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刺客女巫3:背叛】更新至第三十四章(全新修訂版本上線!)

發表於

(封面 #280#335#358
大家好!我是發表瑪麗娜的魔法日記的瑪麗娜。是瑪麗娜在夜晚和零碎時間寫出來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歡喔~
(其實自己首發的文章也是一樣)
☆有什麼寫錯或是意思不完整也請提出☆
☆警告:作者腦袋已開天窗,請見諒☆
★人物介紹★ #53#133
感謝文: #123
(分享)閱讀報告網站: #325#335#346#348
她以為,只是無謂的玩笑,但是,卻將她推入無底的深淵……。
Something is wrong, I can feel it.

★第一部★
序: #4
第一章: #10
第二章: #11
第三章: #12
第四章: #18
第五章: #28
第六章: #35
第七章: #48
第八章: #59
第九章: #68
第十章: #94
第十一章: #107

番外(強烈建議先看)#124#129#161

請給我時間讓我重新來過。
Please give me more time to fix it.

★第二部★
第十二章: #144
第十三章: #151
第十四章: #170
第十五章: #180
第十六章: #185
第十七章: #192
第十八章: #217
第十九章: #225
第二十章: #230
第二十一章: #238
第二十二章: #247
第二十三章: #253
第二十四章: #261
第二十五章: #274
第二十六章: #289
第二十七章: #296
第二十八章: #300
第二十九章: #311
第三十章: #318


★第三部★
第三十一章: #328
第三十二章: #339
第三十三章: #352
第三十四章: #356
5

本文作者

  • 進階魔法學習者
  • 45  925

消失的成員

0
瑪莉娜開樓了!
這次是說恐怖故事嗎?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elizabeth9576
不是啦~
只是一個我在夜晚想到的故事,而且我的第一個樓的名稱不夠吸引人。
才會沒有人會去看TT
所以這次開了一個樓,也順便挑戰一下自己。

消失的成員

0
@sunny1255
我是人啊~
其實也是差沒多少啦~
現在忙死了,要搞週更XD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6

刺客,在麻瓜的歷史中是一個古老的行業。

隨著這項行業漸漸遺留在泛黃的史冊中,麻瓜對它的想像只有增添更多浪漫無邊無際的色彩。刺客的身手敏捷,行動鬼魅,伴隨著死亡和竊取,他們飛簷走壁,如入無人之境,下手快狠準,慈悲心在他們身上絲毫派不上用場。


不論你是威嚴無比的君王,還是人人唾棄的叛徒,在刺客眼裡一律眾生平等,他們取人性命的方式和時間五花八門,不論是在酣睡的枕邊用冰冷的匕首劃破喉嚨,還是在大快朵頤的盛宴中飲下的致命毒酒,一個優良的刺客只會令人意想不到。


我,就是麻瓜所稱的刺客。而若問我,我會說這一點都不浪漫。這個身分是我一直以來想忘卻的記憶,一切都要歸功於我的食死人父母。

我的父母都效忠黑魔王,而且是忠心耿耿的效忠著。
他們的身上都有黑魔標記,隨著時間及黑魔王的死亡,標記已不再有任何感覺。
但是,身為黑巫師及女巫的他們,卻在黑魔王死後,大肆破壞。
他們殺死了一些巫師、女巫,甚至無辜的麻瓜。

我永遠不明白他們的用意何在,也不了解他們內心深處的想法。
即使我努力向他們探尋,卻一點我要的東西都沒有。

就在這樣的熏陶下,我長大了。

我雖然是在這樣的家庭長大,但我不會受他們誘惑。
我雖然表面效忠佛地魔,但我內心卻不是。
我可以大膽的說出他的名字,而不是說「那個人」來代稱他。

又過了幾年,我不敵我父母的威脅,必須和他們聯手。我有著我可以殺了我父母指名要殺的人的權利,無所不用其極。
下咒、當面對質、攻擊、下毒、製作陷阱、挑撥離間……。

這些可以殺人的方法,我也都做過了。

但是在我的心裡,卻是痛苦的。每次只要我一殺人,我就哭一個晚上,還不能被身為破心者的母親發現。
是的,我是一名心軟的刺客,但也因此我練就一身高超的鎖心術。

過了一年後,我在一次刺殺中與一位巫師對決。

那是一位我要殺的巫師找來的好友,前來幫忙的他對我使出各種魔法,都被我反彈回去。
但是當他使出了索命咒時,我的屏障卻發揮不了作用。我事先研究過,那是他最擅長的魔咒。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發出了護法阻擋了這危機。
那雙手的主人,就是我未來的丈夫。
我使不出護法,我並沒有太多愉快的記憶。
但是,因為他,讓我嚐到了快樂的滋味是什麼感覺。
就在我發覺我終於能夠使用護法時,我真的很開心,也十分感謝他。

