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自)選擇

發表於
!注意!
本作為天自
主時間軸由1996年神秘部門大戰後開始
可能不自覺用了一些中國大陸的翻譯,敬請見諒
不定期更

聲明:
大家好,我是海莉。我對於發文前沒有仔細留意版規和被他人指證後沒有作出合適的修正而感到非常的抱歉。我在此感謝所有指證和鼓勵我的前輩。抱歉之前的違規問題和再次感謝指證我的人,現在附上正文的第一章,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夜空下,淺金色頭髮的女子臥在草地上。身旁銀白色的大狗,彷彿明瞭女子心中的孤獨,安慰似地,蹭了蹭女子。女子輕輕一笑,卻未及眼底。抬著頭,仰望天上星星。除了大狗,就只有滿天的星宿陪著她。而一直等的他,卻遲遲未到。
我恨你,因為我等了你一輩子。
我愛你,所以我等了你一輩子。

等了你這麼久,我應該繼續等嗎。
前進,或停留,每一天的例行選擇題,每次都用上不知多久的時間抉擇。
我累了,卻往往是天生的倔強和不服氣,每一次都使我選了停留。
可是,一次次的失望,讓我越來越困惑。那些選擇,我都選對了嗎。
我期望你會告訴我,我都是對的,偏偏你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行動表示,前進,對我更有利。
我討厭自己的無緣無故的固執、自己不知為何的堅持,像個聖人一樣,寬恕你的一切;也討厭自己的不爭氣:哥哥常說,我們想要的,就會得到。不得到,不放棄。你,是個例外嗎?是我永遠都得不到嗎?
無論我多麼努力,你和我都是兩個世界的人。明明很清楚,還是傻傻地等下去。
努力,有用嗎?我很努力,但是怎麼沒有成果?
我是不是很愚蠢?我是不是很食古不化?我是不是做錯了?或許,我應該放棄?
你知道嗎?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對於以前的一切,我以為我做了個美夢,誰不知,那連惡夢也不算是。夢,好歹也經歷過。這,卻只是鏡花水月,是一個幻象。
前還是後,進還是退,答案明明很明顯,卻還是躊躇不前。
或許,這些無理,是因為,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是那個在我哭的時候安慰我、迷路的時候,牽著驚荒失措的我離開的男生吧。
我眷戀你擁抱的溫暖,迷上你手心的溫度,所以不爭氣,明知吃虧,還不放棄。
可能,我心底裏,還是希望你永遠都是那個,溫柔的、暖和,讓我叫你哥哥的你。
我,還會等到你嗎

