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露] Once (8/15 更新至06-3)

發表於
feb.4

好久好久沒有發過同人文了
也好一段時間沒有回來仙境看看
寒假後才常常上來仙境 很熟悉的地方…
每次上來都會想起喜歡hp的那種熱衷 很有動力<:

這一次的連載是跩哥和露娜
是第一視角,跩哥的視角
這也是第一次寫這個配對
先謝謝看文的大家囉^____^

vu

00-1 #1-#3
00-2 #4
00-3 #8
01-1~01-2 #9
01-3~01-4 #11-#12
02-1 #18
02-2 #19
02-3~02-4 #23、24
03-1 #30
03-2 #31
03-3 #37
03-4 #38
04-1 #47
04-2 #51
04-3~04-4 #53-54
04-5~05-1 #60
05-2~05-3 #61
05-4~06-1 #64#65
06-2 #68
06-3 #72-73
6

本文作者

  • 基本魔法學習者
  • 34  78

vu @vu4011

1
Once


00-1

我穿著一雙舊舊的慢跑鞋經過濕漉漉的人行道,空氣的冰冷促使著我腳步逐漸加快,在地上的水坑濺起了幾個水花。倫敦的下午如往常般的霧氣濃厚、氣溫低得我快要歇斯底里。我穿的很休閒,除了把運動褲換成了長褲以外,其他幾乎都是早上剛起床的樣子,蓬鬆的鉑金髮和一臉惺忪的睡臉。
一個人住最讓人氣餒的就是在冷得要命的早晨起床,沒有人為你準備熱騰騰的早餐,還得自己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該死的麵包吃。

我熟悉地從右邊口袋掏出一串鑰匙,然後走進公寓的大門。
一個和我住在同棟樓的莫根太太正從信箱裡拿起一份日報,看著我進來便和我打聲招呼,當我正想著她是不是又要和我提起她女兒的時候,她果然就開口了:「馬份啊,我女兒從義大利回來了。」

「啊…這樣啊…」我走到我的信箱前,發現裡面有封用紅色徽章封起的信。
「我在想她可能還不太熟悉倫敦…」莫根太太的口吻裡帶著試探。
我把信箱的信抽出來,一發現上面的徽章不太像是從麻瓜世界寄來的便迅速的把它塞到便利商店塑膠袋裡。我一臉緊張的看向莫根太太,她似乎在等我說些什麼話似的,我有點腦筋打結,只怕那封信會不會突然打開爆炸或尖叫之類的。

「哦,好…是的…我有點忙,先上去了。」我隨便敷衍她,腳跟一轉便迅速的走上樓梯。我耳邊還不斷傳來莫根太太道謝的聲音,道謝?我到底是說了什麼?

我氣喘吁吁的爬到了五樓,一進屋子裡便把信從塑膠袋裡抽出來,看了看上面的字,果然不出我所料,是麥教授的回信。但是…怎麼會從信箱寄,而不是貓頭鷹呢…我一股勁地從書桌上拿起拆封信箋的刀子,拿出那張有著一股木頭氣味的紙。

“親愛的馬份:
 我收過無數封校友請求回來繼續在霍格華茲擔任教職的信,但我非常意外地會從之中發現你的名字,而以往我都是給每個人一樣的答案:很對不起,我們並沒有職缺──而我,想給你一個機會,讓你任教黑魔法防禦術,請不要讓我失望了。
麥教授

P.S. 我讓我的貓頭鷹寄了一次信,但它回來的時候看起來很害怕(你能解釋發生了什麼事嗎?),而且信並沒有寄出去,所以我用了一些管道,讓它躺在你的信箱。還有,別忘了信封裡還有張聘書。”

我驚恐又驚喜的看著這封信,嘴角漸漸地咧開,開心得差點就要把這張紙撕成兩半,我把信摺好後放回信封,而且把信封像是寶物般的立在書桌上。我坐到小沙發上,拿出已經有點溫冷的波羅麵包開始吃,總覺得平常吃到都快要吐的波羅麵包,今天嘗起來特別可口。

vu @vu4011

0

而當我還沉浸在那份喜悅時,有股不妙的預感突然從心上襲來。我敏感的停下咀嚼的動作,朝臥室的方向看過去,是錯覺嗎?這小小的公寓中,除了我起伏有些大的呼吸聲外,彷彿還有其他的聲響。是我太敏感了嗎……我帶著詭異的心情拿起剛剛擱著的波羅麵包,而我才又咬一口,便聽到一聲可怕的巨大聲響。


