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Black Family 布萊克家族-天狼星•布萊克(更22/9)

發表於

​The Black Family

布萊克家族

天狼星•布萊克
#1
#23
#24
#25

水仙•布萊克
#9
#14
#20

​









​​看文前先叨嘮幾句
看標題也知道是寫布萊克家族的人廢話
有愈寫愈長的可能?
已知會寫的是天狼星和水仙
每看一次電影抽心一次

Bug有,我都不知道寫了甚麼XD當小片段看吧
歡迎抓錯別字
走日常風,食用愉快



[跩妙]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END)
[瑞自/湯自]Angel n Devil (END)
[跩妙] 失樂園 (更新中)



7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7  604

蘇菲  @christy_waiwai

4
​​

天狼星•布萊克

​他每天祈求梅林能給予他一個安靜的夜晚。只是不意外的話,會如他所願才怪。

一把女聲呼叫著,充斥整個布萊克家園,不過沒有人會去理會,因為這個情況是件尋常不過的事,早已經沒有人當回事。

「放了我!放了我吧⋯⋯啊啊啊!​」

又一個無辜少女。

天狼星深吸了一口氣,想給他的"好"表姐一道強烈的不赦咒,當然這個大膽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如果他也這樣做話,和他殘暴的表姐有甚麼分別?何況他的魔法還比不上她,誰叫他年紀比她輕,現在跟對抗只會是吃虧的一方。只要她不干預我,我也不干涉她,他都會假裝不知道。

他繞著雙腿數著手指,這是第幾個受害者了?

以布萊克家族的勢力,沒有人敢惹這家族的人,魔法部的人也很忌諱他們,只要不太過份,和沒真正發現有弄死人的情況,他們都不太愛理會,又或該說不願多事。

不是說魔法部的人沒嘗試插手處理,但每次都吃不了兜著走,後來他們就假裝甚麼也不知道。

想到這他就不屑地哼哼,家族權力還真好用。

他曾一度懷疑貝拉的出生,她如天性般的的殘暴並不像她的父親,天鵝星/西格納斯·布萊克 (Cygnus Black)或母親卓雅拉·羅西兒。即使他們推崇純血至上,並排擠任何混血或麻瓜出生的巫師,但他們未從用殘暴的方式去對付那些——「不能上檯面的一群。」他們每次都是這樣說。

雖然她父親有對她過份的行為作懲罰,但那都是聽聞來的。他唯一有印象,是貝拉殺了父親的貓頭鷹,天鵝星對她禁足一個月,那時候她的解釋是:覺得牠很討厭。

這個不具說服力的理由,起初他也不會相信,不過後來覺得也不是並無可能。

她一點也不像美黛表姐,美黛她很親切和善,對不公義的事她總是第一個出聲控訴,即便她每次反對都會面對他父親的懲罰,但她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

日常貝拉和美黛在聊天,當然所謂聊天大部分時候都是在劇烈爭吵,而水仙表姐即安安靜靜的不說話,不加以任何意見。水仙不容易親近,性子很冷淡不太愛說話,好像沒有甚麼事能勾起她的興趣,有時候他懷疑她是不是被下了噤噤言(Langlock),甚至他懷疑她是不是有抑鬱的傾向。

貝拉即長時間處於狂燥的情緒,也許是得了狂燥症。

天狼星推敲著,幾近肯定地點點頭,帶上麻瓜耳機,鞋也不脫躺到床上,聽著麻瓜樂隊The Animals -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星期天,倫敦中午的天氣暖烘烘得像夏天,可總是有無法預料的斜風細雨。

天狼星從斜角行回來,外頭正下著毛毛細雨,衣袍黏了一顆顆小水珠。

剛進門的天狼星發現今日難得安靜,沒有一貫的尖叫聲,安靜的布萊克家,很詭異。

天狼星脫下衣袍,掛在剛進門右面人生等高的骷髏骨頭衣勾,家庭小精靈會烘乾後放回衣櫥。

穿過狹窄的通道,他疑惑地看了看大廳的人物指標,貝拉正在大宅裏。

竟然安安靜靜的?這句話在他腦中浮現不到一分鐘後,他決定收回。

他點了跟煙,和麻瓜煙草不同,他們抽的煙內含物不一樣,大站份都是由一些無害的植物製成,當然還有有另一種包含有毒物。

他走到貝拉房間門前,他應該謝謝貝拉不愛關門的習慣,特別喜歡迫人聽那些慘烈的尖叫聲,對於她這點低級惡趣味,他不敢恭維。

不過也因此他才能在門外光明正大偷聽。

「說呀!我叫你說呀!!!」

貝拉向跪在地的女子粗暴地伸了一腳,那個女人被純熟的手法捆綁著,並低頭跪在地上。

他很好奇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竟然能夠忍受貝拉的虐待?半點叫喊也沒有?