第一章
車站,一個身穿天藍色長裙,藍色高跟鞋的金髮女子,提著手提包下車。她彷彿在找甚麼人一樣,左右探頭,之後,便迎上一名不知何時出現的銀髮老人。
「鄧不利多教授,很久沒見了。」女子說。
「親愛的艾蓮娜,很高興見到你。我已經不是你的教授,你直接叫我阿不思就好了」鄧不利多教授說。「想不到過了這麼久,我寄你信,你還會回覆我。」
「東方有句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更可況教授您教了我足足七年呢。我現在也不叫我爸爸的名字,我還是叫回您鄧教授好了。」
「艾蓮娜,你過獎了。我沒甚麼特別的,只是比其他人多活幾年,資歷較深而已。」
「教授,您還是那麼謙虛。」「不過,教授您在信上提到想要的幫忙,是關於甚麼?」她問。
「艾蓮娜,我能不能相信你?」鄧不利多教授突然改變語氣,問了一道看似不相關的問題。
「教授」,艾蓮娜笑了一笑,繼續說道,「馬爾福不需要第二、第三個錯的人。」
旁人或者對這些話一頭霧水,可是很明顯的,鄧不利多教授聽懂了。他笑了一笑,點了點頭,領著艾蓮娜,離開了車站。
*
兩人來到古里某街,可能是登記上的問題吧,那裏沒有十二號,十一號的旁邊便是十三號了,這裏的居民也對此習以為常。
艾蓮娜像是察覺了甚麼,回頭看了看鄧不利多,鄧不利多彷彿明白了她的意思,點了點頭,伸手從口袋拿出一張紙。
艾蓮娜探頭看了看紙,紙上寫著「古里某街十二號」。鄧不利多見艾蓮娜看完,從口袋裏抽出魔杖,點火燒起紙張。
艾蓮娜再次抬頭,十一號和十三號中間不再沒有東西,一間房子冒出,門牌上寫著「古里某街十二號」。兩人推門進去,悄聲無息地避開門口的畫像,來到最高層的其中一間臥室。沿途,鄧不利多向艾蓮娜解釋:「天狼星在昨天的神秘部門被人詛咒,我們不能解咒,恰好你對這方面有研究,你們以前的關係又不錯,所以請你來幫忙。」可止不錯,艾蓮娜心想。鄧不利多替艾蓮娜推關大門,說「賽佛勒斯也有幫忙,可是連他也束手無策。」
鄧不利多看起來覺得這個消息會讓艾蓮娜感到驚訝,不過艾蓮娜只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一股尷尬的沉默瀰漫開,幸好他們已經見到天狼星了。
天狼星沉睡著,賽佛勒斯和雷木思都在房間裏面。一個對著天狼星發出一個一個的檢測魔咒,一個擔心地看著天狼星。
艾蓮娜朝兩人點了點頭,再向天狼星的方向看過去:天狼星的頭髮比以前長了,也亂了;他的臉和以前很不一樣。如果說以前的他是以不羈和叛逆的態度而受女生歡迎,現在的他多了一種世故和歷練的氣質。阿茲卡班的十多年果然影響他不少啊,艾蓮娜想。
「艾蓮娜,布萊克他一直昏迷不醒,我們找不到任何方法幫他。貝拉用的可能是布萊克一些祖存的詛咒,我又不能找水仙,你可以幫忙吧?」賽佛勒斯問。說罷,用埋怨的眼神看了鄧不利多一眼,身旁的雷木思也擔心地看了一眼艾蓮娜。
賽佛勒斯是魯修斯和艾蓮娜的多年好友,自然明白艾蓮娜此時的處境:她的親哥哥已經因為他們被關進阿茲卡班,馬爾福是大家眼中的食死人;也明白艾蓮娜和天狼星的關係。雷木思是艾蓮娜上學時,除了賽佛勒斯和莉莉以外基本上最好的朋友,自然也知道艾蓮娜對天狼星的感情。
艾蓮娜點了點頭,她完全明白他們在擔心甚麼。她抽出魔杖,念了個檢測咒,立馬發現了天狼星的問題。她念出一段兀長的咒文,一陣溫暖的紅光包圍了天狼星昏迷中的身子。
她收起魔杖,示意其他人離關房間。
「他很快就會醒的了,醒了後還要喝一段時間的魔藥。」她說。
「太好了,謝謝你,艾蓮娜。」鄧不利多看了看錶,說,「這個時間,哈利和他的朋友也應該快到了。」
聽到這句話,賽佛斯斯的臉黑了起來。他還沒來得及說些甚麼,門口便被打開了,畫像被吵醒,也開始大叫起來。
雷木思衝下樓,嘗試把畫像關上。艾蓮娜也看到了一個有著一頭亂髮和碧綠眼睛的少年。
說他是少年實在太過份了,他比一般的少年瘦弱多了,他的身高也比同齡矮得多。他應該就是哈利波特了。艾蓮娜心裏想。
