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孫世代】Several Decades After

發表於

(圖源來自Canva圖庫)

死亡只不過是另一場偉大的冒險。

閱前須知:
・本文內含大量個人理解與OOC,慎入
・寫作上僅以哈利波特原著七集作為參考,並將怪獸系列電影視為與文內世界觀平行的宇宙
・設定GG與AD雙重生在現代魔法世界,年齡上比子世代稍微小幾歲
・設定在麻瓜世界中有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不包含小說)的存在
・是一個單純因為腦洞而開的坑,更新時間不固定,有可能會不定時刪修之前已經發出來的章節
・歡迎善用訂閱

目錄 #1
13

本文作者

  • 高等魔法修練者
  • 100  3389

沐鹽 @Liau

6

目錄

Open at the Close #2
Chapter 1. The Boy Who Lived #3

沐鹽 @Liau

10

Open at the Close

真亮。這是他恢復意識以來的第一個想法。

略微有些刺眼的暖黃光線模糊的從眼皮外透了進來,阿不思・鄧不利多略微吃力的在一張嬰兒床上睜開了眼。從高塔上墜落所帶來的失重感帶來的眩暈似乎還殘留了一些,在他的大腦裡安靜的發脹。

輕柔的叮鈴聲在耳邊穩定而緩慢的響著,他安靜的盯著床上方旋轉著的嬰幼兒玩具看了一會兒,才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究竟是在哪兒。

他所在的這間房間佈置得很溫馨,房間角落的櫃子上甚至還擺著一隻棕色的泰迪熊。或許是為了讓房間裡的光線比較適合小孩子睡覺吧,房裡僅僅開了一盞小夜燈。吵醒阿不思的光線則是從半開的門縫外透進來的,似乎有誰剛剛推開了一個小縫。

他遲來的有些想笑。真是妙了,他還活著。——儘管現在成了一個嬰兒,但他仍然活著。

「吱呀」的一聲,被漆成白色的房門似乎被誰推開了一個縫,外頭略顯吵雜的聲音頓時湧進了他的耳裡。「媽咪!媽咪!我要看一下阿不思!就一下,拜託⋯⋯」那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不滿中帶著一點撒嬌的意味。

「不行,你弟弟在睡覺,等他醒了再讓你進去他房間看他⋯⋯」

「他要是一覺睡到明天早上怎麼辦?我明天早上就要回霍格華茲了,火車九點就發車⋯⋯」

霍格華茲。阿不思敏銳地捕捉到關鍵詞。瞬間,混雜著巨石崩落的巨響與尖叫聲的轟鳴頓時竄入他的耳裡,在他的大腦裡嗡嗡迴響著。他又依稀看到了賽佛勒斯決絕而冷漠的神情,眼睛眨也不眨的抬手放出一道綠光——

霍格華茲怎麼樣了?還有他的學生和同事們、阿波佛,還有哈利⋯⋯

門外的爭辯聲和腳步聲愈來愈近。

「噢媽咪,我不會吵到他的,我會輕手輕腳的⋯⋯」

「夏綠蒂!」

阿不思用眼角餘光瞥見了被輕輕扭開的房門把手。他勉強將自己從幾乎要轉化為恐慌的擔憂壓下,閉上了眼睛裝睡。

門吱嘎的一聲開了。阿不思聽見細小的腳步聲慢慢的朝他靠近,最後在他的床邊停了下來。小女孩興奮得有些急促的鼻息輕柔地打在他的臉上,阿不思接著聽見了她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他好可愛⋯⋯」她小聲的說,「他睡著了,對不對,媽咪?」

出於一種莫名的好奇心,阿不思遲疑了一下後,緩慢的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目不轉睛盯著他看的夏綠蒂穿著有兔子圖案的粉色上衣,一頭紅髮綁成了兩個俏皮的馬尾,湛藍的雙眼裡滿滿都是對於他的好奇和純粹的關愛。阿不思這才恍然發覺,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被人投以這樣天真且善意的目光了。

「噓⋯⋯小聲一點,你會吵醒他的。」夏綠蒂的母親無奈的小聲勸阻。「現在你也看到阿不思了,我們就讓他好好睡覺好嗎?」

「⋯⋯好。」夏綠蒂晃了晃她的馬尾,低下頭親了阿不思的額頭一下,又心不甘情不願的盯著他看了最後一眼,才依依不捨的跟著母親走出房間。

在她的母親把房門帶上前,幾句夏綠蒂的埋怨還是飄進了房間裡:「噢不,叫老爸不要再看哈利波特的重播了,我都要聽那些台詞聽到膩了。他到底是有多愛那系列的電影才把阿不思取名叫阿不思?我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

