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妙短文 《英雄》

愛弦 858649272

發表於 2018-11-25 19:26:15
永遠都覺得哈妙比起榮妙更相配......現在只能靠文字來彌補這個遺憾了。

哈妙- 《英雄》

坦白說,
沒有你,我是不行的。
以前是,現在更是,
將來......也會是。

==========================================================================================

半夜。

書房仍亮著燈,男人正在工作。

「你閉嘴詹姆!」
「阿不思,會動手的小孩分類帽會他分到史萊哲林。」
「我不要!」
「哈哈哈,詹姆快跑快跑,小思你要追他,哈哈!」
「莉莉,你這小丫頭到底在幫阿小思還是我?」

客廳裡熱熱鬧鬧,書房的門完全擋不住孩子的嘈吵聲。但男人依然不為所動,他早以習慣了。

倫敦魔法部-正氣師局

厚文件上首頁的文字,是鮮紅色的。

男人已經翻閱這堆文件數星期了,看看案上的咖啡杯已空。他摘下眼鏡,揉揉額頭上的閃電疤痕,不禁輕嘆一口氣......

距離佛地魔毀滅已經十多年,巫師世界亦再沒有類似的黑暗勢力崛起,人人都讚頌,歸功於哈利波特,把他等同了安逸。但他卻不覺得,總認為在大家不為意的一角會有人策劃著一場陰謀,所以他不敢安逸。特別是現在,肩負著一家人的重任,這容不下他安逸。

「噁...詹姆,是你把我存起來的巧克力柏蒂金全口味豆子全變成牛肝味的對吧!」

  「小思,光吃巧克力味不營養,就幫你加點別的。」

「詹姆!我討厭你!」

  此時,客廳外的孩子又鬧了起來。看來,父親還是要說些什麼。

  哈利站起來,往門口走去,手剛放在門把上,他便聽到了......

 「造反了是不?」女人嚴厲地說。

  「都幾點了,不睡的話我讓催狂魔來了。」

  話剛下,便聽見一陣敲打木櫃的聲音。

  這下子,剛剛還吵個不停的孩子終於止住了,迎來一片難得的寂靜。

  這些事,還是媽媽來比較好。哈利想。在木櫃裡的哪是什麼催狂魔,只是妻子從魔法部帶來的幻影怪。自從她當上了奇獸飼育部的官員,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帶奇獸回家照顧或研究,想不到,這也是一個教育孩子的好方法。

  一個家庭就是這樣吧!
哈利躺回椅子上。
對,家庭絕對就是這樣......
爸爸永遠是孩子的英雄和避風港,能人所不能的,幫他們解決所有問題,偶然跟他們一樣淘氣,媽媽生氣了便讓孩子躲在自己背後。但哈利知道,儘管孩子多害怕母親,他們最愛的還是媽媽,每天不拉著她在床邊唸故事是睡不著的。有時候母親累了還直接把她留在自己的床上同睡,這讓當爸的不期然有點醋意,不過也是了,其實媽媽才是爸爸的英雄。

//Hey little train! Wait for me.
I once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幸好我當天看到了,
也幸好你有等我。

==========================================================================================

榮恩已經離隊好幾天,為了避開那個人的追隨者,我們只能不斷更換露營的位置,每離開一個地點也留下線索,希望某天榮恩能找到我們。

沙沙沙......