她走下樓,向雷木思示意,讓自己處理畫像。她跟畫中的沃布爾加·布萊克談了一會兒。她們很明顯是認識的,因為艾蓮娜一走近,沃布爾加便一聲驚呼,離開了畫框。再走進來的時候,她的儀容應該是整理過了,不在是一個瘋婦一樣了。
她們談完以後,艾蓮娜一轉身,就被雷木思拉走。他們到了一個角落,賽佛勒斯也在那裏。
他問艾蓮娜:「你為甚麼會在這裏?你不應該答應鄧不利多,布萊克不幫也罷了。」
雷木思聽到這個句話,向他投了個不贊成的眼神,應該是不滿他這樣說天狼星。
艾蓮娜說:「我只是替馬爾福買一個保險而已。如果黑魔王贏了,那當然沒事,如果你們贏了,也要還我一個人情,某程度上是算保住馬爾福吧。」她又問:「我能和波特談談嗎?」
雷木思點了點頭。恰巧原本和哈利談話的鄧不利多和他談完了,離開了。艾蓮娜便上前,問哈利:「你好,我是艾蓮娜,能和你談談嗎?」她特意不告訴他自己的姓氏,因為她從德拉科,她的侄子得知,眼前的波特很討厭斯萊特林,尤其是馬爾福。不幸的,她兩樣都是。
哈利點了點頭,以為她是新的鳳凰會成員甚麼的。
「你長的很像……」「我爸爸,而眼睛像我媽媽,我知道。」哈利道。
「不」艾蓮娜搖了搖頭,「我倒是覺得你蠻像莉莉的。」哈利對這個比較特別的答案有點好奇,不過艾蓮娜沒有興趣繼續談論這個話題。她問:「你知道你媽媽的事情嗎?」哈利搖了搖頭,畢竟一般來說,其他人都是和他講他爸爸有多英勇,有多常對人做惡作劇等等等等。「她很友善,很聰明」,艾蓮娜回想起以前的事,「她平常喜歡到圖書館去,還喜歡吼你爸爸。」想到這,艾蓮娜笑了一笑,「所有教授都很喜歡她。不過,女生們倒是不太喜歡她。先不說你爸爸,莉莉本來長得漂亮,其他女生就妒忌她。還有你爸爸,他是萬人迷,很多女生都喜歡他,可是他喜歡莉莉,莉莉又不喜歡他。女生覺得莉莉明明喜歡詹姆,又吊著他不放,就不喜歡她了。」
「那你呢?」哈利問。
「我們雖然不同學院,但是挺友好的,平常都一起聊女生的事情啊、溫習啊這樣。不過如果你想知道莉莉小時候的事情,可以問賽佛勒斯,他們開學前就認識了。」
樓上的臥室傳來一陣巨聲。艾蓮娜跟旁邊的雷木思和賽佛勒斯說:「他應該醒了,你們去看看吧。」
「那你呢?」
「他才不會想看到我呢,我留在這裏好了。」
「天狼星醒了?我去看看他。」哈利聽到他們的對話,想要衝上去。
「哈利,天狼星剛醒,情況未必穩定,你先讓他們再看一看吧。」
「好吧。」哈利不情不願地答應了。
「哈利,我聽說你十一歲前一直都在莉莉的姐姐家住,是怎樣的?」
「他們不太喜歡我,要我幫他們做家務,達力,喔,就是我的表哥」哈利想艾蓮娜不知道誰是達力,補充道,「又常常欺負我。我不喜欺那裏。」
艾蓮娜點了點頭,說:「你有沒有想過為甚麼他們這樣對你?」
「他們不喜歡魔法。」
「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姨父和表哥不知道魔法,他們對魔法的認知某程度上是從你姨母上得知?聽莉莉說,她姐姐其實很疼她,可能她是妒忌莉莉,同時也覺得如果莉莉不是一個女巫,她就不用死?」
哈利點了點頭,他好像真的沒有想得這麼深啊……
「馬爾福,你跟我的教子談了甚麼?」
艾蓮娜歎了口氣,會這樣說話的人大概只有一個人—天狼星·布萊克吧。她轉過頭,反駁道:「我可以跟他說甚麼,我只是跟他說了一些關於莉莉的是而已。」
「你這個食死人會說甚麼莉莉的好話?我才不信。」
「布萊克,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是一個食死人?」
「你這個邪惡的斯萊特林當然是一個食死人!」
「斯萊特林不一定是邪惡的,你弟弟,雷爾都是一個斯萊特林。還有阿爾法德叔叔,他也是一個斯萊特林,難道他就是邪惡的嗎?想不到,你是這麼忘恩負義的呢。」
說罷,艾蓮娜離開了這棟大宅。
她沒有聽到的是,哈利的問題:「她真的是一個馬爾福嗎?她跟德拉科·馬爾福和盧修斯·馬爾福很不一樣啊。」,還有天狼星那弱弱的回答:「你,說得對……」

