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桃樂絲‧珍‧恩不里居

發表於

桃樂絲‧珍‧恩不里居
by J.K. 羅琳


  桃樂絲‧珍‧恩不里居是位混血女巫、邪惡魔法部官僚,以及曾經的霍格華茲教師。


恩不里居小檔案


生日:
八月二十六日
魔杖:樺木,龍的心弦,八吋長
霍格華茲學院:史萊哲林
特殊能力:「懲罰羽毛筆」是她的發明
血統:麻瓜母親,巫師父親
家庭:未婚,無子嗣
興趣:蒐集「活蹦亂跳的小貓」彩繪盤,為各種物件加上蕾絲邊與摺紋布料,發明各種折磨道具


  樂絲‧珍‧恩不里居是巫師奧佛‧恩不里居,與麻瓜艾倫‧克拉克內爾第一個的小孩、也是唯一的女兒。桃樂絲雙親的婚姻並不快樂,而桃樂絲私下鄙視著他們兩位:因為奧佛缺乏抱負(他在魔法部的魔法維護部門工作,從來沒有升遷過),而她的媽媽艾倫,繼輕浮,又邋遢,又是麻瓜血統。奧佛和她的女兒總是把桃樂絲的弟弟缺乏魔法能力的原因歸咎在艾倫身上,因而在桃樂絲十五歲時造成家庭分裂;奧佛與桃樂絲繼續住在一起,艾倫與她的兒子則消失在麻瓜世界中。桃樂絲再也沒看過她的媽媽和弟弟,再也沒和他們講過話,接著開始假裝她見過的所有人都是純種。

  桃樂絲成了合格的女巫,離開霍格華茲後便直接加入魔法部,接受在魔法不當使用局裡當卑微實習生的工作。十七歲的桃樂絲,是非不分、頗有偏見、而且是個虐待狂,但她憑著對上司極為友善的態度與甜滋滋的對待方式,加上殘酷地將其他同事的功勞占為己有,很快就獲得升遷。在她三十歲以前,桃樂絲被晉升為局長,差一步就能登上在魔法執法部門裡更高階的職位;此時,她說服她的父親提早退休,並塞給他一些金錢補貼,確保他悄悄地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無論什麼時候(通常是那些不喜歡她的同事們)問到她:「你跟那個老是在這裡拖地的恩不里居有關嗎?」她總是會掛上最甜蜜的笑容,大笑,然後否認任何的關係,接著宣稱她已逝去的父親曾是巫審加碼中傑出的成員。問過奧佛近況、或是談起任何桃樂絲不喜歡的話題的人們,總會遇上倒楣事;至於想好好留在她身邊的人們,只好假裝相信她的版本的家族歷史。

  除了為了要全力討好她其中一位上司的情感之外(她從來不在乎是他們哪一位,但她知道她的地位和會因為擁有一位強勢的丈夫而更加穩固),桃樂絲從來沒有過成功的婚姻。當他們評估著她努力的成果與抱負,那些很了解她的人都會發現自己很難會喜歡她;只要喝下一杯甜雪莉酒,桃樂絲總會吐出一些冷血的觀點,甚至那些反麻瓜的人也會被一些桃樂絲暗自盤算著非魔法族群應有對待的建議給嚇著。



  當她年紀越長、越強勢、在魔法部裡爬得越高,桃樂絲對小少女系飾品的品味越來越濃烈;她的辦公室被各種簾幕與裝飾佔據,她喜歡各種小貓裝飾的東西(雖然實際上既髒亂又不方便)。正當魔法部長康尼留思‧夫子越來越擔心阿不思‧鄧不利多會取代他時,桃樂絲終於有機會將她的爪子深入權力核心,煽動著夫子的虛榮心與恐懼,將自己捧為他少數可以信任的人。

