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怪獸與鄧不利多的祕密:好壞各半但敗筆太突出

發表於
鑒於上映很長時間了,內文就不防雷

.
.

其實就如同標題所說,這部片我認為其實是不算太糟的,但為什麼影評多半都是炸裂?
就是因為這部片有幾個致命的缺點非常容易被放大,而優點不易被發覺

這部片可以分四個主題來說:
1. 魁登斯的身世
2. 雅各奎妮感情線
3. 鄧不利多破解血盟
4. 政治戲的失敗

1. 魁登斯的身世

鄧不利多的秘密,指的不是我們所熟知的阿不思,而是阿波佛鄧不利多與阿留斯鄧不利多(下稱魁登斯)

我認為電影表現上已經用盡可能的篇幅、在有限的時長中,鋪陳了這對鄧不利多父子的情感糾葛
在魁登斯拿到魔杖,並可以控制自己的魔法後,他的心聲就常常透過鏡子裡的霧氣顯現

而當他感到孤獨的時候,那份心聲就會傳達給阿波佛(即便魁登斯本人不知道)
所以我們看見這集阿波佛剛登場時,他站在鏡子前拿著抹布發呆,就是因為他在等待著他兒子給他的單向私訊
從這樣的表現可以知道,他們相互都非常的思念彼此,以至於產生了某種魔法連結
但礙於魁登斯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所以只有阿波佛單向的收到魁登斯的思念

我認為,這種表現方式,是羅琳相當喜歡的一種手法,哈利的保護咒也有類似之處
但與哈利不同的是,魁登斯同時還飽受闇黑怨靈的摧殘,更別說孤兒時期的虐待、葛林戴華德的利用
所以魁登斯才這麼憎恨阿不思,因為他以為阿不思就是拋棄他的生父

這段的敗筆,我認為應該要讓魁登斯和阿波佛真正打上一架,而非讓阿不思去承受
因為阿波佛與魁登斯雙向的思念,一定不缺未來的相依相持,而是要讓阿波佛真正了解到魁登斯的委屈、或讓魁登斯了解阿波佛的自責,最後面那句「Always」才會有更深的意義

我們可以看到,當初使用這句台詞的石內卜是怎麼藏了六本書、幾十年
甚至佛地魔去高錐客洞殺人後,都還追加給石內卜去抱著莉莉哭的戲分
本集中,阿波佛幾乎沒有甚麼和魁登斯的互動,除了鏡中留言外,就是最後抵擋了葛林戴華德的咒語

他既然只理解一部分的魁登斯(依戀家族的孤獨感),不理解他的坎坷與憤怒,又何來「Always」?

這裡是第一個,電影內描寫很細膩,但仍舊有所不足的,第一個失敗

2. 雅各奎妮感情線

電影中,寫得非常好!

雅各失落、甚至出現幻覺。為了追回愛人決定拚搏一把
奎妮就好過了嗎?他目睹葛林戴華德殺麒麟、利用魁登斯、壞事做盡,她快樂嗎?
中間兩度從雅各面前走去、葛林戴華德說:「去找他。」
她能夠拋下一切去和心愛的人相擁嗎?
不行,只能在陣營匆忙離開時,給雅各一個小眼神和一點小幫助,祈求心愛的人能夠逃出生天

到了不丹,再也按耐不住的兩人見上了面,奎妮卻慌了,看起來連讀心都亂成一團,只能等雅各親口說出對她的思念與承諾
(謎:小別勝新婚啊~)

這條感情線真的寫得非常好
反觀鄧不利多與葛林戴華德的感情線,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我們所知的鄧葛,在這部電影中除了兩人自承「愛過對方」之外,並沒有更多的情節輔助了

各位可以試想
鄧不利多在示範血盟效果的時候,為何差點殺了自己?
是因為他對葛林戴華德曾經的愛有多深,如今的悔恨就有多深,恨不得這份錯付的愛能夠殺了自己,多少為當年的事贖罪

那葛林戴華德呢?就電影的表現來說,你真的認為他愛過鄧不利多嗎?
從本傳七集裡,我們是能知道的,但電影呢?那句「除了我以外還有誰會愛你?」難道不像威脅?不像情緒勒索嗎?

