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3/10 給路平教授的生日祝賀(活動結束謝謝大家~✧◝(>▿<)◜✧)

發表於

好不囉嗦直接上活動內容比較快(ノ>∀<)ノ(喂

活動時間:即日起~2023/3/17(五) 23:59:59為止

活動主樓請往這邊走~(ノ>ω<)ノ
想用畫展(?)給路平教授祝福請往這邊走~(ノ>ω<)ノ
☆參加此樓活動請看下方說明( ノ・ω・)ノ

☆慶生故事活動☆

※請以路平教授的生日為主題寫一篇短篇小說,內容可以是派對也可以是日常什麼的都行XD
※字數最少500,最多不限(但是超過兩萬的話可能太多了XDD(#
另外請麻煩不要用口語或對話的格式來寫喔~^^
※故事發生的時間不限,其他出現角色可以是原作裡的也可以自創,但請注意要在原作(或相關同人)的世界觀裡不要跑到其他異世界(?)去www


參加獎:蛋奶酒x1、烤火雞x2(預計活動結束後的週末(3/18~19)發放^^)
最佳人氣獎:3/10結算讚數最多的前3名會在魔生裡收到神秘(?)小禮物一份~(>ω<ʃ♡ƪ)(預計隔天3/11發放)
主辦特別獎:1~2名,看到時主辦有沒有選擇困難症ww(#)也是魔生的神秘(?)小禮物一份,一樣預計活動結束後的週末(3/18~19)發放^^


※發表時請記得附上參加者資料如下,不然貓頭鷹會迷路會收不到獎品喔~^^

魔生名:
魔生居住地:


以上~~歡迎各位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的大家一起來腦補(X)分享一個最棒的路平生日故事吧~~✧◝(>▿<)◜✧

"What you fear the most is fear itself. That's very wise."
"So that suggest what you want to tell the most is...the tale itself ?"

(前面一句因為原句比較偏對話口語所以稍微改了下w)
(後面一句路平再度表示他沒有這樣說過www(#)

19

本文作者

  • 高等魔法修練者
  • 100  1438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3
~此為電梯樓層,施工中請小心腳步(?)XD~
#2 小布朗尼 @coco_chocomilk  
#4 達安娜 @jadeite 
#7 凱莉 @shaoyu 
#10 海莉 @Enola
#11 雪兒 @mimi0907 

搗蛋入門生xD @coco_chocomilk

7
那我來寫寫看好惹~

正文:

• 兩個不同的生日


古里某街十二號的一個安靜下午,被雷木思.路平的一聲長長嘆氣打斷。

他望著窗外,思緒回到二十多年前。

當時他也像這樣嘆著氣。

「月影 !嘆甚麼氣阿 !」年輕時的路平轉過頭來,映入眼簾的是詹姆的嘻皮笑臉。

「級長的功課寫不完了嗎 ~」他開玩笑道,不過劫盜團的每個人都知道,路平一下課就會把功課做好了。

「別鬧了,鹿角,夠了吧。」天狼星一把把詹姆推開,這兩人雖然一樣幾乎每天都要勞動服務,但天狼星是比較理性一點的那個,至少不會那麼智缺,在朋友不開心時開玩笑。

在他們身後的是彼得,他探出小小的腦袋「不過,月影你到底怎麼啦 ? 你已經嘆氣了好久,肺裡的空氣都被你吐光了吧 !」

這個笑話顯然他已經想了很久,因此講出來時帶著一絲自豪。

「我只是在想,我們這樣一直犯規,好嗎 ?」路平又再度拿出這個老套問題來敷衍,他已經這樣說過很多次了,都是在不想說出真正的想法的時候。

「別再敷衍我們了 ! 月影 ! 我們不笨  !」難得詹姆終於發現了,不過..........他有資格說他不笨嗎 ?

「是呀 ! 是呀 ! 我們是你的朋友 ! 有事別瞞著 ! 而且..........」天狼星朝彼得的方向點了下頭,暗示他把東西拿出來。

「「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 !」」

他們拿出一個非常大的生日蛋糕,上面用糖粉寫著『月影生日快樂 ! !」。


「你們怎麼知道 ! 」路平好驚訝,他以為他們忘記他的生日了。

「我們是朋友,朋友會互相通靈阿 !」詹姆,這甚麼歪理 ?

「別以為我們忘了你的生日呀 ! 雷木思 ! 」天狼星露出笑容,拿出一根蠟燭,插在蛋糕上,拿著魔杖喊到:

「吼吼燒 !」

蠟燭閃出燦爛的火焰。

詹姆拿出四瓶奶油啤酒,給他們一人一瓶。



「「祝月影生日快樂 !」」


四人的聲音,伴隨著奶油啤酒瓶互相敲擊的聲音,迴盪在葛來分多交誼廳裡 ..............



「雷木思!」這聲音將他拉回現實,他像回憶中一樣回過頭,但這次,走過來的是小仙女,而非詹姆。

「你在嘆甚麼氣 ?」一樣的問句。

小仙女今天的頭髮是她最愛的粉色,穿著一件低胸的雅緻長裙,把她本來就很完美的身材突顯的更吸引人。

「沒什麼,只是在想哈利在學校安不安全。」路平還是決定敷衍她。

「別騙我了,雷木思,我知道你在想甚麼 !」小仙女皺起眉頭,轉頭對後面彈了彈手指。

「過來吧。」

原本躲在暗處的人紛紛走了出來,路平很驚訝,竟然這麼多人。

「生日快樂啦!雷木思!」

穆迪關上燈,衛斯理太太端著一盤蛋糕放到桌上,天狼星走過來對他咧嘴一笑:「怎麼樣 ? 像不像以前 ?」

「像、真的很像 ! 你們是故意這樣的嗎 ? 」路平雖然還有些傻楞楞的,但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然呢 ? 別以為我們忘記你的生日啦 !」天狼星故意這樣說。

「這全都是天狼星的主意呢 !」小仙女一邊拿出火燒威士忌一邊說。

「按照當時的順序,現在換我啦 !」天狼星說著,拿出一根蠟燭插在蛋糕上,喊到:

「吼吼燒 !」

蠟燭像當時那樣,閃出燦亮的火焰。

大家各拿了一罐酒,大喊:


「「祝雷木思生日快樂 !!」」


伴著火燒威士忌酒瓶的敲擊聲,這聲音迴盪在古里某街十二號的餐廳裡。

路平眼角泛淚,將烈酒喝下。

過生日,這件事對路平來說,意義重大。

     呼~寫完了呢~
   
     希望大家喜歡~

      路平生日快樂 ! ! !