電梯:
第二章:#11
第三章:#12

第一次發文,有點害怕,希望大家喜歡。
3

本文作者

  • 複雜魔法修習者
  • 75  1110

弗洛 @goldenrainbow

5
@Enola
打擾樓主了,想請問有仔細看過版規嗎?
(置頂文應該是蠻容易看見的吧‼️)
若有的話,您應該是可以看到上面寫著「必須要有第一章正文」以及「單一篇章必須滿1000字」這兩樣規定,而樓主您這兩樣都沒有遵守
只有序就算了,(退一步,把序算為一篇正文好了)而序連500字都不到。

在發文前請仔細地看過(至少)一遍版規,感謝:)
也預祝接下來創作順利

2022.04.04,21:42編輯:
看完樓主的修改之後,上文最後一句話我先保留。不懂樓主所謂「修改」有何意義?(冗言贅字並無改善,且如黑大所說,只是複製貼上罷了)若修文使樓主覺得麻煩以至於要如此「改正」,那其實大可不必來這邊發文、也不用提筆寫作了😊
請做出一些實際的作為:)

海莉 @Enola

0
@goldenrainbow
謝謝提醒,抱歉發文前沒有注意到。現在已經改了,再次謝謝您的指證。

🧐😍正在研究麥可.傑克森的芭樂:) @Snarrian

0
@Enola
寫得很好呢^_^要繼續加油啊~
對了,為什麼要從1996年開始寫呢?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9
有些話想跟樓主說:

當有人指出了你的缺失,你該做的,最基本的是去確實改正,而非口頭道歉,實際上卻在敷衍
補足字數跟複製貼上不能等而論之!
弗洛發現樓主沒遵守版規,特地留言提醒你,結果呢?
重新貼一遍不叫補足字數,那叫灌水。而且(<500)X2依然不滿1000,這不需要很好的數學程度都知道。
而且英文錯別字還一模一樣呢
看看你在#2的發言,是想敷衍誰?

對於樓主這種行徑我認為完全不值得祝福或加油

還有一件事,仙境這個平台的使用者來自很多不同國家,包括但不限於台灣、馬來西亞、中國,還有世界上其他使用華語的人,每個國家的「內地」都不一樣,也不會用「內地」來稱呼國家。
以台灣來說,台灣的內地是南投,據我所知,南投人看的哈利波特翻譯版本與台灣其他地區的人所看的版本沒有任何不同。

永遠都要使用事物的正確稱呼」——鄧不利多

海莉 @Enola

0
@Snarrian
謝謝您的支持,因為女主避過了第一次大戰,96年的神秘部門大戰的時候盧修斯被判入獄,之前他找了自己的妹妹在國外的妹妹回來幫忙。

@cassiopeia
我對於違反版規,被指證後沒有作出合適的修正和灌水的行為感到非常抱歉。也感謝前輩指出我在文章上的錯和地方稱呼上的錯,謝謝。

勿尋 @Jamie9807

1
@Enola
改變錯誤後,記得要銘記在心就好,黑可拉大大的建議真的很發人深思,總之要繼續加油喔!期待看到新的篇章!(我默默按下了訂閱⋯⋯)

海莉 @Enola

0
@Jamie9807
謝謝前輩的鼓勵和獎勵,我會繼續加油的。不過,好奇想問問,按了訂閱會怎樣?

在仙境小屋看佛地魔跳舞影片的無痕xD @lemonleaf

1
@Enola

你更新文章時,有在主題樓設定通知讀者的話,他們就會收到通知~

具體使用方式可以看這裡

海莉 @Enola

1
@lemonleaf
謝謝前輩的提醒,剛加入仙境,可能有很多地方不懂,請大家多多包涵🙏🙏

在仙境小屋看佛地魔跳舞影片的無痕xD @lemonleaf

0
@Enola

不會~你加油^^
寫文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寫得好的~
大家一起交流一起進步(-o⌒) ☆

