在我答應和他交往前,老爸的貓頭鷹竟然見我就啄!啄好幾下!是怎樣啦!」
「都是你啦!那麼早走,結果新娘的親友席還得靠老爸老媽的朋友充數。不過普瑞……喔不對,該稱呼衛斯理夫人了,即使有一堆孩子要照顧,還是來幫我忙了。很奇怪對吧?其實我跟他們都沒有很熟啊,我值得被那麼親切地對待嗎?不過,真的因此得救了就是了……」
在找到能一直陪伴自己的人之後,雪倫終於能像過往一樣的和奎若說話了。絮絮叨叨地話了家常後,雪倫撐起了傘。
 
天空正好下起雨來,奎若的墳前依舊只有一位訪客。
 
和當時一模一樣。
 
我失去了一個唯一那麼靠近、陪伴對方很久的朋友。我曾經是那麼孤獨。
但是,現在我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被清潔乾淨的墓碑雨中靜靜佇立,雪倫留下捧花,大步向前。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你的故事】藍色人群裡的月亮暗面 


作者:仙人掌貓 @uoona (已授權轉載) 


你一生的故事


我看見你的興奮、畏懼與期許,甚至是強大將要滿溢的渴望。
你穿著藍褐相間的學院袍,在課室與課室間奔跑,同儕推擠你的胸膛,你開始說不出話。


而我的腦海浮現一個毫無理由的場景。


你站在禁忌森林裡,滿足地想像那個人來到的樣子,你就能夠變的強大。你的模樣沾染了很多灰暗的,我想,那是瘋狂嗎?

我很快回到你這裡。身為學生,你安靜的坐在圖書館角落閱讀黑魔法防禦相關書籍,專注的模樣之閃耀,那是你少部分會呈現出的光芒,讓我也發光起來。

有時候被嘲笑後,你會在課間現身於禁書區,翻閱一些黑乎乎、不太友善的書,我不是很理解。



你在環遊世界時似乎很高興。自由而且柔軟,像偶爾在書頁裡專注的時候、玩押花的時候,我很喜歡這時熠熠生輝的你。


可是大部分時間的渺小微弱的神情,令我心痛,你是擁有天份而心思細膩的男子,從課堂的問答、報告裡靈敏的思辨,我都能看見,你看不見嗎?

你坐在交誼廳的扶手椅,羽毛筆沙沙,標上星象圖中星星們的名字。我不禁猜想你是哪一顆。


雷文克勞的駐塔幽靈曾跟我說過不能干涉過多你的事,我是拯救不了你的。


占星塔上,我們聽見教授講解木星衛星的名字,木衛二上覆蓋著冰雪,你悄聲對我耳語,你是木衛二。


然後,都是我生病休學後聽說的了。


我望著你站在教室裡教導學生,你的頭巾始終掛著,像束縛你的繩,那些謠言是怎麼回事?我難過的低下頭。


整個世界都燃燒了起來,那位傳說中的哈利波特碰到你了,你腦後的那個偉大的人離開了你,你好無助,還記得你跟我說過他是如此神奇的存在,可以讓你輝煌起來,被世界注目、得到賞識,可以不再是渺小的那個自己。

那天陽光斜照進溫室,照著你平靜的臉龐,靦腆而哀傷。我的制服上也沾染了光,就像一切都充滿希望。


我該怎麼做?


『奎里諾,如果你能看見並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會選擇踏上這個注定發生的未來嗎?』

你的孤獨我是知道的,你知道嗎?

我總是注視著你、跟隨著你,因為我們都一樣孤獨,它像幽靈一樣,跟著我們走到世界盡頭。

然而,你慢慢偏離了宇宙運行的航道,走向黑洞,我是如此無奈與不捨可是,


這是你一生的故事,不是嗎?


只是我不願你孤身一人。
我不願。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那時你我還是學生



你穿著雷文克勞學院袍的某些時間點,是少數還沒有口吃、畏縮、發抖的那個時候。

我與你待在沒什麼人的交誼廳,一起看書、下巫師棋、多多石,研究課本。我們還沒有太多魔法的基礎,卻都因為個性使然而很早就開始邊緣。

你是因為靦腆與太敏銳,我是太文靜與太自由,即使我像你抱怨這有什麼不好,我都看的出來,你淡淡的微笑下,是滿滿的不開心與不甘。

不甘心,因為你其實知道,自己有一定的天賦,你很聰明,我是了解的,我只是沒有透漏。

你蠻常研究黑魔法防禦這科目,雖然我不理解你為何如此,我比較常研究天文學與魔藥學,可能一飲活死水會讓我更愛睡覺?