「該死──」我連忙丟下手上的波羅麵包,兩步併一步的衝向臥房。


才一到臥房門口,眼前的景象就讓我倒抽一口氣。


我鬆開原本緊貼著腰間魔杖的手,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我雙手叉腰看著臥房。


原本只是有著簡單擺設的臥房,或許地上還有幾件襯衫和牛仔褲,然而,現在這裡面塞滿了軟木塞!我睜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只能目瞪口呆的望著臥房。自從離開馬份莊園來到麻瓜世界後,的確有遇過一些巫師來找過麻煩(但頂多只是破壞家裡的門鎖),但這次真的太誇張了!現在的我不知道該表現出憤怒還是欣喜,煩躁的抓了下我的頭髮,便從腰間的口袋掏出魔杖。


「滅滅淨!」我朝臥室揮了幾下。


似乎是太久沒有使用我的魔杖了,它的反應有些遲鈍,我揮了幾次才讓軟木塞移動,而且速度緩慢。

我從廚房櫃子裡拿出一捲垃圾袋,打開幾個放在門口,讓那些軟木塞逐漸填滿這個塑膠袋。我走回沙發旁拿起我的波羅,撕了一塊麵包往嘴裡送,我倚在沙發旁看著軟木塞一小堆一小堆的移動,這畫面看起來還真是令人作噁。


我仔細思忖了下,離上次一些巫師來找麻煩,已經是七個多月前的事情了,而且大多是在霍格華茲結下樑子的人,自從知道我離開馬份莊園後,就不時地來登門造訪……但這一次……


當我眼神失焦的思考時,門口卻傳來了急促的叩門聲。


「咦?」我被這急促的聲響嚇得回神,沒幾秒就聽見莫根太太在外頭大叫的聲音。

「有人在嗎…!跩哥!」

「啊?」我訝異的看向門外,「…莫…莫根太太嗎?」


我匆促的走向門口,在準備打開門前,我才突然想到那些正在移動的軟木塞,連忙又折回屋內。我倉促的拿出手上的魔杖,讓那些軟木塞不再移動,「啊…煩死了。」我感覺自己正處於一種慌亂的狀態,而這些慌亂卻不是我自己造成的。

vu @vu4011

0

我讓自己看起來盡量正常,然後走向門旁把鎖給打開,心想一打開門大概又會看見她過份熱切殷勤的笑容,而果然就是這一模一樣的表情,我看著她,微微的開口,感覺波羅麵包的味道還殘留在我的唇邊。我發現莫根太太身後還站著一個女孩,女孩看上去很靦腆,留著一頭褐色的長髮,我瞥了她一眼,莫根太太便急忙的開口了。


「跩哥,她就是蘇爾,我女兒,剛剛跟你提過啦──」莫根太太口沫橫飛的說著,我卻一頭霧水。她見我沒什麼反應,又繼續說:「她前幾天剛從義大利回來啊,對倫敦還不是很熟,你說要帶她去走走的…」莫根太太露出期盼的神情。


我的眼神閃過一絲詫異。「我?」

看著莫根太太一臉肯定,我才突然想起剛剛在樓下似乎是答應她什麼事。我將視線移向她身後的女孩,女孩一對上我的視線變立馬變得羞赧,我有點窘迫。


「呃,我想…或許…等下吧,我家裡有點亂…」我亂揮著手,顯得有點笨拙。「裡面有點…需要整理──」我結結巴巴的解釋著,看向莫根太太,卻發現她露出十分錯愕的神情,她女兒也同時露出驚訝的神情。


