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跩妙]—失樂園—(12/01 更新 Ch.21.3)

發表於
碎碎念: 

話説這本來是要寫叧一篇跩妙文(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ne )的番外(很多年前的產物),就是説他們相遇之前的, 結果那篇還沒好就出現了這篇。然後在寫的途中發現這編有愈寫愈多的情況, 字數比原文還要多,所以可以獨立看, 待日後有機會整合成一篇好了。

這是我首次寫長篇(?) 我也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 ...
Bug有,莫介意(不竟跨了三年,2017年來更文的我大驚)
然後我會在寫完的時候好好重整一遍(以免開頭的章節太嚇人)


註: 若獨立看的話要注意,有個小小設定:文中的跩妙是在之前己經相愛的哦
 有興趣的話這算是他們之前的小小劇情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至於這小小的短文寫在好幾年前,那是我第一篇同人(不堪入目),所以看看就好了,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也沒有文筆這回事(被毆)





          失樂園


CH.1                   #1
CH.2                  #3
CH.3                  #8
CH.4                  #14
CH.5                  #17
CH.6                  #20
CH.7                  #30
CH.8                  #33
CH.9                  #36
CH.10                 #41
CH.11                  #45
CH.12                 #46  #47
CH.13                 #55  #56
CH.14                 #59  #60  #69
CH.15                 #70  #73  #74
CH.16                 #75  #76
CH.17                 #80  #81
CH.18                 #82  #83
CH.19                 #92  #97 #102
CH.20                #105  #106 #111 #112 #113
CH.21               #116 #121 #123




我原以為時間能磨滅我對你的所有情感
但很遺憾地那只徒然曾加我對你的思念

在這場名為愛情的賭博中
永遠都沒有上家

     

求不得

才恨



CH.1



他打開預言家日報,內頁有一格的影像是他認識的臉龐,她還真是沒有變,還是如此令他…討厭,她那些自信,從心而發的光彩,總是引人注目,也如此深深烙在他的心坎處,揮之不去

他身體微微往後靠,他想起她對他種種,那些影像仿如作天,如此清晰,如此刺眼,眉頭不自覺地攏起,他不想想起她的,但他竟然無法控制,他心理在嘲笑自己,像個白痴一樣,她大概也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吧

「跩哥,」輕聲喚著他名字的人,是他結婚多年的妻子翠菊‧綠茵,她發現他盯著報紙出神良久,所以忍不住喚他回來「跩哥。」

「翠菊?」他習慣叫她翠菊,灰色的眼眸從預言家日報攞開,對上她深棕的眼眸,有一瞬間他以為看到她了,他沒想過結婚,若不是他母親如此渴求在生前能看到他成家立室和抱個孫,他大概此生也不會娶任何人,除了那個女人

「你在⋯」當翠菊正想要問他在看什麼時,他們的孩子天蠍•馬份卻開口,硬生生打斷她的話

「母親,我還想要些接骨木花的果醬可以嗎?」是把還帶稚嫩的小男孩聲線

翠菊微笑地點點頭「好。我去拿。」

跩哥看向他的兒子,與他相似的灰色眼眸眨眨眼晴,跳下坐位,小碎步走到跩哥旁,踮腳瞧了瞧他打開的預言家日報內頁,然後又走回自己的坐位,跩哥發現他總是看不懂他的兒子,他比同年紀小孩還要成熟世故,很乖巧聰明,不知那來的老成

這時候,翠菊剛好拿了果醬給天蠍「吃飽了要換衣服了,今天要到斜角巷,你記得吧。」

「我知道了。」天蠍點著小腦袋,心裡滿懷期待,圓潤的大眼看著跩哥,似是在期待他的答案「父親,你也要去嗎?」

翠菊也停下了手上正在塗果醬的動作,正緊張地等待她丈夫的答案,他們有很久沒有一起出去了,應該說他們從來都很少一起出去

跩哥心情有些鬱悶,他想他應該出去走走,或許可以把那該死的格蘭傑從他腦袋中趕走,他閤上眼,揉了揉太陽穴「好。」

「太好了,」天蠍歡呼,立馬放下手中的刀叉「我去換衣服。」

「你要去嗎?」翠菊的聲調充滿欣喜,以及難以置信,她要確定這不是幻聽或錯覺,即使他們結婚多年,但每次她看到跩哥依然還是被他迷到,他的高貴氣息,魅力,他一身冰冷與傲慢,有時候她還是無法相信她成了他的妻子,就像夢一樣不真實