仙境還有很多有趣的東西,期待你的發掘ヽ(°▽、°)ノ

海莉 @Enola

3
第二章

戰爭完了,黑魔王完敗,所有的食死人基本上都沒能逃過一劫。新的魔法部由前鳳凰會成員,金利·俠鉤帽擔任魔法部部長,不少鳳凰會的成員皆進入了魔法部,而哈利等人成為眾人眼中的救世主。誰又想到,他們就算拯救了地球,他們都還是一個小孩子,頂多是一群剛成年沒多久的少年。他們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他們極速地成長為一群能獨當一面的人;然而,他們永遠失去了當一個正常青少年的機會。
由於水仙在最後關頭救了哈利一命,還有德拉科,不知何故成為了鳳凰會的臥底,為鳳凰會提供魔藥和情報,將功贖罪,馬爾福一家都不用到阿茲卡班去,只是要繳交一些金加隆而已。當然,這些金加隆根本算不上甚麼,這幾年,因為艾蓮娜的緣故,馬爾福的身家可是翻了好幾倍。當中還得謝謝雷木思和哈利的幫忙。而賽佛勒斯更獲得鄧不利多和哈利三人、雷木思和俠鉤帽擔保,不但免於牢獄之災,還獲的「戰爭英雄」的稱號。
*
一年後
「您們做得很好啊,不過那邊的展示櫃有點髒,要清理一下。」艾蓮娜說。
「好的,謝謝老闆。」店員說。
艾蓮娜在視察她位於牛津街的店子,那裏沒甚麼特別的,人流也不錯,現在她要去位於攝政街的店子。
艾蓮娜從霍格華茲畢業後,便離開了英國,到了美國等地的魔法和麻瓜界發展。那裏比英國開放,她目睹了麻瓜一日千里的發展,在麻瓜界開設了一系列的店子。當中,最賺錢的就是化妝品店了。
無論是麻瓜還是巫師,愛美就是女性的天性,所有女性都想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展現出來。
艾蓮娜的化妝品店在時尚界炙手可熱,也非常受歡迎。如果說盧修斯負責馬爾福在巫師界的生意,艾蓮娜就是負責麻瓜界的了。
攝政街是英國著名的購物街,人來人往,位於攝政街的店也是最受歡迎的。艾蓮娜今天只是來做個例行巡查,保證不會出甚麼亂子。
「最近有甚麼大事發生嗎?」艾蓮娜問主管。
「沒甚麼特別,生意額倒是上升了兩個百分點。」主管回答。
艾蓮娜又多問了好幾道問題,得到想要的答案後,便滿意地轉身,準備離開了。一轉身,就看到了一個使她意想不到的人。
一頭濃密的棕髮,,巧克力般的雙眼,還有有點突出的門牙,儘管離上次見面已經是數年前了,眼前的女子也從清澀的少女變成能獨當一面的女強人,艾蓮娜還是能認出面前的女子。可能是因為此人常常見報,更多的是艾蓮娜常在妙麗·格蘭傑身上,看到自己年輕時的影子,這才是自己對這位女性印象深刻吧,艾蓮娜心想。
見到認識的人要打招呼,是爸爸和哥哥從小到大一直教艾蓮娜的事,艾蓮娜便上前問好:「日安,格蘭傑小姐,很我是艾蓮娜·馬爾福。高興可以在這裏見到您。」
格蘭傑愣了愣,顯然是沒想到在這裏也會見到知道自己的人。不過,她也沒能認出艾蓮娜。不知道是因為艾蓮娜最近剪短了頭髮,還是因為她根本不認得自己。聽起來有點像一個盼望得到偶像回應的粉絲,想到這,艾蓮娜既不合時,又不其然想起了某一個人。她自嘲般地笑了笑,又搖了搖頭,提醒自己不要分心,畢竟在和他人談話時分神是件不大禮貌的事。
格蘭傑始終不知道,也聽不到艾蓮娜的內心動作,所以只能一頭霧水地看著艾蓮娜像個瘋子一樣做著不知為何的動作。所幸,艾蓮娜終於意識到自己有點不禮貌,回過神來,氣氛也沒有那麼尷尬。
格蘭傑也記起了眼前的金髮女子,始終馬爾福的遺傳基因都是蠻強的,藍中帶灰的眼眸和一頭柔順的鉑金,除了馬爾福,也沒有誰了。
「喔,你是治好天狼星的那個人。哈利常跟我們提起你,他說你對他說的話很有意思。我也問過雷木思,他說你是他們的同學,上學時候算是朋友。我們都很驚訝你們竟然是朋友,你們可是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啊。不過,不知道為甚麼,天狼星好像不太喜歡你的樣子。」格蘭傑說道。
「我早知道的了。」艾蓮娜以極小的聲音說,就連站在旁邊的格蘭傑也聽不到。不過,格蘭傑還是看到艾蓮娜落寞的表情。
艾蓮娜收拾好心情,又問:「你是想來買甚麼化妝品?」
「嗯,我想買一些眼影和唇彩。」
艾蓮娜看了看,覺得有幾款的顏色都挺適合格蘭傑,便拿起來讓她選。
「來,熟人給你個八折。」艾蓮娜說。
「你認識這裏的老闆的嗎?」格蘭傑問。
「我是這裏的老闆,這間店子是我的。」艾蓮娜跟她解釋道。
格蘭傑點點頭,說:「那我不客氣啦。」
付錢過後,艾蓮娜問:「你有空嗎?這裏附近有一家店的咖啡蠻好喝的,想嚐嚐嗎?」
格蘭傑想了想,說:「好吧,謝謝你。」
艾蓮娜笑了笑,說:「那我們走吧。」
咖啡店的燈光柔和,座椅都是舒服的沙發,整體用色都是暖和的白色和木色,環境給了艾蓮娜一種家的感覺。這裏讓她想起了她在美國的小家。
她們坐在靠窗的座位,點了一杯拿鐵和一杯卡布奇諾,還有一件紐約芝士蛋糕和一件提拉米蘇。
點心到了,格蘭傑猶豫地問了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喜歡天狼星?」
TBC
這一章的字數不太多,不過也希望大家會喜歡。