搗蛋入門生xD @coco_chocomilk

0
禮物就不用給了,因為我帳號血量是零,車票用完,又不在家XD超廢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5

路平的3/10



黑漆漆的墨水,接著,彷彿一滴清水滴入般激起陣陣漣漪,倒映著一群穿著黑色袍衣的人們,圍著一張圓桌說著什麼。

這是夢。達安娜本能地理解到了。
再一會。意識到夢境的達安娜努力下潛,想再見見夢境的後續。

人們的聲音像從湖底深處傳上了般模模糊糊的傳入達安娜耳中。

「……」
「第一夜,天黑了,大家請閉眼。」
「食死徒請睜眼。」
「食死徒請閉眼,那個人請睜眼。」
「那個人請閉眼,正氣師請睜眼。」
「正氣師請閉眼,治療師1請睜眼。」
「治療師1請閉眼,治療師2請睜眼。」

「第一天,天亮了,請睜開眼睛。」
「昨夜,███出局了,請發表遺言。」

「居然第一晚就被殺,完全沒有線索,那、就這樣了?」

「……」
「感覺黑魔法方殺人真的看不太出什麼邏輯……」
「……」
「我要投 ███ 。」
「███一票。」
「我也太倒楣了吧!」
「我投███ 。」
「那......我也███。」

這是……狼人殺?

達安娜向前傾過身子,飄到眾人的正上方,卻看不清眾人的面孔與神情,耳邊的狼人殺還在繼續。

「啊!輸了。路平教授,你也太強了吧!」

……路平教授?

聽到人名的下一秒,達安娜迅速自上方飄離。

「再來再來!」

等等,我還想再聽……想玩玩看。


達安娜睜開了眼睛,殘月徹底消融於黑,這是個無月的夜。

#

1994年3月10日,青春韶華逝去之後,這是路平最溫暖的生日了----沒有餐風露宿、沒有窮困潦倒,霍格華茲的爐火靜靜的燒著,餐桌上的餐點冉冉升起熱熱的白煙。

往昔,路平總是恨不得自己遺忘自己的生日,童年時光的擁抱、少年時期的肆意,每每襯得如今冰寒徹骨。然而,愈是想遺忘,便愈是記得,風似乎一筆一劃的在心頭、在骨裡銘刻,彷彿一場永遠無法治癒的風寒。

如果忘記了血液裡的溫度,如果放任自己沐浴那沁涼的月光,如果……

數不清的夜裡,路平興起過如此念頭,又為此而戰慄。垠渺荒野之上,路平拋不了狼人的「狼」,卻又緊抱著「人」,遺世而獨立。路平的路,一點也不平。

今年,或許是忙著整頓霍格華茲實質上荒廢已久的黑魔法防禦課,路平如願地徹底遺忘了生日。


嗯?這是什麼?

路平一如既往地備課,卻發現桌面上莫名的出現了陌生的物品。一隻玻璃獸抱著彷彿黑寶石雕刻的泰迪熊,泰迪熊頭上有一撮色彩奇妙的瀏海。

這是……筆擱?是誰遺落的嗎?

路平將燭光挪近觀察,泰迪熊的瀏海因為火苗的溫度變了顏色,肚子上寫著小小細細的……

路平?

如果這是曾經的天狼星遇到,99%可能是愛慕者的把戲,但是自己?愛慕?

那一直是對自己而言太過奢華之物。

「叩叩。」
此時,門外響起了叩門聲,路平莫名的鬆了口氣。

「請進。」
肯定是失主前來了。

但辜負路平期待的,前來的不是失主,而是一群學生。

「……教授,請問您有空嗎?」
為首的學生面帶試探地探詢道。
「當然,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路平溫和地問道。

「「「教授!來一起玩狼人殺!」」」
再次辜負路平了期待,路平得到了如此不明所以的疑問。

於是不明所以的路平不明所以的玩了狼人殺後,帶著不明所以得到的造型筆擱去教課,然後回教授休息室時……不明所以的看著石內卜摔門而出。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今天究竟是怎麼了?
路平推門而入邊發問----


「「「雷木思,生日快樂!!!」」」


教授們齊聲祝賀,此刻(present),是路平最珍貴的禮物(present)。這是路平久違的、最溫暖的生日。



後記
雖然不記得了,達安娜其實做了預知夢,因此受影響而做......先用紙簍中的回收紙畫了藍圖,而後使用變形與符咒術做了筆擱,魔法持續到路平遇到東(真)施(品)。
做筆擱時達安娜自語「有誰能送路平教授嗎」被家養小精靈聽到了,霍格華茲的小精靈們都是優秀的小精靈。
達安娜會注意到筆擱消失、知道禮物被送出嗎?路平是否能得知筆擱的來源?達安娜究竟是否如願玩到狼人殺了呢?便憑君想像了。