「跩哥…那是…?」她露出怪異的神情,我順著她的視線往身後看去,心裡只覺得不妙。




當我轉身看到身後那個意外時,瞬間覺得腦裡的神經全部迸裂開來。


[TBC]

vu @vu4011

0
00-2


我的臉上浮現幾條青筋,這意外百分之百的震撼到我了…。

我想我的臉大概呈現紫色和綠色交錯的狀態。

在我後方的,是一個女孩。



「妳…」我看著她,感覺早餐都快從喉嚨嘔出來。「妳在這裡…不…不是…,我…」我錯愕地說不出任何話來,看著她也同樣一臉錯愕的看著我,顯然是有某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我倒抽一口氣,轉身看向八成也是錯愕狀態的母女倆。「對不起…今天恐怕是沒有時間…」

我見莫根太太臉色變得羞紅,「真對不起,我並不知道你已經有……其實不用了,我今天有空…我自己帶我女兒去走走。」


我還沒會過意,就見莫根太太拉著她女兒往樓梯離開了。「喂…我…不是這樣的…」

聽著樓梯急促的腳步聲,她們走得很急,看來以後再遇到莫根太太一定會很尷尬的。我再度轉身看向後方,那個女孩似乎還是處在一種不知所措的狀態中。看她穿著一身巫袍,赤腳,頭髮蓬亂,我無法很推斷她是不是前一陣子來鬧事的巫師。


「喂,妳是誰?」我朝眼神空泛的她叫了一聲。「又想來鬧事嗎?」


女孩被我這樣一吼並沒有任何反應,反而她還是徘徊在那樣錯愕的空間中。她望著我家的木地板好一會了,我把門關上,有種憤怒的狀態指使著我走向她。

站在她的前方,我才發現她的巫袍上有著顯眼的雷文克勞徽章。「妳是從學校跑出來的嗎?之前那些人也是你們學校的?」我聲音沒有一絲善意的訊息。她看著我,嘴巴微微的開合。


「不……」她突然的遠離我幾步,一臉驚恐的瞪著我看。


「喂,喂──」對於她這樣的反應,我有點感到疑惑和不快。


「別告訴我你是跩哥馬份。」她開口了,她的聲音宛如我從前就聽過一樣的熟悉,一種記憶回流的感覺竄入我的身體,逆流而上。


「噢哦,我就是跩哥馬份。」


我看著她身上那件巫袍和徽章,一瞬間我彷彿回到史萊哲林的交誼廳,綠色和銀色在我身邊環繞,史萊哲林的靈魂深梏在我的心中,像是永遠無法不信服的一種信仰。


[TBC]

vu @vu4011

0

[小小後記和疑問]

謝謝看完文的大家哦
我想問大家
為什麼我回覆留言貼完文章要按發表時
卻沒有任何反應...*____*?
是我的瀏覽器有問題嗎?
我後來是用快速回覆再按ctrl enter發完文章


Nini @a917308563

0
vu大大的文蠻好看的哦,很好奇這一切的一切是怎麼回事= =
為什麼跩哥會在麻瓜界,還有那女孩為什麼出現然後是誰。
還有為什麼跩哥...這麼不像跩哥= =

支持噢期待下一章,
還有妳說的那個問題是所有人都這樣,
目前還不知道為什麼(倒

vu @vu4011

0

to 蘇蘇們的劫盜是不可褻瀆的!
謝謝你<:
昨天發文有點緊張 今天看到第一個回覆覺得很開心!
這一切的一切要繼續看下去才知道哦呵呵

啊啊原來不是我瀏覽器的問題啊 =_________=

vu @vu4011

0

00-3



我和她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

她好像被下了咒一樣,精神有些恍惚,我則是被這一連串的事情感到精神崩潰。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她隨後接著說。

「這樣…?」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笑。「變成怎樣?妳認識我嗎?雷文克勞。」

「我是羅古德,露娜羅古德。」她從大衣裡面拿出一份雜誌,像是要證明些什麼。

我看著她手中那本寫著謬論家的雜誌,臉色也逐漸怪異起來。


過了將近快一個小時,我才讓臥房裡那堆軟木塞裝成一袋袋的垃圾,她坐在另一個小沙發上,蓋著一條米色的毛毯,手裡緊緊捧著一杯我剛泡好的熱可可。而在這段收拾的時間,我不斷在記憶中搜尋有關她的事情。