  桃樂絲獲得派任霍格華茲總督察,讓她此生首次有了充分發揮偏見與殘酷的空間。她原本並不喜歡在學校的時光,因為在那裡她所有的責任與地位都被忽略,但她終於逮到機會回過頭來掌權,控制那些沒有(或她認為沒有)給她應有禮遇的人。

  桃樂絲對那些不太像、或全然不是人類的生物有著極大的恐懼;她對半巨人海格的厭惡、對人馬的恐懼,透露了她害怕未知和荒野。她是個控制慾極強的人,所有挑戰她權威與世界觀的人都必須──在她看來──被懲罰。她相當享受征服與羞辱他人的快感,除了她們所宣誓效忠的陣營不同之外,實在很難分辨出她與貝拉‧雷斯壯之間的差別。

  桃樂絲在霍格華茲的時光以災難收尾,因為她濫用夫子給她的權力,跨越了她擁有的權限邊界,用以達成她瘋狂的私人目的。霍格華茲生涯悲慘地結束後,她依然死不悔改,回到因為佛地魔王重生而動盪不安的魔法部。



  夫子被迫辭職後,制度產生了改變,桃樂絲得以溜回她在魔法部原本的職位;新的魔法部長,盧夫‧昆爵,比桃樂絲‧恩不里居有更多迫在眉梢的問題得立刻處理。昆爵後來因為這個疏忽而得到懲罰,因為部長從未處罰到處濫用職權的桃樂絲,在哈利波特看來這顯得他既自大又粗心;哈利認為桃樂絲繼續受雇魔法部,不受她在霍格華茲的行為波及,是魔法部腐敗的關鍵徵兆,因此拒絕和新任魔法部長合作(桃樂絲是除了佛地魔王之外唯一一位在哈利身上留下永久傷疤的人,她強迫他在勞動服務時在手背刻上「我絕不可說謊」的字)。

  桃樂絲很快就享受起她在魔法部的生活。當魔法部被魁儡部長派厄斯‧希克泥掌控、被黑魔王的追隨者滲透後,桃樂絲終於找到了她的歸宿。食死人高層們精準地判定:比起跟阿不思‧鄧不利多,她與他們有更多的共通點;她不只保有她原本的崗位,還獲得額外的權力,當上麻種審議委員會主席,這個委員會事實上等於私設公堂,用「他們的魔杖與魔法能力是『偷』來的」當作理由,囚禁所有麻瓜出身的人。

  當她又再一次坐在審判席上審判著另一位無辜女人時,哈利波特終於闖入魔法部的核心地帶,攻擊桃樂絲,從她身上偷走她不經意地戴著的分靈體。

  佛地魔殞落後,桃樂絲‧恩不里居因為熱衷於執行他的制度、涉及凌虐、監禁和幾條人命(有些無辜被她送進阿茲卡班的麻瓜出身並沒有生還)而受到審判。



J.K. 羅琳的想法


  有一次,很久以前,我正在上某種技能或科目的課(我盡量模糊地講,因為某些會變得很明顯的原因),然後,遇見了某位我第一眼就很討厭的老師。

  那個有問題的女人用興趣回敬了我的厭惡。為什麼我們彼此這麼立即、盡情、和(至少對我來說)不理性地針鋒相對,老實說我也說不上來;到現在還黏在我腦海中的是她對甜心飾品的獨特品味。我特別記得一個小小的、淡檸檬色的塑膠髮髻,戴在她的短捲毛頭髮上;我常常瞪著那個小髮髻,它對一個三歲小女來說還挺適當的,但它看起來就像某種阻止成長的東西。她是個敦厚的女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年輕,而她喜歡在干蕾絲邊無關的場合穿著蕾絲邊衣服,再提著一個看起來又像是從小孩的化妝盒裡借來的小手提包,猛然地,我覺得我發現了一種與甜美、天真直率恰恰相反的個性。