我也更加深愛著他了。

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是個可愛的女孩。

但當她的天賦漸漸產生時,我嚇壞了。
她有著我那鎖心術的天賦,天生就是一個破心者。她有著我以前當刺客的天賦,以及她父親所遺傳給她的容貌。

就像是我和我先生的翻版。

我覺得是時候停止了。

我禁止她隨意動用破心術和鎖心術,在她前往霍格華茲後更是每週送信提醒她。她一定覺得我很煩,但這是不得已才做的。

我只是不想要重蹈覆轍,讓我的孩子走我以前的路。我想要她走自己的路,自己發掘自己的嗜好、潛能。

我不要她的人生變得淒慘無比,希望她能夠了解我對她的苦心。

火閃電/雨溪🧹 @kittychan

0
很不錯啊!!
有了斬鬼的某人

@sunny1255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kittychan
這個故事是序章裡的母親的孩子的故事喔XDD
不過…斬鬼?(被踢飛)

消失的成員

0
@sunny1255
刺客喔!!好酷!
這孩子會遇上甚麼災難?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klin5678
佛地魔~~(笑)
其實還是有其他的題材啦!

贊妮/艾莉絲 @tiffanyangel2118

0
@sunny1255
加油!!很想繼續看下去哦~很期待後面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第一章
在英國斜角巷的街道上,有個女孩匆忙地奔走著。

她身穿藍色連帽外套,和她的眼睛意外的搭配,她背著一個橘色背包,一臉慌張的走入一間名叫「華麗與污痕」的書店。

現在是下午三點,有不少的巫師及女巫來買書,那女孩穿梭在人群之中,不太敢抬頭挺胸的走路。
她走到了櫃檯,店內的男店員一眼就認出她。「關!妳怎麼那麼慢?」「抱歉啦!我以後會早到的!」關吐了吐舌頭,把書車推過自己身旁,便走開了。

店員嘟囔著:「每次都說會早到,卻從來不曾準時過……。」關開始排放書籍,沒有說話。

到了四點,關的打工結束了。
她走出店門外,一陣冷風吹過,關閉上雙眼,一陣強烈的頭痛伴隨而來。她快步離開,走到了巷子內。

我覺得好痛苦,是心中的痛。
我覺得,風暴將至。
這個殘酷現實,摧殘著早就殘破不堪的心靈。
我好怕,但是我要如何去應對?
看到了!我以前的敵人,不,現在也是。


關的眼神釋出大量的殺氣,她拿起魔杖。

「束束縛!」

在她不遠處的巫師被綑綁著,關又朝他的方向拿著魔杖點了點,那名巫師就快速的朝關衝過去。
關先是對巫師下了「默默靜」,又對巫師砸了顆屎炸彈,最後加上了迷糊咒。
關哈哈大笑,並把巫師原封不動的用呼嚕網送回他的住處。
「惡作劇完畢。」關說著,便離開了巷子。

回到家,關的媽媽一看到關,就問:「關,妳怎麼那麼晚回來?妳超過時間限制了。」
關充滿歉意的說:「抱歉,媽。下次我會盡快回家的。」
媽媽嚴肅的說:「妳已經有很多次都晚回來了,至少有十次了吧?妳知道的,超過十次就要—」「被禁足一週。」

關接著說,踩著階梯上樓。關趴在床上,她覺得身體不適,但是又找不出來是身體的哪裡不舒服,她就這樣趴著沉沉睡去。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第二章

早上七點,關邊咬著吐司一邊看著預言家日報的其中一欄,一臉疑惑。

《斜角巷驚傳巫師綁架案》
薇亞洛特·德勒報導

在昨天下午四點二十分,一名年輕男巫師從自家的壁爐滑出,全身沾滿呼嚕粉,全身束縛沾滿了屎炸彈,並被下了啞聲咒。

在清理乾淨之後,我們訪問了發生事情的過程。

但是那名男子卻無法想起自己怎麼從斜角巷回來,被誰下咒的經過。

據他當時從壁爐滑出的狀態分析,像是一場意外的惡作劇,也類似綁架案。

逆轉偶發事件小組仍在追查中,目前事發經過我們無從得知,待進一步釐清案情。


關看著這篇新聞的附帶照片,百思不得其解。這個男人,好像是她以前分道揚鑣的朋友。
可是,她之後再也沒見過他。

這時,關的頭又開始痛了。

她把報紙撕毀,丟進壁爐,把報紙燒了精光。

這該死的預言家!
因為仇恨而行動的我,被盯上了。
為什麼,我的一舉一動都受到關注?
我只是需要一點隱私也不行嗎?
不過……既然我那麼吸引人……。


關生氣的走出飯廳。
這時,她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待在家中,千萬不要出門。
但是,她卻自我安慰:關的媽媽很早就出門了,出去一下又無妨,沒事的。