我把那堆垃圾提到門外,在經過沙發時瞥了她一眼,她看起來似乎平靜很多。

露娜羅古德,我還記得她的名字,只是對於她的模樣,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但要是今天這個人是格蘭傑,我立馬會認出她來。我也為自己泡了一杯熱可可,然後坐到平常坐的沙發上。

「妳怎麼還穿著這套制服?」

「你為什麼看起來不太一樣?」

我和她幾乎是同時間發出聲音,幾乎聽不見對方問了什麼。我們沉默的看著對方一會,她看起來若有所思,我看著她和我同樣金白色的長髮,柔順的貼在她的頸間,她的皮膚也同我一樣蒼白的嚇人,我有點訝異,以前的我從未發現過我和露娜羅古德有這麼多相似處。

「妳…為什麼還穿著這套制服?」我把視線移到我的熱可可上,我望著那濃醇的可可,輕聲的說道。「還有,妳怎麼進來我家的…」

其實我心裡有太多問題想問了,為什麼她可以進到我家?為什麼她能找到我?還有她為什麼還要穿著這套放了快六年的巫袍?她真的是露娜羅古德而不是隨便想唬我的路人甲?

「……嗯。」她看起來似乎是想起什麼般,她看著我:「你今年幾歲了…?」

「我?」我有點納悶。「…二十五…,為什麼問?」

她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對剛剛發生的一切卻還是不明白,甚至開始懷疑早上收到的那封聘書是假的。她輕啜了口熱可可,放下杯子後便把頸部的項鍊收進巫袍的毛衣內裡。「我今年十七歲。你相信嗎?我來到未來的世界了。」


「……」本來要再多喝一口可可的我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我看著她的雙眼,那雙炯炯發亮的雙瞳。我有點想笑。

「你應該要相信我的。」露娜輕聲的說。「馬份。」

「…首先,那堆軟木塞,是妳的惡作劇吧?第二,我完全不相信妳是露娜羅古德,如果妳是,那妳今年應該也要像二十四的樣子,第三,妳可以走了。」我說得很快,幾乎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我抓住她的左手將她從沙發上拉起,拖著她就往門口走,她看起來很落寞,但不知怎麼的,現在的我只想靜靜、不想讓自己的生活被打亂。



她在我關上門時並沒有說任何話,一臉顯得淡然,我看著她:「快回學校吧,還有,告訴妳那些老愛找我麻煩的同學最好別再來了。」

我說完便將門給帶上。

我沉默地坐回我的沙發,看著桌上兩只還沒喝完的馬克杯,只想著今天大概是這幾年家裡最熱鬧的一天了。我看著杯子發楞著,嘆了一口氣,想起當初一從學校畢業後,就決定離開馬份莊園的那天……,我幾乎是用逃離監獄的方式離開莊園,我知道爸看著我離開,但他最後終究沒有阻止我,只是看著我孤身走出那扇大門…這幾年媽也來了幾封信,她總是提到爸看起來很憔悴,她希望我可以回去…想著想著,我感覺有點疲憊。


望著小窗口外頭灰濛濛的景色,似乎是在飄雪了。

vu @vu4011

0

01-1


前幾天因為那件軟木塞事件,我後來還是寫了封信去確定自己的聘書不是玩笑。

我也決定要搬到霍格華茲附近的小鎮,家裡已經是呈現快打包好的狀態,所有的東西都被裝成一箱箱的,我仔細在每一個紙箱上註明裡頭的物品。其中有箱裝滿了學生時代的物品,這些是我唯一從馬份家拿來的東西,有我的巫袍、書、大釜、攪拌器什麼的,和一些情書、相本,還有幾本我的日記和以前常用的羽毛筆,我用筆在紙箱上輕輕寫上「HOGWARTS」。

在聖誕節的週末就要重新回到我熟悉的地方了,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除了麥教授,就連我的住處也是她安排的。


聖誕節那天,我花了一些錢(很久沒使用的魔法貨幣)讓一些搬運人員把東西運到我的新住處,還買了一張熟悉的車票。


那天我把鑰匙還給房東時還遇到了莫根母女倆,她們對於我要離開這件事感到很驚訝,畢竟我也在這裡住上很久。莫根太太果然看起來就是一臉尷尬,她不斷為當天的事感到抱歉,聽她抱歉這麼久我才恍然大悟她上前敲門的用意,我瞥了她女兒一眼,「她不是我女朋友還是什麼的…」