「你不想我去?」他揚起一邊眉不太確定地問

「不是,不是。」翠菊嘴角不自禁的住上提,一邊收拾碗碟「我先把早餐收拾好,再換衣。」

「嗯。」他漫不經心到應了應

「夫人交給我吧。」家庭小精靈適時出現,接去她的碗碟

「父親,我好了。」天蠍跑了下來,穿了和跩哥馬份相似的招牌式正裝

跩哥蹲下來與天蠍平視,為他整理衣服,翠菊下樓看見這一幕,她會心微笑,他們長得很相似,天蠍仿如小孩版的跩哥,無論他總是冰冷的灰色眼眸,天使般金色的柔軟頭髮,都是如出一轍,她很慶幸自己有為跩哥生下這個兒子,這樣她才有機會看到他身上難得的一見的溫柔,即使她們在一起三年多,但他依舊對她很客氣,客氣得一如陌生人。只有在床上,她才能稍稍感覺到他對她些許不一樣,她知道他體內的激情就像一條潛藏的巨龍,可是她從來也感覺不到

當他們到達斜角巷後,天蠍注意到有些小孩正拿著冰淇淋吃,色彩斑斕的冰淇淋看起來很吸引,他伸手拉著翠菊的手「母親,我想到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可以嗎?」

翠菊看著跩哥的眼神似是詢問他的意見,她向來都聽從跩哥,任何大小事務都會先問他,即使他說了不用如此,但有關孩子的事她還是想由跩哥作主

跩哥知道翠菊要他決定,他對天蠍從來都很寬容,也不太限制他,他不想天蠍變成另一個自己,他也不樂見自己變成他的父親魯休思般,只要是合理要求他也不會拒絶,因為他很清楚童年是如此難得


他不好甜食,他覺得甜食是種令人上癮的食物,所以他不打算同行「你們去吧我去華麗與污痕附近看看。」話畢便徑自往前走

「父親不吃冰淇淋的嗎?冰淇淋可是世上最好食的食物。」天蠍小聲的嘀咕,小灰眸透露著困惑

「我…不知道。」翠菊看著走遠的身影,拖著天蠍的手不自覺地捉緊

對他,她幾乎是一無所知,他的喜惡,他的過去,以及他的心

跩哥走到華麗與污痕,他發現旁邊一角有一間之前未見過的書店,他猜想大概就是最近這一、兩個月才開的。坦白說,若不細心注意很可能會錯過,不竟與華麗與污痕相比,它實在毫不起眼,不論是店的裝潢,還是店的名字也毫不起眼,就只是直直的叫書店,他忽然覺得這個名字就像是妙麗格蘭傑會起的,書呆子般令人沉悶,不過或許裡頭是個寶藏,他被吸引了進去

「你好,」櫃台的小女孩原本正低頭看書,聽到門上風鈴的聲響,她抬頭打招呼

跩哥看到小女孩時有些愕然,不過他馬上回過神來點頭示意,他愕然是因為他以為看見了小時候的妙麗,幾近相似的臉孔和髮型,只是帶點紅的頭髮他不太喜歡

小女孩從高腳木櫈躍下,走到跩哥面前「你想要找什麼書嗎?」

她大概與他兒子天蠍差不多高,他想他們的年紀應該很接近「謝謝你,不過我想自己看看。」

「那你想找什麼再來找我吧。」小女孩對他微笑

那微笑就如太陽光般温暖人心,他又想起她了,對於笑這種表情他不太自在,不過他還是點個頭再走去看書,這裡的書踏踏實實地放在書架上,與華麗與污痕亂飛亂竄的不同,這裡安安靜靜的,令他想起他曾到過麻瓜的書店,書架上的書他很多根本從沒看過也沒聽過『傲慢與偏見』、『仲夏夜之夢』、『王子復仇記』。他在詩集分類隨手拿了本翻了翻