海莉 @Enola

3
第三章
格蘭傑猶豫地問了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喜歡天狼星?」
艾蓮娜灰藍的瞳孔猛地放大,顯得十分驚訝,不過她又隨即自嘲般地一笑,說:「連你也看得出來啊?」
格蘭傑好像有點不自在,可能是因為她覺得這個問題觸及到他人的個人隱私吧。可是,她又好像有點好奇,身子微微向前傾,她又很快意識到這有點不禮貌,才退了回去。
艾蓮娜把這一切看在眼內,遂問:「你想聽一聽我們的故事嗎?」
格蘭傑點了點頭,又說:「不過如果你覺得不方便的話,就不要說了。」
艾蓮娜搖了搖頭,示意格蘭傑她沒所謂,問:「妙麗,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妙麗搖了搖頭,艾蓮娜接著說:「其實,在我的那個時候,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之間的關係已經是很差的了,」艾蓮娜放任自己的思緒,回到多年前的霍格華茲……
-
霍格華茲特快裏,一個有著鉑金頭髮、藍眼睛的女孩正跟哥哥聊著天。
「哥哥,霍格華茲的圖書館真的有很多書嗎?」
「是的,莉娜。」
「那你再跟的說說斯萊特林的交誼廳吧。」
「莉娜,你聽著,這些問題你已經問了的一萬次了,所以你還是靜一點吧。」
話是這樣說,可男生眼裏都是藏不住、收不起的寵溺和無奈。
「哼,哥哥你欺負我。你只是想著水仙姐姐而已。」女孩撅起嘴,決定不理他。
這時,一個淡金色頭髮的女子推開包廂的門進來。女孩見到她,便說:「水仙姐姐,你來了?天狼星呢,他來了嗎?」
水仙笑著回答:「他跟我一起來的,他好像說他先找個包廂。」
女孩迫不及待地跳起,衝出包廂,留下盧修斯跟水仙兩人面面相覷。
上天早已安排好眾人的命運,沒人能逃離衪的手心。
-
女孩逐間逐間包廂找人,直到到達一間位於車尾的。一推開門,包廂裏有五男一女:當中唯一一個女生有著一頭熱情洋溢的紅髮,美麗的翡翠綠色的眼眸透著好奇;女子身旁坐著一個黑髮黑眼的男生,還有一個鷹勾鼻;後方有一個褐髮的男生,臉上不知為何有些淺淺的疤痕;隔壁是一個矮矮的,長得有點像老鼠的男生;車廂最後方坐著一個一頭亂髮的男生;而最後,灰眼灰髮、相當俊美的男生,天狼星·布萊克。
那個女生—艾蓮娜·馬爾福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便問:「大家好,我是艾蓮娜·馬爾福」,那個亂髮的男生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頭,「你們是天狼星的新朋友嗎?」
那個女生連忙否認:「不是,我們只是剛好坐在一間車廂而已。」「事實上,我們正準備離開。」女生旁邊的男生接著說。
艾蓮娜這才發現車廂中正瀰漫著繃緊的氣氛,之前這些人應該在爭執吧,艾蓮娜想,因為這種氣氛跟哥哥爸爸吵架時我一模一樣。
天狼星見到艾蓮娜有點亂的頭髮,便猜到她在找自己,於是說:「艾蓮娜,我遲點會來找你的了,你覺回去吧。」
艾蓮娜知道天狼星這樣回答,他有八成都是不會來的了,所以有點落寞地回答:「好吧。」
艾蓮娜回到車廂,魯修斯和水仙雙眼對視,有些話不用說得太清楚,戀人之間的默契讓對方都明白了。他們和艾蓮娜不一樣,他們都很清楚天狼星不適合斯萊特林。
直到到站,艾蓮娜都沒有出聲,只是默默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列車快速地前進,艾蓮娜最記得的是那不起眼的黑色大狗。
-
下車後,經過一段路,一眾一年級新生到達大門前,準備開始分類儀式。