莫根太太和她害羞的女兒有點兒不明白,但我實在也沒時間解釋這麼多,我只匆忙說了句:「她…算是,我的學生吧…抱歉,我在趕車,得先走了。」

我看了看錶,得用跑步的才趕得上這班到車站的公車了。



幾個小時之後,在走下公車時,我想起剛剛說的「我的學生」。如果真的開始任教了,會遇到當初來騷擾我的那些小鬼吧。




01-2



我拖著行李箱輕鬆的越過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一走進便看見那猩紅色的列車在嗚嗚鳴叫著,我從容的穿越過這些穿著巫袍的小傢伙。我排在一條隊伍的最後方等待上車,這裡如往常般的塞滿了人,我看著一對父子在相互告別,他親了兒子的臉頰一下,手一邊摸著他毛躁的頭髮。不知怎麼的,這一幕讓我感覺特別落寞。

我別開頭,看著隊伍前方的人一個個上了車,每個人走上車後大多都往左方的車廂走去,而以前讀霍格華茲的時候也是這樣,因為大家都知道右方肯定是塞爆了。在我看著每個人都重複著一樣的動作,上車然後左轉時,我看見那天在我家出現的那個鉑金髮色的女孩也上了車,但她卻意外的往右拐去。頓時我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露娜羅古德…多活一百年都不會有交集的人,如果她隨便說出一個我不認識的名字,或許我可能會相信吧。


一進到列車裡,我便隨意選了一個空包廂走了進去。座位有一股陳舊的味道,我一貫都坐在右方靠窗的位置,而如往常,把行李放在腳邊後我便坐到那個位置。在列車準備起駛時,我已經有點昏睡的狀態,我看見門外站了個女孩,她拉開了包廂門,沒想太多的我隨意的敷衍她幾句,她也就這麼坐了進來。


不知道睡了多久,睜開眼的時候,包廂內是一片昏暗,窗外的景色早由明亮轉為深邃的黑夜。我感覺肩膀有些痠痛,伸了伸懶腰後便把包廂內的燈打開,然而才一打開,我被座椅上的她著實的嚇了一大跳。


那個自稱露娜的女孩直接坐在我對面的座椅上,她蜷曲成一團,看她身上的衣服似乎還是前幾天身上那件,我心裡感到一陣奇怪。我從行李袋裡拿出一件黑色的厚大衣,輕輕的蓋在她身上,仔細看了一眼,她居然還打著赤腳,她的模樣跟出現在我家那天幾乎是沒什麼兩樣,要說有改變大概就是變得有點髒有點憔悴。

「喂…」我輕輕的搖著她。她睡得很沉,很安穩,完全沒聽見我的聲音。

我坐回位置上,列車仍搖搖晃晃的前進著,我對那件軟木塞事件逐漸感到有些異樣,總覺得有件事情擱在我心裡。


這樣的狀態一直到了目的地後才結束。

我大喊她幾聲,她在一陣迷茫中醒來,醒來的時候還不忘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對我說了聲謝謝,便赤著腳走了出去。她究竟知不知道她剛剛和我坐在同一個包廂內?


原本我想叫住她,但始終沒有開口。


而她的聲音只讓詭異的感覺直湧上我的心頭。

[TBC]




vu @vu4011

0

/後記

故事的時空是在跩哥的二十五歲,
不知道有沒有把穿越時空的精隨寫好(緊張)
覺得最難的就是跩哥和露娜兩個人的個性,
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會讓露娜有跩哥說話的調調
我讓跩哥的說話方式改變很多,也是因為他選擇逃離馬份這個姓氏的關係
會繼續加油的 謝謝看文的你們 (:

vu @vu4011

0

01-3

來到我的新住處需要十五分鐘的時間,用飛天掃帚。
整理完我的住處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累癱的我坐在沙發上。室內格局有些小改變,這棟小屋比之前的公寓大了許多,雖然這裡的資源沒有比倫敦來得多,也沒有便利商店,但我有了大一點的廚房,和離這裡不遠的市場。