假如編劇可以給一個橋段,是葛林戴華德「也」背叛血盟,被勒緊呼吸一陣後,血盟的制約放鬆,葛林戴華德珍惜的將血盟放回胸前口袋
是不是給這段感情線一個更有力的證據,昇華他們的所有台詞?而這也是葛林戴華德和鄧不利多最大的差異

因為葛林戴華德他無法斬斷舊情,時至今日,只能利用短暫背叛血盟的疼痛回憶當年的時光
反之,鄧不利多更多的是悔恨,如果告訴他死亡能夠令他的罪過稍微減輕,他定會欣然接受

所以本傳中,葛林戴華德為了保護鄧不利多,被佛地魔折磨至死也不願透露接骨木魔杖的情報,因為他餘情未了
所以本傳中,鄧不利多後期有嚴重的自殘傾向,因為他快受不住百年的罪惡感與愛恨糾葛,只有死亡能令其解脫

其實一段情節(無論是否是雙向、或是否是感情),都要適時的加入另一方的描寫
奎妮雅各的部分,我們可以看到兩邊是相互掙扎、追尋
但鄧葛這條線,從來就只有蒼白無力的台詞,其他的我們早就知道了,那為何不去看本傳就好,要來看這部電影呢?

這裡是我覺得這部電影的第二個癥結點,雅各奎妮的細膩對比到鄧葛的蒼白無力,造就了鄧葛感情線的失敗

3. 鄧不利多破解血盟

上面已經把感情說完了,這邊就提情節吧

從開場的咖啡,就可以看出端倪:「葛林戴華德的預言,與『反射』這現象脫不了關係」
就像占卜學教的,預言要有媒介,葛林戴華德則可以在任何有反射的物件上,看見未來的某一刻

而鄧不利多的魔法直覺在本傳中也描寫了很多了
我可以大膽假定,當葛林戴華德的預言看見鄧不利多時,鄧不利多也能同時看見他(一如破心與鎖心的關係)
開頭的咖啡廳等人,就是兩人在預言的過程中心靈交會

到了最末,原本不能交火的兩人,因為施咒的目的不同,因為標的不同而造成法術相擊,進而破解了血盟
那個魔法空間,我認為是血盟最後的力量
原本不能敵對的他們,居然能有一瞬用魔法對抗彼此,代表歧見已經深到無以復加
(呼應我說的,如果可以加入兩人對血盟約束的描寫,也會更有利於這段感情線的發揮)

作為兩人親密關係見證的血盟,最後提供了一個空間讓兩人能夠再聊聊,沒想到他們已經無法回頭了
最後能談話和解的地方,變成了自由的廝殺場
葛林戴華德的那句:「除了我還有誰會愛你?」也從威脅變成自嘲、變成傲嬌的反抗
(謎:所以說三次元不要太傲嬌啊XD)

不過就破解血盟的情節來看
上一集搶來 → 研究、展示 → 毫無頭緒 → 意外駁火破解,也是很完整了

這段也是這部的亮點

4. 政治戲的失敗

必須說,作為魔法世界的諜報電影,這部在劇情的安排上是出色的

鄧不利多抓到了葛林戴華德預言與自大的弱點,讓最不起眼的助手帶著箱子走到最後
中間的情節安排證明了鄧有多了解葛,到了不需要有預言能力也能準確預言的程度

但國際巫師聯盟選舉肯定是被詬病到不行
原因很簡單,不看解析的話「選舉全靠跪」

我不認為羅琳不擅長描寫政治戲
怪獸1的時候,參議員蕭的幾句話、幾個眼神表情,就奠定了他的政治傾向
怪獸2的時候,強尼葛那個瓦斯爐直銷大會,有多少人心動了呢?