若是平常的日子,不幸的女子早就很難看地邊哭喊邊求饒,他很不欣賞,應該說,討厭才對。

「裝啞巴,賤人!」貝拉抓起她的頭髮,她迫不得以地頭往向後揚,連哼一聲也沒有,只是緊咬下唇。

通過門縫看到她被貝拉狠狠地搧了她一巴,搧到倒地。

噢!下手真重。

那個女子抬起頭,直覺門外有人,她緩緩抬起眼瞼。

深琥珀色的眼,直撞天狼星的眼眸,深深對視著,她嘴角輕佻的笑意,在嘲諷他的偷窺。

這是他見過最明亮的眼神,乾淨得像無雲的夜空,深邃而不可測。

貝拉看了看懷錶的時間,「噢,時間夠了,我要去約會你的情郎。」

尖銳的指甲劃過她的臉,「我想你會很享受待會兒帶回來的藥劑。」及後踏著輕快的步伐,邊破壞四週的古玩邊離開房間。「啦⋯⋯啦⋯⋯。」

天狼星待聽到大門關閉的聲音,再三確認貝拉不在大宅,他才走進貝拉房間,在那個女子面前,蹲下身,「沒事吧?」
乾裂枯燥的嘴唇吐出沙啞聲,並滲出血。 「水⋯⋯。」

「我去拿。」

天狼星慌忙走到布萊克家族永不踏入的廚房,成功嚇壞了正在忙東忙西的家庭小精靈,他們紛紛停下手上的動作。

「小主人⋯⋯,」誠惶誠恐地喚到,生怕是自己犯了錯事。

在他們準備好要以各種自虐方式下對待自己的時候,天狼星反了個白眼,他一定是腦子短路才會走到廚房,他的話成功制止任何自殺行動,「給我一杯水。」

「水?」家庭小精靈一度懷疑自己聽錯。

「主人,水。」一個較年長的家庭小精靈跛腳一步步走向天狼星,處變不驚遞上了一杯,温度剛好和暖的水,「還有甚麼能為主人服務?」

「沒事了」他不自在地用手抓了抓髮尾。

天狼星回到貝拉的房間,到把瓷杯放到她唇,「來,你的水。」

她輕沾了一下,濕潤嘴唇,然後狠狠地揚頭狂灌最後一口水入喉間,然後⋯⋯一把噴到他臉上。

天狼星愣住,好半晌後才回過神來,整張臉都滿佈水珠。

「哈哈哈。」天狼星大笑一聲,一點也不像生氣。

「你是布萊克家的人。」女子對他吐口水。

「如果你以為這樣我就會生氣,那太看小我。」天狼星咧嘴一笑,她倔強的性格,不服的行徑,他選擇如實告知她的想法。「我很欣賞你。」
「所以我該跟你道謝嗎?」她好笑地看著眼前的小子。

天狼星搖頭,他才不相信她會發自內心的道謝,「我是她不入眼的表弟。你叫甚麼名字?」

「那你應該叫我學姐。」聽到貝拉表弟,她知道他,那個進葛萊分多的布萊克繼承人。

「想、得、美。」天狼星笑容可掬,眨眨眼,露出狡黠的眼神。「要我幫你鬆綁嗎?」

「不,是你想不想幫我鬆綁。」她指正他的說法。

聰明的女子,他喜歡。他施咒替她鬆綁,「那告訴我你的名字。」

終於不用被繩索糾纏的她,虛弱地指了指出窗邊的魔杖。「把我的魔杖交給我。」
天狼星把魔杖歸還給原來的主人。

「謝謝。」她在他臉頰親了下,以示謝意,並舉起魔杖用了消影術。「我們學校見。」

天狼星撫了撫剛被她親吻的右頰,滿意地點點頭,這樣的女子才有資格,並配得上當他天狼星女朋友的名號。

他想他終於可以減少白眼詹姆和莉莉的次數了。



-----漂亮分隔線----

是初戀!?