昏睡迷濛中,我的視線中彷彿出現她蜷曲在坐椅上睡覺的身影,她曾經辯駁說她是露娜羅古德。
雷文克勞的破舊巫袍和那一串掛滿怪東西的項鍊。
不知怎麼的,我的腦海中漸漸浮現一個熟悉的畫面,她站在一棵夏櫟樹下,雙手伸直著要去抓被吊在樹上東西,我站在長廊的窗口,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幕。我穿得很單薄,當時還在下雪…雪飄落在她的四周,但她不管那些,只想拿到那個掛在樹上的東西。

很冷…那天真的很冷…她花了將近快一個小時才從樹幹扯回她的鍊子,但鍊子似乎是斷了,東西掉了滿地都是,我看著她失落地蹲了下來,手裡大概僅剩下鍊子和幾個掛在上頭的東西。

「失去的,最後都能回到我們身邊,雖然不見得是以我們期待的方式……」我的耳邊竄入她輕柔的、落寞的聲音。

我感覺手臂一陣痙攣,猛地睜開雙眼。

「……」我安穩地側靠在沙發上,全身冒著冷汗不停的喘氣著。我有種直覺,那個女孩或許就是露娜羅古德。

我看著窗外,夜色逐漸地淡亮,雪依然在下著。有種罪惡感突然襲上我的心頭,要是她真的沒騙我,那該怎麼辦?被我趕出去那幾天,她是在倫敦街頭流浪嗎?我不禁想起那時在車廂裡她的模樣。

我已經沒有心情再躺回床鋪睡回籠覺。

除了露娜羅古德讓我覺得很煩躁以外,就是今天和麥教授的實習課了。
我走進盥洗室,靜靜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的模樣…和十七歲的自己看起來變得沉默許多。看起來不再那麼的青澀、跋扈、一臉找死的樣子……唯一相同的,是那瞳孔的顏色、依舊蒼白的皮膚、還有鉑金髮色。
自從十八歲那年決意離開莊園後,過了一年又一年在麻瓜世界的生活,我漸漸地質疑純種…和麻瓜究竟有什麼區別,不過是血管裡流的血不一樣而已,而更要就事論事的話,那些血…還不就是同樣的東西。

我開啟水龍頭,把臉上的疲憊都洗淨。


如果真的成為了一名要教導學生的人,我是不是應該改變一些事情呢?我看著鏡子裡已將臉洗淨的自己,期望自己也能變成想成為的人。





01-4

我盡量讓自己穿著平常,在身上搭了一件簡單的毛衣和大衣,由於要任教的緣故,我本來還想說是不是要買副眼鏡,但這樣感覺上太多餘了,而且像是個斯文變態。
踏進霍格華茲,整座校園像被灑上雪的糖霜般美麗,而因為是禮拜日的關係,城堡內並沒有很多學生在走動,只有在前往麥教授的辦公室時和幾個史萊哲林女孩們擦身而過,而她們似乎對我很好奇。我假裝低著頭看著手上的任課資料。

「……」我步伐加快的從她們身邊走過。
不知怎麼的我覺得很尷尬。
「喂…」當我正要轉進另一個樓梯時,她們之中有個人叫住了我。

「…?」我疑惑地回頭看向她們,她們嘻笑了起來。
「你好…你該不會是……」開口的女孩大膽的朝我走向前,她有著一頭漂亮的褐色頭髮。她身上有股古怪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那股味道彷彿在哪裡也聞過。「新來的黑魔法防禦術老師吧?」

我看著那群女孩直冒冷汗。

我勉強的彎起嘴角,便趕緊離開這裡。我走得很快,不到一分鐘就又走到另一個長廊和樓梯的交接處,但她們嘻笑的聲音卻仍還在我耳邊迴響。
為什麼消息可以傳得這麼快呢?也是吧…霍格華茲總得宣布下學期的教師。想想在霍格華茲的那些時候,什麼消息都傳得很快,不管是好的或是壞的消息。我邊走邊回想著,不知不覺就到了旋轉樓梯前。

