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王打破沉默!強尼‧戴普首次接受專訪深入談論「葛林戴華德」


發布於  台北時間

  兩年前的此時,官方宣布演員強尼‧戴普 (Johnny Depp) 將加入《怪獸》系列電影卡司陣容,著實讓不少影迷們驚喜;而更讓人訝異的是,當年觀眾們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電影裡驚見「蓋勒‧葛林戴華德 (Gellert Grindelwald)」本尊現身,正是強尼祕密為電影預先拍攝好一小段內容,成為片中最大震撼點。

  然而,強尼成為《怪獸》系列大魔王的選角消息公布後,這兩年來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爭議性新聞話題的衝擊,使演員本人必須保持低調,以致我們至今還未見過任何一篇強尼‧戴普專訪、聽他分享飾演「蓋勒‧葛林戴華德」如此重要角色的心情。終於,兩年後的今天,黑魔王打破了沉默!



  最新一期美國《娛樂周刊》以【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作為封面故事,收錄了難得的強尼‧戴普演員專訪,訪談內容無所不及,從選角過程到對葛林戴華德角色塑造的認知,總算讓哈迷們可以好好認識這個角色、認識這位演員。

  以下為強尼‧戴普的專訪全文翻譯:

娛樂週刊:讓我們回到第一集電影之前最開始的時候。在那之前你是哈迷嗎?
強尼戴普:當我的孩子們還小的時候,我會跟他們一起讀小說和看電影。小說超棒,J.K. 羅琳的成就對任何作家來說都很難達成──她創造了全新的宇宙、訂立新的規則。而當你從第一本小說和第一部電影裡接觸它的一切時,我被許多內容給震懾──你從來不覺得自己會被一層一層的包裝給搞得暈頭轉向,這本身就是好文學、好文筆,它什麼優點都做到了。而我有許多朋友都有參演電影,像羅比‧寇特蘭(飾演海格)就是我的好朋友;理查‧葛瑞芬斯(飾演威農‧德思禮)也曾是我的好友,願他安息。所以我對魔法世界頗熟悉,也印象深刻。

你剛開始有見過羅琳嗎?
  我們透過 Skype 見面,我們聊了非常久。當我抵達倫敦試裝時,我們又見了一次。從第一秒開始就是一種絕對的享受,也是既正面又有趣的體驗。獲得機會飾演她的角色,或甚至試著讓她和(導演)葉慈驚喜,那些都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很大的鼓舞。非常有趣。



是什麼吸引你來扮演蓋勒‧葛林戴華德?
  我發現這個角色既迷人又複雜。我的直覺反應是他就像是人類版本的《芬尼根的守靈夜 (Finnegans Wake)》──詹姆斯‧喬伊斯的小說總在句子中段開始、也在中段結束。你從中間才開始加入思考,這是段非常令人混亂的旅程。

在第一集電影裡,柯林‧法洛 (Colin Farrell) 飾演過偽裝成波西瓦‧葛雷夫的葛林戴華德;他的演出對你有任何影響嗎?
  算有,也算沒有。當時葛林戴華德正佯裝成葛雷夫,他(柯林)的職責就是要扮演葛雷夫。我認為柯林在沉思的時刻──那些比較安靜的片段──對我來說,那才是我看見一點葛林戴華德身影的時候。

你以很會幫助創造自己的角色而出名,我們在第一集電影裡只看到葛林戴華德曇花一現,當時你是否對他的初始形象有發言權?
  我腦中已有這個男人的形象,而 J.K. 和葉慈的美好之處就是他們相當信任我。J.K. 和我有過幾段相當棒的談話,當我提到一些點子,她便說:「我等不及想看看你會怎麼演他了。」她美妙地給了我這份自由的禮物。



