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沒有形狀的寶物(十九 魔藥學教授)

發表於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2
十二 夜行巷之旅

我跟賽佛勒斯換上了全身漆黑、在胸前別上了諾頓家族的徽章的連帽斗篷,孩子們就交給諾頓太太照顧,這天我們決定去夜行巷好好打聽一下消息。雖然我們也不期待能收集到甚麼特別的情報,可是這應該比甚麼也不做來得要來得要強。 
 
我們把臉藏在罩帽下,雖然我們不是要隱藏自己的身份,可是這令我們更加能夠融入這個空間。 
 
一般、正常的巫師是不想,也沒有必要來到這條街道,雖然正氣師也對這條充滿黑魔法與犯罪的街頭十分在意,可是卻完全不能消滅這裡。即使正氣師前來掃蕩後,夜行巷的人們很快又會集中起來。畢竟有影才有光,在斜角巷光芒背後的是散發著神秘的氣息的夜行巷。 
 
只要你能夠付出代價,夜行巷可以滿足你所有願望。代價可能是金錢;可能是你的靈魂;可能是一生的詛咒,真正的代價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告訴你的後果。 
 
但那甜美的果實足以令人迷失自我。 
 
「年輕的血液,」一個老巫婆走向賽佛勒斯、露出她那參差不齊的牙齒說:「不錯,不錯。」 
 
沒想到第一個被纏上的是賽佛勒斯呢,那個女巫穿著一套破破爛爛的長袍還有黑色的尖帽,怎樣看也是個需要格外留神的人。賽佛勒斯皺皺眉、向後退了好幾步,可是對方可能沒有因此而離開。 
 
「要到我的店坐坐嗎?」真是難纏的人呢,雖然賽佛勒斯困擾的表情十分有趣,可是我們還是得快點辦完正事。 
 
「滾開。」我冷冷地說,黑魔法勢力可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 
 
那女巫發出不愉快的聲音、上下打量著我,然後當她看到我別在胸前的徽章後就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真不愧是傳統的純血家,單單是諾頓家族的徽章就已經可以撃退對方。 
 
「走吧。」賽佛勒斯牽起我的手說,我集中精神聆聽著街上其他人的說話,施加一點輕度的破心咒的話,即使多麼細小的耳語也能清楚聽見。 
 
有盤算著詛咒競爭對手的人也有想要利用咒語欺騙麻瓜的人,在夜行巷裡的人都各懷鬼胎地行動著。 
 
「使用黑魔法才可以到達的地方,那裡有著神秘的寶物。」一把沙啞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過來,可是我轉過頭來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雖然是不認識的聲音,可是聽上去卻不像剛才的女巫這麼討厭。我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那裡是一間書店。 
 
賽佛勒斯若無其事地繼續向前走著,所以是只有我聽到這把聲音嗎?我停下腳步、轉身走向了那間看上去黑漆漆的店舖。 
 
「甚麼了。」賽佛勒斯問著,可是我只是搖搖頭、這默默地走進了書店。店內的空氣非常的沈靜,書架上堆滿著大大小小的書籍。我筆直地走了進去、拿起了其中的一本書。 
 
「我知道你想要的東西。」聲音從書本內傳來, 在魔法世界裡,即使會說話的書本也不足為奇。可是這裡是夜行巷,書本作者留下來的魔法並不一定是件好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cy818
@Hermi0ne_Pc
@duffybearhlps100116
@hollyleaf
@cherrychoi
@immortal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2
十三 秘密的藏書
根據這書本剛才所說的話,這絕對是屬於黑魔法世界的東西。用甜美的謊言來引誘人墜落,或者吸收持有人的生命。 
 
我默默地放下手上的書本,我現在再也不是一個人,胡亂地採取行動的話,受罪的可不只有我自己一個。 
 
雖然這本書剛才說的話令我十分在意,可是今天就在這麼打住吧。我拉起賽佛勒斯的手想要離開,可是賽佛勒斯卻絲毫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 
 
「我永遠也相信著你。」賽佛勒斯用耳語一樣輕柔的聲線說,然後就輕輕親上了我的臉頰。 
 
可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我能相信所謂的直覺嗎? 
 
