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改變

發表於
「鹿角,鼻涕卜一直在門口,莉莉好像真的要去見他耶,我們要不要…?」
 
天狼星語帶暗示,向詹姆擠眉弄眼了一番。
 
他們早上才剛教訓過石內卜一次,現在對方又湊上來,再教訓他一次也只是剛好,對吧?
 
不過,回應天狼星的卻只有沈默。
 
「好吧,那我去—」
 
「天狼星。」
 
沙啞的嗓音從詹姆口中傳出,叫住了天狼星。
 
天狼星瞪大雙眼,那雙明亮的眼眸旋即充滿了擔憂。
 
他從沒感覺詹姆這麼失落過。
 
「讓莉莉去吧。」
 
「可是…」
 
欲言又止的天狼星看著詹姆的眼睛,他朝旁邊一瞥,路平對他搖搖頭。
 
於是,天狼星把話給嚥了下去。
 
「好吧,如果你改變心意了,我就在沙發那邊。」
 
天狼星輕輕拍了詹姆的肩膀,跟路平一起離開,留給詹姆獨處的空間。
 
自從他們練成『化獸法』並自稱劫盜後,詹姆已經很久沒有用『天狼星』去稱呼他了。
 
也許白天的事真的對他打擊很大吧。
 
 







 
看著窗外的夜空,明明夏天的晚風是那麼清爽,詹姆的心卻一片淒涼。
 
被莉莉斥罵的當下,被她形容跟石內卜一樣的時候,詹姆真的很憤怒,但是這股怒意不知從何而來,自然也不知何處而去,就算教訓了石內卜,當著所有人的面嘲弄了那個喜歡黑魔法又老是鬼鬼祟祟的傢伙,可是內心的空虛感卻越來越大。
 

『有誰想看我把鼻涕卜的小褲褲脫下來?』

 
他在人群中高聲疾呼,帶著大家一起捉弄石內卜,可是心裡卻沒有半點喜悅,最終他沒有真的去脫石內卜的褲子,一半的原因是被經過的老師制止了,一半的原因是這樣做,他也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
 

『你跟他一樣壞。』
『我看到你就想吐!』


 
莉莉的話在耳邊迴盪,一字一句插在詹姆的胸口,而後狠狠抽出,留下一個空洞,與難言的疼痛。
 
詹姆從沒看過莉莉那麼生氣的樣子,也許莉莉說的是她的真心話,也許自己真的跟莉莉說的一樣。
 

『你只不過是個自大、欺負弱小的爛人。』

 
回想著莉莉轉身離去的表情,詹姆的心更蕭索了一些。
 
當喜歡的人連正眼也不願意直視自己,那自己希望能博取她目光所做的那些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生平第一次,他對自己感到失望。
 






************





 
暑假過後的斜角巷,霍格華茲的學生開始在這裡出沒,添購開學需要的物品。
 
在華麗與污痕的書店裡,莉莉抱著幾本厚重的書籍,六年級的她修了好幾門超勞巫測的課,手上沉甸甸的重量讓莉莉額間冒出了無數細汗,看著最後一本放在高架的書,莉莉嘆了口氣。
 
「嘿,需要幫忙嗎?」
 
聽到熟悉的討厭聲音傳來,莉莉秀眉輕蹙,轉過身來,辛辣的言詞在心裡醞釀,準備將那人噴到體無完膚、無地自容。
 
但是,話到嘴邊卻停了下來。
 
詹姆站在走道的轉角旁看著她,不再如同以往那般神采飛揚,收斂了曾經過度張揚的輕狂,眼神多了一抹滄桑。
 
總是極度自信的討厭燦笑換成了淡淡的微笑,陽光灑落了些許陰涼在他年輕的臉龐,兩雙眼睛沉默地對視著,遠遠望去如同一幅凝滯的畫像。
 

感覺詹姆似乎沒有以前那麼討人厭了?

