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霍格華茲詩詞魔法學園

發表於
「記住,文字是具有力量的,比起詞藻的華美,更重要的是透過文字抒發出內心的情緒。」
 
課堂上,符咒學教授抽象地講解著施展魔法的要訣,教室中的一年級新生們懵懂地望著這位教授,目光中滿是疑惑。
 
只有一位褐色頭髮的女生彷彿理解了什麼,微微跟著點頭。
 
「在你們學會透過文字組合來施展魔法之前,我會先引導你們進入情境之中。」孚立維教授笑吟吟地看著學生們說道。
 
「要讓羽毛飄起來,你們一定要記住剛剛提到的要點,要有揮和彈的感覺,現在,請你們照著我給出的對句,嘗試對出屬於你們的詩句來施展魔法吧。」孚立維教授清了清喉嚨,環視了年幼的面孔一圈。
 
白雪紛紛何所似?」孚立維教授說。
 
一時間,教室內充滿了此起彼落的嘗試,但是絕大多數的學生連對上這句話都做不到,更遑論創造出飄浮咒的意境了。
 
灑鹽空中差可擬。」一名紅髮男孩正一臉厭世地隨意揮舞著自己的魔杖,打從心裡認定這不可能會一次成功。
 
他有些粗魯的動作讓一旁的女孩看不下去,女孩喝斥了男孩毫無成果的嘗試。
 
「停停停,你這樣會把旁邊的人給戳瞎的,再說,你沒聽到剛剛教授說的嗎?要有揮和彈的感覺。」褐髮女孩態度高傲的斥責道。
 
「既然妳這麼行,那何不換妳試試?」紅髮男孩嘲諷道。
 
「好啊。」女孩揚起了頭,充滿自信的樣子像極了驕傲的雛鷹。
 
她看著面前的羽毛,想像著羽毛被風吹動,在空中飄浮飛舞的感覺,接著,用文字將這種感覺轉化成具體的語言。
 
未若羽翼因風起。[註1]
 
只見羽毛被一陣微風吹了起來,在眾人驚嘆的目光中,飄浮的羽毛在教室中隨風飄蕩,自由自在的輕靈感,證明了女孩對出的句子無比契合飄浮咒的要點。
 
「太棒了,太棒了,葛來分多加十分。」孚立維教授開心的說著。
 
其他學生也忍不住為女孩喝采,只有紅髮男孩悶悶不樂的將臉轉向一旁,不想看見女孩得意洋洋的表情。
 
 


 
-


 
 
 
躲藏在湖畔旁的哈利,癡癡凝望著那塊空地,那個他看見自己父親的地方。
 
湖的對面,催狂魔已將他自己與天狼星層層包圍,他能看到過去的自己嘗試施展護法卻徒勞無功。
 
軟弱的光芒忽明忽滅了幾秒,接著,徹底消失。

 
「快啊,爸,你快出現啊,我知道你會出現…」哈利緊張地喃喃自語著,內心忐忑不安。
 
「哈利,你父親不會出現的。」妙麗的聲音在後方響起,但是哈利聽不進去,他只是滿臉期待地專注凝視前方。
 
催狂魔抓住了過去的自己,打算先解決掉他。
 
「快啊,爸。」哈利喘著氣,神經繃緊到最高點。
 
「哈利,聽我說,不會有人出現的。」妙麗的聲音再次響起,擔憂地望著彷彿瘋魔的哈利,一向冷靜的她也想不出任何辦法,就只能這麼等待,等待某件事情發生。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變慢。


 
催狂魔緩緩將頭湊向過去的自己,哈利聽得到自己的呼吸,心臟每一下的跳動都好似要從胸膛衝出一樣。
 
然後,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妙麗還來不及阻攔的時候就衝了出去。

 

(我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就在這個時間點,就在這裡…)
 
『夜迴今時此叢中,』

 
(我看到了我父親與一頭銀鹿,在漆黑中散發出白色光暈,驅逐了恐懼與黑暗…)
 
『人面銀鹿映白虹。』
 

(今夜我又來到了這個地方,我沒有看見我最想見的…父親的身影…)
 
『人面不知何處去,』 


(但是,銀鹿依舊會踏著清風,在森林中再次奔馳!)
 