怪獸3...本來可以寫出魔法世界的三方角力,從電影中我們不難看出,桑托斯和葛林戴華德肯定不是一路,那劉兆呢?
是不是可以假設劉兆的戲分被大幅度刪減了?

===以下臆測===

我認為華納早就預計票房不會太好,所以為了拉攏中國客群,才大改或是根本不拍某些部分
同性戀的感情戲是一個不能碰的題材
政治更不行,但為了在預告片上拉攏中國觀眾,勢必得擺一個有中文姓名的角色在預告片裡吸票

我認為羅琳本來有準備選舉的劇本,而且很有可能是這樣的

候選人本來會有簡短的演講(政見發表),讓觀眾了解魔法世界對麻瓜看法的歧異
然後,葛林戴華德應該是激進的主戰派、桑托斯就很有可能是中立,劉兆是共榮合作
(道教應該也是被視為魔法?比較貼近華人社會,一如日本的神道教與咒術也被列在魔法的範疇)

所以推測真麒麟可能第一個跪的還是鄧,但之後改跪劉兆
只是投票結果由桑托斯以些微差距勝出
不過這樣一來,這部片就不能在中國上映了,是不是在說中國領導人全靠跪、實力不服人?

如果第二跪的一樣是桑托斯,那中國人更要憤怒了,投票投不贏就算了、自家的瑞獸還去跪別人
這乳滑程度只能說突破新高度

所以乾脆直接拿掉與劉兆相關的所有橋段,變成結果導向
看起來沒投票、麒麟直接跪出大結局

===臆測結束===

就算不計上面的臆測

葛林戴華德如日中天,搞了一隻假麒麟來跪
那奇獸權威紐特抱出來的就是真的?他難道不是做了一隻更真的假貨嗎?
更別說這隻「真」麒麟還可以先跪鄧不利多,之後被勸退再去跪其他人,這情節看起來不奇怪嗎?

再加上這部片刻意淡化投票的過程、且沒有公開票數(煙火是投票,看電影前誰知道?)
結果就變成魔法世界投票全靠跪

這絕對是這部片最失敗的地方

總結就是
本片父子情感連結描寫細膩,但卻忽略了兩方心路歷程與經歷上不平衡的差異,強行用名台詞冰釋前嫌
兩條主要感情線,雅各奎妮在描寫上的突出反而見證了鄧葛線的空洞,若不看本傳一點相信的立基都沒有,還會以為葛林戴華德就是用愛情勒索鄧不利多
政治線與奇獸的描寫相當失敗,雖然諜戰規畫別出心裁,但竟落了個瑜不掩瑕的下場
這部電影情節安排上很多巧思、很多看似偶然的必然都是建立在正邪兩端對彼此的默契、還有不同的追求手段上

我認為這部片是好壞各半,但缺點實在過於突出與致命,導致可能贏了票房,輸了影評

太可惜了

14

本文作者

  • 中級巫師
  • 87  2146

Alice/月嵐星羽被麻生綁架中 @s95230

5
我認為應該要讓魁登斯和阿波佛真正打上一架,而非讓阿不思去承受
但是一開始葛林戴華德就是要利用魁登斯嘗試殺掉阿不思·鄧不利多,可以知道阿波佛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兄弟,葛林戴華德或許知道但是現在對於「更長遠的利益」計畫而言阻礙最大的會是阿不思(尤其從葛林戴華德的精英主義來看),如果真的要讓阿波佛和魁登斯打上一架反而可能會被說突兀,而阿波佛的實力也不一定可以在魁登斯攻擊完之前保護好兩個人不受傷害,好好靜下來講。

葛林戴華德「也」背叛血盟,被勒緊呼吸一陣後,血盟的制約放鬆,葛林戴華德珍惜的將血盟放回胸前口袋
根據劇中的講法⋯⋯血盟除了不能對立以外好像還有一致的目標,會推使他們完成。更長遠的利益是葛林戴華德的理念,如果要背叛可能會怪怪的(?)不過在咖啡廳的談話,或許可以看得出來葛林戴華德也是很重視血盟的。