「這些書是那裡來的?」跩哥向來喜歡看詩,他發現手中這本的作者寫得極好,可是他竟然不認識,心裡有些失落

「一般人的書。」

「一般人的書?」他俊眉輕揚,不理解何謂一般人的書「麻瓜?」

小女點著螓首「是的。」

雖然他向來很不喜歡麻瓜,但不得不承認他們比魔法界的所謂詩人優勝很多,他決定帶這本書走

「我就要這本。」他把書放到櫃檯上

小女孩看了看書背說「1個加隆。」

「你確定?」跩哥很懷疑這間書店能經營多久

「我媽媽說要推廣更多人閱讀。」

還真像那個女人的性格

「泰戈爾的詩我和我媽媽也很喜歡。」似乎因為有共同喜好,小女孩顯得得很高興

「是嗎?」跩哥不以為然,因為他在想她是不是也有看過同樣的書,也會喜歡同一個詩人,同一首詩


「雨果,剛剛那個男人長得很好看。」待跩哥走後,小女孩走到和在一角落看書的男孩説

「比爸爸還要好看?」他順口問,他們長得很像,一看就知道是兄妹

「我想應該很多人比爸爸好看吧。」小女孩眨眨眼眸

「你說得對。」這點他不得不承認

小女孩聽門鈴轉過頭去看到推門的人,高興地上前擁著她「媽媽。」

「玫瑰,」妙麗蹲下來,接著她女兒的擁抱「今天怎麼樣?」

那是她與榮恩的大女兒玫瑰•衛斯理

「有個好帥的人來了。」玫瑰告訴媽媽妙麗「長得很好看。」

「男的女的?」她這個女兒也算是人細鬼大

「男的。」玫瑰接著說「他很高,有些瘦,穿著黑色套裝,灰色眼睛,媽媽,他灰色的眼睛很漂亮,而且金色頭髮,若不是穿黑衣服我還以為是天使呢。」

「若要是我再長大個點或許會愛上他。」她補充

從她女兒玫瑰所描述令她想起一個朋友,現在他們不是敵人還是朋友嗎?她不太確定,或者他們其實什麼都不是

「你知道什麼是愛嗎?」妙麗有些哭笑不得

「不就是爸爸愛媽媽,媽媽也愛爸爸嗎?」

愛?她不太確定,即使到現在她也不知道,榮恩在她眼中是家人般的存在,但愛嗎?她搞不懂,或者她不想弄得太清楚

「玫瑰,那才不是這麼簡單。」妙麗和榮恩的兒子雨果•衛斯理開口,他也走上前給妙麗一個擁抱

「難道你懂嗎?我還大你一年呢。」玫瑰不滿地嘟嚷

「好了,你們兩個。」妙麗不太想解答,因為她如今不懂愛,又如何教他們「別忘了我們約了哈利叔叔和金妮姨姨吃飯。」

「太好了可以見到詹姆和阿不思。」雨果十分興奮

「一點也不好。」玫瑰鼓著嘴「爸爸呢?」

「他要加班。」她輕輕帶過

「你又加爸爸班嗎?」雨果真想知道,身為爸爸上師的媽媽是否總是害爸爸遲回家的凶手

「我沒有,只是他工作效率比較慢。」想起他那種做事方式,妙麗不禁嘆息

Ch.1完




8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6  583

💜薰衣草xD.jpg @lemonleaf

0
呵呵呵,妙麗上司榮恩下屬
在辦公室妙麗應該很受不了榮恩吧?xddd
工作效率這麼慢~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lemonleaf

妙麗這麼聰明又勤奮...榮恩如何努力也比不上的了(哈哈哈
我對你名稱的小説有興趣呀,等你找找名字告訴我,感覺好好看(笑
謝謝你的留言...
請期待下一章~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CH.2



「妙麗,你有沒有興趣回霍格華茲任教?」哈利想他應該很適合,不竟她可是高材生,而且也很熟悉麻瓜世界的各項事物,她是最能勝任的人選

「教什麼?」她自己讀書就容易解決,教書這個她可不太確定,當初她也幫哈利和榮恩補習,可是她覺得是件極度損耗耐性的事,每當想到此頭就有些痛

「暫時是一星期為期二至三次的額外興趣課程。」哈利喝了口金妮煮的南瓜湯又繼續説「學生可以自由選擇上不上。」

「哈利,妙麗她已經很忙了。」金妮在廚房忙東忙西,卻也不忘開口提醒他

「可是我認為妙麗是最合適的人選。」哈利接著說「課程是希望講述麻瓜界的事物,另外還有些額外的興趣科目,我已經有其他科目任教,分身不暇,而且校長也認為你是不二人選。」

「好,無問題。」雖然她猶豫了一會,但也很樂意答應,而且她喜歡把自己弄得很忙碌,這様她還可以減少與榮恩相見的時間,雖然這不是個好方法,,她知逃避解决不了問題,但至少也能因而減低爭吵次数

金妮拿著一盤剛煮好的香草雞胸出來,香氣撲鼻,瀰漫整間房屋「你怎麼把時間都窒的滿滿,魔法部旳工作,自己的書店,現在還要教書。」

「那不是很好很充實嗎?」妙麗有些心虚,眼眸底掠過一絲黯然

哈利覺得沒什麼大問題,但細心的金妮自然是察覺了妙麗的不對勁,不過礙於哈利在此,也不便多問

「爸爸…」玫瑰拉著榮恩走進飯桌,有些不滿「我等你很久了。」

「你也太久了吧。」哈利打了個哈吹,終於榮恩到了

「抱歉啊…最近很忙,事情好像做不完般。」榮恩理了理紅色的頭髮,自然坐在妙麗旁

「玫瑰,去把哥哥們叫來吃飯吧。」金妮彎身親切地摸了摸玫瑰的頭

「太好了。」玫瑰蹦蹦跳地走去找哥哥他們

「妙麗答應了回霍格華茲任教。」哈利迫不及待要把這好消息告訴榮恩

「是嗎?我怎麼都不知道」榮恩瞧妙麗看了看,見她點點頭

「就剛剛問的,真是太好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找誰。」哈利可是為了想說服妙麗而苦思良久,没想到她答應得這麽爽快