這時你還有溫暖人的功力,勸說我不能亂喝,因為喝下去就陷入安眠了,你怕我醒不過來。

我暗暗捏了捏同樣顏色的制服裙角,偷偷在心裡問:

           這是不是代表,我是你重要的友人。


在大餐廳的桌邊有貓頭鷹來信,原來是預言家日報,我喜歡用完餐慢慢走回自己的宿舍(或是上課前的教室)再閱讀,我發現你會想立刻讀,感覺你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讓我想笑又疑惑。



我是不了解你但是,是待過你身邊的人。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中世紀歐洲巫師會議』這篇論文你寫的細緻,被稱讚了的你,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快樂了好一陣子,我也快樂,因為你。

你的噩夢剛剛開始,我那時還沒有意識到。

這時你越發投入學術,《試論麻瓜為何需要用電》這篇報告,因為你說你的雙親有一方是麻瓜,因此也多少更熟悉些,我不太曉得,大概是因為我是純種的緣故。

可是我認為重點是你寫下的個人看法,畢竟,你是聰明的啊。

那些說你神經質的人,有幾個我用計報復回去了,不過我不敢動作過多。
倒是你沒什麼反應,然而我明白,你非常在意。

你喜歡清淡些的食物,不過有一些小甜食你也喜歡,像甘草魔杖、大釜蛋糕、二、三年級回來時霍格華茲特快車上的南瓜餡餅,我都幫你拿了一些,這是你快樂的時刻。

而那些不好的時刻,我都盡量陪著你,即使我開始意識到許多不對勁。

你築起了城,將自己包裹其中,除了保護自己,自二年級起,一點一點的累積情緒、思想,還有黑魔法理論。


院際舞會是你後期少數的笑容,好像不是跳舞而讓你愉快。你看,那個葛萊分多的衛斯理是不是很有趣又怪異呢?聽說他們家是純種叛徒、總是對研究麻瓜的事物很感興趣。
 
那個史萊哲林女孩,長得精緻,表現不錯,還蠻照顧姊妹的,就是個性偏執、相當純種至上主義。


五年級時,麗塔.史譏在活米村嘲諷我是畏縮懦弱怪人的女朋友,還說要寫成報導拿去宣揚,你的赤楊木魔杖猛的一轉將她擊倒。

這件事引起了一點點討論,只有我以你為傲,我希望你知道,你值得被讚揚,你才不渺小。


可是我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你走偏得很遠了,
奎里諾。

普等巫測前夕,我生了一場心理壓力的病,鎮靜魔藥沒有效,之後休學,這事件沒什麼學生知曉。

你一臉落寞,然後,那些事情一一發生。


我不希望是這個局面,奎里諾。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我於十八歲時在麻瓜世界的街道上遇見茉莉.普瑞,她說道亞瑟.衛斯理是她老公、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關於,奎里諾.奎若,這個名字的出現。

      『奎里諾.奎若,你雷文克勞的朋友啊,最近聽說發表了幾篇黑魔法防禦理論,然後去旅行了喔!他給了我押花要送你,要我跟妳問好。雪倫(Sharon),妳們感情真好!』

      『不用理那個笨蛋記者啦!你們是朋友,我了解的。不用客氣,妳要多吃一些喔!太瘦了!』



        這本該是如此安寧的,大家進入下一階段的期待與興奮都在臉上發亮,沒想到之後會成為這樣。

      你往下墜,而我正在起飛。

     

      二十二歲的我走出浴室,巧克力色的長髮正討厭的滴水,休閒的著裝,享受除了濕透的頭髮之外的悠閒。
      一抬頭,彷彿看見你端正著身子,穿著教師長袍,有自信的向我走來,靜靜地笑。

      可是我聽到傳聞的你不可能是如此。我都有追蹤魔法界的事物,包括你。回不去了,這一切都太慢又太快發生。

      我止不住灰藍色的眼淚。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布朗(Brown)?布朗!起來了,別睡了。』

那是一個有陽光的午後,卻也有涼風,我趴在圖書館窗邊的位子睡著了,你叫我起來。


我們是只稱姓氏的朋友,我只敢在這裡呼喚你的名字。


你很難得的沒在看黑魔法防禦術的理論或禁書區的書,正慢慢的翻著麻瓜研究的書,寧靜悠閒是你現在的心情。

我慵懶地半趴著桌面,抬頭凝視著你,你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又繼續研讀。

『奎若,等一會兒去廚房拿點心吃,如何?』
『喔,好啊,不能在這,待會去外面吧。』

願時光凝結於此。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我忘了說,沒想到你在壯遊時遇到了母夜叉,之前學生時期的你都還是靦腆而有點太緊張性格的,可是聽說你當教授後,為何被謠傳成那樣子?怎麼會害怕成那種程度?