 
「你想幹嘛?」不過就算是如此,過往五年的壞印象是不會消退的,莉莉有些防備的問道。
 
面對莉莉的排斥,詹姆給了莉莉一個苦笑。
 
「我也是來買課本的,只是剛好看到妳好像需要幫助而已,如果不用的話,那我就先走了。」詹姆揚了揚手中的提袋,他不是特意跟蹤莉莉的,這次真的只是巧遇。
 
「謝謝,我自己可以處理。」莉莉淡淡說道。
 
「嗯,那我走了,學校見。」詹姆沒有多糾纏,向莉莉揮了揮手之後,便轉身離去。
 
不過走了幾步後,他的身形一頓,又慢慢轉過身來。
 
「?」
 
見詹姆去而復返,莉莉心中的防衛又再度升起。
 
「莉莉,對於我以前的那些行為......我真的很抱歉,我...」話說到一半,詹姆便搖了搖頭,自嘲地一笑。
 
「抱歉,學校見吧。」
 
說完,詹姆這次就真的離開了,留下在原地一臉莫名的莉莉,不曉得詹姆是吃錯了什麼藥。
 
不過...

 
(他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片刻後,莉莉甩了甩頭,驅散自己腦中有些可笑的念頭。
 
「我一定是睡昏頭了,那傢伙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改變。」





 
************





 
「妳有沒有覺得詹姆有點不一樣了?」
「感覺成熟了很多?」
「總算,他之前實在是幼稚的要死。」
「我比較喜歡他現在這樣子。」
 


開學後,在女生的圈子裡,關於詹姆的耳語開始迅速流竄著。
 
誰都知道詹姆很喜歡莉莉,過去幾年,他無數次在大庭廣眾下表達了對莉莉的喜愛,雖然也被無情拒絕了無數次,但他屢敗屢戰的事蹟一直是眾人茶餘飯後的八卦笑談之一。
 
不過普等巫測時,據說詹姆、莉莉爆發了爭吵,莉莉當眾給了詹姆難堪,從那之後,詹姆就很少糾纏莉莉了。
 
 
 




 
莉莉對此倒是樂得輕鬆,畢竟沒有人會喜歡一直被討厭的人圍繞著,要不是校規不准,她是真的想對詹姆那張討人厭的自大笑臉來一發惡咒。
 
偶爾,她會在走廊遇到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但不管對方露出什麼表情,有多少欲言又止的舉動,莉莉都彷彿視若無睹地逕自與他擦肩而過。
 
在莉莉心中,曾經的賽佛勒斯已經不在了。
 
從他脫口而出『那個字眼』的那一刻,她童年最好的朋友就不在了。





 
************





 
「今天要調配的魔藥是『歡樂靈藥』,現在請你們把課本翻到……」
 
魔藥學的教室中,史拉轟的聲音響徹了整間教室,六年級的魔藥學變得更加複雜,課堂上學習的魔藥,需要更多更繁瑣的步驟去調配,每一個微小的不同都有可能導致結果天差地遠。
 
不幸的是,莉莉這堂課被分到要跟詹姆一組,由莉莉主調,詹姆協助,一看到這個結果,莉莉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我警告你,等等少廢話,給我專心調製魔藥。」莉莉兇巴巴的說。
 
「好。」詹姆只能苦笑。
 
隨著熬煮魔藥的火焰紛紛點起,很快的,教室內的所有大釜都飄起了淡銀色的氤氳。
 
「現在下雛菊根。」
「攪拌十二次。」
「準備十滴海葵鼠鬚汁。」
 
雖然對於分組的結果心裡有些不快,但只要專心在魔藥的調製上,就可以不用看到詹姆的臉了。
 
帶著這樣的念頭,莉莉很快就沉浸在調製魔藥的步驟裡面,專心盯著魔藥每一秒的變化,同時指示著自己的助手執行每一個動作。
 
 
 