於是,關打開了房門。
過了沒多久,關來到了王十字車站。
每個麻瓜們都忙碌的走來走去,各自有要去的目的地,鮮少交談。

關觀察著各個角落,發現各個角落幾乎都有麻瓜們所做的發明:攝影機。
關只好在某個攝影機看不見的死角隱形,接著,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高飛煙火,用打火機點燃後直接消影。

「碰!」爆炸聲傳來,所有的麻瓜驚慌失措的奔跑著。
有的人被爆炸聲嚇到,直接昏倒在地。但是卻沒有人傷亡。

在不遠處,有人看著這一切在她的眼前發生。

那個人,就是關。

關竊笑著,利用消影術回到家。
關心想:這,只是開始。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第三章
關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座森林中,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知道自己迷失在這森林。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像是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出路。
她開始隨意漫步,高大的橡樹和雲杉遮住了透在雪白的森林雪地上的些許陽光,雪白的地面留下了關的鞋印。

這時,關看到前方有顆石頭。長條的石塊矗立於此,在那積雪的表面下閃爍著淺藍色微光。

「那是什麼?」

關輕柔地把積雪拍掉,沒想到在眼前的是一個和金探子一樣大的水藍寶石,清澈明亮。
她很快就因為它的美麗而痴迷,將它拿出石塊的那一瞬間,藍寶石瞬間閃動著耀眼的光芒,光芒四射,藍色的煙霧及光束包圍著她。
「發生……什麼事了?」

關的模樣正逐漸改變,原本放下的金黃色長髮變成了捲曲的紅紫色馬尾;身上的便服變成了精緻的連身裙;外套變成了一對白色透明的羽毛翅膀,手上戴著黑色手套。關看著自己的新模樣,不禁讚嘆起來。

忽然,一陣黑煙夾雜著電光石火炸毀了一旁的石塊。

關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去,卻發現自己站的位置對面有著一樣的石塊,但早已被炸毀,剩下了殘骸。

站在一旁的是一個和自己相像的女孩。

她身穿黑色斗篷,斗篷的連帽被那女孩拉的很低。她的眉毛以下至髖骨像是塗抹上紫黑色顏料般,那碧藍色的雙眼閃閃發亮,卻帶著恨意。她戴著黑色口罩,接近鼻粱的地方被剪了一個洞,洞的周圍鑲嵌著幾顆耀眼的白色鑽石。

「妳是誰?」關好奇的問,盡量讓自己不被恐懼所吞噬。

「妳,真的不知道我嗎?不瞭解我嗎?」那女孩帶著一絲疑惑和冷酷的說著,眼神正打量著關。

關對於她的聲音及語氣十分熟悉,但聽不出什麼蛛絲馬跡。

那女孩冷笑一聲,說著:「也對,妳在那時候根本感受不到我的存在。」關受不了恐懼肆虐,慌張大喊:「妳到底是誰?什麼記憶?給我一個交代!」語畢,便朝著她射出水藍色的光球,但女孩敏捷的閃開了。

關意識到,她並不是普通巫師。

關的恐懼倍增,結巴的說不出話來:「妳……。」
女孩冷冷的說:「我……是妳的夢魘,也是妳的夢魔。」
說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背後抽出一把長刀,朝關衝去。

*****

關從夢境驚醒,嚇出一身冷汗。

她緊緊抓著棉被,靠在床上。
關喃喃低語:「那個在夢裡的女孩,到底是誰?她指的記憶……是指什麼?」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elizabeth9576
@my62
速速前!
最近上仙境很勤,但是更文速度超慢……。
(說真的,打完第二章後有種愧對防禦的感覺
這樣子看來,我好像較適合惡聯QQ)

妙麗·瑪莉娜 @sunny1255

0
@anniechu930308
這是我的第二棟樓^0^
我更的好累哦(趴)

嵐嵐 @a0985302647

0
@sunny1255
哈囉瑪莉娜,今天抽空看了你的文
覺得你的文筆還不錯,只是更得有點慢XDD
我發現莉絲和我魚兒妹子都在這樓耶!
瑪莉娜加魚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