「我沒有惡意,只是這條路會十分的艱辛。」聲音再次從書本中傳來,這聲音好像直接進入我的腦袋一樣,其他人也完全聽不到這把聲音。 
 
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發言只會令他變得更可疑,可是這也表示這本書不是單純的怨念,而是一個完整的意念、一個人的縮影。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件好事,可是這代表我可以嘗試跟這本書本溝通,至少不會莫名其妙地被詛咒。 
 
「我可以幫助你們,結束後你們需要幫我做一件事。」他緩緩地說著,正確來說是他的思想進入了我的腦內,他想必是一個魔力非常強大的巫師。事到如今,我只好答應他的要求,雖然書本的語氣並沒有威脅的意思,可是總覺得拒絕了會發生不好的事。 
 
正當我想要把書本拿去付款時,書店的老闆馬上笑嘻嘻地走出來說要把書本送給諾頓家的大人。看來我一直也少看了諾頓家族在黑魔法勢力的地位,夜行巷的人們在看到我的徽章後態度都會完全改變、變得十分的和善。 
 
作為黑魔法勢力裡唯一的治療者家族,食死人和跟黑魔法有打交道的商人也不敢得罪諾頓家族,畢竟聖蒙果醫院不會為被黑魔法詛咒的人提供協助。諾頓家族跟黑魔法勢力裡的其他家族不一樣,並不是以金錢或者力量而受人尊敬,現在我就站在這個神奇的家族的頂點。 
 
獲得巨大的影響力就得要付出相對的代價,要諾頓家庭的人們完全脫離黑魔法勢力是件不可能的事,可是身為當家的我至少得要確保他們的生活還有地位。 
 
跟當正氣師時完全不一樣的覺悟。 
 
「走吧。」我拉起賽佛勒斯的手轉身離開了夜行巷,接下來要變得忙碌起來了呢。 
 
根據書裡的聲音的說法,英格蘭的北部有一個洞穴,洞口被一塊巨大的岩石封閉。而打破這塊岩石、進入洞內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最高級的攻擊咒語,因為破壞力過於強大而被魔法部定為不赦咒之一的高級符咒。 
 
索命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假期就這樣過去了,我的文還沒有碼完啊...(哭)
@Percy818
@Hermi0ne_Pc
@duffybearhlps100116
@hollyleaf
@cherrychoi
@immortal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1
十四 沒有魔法的洞穴 

不要嘗試翻看書中的內容,這是書裡的人給我們唯一的警告。作者的意念要進入書本之中不但需要高強的魔力,還需要作者豐富的感情,所以內容一定投入了作者大量的感情。這可能是他費盡一生的研究,又或者是關於渴求的東西的事,可是這都不是我們現在要深究的事情了。 
 
賽佛勒斯花費了幾天的時間調製了大量的魔藥,當中有補充體力的飲品也有可以用來解毒的藥劑。我把魔藥小心翼翼地放進了施加了無限伸展魔法的小包裡,然後再把一些家庭小精靈準備的乾糧放進了背包。 
 
接下來就是屬於我跟賽佛勒斯的旅程的開始。 
 
雖然準確來說是二人跟一本書的旅程。 
 
「克洛莉絲,不准搗蛋,」我板著臉吩咐著:「不是等我回來就有你好看。」 
 
「知道了。」克洛莉絲嘟著小嘴說,雖然諾頓太太在家看管著孩子們,可是處於成長期的他們不是一個老人就可以輕易應付。 
 
「我們的雙面鏡。」賽佛勒斯把施加了魔法的鏡片交給了諾頓太太,好讓我們在旅程中也能夠與家與保持連絡。 
 
「早點回來,」艾斯特緩緩地說:「我們會想你。」 
 
我輕輕地抱著艾斯特,果然這時候兒子比較可靠,雖然他長得跟賽佛勒斯一樣的沉默,可是至少不像克洛莉絲一樣令我費神。 
 
接下來我們就按照書裡的意念的指示來到了北愛爾蘭的一處密林,人煙罕至加上充滿野獸,是一個非常適合拋棄屍體的地方。我用力地搖搖頭,雖然存在在物品中的意念是可以詛咒持有人,可是沒有聽說過物品能夠物理性攻擊人類。 
 
