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 《疤痕》 (一發完結)

發表於
【GGAD】 《疤痕》
 
CP:蓋勒‧葛林戴華德X阿不思‧鄧不利多
 
閱讀前說明:
 

1.期間限定,意味著這篇文建立在目前資訊、我個人的詮釋及私設上,
待羅琳釋出更多訊息,或是電影第三集上映,這篇就會失效
(我第一次希望能有閱後即焚功能,不過GGAD在仙境很冷門,所以我不擔心)
2.這是我在仙境發表的第一篇(真)耽美向,之前才說過絕對不碰正經向GGAD,事實證明話不能說得太早,我現在只能生吞那句話(咕嚕)



 

 
「我的左邊膝蓋就有個疤,看起來就是一幅完美的倫敦地下世界地圖。」
 
當他能以談笑般的口吻提及那個傷疤時,他已是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而這道疤痕在他心中真正癒合所費的時間,遠超乎他的想像。
 
 

            【疤痕】


 
 
愛是最神祕莫測,最強大的魔法。當代最受推崇的巫師,阿不思‧鄧不利多曾這麼說過。
 
很少有人記得,在成為一位老者之前,他也曾是一位少年,一位尚不知愛與慾,以及隨之而來的佔有、自私與操縱的少年。
 
也只有那些早年就結識他的人才知道,阿不思‧鄧不利多曾有一段潛心追逐榮耀的時期,但他對於別人逕自冠上的那些美名向來無動於衷。唯有一點是他所認同的──他確實與眾不同,他發現自己只會對同性感到怦然。
 
在那個同性間的戀慕仍被視為一種疾病的年代,他決定將自己對於愛情的心思與想望埋葬在沒有人能看見的角落,親手倒下一抔又一抔的土,沒有悼念,沒有墓碑。
 
遏止了多餘情感的他,將無處宣洩的心力耗費在攀登學術的巔峰上,但知識的殿堂不能教給這位天才的第一堂課便是,你將渴望壓得有多深,它的反撲就會有多大。
 
自從相遇的那一天起,阿不思便明白,自己的渴望從此名為蓋勒‧葛林戴華德。
 
蓋勒和阿不思不僅是才智上足以匹敵的對手,魔法界兩顆耀眼新星的交會,令阿不思瞬間明瞭,自己過去不曾遇過這樣的人,未來也不會再有機會碰見了。在現下的時空裡,對方是如此的獨樹一格,絕無僅有。
 
阿不思曾經蒼白、充滿責任與規律的沉悶生活,在遇到蓋勒之後頓時變得鮮活起來。
 
蓋勒就像一團奪目的火焰,照亮他周遭的一切,甚至抹上專屬於他的狂放色彩。蓋勒是在暗夜踽踽獨行後看見的破曉曙光,炙熱而光亮,讓每個見到他的人湧起澎湃的心潮。
 
蓋勒為阿不思展現了他從未設想過的一切,透過他的雙眼、他的話語,他修長手指輕巧的撫觸──他的世界絢麗多彩,充滿生機與無限希望。
 
沒有人能告訴他,該怎麼拒絕去愛上一個世界。 
 
他也同樣無法抗拒蓋勒。原來他被埋葬已久的情感從未死去,如今破土而出,瘋狂滋長。
 
身為鄧不利多家的長子,歷經父親的醜聞、手足隱密卻不定時爆發的危機,阿不思早已習得安守本分、內斂謙虛的處世方針,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直到他遇見蓋勒,他才從蓋勒身上察覺自己所欠缺,同時深深嚮往的特質──熱情、恣意奔放,總是神采飛揚,彷彿在這世上無所畏懼的模樣。
 
阿不思未曾有過這樣幾近崇拜的愛戀。那時的蓋勒在阿不思的眼裡簡直完美無缺,他甚至忍不住想,如果自己也能得到蓋勒的一絲喜愛,哪怕只是單純的欣賞,也許就代表阿不思自身也擁有值得稱羨的一分美好。
 
因迷戀而逐漸失去自律的自己,讓阿不思感到十分陌生,可無論他的理性怎麼否認,他全副身心都渴求著蓋勒。他拋下弟妹與家主的責任,花費近乎整日的時間與蓋勒為伴;入夜,蓋勒依然佔據他的心神,那些對話與最細微的肢體互動在他的腦海裡不斷盤旋,讓這位天才做出數十種詮釋,最後挑選一種最含蓄理智的,書寫成信,繫在貓頭鷹的腿上。
 
這般密集的互動,兩人之間強烈的張力,絕頂聰明的蓋勒從不誤判,他總是懂得捕捉最佳時機。
 
他們又一次枕著草地暢談直到日落,阿不思先站起身,笑著伸出手欲拉起蓋勒,蓋勒卻坐在原地,望著阿不思以及他身後的漫天晚霞,情不自禁地開了口。
 
「別動,這樣很美。」
 
是說景色,還是他?
 