「呃…檸檬雪寶?」我下意識的說。但旋轉樓梯前的鳳凰沒有任何反應。我停駐了下,腦海裡又浮現了相同的畫面,鄧不利多和我就站在占星台上,他看著我說了一段話。

「跩哥,在幾年前,我認識了一個做錯人生每個抉擇的男孩…這次,請讓我幫助你一次吧…」
「我不需要你的幫助!」

怎麼突然間又想起了這件事情?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記憶嚇了一跳,我搖了搖頭,讓自己盡量清醒些。

「TARTAN CHECK!」我才想著通關密語的時候,有人替我解決了這問題,門突然地開了。我猛的轉身看向後方,她,那個自稱為露娜的女孩盯著我看。

vu @vu4011

0

「妳在這裡做什麼?」我意外的望向她。女孩看起來有朝氣許多,她的長髮也變得格外整齊,還有…她總算穿了鞋子。

「你真的是跩哥馬份?」她朝我走進一步,對我投射好奇又感興趣的眼光。「啊…真不敢相信阿…」

「我問妳到底來做什麼?」我對她那種飄忽不定的無視語氣感到不耐煩,但她也沒多說什麼,看了我一眼便逕自走上旋轉樓梯。我愣在原地,她輕盈移動的腳步和那漠不在乎的態度已經完全挑釁到我了。

我尾隨著她上了樓梯,進了校長室的門。

「噢,這…」麥教授在我進來時表情非常的訝異和驚恐。如果我沒記錯,今天應該是實習日,她不該露出這種驚恐的神情。我望著她,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麥教授看了女孩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呃,麥教授…」我看著麥教授。

「我出現在他家裡。」女孩細長輕柔的聲線竄入了我的耳中。「在前幾天。」

麥教授聽完她的話,便用更為驚訝的神情看向我:「跩哥,你怎麼沒和我說這件事情?」

「……」我聽得一頭霧水。「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教授,她……」

「她是從過去時空來的人。」麥教授的一字一句非常清楚地進到我耳裡。
「什麼?」我驚訝的看向麥教授。
「她是羅古德,還記得嗎?」

這是什麼天大的玩笑?也許過去有聽說過穿越時空的傳聞,像是利用時光器…但這樣出現在我眼前的還是頭一遭。

「……」我詫異的看向露娜羅古德,她正好奇的在書櫃前探頭探腦。

「跩哥,如果她出現的地點是在你家,我們就需要好好談談了。」麥教授嚴肅的說,她走回座位,拿出一份羊皮紙。「我們必須把她送回去,跩哥,還有,這是你的課程表。」
我一聽見“談談”這字眼,只覺得渾身不舒服,腦海的反抗意識瞬間蹦了出來。「我並不覺得她出現在我的屋子裡和我有任何關係,何況我已經搬離那裡了。」我很快的回絕,我的直覺就是絕不做那些麻煩事。

「這可能由不得你,跩哥,如果時空穿越處理不好,她很可能會從此消失。」麥教授的口吻聽起來很認真,我猶豫的皺著眉頭。

「教授,我想妳應該先問她到底是怎麼來的…」我看著羅古德在後方的書櫃間游移,彷彿對我們正在討論的事情毫不在乎,這個傢伙很顯然,完全感受不到她已經惹惱我了。

羅古德好奇的盯著書櫃中一顆水晶球。麥教授轉身看向她,「羅古德──」
她回頭看向麥教授,那古靈精怪的神情猶如一隻精靈般,我在她轉身的那一瞬呆滯了幾秒。
「妳還記得在過來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麥教授讓露娜坐到一張墨綠色的沙發上,我的手緊緊抓著我的實習課資料,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在萌芽。

羅古德輕輕地坐了下來,她看起來是在認真的思忖著。我看著她,眼神不自覺一直望向她的鉑金色頭髮。

「我那時正在找我的鞋子…和我的項鍊。」她緩緩的開口。「他們和我說,有人把它藏到萬應室了,我去找了,我還翹掉了幾堂課…」她說到這,我看見麥教授的眉頭抽了一下。「後來我真的在萬應室裡面看見我的鞋子…可是我的項鍊…我也有看見,它…在發亮,很奇怪,它在發亮…但是後來的事情,我沒什麼印象……之後我就發現我躺在一堆軟木塞裡頭。」她的咬字清新、口吻不知怎麼的有種讓人沉醉的感覺。我專注的聽著她說,這似乎是第一次聽到露娜羅古德說這麼多話。