  我在談論這種靈感來源時總是特別警惕,因為你有可能會被誤解以致於對其他人造成很大的傷害給氣死。這個女人不是「真正的桃樂絲‧恩不里居」。她看起來不像隻蟾蜍,她並不是虐待狂,也不曾對我或其他人狠心手辣;而我從來沒聽過她表達過任何一種與恩不里居相同的觀點(當然,我不可能會認識她到足以知道她的各種觀點或喜好,這樣反而讓我不喜歡她的感覺更不合理)。然而,是可以這麼說,我借鏡了她,然後嚴重誇大成一種讓人不舒服的甜蜜少女風穿著,而正是那個我記憶中的小淡檸檬色塑膠髮髻讓我在桃樂絲‧恩不里居的頭上插上一個像蒼蠅般的頭飾。

  我在生活中不只一次注意到,莫名甜心的品味常常會伴隨著對世界冷漠無情的態度。我曾經和一位把牆壁貼滿毛茸茸貓咪照片的女士共用辦公室,她偏激、邪惡至極,和她共事過是我這輩子的大不幸。她對各種甜美事物的喜愛常常看起來缺少了溫度和善意。

  因此,桃樂絲這位讓我純粹討厭的角色之一,成了這些不同來源特質的綜合體。她以法律和秩序之名想要滿足控制、處罰和造成痛苦的慾望,我認為,就和佛地魔王一味地擁抱邪惡一樣應該譴責。

  恩不里居的名字是精心挑選的,「桃樂絲」代表悲哀,是種她無疑會帶給她周遭的人的感受;「恩不里居(Umbridge)」是從英國片語「to take umbrage」中的「Umbrage」這個字玩轉而來,代表犯罪。桃樂絲容易因任何人挑戰她有限的世界觀感到冒犯,我覺得她的姓氏傳達了她的角色既狹隘又死板的意象。要解釋「珍」就比較難,它純粹就是在前後兩個名字中間念起來很順。

本文翻譯自/PotterMore
4

本文作者

  • 絕世傳奇巫師
  • 160  11907

芙默思 @carlleia

0
感謝跳羊的翻譯~
成長過程必然深深影響了她的性格塑造。(撫下巴)
聽說恩不理居後來被丟給了一群爆尾釘蝦......?

Liko @WatchStar29279

0
當初隨便掃一眼時就有注意到有出現貝拉的名字,
沒想到我真的沒看錯。
不過一樣是反派,我個人反而覺得貝拉更能讓人接受。
就是那種壞的徹底的感覺。
相較於恩不里居這種偽善者,
讓人無法預測他什麼時候會背後捅你一刀,
貝拉那種只要看到他就知道要躲得遠遠的還比較容易“相處”。(用相處好像哪邊怪怪的XD)

哈利手背上的傷是永久的?
我還以為是因為他寫太多次所以痕跡才留的比較久,
想說可能過個一兩年就能消失了。
沒想到竟然是永久的?
這下我忍不住好奇當初恩不里居拿來給他用的羽毛筆是從哪弄來的了。
感覺很像會受到管制的物品啊。

草原跳的羊 @harryptweb

0
引用自 @WatchStar29279 的發言:
這下我忍不住好奇當初恩不里居拿來給他用的羽毛筆是從哪弄來的了。
感覺很像會受到管制的物品啊。

在最開始的簡介裡就有寫,
那個羽毛筆是她自己發明的XD

真的是個讓人蹭恨的偽善者,
這種人比純粹的反派角色還討厭~

Liko @WatchStar29279

0
@harryptweb

啊,那邊看太快跳過去了。
原來那個變態的筆是他發明的啊...難怪跟他一樣變態。

確實啊,偽善者比起純粹的反派角色還來的更讓人厭惡。

玹米茶☆小安 xD @as900177

0
其實這樣說起來恩不里居是個既可憐又可悲的人,
他對權力的嚮往和對自身的成長環境不滿造成了他後續的情緒及個性的悲劇,
小女孩的事物則再次地讓我感受到他想滿足小時候無法滿足的慾望,
但再加上他的個性就變得極為偽善,
但是依據現實來說,
偽善者總有比較大的機率站到高位處,
但是否有位救世主將他逞罰就不得而知了。