收音機的聲音快讓我腦袋要炸了,為何她還能忍受這種折磨,整天守在收音機旁?
我知道...我知道她在等他的名字,也不想聽到他的名字。

很久了...我沒有認真看過她的模樣,至少沒有像現在一樣靜靜地看著。

嗯,她笑的樣子比較好看。

就像一年級時, 她是班上第一個能使出飄浮咒的人,她果真是個高材生,那時她露出自豪的笑臉。

或者是二年級時,她被石化了,我實在擔心了很久,我沒她聰明,只有名氣...我怕沒有她,我做不到任何事。所幸她最後甦醒了,但我還是依靠她幫助的,那天她開懷地奔向我,擁著我,我果然沒有她不行。

又可能是五年級時,恩不理居不願意教我們黑魔法防禦術,但霍格華茲大夥兒不能坐以待斃,恩不理居不講,我講。我又自私了,但她卻義無反顧的跟著我,看她說著違反校規非常刺激,我真的想這個可能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吧!但我就是喜歡她這樣自由的笑。

看看那個金匣子,是它,是它奪走她的微笑吧!雖然這是鄧不利多和魔法世界交給我的重任,或者逃脫一晚也沒甚麼大不了?我想讓她笑起來。

由我讓她笑起來。

//Hey little train!Wait for me
I once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原本掛在她脖子的小金匣靜靜躺在地上。我牽著她的手,隨著音樂舞動。我似乎忘記了耶誕舞會之後,我曾發誓不會再跳舞!什麼扭腰動手的,別人看來根本就像被下行屍咒般滑稽,但我想讓她笑起來,讓她真心的笑起來。

//Have you left a seat for me?
Is that such a stretch of the imagination?//

她靠著我,我輕拍她的肩膀。
沒事的,有我在。 我想。

//Hey little train! Wait for me
I once was chains but now im free//

我很久沒有這樣看她過,至少是像現在這樣接近。
上一次是......三年級的時候?
總覺得現在的她比那時有點不一樣...
頭髮?面型?鼻子?眼睛?
是眼睛...... 那啡色看起來比我想像中沒那麼深。
面色有點兒蒼白,大概最近都奔波了吧。
至於嘴唇...
坦白說,那次和張秋的感覺也沒有很好,軟軟的,有點濕,有點纏綿...
希望這次會更好......

// I'm hanging in there,don't you see
In this process of elimination//

嗯,有點奶油啤酒的味道。

==========================================================================================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我閱讀著意若思鏡上的文字。
鄧不利多教過我一次,意若思鏡會顯示出人內心最渴望的,而不是我的樣子。

第一次站在鏡子前,我看到了爸爸和媽媽。

我很久沒有看到他們了,或者是天狼星,現在的我很苦惱,爸,媽,天狼星,你們知道嗎,我想跟你們說......

再一次來到鏡子前,我又可以再見到他們了,我是如此的渴望著......

等等。

是她。一頭蓬鬆的棕色頭髮,笑起來根本擋不起那雙像兔子的門牙。穿著葛萊芬多長袍,一面自豪地笑著。

怎麼會是......

霎時,夢醒了。

我坐了起來,環望四周,這只是一夢。

我俯身往下層睡床看,榮恩仍遊走在夢鄉,就如以往一樣。對了,他已經回來好幾天。感覺他歸隊一切也變好,她應該會開朗和安心起來吧,因為榮恩已把憂愁的來源毀滅--小金匣。

我沒有把它扔掉,不管怎麼說,它也是分靈體,我可不能把它再落在食死人或那個人手裏......

伸手進口袋裏,是已變形的殘骸,我總覺得有一股奶油啤酒的味道......

「我們沒有你更開心......」分靈體說。它幻化成她的外貌跟榮恩說。

當然不是,榮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三一直沒有分開過,他根本是我的兄弟,只是......有時我還會妒忌他...