作者的話:
文中提到的所有事件全都是給路平的禮物,路平生日快樂!
&其實這不是第一次(這世界線的)路平玩狼人殺了……
附上前提篇


圓桌遊戲


「不知道路平教授現在身體好些了沒有......」
某天午後,張秋遙望著前夜才結束滿月那灰樸樸的天流露出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不如我們去探望教授吧。」
張秋身旁的西追立刻看向神情空靈的張秋,稍稍思考了一下後語氣溫和的提議道。永遠不會錯漏自己一絲一毫的想法感受,總是慎重的望著自己的雙眼聆聽自己的想法,而後真誠的思考自己可以如何幫忙,張秋最喜歡這樣的西追了。

「就這麼貿然過去......好嗎?」
只要是西追的提議,張秋當然都好,但畢竟從來沒有去教授辦公室約會過,張秋不禁有些躊躇。
「哎呀,我倒是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喔。教授的『小毛病』最容易令人感到孤獨了!現在去說不定正好呢。」
西追身後,突然出現神出鬼沒的雅蔱和以撒。在雅蔱開口後以撒也緊接著說道:「西追和雅蔱都這麼說了,肯定沒錯啦,擇日不如撞日~Let’s go! 我們還可以和教授一起玩上次薄荷信上說的小遊戲,一定很有趣~」

以撒話一說完,在場的另外三人突然表情變得有些微妙。

「咦?我有說錯什麼嗎?」
不明就裡的以撒來回覷著大家的臉色問道,「探病果然還是陪病人玩點遊戲散散心比較好吧?」

「......嗯,說不定不錯。」
須臾之後,雅蔱如此說道。
「欸?你認真的嗎?」
聽到雅蔱贊同了以撒的意見,張秋不禁吃驚反問。

「嗯,說不定還真的可以?」
西追看了看眾人的神情,想了想後也認可了。
「路平教授說不定會覺得有趣。」
「既然西追也這麼說......」
西追開口後,張秋便同意了。
「是一定會覺得有趣~而且秋你其實也很想玩吧~」
以撒在聽到西追認可後便一蹦一跳的蹦向前方。


不知是否西追和張秋的號召力太強勁,還是路平太受歡迎,四人走向黑魔法防禦辦公室,到門口時已增加至九人。

「這次的護髮啊......」
「對對還有......」
中途跟上的毛莉和柯拉正熱烈的討論著保養品。

「女孩子還真愛美呀。」一旁的凱奧斯一臉不太能理解的說道。
「畢竟人都是先看到外表的啊。」
與大部分巫師家庭出身11歲才就學的同學們不同,曾因父母對啟蒙的重視插班就讀過麻瓜小學、參加過麻瓜冬夏令營的張秋想起以前因為東方臉孔而受到的種種特殊待遇,低聲感嘆。

一群人嘰嘰喳喳的走到門前,西追不得不提醒大家放低音量,而後才扣門。

「喔,這是怎麼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
看到浩浩蕩蕩的一群小巫師,路平有一瞬間顯得吃驚,之後從容的側身讓出通道。

「喔,教授,我們太想念你了,等不及下週的課便跑來,希望沒有打擾你。」
「對呀對呀,沒有教授你的課,可說是水--深--火--熱--啊!教授你可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
西追身後是雅蔱和以撒,緊接著伊利、姜娜跟隨,身旁的張秋則由毛莉、凱奧斯簇擁,柯拉拉著毛莉的手跟在其後。在西追開口向路平致意後,身後的同學們便紛紛按耐不住地聲聲附和。

「哦,那還真是深感榮幸。」
路平一邊笑著領著眾學生進入,一邊揮動魔杖,辦公室內立刻井然有序,雜物們紛紛靠在牆腳邊空出中央的部份,一個圓桌以及十張環繞的椅子映入眾人眼簾。

「喔,教授!你怎麼知道我們要來、還有幾個人?!」
幾位學子驚嘆道,對路平更加佩服了。路平對此保持了一貫的溫和笑容,頓時間,神秘莫測之感油然而生。

「教授教授~薄荷介紹了一個有趣的遊戲,我們一起來玩吧~」
對逐漸微妙的氣氛不為所動,以撒開朗的聲音像陽光一般劃破辦公室內的陰影,路平不禁失笑。
「好啊,是什麼樣的遊戲?」
路平柔聲問道。

「遊戲名是--狼、人、殺~」
以撒開心的介紹完,室內一片寂靜。


>>後續傳送門:https://www.hpfl.net/forum/thread/34888/39#number=580

對了,我沒有魔生,就當是來湊熱鬧的XD


新增 猗苗 @Jas159 的插圖

出處:猗苗の圖樓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2
@coco_chocomilk 嘆氣的話,幸福會溜走喔~(σ>∀<)σ(??
@jadeite 話說當初路平應該留到等學生幫他開謝師宴才走的啦(つω`)・゚。・゚。(咦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6
連假第一天推一下自己活動✧◝(>▿<)◜✧
想參加的各位趕快趁放假把坑填上(?)吧~~✧◝(>▿<)◜✧(啥啦""



然後以下是樓主本來要跟活動一起發結果拖到連假第二天才寫完腦洞(咳)的故事(`>ω<)♡




~那年三月的第十天~



 

 
1961310

 
男孩小小的手臂正朝面前的半空揮舞著,似乎想抓住那些散發著亮光的彩帶碎片-在身旁摟著他的女子則跟站在桌子旁的男人相視一笑,而在男人揮了下魔杖後那些亮光又變得更加耀眼。

「生日快樂啊、雷木思-」

男人愉快的說著,而那個名字則讓小男孩開心的咯咯笑了起來。摸了摸他跟自己還有男人同樣顏色的細髮後女子又在他的頭側親了一下,之後往前吹熄了蛋糕上唯一的一根蠟燭。

「不曉得這孩子的第一個願望會是什麼呢……不過對我來說只要他能夠平安快樂的長大就滿足了喔。」
 
 



***
 



 
1965年,310
 

推開木製的房門以前男人在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他幾乎沒有勇氣去面對門內的那張面孔-特別是在見到他進門以後那雙依然閃著光彩的眼睛。

