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地主家的山羊不能招惹啊格林德沃先生!

發表於
#GGAD
沙雕段子手停不下造孽的雙手

  「蓋勒特・格林德沃!我警告你,你再繼續用你那張臭嘴在蠢貨阿不思的面前抹黑我,我真的會讓山羊們頂死你!」
  「山羊頭你可以儘管試試,看到時候阿爾是會說你不是還是指責我。」
  「格林德沃!」
  阿不思頭疼地扶額,例行公事般的吵架又開始在眼前上演。這不是什麼多麻煩的事情,就是德國少年閒來無事總愛逗弄一下小鄧不利多先生,見少年氣到臉紅脖子粗便覺心滿意足。阿不思無法理解戀人的這種惡趣味,只好讓他注意一下度,不要太過份,量阿不福思怎麼樣也傷不了蓋勒特。除此之外他也僅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天知道他多管一下,對方會怎麼吃味地在床上問候。
  他懶洋洋地窩在客廳裡的沙發,半瞇著眼閱讀手裡的古籍。
  「阿不福思,你如果肯花你對你那群山羊的認真細心在你的知識量上,我想你肯定不會像現在一樣——腦子裡只裝滿了你的山羊適合吃哪種草。天啊,我完全無法想像滿腦子稻草的人是怎麼存活到現在的,連小寶寶都不至於,你是小寶寶嗎?阿不服思・哥哥的小寶寶・鄧不利多?」
  「你才是阿不思的小寶寶,誰不知道你半夜還要向阿不思揣奶喝!」
  「那是情趣,愚蠢的傢伙。」
  「那叫不知羞恥,混蛋。」
  我的臉皮很厚,厚到可以讓阿不福思亂說話。阿不思催眠著自己,尷尬而漲紅的耳朵卻背叛了他表面上的冷靜。時刻留意著他的蓋勒特自然發現了這個現象,愉悅地從喉嚨發出低聲的呼嚕。阿不思無奈地嘆氣,他當然也發現了少年的舉動。於是他乾咳了幾聲,打斷他們之間的對話。
  「阿不福思,」阿不思沒有抬頭,他的目光停留在第一百二十四頁的第十行,「請你把你的山羊支出屋,謝謝。」
  小鄧不利多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哥哥,蓋勒特譏諷地開口:「看看你的背後,山羊頭,你連你的羊味都聞不出了是吧?」
  一隻一眼就能看出被主人仔細照料的山羊踏進了沒有關門的客廳裡。
  「你怎麼能用戲謔的口吻說莎莉絲特!你沒有見她的毛髮是如此美麗的捲曲弧度,她的羊角是如此精緻,而她的眼睛、她美麗的雙眼——」
  「咳咳咳咳咳——」阿不思這下是真的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蓋樂特繞到阿不思的身旁替他拍背順氣,好笑地看著阿不福思繼續自己的吹捧山羊行動。
  「——她的眼裡有萬千星塵。」阿不福思用著彆扭的詠嘆調說完最後一句。
  「你居然還幫她取名字,『莎莉絲特』?你也真是——」蓋勒特式的詠嘆調帶著德國人的幹練感,即使是刻意拉長音也不顯得過份累贅,「對一隻山羊這樣用情至深,阿不思,我想你的弟弟真是將他的一腔柔情都給了區區一隻畜生。『最幸福的人』、『天國的』,用來形容一頭山羊真是太讓人出乎意料了。」
  「蓋勒特你簡直不可理喻。」阿不福思忿忿地嚷道。
  「瘋子。」蓋勒特下結論。
  阿不思快被這一搭一唱式的相聲鬥嘴給弄得讀不下書了,一百二十四頁的第十行分明只有五個單詞,他偏偏看了這樣久也沒法讀到下一行。「小聲點好嗎,兩位?。」
  蓋勒特見阿不思好了些後又跑到阿不福思的面前繼續招惹對方,阿不福思壓抑著自己的聲量,努力朝德國少年回懟。
  好了,該知足了。阿不思想,雖然也稱不上多安靜但起碼還能讓人讀自己的書不分心。