不知不覺間,這堂課就進入了尾聲,看著大釜中轉成金色的魔藥,莉莉鬆了一口氣。
 
「呣,不錯,真是太讓我驚喜了!」史拉轟的聲音將莉莉給拉回了現實。
 
她這才意識到剛剛已經被史拉轟關注了好一段時間。
 
「投注心力在熬煮魔藥的過程,同時又能嫻熟指揮搭檔與自己配合,再加上一點點神來一筆的創意,真是太美妙了,妳剛剛調製魔藥的過程真是行雲流水,真有天分,孩子。」


 
史拉轟接著看向一旁的學生。
 
「石內卜先生,在這一點上,你必須要學學伊凡小姐,你也很有天賦,但是不懂得和人配合,只知道自己單幹,遲早會吃大虧的。」史拉轟對著一臉不服氣的石內卜說道。
 
石內卜在剛剛的課堂中,嫌搭檔礙手礙腳的他完全把自己的搭檔晾在一旁,但在有限的時間中,他一個人做不來所有事情,最終只調製出了一個半成品。


 
「波特先生,你做的很好,能這麼出色的配合他人調製魔藥並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必須要觀察對方的每一個動作,隨時提供需要的幫助,非常好,我想想,葛來分多會因為你們的傑出表現而加上十分。」史拉轟愉悅的說著。
 
「都是莉莉的功勞,我只是配合她的節奏而已。」詹姆的話讓莉莉瞪大了眼睛,這還是自己知道的那個自大狂嗎?
 
「哼,他只是運氣好罷了,如果我能跟……」石內卜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忿忿地低咕著。
 
什麼人不好,偏偏被詹姆比了下去,心高氣傲的他快抓狂了。

 
(我要研究更好的歡樂靈藥配方…我要證明我比詹姆更優秀!)

 
這一堂課的結果在石內卜心中點起了一把不服輸的火焰,從這堂課開始,他不斷鑽研書上的魔藥,並在每一種魔藥的調配方式中加上了自己的註解。
 
在魔藥的領域,石內卜因此而走得比絕大多數人還要更遠。
 
偉大,永遠都需要一個不願對自己妥協的執念才能成就。
 



不過這本寫滿筆記的書籍在日後成了石內卜不願回首的物品,每一頁的文字都會讓他想起遠遠看著莉莉與詹姆同桌上課的回憶。





 
************





 
「聖誕快樂,莉莉。」
 
瑞雪紛飛的聖誕,交誼廳的火爐驅散了假期的冷清,莉莉本以為自己起得夠早了,但沒想到有一個人已經在這裡了。
 
今年的聖誕假期,不只莉莉,詹姆也留了下來。
 
她自己是因為跟佩妮吵了一架,所以今年不想回家,詹姆呢?
 
「你沒有回去?」
 
莉莉覺得詹姆不像那種家庭不和睦的孩子,不然他就不會是那種驕傲自大愛現的個性了。
 
「我爸媽今年想去拜訪一個老朋友,所以我就留在霍格華茲了,妳呢?」詹姆邊說邊遞了一杯熱茶給莉莉。
 
看著熱氣蒸騰的茶杯,莉莉猶豫了一下,最終接過了這杯茶。
 
「今年不想回家。」莉莉淡淡的說。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詹姆與不願多談的莉莉,氣氛瞬間變得寂靜,偌大的交誼廳只有兩人的呼吸與爐火燒得嗶啵作響的聲音。
 
莉莉一邊品茗著紅茶,一邊打開從圖書館借閱的書籍,享受著難得的靜謐時光,一旁的詹姆也一言不發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壁爐的柴火從熊熊烈火慢慢變成了灰白的餘燼,假期的第一天早上,就在平淡的氛圍中渡過。






 
接近晌午時,莉莉伸了個懶腰,闔上書本,往旁邊一看,看見了詹姆正在看書的樣子,深邃的雙眼正認真地凝視手中的書籍,那不是可以假裝的神情,從沒看過的詹姆讓莉莉一楞。
 
(他好像真的不一樣了…)
 
似乎是察覺到莉莉的目光,抬頭的詹姆迎上了莉莉的視線。
 
「嗯?怎麼了嗎?」
 
「只是不習慣你現在的樣子而已。」莉莉直截了當地說。
 
莉莉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脫口而出這句話,明明她跟詹姆並不是能說這種話的交情,她們之間的關係應該是緊繃的才對。
 
也許……是因為在這個特別的節日,沒有回家的自己也需要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吧。
 