「到了。」書本的聲音再次響起。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座山坡,這裡附近的樹木明顯比我們來的路上的更高,而且山坡的四周長滿了蔓藤。只有一處地方沒有任何植物,這個空間比一個人大一點,而在它的前面有著一根與四周格格不入的石柱。 
 
就算是麻瓜也感受到到這裡不祥的黑魔法氣息,所以在來這裡的路上沒有施放任何驅逐麻瓜的咒語。一般人在沒靠近這裡時已經被這裡的氣壓弄得頭昏腦脹,更別說仔細地研究特別的機關。 
 
「艾莉娜。」賽佛勒斯緊握著我的手說,我罕有地感到他不知所措的情緒,賽佛勒斯平常做事永遠也十分堅定。 
 
索命咒,雖然我並不是要去奪取任何人的生命,可是世間給這個咒語施加了沈重的負擔。要是我被魔法部的人要求檢查魔杖的話,恐怕不用經過審判就可以直接到達阿茲卡班。 
 
索命咒需要大量的魔法能量,還需要一個你恨之入骨的人、一個你用任何手段也想把他殺死的人。不赦咒的發動條件比一般魔法來得苛刻,但相對的是強大的力量。 
 
我的腦海浮現著黑魔王的那張嘴臉,死了就乖乖下地獄、別給我再復活了。 
 
「啊哇咺喀咺啦。」石柱應聲粉碎,它身後的山坡也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慢慢的擴大,最後成為了一個可以供人出入的入口。 
 
我跟賽佛勒斯鑽了進去後,身後的泥土就馬上回復了原來的狀態。 
 
「摸路思。」賽佛勒斯的照明咒好像比平常的來得虛弱,魔杖前端的光茫不足以照亮整個洞穴。 
 
「忘了說,這裡不能正常地使用咒語。」罪魁禍首不急不緩地說。 
 
果然這是一場會危及生命的騙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cy818 
@Hermi0ne_Pc
@duffybearhlps100116 
@hollyleaf
@cherrychoi
@immortal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2
十五 黑暗生物 

聽到書本的補充後,我跟賽佛勒斯馬上轉頭望向入口。入口已經重新被土石包圍,也就是說,我們的逃生路線已經消失了。即使用索命咒可以再次把山洞的入口打通,我也沒有這樣的體力去施放這種強大又不熟悉的魔法。 
 
「賽佛。」單純想要確認我們現在的處景、我輕聲地叫喚著。 
 
漆黑的山洞,恐怕山洞壁是由某種能干擾魔法的物質組成,加上密閉的環境本來就不利於施放魔法。基本的魔法、還有經常使用的魔法也可以成功施放,雖然魔法的效果被大幅減輕,可是至少不是手無寸鐵的狀態。 
 
「走吧。」賽佛勒斯說完就緩緩地前進著,的確我們就只剩下前進這個選擇。 
 
我輕輕撫摸著山洞壁,從手指傳來的觸感就跟一般的泥土一樣、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特別的地方。我跟賽佛勒斯憑著魔杖尖發出的微弱光線向前走著,如果是習慣依賴魔法、一般的巫師應該早就因為不能使用魔法而停下腳步。 
 
即使是魔法高強的黑魔王,在不能正常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就只是一個毫無影響力、令人討厭的大叔。我揚起了嘴角、仔細地回想我們的背包裡所有的物資,焦躁不安並不會對我們現在的處景有任何的幫助,這是在正氣師訓練中,伊蒂絲女士多次提醒我們的事。 
 
能夠保持冷靜的心有時候比高強的魔法能力更加能派上用場。 
 
雖然這看上去是一個密閉的洞穴 ,可是我感覺得到這裡的空氣是流動的,偶爾還有陣陣的微風吹過。所以這條通道的盡頭應該有出口,我們跟著魔杖尖上發出的微弱的光線走著,濕滑的地面非常的不工整,應該不會是某種生物移動的痕跡吧。 
 