來點幸福小時光?


下篇來寫水仙

貝蘭迪 ( 不定期潛水中 ) @hk123

2
不如寫寫布萊克三姊妹!( 貝拉、水仙、美黛
她們的童年?

煙火向星辰 所許皆成真xD @lemonleaf

2
噢噢噢,蘇菲的新文
寫的是依文的親戚/ (魔生裡的姓氏是布萊克XD
好期待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hk123
這題議不錯,靈感大神快來XD
謝謝來訪!

@lemonleaf
說!你與布萊克家族有什麼關係?
謝謝你來看文〜〜!

煙火向星辰 所許皆成真xD @lemonleaf

0
@christy_waiwai

魔生中的設定是布萊克家族的旁支/
因為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天狼星
所以在創建魔生人物時就決定選擇姓布萊克

貝蘭迪 ( 不定期潛水中 ) @hk123

0
@christy_waiwai
我覺得她們很有故事www
因為原書沒有太多關於她們童年的事XD

【芋芒派】連載文完結偶爾浮水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0
@christy_waiwai
天狼星和水仙~~這題材我好喜歡!!
初次見面(?)我是娜塔莎~

@hk123
我也覺得他們的故事應該很有趣
書都不太描寫他們的故事,甚至幾乎沒提到
(只有天狼星有稍微提到而已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lemonleaf
天狼星的魅力果然不簡單!!

@hk123
她們三姐妹確實很有趣,三個不同命運

@Dracoo6o5Malfoy
你好娜塔莎!
歡迎歡迎〜希望之後的文章你也喜歡〜〜


蘇菲  @christy_waiwai

1



水仙•布萊克



「布萊克家的三姐妹、普瑞或者崔佛家的。」阿不拉薩·馬份在長餐桌的遠方吃著晚餐「你選一個吧。」

「或者其他家族你有提議也可以說來聽聽。」那是魯休思的父親,他仁慈地表示

中間的三叉蠟燭火光搖曳

魯休思·馬份困難地嚥下這口剛入喉的紅酒,他才三年級,現在就要選對像,他不覺得是一件好事,但他可以假裝選一個,他不會抗拒他的指令,為了馬份家族的榮耀,也為了避免他父親日後瘋狂的可能

況且這算起來也沒太大害處,反正在還能選擇的情況下,他還是好好定下來,免得他父親不滿意時,隨便給他選了個傷害眼睛的妻子,他會為自己的後代擔憂起來

他衡量起布萊克家的三姐妹

最大的貝拉?那個有暴力傾向的,他不禁搖頭,還有就是她那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令他常常抱有懷疑,她是不是不會用梳子?

排行第二的美黛?那個大愛並正義感過剩的和平主義者?魯休思的頭不變地搖著,馬份家並不需要一個大愛又不介意血統的人

第三的是⋯⋯他對她沒什麼印象,大概是從那些學長聽過她的名字,也就是諾有所聞她很漂亮之類,不過就是沒印象

當然不久的後來他便知曉為什麼對她沒印象




水仙感覺到一道視線跟蹤了她好幾個星期,終於她忍受不了要向她的好姐姐其一傾訴「美黛。」她輕聲喚到

「怎麼啦?」美黛地頭在打開的書本,她正在鑽研水仙的筆記,即使她比水仙高兩屆,但水仙對於各個科都有獨特見解,細膩的心思,讓作為姐姐的她也嘖嘖稱奇,想一窺她腦袋內是不是裝了大量"包你醒腦萬靈丹Baruffio'sBrain Elixir"

很多她沒注意的微小事項她都鉅細無遺寫出來,以及有很多假想研究

"緩和劑Draught of Peace"和"無夢酣睡劑 Dreamless Sleep Potion"共同使用的後果,並羅例出了各項推測

她翻到下一頁筆記,秀麗的字體寫著-“愛情魔藥”,那是她將於下星期教授的項目,所以那一頁空著沒寫到任何筆記

「愛情魔藥你怎麼看?」她很好奇她妹妹會不會有其他見解

水仙眉毛動了一動,又回復平穩「你想用?」

「不是丶不是丶不是。」美黛有時覺得水仙的洞察力更像姐姐,趕緊揮舞著右手否認
水仙從美黛否認的方式知道她在說謊,她自少就很善於觀察一個人是在說真話還是假話,美黛在遮掩自己的心虛,不過她不會拆穿她的