哈利波特,你真不是個東西!我想。

「哈利,你怎麼不睡?」她說,話語中夾雜著軟糯的鼻音,她沒有睡醒。

「睡不著。」我沒有看她,我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她該生氣了吧,平時跟她吵架,要是我沒有看著她,下一秒肯定聽到雷聲:「哈利波特你站著!看著我!」在她看來我絕對是個倔強逞強的傢伙,她不知道,要是我看進她的眼下秒就要投降了。被選中的人總不能那麼遜吧,可是對著她我就是這樣。

但...今晚我沒心情這樣。

「我想出外走走。」我彎身跳下床,睡死了的榮恩依舊一點動靜也沒有。

走沒兩步,帳篷外的冷風乘著縫兒吹進來,真刺骨。但她也跳下床了,說:「我陪你。」

寒夜裡,我們倆真是個傻子,帳篷不進,硬要再野外起個火堆坐著。她讀著書,我看著她。漫漫長夜,我們只說過一句。

「真想去三根掃把來杯熱呼呼的奶油啤酒。」

==========================================================================================

「啊哇呾喀呾啦!」

這一刻真的很突如其來,比睡著更快,就如天狼星說。

當我醒來時,已經發現自己身處這個地方,有點熟悉......好像是王十字車站?

離我不遠處有張白色椅子,它地下傳出虛弱的喘氣聲。

漸漸靠近,椅下竟是一堆血肉...
「佛...佛地魔?」

「哈利。 」背後一把熟悉的聲音道。

「你很勇敢,孩子,你做得很好。」

「鄧不利多教授。這...這是?」

「不用怕,他已經奄奄一息,沒能幫助到他的了。
你可以陪我走一段路嗎?」

「嗯。」

我兩並肩而行。

「教授,我是死了嗎?」

「或者是,也不是。」

我皺起眉頭,細思他所說的話...
他一直如是,有時候我真不懂為何他不能把話說得簡單直白點...難道這就是智者的說話方式?
一個活了五百歲的智者。

「哈利,你覺得這裡像什麼地方?」

「......王十字車站?」

「說起來還真有點像,就是少了列車。如果現在有一起列車,我還想到活米村,到蜜蜂公爵來點全口味豆?我想再要點太妃糖口味。你呢?」

「霍格華茲。我想念那裡,家人,朋友和......」

 「那就去吧。」

「我可以?」

「你不是說這裡是王十字車站嗎?列車就能載乘客到他們的目的地,有人中途下車,有人上來,不是每個人都能有選擇何時離開和加入的權利,有了,便好好善用吧。」

「教授,你說現在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只夢一場?」

「當然是夢了,但為何不可以也是真的?」

他又來了,智者。

鄧不利多說完後,便轉身繼續他的路,我看著他的影子再一次消失在我眼前。

他離開了,確確實實的離開了,或者是乘坐了屬於他的列車到目的地吧。那麼我呢?回去吧,回到霍格華茲。我想有人正在等著我。我想她等著我。

==========================================================================================

接下的事我感覺很強烈,但回憶起來又不完整。只記得我與瑞斗同時說出咒語,最後他整個灰飛煙滅。

黑夜始終會終結,迎來溫暖的晨光。真是讓人眷戀。

「哈利,你在這裡做什麼?我們都在大廳等你。」奈威看著我說,手裡還拿著葛萊芬多劍。

預言說,將會有一個7月底出生的男孩能擊敗佛地魔王。其實不是一個男孩,而是連同他身邊的所有人。

大廳裡雖然面目全非,但還感受到大家聚集在一起的溫暖。

「哈利波特!」是她,放聲的吼著。

「嘿,我回......」我連話都未說完,她就衝過來了,就像當日她從石化狀態當中甦醒過來之後的那個擁抱,類似久別重逢?畢竟差一點我就回不來了。然而肩膀上濕濕的那塊告訴了我,這次的久別重逢跟以往的有點不一樣。