「現在的樣子,不好嗎?」詹姆聞言露出了苦笑。
 
「轉變這麼大,該不會是受到了什麼打擊吧。」話一出口,莉莉就後悔了。
 
如果是因為普等巫測那時,自己對詹姆說的話太重,那這樣就太尷尬了,畢竟那次之後,過了一個暑假,再見到詹姆時,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
 
「只是暑假的時候,體認到自己該長大了。」不過詹姆並沒有談到那一次的衝突。
 
莉莉敏銳地察覺到,詹姆說的是實話。
 
她眨了眨眼,綠色的雙眸傳遞出願意認真傾聽的情緒,她知道什麼時候該讓人暢所欲言。
 
順著談話的氛圍,詹姆一直憋在胸口的那口氣,像被拔掉塞子的浴缸一樣,與莉莉獨處的魔力讓他輕易放下了一直以來在人前的堅強,將不為人知的情感慢慢傾瀉而出。
 
 



 
普等巫測結束後,莉莉的話一直困擾著詹姆,暑假回到家中之後,敏感察覺到兒子情緒不對的波特夫婦,決定帶著詹姆來趟家庭旅行,轉移他的注意力。
 
老來得子的波特夫婦一直都很寵愛這個唯一的孩子,老實說,詹姆的個性會這麼驕縱,有一部分源自於此。
 
自從詹姆開始上學之後,家人齊聚的時光一下子少了很多,波特夫婦帶著詹姆來了一趟久違的長途家庭旅程。
 
時隔一年再次與父母長時間的相處,因為情緒處於低落,沒有興致玩樂的詹姆,反而感受到了從前不曾仔細關注的事情。
 


波特夫婦已經不年輕了。


 
「…我突然發現我的父母老了。」





 
人會在什麼時候發現自己的父母老了呢?
 
發現他們開始在陽光明媚的早晨打盹的身影嗎?
 
散步時,開始漸漸跟不上一旁孩子們的步伐?
 
在孩子面前的游刃有餘越來越少,吃力的時候越來越多?
 
還是發現他們比從前更依賴孩子的時候?
 
當父母為孩子撐起的保護傘透出了外面的天空時,當名為現實與時間的雨第一次落在孩子天真的臉龐時…
 
孩子就會長大。
 


 
 
「我那時牽著我媽的手,突然覺得她的手好小,我走在我爸身旁,突然覺得他的腰脊沒有記憶中的挺拔了。」安靜的房間中,只有詹姆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一股腦將積鬱在心中的深沉,一點一滴釋放。
 
發洩完深藏於心的念頭,房間陷入徹底的寂靜。
 
詹姆說完其實也後悔了,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突然對莉莉說這些,她一定覺得很突兀。
 
不過,反正她對自己的印象本來就沒有很好,或許不差這一些奇怪的舉動吧。
 
想到這裡,詹姆自嘲一笑。
 
「莉莉,對於以前我做的那些事,我真的很抱歉,妳說的對,我以前真的是個自大的討厭鬼。」詹姆向莉莉道歉,為他以前的態度。
 
「同樣的道歉為什麼要說兩次呢?」
 
「?」
 
「開學前,在華麗與污痕時,你不是已經說過一次了嗎?」看著發愣的詹姆,莉莉給了他一個開朗的笑容。
 
那是她從來沒有對詹姆嶄露過的笑容。
 
看著這樣的莉莉,詹姆的心砰然跳動,跟之前被她所吸引的感覺不一樣,這次是更深層的地方在顫動,詹姆不知道這算不算愛。
 
但這絕對是他的人生中,最足以被稱為「愛」的感受。
 




「妳…可以…」突然有些喉嚨發乾的詹姆,講話變得不太順暢,斷斷續續的。
 
不過莉莉沒有露出任何的不耐煩,只是靜靜看著詹姆,等他把話說完。
 
「妳可以再給我一次重新認識妳的機會嗎?」比起之前老是喜歡在大庭廣眾下隨意脫口而出的邀約,這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詹姆覺得比之前的任何一句話都艱難許多。
 