是的,我在這裡活得還不錯,沒念完的書補念就好,只是要適應一些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反正我也修過麻瓜研究。

某天我去倫敦,遇到了衛斯理,茉莉阿姨不再姓普瑞是什麼感覺?

我擔心你,只是無奈又無力,雖然我還是答應跟衛斯理夫妻吃頓飯。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陽光特別晴朗,下午第一堂課我翹課坐在湖邊玩著冰涼的湖水,摸摸大烏賊,覺得愉快舒適。

結果你沒有來找我,幾天後才知道你在禁書區研究。我認為今天天氣很好,就算是我頗喜歡的占卜學我也不在乎。

也想將報告都放在一旁,我就這樣樂了幾天就被學院導師領走了,然後你也訓了我一頓,哈哈!


 
會那麼想念,是因為當教師的你不再是當年的你。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奎若,這些我會了,我們去跟大魷魚玩好不好?』
我懶洋洋的揮了揮魔杖,噴出一點一點小火花。

你一下子就用水水噴滅了落在地上的小火苗們。

『其實妳想燒掉這裡對吧?』
你手裡抓著一本《英國麻瓜之家庭生活與社會習慣》一邊滅火看起來很忙碌很好笑。


三年級時,你在之後都沒有課堂的空間教我麻瓜研究,也不算是「教學」,實際上是「細節補充」,畢竟我也是典型的雷文克勞,分類帽說的。

『我是蠻喜歡的,還有我畢竟還是比你懂一些吧。』
『唉不是啊!這句話很欠揍啊!』

地板們有一點可憐,有些地方有一點黑了,不過,也沒有很嚴重啦。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四年級升五年級暑假期間,你被我家人邀請到我家玩樂。
(『小雪倫難得有願意跟她當朋友的人,我們都很高興呢!這孩子啊,就是太內向了!』『媽、爸!』)

     好恐怖,有一種看女婿的錯覺。

你拿出課本《黑暗力量:自衛指南》想跟我討論的可不是正經的上課內容,是延伸的議題,很有趣。

『這裡面談到了煙幕咒,在決鬥中可產生防禦性的煙幕效果,有著自我保護的意思,所以,當人想保護自己時會製造一個無形的自我防護機制。』
你指著這頁的一個符咒,隨意的坐著。

『是的,我認為自我保護其實並不代表過度脆弱,只是一種警覺與防禦,就是人都會保護自己這樣。還有奎若,無論如何人們都該更重視自己啊。』
我一邊伸長了腿一邊稍稍暗示。


『嗯......我不知道呢,這是防禦性質的力量,能夠保護自己不被......欺侮不是嗎?我蠻喜歡的,自我保護是重要,能被看見不也是嗎?』


『保護自身與被世界看見是兩回事啊!也要同時進行呀!』


當我們差點要爭論起來時,爸爸敲了敲門。


『要不要享用點心呢?還有呀奎里諾(『為什麼叫名字啊!』),求婚不要太早喔!』

『這樣很煩耶爸!』我瞬間氣到臉紅透了,你挪位子離我遠了些,突然對地板有興趣起來。


 之後,爸媽用貓頭鷹悄悄的來訪麻瓜世界的我,表示知道奎若的事很驚訝、無奈,也很惋惜。我很無奈的表示我只把他當好夥伴,他亦然的回信之後,老爸的貓頭鷹竟然啄了我好幾下!是怎樣啦!



 所以我知道你教了一陣子麻瓜研究才轉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沖了一杯花茶,坐在書桌前凝視著自己的舊課本,嘆了口氣開始翻頁。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我去衛斯理家第一次作客時,比爾不久前才有了許多(也太多了吧!)兄弟,他們是私奔結婚的,所以我端坐著,望著他們忙碌加顧孩子還得跟我聊天,我滿是愧疚。

畢竟真是辛苦這夫婦倆了,還有......

   其實我跟他們都沒有很熟啊,我值得被那麼親切地對待嗎?

 
那頓飯吃得我坐立難安,很好笑對吧?
   