「放心吧,我不會再離開你了。」我看著她拭乾她的眼淚,她哭著,笑了。

你知道嗎?為了這張笑臉,我是絕對不會再離開了。以不破咒起誓。

「榮恩呢? 」我問,這些情況下怎能少了他,我的戰友。

「他在魁地奇球場。」站在她一旁的金妮鬆開丁的手,走來我跟前向我說:「他好像在等你。」

我走到球場,那裡被摧殘的很嚴重,差點認不出來。榮恩站在球場中央看似若有所思。

「榮恩!」

「哈利!」

「大家都在大廳,為何你不去?」

「突然想念起這個地方而已,有興趣來一場嗎?掃把速速前!」

我還未對他這突如其來的雅興做出回應,他的狂風掃把和我的火閃電已經來到了我們手中。

「怎麼玩?我是搜捕手,你是看守手,能玩嗎?」

「試試吧。阿咯哈姆啦!」在他腳邊的木箱打開了,他拿起快浮,便升到空中。

好吧,來吧,反正我們兩那麼久沒有同場,雖然今日是對手的身份,但願能玩個痛快。

但始終我只是一個搜捕手,縱使火閃電的速度佔有絕對的優勢,我也沒能把快浮投向任何一個榮恩守著的環。

約半小時後,我實在太累了,我倆把身子向前俯下,掃把緩緩下降,腳碰著地後我馬上躺在沙地上,原來這個角度看球場,還別有一番風味。

「好久沒有玩了,榮恩,你果然是出色的看守手。」

「即使沒有她幫助嗎?」

「......你什麼意思?」

「是她用迷糊咒幫我的。選拔那時。」

「你怎會知道?」

「都說了你睡覺會說夢話。」

「呵呵,那只是選拔的事。最後你幫葛萊芬多拿到獎盃,你有絕對的能力。」

「甚至有能力給她幸福?」

我愣住了:「榮恩,你想說什麼。」

「你知道嗎,她昨晚哭了一整晚,為了你,我從沒見她如此傷心過。」

「那很平常,我們都認識了這麽久,而且在你離隊的時候,她也不眠不休的在擔心你......」

「正因為認識了很久,我很清楚這是不同的,在她看著你和看著我的時候,我就知道。」

「榮恩,我......」

「哈利波特,我很討厭你。」

「什麼?」我就是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他們對我都很重要,我不想失去其一。

「我討厭你這麽沒膽,明明喜歡卻不說出口,是憐憫我嗎?」

「我......」我第一次看見如此強硬的榮恩,同時我也質問著自己,被選中的人呀,為何你這麽沒膽。

榮恩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綠色的機器,那是鄧不利多送他的熄燈器。打開開光,一束燈光升了上來,「這燈會帶領你到你想去的地方,還有照耀你內心所想。」說罷,那束光慢慢逼近我,穿過我的胸膛,在那一舜間,我聽到她的聲音「哈利,你不要出事,我還想陪著你。哈利......」

「是她...」我咕噥著。

榮恩收起熄燈器,看著我說:「那麼現在是誰有能力或者資格給她幸福?哈利,你就是被選中的人。去吧,朋友,我們三永遠都是好朋友。」

嗯!我明白了,是她在背後關心我,是她協助我面對所有難關,是她,我內心深處最想念的人......

我馬上跑回大廳,心裡一心想著這一句話:「妙麗 格蘭杰!我喜歡你。」

==========================================================================================

忽然,一陣奶油啤酒的香氣芬芳著。

「老公?你又做到睡著了?」房門的縫兒傳出一把女聲,她輕輕打開門,探出半個身子。

哈利張開眼睛,看看牆上的鐘,時針靜靜地躺在一這個數字上。再仔細聽,剛才客廳的吵鬧聲停止了,換來非常平穩的呼吸聲。

「孩子睡了?」

「當然,現在都幾點了?孩子不能晚睡。」妙麗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對哈利說。

當然,哈利是不會知道孩子的睡眠時間,這項工作永遠屬於媽媽的。哈利要嘛就是被工作逼得一點時間都沒有,吃過晚飯,親一下孩子額頭就把自己鎖在書房到半夜。到有點空閒跟孩子玩耍,肯定玩到忘了時間,這三個小毛頭知道,爸爸的心子有多軟,多哀求,多撒嬌,爸爸一定會讓他們多玩一會。最後,還是要媽媽出手,三小隻才憋著嘴回房睡覺。呵呵,這四個小孩嘛,沒有媽媽不行。