麥教授悶哼一聲。「項鍊?」

「是的,是項鍊,我的軟木塞項鍊…」她看起來很落寞。

她不是那些來我家惡作劇的人。我的腦海瞬間閃過這個念頭。不知怎麼的,隨著自己過了十八、十九一直到現在,我的心彷彿可以感覺到更多的情緒,而最常出現在我心裡的…就是後悔和罪惡感。看著露娜一臉沉默的神情,我嚥了一口口水,在心裡想著等會要怎麼和她說聲抱歉。

「我們得在週末結束前解決這件事情,我是說,嘗試。」麥教授看起來似乎是心裡有了計畫,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這計畫肯定會把我拖下水。「還有,不能再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了,萬一要是回不去了,妳必須……」

麥教授欲言又止,將那憂慮的眼神轉移到我身上。

我心裡感到有點害怕,對於她等下要講的話我一點都不感興趣。羅古德看起來似乎恢復了一些精神,我真不明白為什麼她是那個唯一看起來挺輕鬆的人,我快速的瞥了她一眼又看向麥教授,教授相較於她還比較像是誤闖時空的人,她突然站起身,皺著眉頭。

「妳必須換個名字,我會讓妳繼續在雷文克勞上課…」麥教授開始在屋子內踱步。「還有…就告訴別人妳是新來的轉學生…」
聽著麥教授規畫的這些事情並沒有提及我的名字,我安心許多,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她很快的就提及到我:「跩哥,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暗自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心裡無奈不單單只是這件事情。
這幾年在麻瓜生活的地方,幾乎是過著(至少我我認為)很不人道的生活,打工存錢,還不能使用魔法,被一些邪惡的麻瓜欺騙,還有一些厭惡馬份家的巫師來找麻煩,好不容易到了霍格華茲,但還有……她,露娜羅古德。
室內的溫度因為壁爐的關係變得很暖,光線微弱地落在地板上,有種溫熱的感覺從我的喉間淡出,我微微的開口:「是,教授…」


[TBC]

vu @vu4011

0

/後記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哦~
總覺得文字會讓人覺得很舒服,可以沉浸在那樣的情境和世界裡,
常常就會看著某些同人文,不知不覺中就會覺得他們真的存在於我們的世界。
還是謝謝看文的大家^_________^
如果有錯字的話可以請我糾正哦謝謝你們!
vuu

璇玥 @evelovely

0
新年快樂喔XD!!
(本來想用鮮豔的紅色,可是覺得不太好-皿-...所以就是甜甜的橘色囉)

/

很好看啊> <
寫得很好的說...是仙境現在比較少人來了,所以比較少人回覆
不用緊張OAO
題材挺新鮮的...穿越時空雖然常見,但是在原創角色上沒有那麼常
(在自創角色上就很多了XDD)(瑪莉蘇XD)(拖走..)

很喜歡露娜的個性>3<
自然而且有種與眾不同的淡雅
感覺怎麼樣都無法複製第二個露娜
但vu把露娜寫得很好喔
不過在校長室門前的那段,感覺露娜並不會這樣子逕自就走的說...
(是有點像跩哥了...)
但還是很棒的啊!

跩哥的摹寫我超喜歡一開始他心中想的那句「買該死的麵包吃」!!
那種屬於跩哥的感覺就出來了> <

01-3寫的超好OAO!!
很美,很柔和,卻有種淒涼,有些落寞,一縷痛楚
(還有一絲絲愛..)
露娜的身影感覺就如羽毛般漸漸清晰..

-

加油喔~真的很好看啦> <
文筆很好的說..

vu @vu4011

0

TO 璇玥o喵
剛剛突然看到你的回覆 我好感動QAQ
這真的是超棒超驚喜的新年禮物呀!
也祝你新年快樂哦!


謝謝你,因為我用第一人稱的視角寫跩哥真的很難去掌握他說話的方式
不小心打一打就會變成自己說話的調調了
我很喜歡寫跩哥看露娜的角度,
除了用一個男人看女孩的角度,還有教授看待學生的角度……所以有時候跩哥對露娜有不確定、不知道的關係
我會繼續加油的,謝謝你^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