「…覺得怎麼樣呢,雷木思?」他說,而在被他摸了摸頭以後男孩回給他一個微笑。

「我好很多了啦、爸-之前喝完剩下的魔藥以後傷口已經不會痛了。」他愉快的表示,將手上的畫冊闔起後移動身子坐到病床的邊緣。「…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從醫院裡出去呢,爸?我好想趕快回家跟媽媽一起看完其他的故事喔……而且今天是我生日呢,晚上媽媽一定又會做很多好吃的東西等我們回去對吧-?」

「……嗯…是啊,今天是你生日呢。所以快看看我這次又帶了什麼東西給你吧、你一定會喜歡的-」

男人這麼說著,在遞出色彩鮮艷的包裹時試圖掩飾語調裡透出的情緒-他看著男孩興高采烈的將禮物打開,用那雙只有自己一半大的小手開心的把玩著那些木頭玩具-有一些細小的配件在他放開手以後並沒有落回盒子,而是隨著他的動作在他還纏著紗布的手臂旁輕快的飛舞著。

等這孩子長大以後一定會是個優秀的巫師啊……看著眼前的景象男人心裡不由得想著,但藏在紗布底下的那道齒痕依然在腦中揮之不去,使得他只能移開視線不讓男孩注意到自己眼中的淚水。

「-以後我也可以像爸爸一樣到霍格華茲去唸書嗎?

「-當然啦、孩子-像你這麼有天份的小巫師他們一定會很歡迎你去的-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錯誤那句話永遠也不會變成謊言。
 



 
***
 



 
1971年,310
 

「……柏木跟獨角獸毛…十又四分之一吋長……恭喜你啦孩子、那根魔杖是你的了。」

看著那些在魔杖尖端飛舞的光點路平開心的笑了,而在身旁的父親也很高興的摟了摟他的肩膀。原本父親就答應過他會在十一歲生日的時候送他一根新魔杖,而現在即將隨著這個禮物到來的生活又比當初預想的令人期待許多-若不是數天以前那個令人驚訝的不速之客來訪,現在的他也不過只是收下了比往年特別一些的禮物而已。


 
……
 


「……不勞您這麼費心的,先生……我們的兒子很好,只是因為一點狀況讓他沒辦法跟其他孩子一樣到外面去……」

側耳細聽以後路平闔上了面前的書本聳了聳肩。也許又只是一些愛管閒事的鄰居跑來問自己怎麼都沒去上學吧。伸了伸手臂後路平將視線轉向去年生日的時候收到的多多石-打從學會怎麼玩以後他還沒有一次能贏過自己的父親,也許晚餐以前再多練習一下最近想到的新技巧是個不錯的主意。

「……真是個有趣的方法啊-雖然剛才只差了一點點就會失敗呢。」在抓住前方的石頭後一個聲音突然在路平耳邊響起-他驚訝的轉頭看向自己身後,有個看起來比父親年長上許多的男人正面露微笑的站在那裡-他的臉上戴著一副半月型的眼鏡,長到可以塞進腰帶的鬍鬚就跟他的頭髮一樣銀白閃亮,一雙淡藍色的眼睛正興致盎然的看著散滿多多石的桌子。

「-喔,抱歉啊、可能嚇到你了。」一邊說著年老的男人一邊優雅的欠了欠身,而在路平想從位子上站起時則抬手制止了他的動作。「-請原諒我這有些失禮的拜訪方式……但我想你的父母應該會很樂意聽完我的解釋的。」

望著那個和藹的老人路平疑惑的偏了下頭-從他能突然出現在自己背後這點來看應該也跟父親一樣是個巫師,而在路平最喜歡的一些巧克力蛙卡上好像也見過他的樣子。

「…介意我加入一會兒嗎?」指了指那些多多石後年老的巫師說著,而路平只停了數秒便給他一個微笑搖了搖頭。揮了揮魔杖變出一張椅子後年老的巫師輕鬆的在桌子旁坐下,「-在那之前我也好像該先自我介紹一下呢……我是阿不思˙鄧不利多,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的校長-很高興認識你啊,雷木思。」

最後一句話讓正在和對方握手的路平驚訝的睜大眼睛-他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時候見到那個聽父親提起過好幾次的學校校長,而更令他意外的是這樣的人居然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呵呵,是啊-除了這以外我知道的還比你父親所想的更多呢。要吃些鬆餅嗎、孩子?」

接過憑空出現在眼前的盤子後路平道了聲謝,而那個叫鄧不利多的巫師則輕快的移了下離他最近的一枚多多石。很快的將注意力放回遊戲上的路平此時並不知道,再過數十分鐘以後他將會收到有史以來最令他興奮的生日大禮。
 
 



***
 



 
1977310
 


臨時增加的級長工作總是會讓剛做完作業的自己感到疲憊。伸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臂後路平往前推開了寢室的木門-有那麼一瞬裡面看起來沒有半個人影也沒有一點光線。

「……Surprise

「生日快樂-!!」

「梅林的鬍子啊、月影,你終於回來了-剛才獸足還在那裡講說你再不出現的話他就要自己先去廚房找宵夜吃囉-」

耀眼的亮光和清脆的聲響出現在自己四周-將擋著眼睛的手放下後路平便被突然冒出的詹姆攬住頸子,而天狼星則是沒好氣的敲了下那一頭亂髮的腦袋。

「-那是什麼表情啊-難道說我們的級長大人又忘記自己的生日了?」將視線移到路平身上後天狼星一臉狡黠的推了推他的肩膀,而路平則很快的清了清嗓子假裝沒有被眼前的景象弄得發愣。

「-才沒有啦,我只是以為-」

「以為我當了魁地奇隊長還有某人成為霍格華茲的全民情聖就會忘了你的生日嗎?」詹姆嘻嘻笑著,接著又馬上被他身後的天狼星狠狠巴了一掌,「那樣的話你可太小看我們跟你的交情還有主科全部『傑出』的腦子了……再說像十七歲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可不能隨便過啊-」