「好吧,她喜歡就好。」雖然榮恩認為她決定前,應該先告訴他或問問他意見,不過,都沒所謂,毎次他想到妙麗是他妻子時都覺得不可思義,像她這樣聰穎漂亮的女子,應該找個更好比他更優秀的男人配她才是,可她卻選了他,他是中了最大的幸運了,所以從來只要是她想的喜歡的都依她就好了,雖然他們没什麽時間見面,即使他們一同在魔法部工作,但他們部門不同

看著榮恩旳妙麗心裡有些愧疚,她深知他對她很好,她以為日子久了她會因感動轉變成愛情,但她做不到,時間久了只為她帶來更多罪惡感,她快要無法面對他了

重回霍格華茲的感覺很微妙,很熟悉,每一個地方幾乎都 藏著過去,輕易地就能憶起舊時光,是種複雜的情緒,夾雜著愉悦、悲傷、感動、難忘… …

「妙麗,很高興再見到你」曾經的麥教授現在升任成為校長,再見她時明顯地蒼老,臉上的皺紋増多,白髮比以往明顯

「我也是,校長。」回來的感覺真好,她又好像當回了學生,她不得不承認學生時代是最好的

麥校長和妙麗一同到大堂,並為她介紹其他教授。奈威·隆巴頓已成為霍格華茲的藥草學教授,她很替他高興。當她和各科教授打完招呼後,她注意到離她最近的學生對話

「那個男的長得真好看。」是葛萊芬多的女學生,指了指門囗那邊

「他不就是以前的史萊哲林王子嗎?」另一個男生問到

「他還是這麼帥,我就是最喜歡這種亦正亦邪。」旁邊女生愛慕地看著門口那邊「可惜他結婚。」

她往他們説的方向看過去,是他!她覺得她的心要停止,而且也快呼吸不了。她想起剛剛學生説他結婚了,提醒了她,對啊…他結婚了,想到這她就憶起當她知道這個消息時的打擊…她幾乎無法工作,也病得很嚴重,可是她又有什麼資格去怪他、恨他丶怨他?

看到他進來時引起的騒動,他還是如此令人討厭的完美,歳月沒有對他帶來任何痕跡,反而增加了他強勢的男性魅力。

她注意到他瞧這邊看,妙麗不確定他是在看她還是其他人,只是她有些不由來的緊張,他就站在某一角,她與他也就像現在,她永遠都在光明的一方,而他永遠都在黑暗一方

「妙麗,很抱歉沒告訴你我們同時也邀請了跩哥,不竟他們家對黑魔法物品收藏是數一數二的,這樣可以增廣學生的見聞,我想你沒太大問題吧?」麥校長發現妙麗在注視著跩哥,顯然麥校長有些擔心,但近年來跩哥於收藏界名氣愈來愈大,總是成功買入各種稀有珍品

「沒有。」可是妙麗把頭低到快將頭埋進洋蔥湯裡

奈威很貼心地問到「你沒事吧?妙麗。」

沒事?她不確定… …

跩哥本是沒有興趣當教授,不過當他聽到有妙麗時他毫不猶疑答應了,他靜靜地站在後頭,不想上前打招呼,因為他不知道該怎樣開口,這樣看著她已經很好了,他還以為此身他們再不會相見,他原以為時間會磨減他對她的愛,但都不過是以為……
.
「你們知道麻瓜世界用甚麼工具代步?」妙麗就站在麻瓜研究教室的黑板前,這教室的造型是跟據麻瓜所讀的大學教室設計的,簡潔,龐大而且明亮

「馬車?」前頭有個學生非常勇躍

「曽經他們是用馬車代歩,不過他們現在不用馬車了。」妙麗搖頭

「是汽車。」沉穩的男性聲線在門口傳來「你們不介意我也來聽課吧?」

「呀———」是來自女生們的尖叫聲

妙麗帶着愕然,她有聽聞自從跩哥馬份來學校任教,只要有他的課程,定必滿座,而學校的大部份女生都為之瘋狂,坦白說她不懂那些學生在迷戀他甚麽,不過她自己也沒好到那裡去,妙麗暗自嘲笑自己

跩哥站在教室門口,露出他招牌的笑容,一臉悠然自得,妙麗看得很不爽

「不介意,不介意。」女生們熱烈歡迎,完全無視了應該先資詢妙麗

「格蘭傑教授一定不介意的對吧。」前方有個女生問了問妙麗,語調似乎也認為她不會拒絕

妙麗蹙眉,她想拒絕的,但眼觀所有學生都如此熱烈,萬一她拒絕了,那麼那些學生應該會恨她,她不情願地點點頭,

專心,專心點⋯妙麗不停地跟自己說,開學那天晚上已經睡得很不安穩,隔天還頂著對熊貓眼上課,害麥校長以為她緊張得失眠。她不懂,為什麼那個跩哥•馬份會出現在她的課堂裡,害她分神,她只好盡量避免往他那邊注視