「愛情魔藥是種自我欺騙的藥物,不建議使用。」水仙疑惑地問「怎麼啦?」

「怎麼啦?」美黛反問, 試圖拉開話題,想起剛才她是有事叫她,從厚厚的筆記中抬起頭來

「我最近好像...不太好。」她不深究為什麼美黛要問愛情魔藥這個問題,只是咬著唇,緩緩說出這一個想法顯然令她很焦慮

「不太好!?」美黛聲調忽然轉大,史萊哲林交誼廳的眾人,紛紛朝那兩姐妹投來注視的目光,以她所了解的水仙絕不會輕易說出不太好這類詞彙,她只在她口中聽過很好或不錯,在美黛眼中這類詞語看起來一點也不順心

美黛很慌張「發生什麼事了?快說!」

「我們還是回房間說吧。」不習慣成眾人焦點的水仙立馬低下頭,迴避任何可通觸及的視線

好!馬上

「啪!」的一聲合上筆記的美黛,風風火火拉水仙回她們的臥室

「水仙,來告訴我有甚麼令你困擾。」她很興奮,誰叫水仙一向也是乖巧安份得令人吐舌,難得她有令她苦惱的事。她終於能又好好當一回姐姐的角色,機不可失,她一臉認真表情地傾聽,不敢待慢半分

「我好像...出現幻覺?」水仙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她的想法

「幻覺?」美黛瞪大了眼睛,不太懂,是吃了甚麼變壞魔藥的後遺症嗎?

「我最近都覺得有人在盯住我。」她皺皺眉,她在想這件事到底維持了多久?一個月?兩個月?

「什麼?!」她盡量讓自己沒那麼激動,可是她幾乎要跳起來,有誰這麼大膽?

「美黛,我是不是瘋了?」水仙擔憂地抓緊被單

「不,你沒有。」美黛安慰地拍拍她緊握的拳頭,示意她放鬆些

美黛看她一臉愁緒,她不相信她是瘋了或者出現幻覺,因為作為姐妹的直覺,也因為她知曉她生來的細膩心思,絕不可能有假

「你告訴貝拉了?」

以貝拉的性子不大鬧一場才怪,她不想被人記起這事,或者成為任何談論話題的對象,她只想安安靜靜,不受注目的過日子,水仙搖著榛首,這才是最佳選擇

「很好,」美黛才不想貝拉插手,她緊緊握著水仙的手,點著頭認同她沒告訴貝拉的做法「就讓我們把這跟蹤狂找出來吧!」

敢跟蹤布萊克家水仙的人都找死! 

【芋芒派】連載文完結偶爾浮水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2
@christy_waiwai
沙發!!
哈哈純種傳統還沒畢業選未婚妻
水仙怎麼看都是三姊妹最漂亮的啊
免得他父親不滿意時,隨便給他選了個傷害眼睛的妻子,他會為自己的後代擔憂起來
這句中肯!!
事實證明魯休斯的眼光很不錯
畢竟跩哥的強大基因就是因他們而來>///<

阿轟 @max4413

2
@christy_waiwai

這故事很棒呢www
以那些角色的視角去衡量別的角色感覺特別有趣~~

然後
他曾一度懷疑貝拉的出生,她仿如天性般的的殘暴並不像她的父親,天鵝星/西格納斯·布萊克 (Cygnus Black)或母親卓雅拉·羅西兒,即使他們推崇純血至上,並排擠任何混血或麻瓜出生的巫師,但他們未從用殘暴的方式去對付那些——不能上面的一群,他們每次都是這樣說
  檯

雖然她父親有對她過份行為作懲罰,但那都是聽聞來的。他唯一有印象的,是貝拉殺了父親的貓頭鷹,天鵝星對她禁足一個月,那時候她的解釋是:覺得牠很討厭。這個不說服力的理由,他才不會相信
                       具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max4413

謝謝阿轟覺得有趣~~
也謝謝你指出錯別字,非常歡迎找錯字!XDD
希望之後也得到你對這文的喜歡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Dracoo6o5Malfoy