他的心因為這句話而震顫,卻努力不動聲色,笑容微僵。 
 
「我說的是你。」蓋勒微笑,或許發現了他的動搖,湊近他,給了他一個輕吻。阿不思恍然覺得自己彷彿美夢成真。
 
 

 
 
這是蓋勒贈予阿不思的,另一個他從來沒有機會享有的體驗。
 
阿不思終於理解為什麼人們願意在愛情面前拋下所有的武裝與驕傲,心悅誠服。再也沒有什麼,能比蓋勒毫不掩飾的喜愛與激賞,對他的一舉一動純然的重視,更令人心醉神馳了。
 
「你真的不知道你有多好,阿不思。」蓋勒從後頭環抱著他,握住阿不思的手,輕輕揉著他的指腹,細數在他眼裡每一個阿不思熠熠發光的時刻。阿不思聆聽他話音中的溫柔,整顆心有如浸在糖蜜裡。
 
「能在這裡遇見你,是我作夢也想不到的事,也是我此生最幸運的事。」蓋勒低喃著。「我猜你會覺得我這麼說很傻,但當你告訴我,你願意成為我的夥伴的時候,你不會明白我有多開心。我想要你站在我的身旁,永遠的……因為只有你能夠理解我,只有你能夠與我共同實現我們這份理想。」
 
蓋勒喜歡像這樣把玩似地捏著他的手,對他訴說那些現世所不能容的理想,有一點驚世駭俗的成份,但阿不思會說,那與蓋勒很相稱。
 
因為他們是魔法界的前瞻者,需要向整個魔法社會分享他們的洞見。而真知灼見總必須先承受非議與攻擊,這是他們背負的宿命,因為平庸人們的眼裡往往看不清真實。
 
「我們巫師擁有受到祝福的天賦,為什麼需要躲藏,而不是造福更廣大的世界?巫師躲避麻瓜們的爭權與廝殺,在角落過自己的日子,將建立秩序的責任拱手讓人,這是屬於巫師的自私還是怯懦?」

有時蓋勒說話的方式就像在進行一場真正的演講,他的領袖魅力渾然天成,無庸置疑。
 
「我們將取回巫師生活在陽光下的權利,巫師們、被放逐的人們,不需要再隱匿。每個人都可以發揮自身的獨特,我們會歌頌差異、讚揚魔法!我們要帶來的,將是劃時代的變革,起初勢必會帶來一些犧牲,但我保證,未來會予以最好的補償──這是你想的口號,『更長遠的利益』,謝謝你,比我更懂人心的阿爾,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呢。」他親暱地讚美,低頭在阿不思的紅髮上吻了一下。
 
體制的顛覆向來都無法免於鮮血與戰爭,改變需要痛苦的過渡期。縱然有犧牲,但都是為了群體的福祉,起碼阿不思是這麼說服自己的。其中更重要的是──
 
「我想和你一起,阿爾,建造一個讓你我的感情可以正大光明,被認可、被祝福的社會。」
 
他寧可這麼相信。
 
愛令人盲目。

死神的聖物是完成他們計畫的關鍵拼圖,是能協助他們縮短戰役、減少無謂傷亡的武器。他始終忽略蓋勒在追尋聖物時,眼中閃現的瘋狂光芒,就如同他假裝不曉得蓋勒看見他的弟妹時,所露出的漠然神情。他選擇相信蓋勒口中的良善,抗拒去深思蓋勒每一個舉動的真正意圖。
 
「阿爾,我的阿爾。」惟有如此,他才能任由蓋勒擁他入懷,在他的耳邊輕聲吐息,念著他的小名。每一聲呼喚,其中蘊含的柔情愛意都像在片刻間吻遍他的全身。
 
那年夏天,他做了一場滾燙而甜蜜的夢。
 
直到他所逃避的種種終究化作現實,追討上門。忍無可忍的阿波佛潑了他一盆冷水,澆熄他持續一整個夏季的白日夢囈。
 
你這個無知又愚蠢的男孩,怎麼敢阻止我們?就憑你?」一聲大吼。他看見惱怒的蓋勒掏出魔杖,毫不猶豫地對阿波佛施展酷刑咒。
 
親生手足的淒厲哀號,讓眼前的場景變得不真實。他的愛人彷彿一瞬間撕下完美的面具,露出尖酸殘忍的面貌。
 
「蓋勒、快住手!」阿不思的咒語比話語更快,打偏蓋勒控制魔咒的那隻手。
 
蓋勒忿恨的眼眶發紅,讓那雙眼睛看上去藍得驚人。
 
「阿爾,連你也要攔阻我?我以為你永遠與我站在同一邊。」蓋勒不自覺伸手握住他胸前的精緻墜飾。那個墜飾對他們二人的意義再清楚不過,但阿不思此刻無暇細想。
 
「不是那樣,不要對我弟弟動手,求求你,蓋勒,冷靜下來。」阿不思哀求著。
 
「你不需要家人,他們是你的絆腳石。如此優秀的你,身邊只要有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蓋勒發狂的語氣令人膽寒,他驟然發起攻勢,速度快的讓阿不思連話都說不出口、節節敗退。經過兩個月的相處,阿不思深知他與蓋勒的法力不相上下,但如今情緒失控的蓋勒,卻超乎他所能抗衡的程度。
 
他只能勉強護著阿波佛,盡可能讓自己承擔蓋勒的所有攻擊。
 
三名年輕巫師的混戰,咒語猶如狂風暴雨,在小小的花園裡彼此擦撞,發出恐怖的聲響,劃過磚牆、擊碎花盆與石磚,在鮮綠的草地燃起一簇簇火苗。一只鷹狀的黑火熊熊燃燒,狡猾地閃過阿不思綿密的防禦,直撲阿波佛,讓他發出一聲痛苦的嚎叫。
 