「馬份教授,麻煩你等等,我有話說。」下課的鐘聲終於來臨,結束漫長的一課,妙麗把走到門口的他叫住

他停住,就站在那轉過身來直盯著妙麗

待確定最後一個學生都離開課室時妙麗再次開口,口氣透露出濃濃的不悦「你很空閒嗎?」

跩哥搖頭,嘴角噙著笑,她生氣的樣還是一如在他記憶般,充滿朝氣

「你知道你來我的課會對學生做成影響嗎?」妙麗深明那不單單是對學生,更多是對她自己的影響

跩哥一步一步往前行,妙麗警覺性地微微往後挪

「你走這麼近做什麼?」妙麗心裡有些慌張,她不清楚是因為他歩歩進迫引起,還是因為是他――跩哥・馬份

「我看到你後邊有⋯」跩哥指指她身後,刻意拖長句子,戲弄妙麗

「甚麼?」她開始帶點不耐煩,心藏幾乎要蹦出來,四週的空氣也變得燥熱

「有⋯蟑螂。」說完,依舊笑容可掬

「該死!」妙麗驚呼一聲,慌忙躲到他懷內,緊抓著他順直貼服近乎完美的黑色襯衫,比起老鼠她可是更怕蟑螂這種像打不死的生物

跩哥掏出魔杖,唸了句軀蟲的咒語

在他懷內有著她熟悉的古龍水氣味,擾亂心神,勾勒著過去,她看著他原本順直的襯衫因她而起皺,她想那些摺痕就像她的心,即使撫平了,也留下痕跡,留下記憶

她驚覺這舉動過於親匿繼而推開他,轉回去背對他也為了掩飾自己燙紅的臉頰低下頭,不敢看向他

「好了嗎?」半晌,她訥訥地問

回答她是一片寂靜,她抬起頭看,空無一人,還真像他性格,逃走得無影無蹤。後來妙麗想了想,霍格華茲根本就不會有蟑螂這種嘔心生物,她又被他騙了,一遇到他,她就徹頭徹尾變了個笨蛋

「妙麗。」奈威在走廊叫住她

「奈威?」她轉過頭,剛收捨完畢正要離開

「其他教授說要幫我慶生,」奈威笑得有些腼典「你要一起來嗎?」

妙麗點點頭,反正明天是假期,而且在學校,奈威是少數她比較熟悉的人,她很樂意為他慶祝「在那裡?」

「破釜酒吧,」奈威揮手「我還有堂,那晚點見。」

「好。」她想酒精能舒緩她緊繃繃的肩膀和大腦

Ch.2完

懶癌末期患者AT @meuli

0
寫得真好
甚麼時候跩哥和妙麗才要開始交往啊?
很期待誒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meuli

尼克你的頭怎麽了(我的注意力放在你旳名稱上...哈哈
比起這裡其他仙友,我只是一條小毛蟲(嘔...)寫得一般般
很感謝你來留言!!!
坦白說他們會不會交往我也不知道(別打我XD)大概是不尋常關係(?)不過都快了
應該下章會有些進展

Hermione Granger @Drapple

0
寫得真的很好🙂
加油喔
很期待下一個Chapter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Drapple

謝謝看文!
下一章要來了(終於都
我被你名稱後的帳號吸引了 XD
Dr. Apple?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CH.3



跩哥離開了麻瓜研究教室,他獨自在走廊行走,午後昏黃的日落餘光穿過廊間,形成光暗對比,勁渭分明,他們的關係也是如此,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

他儒弱逃走,那是因為他差點要吻下去,他不想放開她,他想將她困在他身邊,他應該要此感到羞恥嗎? 不! 他只是害怕這個想法會嚇到她,她已經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了,他提醒自己,當初是他放棄擁有她的機會,如今他又憑什麼去打擾她。

他不加思索地沿路往前走,那空蕩蕩的長廊仿如無盡頭的通道,正通往他內心最暗沈,最深處的慾望,那是破裂的傷口,再次撕裂,他轉彎時眼角瞟見,一角安靜佇立著一面巨大的鏡子。

意若思鏡(Mirror of Erised)鏡子頂部寫著:『意若思,思特拉,厄魯,歐特,烏比,卡佛魯,歐特,昂,烏西。(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跩哥停下腳步走到鏡跟前盯著那面鏡子,很奇怪的一面鏡,因為他並沒有在鏡前看到自己的影像,那鏡面模糊甚麼都看不見,他在鏡前晃晃手嘗試測試那面鏡的功效,但一眨眼,鏡逐漸由模糊轉成清晰的人像,褐色的眼眸顯露出精明,非常濃密蓬鬆棕色頭髮,略帶笑意的嘴角---妙麗 格蘭傑

他在記憶中尋找有關這鏡的資料,依稀記得書上的解說是說鏡上的文字應該倒轉看的,所以這面鏡子應該叫渴望之鏡(desired of mirror)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我顯示的不是你的臉龎而是你心中深處的渴望)』跩哥把頂部的句子倒轉重新默念。哼,他心裡恥笑自己,對她的渴望已經勝過所有,