「你已經好幾天在書房做到睡著了,下午在魔法部也是忙得午餐都不能一起吃。很多工作做嗎?」妙麗打開門,走了進來。

由於門被打開,奶油啤酒那股特殊的焦糖甜香更濃郁了,哈利深呼吸一口,貪婪地聞著這股甜美的香氣。

「是奶油啤酒嗎?」哈利問。

「嗯,早兩天收到衛斯理太太來信,告訴我她發現了煮奶油啤酒的秘方,我看已經一段時間沒喝了,便試著做吧。看來衛似理太太在家閒著呢,三不五時就研究新菜式。」

「金妮不是才剛從愛爾蘭特訓回來嗎?」

「沒錯,但早兩天又出去了,好像是貝利堡蝙蝠隊和聖顱島女頭鳥隊為孤兒籌款的慈善賽,半個月後舉行,她是正選追擊手。」

「哦,這一次出去不知何時會比賽結束才能回來。榮恩和喬治也到羅馬利亞探望查理了。這段日子家裏應該很常只有衛斯理太太吧。」

「就算不是出遠門,法寶店的規模越來越大,喬治榮恩也是日日早出晚歸,衛斯理先生又要工作,她也是一個人。」

「嗯...我們週末去衛斯理家聚餐?也讓那三隻猴子見見衛斯理先生,太太。」

「昨天回信時我就提到了,她肯定會很開心。」

此時廚房傳出聲音,兩人同時望去,是奶油啤酒煮好了的提示。

「來一杯嗎?」妙麗問:「這絕對比咖啡好。」

哈利點點頭,然後從內口袋拿出魔杖,揮一揮,兩隻啤酒杯從櫥櫃裡飄出來,一旁的勺子也活動起來,為杯子注入奶油啤酒,最後兩隻啤酒杯在書桌上靜止了。

不知為何哈利心裡冒起了一股期待的感覺。就好像在霍格華茲讀書那時,渴望著假日到三根掃把來杯熱呼呼的奶油啤酒。

太懷念了。

哈利把杯子湊到嘴巴,啤酒進入口中,那股甜香馬上爆發。哈利閉著眼,享受著這迷人的味道。

當他張開眼睛,準備讚賞妙麗的廚藝時,他笑了,看來妻子和他一樣,沉醉在奶油啤酒喚起的舊日時光。

「親愛的,過來一下。」哈利牽著妙麗的手,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趁對方還是一面疑惑時,親上她的嘴,舔走那抹留在唇上的奶泡。

軟軟的,有點濕,有點纏綿,有點甜,感覺好極了。

「都生孩子了,怎麼你還這樣?」妙麗說道,但不是嫌棄,上揚的嘴角就是最好的證明。

「高才生說不喜歡,那我下次不會了。」哈利回應道,假裝要從椅子上起來。

妙麗卻把他重重的壓回椅子上,用命令般的語氣問:「你敢!」她的臉湊得更近,那雙棕色眼睛看這麽多年都不膩。

「不敢不敢,我投降了好不?對不起。」哈利投降了,當然,這是一定的。

妙麗回頭看看桌面上那堆厚文件,面色又從剛才的甜蜜變回擔心。

「不阻你工作吧。」她把一撮棕色頭髮繞到耳後,失望的面容無遮掩的呈現在哈利眼前。

哈利伸手把攤開的文件合上,道:「文件可以等下再看,啤酒卻會冷掉,兩者相比,當然奶油啤酒比較重要。」

此時,孩子的房間傳來哭聲,哈利還反應不及何事發生了,只見妙麗的背影跑出書房,趕到孩子那去。

當哈利走到莉莉的房門,莉莉還在哭,她如考拉般緊緊抱著媽媽,兩邊小臉頰紅彤彤的,滿頭大汗。讓人心都碎了。

妙麗把莉莉擁在懷裡,溫柔和藹的安撫著這小可憐:「小甜心,惡夢而已,媽媽在,沒事的沒事的。」

「媽...媽媽...嗚嗚......催狂魔...魔...來抓我了,嗚嗚嗚......我害怕......」莉莉仍未擺脫惡夢的驚嚇,身體不斷顫抖,本抓著媽媽衣服的小手又握緊了些。