亞蕊安娜想必是在這個時候驚恐地跑進花園,踏入咒語的攻擊圈,試圖減緩阿波佛的痛楚。但阿不思只來得及看見那頭飄揚的金色長髮,讓他意識到不該出現在此地的妹妹。

亞蕊安娜!」他失聲大喊。
 
太遲了。咒語齊飛,他看不清是哪一支魔杖驅使的光束,竄進亞蕊安娜柔軟的胸膛。她睜大眼睛,連一點聲響也沒有,安靜地往後仰倒。
 
阿不思渾然忘記自己還置身於決鬥中,他不顧一切地奔跑、跪倒,直到伸長的雙臂總算抱住亞蕊安娜癱軟的身軀。他看著妹妹空洞的雙眼,淚流滿面。
 
此時他好像才恢復真實的知覺,左膝一片火辣辣的疼。

蓋勒和阿波佛同時向他奔來,他們的呼喊相互干擾,話音模糊不清。
 
「亞蕊安娜!亞蕊安娜──!不、不!!」
「阿爾……阿爾,你受傷了,我來──」
 
「留在原地。」阿不思發出一個咒語,將兩人都阻擋在他與亞蕊安娜的三尺之外。
 
「阿爾,我非常非常抱歉,關於你妹妹──但你的腳受傷了,鮮血淋漓,先放下她吧,現在你需要治療,至少讓我為你做這個,你只要給我一秒鐘──」
 
在清晰的痛苦中,他終於察覺蓋勒話語裡的誘哄語氣,像是盼望以柔情勸誘,換取他又一次的順從。
 
「不,蓋勒,現在除了我的家人,我什麼都不需要,尤其是你。」阿不思無法理解自己的聲音為何如此顫抖。
 
傷又怎麼樣,和亞蕊安娜的生命相比,算得了什麼。只怪他太晚醒悟,對於自己的愚蠢,對於蓋勒包裹在愛之下的操控。
 
左膝傳來的劇痛不斷干擾他的思考。他面無表情地看了眼血肉模糊的傷口,他不在乎疤痕,不在乎感染,如果能留下這種痛楚或許更好,否則還有什麼能成為他的罪證。
 
阿不思最後抬起頭,看見蓋勒的臉色慘白。但他瀕臨極限,內心麻木,已無法覺知到更多的疼痛,也沒有料到兩人下次見面,將是數十年後。
 
他清楚記得蓋勒離去前的面容,那雙藍色眼睛如此鮮明,交錯著憾恨、失望與愧疚,是插在他心頭上的一把匕首,在他離去之後的無數個日夜裡刺痛著,他曾以為這樣的疼痛沒有盡頭。
 
但他錯了。就像終有一天,他發現自己不再下意識地望著金色長髮的陌生背影,不再刻意迴避去溫室的路徑,不再害怕聞到亞蕊安娜最喜歡的那種花香。
 
 

 
 
有的人透過愛,發現了自己的無私。而他則是透過愛,察覺了自己的缺陷。
 
曾以為道德面無瑕的自己,栽了一個跟斗,灰頭土臉,才知自己有多醜陋。在蓋勒的身上,他看見自己貪婪的投射;而他的縱容,則是源自他不敢直面內心黑暗的懦弱。
 
在別人眼中的智者光環下,阿不思知道自己不過是個庸俗的凡人,擁有和常人別無二致的愚昧。至此,他的謙虛終於發自內心。
 
有些人在痛徹心扉之際,會絕望地捫心自問,倘若時間倒流,一切是否仍會重演。
 
但他是阿不思‧鄧不利多,而那個男人是蓋勒‧葛林戴華德。所以,他從來不問。
 
 

 
 
阿不思‧鄧不利多低頭看著熟睡的嬰孩,那小巧的額頭上有一道鮮明的閃電印記。
 
疤痕。阿不思的眼前快速掠過許多熟悉的畫面──他們在高錐客山谷高聲談論著理想、他們的身軀交纏,為彼此汲取溫暖、金髮少年離去的身影、妹妹永眠的臉龐、瘦削而憤怒的弟弟對他揮來拳頭。
 
長袍底下,他膝上斑駁的疤正隱隱作痛。
 
「這道疤會一輩子跟著他。」阿不思說道。
 
這道疤也會一輩子跟著我,提醒我的過錯,好讓我用餘生向他們贖罪。
 
「你難道不能想點辦法嗎,鄧不利多?」他身旁的麥教授說著,聲音卻彷彿來自遙遠的彼方。
 
「就算我有辦法,我也不會去做。」阿不思答道。

 我知道無數種方法,但我不會抹去這道疤痕,就如同我未曾抹滅在我腦海中的你。
 
這是他此生唯一,短暫卻也漫長的糾葛感情,記錄著那個不曾被遺落的夏天。
 
 
 


【疤痕】‧END
 
31

本文作者

  • 高級巫師
  • 108  1016

絲厄.芙莉.海倫 @Liau

2
這篇文不看還好,一看之後不知道為什麼馬上就迷上這對了!