 
『布朗,那個惹人爭議被學校開除的葛萊分多學長成為鑰匙管理員和獵場看守,歐哥退休了。』

是杜平告訴我的,同學一場嘛,跟他在倫敦碰面就聊了一下,算是有禮貌的告知吧。因為在校期間我除了跟你稍微靠近了些以外,其他人我都沒怎麼交集。

普瑞......是衛斯理跟我說,她覺得我很孤立,我覺得她蠻敏銳的。

我目前住在麻瓜世界的愛丁堡,相當愜意,的確沒什麼事情,重心都在打聽你們的有趣消息。
   
最近我溜到破釜酒吧喝火燒威士忌,湯姆人很好,我還在那住了一晚呢!當然,我是搭騎士公車去的。


 
所以......你到哪裡旅行了?押花我留著,你放心。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我將桌旁的水瓶的花換成了千屈菜後,出門。

我不曉得你的身體是否從那個房間搬出來了,還是給你做了衣冠塚,把押花、旅行斗篷(我舊的,你送我的)放進去,我盡量討要回你的魔杖,也一起放下去了。

我帶了一捧黃玫瑰,希望你快樂一些。

    我失去了一個唯一那麼靠近、陪伴對方很久的朋友。

天空正好下起雨來。
我努力告訴自己臉龐不斷留下的液體是雨,神情麻木。


         我好孤獨啊。


1993年,我才不管什麼天狼星.布萊克越獄的事,我結了婚,對象是赫夫帕夫,那個在求學時期說喜歡我的人,你大概從沒聽說,因為這件事只有我和他知道,他隱瞞得很好。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0
『聽我說,布朗,我想做的、我渴望的就是被世界看見,所以......別阻止我,好嗎?回去吧,回去,雪倫。』

『奎里諾.奎若!』

   你的手有點冷,表情堅決,那是我最近一次真實的見到你。

    1991年七月中,我永遠記得。


     我是雪倫.布朗。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蒜頭的正確使用方法

 
大蒜營養價值高,主要在於其所含的蒜素和硫化物。大蒜有強烈特殊的氣味,但如果整顆完好的時候味道並不濃烈,只有當被切開、剁、拍打後,濃濃的刺鼻味才會出現,那是因為經過一些外力的破壞,通過生物化學反應,進而催化蒜氨酸分解產生蒜素,而當烹調溫度高於80℃時,蒜素容易被破壞分解,也就難以發揮殺菌抑菌的功效。
大蒜能預防動脈硬化、降血壓、中風,是保護心血管的優良食物;還有抗發炎、抗癌、提升免疫力、殺菌等功效。不過吃大蒜還要注意3件事,以免得到反效果。
1、不要吃快
大蒜剝開之後,可以先放一下,讓它接觸空氣氧化以後再吃,保健效果最好。
2、不要吃多
任何東西再好也不能一直吃。大蒜素會刺激腸胃,腹瀉及胃潰瘍患者要少吃。還有大蒜會產生風熱,吃多容易傷眼,有眼部疾病的人也要少吃。另因大蒜具抗凝血作用,服用抗凝血劑及手術前的病人也要避吃。
3、不要早吃
大蒜會刺激腸胃,所以最好不要早上或空腹吃蒜。

註1

 
*把切開的蒜頭,放在螞蟻的路徑上,或把蒜頭水拿去擦地板,螞蟻被過度擾亂以後,若是沒有其他的食物來源,便會漸漸搬離此地。註2
*取蒜頭30克,搗爛後加水500克,攪勻過濾,取濾液噴灑葉面,每天1次,連續噴3~4次,也可以用毛筆或牙刷把蒜液直接塗在上面,可治白粉病和黑斑病。把蒜頭搗碎灑於盆土中,還可以殺死蚯蚓、螞蟻和線蟲。另外用用蒜頭水擦拭家中地板,還可以除蟑喔。註3
 
註1: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6037/3814197
註2:https://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22339
註3:http://photo.whps.tp.edu.tw/ding/schoolbook/41/01teachers/41-01-g.htm

 
第一篇(主樓)
是原著裡的奎若……如果有追 不存在的月光 ,比較兩邊的差異便能發現達安娜這隻小蝴蝶的影響力有多少w

第二篇(1樓)
是原著的後續,假如奎若曾經擁有……
以及作為曾經的老師們、長輩,教授們會如何呢?

第三篇(2-13樓)
是 仙人掌貓 的回溯,如此走向絕路的大好青年,他的求學之路為何?

最後,對於蒜頭,附上最客觀的資訊。
 

隨著雪倫大步向前,木衛二殘冰之歌迎來尾聲,天體們持續運行,明天一如既往的來臨。
 

仙人掌貓 @uoona

2
@jadeite

(拿麥克風

我對不起雪倫!!!
但是他與她被我塑造的超好!

好憂傷又寧靜又壓抑,這個角色有一種補足了的感覺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