很快能夠證明我的不祥預感是對的生物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雖然我們已經有心理準備,可是我們還是嚇了一跳。眼前的是幾頭灰狼,可是狼群的體型比一般麻瓜所認識的大上好幾倍,而且站在先頭、體型最大的一隻的頭上甚至長著一根尖角。 
 
狼群正向我們這兩個侵入者低聲咆哮著。 
 
「咄咄失。」雖然我不期待咒語會有甚麼效果,可是我還是下意識地舉起了魔杖。 
 
紅色的火光從魔杖尖噴出,可是卻沒有如常地向前發射,而且很快就消失在空氣之中。果然一般的魔法是完全沒有效果,正當我準備從隨身的小包拿出小刀時,賽佛勒斯卻沒有放棄地繼續念出熟悉的咒語。 
 
「疾疾‧護法現身。」白色的煙霧從魔杖尖冒出,一隻純白色的狐狸降落在地上,看來護法咒並沒有受到洞穴的影響。 
 
我恍然大悟地舉起魔杖施放了護法咒,兩隻小狐狸英勇地驅趕著眼前的狼群。 
 
的確,護法咒的構造跟攻擊咒語完全不一樣,所消耗的能量也有所不同。所以洞穴的結構沒有大幅地影響到護法咒嗎 ?最初的時候賽佛勒斯施放照亮咒時也沒有像撃昏咒一樣完全失效。我跟上賽佛勒斯的步伐、施放了護法咒,一對小狐狸為我們開闢著前路。 
 
面對因黑暗而生的野獸,弱化了的護法咒也顯得功效顯著。我們跟著護法向洞穴的深處前進著,而出現在洞穴盡頭的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cy818 
@Hermi0ne_Pc
@duffybearhlps100116 
@hollyleaf
@cherrychoi
@immortal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3
抱歉暫時需要停止更文,香港的不可抗因素令我無心寫作。無限期停更直至香港病好,對不起所有還有在看文的讀者。
台灣也要加油。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2
十六 發光的藥草 

出現在眼前的這片草原就跟在夢裡一樣的虛幻,雖然在巫師的世界裡,很多東西也可以透過魔法造成,可是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的魔法氣息。被護法咒召喚出來的小狐狸十分放鬆地在草地上奔跑著,既然護法也沒有作出警戒的行為,這片草原應該沒有甚麼大的威脅。 
 
一陣微風從我們的身後吹來,那是土壤跟植物的味道,我們彷彿離開了洞穴裡一樣,剛才的戰鬥和不安也隨風消逝。 
 
「是誰。」像風鈴一樣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這把聲音又好像來自遠方,又好像就在我的身後。 
 
奇妙的地方,可是我卻感到異常的平靜。 
 
「艾莉娜‧石內卜。」雖然不知道來者何人,可是我還是如實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賽佛勒斯有點猶豫地皺皺眉,而書本裡的人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雖然賽佛勒斯認為我不應該這麼簡單就報上家門,可是他也沒有作出太大的反應。 
 
「史萊哲林的孩子,我在中央的大樹裡等你們。」她說完之後就沒有作出更多的回應,我跟賽佛勒斯只好沿著草叢中的小路前進。 
 
在魯休思給我們看的資料裡,我們需要尋找的是黑暗又粘滑的植物,我們真的可以在這麼光明的地方找到完全相反的東西嗎?四周的草叢裡混集著一些閃閃發亮的東西,那看上去像是某種植物,又像是水晶做的裝飾品。 
 