首先席倫的取材真的很好,用第一集出現的「疤痕」當成文章的主軸來發展,有別出心裁的感覺,雖然說這篇只是同人文,但還是讓人看得很過癮啊!可以不刪文當然最好~(重點誤)

鄧不利多在前半段感覺就像被困在夢裡一樣,被愛情蒙蔽,完全看不到葛林戴華德比較醜惡的那一面,就算看到了些什麼也視而不見,完美證明了愛的強大。
後半段的鄧不利多因為自己的弟弟被葛林戴華德傷害、妹妹因為葛林戴華德和他的恩怨而被殺死的緣故,終於醒悟過來,有一種「夢醒了」的氛圍,雖然清醒了,不過卻要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看完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有種惆悵的心情⋯⋯

最後謝謝席倫寫出這麼好的一篇文章給仙境的大家看!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2
席倫!!!!!(撲上)今天下班打開噗浪就看到席倫的噗,在等公車跟公車上就把文看完了,那時候還祈禱席倫一定要也有放上仙境,因為我想好好回覆XD 是說我一開始還想說不知道這是什麼配對(對,我就是沒跟上這對的縮寫的白癡)

先說不可以刪除啊啊,就算之後發現跟電影設定不一樣也不要刪啊,這麼美麗的一篇文章怎麼可以這樣消失呢,席倫妳捨得嗎不可以啊

(好啦回到故事)
席倫從鄧不利多視角來寫已經替這個故事舖上了一層溫柔的面紗,因為已經知道鄧不利多最終還是保有著他的一點理智,在開始看之前就已經開始感到遺憾、哀傷。

你將渴望壓得有多深,它的反撲就會有多大。
這句下的註解實在太棒了,簡單一句卻真的道盡了一切,不只是鄧不利多對葛林黛華德的情感,放在其他情形下也是這樣:以《哈利波特》來說,善終究還是擊敗了惡。(回頭一看發現我想表達的好像沒那麼明顯,席倫看不懂就跳過吧XD)
席倫在文中有好多句子都放得極有力道,很短,卻很有力道。除了上面提的那句,最讓我起雞皮疙瘩的就是該怎麼拒絕去愛上一個世界這句,真的太美了  我彷彿完全進入了鄧不利多當時的心境(well,我想這終究是一直持續到了老年),葛林黛華德就是他的唯一,沒什麼好去質疑、沒什麼好去猶豫。

另外也想特別說席倫描寫葛林黛華德的部分非常精采,除了那些他在說服鄧不利多的話真的體現了他的領袖魅力和腦袋這點,另外更是他對於利益之外的不屑一顧,那幾句話就充分展現他為了得到他想要的能做到什麼地步、能多麼不在乎會造成什麼傷害。

在一開始讀著的時候沒有想到會寫到鄧不利多的家人,所以看到的時候覺得心又更揪了起來。更意外的或許是看到在席倫的想法中,葛林黛華德對自己或許直接或許間接造成的事情,還是有歉意,更又讓兩人明明這樣緊密、卻又只能遙遠的關係和距離蒙上再一層遺憾。最讓人不捨的應該是,明明知道不應該投奔邪惡的一方,卻又很難坦然接受兩人不能真的在一起(不論是世俗對同性之情的眼光這點、或是他們對"治理"世界想法分歧的這點)
他是他,而他是他,所以他從來不問--嗚嗚嗚OAQQQQ 怎麼可以這麼讓人心痛,這兩個人就是「生離」的終極代表啊QAQQQQ

不過我最喜歡的其實是最後面席倫拉回了哈利,又談及疤痕,做了很心痛的前後呼應,也更深刻體會到時間的更迭。尤其想到哈利額上的疤痕也是同樣一個將權力奉為最高的渴望的一號人物、是一個新時代的黑魔法霸主,這之中的共同點確實又更會在鄧不利多心上留下更多陰影。特別點到了這點真的讓我覺得很激動,雖然時序上已經跨越了兩代,背後的涵義卻還是那麼地形影不離qwq


我覺得我又在亂講話了,希望席倫還看得懂我想表達的,或者至少感受到我想表達的(炸)這篇實在太溫柔、太細膩、太悲傷。真的很喜歡這篇聚焦在他們之間的情誼、和後來不得不衍生出來的矛盾,但卻又能感受到即使那麼久以後,心中還是都放著彼此
謝謝席倫!!!然後真的,拜託不要刪qwq

PS:我們要帶來的,將是時代的變革→感覺應該是要說「跨」?
PPS:席倫上次說寫文是因為準備考試壓力大,我希望這次不是因為這樣只是靈感大爆發!但如果真的還是因為開學有點適應不良(?),別忘記我們還有吃飯約~~<3

貝蘭迪 / 莉莉 ( 不定期潛水中 ) @hk123

0
等等先同意一下樓上安琦拉!!別刪文!!!同人文本來就可以有很多種可能性,就算跟電影的設定不一樣了也不要緊啊QWQQQQ
最近好像很少看到GGAD的文,難得看到了就說來留言一下,那個我我我我其實有在看席倫的文但一直都沒留言,不知道該怎麼組織感想 ( 被毆

看到這對仍然是各種無限心疼啊QWQ等等葛林戴華德算不算活該 ( X文中有提及到鄧不利多拋下手足去跟葛林戴華德相處,但到了最後手足出事,他還是選擇保護自己的弟弟,亞蕊安娜出事時選擇了跟葛林戴華德決裂
也許鄧不利多年輕時是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 ( ???出事了才知道要醒悟,才知道一切都不過是他的美好幻想,才清楚意識到自己心愛的男人面具底下是怎麼樣的
不過不得不承認葛林戴華德的確很有他的魅力,將老鄧迷到完全陷進去差點出不來了 ( X
他也確實是個自身利益優先的人,或者是說,跟他理想中的烏托邦,他要成就的大業比起來,朋友愛人都是絆腳石
看到亞蕊安娜死去、鄧不利多毫不猶豫的衝上去抱住她那一段,有想過葛林戴華德也許真的有為亞蕊安娜的死感到愧疚,當然也有可能是單純的氣憤,因為這行差踏錯的一下失去了一個強大的朋友,他被迫逃離鄧不利多身邊,畢竟人有可能是他殺的,而鄧不利多很明顯的選擇拋棄他