「就是嘛,好不容易又多了一個人跟我一樣能在校外使用魔法了,也許這個週末的活米村假期我們可以溜到更遠一點的地方去試試看-」

「建議你在那之前還是先考慮一下鹿角先生和蟲尾先生的感受比較好喔-」路平半開玩笑的表示,而天狼星則故意瞄了瞄詹姆又往上方溜了下眼睛-從詹姆的表情來看他好像非常想把點著蠟燭的蛋糕往天狼星臉上砸去。

「-別管那個了啦、月影,快來看看我們準備了什麼超酷的生日禮物給你吧-順便說一下這次我可是在鹿角和獸足提醒以前就先想到了呢-」

在路平試著打圓場以前一旁的佩迪魯愉快的說著,而他有些得意的語調讓後兩者都瞪了他一眼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吹熄蠟燭以前路平的視線又在這幾個朋友的身上停了一瞬-跟他們認識還有一起在學校裡度過的每一天,都足以讓他把那個想法當做每一次蛋糕前的第三個心願-對他來說那絕對是比能長命百歲或通過所有的超勞巫測還更重要的事。

「…希望我們四個人可以永遠都這麼要好……希望畢業以後我們都還是能時常像這樣子聚在一起…。」
 
 



***
 



 
1996年,310
 


才剛打開臥室的門路平便看到眼前一暗-然後才發現是被突然飛到頭上的旅行斗篷遮蔽了視線。

「-睡到現在才起來啊?」熟悉的笑聲在斗篷的後方出現-將飄在半空中的它用手移開後路平才看到一臉戲謔的天狼星。「-哈哈、看來下次有機會見到鄧不利多的話我得替你抱怨一下他的工作分配啦-」

在魔杖的操控下斗篷就像被線牽著的木偶般玩弄著路平的髮梢,而在路平開口以前那件斗篷便落到了他的手上。「-哪、給你的-看在滿三十六歲的第一天份上好歹也更新一下任務時的配備吧?」

「…對喔,我都忘了是今天。」有些訝異的看了看手上的新衣後路平微笑著表示,「-謝啦老兄、我沒想到你還記得呢…雖然我現在的那件斗篷還可以再穿上一陣子-」

「閉嘴收下就是啦,這可是我好不容易逮到機會找金利幫忙才拿到的呢。」天狼星得意似的表示,而路平則是笑了幾聲後將斗篷掛進房間。「-而且別開玩笑了、月影-難道你以為被當成懸賞一萬加隆的殺人犯以後我就會忘了你的生日?」在他們一起往樓梯走時天狼星又補上一句-那副故作不悅的表情讓路平只能苦笑著搖手否認,而那遙遠又熟悉的說法則讓他一瞬間有些懷念-那些剛才還出現在夢中回憶裡的面孔,現在只剩下那個布萊克家的長子還在眼前。

這麼久以來自己所認識的許多人事物都變了-或許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比以前要珍惜又更害怕失去。

「-既然沒什麼事的話等等一起到廚房去顧著我那個外甥女吧?」一邊和路平一起往樓下走去,一邊天狼星隨意的用拇指往某個方向比了一下,「-剛才她一進來就吵著說要幫你準備生日大餐,可是你也知道上次她打算幫茉莉準備晚飯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吧……我看一會兒我們再不過去的話整個廚房都會被她拆了-」

正在此時廚房的方向傳來了一連串的鍋具掉落聲-夾雜在其中的驚呼讓路平用手扶了下前額,在和天狼星一起跑向那裡時卻無法止住嘴角的笑意。

……在像這樣的日子裡是否能原諒自己的任性呢…?

暫時忘記自己其實不該跟那個東施家的女孩走得太近。
 
 



***
 



 
1997年,310


 
路平不確定自己是被窗外的朝陽還是惡夢裡的畫面驚醒。從沙發上坐起身子後他依然感到有些疲累,不過至少跟前幾天晚上比起來要好上許多-雖然這棟廢棄的木屋並不算是理想的過夜場所,但亟需補充體力和精神好應付下一次任務的他也沒多少選擇。畢竟灰背那傢伙的行動可不會管打算阻止他的人什麼時候準備好呢。

收拾好隨身的物品後路平站起身來打算離開-經過破舊的餐桌時他卻發現那裡多了自己進來時沒有的東西。

……這是什麼時候放在這裡的…?

望著還微微冒著熱氣的麵包和濃湯路平發愣了好一瞬。顯然準備這些的人不久之前才剛離開,而已經幾晚沒睡好的自己甚至沒感覺到一點動靜。在路平的印象中這個臨時的落腳處他只有跟天狼星和東施提過-前者早在去年的那個時候就已經不在了,而靠在盤子邊的羊皮紙上的字跡讓路平差點就忍不住心中的情緒。

「……為什麼她會在這種時候來這裡呢……」

-應該說她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猜到自己正好待在這個地方。紙條上用簡短的句子提醒著路平要好好把早餐吃完,最後在簽名的前一段用花俏的字體寫了句「生日快樂」。

「……哈哈、果然沒有你們在我就會忘了自己的生日呢…。」

像在嘲笑自己似的說完後路平又望著那些替自己準備的食物好一會兒,然後在桌子旁坐下來開始靜靜的享用這頓難得的早餐。麵包有些烤過頭了,濃湯裡的蔬菜也有些切得太大,但不管怎樣都比記憶裡的那頓生日大餐要進步許多。一邊吃著手上的麵包路平一邊回想起那時候東施用咒語「荼毒」每道料理的景象-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嘴裡多了些不屬於麵包的鹹味。

「……好想見她一面……。」

用手按住自己的眼眶試圖阻擋溢出的淚水,但那麼做只是讓東施的每一個笑容在路平的眼前更加清晰。像她這樣的女孩根本就不該花這種心思在自己身上……

……像這樣的我還有資格妄想把她留在身邊嗎……?
 