一頭柔順長金髮旳女子在後目到一切,臉上带著難以置信與錯偔的神情,她本是想確認一下跩哥會否也去奈威慶生,她不確定是不是带有媚娃的血統而能夠看到他所見的鏡中映像,但這不重要,重點是她沒想到她竟得知這意料之外的秘密


「奈威呢?」一推門妙麗就看到他們學校教授坐在旁邊一張連沙發的大檯,大部份的教授她都見過,也打過招呼,然後隨便找了個位置坐

大慨是因為明日是假期,酒吧裡有些多人。她四處看,破釜酒吧變得和以往的不太一樣,老舊的瓦磚被番新,看起來不再破破爛爛,桌椅也換了新的,不用再擔心會否有老鼠出現, 她知道唯一不變的是搖曳昏黄的蠋光,看著有些失神。

「剛去了吧檯。」有位女教授指了指右方那放滿各式各樣酒瓶的櫃子

妙麗看到了奈威的背影,甚至連奈威也變絮得更沉穩成熟,而她自已呢?

「你說,馬份教授會來嗎?」

她被馬份一詞吸引了,她回過神來,認得問問題的這位女性,是剛剛回應了她問題的是歷史學教授,一個年輕貌美的女生,金髮藍眼,標準的美女,順滑的肌膚,她身上有種法忽視的吸引力,令她想起媚娃

「應該會吧。」回答她的是另一位女性教授,看得出來比歷史學教授年長,或許是已婚人事,但語調中也帶有明顯的興奮

「他結婚了。」這次是位男性,是魁地奇教授,很高大和壯碩。聽到女士們如此熱烈期待,他禁不住道出事實的真相,像一盤冷水從頭淋下去,好讓她們清醒些

「我知道,」妙麗記得這名歷史學教授的名稱叫卡塔林•科卡「結婚也可以離婚呀。」

一聽,妙麗訝然地看著她,說得還真是雲淡風輕,大概是没負擔沒後顧之憂,才能有如此一番言論,換了是她?想也不敢想

魁地奇教授搖搖頭,無法認同這總前衛的想法「現在的年青巫師都是這樣想的嗎?」

莫說是他,連妙麗也對於她的想法感到大膽,雖然到現在無論在她原本身處的世界,還是魔法界,離婚是件平常事,即使她與榮恩關係惡劣,但她也從沒想過要離婚,或許是因為玫瑰和雨果,又或許是因她覺得負了他

「新時代女性就是要勇敢追求所愛。」卡塔林自信滿滿地說,絲毫不認為有何問題,她打量著妙麗,只見她眉頭攏在一起,她就是跩哥意若思鏡中所見到的女生……談不上很漂亮,真不懂他喜歡她甚麼

「搞不懂。」魁地奇教授撫著額「我年紀大了,與年青人接不上軌。」

「妙麗你來了。」奈威對妙麗點點頭,他從吧檯拿了些小吃過來「漢娜等等會拿啤酒過來。」

「漢娜?赫夫帕夫的漢娜•艾寶?」妙麗不確定她有沒有猜錯,雖然與她不太記得清晰的外貌但她的名稱還是有些印象

奈威臉上浮出意義不明的紅雲,點點頭在她耳邊壓低聲線說「我們在一起了。」

「什麼?真⋯咳咳咳。」妙麗幾乎要跳起來,被剛放進口的小吃嗆到,她興幸她剛剛不是在喝任何液體的東西,不然她一定噴出來

奈威貼心地馬上遞上紙巾,有些不好意思

待她整理過來,調整好呼吸,她也壓低聲線問「真的?」

奈威點點頭,展現出幸福的表情「真的。」

「那太好了。」妙麗認為這是近來最值得慶祝,也是最令她喜悅的一個消息了,撇開沒完没了的魔法部工作,惱人的榮恩,出乎意料之外出現的跩哥……她真應該多喝幾杯

「有酒精的奶油啤酒到。」漢娜拿著盛着濃濃泡沫和啤酒的杯子到來,她還是不變的金色頭髮,略带緋紅的瞼頰

「嗨!妙麗。」她注意到坐奈威旁的女生是張熟悉的臉龐,語調也顯得很興奮

妙麗也受到她的笑容感染,也跟著笑了起來,對上一次笑的時候是甚麼時候?她問自己。接過酒杯,她抿了一口,豐盈的泡沫,濃滑的奶油香,盈滿整個口腔,她愛死這種感覺,她又想起以往每次她喝這個時,他總在旁邊笑她喝小孩的飲料

「敬奈威。」眾人舉起酒杯「生日快樂。」

「敬奈威。」妙麗也跟著說,然後又喝了一大口,坦白説舆他們不熟,所以她選擇静静地不參一腳,況且她也没心情

「妙麗,你還是少喝點吧。」漢娜顧著奈威,擔心他又和上次一樣喝太多,受罪的可是她,當過了好一陣子,回頭篤見妙麗一杯接一杯喝,也開始有些擔心妙麗

「嗯⋯放心吧。」這飄飄然的感覺真好,把煩惱都掃走,她開始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愛酒了,