最後老鄧與哈利疤痕的連結我也覺得很捧QWQQ將橫誇了幾個世代的兩件事連起來了,看了之後還是好心酸啊QWQQQQ

對對對不起我說話很沒重點啊QWQ好像是第一次跟席倫說話有點...緊張QWQQQ

๑۩۞۩๑ 輕舟備考不潛水! @t2258133712

0
@Hachi
席倫大大!這裡祈求不刪文+1
看完這篇文章內心百感交集,有點甜甜的,酸酸的,苦苦的,澀澀的,最後暖暖的。
這部電影雖然可惜的沒能沒看完,但我覺得文章裡的動靜描述跟電影裡隱晦卻大膽的呈現方式相結較之下依然不掩其優秀。
如上所說同人文本來就有著無限可能嘛!即使最後跟電影的呈現有所出入又如何?這何嘗不是另一個好的發想呢?
其實我覺得既然GGAD的戀情最後會以失敗告終是已成定局的事實,那麼這中間的經過與人物心情便將成為很好的題材在全世界以不同的面貌呈現。
最後我想問鄧不利多的膝蓋上是真的有一個疤嗎?相當好奇~

P.S.我很不會說話,希望言詞之中沒有冒犯(>﹏<),如有冒犯更請原諒,我太喜歡這篇文章了,不想往後看不到……

席倫 @Hachi

2
TO 紫娜  @Liau

哈囉歡迎紫娜!(*´∀`) (立刻想到以雪球為招呼的莉雅,因此覺得親切XD)

紫娜馬上就注意到我使用的是第一集出現過的台詞d(`・∀・)b(拇指)
其實在上周末決定要動筆,稍微記了一些想法的那天,我在睡前忽然浮現鄧不利多說過的左膝疤痕這句話,腦海頓時出現鄧不利多在決鬥中單膝跪地的畫面,於是就決定從這裡為起點了XD

前期的阿不思的確是被蒙蔽,不過以第七集阿不思的自述來看,遇到蓋勒的少年阿不思是深感苦悶、憤怒的,蓋勒給了他改變一切的希望。因此除了愛情的效果,我會說阿不思某部分也可能是在逃避「自己負起責任」這件事,因此不願清醒。
就像有一個人忽然降臨他的面前,賜給他奇蹟般的玻璃馬車、帶他去舞會,讓他不必漫長而痛苦的獨自跋涉,這讓人很難拒絕。

而後半段,就是發現這輛玻璃馬車支離破碎的過程。因為比起沒有希望,更令人打擊的是曾經擁有希望,但又狠狠落空的感受吧。我認定阿不思是屬於自省能力與道德標準都很高的人,獨自看清上述這段歷程,我想是不容易的。

不小心對紫娜行銷GGAD成功?XD
非常謝謝紫娜的留言!剛寫完這篇的當下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達成想要的效果,非常感激妳願意分享讀後的感受ˊˇˋ


TO 小拉 @Musicy_

小拉小拉~~~~(飛撲)
嗚嗚嗚謝謝小拉這麼認真的回覆QAQ(抱)寫文時真切感受到我自己文筆的生疏,發文之後其實有些忐忑,但謝謝妳及其他人願意予以我回饋
不知道這對縮寫也不要緊,平常我們的腦子已經裝很多東西了,不用記得太枝微末節的事啊XD(拍)定時刪除硬碟垃圾,CPU才跑得快的概念(欸)

會說之後想刪除文包含好幾個原因,除了自己解釋阿不思觀點與兩人關係、描述打鬥的情景等等,感覺之後都很有可能被推翻XD
而且又用了原著的小設定(左膝疤痕)腦補,如果不小心剛好是一個羅琳尚未回收的伏筆,過不久後鄧不利多在電影或釋出情節說明這是他兒時玩遊戲受傷的痕跡,我......XD(覺得十分尷尬)
但不好意思,由於文章前說出要刪除的這句話讓大家都很認真的勸說我>< 因此我決定去改掉,如果到時真的被推翻我就--承受這尷尬XD(弱)

不愧是小拉從開頭的敘事角度就猜到故事的走向XD 另一個選擇阿不思視角的理由是,我個人很難認同蓋勒這種silver tongue角色的心境,可以理解,但不認同(菸)

謝謝小拉提到我特意放的句子!!QQQ
「該怎麼拒絕去愛上一個世界」這句我也想很久該怎麼寫比較順暢。在這時明顯感受到生疏文字的苦果orz 我有明確的意念想要呈現,但找不到最好的排列組合(倒地)
謝謝小拉回饋這句且接收到我想表達的意思,愛妳嗚嗚

從電影跟小說的刻劃,我腦中的蓋勒就是個擅於看穿別人渴望,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可以非常巧妙又真誠地化身為對方的願望(腦中有這類型的範本來源XD)。而他的道德觀異於常人 

不過就像小拉說的,在亞蕊安娜死去時,蓋勒的反應也讓我斟酌了一下。
畢竟原著是芭蒂達說蓋勒失魂落魄地回家,看上去心情很糟(現在手邊沒原著,因此不是原文)。我的解讀是,魔王在年輕時比較狂躁、容易失控,但看到亞蕊安娜過世後阿不思的反應,蓋勒瞬間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大忌,立刻恢復理智、想重新拉攏阿不思;但對於醒覺的阿不思而言,同樣的作法已不再有效。