比起貝拉她更讓人無法接受的就是偽善吧,
但是他的偽善又建立在他對權力的嚮往(這部分有點像瓢蟲小姐??)
這種人的個性造就他天生得不到幸福,
而恩不里居的結局就不讓人特別意外了~

感謝跳羊超迅速翻譯喔~~

女爵 / S教主 @emily55493

1
感謝跳羊的翻譯,雖然說羅琳的文章好像越來越難翻了,不過跳羊翻得很好耶!

果然沒猜錯,感覺恩不里居就是那種沒受過什麼悲慘對待的人啊,不過我還真沒想到原來她的媽媽是麻瓜。
她真的是可惡至極的人,當初看到她那張蟾蜍臉就不舒服,我覺得透過喜歡甜美事物的一面,來強調本身其實殘酷又冷漠的性格的手法用得很好!連名字都取得很有深意XD 某種程度上來講,恩不理居其實和那些食死人根本毫無差別,很訝異她會這麼對待自己的父親,假裝對他好,其實是怕他和自己的關係被旁人發現,這種人還是不要有父母的好,怎麼會有這種人?真的很討厭她。

我也以為她叫哈利寫的那些字是可以消掉的耶,其他人不是也被處罰了嗎?
那些人的傷痕也是永久的?恩不理居真的是個變態又噁心的女巫。

吉米:今晚,我想來點破釜的家常湯配烤雞 @Jchiang

0
同屬反派,比起貝拉的嗜殺,那麼恩不里居就是屬於腹黑的陰沉小人了。以惡趣味對待反對她的人,心靈、精神面都會受到影響,那還不如請貝拉賞個啊哇呾,痛痛快快解脫來得好。

也難怪史蒂芬金會認為恩不里居是HP中最恐怖的人物,而非佛地魔了。

Phoenix @PhoenixBlade18149

0
原來恩不里居最後有受到審判啊!(心裡平衡了一點
是說不要把所有喜歡粉紅色跟小女生裝飾的女孩子都認為不好嘛(喜歡粉紅色的女孩在此

黃志康 @T0978

0
桃樂絲 恩不里居實在是太扯了,沒資格當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吧

Hermione Granger @Drapple

0
恩不理居如果不是如此自大的話也應該很受歡迎
而且極有惡作劇天份
她大可以做喬治他們的助手

只有黑色的溶泥xD @ripp3ify

0
其實恩不里居可以跟我學校的某位老師匹敵.....

因為塔的可怕程度有如恩不里居(只是沒有出血罷了)

在全校受到熱烈歡迎和追捧(如果塔辭職的話)

維生兔 @koeylnyi

0
桃樂絲打從一開始就讓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許是因為充滿粉紅的房間與她性格造成的反差吧XD
那是受家庭因素影響才變得如此殘暴吧,仔細一想還是挺可憐的OAO

茉莉花茶 @yasmine

0
一直認為恩不里居這個女人很可怕
尤其看見學生正在接受勞動服務時
她仍可以笑出來 真是可怕
不過其實在電影中要演活這冷血角色真的不容易
在此給Imelda Staunton大大的讚!

瑞琪兒 @fish231618

0
感謝樓主的翻譯~
興趣似乎還有虐待別人/欺負別人(?
懲罰羽毛筆也太可怕ww跟小貓形成強烈對比了吧XD

風水兒 @cc293871

0
她的陰險和偽善真的讓人恨得牙癢癢
書中最討厭的角色非她莫屬了

原以為看了這篇
對恩不里居的想法會改善
結果居然更討厭了XDDD
以為是多悲慘的身世換來個性扭曲
但看起來...好像不是阿 冏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