「我叫榮恩來接你吧。」噢…謝天謝地,眾人終於有要離開跡像,漢娜提議

「不⋯不用⋯了。」妙麗揮揮手,她有些熱伸了拉了拉衣領,臉頰紅得像蕃茄「我用呼嚕粉回去。」

「你這個狀態怎麼用?」漢娜挽奈威的手臂確保有醉意的他沒有跌到「你在這裡等我吧,我安置好奈威,再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妙麗還沒說完漢娜就和奈威走遠,她步履蹣跚走到門外,她選擇站在門前,冷冽的寒風似乎能令她更清醒,她打了個哈欠,臉頰愈來愈燙,步伐不穩地坐到門前的橡木長椅休息

結果那次慶生聚會一如妙麗所料他没來,雖然她心底曾有一絲期待他會來,但她不認為他會出現,向來他都不喜愛出席社交活動,而且都是一班他不認識的人,就更不用惘想。沉重的眼皮垂下,好睏,她決定趴在長椅的扶手休息




Ch.3完

後記:最近功課有上有些忙,但也會盡量維持每一至兩星期更新的,謝謝看文(躹躬

GRMS👑小梅 @mspiggy

0
故事內容寫得很棒!文筆很好呢
期待Ch.4

懶癌末期患者AT @meuli

0
@christy_waiwai
阿 妙麗竟然有情敵
好恐怖啊 奈威竟然跟漢娜在一起
呵呵 不過奈威的性格也有點像赫夫帕曼的阿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mspiggy

謝謝你的留言(感動
我會好好加油的!Ch.4 快好了,謝謝支持


@meuli

我不想他們發展太順利(笑,所以情敵是必須的(?),還有跩哥妻子,好複雜的關係,哈哈

至於奈威和漢娜這一對,羅琳媽有在後期訪問有說到,是官配,所以我就跟著寫,心裡目標是想不要偏離原著的設定


💜薰衣草xD.jpg @lemonleaf

0
看起來妙麗教的好像是麻瓜研究?
很心疼這樣的妙麗啊,不知道最後有沒有離婚呢?呵呵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lemonleaf

是的,妙麗教的是麻瓜研究,應該很有趣
至於有沒有離婚...還是不劇透好了(哈哈

我想看你起名稱的小説,感覺好好看

蘇菲  @christy_waiwai

0

CH.4



頭好疼,該死的宿醉。妙麗翻身,拉了拉被單,想要蓋住暴露在冷冽空氣的肩膀。她輕嘆一聲,這觸感真好。順滑柔軟像是最高檔的絲綢,溫柔地撫過每一吋肌膚。不對!她們家的床單被鋪應該屬平實溫暖的觸感,是棉質,不是冰冷輕薄的珍貴絲綢。她馬上睜開矇鬆的眼眸,映入眼簾的是全然陌生的地方,她倒抽一口氣,驚訝地瞪大眼睛,只差沒有高聲尖叫,緊繃的額角再次隱隱約約跳動,提醒她作天喝得有多醉

妙麗努力地想要思索到底這是那裡?她怎麼會來到這裡?她盡量保持冷靜先觀察四週環境,她需要評估身處危機。

房間以純白色為主,高雅整潔,沒有任何雜物,有一個大型的書櫃放滿書,窗前是張梳妝檯,也是空空的,像是沒人居住,更像是酒店房間,妙麗心裡呐喊著「酒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深呼吸想要調整自己緊張紊亂的精神,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安穩的花香,她認得這種香氣淡雅宜人,喜歡這香氣的人⋯冷漠孤傲,這是水仙花的味道,忽然令她想起一個人

「該死。」她低咒一句,過去的記憶編織成網籠罩著她。她又怎會忘了這裡?這裡是馬份莊園,梅林啊,該不會喝多了自己走了過來吧,她甪雙手捂著臉,難以置信。你叫她怎麽接受一醒來不但不是在自已家,更甚是跩哥馬份的家

她要離開這裡,馬上!她立馬站了起來大部離開房間,沿樓梯往下走

「就這樣不負責任?」後頭的聲線像是有魔力,雄厚磁性,令人無法忽視

站在梯間的妙麗身影一頓

「負責?」妙麗雙眼幾乎要跌出來,緩慢地轉過頭,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她的心因慌張而急速跳動。梅林啊,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發誓我不要再喝醉酒了,她無力地掩著臉,不知如何自理「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她低喃,希望這一切是夢

跩哥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他走下樓梯停在最後一級回頭,一臉好笑的看著她「我是說我的衣服,你把我那昂貴的衣服弄髒了。當然我也不介意你想歪,不竟也是在我---跩哥•馬份的家。」

妙麗抬頭怒氣沖沖地瞪他一眼,他又在戲弄她,而且還一臉理所當然,她氣冲冲地跟了下去,正想要開囗罵他,跩哥卻遞上一個精緻的怀子,看起來就知道價值不菲,妙麗衷心懷疑他們家到底有沒有不值錢,不好看的東西或者人?