葛林戴華德的角色輪廓在兩部電影之間有產生任何變化嗎?
  你們在第一集電影裡看過葛林戴華德的簡短介紹,在第二集裡我們穿插了幾件事,並利用它們來讓你們更了解葛林戴華德;這全都是 J.K. 對角色的敘事手法。有時候新的資訊會出現,對我當下而言無論如何都必須注意;我也對某些事有種直覺,我總是順從它。她和大衛在這方面很棒,因為他們允許我脫離白紙黑字的劇本,嘗試著演繹更多。有些事情是意外發生的,對我而言,那總是令人滿足──無論是犯錯還是意外。

葛林戴華德現在有一隻「可怕的眼」,兩隻眼睛長得不太一樣。它們有什麼背景故事嗎?還是只是為了驚悚效果?
  這是一種選擇角色的方式。我將葛林戴華德視為不只一個人,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話。我幾乎認為他或許是兩個人,他是對雙胞胎待在同一個身體裡。所以野獸般的眼睛更像是他的另一面,有點像是每隻眼睛背後有不同的腦袋、一對得到白化病的雙胞胎,而他有點遊走在其間。

根據你的同事們所說,有些粉絲會將葛林戴華德拿來和唐納·川普相比。這樣比公平嗎?
  我完全看不出來跟唐納‧川普有什麼好比的。對我來說,葛林戴華德幾乎可說有點幼稚。他的夢想是讓魔法世界凌駕一切,這是種法西斯的元素;而一位有著特定願景的夢想家,既強大又非常危險,還有能力讓事情成真,沒有誰會比他更危險了。但絕不會有角色是每天起床都說:「我今天一定要做件大壞事,壞得像惡魔一樣。」儘管很奇怪,我相信葛林戴華德會是個讓人喜歡的角色。



葛林戴華德此時心裡對鄧不利多是怎麼想?
  我想他只是在等待,他期待著他們之間無可避免的對決發生。我想過去的日子可能也留下了不少疙瘩,他們曾相當投合,這你們知道吧?當你愛過某個人、在乎過某個人,最終卻來到了戰鬥競技場──正如同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這樣──事情只要牽扯到個人都會變得非常危險。

一直以來有許多人聚焦在鄧不利多的性取向,以及它在這部電影裡應該表現多外顯;但卻很少人揣測葛林戴華德的情況。你認為你的角色是什麼性取向?在你的扮演中,它表現得有多明顯?
  我認為應該要先讓觀眾們自行感受,而當時候到了......它會讓他與鄧不利多的處境更為緊繃。我認為他忌妒斯卡曼德,他將斯卡曼德視為鄧不利多的門徒──某方面甚至將他看作鄧不利多的兒子。光是這種想法,就足以讓他想以暴力且永恆的方法解決掉斯卡曼德。



你參與這部電影引發了許多爭議,而導演、電影公司、羅琳都發表聲明支持你。對你來說那樣是什麼感覺?你想對那些打算抵制電影的粉絲們說什麼?
  我得老實告訴你,我很難過 J.K. 不得不面對人們的各種抨擊,我很難過她必須承受這些事。但終究而言,爭議的確是存在。事實就是我被誣告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因為《太陽報》連續製造假指控而對他們提出誹謗告訴。J.K. 看過證據,因此了解我是被誣告的,那也是為什麼她公開支持我;她不會掉以輕心,如果她不知道真相,她就不會挺身而出,所以這件事真的就是這樣。

還有其他事情是你希望告訴粉絲們的嗎?
  還有幾件事。我認為當演員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忠誠,我的工作就是要強化作者的願景,同時忠於導演的願景;而我自己的願景也要兼顧。被交付了一把車的鑰匙,這是個重大責任,而我的高度忠誠並不只是對於 J.K. 或大衛‧葉慈,也是對於來看這部電影的人們,還有那些投入一輩子喜愛這個 J.K. 羅琳所創造的偉大、不可思議世界的人們。我完全投入這個角色,且深知我所承擔的重大責任。我很榮幸能帶領觀眾踏上一段他們未必會預期到的旅程,而我同樣非常尊重他們已經瞭若指掌的世界;波特迷們就像這些事情的專家學者,這讓我印象極為深刻,他們對這個世界的了解相當透徹。我希望為他們帶來他們從未見過的東西。

加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