哈利走過去,輕吻了莉莉的額頭,說:「親愛的,不用怕,催狂魔不會來找你的。」

「是......是嗎?」

「當然了,催狂魔只抓壞人,莉莉那麼乖,它們不會找你。要是你還害怕的話......」哈利高舉魔杖在空中揮舞:「疾疾 護法現身!」一頭銀色的公鹿從魔杖末端走出,動作敏捷,步伐矯健似是在跳舞。不知為何,牠的出現驅走了黑暗中的恐懼和不安,留下溫暖的感覺。

「要是你害怕的話,爸爸讓牠保護你。」

「真的嗎,爸爸你好厲害!」

「你爸爸當然厲害了,這問你媽媽便最清楚了,她被我保護過不少次了。」哈利說道,一面自豪的表情。

妙麗真的忍不住笑了,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呀,要是你能有三思多一秒的自制能力我便已經很滿足了,還保護過我不少次呢。就會在孩子面前說這些,我的大孩子,你何時能長大?她想。

「真的嗎?媽媽」然而這個大孩子還是有些不知情的粉絲在仰慕著,為了不打碎在孩子眼裡的英雄爸爸形象,妙麗只有沒好氣的回應:「當然了,你爸爸是拯救魔法世界的英雄嘛。好了,親愛的,睡吧。」

有英雄爸爸的護法保護,莉莉的心早已安了下來,分別跟爸爸媽媽說晚安後,就勇敢的閉上眼睛在夢裡探險。

等莉莉已經入睡後,夫妻二人靜靜地關上孩子的房門。哈利看著自己的妻子,真沒想到,當初跟著自己對抗魔法世界最強的巫師,那時堅強又勇敢妙麗格蘭傑,怎麼對著孩子就變了一個人一樣,那般溫柔,那般慈祥,那般和藹,哈利的腦子不停地打轉......

「孩子真是個小天使。」哈利笑道。

呵呵,大孩子稱讚小孩子是天使,妙麗笑著回覆丈夫一個白眼:「天使喔,只有他們睡著的時候是這樣,等他們醒來就皮得很呢!」

「......或許下一個會比較乖。」哈利小聲的說。

「嗯?」

「我喜歡女兒。」

「你說什麼?......欸?」

還未等妙麗反應過來,哈利便把她抱起來,直直地走去房間。 這晚,書房的燈在沒有亮起來,屋子內彷彿仍散發著淡淡的奶油啤酒的氣味,環繞著波特家把他們送到同樣甜美的夢鄉。
分享至 分享網址
主題文章 獎勵 收藏 引用 回覆

๑G۩T۞H۩C๑ 抱著胖胖球的紫娜 Liau

回覆於 2018-11-25 20:00:06
我覺得樓主寫得很不錯!
(小聲)不過最後一段⋯⋯

愛弦 858649272

回覆於 2018-11-26 00:24:50
@Liau
最後一段呀,兒童不宜,來,睡覺去睡覺去

愛弦 858649272

回覆於 2018-11-26 00:58:46


看著這個,感覺來的更強烈。唉,女王呀!我的哈妙配呀!!

♥最純潔的愛神♥ Jackie_950107

回覆於 2018-11-27 22:58:02
這文寫得真好!一直以來我都喜歡哈妙(雖然我更喜歡跩哈(每次想到跩哥跟哈利在......(再寫下去要被刪文了XD
但最後一段我真的覺得沒有兒童不宜......
請登入社群,即可加入討論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