Curled Cloud @Selene

3
雖然樓主覺得鄧葛的情感不如亞奎濃烈
但想想當時的年代對同性戀情的壓抑,再想想其實兩人都年過半百了,還要他們像小年輕一樣愛得死去活來,也太為難他們了

個人感覺鄧葛的情感表現在演員很多細微的舉動──

片頭兩人在幻境中的咖啡館見面時,葛林戴華德那帶著笑意的眼神
當鄧不利多提議讓兩人脫離血盟的束縛時,先停頓了一下再顧左右而言他,還假意稱讚了麻瓜的茶泡得不錯
接下來的對話讓我覺得他是刻意要逼鄧不利多說出他還在乎自己,尤其當那句「曾經愛過」出現後,他那有點得意的神情和「Yes」,讓我確信他對鄧不利多不只是單純的利用(也可能是我cp粉絲濾鏡太重XD)

但是當鄧不利多用沉默表現出不可能和他合作的時候,他的眼神開始變得猙獰,先是嫌麻瓜臭,然後又甩頭放火走人(這邊超像恐怖情人的)
這種原本帶種勝券在握的沉穩,可一旦事情不照自己期望發展時就臉色驟變的樣子其實也很符合這個角色前兩集給我的印象

另一幕,當鄧不利多向忒休斯展示血盟的懲罰時,紐特叫了他許多次,那一段我覺得是紐特認為他已經展現出血盟的效果可以停止了,但鄧不利多卻沒有馬上停下,為什麼呢?只是對自己過去的迷戀感到悔恨?還是因為知道即便對方已經做了許多錯事自己仍舊沒能真的忘情?

當然一定要提的就是決戰實胸口那一摸(噗),雖然是在幻境中,但那應該是兩人自分別以後第一次碰到對方,所以才能產生那麼大的觸動
而他那句「還有誰會愛你」其實更像是「除了我沒有人能和你比肩同行」,尤其後面那句「從來都不是敵人」,主要也是說給鄧不利多聽的

因此兩人在戲中盡管沒有用很激烈的劇情或臺詞表現對彼此的情感,還是能說服我他們對彼此仍然有愛

另外想提的是,雖然在別的地方看到有人批評羅琳這集的政治線太兒戲,但只要仔細推敲,究會發現除了劇情,片中有很多臺詞(尤其是鄧不利多)也都像是現今政治局勢的寓言,又比如巫聯會主席出現的幾場戲,其實就是許多領導人的寫照

而麒麟那一段,因為拉莉說過巫師「曾經」透過麒麟選出領導者,因此會讓人誤以為葛林戴華德當選是因為麒麟的選擇
但在我看來,這就跟臺灣選舉很愛找人出來背書一樣,葛林戴華德只是想透過麒麟那一跪告訴那些認為他是罪犯的人,其實我是被冤枉的喔,想攻擊我的人可以閉嘴了,想投我的人也可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直接投吧(紐特後面說的話也驗證了這一點)

後來麒麟對鄧不利多的那一跪,與其說是要表現他能領導巫師世界,不如說是為了驗證前面鄧不利多自責時,紐特說的那一番話──即便犯過錯,仍然可以試著做正確的事──他的那聲「謝謝」也像是因麒麟對他的承認,讓他能放下罪惡感的道謝

其實鄧不利多也提到,當麒麟誕生的那晚,除了他還有另一人也有資格領導巫師界,這八成就是為什麼生了雙胞胎的原因,推測麒麟不是因為鄧不利多說的話才去跪桑托斯,而是證明桑托斯有領袖資格的那隻麒麟被葛林戴華德做掉了

最後有一個浪漫(?)的聯想,對葛林戴華德來說,曾經鄧不利多就像麒麟一樣,讓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改變世界,也相信對方會一直站在自己這邊
當他和魁登斯提到他們兩人都被鄧不利多拋棄時,恐怕一半是用來哄騙魁登斯,但一半也是真心的吧

寫了這些,其實也不知道會不會都是自己的腦補,這點更讓我希望怪獸系列最後能有小說,而不只是劇本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