麥格教授開始唱名,叫到的學生一個個出去戴上分類帽。
「天狼星·布萊克。」
一段時間後,「葛萊芬多!」
大廳一陣寂靜,當時人天狼星卻沒所謂,放下分類帽,走向紅色的長桌。
中途,他灰色的眼睛對上艾蓮娜淺藍的眸子。四目交投,一秒過後,隨即分開。灰眼的主人別過頭,一瞬間,艾蓮娜好像看到一絲失望,不過她認為只是她眼花看錯了。
艾蓮娜理所當然地被分到斯萊特林,宣佈結果的一刻,她回頭望向葛萊芬多的長桌,可是她並沒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人。因為那個人已經轉身跟身後、那個在火車上看過的男生談天。
艾蓮娜味同嚼蠟地吃過晚餐,跟著身為級長的魯修斯前往斯萊特林的交誼廳。
「絕血」是通關密碼,也是艾蓮娜上床後,仍想著的字眼。
這時,艾蓮娜剛放在桌上的吊墜猛的震動,她拿起吊墜,看到了甚麼,驚訝地睜大雙眼。
艾蓮娜把頭埋在床單裏,淺藍的眼睛裏的,是滿滿的絕望。
一滴一滴的晶瑩落在雪白的床單。
驚訝過後,便是無盡的悲傷。
純血,是榮耀,是艾蓮娜夢魘。
-
這一天,艾蓮娜又一次到葛萊芬多塔樓等天狼星。
等了三天,終於看到他了。天狼星臉上是艾蓮娜從未見過的笑容,張揚的、溫暖的,如同冬天的太陽,暖和著艾蓮娜的心。
不知為何的,艾蓮娜竟然有點害怕,像做了甚麼虧心事一樣。她轉身,落荒而逃,身後的一聲「莉娜?」就像艾蓮娜最害怕的蜜蜂一樣,驅使她跑得更快。
回到宿舍的艾蓮娜有點後悔了,想再去塔樓,可是又想到天狼星應該已經離開了,所以打算明天再去。殊不知,艾蓮娜第二天雖然見不到天狼星,卻遇到剛從圖書館回來的莉莉·伊凡和雷木思·路平,這一切就像注定一樣。
在交誼廳內坐著的魯修斯看著艾蓮娜飛奔往宿舍的艾蓮娜,擔憂地與身旁的水仙對視。
緣分拉扯著他們,讓他們彼此錯過。
-
天狼星對艾蓮娜日漸疏遠,儘管艾蓮娜也常常跟他的朋友詹姆·波特和雷木斯·路平走在一起,他們也不見得有多少交流。
說實話,其實艾蓮娜也不知道他們倆是甚麼時候鬧疆的。
一年又一年,年年皆如此,艾蓮娜不可自拔的注意起那布萊克少年,直到她發現時,那感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而少女心中的告白,直到畢業前,仍然未能說出口,親口地告訴曾經的青梅竹馬。
他們注定是一條平行線,垂直線只會讓他們離對方越來越遠。
-
回憶就此終結,回到現實,故事講完,兩人良久未能說話:一個是因為塵封多年的回憶一時間被勾起;另一個則是因為震撼於長輩之間的故事。
桌上的咖啡涼了,蛋糕也開始融化,妙麗鼓起勇氣,問:「我們這個星期天有一場聚會,天狼星和德拉科也會來,你來嗎?」
艾蓮娜被這個問題嚇了一跳,思想片刻,點點頭,回答:「好啊,星期天見。」
原本妙麗還擔心這個突兀的邀請會不會讓眼前的女人覺得沒禮貌,或者不符合貴族的禮儀,沒想到對方這麼快便答應了。年輕的女子展開笑容,說:「那到時見!」
妙麗走後,艾蓮娜獨自坐在咖啡廳裏,喃喃自語:「連一個跟我相識只有一天的人都發現了,天狼星你是太遲鈍,還是太聰明呢?
此時,她的腦海浮現出一雙灰色、美麗的眼睛。
-逃不掉命運,便承受,恨仇喚起,別放手,冬雪過後又紅桃綠柳-

TBC
文末的那句話是一首海莉很喜歡的歌的其中一句歌詞,叫砂之器。文裏面也埋了一些伏筆,大部分會在正文提到,有些未必與天狼星跟艾蓮娜的故事有關,所以可能只會略略帶過。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第三章吧!🙃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