「艾莉娜。」賽佛勒斯拉起我的手、提醒我不要太過放鬆,畢竟這還是一個沒有到訪過的領域。 
 
「恩。」我點點頭,即使看不見,可是我也能感覺到四周充滿著各種氣息。 
 
大約在草叢的底下有著甚麼生物吧,雖然為數不少,可是既然我感覺不到任何敵意,應該不會有任何問題吧,大約。 
 
草叢的中心有著一棵大樹,樹的中心有著一個空間,裡頭放著一張冰藍色的餐桌。我跟賽佛勒斯坐了下來後,一個水藍色的影子就憑空出現。 
 
「歡迎你們,這裡已經好幾百年沒有人類來過。」她的聲音說著,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就只是一個意念體,一個類似幽靈但又不是幽靈的幻影。 
 
我向眼前的意念體說明著來意,很久沒有見到外人的她表現得十分興奮並馬上答應了我們的要求。她是守護著這個樂園的精靈,她不可以離開這裡,也不可以作出傷害這裡的和平的事。這個洞穴的構造都是被了將這個地域跟外界隔絕,可是這不代表這裡不歡迎外人,她們只是不想受到太多的打擾。 
 
我們很順利地拿到了藥草,順利得令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魯休思口中的萬能藥。 
 
「物極必反,短暫的強大是要付出代價。」她說完就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這個草藥的功效跟魯休思所說的一樣,可是這並不是事實的全部。雖然它可以將服用者的能力在短暫裡提升一個等級,但這股能量是由服用者自身體內提取的、並會造成永久的傷害。 
 
身體裡的魔法能源也會相對的流逝,最後變成不能使用魔法的爆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來填坑的, 社會活動,換工作,肺炎, 結果拖得有點久了.
接下來應該要收尾了(跪)
大家都要小心身體唷//

鈴若 @lingluo_dream00

0
@yudetama

哇哇哇這也是一篇在鈴若辦帳號前就一直有追的故事!!
還記得當初偶然找到這篇的時候感到相見恨晚,一口氣就讀完十五章,還很難過為什麼停更了XDDD
故事真的好精彩啊,期待未來的發展😄😄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3
十七 孩子們的姓氏

我們把一部分的藥草交給了魯休思,他顯得十分的滿意,因為這為他帶來了金錢和權力。因為草藥的神奇功效,馬份家族站在了純種家族的頂端,也成為了食死人暫時的領袖。 
 
我沒有打算跟他說出藥草的副作用,為了獲取如此強大的力量需要付出相對的代價,也許有一天,魯休思和食死人們都會變成不能使用魔法的爆竹,這樣的話巫師們就不用再為黑魔法勢力而煩惱。 
 
魯休思還欠我一人情,所以諾頓家族在黑魔法勢力的地位也得到了提升。雖然魯休思是個討厭的人,可是他還是好好的兌現他的承諾,而不是找個藉口逃脫。所以我還是會讓孩子們跟他接觸,克洛莉絲跟艾斯特需要同齡的朋友,比起不明來的人,跟馬份家的跩哥做朋友還是相對安全。 
 