蓋勒離去前眼中的歉疚,也許是真實的,畢竟我認為蓋勒對阿不思不是完全無愛,只是他愛的形式夾雜著很多私欲,與阿不思想像中的愛是截然不同的。但那分歉疚,也有可能是阿不思的投射與自我解讀而已。 (不管哪種解讀都虐)(我還是別說了)

很喜歡強強CP的我,覺得最可口的部分就是這兩人因為理念分歧、兩人卻也同樣強勢,無法說服對方、也不可能屈服於對方的這一點啊啊啊!完全就是像小拉描述的這樣沒有錯!!(蓋章)(萌點奇異)

另一位魔王在哈利頭上留下的疤痕,和哈利糾葛了多年的沒鼻子怪叔叔(毀氣氛)
覺得小拉詮釋的這段遠比我文裡所寫的還要好啊QAQQ我已經沒辦法解釋得更好了,想要把小拉這段話裱框(跪拜)

完全不會亂講話,小拉的文字比這篇文更柔美XD 非常謝謝小拉妳是天使!! 
能看到小拉的的讀後感想、感受到我寫作時同步的情緒是我的福氣嗚嗚
好我不會刪的,留著被官方打臉的心理準備(氣音)

PS:其實我寫的時候也有查一下是「劃時代」還是「跨時代」,但「劃時代」語境上似乎更有開創新時代的意思,所以我就選了這個。我的確比較愛用冷僻字,抱歉有時不好閱讀(艸)
PPS:小拉太敏銳聰明了!!這一次除了靈感+答應贈文,也有麻生原因XD(好像總在這種時候才容易一鼓作氣的寫完XD) 好的私約!♥


TO 莉莉  @hk123

嗨嗨歡迎莉莉!! 謝謝妳浮水&告訴我有在看我的文~~我很高興有機會能跟妳說話喔
回覆或感想不需要重點的,想到什麼打什麼就好~
來我們把包袱丟掉,吃顆布丁XD 不要緊張喔XD

我被大家說服了!莉莉的說法很有說服力XD 儘管日後我看到電影可能會尷尬,但我可以忍受!XD(先前被事後釋出的設定打臉有點多次,有一點陰影哈哈哈)

關於蓋勒是不是活該這一點不好說(?)XD
手足對於當時的阿不思而言是沉重又不討喜的責任,17歲將成年的年紀正是試圖證明自己的時候,能暫時拋下這個重擔肯定是求之不得,但他從沒想過要拋棄或是傷害他們。蓋勒的作法更像是逼迫阿不思選邊站,也顯示出他們兩人有決定性的不同。(如果蓋勒沒有對阿波佛動手,阿不思大概還是會沉浸在蓋勒、手足兩邊得以共存的幻想中吧。但也可能會有其他的導火線就是了)

我解讀的阿不思年輕時比較封閉自己,對感情方面的認知甚少,所以就像莉莉說的,一碰到蓋勒,就完全陷進去差點出不來,非得等到事件當頭才能醒悟。
假如是更年長成熟的阿不思與蓋勒相遇,說不定會是另一番故事,但我覺得這兩個人無論幾歲相遇,一定都會是驚天動地的XD 我覺得他們兩人之間就是帶有高度的吸引力XD

其實我認為阿不思‧鄧不利多這個角色特別的地方在於,縱然他的領悟力很高,但他在情感上看起來沒有經歷過太正向的經驗,卻還是能堅持對「愛」非常正向的看法,也沒有憤世嫉俗。也許是從別人的故事裡觀察學習(?)吧。
覺得莉莉對蓋勒的解讀跟我的想像大致上很吻合!
蓋勒有可能對亞蕊安娜感到愧疚,但他更在意的應該會是「失去阿不思,這個強大的同盟」
在那個當下,蓋勒的腦中應該有非常多念頭竄出,最後才做出逃離的決定吧。

謝謝莉莉喜歡最後的安排ˊˇˋ是這個故事暫時的結束,同時也是哈利的起點。
再次謝謝莉莉讀完這篇虐虐的文,能夠讀到妳分享的感想真的很開心喔!!


TO 輕舟  @t2258133712

嗨嗨歡迎輕舟(〃∀〃)

輕舟的話讓我注意到,我對別人的作品(與原作有出入時)會抱持很寬容的欣賞角度,但對自己的作品標準就會不太一樣XDD
好的!謝謝輕舟跟大家提供的意見與心理建設XDD 我會好好收下並保留它的><

至於鄧不利多膝蓋上的疤,出現在哈利波特原著小說第一集,第一章接近尾聲的部分~
這篇文開頭第一句話跟最後幾句台詞,就是引自小說該章。
所以可以肯定鄧不利多「聲稱」有這道奇異的疤XD 但在小說中並沒有進一步的描述