 



***
 
 



1998310
 


在東施走出廚房的時候路平趕忙接過她手上裝滿食物的木碗,而她只是對他眨了下眼後又輕快的拿起另一個鍋子。

「-這種時候妳還是應該待在房間裡好好休息才對啦。」一邊看著東施用謹慎緩慢的步伐走向火爐,一邊路平在她將鍋子放下時有些擔心的說著-讓鍋子裝滿了湯底並用魔杖點火後東施才轉過身來攤了下手。

「-反正離我們的寶貝兒子可能出來的時間還有好幾個禮拜呢,」她愉快的表示,將身子靠在櫥櫃旁後用手摸了摸肚子-那看起來似乎又比路平兩個月前的印象要大了一些。「不過是一些簡單到小孩子都會的料理才累不死我啦…再說想要順利生產的話多走動一點也會有幫助呢-」

「-妳怎麼知道他一定會是個兒子呢?」在東施把手伸向架子時路平有默契的將湯勺遞到她手上-跟她相視一笑後他溫和的這麼問著。

「這個嘛,聽茉莉說她懷那六個小子的時候總是會想吃加了檸檬的食物-只有懷金妮那次老是覺得菜餚裡的辣椒放的不夠呢。」東施說著,一邊靈巧的揮動魔杖讓一部分食材落進鍋子-不一會兒功夫熟悉的香味已開始從煮滾的湯裡緩緩散出。「-而且信不信由你啊,去年秋天的時候我也是每天都想吃一點酸的零食呢,要不是我媽阻止我還真的有可能在一天之內把整包酷酸果解決掉-」

「-在那之前我想妳的嘴巴和舌頭會先跟妳抗議喔。」路平笑著表示,而東施則是對他扮了個鬼臉後用魔杖敲了敲爐子-火苗減弱以後她繼續用手中的湯勺在鍋邊攪拌著,而路平則一邊觀察著鍋裡的情況一邊適時的添進新的蔬菜。他注意到東施每隔數秒就會用手扶一下後腰,隨著那個動作攪拌的速度也會稍微的慢下來;在把所有的食材都加進鍋子後他往前輕輕攬住東施的身子-被他握住手腕以後東施轉頭看了下他,之後淺淺一笑任由他帶著自己的手繼續攪拌鍋裡的湯。

「-看起來絕對比我第一次替你煮生日大餐的時候像話多了,」她說著,稍微往前看了看冒泡的湯汁後有些隨意的靠在路平身上,「嘻嘻、這樣我就比較放心啦…如果能像這樣子每一次都進步下去的話,以後我們兩個人煮的東西應該都能讓這孩子有美好的回憶對吧-?」

「唉呀,看起來我好像應該要開始期待這孩子跟我接下來的每個生日囉-」路平輕鬆的表示,而在東施將爐火熄滅時則溫柔的吻了下她粉紅色的髮絲。他讓東施將自己摟著她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隔著衣服所感受到的脈動讓他又比之前更期望能見到這個小生命。

自己現在還能夠待在這孩子的母親身邊真是太好了……想到了之前還曾經打算放棄這個機會路平就覺得自己愚蠢至極。像這樣寬容的諒解和幸福他還有什麼理由繼續逃避呢……?

只要自己能陪在東施和這孩子身邊,接下來度過的每個日子他都決定要比以往還更加珍惜-不管是東施和這孩子的生日也好,或是那個總被他自己本人認為無關緊要的生日。






~End~


 ......然後就沒有下一次生日了喇OAQ明明是生日賀文我在這灑什麼洋蔥啊OAQ(つД`)・゚。・゚。(ryy

🏹禦教魚樂🐋 @shaoyu

7

狼嚎


  雷木思悶悶地盯著月曆。
   灰銀的滿月掛在屬於三月十日的那一格上,無情地嘲笑著。
  今年的生日,肯定糟糕透頂。
  
  面龐一天比一天的蒼白,卡其色的短髮似乎也隨著月的豐盈,越來越接近杏仁色。
  時日一直倒數著,猝然的劇痛時不時竄入全身不停提醒他離滿月的距離。
  
  又到了變身的日子。
  「月影,高興點,我相信沒那麼糟。」天狼星拍著好友的肩。
  「你的生日晚餐讓你到禁忌森林選,怎麼樣?」詹姆戲謔地說。
  被瞪了。
  「還是你想吃掉蟲尾……我是沒意見啦。」||快點吃它!!杜絕後患(ꐦ°᷄д°᷅)||
  「WHAT THE HE…
  「我想送你去勞動服務了。」
  同時惹兩個人,真有你的,鹿角。
  
  春初,日落的早,劫盜們還來不及享用晚餐就得上路──一隻狼人出現在大餐廳可不是什麼好事。
  黃昏時分,夕陽依偎著山西斜。火燒雲鋪滿了整片天空,延伸至山巒後方,映出起伏的山川。
  扎根於校園北方的渾拚柳仍揮舞著強而有力的樹枝,剛脫離寒冬的它沒了綠葉點綴,顯得更加凶悍、張狂。
  桀驁不馴的渾拚柳對劫盜們來說從不是問題。彼得蜷縮起身子,一陣眩光,鼠色頭髮的矮胖男孩變成了胖嘟嘟的灰鼠。牠踏著搖搖晃晃的步伐,奔至渾拚柳腳下的樹瘤躺好。
  鷹擊毛摯的樹枝慢了下來,溫柔地搖曳著。
  其餘兩人化作各自的化獸型態──雄鹿和黑狗,一蹦一跳地走入密道。
  