  過了好一陣子,待阿不思又讀了四十來頁後,他忽然發現房子裡變得特別安靜。
  歇戰了?他想,回頭看往原本那一羊兩人所待的位置,只見蓋勒特坐在高腳椅上跟阿不福思的山羊瞪眼。
  阿不思被這畫面逗樂了,顧不上管阿不福思去哪和他怎麼沒乖乖把自己的羊牽出屋外。阿不思放下自己的書,走到蓋勒特的身邊。「你在做什麼,蓋爾?」
  「我在試著和你弟弟的山羊打好關係。」蓋勒特說,「畢竟你不許我對他的小東西們使用魔法,我就想知道靠我的個人魅力能不能讓他的山羊背叛他,這樣阿不福思肯定會受到打擊的。」
  「你真調皮,蓋爾。」阿不思無奈地說,他將頭靠上蓋勒特的肩,「什麼時候能夠不這樣欺負阿不福思呢?」
  蓋勒特歪頭,做出了思考的模樣,爾後浮誇地一手握拳,一手攤開地碰撞。
  「下輩子吧。」
  「……唉。」
   阿不思伸了個懶腰,轉身走向廚房要倒杯水給自己和蓋勒特。
  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要讓蓋勒特幫自己查個資料,回頭恰巧看見了他這輩子大概都難以忘懷的一個畫面。
  「BAAAAAAAAAAA——」
  阿不思發誓,蓋勒特大概此生都未有如此狼狽過的一次。
  他眼睜睜地看著蓋勒特試圖伸手用他口中的「個人魅力」去讓阿不福思的山羊接受他的撫摸,卻得到了阿不福思嘴裡「優雅、大方、美麗」的山羊的一個張口大叭。
  如果蓋勒特會說中文的髒話,那此時大概會一臉懵逼地說一聲「三小」。
  蓋勒特的金髮都被山羊的那口氣給噴得飄起,山羊的口水也毫不吝嗇地潑灑在蓋勒特向來自豪的面龐上。
  「……噗哧。」阿不思忍不住的笑聲打破了一時凝結的空氣。
  山羊依舊自顧自地咀嚼著窗簾的一角。(要叫阿不福思縫補了,阿不思想)
  蓋勒特深呼吸了幾口氣。
  「——」
  阿不思沒有聽清楚蓋勒特都說了些什麼,但就那個語速飛快以及著力點奇怪的口吻,他想大概是德文裡一系列難以入耳的骯髒詞彙都被蓋勒特一口氣罵出來了吧。
  「阿爾。」蓋勒特的語氣甜如蜜,「今晚吃烤全羊吧。」
  阿不思大笑出聲。
  蓋勒特一本正經,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優雅姿態讓阿不思更開心了。
  他對自己施了個清理咒,用飛來咒拿到了沾水的乾淨毛巾。在蓋勒特終於將自己打理得滿意後,他伸手跩著莎莉絲特的角。「跟我到外面來,美麗的小姐。」
  阿不思意識到這下事態真的變糟了,蓋勒特的樣子像是真的會動手宰了那頭山羊,這絕對不會是個什麼樂見的事態發展。阿不思知道莎莉絲特是阿不福思特別鍾愛的一隻山羊,要真出了事阿不福思絕對會大鬧一場的。
  他連忙放下自己的水杯,匆匆忙忙地跟著那個溫柔優雅的身影走出門。
  蓋勒特是真的動了殺意的。
  愚蠢的山羊,他看著依然朝他噴著口水的山羊,不動聲色地在自己面前施了個盔甲護身,完美地遮蔽了所有可能來的洪水攻擊。
  但當看見阿不思伸手拉住自己的衣角時,又知道自己肯定是得放過這噁心的畜生的。
  「蓋爾,別這樣。」阿不思說,「莎莉絲特不是故意的。」
  蓋勒特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晚上加菜加錯隻羊我也不是故意的。」
  聽到對方這樣的回應,阿不思安心了,他知道這代表著蓋勒特不會真的動手。
  他環著自己少年的腰,將頭靠放在對方的肩。「蓋爾。」
  蓋勒特長吁一口氣。
  「沒有下一次,阿爾。」
  阿不思笑著咬了對方的脖頸,「你該用你的個人魅力征服她。」
  蓋勒特挑眉,他放開了山羊的角,將阿不思的頭稍稍移開,側過臉來和他對視。
  「我會征服的。」
  蓋勒特壓低了聲音,將一字一句的吐息聲在他們之間曖昧地喘著。
  異色的雙眸緊盯著阿不思,阿不思甚至覺得這個征服二字不是在指那頭山羊,而是自己。
 
  在這樣逐漸朦朧的氛圍下,年長的少年鬼使神差地親吻上了另一個少年。
  唇瓣輕碰,在德國少年如狼似虎的眼神下正要攻城掠池時,莎莉絲特又刷了一大波的存在感。
  「BAAAAAAAAA——」
  阿不思立刻與蓋勒特分開,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笑聲。
  蓋勒特按下自己所有的怒火,走向正在胡亂叭叭叫的山羊。
  「今天不讓你知道誰能惹誰不能惹我就不姓格林德沃——」蓋勒特伸手抓住山羊的角,一個俐落的翻身坐到了山羊的背上。「我看你這下怎麼又噴人一臉口水,物似主人型,我早該知道你就是頭沒有藥救的山羊——」
  阿不思哧哧地笑著全然失去風度的少年,蓋勒特憤怒的樣子讓他的眉眼間充滿朝氣,張揚、恣意,瀟灑。如艷火,焚盡一切的那樣熾熱瘋狂。
  「悠著點啊蓋爾,等等阿不福思發現你在欺負他的山羊我們可是都會捱罵的。」
  「那個山羊頭也該被丟下燉鍋——」
Fin.
14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5  12

輕舟GTHC§餐刀騎士§ @t2258133712

1
@semofo
哈哈哈!這文太可愛了!不過我想當阿波佛發現蓋勒踏進家門的當下就會氣到昏倒的吧?竟然還能沉住氣跟他吵這麼久也當是個奇蹟了(>﹏<)
默默幻想著肖想用人格魅力收買山羊的蓋勒還有在一旁看戲的阿不思真的好可愛啊~

寫的很棒喔!加油~

君酌 @semofo

0
@t2258133712
我想,年少時期的他們在起初應當不會有那麼嚴重的對立,他們都是好孩子,只是後來發生了一點意外。在意外發生前,他們可能就是吵吵架鬥鬥嘴,偶爾上手打一架就沒事了。他們還年輕,都還沒有對彼此有深仇大恨。所以我預想中的弟弟和蓋勒特就是這樣打打鬧鬧的互動啦!
他們都好可愛,我想當那隻吐口水的山羊。(?)

謝謝您的鼓勵哇><!

蘇菲亞‧格蘭傑 @Hermione165

0
@semofo
蓋勒能在被山羊噴了一臉口水后,還能如此優雅,換成是我的話,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