哈利波特系列的電影?哈利波特⋯⋯哈利?阿不思側耳細聽,試圖聽到更多細節,然而屬於嬰幼兒濃重的睡意很快又湧了上來,他努力對抗了一會兒睡魔,接著就支撐不住睡著了。

下一章 #3 目錄 #1

沐鹽 @Liau

8

Chapter 1. The Boy Who Lived

距離阿不思.赫里森在嬰兒床上睜開眼睛那晚早已過去了十年,當初的小嬰兒如今已經長成了一個有著紅髮藍眼的十一歲男孩,聰明而且善體人意。他和他的家人與同學相處融洽,在學校展現出了十成的好學,成熟的簡直不像個孩子。

——儘管他可能也確實不是個孩子。

現代社會在某種層面上來說,顯然比魔法還更要像魔法。麻瓜所發展出的許多新技術都十分讓阿不思驚嘆,他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巫師傳統的訊息傳播媒介確實速度太慢了一些——看看Email!當巫師們還在貓頭鷹腳上綁信的時候,麻瓜的信件早就都送到收件人手上了!

現代社會對於魔法世界的寬容度也同樣讓阿不思感到驚訝。

出於某種他並不太清楚的原因,英國巫師界幾十年前的那段歷史很顯然的在前幾年被拍成了麻瓜的電影。阿不思一開始還不太能習慣在學校看到同學戴著《哈利波特》的聯名手錶走來走去、和一群對於《哈利波特》系列相當狂熱的朋友瘋狂討論電影的劇情,但經過了在現代麻瓜世界好幾年的生活,他已經能笑呵呵的坐在旁邊看同班的艾咪和瑞克爭論石內卜到底是不是個好人了。

不過儘管很早就知道自己和夏綠蒂一樣還是會到霍格華茲入學,目前還只是一個十一歲小孩的阿不思還是對許多麻瓜的科技展現出了濃厚的興趣——比方程式設計。

*

夏綠蒂雙手叉著腰,皺著眉頭看她的弟弟用鍵盤敲敲打打。「阿不思,我想你應該休息一下了,過度用眼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再一下嘛,」阿不思的眼睛依然沒能離開電腦螢幕,「不過我還以為你最近很忙,你不是總在餐桌上抱怨魔法部的工作讓你吃不消?」

夏綠蒂斜睨了他一眼。「吃不消是一回事,我總是要花點時間關心一下我的弟弟嘛⋯⋯看你這個架勢,是恨不得讓自己近視好去配一副眼鏡嗎? 半月型的,像那個和你叫同一個名字的那任霍格華茲校長一樣?」

阿不思從前和藹的笑容在現在這副屬於孩子的面容上顯得有些淘氣。「半月型的太老氣了,真的要選的話,方形和圓形的應該會好一些。」

夏綠蒂氣的拍了桌。「我是叫你少用一點電腦,不是真的要讓你挑眼鏡!」她彎下腰,仔細盯著阿不思的電腦。「我看半天了都沒看懂,你寫的這個是什麼?⋯⋯你要架一個網站?網站有什麼好玩的⋯⋯」

「——不是網站,是遊戲。」

「那也該適可而止吧?老爸老媽是讓你學程式,可沒有讓你學一學把眼睛學壞了⋯⋯不過說真的,你的入學通知書都來了,你都沒有什麼對霍格華茲好奇的嗎?一天到晚都泡在電腦前面。」

「反正到時候去了總是會知道的,」阿不思不以為意,繼續在他的鍵盤上敲敲打打。「不過我記得你好像還有一份要交上去的報告沒做完?我是還剩幾天暑假沒錯,不過你明天可就要回去上班了。」

「阿!不!思!」夏綠蒂氣得拔了他的網路線。「你也才幾歲而已?用電腦這麼久也用夠了吧?」

她瞪了阿不思一眼,轉身拉開他的房門準備下樓,臨走前還不忘丟下一句:「我下午就帶你去斜角巷買東西,你給我收拾收拾準備走了。」

*

儘管姊姊夏綠蒂的確是個貨真價實的巫師,然而由於父母都是麻瓜的關係,阿不思這輩子倒是一次斜角巷都還沒去過。

因此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時,阿不思不由得有些愣神。

那些周遭商店的陳設似乎都還是和幾十年前一模一樣,華麗與污痕還是華麗與污痕、藥店還是那間藥店(好吧,或許外觀顯得破舊了不只一點)。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的反而是一個路邊賣蛋糕的小販。小販賣的蛋糕似乎只是再尋常不過的麻瓜蛋糕,連麻瓜的卡通角色——皮卡丘——的造型的蛋糕似乎也都再普通不過,然而這個皮卡丘蛋糕似乎和麻瓜所做的還是有些不同,具體不同在哪裡呢⋯⋯