  尖叫屋內,四人靜默不語。大黑狗獸足磨蹭著雷木思的身軀,灰鼠蟲尾又窩在那台破爛不堪的鋼琴內部,烏黑的眼珠子閃著不安卻期待的光芒,鹿角跪在窗邊,眺望遠方,那座恬靜的活米村村落。
  雷木思倚著窗框,淺灰色的雙眸望著漆黑的蒼穹。今晚的雲霧頗重,月也正和那堆灰黑色的棉花較量。雲霧裡透出銀盤似的銀灰色暈影。
  
  撲通、
  撲通、
  沉重的心跳用力敲擊著。強烈的呼吸聲迴盪於尖叫屋內,急促而短淺。
  蟲尾躲得更隱密,只依稀看見一團黑影蠢蠢欲動,。靠在月影身旁的獸足抽動了幾下,尾巴警戒地擺動著。鹿角豎直了雙耳,明澈的眼珠盯著雷木思逐漸失去血色的臉龐。
  「啊──」月影痛苦地尖叫、呻吟著。胸口劇烈起伏。五臟六腑被拉扯、撕裂,每一滴血液升到了沸點。無形的絲線纏著每一根骨頭,毫不留情地蹂躪著。白襯衫被魁梧的骨架撐破。彈指間,濃密的灰黑色毛皮冒出,裹住蒼白的皮膚。鼻樑與顴骨硬生生朝外拉長,整齊的齒列削尖,利如刀。
  獸足在月影身旁不停低聲嗚叫著。
  利爪漫無目的地揮舞──鮮血飛濺。
  大黑狗反射性的向後跳了幾尺遠,痛得直吠。
  鹿角即刻起身。
  「唰──」利刃劃下,焦糖色的毛皮赫然出現五道血痕。
  如此鮮血淋漓的畫面使得蟲尾驚恐萬分,笨拙地在琴弦上奔跑,斷斷續續的音符引起了狼人的注意──殺氣騰騰的紅瞳凝視著鋼琴。
  鹿角痛苦地撐起身子,雄壯的鹿角抵擋著失控的狼。
  「嗚…汪、汪,嗷嗚~~~~」雄壯的嚎叫傳遍活米村,狼人豎直了獸耳,滿腔怒火轉變成了一種狂喜,血色的眼眸亮起雀躍的光芒。
  狼人的情緒趨於轉晴,獸足興奮地奔跑著繞圈,鹿角勾出瑟縮在角落的蟲尾,一同享受快樂氣氛的渲染。
  雲霧散了,潔白的月光灑進尖叫屋、照亮劫盜們的面容。
  響徹雲霄的狼嚎二重奏迎接滿月之夜的正式來臨。窗框邊,狼人、黑狗、雄鹿和灰鼠相互依偎著。
  The best present .
  forever

短短的賀文出爐// 連動賀圖這邊走→ 👢 
雖然人事已非,劫盜的友誼仍forever

魔生名:凱莉 林
魔生居住地:水晶洞坎梅爾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1
@shaoyu 看來大家都喜歡在人家生日的時候灑洋蔥灑玻璃呢(つ∀`)・゚。・゚。(喂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0
偷偷再頂一下(つ∀`)
提醒大家活動是到3/17,在那之前有參加的人都會有參加獎,
不過人氣獎的結算是3/10那天喔~~(´▽`ʃ♡ƪ)

海莉 @Enola

4
今天是我母親的忌日。
我拿著她生前最愛的百合到墓園探望她。因為除了我以外,還有誰會探望她呢?
我果然沒錯。
大理石的墓碑空蕩蕩的,只有那溫婉可人的女人的肖像,和一句銘言。我把手中雪白的鮮花放下,環顧四周:
和這裏孤涼的情景恰恰相反,墓園另一頭人山人海。
一堆不認識的人圍著一塊墓碑,好像還有一個人在致辭。他們穿著素衣,手執鮮花,還有人在哭泣。
對,就是那個金黃色頭髮的年輕人。啊不,他怎麼變成棕色頭髮的?我是認錯人了嗎?
這樣的大排場想必是一個重要人物吧。我心裏想。
與墓碑上靜止的照片無聲地對視著,過了幾秒,我坐下來。我跟她說了些話,比如現實生活中遇到的煩惱甚麼的。
另一頭,包圍墓碑的人群漸漸散了。我看了看腕錶,喔,差不多時間了。我站起來,拂了拂身上的塵埃,跟母親道了再見。
臨走的時候,我經過了那個墓碑。
墓園裏,大理石的墓碑被一堆花簇擁著,還有一些寫著信息的紙條夾雜其中。
一張印有花邊的紙條上,有著數行華麗的花體字:

感謝你教導了年幼無知的我,出身與外表不代表一切。感謝你穿著被當時的我認為不值一文錢的衣服,教會了我值千金的知識。


另一張羊皮紙寫著圓圓胖胖的兩行字:

教授,你教會我的不只是知識,還有成為一個葛萊芬多的勇氣。


在一束百合上,有一張用工整秀麗的字體寫成的小卡片:

那個女孩並不是最聰明的,因為她沒有看出,即使披著一身的狼皮,都可以有一顆柔軟的心。


還有一張以遼草的字體,寫著數句勉強能辨認出的話:

真正勇敢的,不只有挺身而出的騎士,還有那些明明自己比別人痛苦一萬倍,仍然安慰他們、鼓勵他們的無名者。


我想,墓碑主人的在天之靈,看到世人對他的評價,應該覺得自己的一生也沒有枉活了吧。
「雷木思.路平」這個名字很有名嗎?我對他完全沒有印象。不過,那個有著楬色眼睛的男人,看上去就覺得是個溫柔的人。
 跟媽媽一樣。我想。
我回頭再看了看母親的墓碑,便走了。
啊,走的時候,好像看到了墓碑上那個棕色頭髮的人動了啊。不過,應該是我眼花了吧,照片上的人又怎會動呢,你說是嗎?