畢竟我們活在黑魔法勢力的世界。 
 
不知道莉莉她們還好嗎,雖然我們單方面有給雷木思寄縛狼汁,可是已經算是完全斷絕了來往。 
 
「艾莉娜。」賽佛輕聲地叫喚著,我馬上無力地靠在他的身上。 
 
「感情真好呢。」魯休思冷冷地說,雖然他們夫妻關係不錯,可是礙著馬份家的面子,他們在公眾場合都不會有太親密的接觸。 
 
「羨慕?」我跟賽佛勤斯完成沒有這樣的限制,畢竟我們不是傳統的純種貴族。雖然我有乖乖的參加每月一次的黑魔法勢力集會,可是我沒打算參與互相吹捧的環節。 
 
除了馬份家族跟布萊克家族,我幾乎不認識其他食死人,雖然這兩個家族都是在黑魔法勢力金字塔的頂端。正是這樣,我也不用去搞麻煩的人際關係也能夠在這個世界受到尊重。 
 
在這個重視血統和地位的世界,沒有良好的人際關係是完全活不下去。在這點上,我還是滿感謝魯休思的,不然我們這個潛伏計劃早就要告吹了。 
 
「孩子們的姓氏。」魯休思不滿地說著。 
 
現在兩個孩子都是跟賽佛勤斯一樣姓石內卜,可是在黑魔法勢力裡很注重這些門面功夫。石內卜是麻瓜的姓氏,也就是在黑魔法勢力中地位最低的一群。 
 
「知道了。」我敷衍地說,雖然對不起賽佛,可是還是得把姓氏都改做諾頓。 
 
賽佛勒斯稍微用力地拍了我一下,我都快忘了我家這個破心術大師,恐怕只是絲毫的動搖也會被對方發現。話說最近你的破心術是不是又變強了,我把魯休思晾在一邊、跟賽佛勒斯來了一場腦內的小辯論,賽佛堅稱自己沒有偷偷練習破心術,不過怎樣也好破心術在各方面也很有用。 
 
為了不輸過賽佛勒斯,我也得在符咒學上好好努力。 
 
「你這是甚麼態度。」魯休思不滿地說著,恐怕他被這樣無視的機會不多,再這樣下去可要弄羞成怒了。 
 
「小的馬上去辦。」我嬉皮笑臉地說著,然後就直接跟賽佛勒斯一起轉身回到房間。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1
十八魔法部 

最近黑魔法勢力都不太安分,雖說身為領導的黑魔王已經消失,可是這班黑魔法信徒沒有因此而改變他們的立場。食死人不像以前一樣大搖大擺地做壞事,也很久沒有再襲擊麻瓜村落,所以以正氣師的角度來看,黑魔法勢力幾乎是消聲匿跡了。可是因要出現一個令人信服的領袖的話,黑魔法勢力要回到之前的規模並不是件難事。 
 
也個機會得好好跟鄧不利多教授匯報,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要處理好手上的文件。 
 
轉換姓氏,魯休思說得十分簡單,可是我們仔細調查過之後發現是如此的複雜。我們花了一個星期把文件都好集好,然後再填寫一大堆表格。 
 
「都會魔法了,為甚麼還要親自申請。」巫師為甚麼會比麻瓜還要麻煩,不是交給魔法處理就會比較有效率的嗎。 
 
「辛苦了。」賽佛勒斯輕輕地說道,我向他扮了個鬼臉就轉身把所有文件都塞進外出的袋子裡,我們很久沒有一家子一起出去了。 
 
斜角巷跟之前一樣完全沒有改變,陳舊又令人安心的味道,天狼星跟雷木思的咖啡店十分的受歡迎,巫師世界一如以往的運作著。在黑魔法勢力裡待久了總有些奇妙的感覺,還是原本的世界過得比較寫 
 
胡思亂想也沒有用,現在我們就只能硬著頭皮待在黑魔法勢力了。 
 
我們帶著孩子來到了魔法部處理了手續,雖然我們也很想帶孩子好好逛一下斜角巷,可是目前似乎不是時候。 
 
「鄧不利多教授。」一個預想外的身影出現在我們面前,可是對方似乎一點也不驚訝,似乎早已經知道我們今天會在魔法部出現一樣。 
 
「史拉轟教授說要退休了,我得快點來找個新人頂上。」鄧不利多教授笑嘻嘻地說著,他的視線直直的盯著賽佛勒斯。 
 
果然這個老頭子是有他的目的才會出現在這裡。 
 
「可是孩子們,」賽佛勒斯想要拒絕鄧不利多教授的邀請,可是這是件非常困難的事,鄧不利多教授最擅長就是勸說和誘導。 
 
因為史拉轟教授兼任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所以學校也不能隨便找一個魔藥學的學者頂上。雖然鄧不利多教授很信任賽佛勒斯,賽佛對魔藥學的研究也是巫師界數一數二的高手,可是他可以好好面對一群十多歲的小鬼嗎。 
 
賽佛勒斯當上了霍格華茲的教授的話,我們跟鳳凰會的交流也會變得非常方便,而且不容易被黑魔法勢力發現異樣。而且我也可以利用一個人帶兩個孩子的藉口避開黑魔法勢力的大型聚會,只是跟魯休思好好交流已經足夠了解食死人的動向。 
 