有別於開口就把男女朋友掛在嘴邊的輕浮,這次詹姆希望能與莉莉能重新認識彼此,並非詹姆不喜歡莉莉,事實上,經過了一個暑假的沉澱與思考,他確信自己更喜歡莉莉了。
 
但是,這一次,他不再急著要莉莉做出選擇,不再急著左右莉莉的意志,而是讓時間去證明,他詹姆波特值得成為莉莉伊凡的選擇。
 




莉莉的沉默拉長了時間與心頭的忐忑,就在詹姆開始覺得侷促不安時,莉莉伸出了手。
 
「莉莉.伊凡,葛來分多,來自麻瓜家庭。」
 
意料之外的回答讓詹姆呆住了一會兒,片刻後,燦爛的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與眉梢,他伸出手握住了莉莉的手。
 
「詹姆.波特,葛來分多,來自高錐克洞。」
 
「很高興認識你。」
 
「很高興認識妳。」
 
兩人相視一笑,彷彿過往的不快都一筆勾銷,也許兩人曾經因為立場不同而針鋒相對,但放下了過往的歧見與驕傲,各自的美好特質才終於在彼此眼中慢慢發酵。
 
從這個瞬間開始,莉莉與詹姆之間的隔閡開始消融。
 






 
 
莉莉並沒有因此而喜歡上詹姆,但是她對詹姆改觀了,因為他的確有了改變,不再那麼自大與驕傲,也不再隨意欺負弱小。
 
改變不是用嘴巴說的,而是在時間的累積中,用行動向周遭的人證明,而詹姆向她證明了,討厭鬼也可以變成不錯的人。
 
最終,他們在七年級時開始約會。
 
從糟糕的初次相遇到劍拔弩張,再到放下過往的窠臼,重新認識一次,走了一大段彎路才彼此相戀,而後更是攜手走入承諾。
 
 





 
就像是命運的玩笑一樣,當年的那場衝突,改變了三個人的命運。
 
交錯而過的軌跡,留給三人,各自一個永生難忘的回憶。
16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29

青見口香糖 @jeanchiu43

3
好喜歡這篇😍😍😍

當初被莉莉吼過一次而改變
石內卜和波特的對立
詹莉在七年級時開始約會

在原著中的基本設定,被作者加入了細節連貫一起

特別喜歡作者詮釋的詹姆的改變
可能我也擁有相同的經歷

重視朋友很喜歡往外跑
呆呆的以為友情=生活重心
但一但當和朋友發生什麼
把重心重新想轉移其他地方後
赫然發現,父母才是一直陪在身邊的
為此耗了多少心力,多少時間
因此,父母老了

當被這件事所震撼
才開始懊悔,開始害怕
才開始慢慢學習回報父母的愛

有經歷過這樣巨大的改變,又或說是成長
其實就會發現「改變」可以是一瞬間

人際還是很重要
但對我來說遠遠不及我想對父母的重視
最後有點可惜沒看到詹姆對於愛他的父母所做的改變

但能把詹姆改變的原因和家人連貫一起已經很驚艷了🤩
因為莉莉發現父母以不在年輕
因為父母重新和莉莉在一起
真香😋

p.s重新再一次認識的設定好讚🤭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3
@jeanchiu43

謝謝你的分享~

我認為改變是需要累積的,那些瞬間的改變都是微小的差異慢慢堆疊後,在某個剎那、在意識到不同的那一刻,看待世界的方式就會改變,所有的改變其實都有跡可循~

所以HP所強調的「選擇」才這麼重要,因為每個微小的選擇都會潛移默化地影響性格,性格造就了人格,最終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詹姆是幸運的,他並不是一個大惡之人,他的成長環境也讓他有機會變好,試著去挖掘他與莉莉之間從敵對到相戀的轉變,挖掘他身上可能的光輝,自己還挺喜歡這個過程的~

「重新再認識一次」,這是自己很喜歡的構想,背後隱藏的意義是跳脫了舊有的印象,也願意重新互相接納的兩人,慢慢再嘗試靠近一次的約定=)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2
好甜好可愛😄
啊不過還是要幫前面被各種打擊play的詹姆跟石內卜QQ一下www(欸
話說石內卜就跟你講說孤獨是變強不到哪去的你不信www(??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