「把解酒的魔藥喝了。」他命令她

妙麗疑惑地瞧了瞧他手中濃稠的黑色液體,一陣嘔心的感覺又出現了,但她懷疑他是不是就這麼好心,該不會又下了甚麼瀉藥之類的吧

「你放心,我不想你再弄髒我的地方,喝吧。」跩哥把杯子放到她手上示意她趕快把藥喝下,他可不想耗在這裡

她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接著由金邊包覆著邊沿的杯,他就像撒旦化身毒蛇,引誘餌她吃下禁果,她從來都無法拒絕他,不是嗎?從前是,現在也是。

或許他是她心理的陰影,
又或許她才是他的咀咒,
永遠都擺脫不了。


看著就感覺很苦澀,她瞪他一眼,咕噥一聲狼嗆吞下去。甜的?!她以為是苦的,眼角描了描跩哥,他沒有理會她,徑自走到廳的沙發坐,埋首在手頭上的文件

「那個⋯」她有些不好意思開口,臉因尷尬而燒燙著,緋紅爬上兩頰,她察覺衣服不是原來的,而是非常合身的連衣裙,她不得不承認那條裙很漂亮,但適合嗎?她不確定,她習慣,輕便簡單的麻瓜服飾,這樣才行動方便「我的衣服呢?」

跩哥深邃的眼打量著她,比起麻瓜衣服,她這身珍珠白色的連衣裙更適合她,穿在她身上映照她的肌膚那細緻,這樣才像個女人,果然馬份家的眼光從來都不會出錯。淡淡然的口氣「丢了。」

「什麼?」她大叫,本來不順服的頭似乎顯得更零亂「跩哥•馬份!」

她生氣時就是習慣直呼他整個稱謂

這個女人都這麼大了,還是不能恬靜些,他又皺起眉,無視她的叫囂

她疑惑他怎麼會有女人的衣著,一細想她才醒起他結婚了,那衣服應該就是她妻子,對呀他妻兒呢,她發現她很艱難地從自己口中說出他的另一半,仿佛有什麼噎住喉「你妻子呢?這衣服…該不會是她的吧」

「不是。」從她口中題起莉亞是多麽奇怪,他神色有些不自然,大膽惴测著她心中的想法「你在吃醋?」

「發甚麼神經!」妙麗想都沒想就趕緊揮手,極力否認

「是嗎?」嘴角正往上揚,跩哥還是一貫看穿她的囗是心非,她的情緒想法通通寫在臉上,大概只有她自己不知道她是如此不善於説謊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妙麗差點忘了他不再是自己一個,而她也早不是自己一個

「她們不在家。」

妙麗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他似乎因她們不在而很愉悅,不過她發現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麽她會來到馬份莊園

「那個我是…是…為什麽…怎麽…」妙麗拉了拉裙擺,有些吞呑吐吐,她決定先深呼吸再説「不,我是該問,為何在你家?」

「你忘記了? 」他很冷靜,似是料到她醒來會忘清,因為她醉成那個樣子,忘了也很合理,

她尷尬地點著腦袋,該死的酒精,她心裡低咒,臉頰燒燙著,真想找個地洞轉進去

「忘了就算。」他聳聳肩,況且那些糗事忘了更好,免得她又懊惱不已

「不行,甚麼叫忘了就算?」萬事通這稱號豈會白叫,她何不輕易放棄

「沒事,你快回去吧。免得家人擔心。」跩哥放下手中的文件,站了起來,理了理襯衫,然後送她出門口,他想趕快送她走,他怕他會不願放她離開甚或開口留住她

妙麗看到時鐘的時間是清晨四點,她確實該回去了,不然榮恩會很擔憂,他一定在等她,而且她深知,只要是跩哥不想説的她怎樣也無法得知,不過她還是可以問奈威或者漢娜,她才不允這樣就算

「你過得好嗎?」從霍格華茲那次見面後都沒認真打招呼,禮貌性地開口問候,她站在門外轉過身,就一如她嫁給榮恩前一晚的情境一樣,只是…物是人非

「你呢?」他反問,他更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倘若她說不好,他定會毫不猶豫從衛斯理身邊把她搶過來,只要她開口

不好! 一點也不好!她心裡叫喊著,她告訴自已要如實相告,但終究還是沒有,她努力堆起笑容,甚至懷疑他是不是看穿她了「很好。」

「是嗎?」他眼眸倏地轉暗,失去原有的光彩,再次蓋上冷漠的距離「那我也很好。」

CH.4 完

超久沒上線的莉莉 @amber19991130

0
大大好厲害!
我每次寫東西都寫不下去.......(沒毅力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