謝謝輕舟分享看完這篇文的心情!
也請輕舟不用擔心,輕舟的用詞很客氣,我沒有覺得被冒犯到喔,也謝謝妳的喜歡

寞覡 @mystic

1
@Hachi
沒想到看GGAD同人文的第一次就獻/陷(?)在這邊,之前看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預告片時,有一幕鄧不利多望著意若思鏡裡的葛林戴華德那裡真是虐爆人了,自己看虐文時也會因閱讀過程心太痛而讀不下去🤐
可是席倫的文在讀得當下不會虐人,但終於看完時才發現心中不知何時已經充塞著深沉的憂傷,對於GGAD這對充滿矛盾複雜心結的CP真的很不捨,但有席倫的文反而讓我更加有勇氣去接受羅琳媽媽可能接下來丟出更黑暗的故事。
而且令人高興的是,席倫把第一集關於鄧不利多疤痕這個缺乏交代的細節設定拿出來象徵這段心酸往事使我有說不出的驚奇之感,簡直可以媲美羅琳媽媽使用的意若思鏡了(奎若如果有這道疤的話搞不好就能變成成功偷走魔法石的古靈閣大盜了?!😃)
還有葛林戴華德輕喚鄧不利多阿爾(Al),我記得被詛咒的孩子裡哈利叫阿不思Al時翻譯好像是小思,感覺更加親暱(不好意思,我在名字翻譯方面是官派控,請別介意😜)
最後真的很感謝能有幸在仙境看到這篇文,不管將來官方丟出什麼設定,我都會記得是席倫讓我先看見這心結背後的沉重。

黑幽黑幽拔羞羞 @TACAT0719

1
我要把這篇當成為我寫的!!!!(很好意思
我來寫心得了YO

這一對就是那個夏天越甜越美好之後就會虐越慘的(塞滿玻璃
好喜歡用疤痕去做發想的設定
「可以消除  卻不願也無法去做」
是給自己的警惕?抑或是對自己的責備與割捨不了的回憶?
這句話背涵的心思讓人百般回味QQ

小的文筆貧乏只能嚕張塗鴉抒發內心所以才拖了好久才回XDDD
謝大給了好吃的GGAD(滿口血

【芋芒派】戰鬥文苦手的娜塔莎xD @Dracoo6o5Malfoy

1
@Hachi
天啊這篇太棒了
剛迷上GGAD就有這種好文可以看(痛哭流涕
席倫你好~~我是娜塔莎
這篇文不得不說,情緒處理得太好了
用疤痕兩個字貫穿整篇文章,在中間甜的部分也帶著微微的傷感
阿不思知道蓋勒的所作所為,他知道他或許哪裡做錯了,卻選擇用愛來遮蔽自己的雙眼
然後疤痕給他刻骨銘心的領悟,最後巧妙的連結回第一集
整個字裡行間都散發著虐啊,情緒處裡的超級棒的
看完虐到我已經不知道怎麼組織字句來打感想
有好多想說的,但好難全部化為文字表達
總之我覺得這篇的那種氣氛帶得很好
像前面所說的,我覺得席倫用了很多很有力度的句子
就是那種短短一小句,卻藏滿了所有悲傷與遺憾的那種句子
我知道無數種方法,但我不會抹去這道疤痕,就如同我未曾抹滅在我腦海中的你。
我特別喜歡這句,儘管蓋勒做得再怎麼過分
他始終在阿不思心中保有一個位置,哪怕那個位置已經空了很久,阿不思仍然不願抹滅
而是把一切一切的傷痛和哀戚化為短短的一句:只是年少輕狂  來輕描淡寫的帶過

席倫 @Hachi

1
後來因為麻生忙碌開始潛水幾個月,不好意思給三位遲了半年的回覆

TO 寞覡  @mystic

哈囉寞覡你好~
寞覡提到電影的那一幕,就是打中大家心房的那一幕啊啊啊(至於究竟是打中虐點還是萌點就是大家的各自解讀了QQ)
這個CP確實很容易產出虐文,羅琳短短的篇幅裡就賦予他們深具戲劇張力的故事了,實在很期待後面的電影又會揭露出什麼
謝謝寞覡分享你讀文當下的感受。不虐但憂傷,也許是因為這篇文是阿不思的視角經歷這一切並回首,而阿不思一直都是個更尊崇愛,而不是恨的人吧。

寞覡真有想像力XDD(讚賞意味) 的確假如奎若有這道疤痕,可能會更理解「愛」的感受,但不知道會不會跟他後腦杓的那顆佛地魔正負相加抵銷(欸)
謝謝寞覡的細心跟提醒~寞覡說的沒錯,而我知道原著(第七集尾聲的十九年後)Al也被譯作「小思」。但這裡翻作「阿爾」完全是我的個人原因:9 因為我另外一篇孫世代作品也有寫到身為哈利兒子的阿不思,我想把這兩位阿不思做點區分,所以寫作阿爾了

非常榮幸成為寞覡的第一篇GGAD同人,也很感謝寞覡的留言,歡迎加入GGAD教ˊˇˋ(?)



TO 靜麻  @TACAT0719

嗚嗚雖然時隔已久還是要說,非常謝謝主揪大人的賜圖&賜予機會讓文得以產出XD
為您寫的沒有錯!XD

儘管這對CP很容易吃到玻璃渣,我還是很喜歡各種方式呈現的同人小甜餅逃避虐虐的現實(X)

「可以消除  卻不願也無法去做」
是給自己的警惕?抑或是對自己的責備與割捨不了的回憶?

我想兩種猜測都包含,
但我總是忍不住想像,在原著形象理性睿智的鄧不利多,說不定在儲思盆裡仍存著兩人的回憶。在發現自己離尋常人性太過遙遠時,望著盆裡的年少模樣輕輕淘洗記憶的樣子。

再次感謝大大的圖,超美,身為一個繪圖無能者只能膜拜!!