『銀鹿依舊踏清風。』[註2]
 


強烈的光芒從魔杖尖端湧現,一頭高大的銀色雄鹿從光中竄出,向著催狂魔狂奔而去,沒有任何催狂魔抵抗得了這股力量。
 
牠們節節敗退,最終如同潮水退去,回到了黑暗中。
 
沒有實體的雙蹄在平靜的水面激不起任何一絲漣漪,它平靜地望著哈利,柔和的光芒照耀在哈利身上。
 
哈利伸出顫抖的手,伸向那頭銀鹿,宛如要撫摸它似的。
 
「鹿角。」他低聲唸道。
 
銀鹿消失在了空氣中。
 
 


 
-


 
 
 
拱門前,鳳凰會與食死人的混戰還在持續,無數咒語對撞的爆炸與火光,充斥著沒有煙硝味的戰場。
 
這當中,有兩人打得分外激烈,難分難捨。
 
足以致人於死地的魔法交織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牆,將兩人包圍在戰場的中心。

 
天狼星 vs 貝拉

 
魔法的根源,內心的力量不斷從深處湧出。
 
當年做出錯誤決定的悔恨形成了天狼星內心的執念,正是這股執念在他心中點燃了永不熄滅的火焰。
 
催狂魔無法奪走他的法力,他最快樂與最懊悔的記憶,定義了他的人生。

 
『年少叛家少年狂,鹿角長,月影蒼,化獸輕裘,劫盜走城邦。為報錯付血債仇,斬叛鼠,笑無常。』


悔恨而生的殺意混合了對布萊克之名的厭惡,可是哪怕如何不喜,天狼星的身上依舊殘留著他所厭惡的血脈與記憶。
 
魔法宛如飛箭,對著貝拉灑落漫天箭雨,卻被後者輕巧的身法閃過。
 
貝拉眼中湧現著最冷靜的瘋狂,那是她捨棄了一切,將自身的全部獻給黑魔王所獲得的力量。
 
用十幾年的光陰,褪去了昔日舊衣,只留下最扭曲的執著,在她臉上綻放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擰笑。

 
『十年韶華獻吾皇,鬢微霜,又何妨。』
 
灰霜染上鬢角,阿茲卡班的苦難磨平了她美麗的臉龐,但是這又怎樣呢?
 

『持節獄中,何日遣魔狂?』
 
在失去時間的牢獄中,等待著,期待著,期待黑魔王哪天會派遣催狂魔來迎接他最忠心耿耿的僕人?
 

『會挽雕弓如滿月,』
 
恍惚之間,天狼星看到了貝拉積蓄魔力的魔杖向後蓄勢,張弓如滿月。
 
他知道他必須阻止貝拉施放這道咒語。

 
『西北望,』
 
只是,匆促而發的的干擾咒語,卻在即將打中貝拉的最後一刻,穿透了她化成黑煙消散的軀體。
 
冷意從西北角而來,天狼星回頭張望,卻見一道紅光在猝不及防之際,沒入胸膛。
 

『射天狼。』[註3]
 


凝視向後倒下的天狼星,整個人栽進拱門。
 
伴隨一道狂風呼嘯,拱門的紗簾隨風飄揚,而後一切歸於平靜。
 
戰場彷彿瞬間安靜了下來。
 
兩人的激戰舞台,只餘下一人仍舊傲然挺立。
 
 



 
-

 
[註1] 改編自《世說新語》<言語>,以詠絮之才的對比凸顯出謝道韞脫俗的才華,原文: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意。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灑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即公大兄無奕女,左將軍王凝之妻也。

 
[註2] 改編自崔護《提都城南庄》,原文: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註3] 改編自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原文: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爲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20

本文作者

  • 不尋常麻瓜
  • 19  33

鷹禦綿綿|小鷹 @night_sky_owl

1
@yoyo710369
剛剛看下來看到天狼星的詩(詞)就莫名有個感覺好像是蘇軾的江城子,沒想到真的是⋯⋯看到就忍不住酸了鼻子,蘇軾弔念亡妻,我們也很想念天狼星啊⋯⋯
把哈利波特轉換成詩詞真的挺有感的,我要去小角落哭了😿
結果我根本三首都聽過,結果只認出一個哈哈哈(努力讓自己笑起來)

Apple希望可以成為人中龍鳳 @meiru0909

4
@yoyo710369
我覺得作者超強的!!怎麼可以這麼完美的融合詩句進去啊??
(第一個柳絮紛飛的典故讓我笑了好久~
期待之後繼續融合詩句!

see the star @yoyo710369

3
@night_sky_owl
這三個都是比較有名的典故,只是有時,我們總要看到才會想起來這些美麗的詩詞~

@meiru0909
謝謝,描寫人的情感就是古典詩詞最美的地方,所以用在任何地方都會很適合喔!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