阿不思瞇著眼睛看了一會兒,發現這隻皮卡丘(蛋糕)居然是會動的。⋯⋯會動的皮卡丘蛋糕?阿不思敢肯定那個蛋糕上一定施了某種魔法。他想了一下,不動聲色的掙開了夏綠蒂的手(她正全神貫注的盯著另一間商舖裡拍著翅膀到處亂竄的貓頭鷹),悄悄的靠近了那個賣麻瓜蛋糕的小攤子。

小攤子旁圍了幾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小孩,正嘰嘰喳喳的指著蛋糕討論要買哪一種。皮卡丘蛋糕在攤子的玻璃櫃裡不滿的撲騰著,似乎對於被關在櫃子裡感到十分不快。看到阿不思走近,攤主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也是來買蛋糕的嗎?喜歡哪一個就直接說吧!」

「啊,這個蛋糕看起來是挺可愛的。」阿不思也對攤主回以一個微笑。「不過我想先確認看看,這個蛋糕是正版的嗎?」

「絕對是的!」攤主似乎覺得一臉稚氣卻擺出一副老成樣子的阿不思很有趣,「難得會有孩子關心這種事呢,你是今年要上霍格華茲的新生吧?」他一邊說著一邊戴上塑膠手套,伸手探進了玻璃櫃抓出了那隻正在大叫著抗議的皮卡丘。他舉起了皮卡丘的腳,秀出貼在造型蛋糕腳底的雷射貼紙。「看到這個了吧?這是我們跟他們公司正式談好、付完錢才拿到的,絕對是正版。」

他聳聳肩。「不過我們只跟他們說了我們要賣皮卡丘蛋糕,可沒有說要賣會動的。這個他們應該就不必知道了。」
暫且不論當初這個習慣是怎麼養成的,儘管隔了不知道多少年,阿不思熱愛甜食的毛病還是依然沒好。
「那麼我想買一個,謝謝您。」他輕快的說。
皮卡丘驚恐的瞪著他試圖發出尖叫,卻很快被手腳俐落的攤主摀住嘴巴塞進包裝精緻的袋子裡。「沒問題,謝謝惠顧⋯⋯對了,你也是今年要上霍格華茲的新生對吧?」
「是的,我今天來這裡買點開學要用到的學用品。」

攤主笑了起來。「霍格華茲啊⋯⋯真懷念我當初上學的時候那種青春的感覺。」
他看了一眼擺在玻璃櫃上的價目表。「難得遇到你這種聰明的孩子,十西可的蛋糕算你六個西可就好,不錯吧?」
阿不思露出微笑。「那就謝謝您的好意了。」

*

夏綠蒂在發現弟弟居然丟下自己就跑之後怒不可遏。「誰跟你說可以沒事自己亂跑的?你來過斜角巷嗎?啊?要是你不小心進了夜行巷我怎麼跟媽交代?你說啊!」
她很快發現了阿不思手上吱吱亂叫的皮卡丘。
「這是什麼,蛋糕?」夏綠蒂皺起眉頭。「你在這附近的蛋糕攤買的?多少錢?」

「⋯⋯我想應該是六西可。」

夏綠蒂才剛平息下來的怒火再度往上竄了不少。「六西可?我親愛的弟弟,你以為你是什麼富翁嗎?」她瞪視著皮卡丘,皮卡丘也不甘示弱的瞪回來。「就這個活寶要六西可!你不是還打算要存錢買華麗與污痕這個月新進的新書嗎?」

阿不思斟酌了一下用詞,嘗試找出一個能最大程度不惹怒夏綠蒂的說法。「啊⋯⋯事實上,我想是的。不過我想我親愛的姐姐應該不介意請弟弟吃個蛋糕?」

夏綠蒂愣了一下,接著差點氣得當場捏扁皮卡丘的尾巴。「你拿了我錢包裡的錢去付帳?我以為我出門前已經跟你說好了,那裡面的錢只能用來買學用品!」

一個老女巫在和姐弟倆匆匆擦身而過的時候回頭瞪了夏綠蒂一眼,似乎對於她在街上大吼大叫的行為頗有不滿。夏綠蒂顯然也察覺到了對方不善的目光,因此顯得有些尷尬。

「啊。」夏綠蒂說,不自在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領。「我是說,那我們去奧利凡德那兒買你的魔杖吧。」

目錄 #1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