TO 娜塔莎  @Dracoo6o5Malfoy


嗨嗨娜塔莎初次見面~
\歡迎加入GGAD教!/(可逆)(欸)

如同娜塔莎說的,阿不思中間或許有意識,但被遮蔽了雙眼
遮蔽他的不僅僅是愛,以愛之名,其實還有些東西被掩蓋其中
雖然一樣讓阿不思產生被蓋勒吸引、渴求對方的感覺
像是我上面的回覆有提到,阿不思也許是正在逃避「自己負起責任」,另一方面也有渴求認同的成分
在兩人相遇的時候,阿不思將蓋勒投射的彷彿完美,只要對方也肯給自己一點愛,自己好像也能共享這份完美無缺的感覺
我覺得這是在人們瘋狂墜入愛河的時候會產生的錯覺之一XD 
待慢慢相處後,錯覺淡去,就會看見先前被自己忽略的真相

最後娜塔莎對那句話的心境解讀,我想可能是這樣呢。用更寬闊而包容的心情看待過去的自己。
很謝謝娜塔莎的留言喔!

佐伊雅 @tienian

1
席倫!!!抱歉來晚了QQQQQ
開頭第一句話就好吸引我,不只是因為疤痕嚴重的程度,也是因為阿不思談它時雲淡風輕的口吻,反而更能突顯出這則故事的重量
原著中並沒有提到阿不思是如何愛上蓋勒的,我很喜歡席倫在這篇中對於阿不思心思的揣摩,很細膩地寫出為何蓋勒能讓阿不思陷得那麼深——早年的他壓抑戀愛的心思,也因此在蓋勒出現時,所有被箝制住的情感都跑出來了。

沒有人能告訴他,該怎麼拒絕去愛上一個世界。

這一句話我好愛,寫出了為何阿不思完全無法抵抗蓋勒的魅力。也因為阿不思「愛上一個世界」,他之後才會為了蓋勒,逐漸拋棄他原有的那個世界——有家庭負擔、必須壓抑自我的那個世界。

而席倫在文中對GGAD兩人的描述,更加讓我確定了他們根本天作之合(喂)。個性上兩人一位內斂、一位外放,而在智識上兩人同樣優秀,根本完美互補了!!!擁有相異的特質,更容易互相吸引
這裡的阿不思與蓋勒也讓我想到《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裡面的Elio跟Oliver,他們也同樣是絕頂聰明,而Elio是比較文靜、害羞的那一位,面對熱情、外向的Oliver時便完全無法抵擋他的魅力。而最後,Elio也跟著Oliver解放自我,向對方傾瀉愛意

這篇是以阿不思視角出發,對於蓋勒的想法也只能從他的動作中揣摩了。席倫安排蓋勒在跟阿不思談理想時的動作很巧妙,蓋勒是從背後擁抱阿不思的。當然這樣也很甜蜜(蓋勒在阿不思耳邊呼喚他小名這點好撩人,蓋勒是調情高手啊!!!),只是阿不思便看不到蓋勒的表情與眼神,無法藉由蓋勒的神情看到底下醞釀中的龐大野心。當然,我覺得蓋勒還是很愛阿不思的,但他的愛與野心混在了一起,而且還有比較強的控制欲。
我想,蓋勒或許也是第一次遇到像阿不思這樣與他旗鼓相當的人。兩人的愛像宇宙大爆炸一樣,空前絕後,但也因為太過強烈、燙手而造成兩敗俱傷

即便早已知曉亞蕊安娜的結局,實際讀到時還是覺得很痛QQQQQQ 
在三人決鬥時,阿不思或許才真正「面對」了蓋勒。他看清了愛人的模樣,也面對了「平庸」的自己。但是阿不思自省自己的缺點這一段,我感受到的卻是他的偉大。能直白地面對自己犯過的錯這點很不容易啊。

但他是阿不思‧鄧不利多,而那個男人是蓋勒‧葛林戴華德。所以,他從來不問。 

這一句話給我一種悲劇的「宿命感」。這讓我(又)想起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一句台詞:「因為已是他,因為已是我。」(Parce-que c'etait lui, parce-que c'etait moi.)。正因為是阿不思與蓋勒,所以會有這麼激烈的愛、這麼強烈的痛楚。

最後一段讓我覺得有些惆悵。傷口是會隨著時間治癒的,時間讓亞蕊安娜的死不再那麼痛,也讓失戀的痛止息。
疤痕是傷口存在的證據。阿不思留著他的疤痕,除了要警惕自己,也是作為一種愛情的證明(?)吧。
他愛過了,而這樣的愛絕無僅有。

謝謝席倫有點虐心(?)的短篇(應該說這配對本來就虐?XDDD),我好喜歡GGAD喔
但我到目前還沒看《怪產2》,感覺要去補一下XDDDD

艾莉緹 @Agnes

0
@Hachi

嗨!席倫,你好,來看你寫的文了。
覺得疤痕是很棒的一篇短文啊!
反反覆覆看了三遍,才打算要回文,
記得之前有看過芒果寫的短篇文章,
有看過這個組合,
但是,我還是有點不知道GGAD是什麼意思呢?
看完了文章,感覺很崇拜席倫,寫的非常的好,喜歡的句子也是有,像我就很喜歡:
有的人透過愛,發現了自己的無私。而他則是透過愛,察覺了自己的缺陷。
我可能算是跟鄧不利多一樣的那種吧!

安妮 @AnnieEvans

0
席倫妳好:
啊啊啊這文太美了,我的眼淚不值錢!
我不是很了解GGAD,但感覺席倫寫出了GGAD作者想要傳達的精神呢~
快投稿給羅琳姐,這樣就沒有怪產三的問題了(誤)!
其實不管羅琳姐的設定是什麼都沒有關係,這就是同人的意義呀~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