而且要是這樣繼續跟黑魔法勢力經常接觸的話恐怕只有兩種結果,一是被黑魔法勢力的人們發現我並不是真心想待在這個世界,又或者我的內心受不住壓力先行崩潰。 
 
無論是那個結局對我們都很不利,也許鄧不利多教授的提議是最好的方法。 
 
接下來就只有我一個人嗎,果然黑魔法勢力並不是這麼簡單。 

教授家的水煮蛋 @yudetama

1
十九   魔藥學教授

賽佛勒斯要當上霍格華茲的魔藥學教授,而且還要是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雖然現在聽起來十分可笑,可是這都是鄧不利多校長確認了的事實。 賽佛勒斯跟家裡的小鬼是相處得很好,偶爾去馬份家也跟跩哥十分的友好,可是當上教授需要一天都要對著一大群乳臭未乾的孩子。 
 
我對著家裡兩個活寶也已經夠累了。 
 
「賽佛真的要去嗎?」我有點不安地確認著,可是這對諾頓家庭能長遠潛伏在黑魔法勢力十分重要。不過現在我們就只可以硬著頭皮去做,因為鄧不利多教授說要做的事,單憑我們的力量是無法推翻的。 
 
就在我們在魔法部遇上鄧不利多的晚上,寫滿了當魔藥學教授的注意時項的羊皮紙還有一部份的教材的文件寄到了我們家。果然那老頭子早就考慮好並讓史拉轟教授提前整理好所有的東西,當然霍格華茲跟賽佛勒斯之間要簽定的合約也包括在內。 
 
「恩。」賽佛勒斯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要背負這個重擔,他在合約上輕輕寫上自己的名字之後,羊皮紙就發出了一陣金色的光芒,然後就自動地密封了起來。 
 
霍格華茲明年的魔藥學教授和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將會是賽佛勒斯石內卜。 
 
我們對黑魔法勢力的解釋是到霍格華茲收集鳳凰會的情報,畢竟除了正氣師部門以外,對黑魔法勢力最大的威脅就是霍格華茲了。霍格華茲的教授都不是可以輕易招惹的對象,而且只要是鄧不利多召集的話,一大群畢業生馬上就可以加入戰鬥。 
 
不過在黑魔法勢力沒有行動之前,霍格華茲也不會主動出撃,畢竟他對外還是一個教學的組織,除了在魔法界受到重大威脅的情況以外也不能動用他的人力物力。 
 
「假期的時候記得回來。」我現在就只能這樣說,雖然這可能對初入職的賽佛勒斯來說有點難度。 
 
霍格華茲的教授都是住在學校的教師宿舍,而且在假期也甚少離開學校,至少在我就學的七年間,每年的聖誕節假期也可以見到大部分的教授。不過這可能是因為教授的工作並不是想像中的休閒,又或者是教授們除了霍格華茲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住所。 
 
話說回來,霍格華茲的教授們好像大多都是單身貴族。 
 
賽佛勒斯讓鄧不利多在魔藥學教室所在的地窖進行了一點點的小改造,因為史萊哲林的宿舍也是單人寢室,所以賽佛勒斯不曾擁有過室友。現在的他就更加抗拒與外人共享一部份的私人空間,所以在魔法學教室內有著他自己專屬的辦公室和寢室。 
 
而且這也正好方便他來回魔藥學教室和同樣位於地底的史萊哲林交誼廳。 
 
雖然霍格華茲的壁爐是不可以連接到外面的呼嚕網,可是學校為他準備了一把不錯的飛天掃帚,好讓賽佛勒斯可以快速地移動到離學院最近的活米村車站。學校甚至為賽佛勒斯添置了一隻他專用的貓頭鷹,可說是照顧得非常的周全。 
 
雖然這一連串的貼心行為令我感到有點不安,不過這至少代表他們十分歡迎賽佛勒斯加入霍格華茲的大家庭吧。 

Angel Cheung @AngelCheung

0
我分兩天,很快看完了,真的很好看吶。 我可以訂閱嗎?
話說賽佛當教授了,夫妻生活不就少了很多嗎_(:з」∠)_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