全文完

啊終於寫完了。這篇拖了超久的,因為我懶因為總覺得原本的大綱怪怪的。最後就改成以一個陌生人(甚至是一個麻瓜)的視角來寫。
比起直接寫大家怎樣替路平教授慶祝生日,我更想以其他人的視角來看這件事,以其他人對教授的感覺當禮物,希望路平教授喜歡這份禮物吧!
路平教授生日快樂!
悄悄告訴你,我本來的大綱是泰迪的日記本(別告訴別人喔)
除此以外,其實寫這篇文也有挑戰自己的意思:一直以來比較擅長的文風都是比較感性和抒情,這次的文好像沒有甚麼感情,就是試一試用一個理性(陌生人)的人當切入點,希望能以一種淡淡的悲傷貫徹整篇文。

魔生名:海莉.格莉菲斯
魔生居住地:劍橋

雪兒 @mimi0907

4
大自然的祝福

一名約莫3、40歲的中年男子走在街道上,他的腳步沈重而緩慢,臉上掛著一串串晶瀅透替如珍珠般美麗的眼淚,而他的眼睛……是閉著的。

路上楓葉皆以轉紅,在這安靜而緩慢的街道上更顯得美麗。此時一陣風刮過,楓樹上的葉子紛紛飄落下來,有的落在馬路上,有的落在街道上,而有一些枯萎的、脆弱的,則落在那男子的頭上。

男子伸手輕輕抓住了一片鮮紅的楓葉,將眼睛睜開,此時在他眼中,世界是多麼的模糊不清,就如同……他好友看不清「那個人」的僕人的心一樣,已經因為漫長的時間而混濁了。

男子怔怔的看著他握在手裡的葉子,「它就跟詹姆一樣*1。」男子呢喃著,將那楓葉隨意一丟,就此離去。
——————1991.10.31——————
「詹姆,你好嗎?自從你離開我們後,我們就時常惦記著你與莉莉,你們是在天上看著我們,還是一直陪伴在哈利的身邊呢?又或許,你與莉莉睡著了,睡的很安詳也很沉?」男子雙手捧著一束花,跪在墳墓前,低頭呢喃著。

「哈利現在已經11歲了,我相信他在霍格華茲的生活一定很順利,對吧?如果你在天上看到哈利幸福的模樣的話,那麼,請帶訊息給我,好嗎?」男子又低語了一陣,隨即站起身來。

男子回頭一看,身後的幾株楓樹映入眼簾,男子隨手拔起幾片楓葉,將葉子排好後,放到了石碑前,「願你與莉莉都能一直像這片楓葉一樣。」
——————1994.3.10——————
「雷木思,教學的過程還順利嗎?」鄧不利多喝了一口茶後問道。

「很好,而且能每天見到哈利也蠻不錯的。」路平緩慢的回答。

「是嗎?話說,今天是你的生日對吧?」鄧不利多的雙眼看著路平。

路平愣了一愣,詫異的點了點頭:「您是怎麼知道的呢?」

鄧不利多笑了笑道:「在你還小時,每年霍格華茲在三月十號時總會有倒楣事發生,比如有人莫名其妙的在走廊上倒著走啊,或是飛七的貓咪漂浮在大餐廳等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教師實在很難忘記劫盜四人組的生日。」

鄧不利多一說完,路平就忍不住開始大笑起來,笑了一陣卻也不禁感到傷心,低下了頭。

「對了,我剛才收到一個指名是要給你的包裹,你等我一下。」鄧不利多起身走向木櫃前,拿出了一個約莫7、80公分高的盒子,將它交到路平手裡。「你回辦公室再打開它吧。」
—————————
路平拿出了一把小刀將紙箱割開,只見裡面是一盆美麗的黃色風信子,路平愣愣的看著這株植物,突然間他心念一動,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謝謝你,詹姆。*2

*1楓葉的花語:堅毅
*2黃色風信子的花語:幸福、美滿
魔生名:雪兒 羅娜
魔生居住地:科克

個人覺得這篇寫的滿匆忙的,因為我是在昨天才臨時把原本的稿刪掉重用,整個故事結構很不完整。

另外相信大家看完備註後就大概知道這篇文是以什麼為基底了,其實當初我也沒有特別想把內容跟花語扯上關係,一開始只是因為覺得讓路平走在充滿楓樹的街道上應該蠻好看的(被揍飛)不過後來因為一時興起忍不住去查了一下關於楓樹的花語,這才發現原來楓樹有著堅毅的意思在,感覺跟詹姆的性格蠻像的,所以後續劇情就以花語的方式呈現。
而黃色風信子除了是代表詹姆送來的訊息,同時也有祝福路平能夠幸福的意思(是說那盆栽到底是誰送來的

總之這裡就祝路平教授生日快樂~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0
@Enola 我也想去墓園獻花~(つ∀`)♡(妳誰"
 @mimi0907 求老師們心理陰影面積( ノ・ω・)ノ(##

總之路平生日快樂(つД`)・゚。・゚。✧◝(>▿<)◜✧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0

公布人氣獎名單~~(ノ>ω<)ノ








恭喜以上有參加活動的作者~(`>ω<)♡
然而我很想問問這次怎麼這麼多人放棄獎品(゚∀。)(つω⊂)(ry

悠悠黑湖裡,子寧不嗣音? @jadeite

1
@Jessica 有沒有考慮將3/10以前所有人的文串起來呀
感覺是可以辦到的耶
如果所有來投文的巫巫都同意的話我來幫忙弄好像也可以?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1
@mimi0907 @shaoyu
禮物已經寄出啦~( ノ・ω・)ノ感謝參加這次的活動~( ノ・ω・)ノ

然而海莉@Enola我發現我家的貓頭鷹沒去過你家(?)(゚∀。)|||(つД`)
再麻煩另外私訊跟我約時間領了喔~(つ∀`)
(不過今天被麻生抓走(?)了可能會晚上才回(つω⊂))   

提醒大家接下來到3/17為止還可以繼續投稿領參加獎喔~(`>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