水仙和魯休斯簡直就是天作之合XD(亂入
這一家的金髮閃瞎我,寫得我很高興(轉圈圈

蘇菲  @christy_waiwai

1


水仙•布萊克

/ 2 /



「在任何地方你也感覺到?」首先,現在她要仔細研究並整理整件事的始末,美黛磨拳擦掌,迫不及待想以各種方式對待可恥的跟蹤狂,她是不會手下留情

水仙想了想後點點頭「即使我在上課時也感受到那種被緊盯的感覺。」

「也包括女生宿舍?」美黛神色凝重,就像吃了口薄荷與薑混合口味的全口味豆

「那反而沒有」她搖頭,她不敢想像如果連女生宿舍也有那股視線的話,會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這樣的話或許可以否定女生。」美黛如釋重負呼了口氣,推測出她們要找的目標是個男的

「我們來設計一個局,把人引出來。」美黛打了個哈欠,看了看扭曲形狀的時鐘,正指向十一時「現在我們先好好睡一覺,明天可有得忙了。」

水仙聽她姐姐的,鬼靈精主意就數她最多,躺到床上的她想,明天她終於可以把積壓在胸口的大石攞開,這一覺睡得份外安穩




「不...不是,我只是對你們家三姐妹,很有興趣,想寫專題報導。」

彼德森牽強地笑著解釋道,他的下巴正被一支魔杖扺著,聲線因慌亂而抖動,喉嚨發出咕噥一聲

事情就是他被斷正了

彼德森•科立是不起眼的一個學生,沒有優秀的成績,也沒有龐大的家族背景,只是個小小的回音娛樂週刊(霍格華茲八卦週報)的記者

他受委托,正確來說是在強權壓迫下,以唯一週報裡的二年級生優勢,被要求徹底調查水仙•布萊克的日常生活

今天他如常地尾隨水仙•布萊克,並記錄她的一舉一動

在一小時前,當水仙下課後,她走到了北塔入口,那時他麻木地跟上,平常這時段她早就回史萊哲林宿舍或交誼廳,才不會深夜在學院四處走動,他沒察覺她這次不尋常的舉動

結果就是現在的這個情況,他被當場逮獲

「那也用不著要跟蹤她,而且只有水仙一個。你以為我會信嗎?」破綻太多了,如果真的要寫報導,可以直接找上她們,這種低質量的謊話會信的話,那該要像家庭小精靈般自殘

布萊克家的人他都惹不起,彼德森悽慘地叫喊「不是我,不是我。」

「還抵賴?」美黛沒想到都人贓並獲,還會厚顏無恥地否認,她冷笑道「放眼整個北塔也只有我丶我妹妹和你。」

他哭喪臉求「行行好心,放過我,我是被迫的,真的。」

「把話留給向校長說吧。」美黛拎住他的衣領

布萊克家族他是不敢得罪,指示他這樣做的另一個家族他也得罪不起,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先解決眼前這個燃眉之急,絕不能告訴校長,以他們家族的能力,他不想被開除

「我把事情告訴你們,不過你們得保證不找我麻煩,也得保證我不會被找麻煩。」

「好。」水仙搶在美黛開口前答應

美黛不滿地叫嚷「水仙!」

「這樣的人自作自受,不用答應他。」

「看樣子也不是他自願。」水仙安撫有些激動的姐姐

「你就是太好心。」美黛翻了翻白眼,半點危機感都沒有

「謝謝!謝謝你,水仙。」彼德森很感謝,他對她的好感大大提升,差點他要握住她的手道謝

「快說吧。」美黛警告意味地瞪他一眼

「是魯休思•馬份。」彼德森不再猶豫

「魯休思•馬份?」美黛皺了皺眉,馬份家的人?美黛卷起袖子,直打算去找向算帳

「姐姐!」水仙呼喚道,制止了她邁出的腳步

彼德森襯
這個時機,一縷煙似的逃離




---------
一點也不意外是馬份家的人,嗯嗯。太明顯了
愈寫愈多的感覺

阿轟 @max4413

2
@christy_waiwai

哈哈也太晚回WW

我很喜歡阿WW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很認真看文的關係W(被眾人圍毆
我也希望妳也可以喜歡我的文啊WWW

最後
「姐姐!」水仙呼喚,制止了她邁出的腳步
         道
彼德森這個時機,一縷煙似的逃離
   趁
然後我覺得〔邁出〕寫成〔踏出〕會比較好XD
好囉嗦啊我WW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