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同在*之《起緣》(子世代) (OCxSS)2/8更至chapter 10

發表於
先在這跟各位解釋,這篇*與你同在*是祖孫三代的文,顧名思意就是有三部曲,子世代、親世代和祖世代。注意,子世代指的是哈利這一代,親世代是老鄧跟老葛那一代,而祖世代就是創校人那一代。

本文人設盡量不崩要是崩了我也沒辦法
這是一篇東西合併的文,不喜請轉台(讓

以下有劇透以下有劇透以下有劇透


女主不是瑪麗蘇,其實她是個很獨斷的人,為了愛情可以放下一切,不顧別人的感受。她一直介意自己是妖怪,不願意面對,她一直逃避,一直躲藏,用自卑洗卻一切,怕教授知道自己的感情,只敢在背後默默看著教授的背影。


————————————————

一.魔界

秋, 正是楓葉遍地,落紅似火的時節。斜角巷,巫師們購買日常用品的地方,此時除了買賣的嘈雜聲外,在人群中,更多了一份聲音。


「聽說今年是偉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的11歲生日耶欸!」


「哇!那他不就要去霍格華茲讀書?」


「是啊是啊!唉,真羨慕那群學生,可以和這麼有名的紅人在同一時間就讀同一個學校,說不定還在同一個學院呢!」


然而,在這片吵鬧中,有一個身影快速穿過人群,到達此時有些冷清的奧利凡德魔杖店前,推門而入。門鈴聲響起,老奧利凡德探頭一看,眼前這位女孩約莫十三四歲,手中卻拿著霍格華茲新生入學用品通知單,奧利凡德心想,這位女孩比尋常的學生還要晚入學,想必一定有非凡之處,他說


「是位年輕的小客人呢!來,試試這支,紅檜木、12又4分之3吋、龍心弦、靈巧度高。」


女孩拿起魔杖揮了揮,只見一排整整齊齊的魔杖應聲倒下

「看來不是,嗯…...那麼這支?」奧利凡德登上長梯,從最高的架子上抽出一盒,道「核桃木、14又5分之2吋、獨角獸尾毛、敏捷性快。」

女孩一揮,這次遭殃的是櫃檯,活生生被炸出一個洞,就這樣來回試了多次都選不中對的,在第八次燒了長梯後,奧利凡德靈光一現,用力的拍了下手

「對了,一定是這支!」


隨後便轉入了店後,從雜物堆裡捧出一個有著精細雕花的木盒,遞給女孩


「這是我一個朋友多年前給的,至今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芯,只知道這是白柚木、十六吋長,妳試試。」

女孩伸手接過,細細撫著上頭的雕刻,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輕輕的說

「是的,就是它。」

還沒等奧利凡德回過神來,只見女孩緩緩推開盒蓋,接下來發生的事估計奧利凡德一輩子都不明白,女孩用極其優雅的姿勢取出魔杖,同時唸出一串文字,發音華麗,類似古英文但又有些不同,銳如蛇鳴嘶語,沉如惡龍低吼,亮似鳳凰鳴唱


  「千年傳說,血脈流承。古老禁地之咒術,以神祇後裔之名,於今日開啟。願赫卡特永生,主宰黑暗與光明!」


突然,女孩從懷裡抽出一把利刃,往掌心刺去,一道紅絲沿著掌紋流下,滴至魔杖上。血珠一觸及木材,奇妙的事發生了,整根魔杖像是有了生氣般,原本蒼白的顏色漸漸變得有光澤,奧利凡德看傻了,女孩慢慢的說


「這支魔杖是我家族代代相傳,因為一次戰爭變亂,祖傳魔杖流落外地,今天終於拿回,果不其然,奧利凡德魔杖店真是收藏良多啊。」


「看姑娘行為舉動,日後必定成為出色的女巫。敢問姑娘芳名為何,日後聽聞也好讓我這老翁知曉啊!」


女孩輕輕一笑,轉身步出門外。奧利凡德低頭一看,櫃檯上擺著九枚金加隆以及一張紙條,上面署名"E.R"



二.入學

早晨,凜冽寒風吹來,街道上人跡稀少。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巫師群聚,今天是霍格華茲開學的日子,侯車月台上擠滿了人


「上車時要小心,找到座位先確認再坐下喔!」


「母親,霍格華茲的老師會不會很兇啊?」


「聽說校長是鄧不利多欸!他是這紀元最偉大的巫師呢!」


「快看!列車來了!」


霍格華茲快車噴著白煙進站,小巫師們一個一個上了車,此時車站充滿了道別聲。列車開動,在車箱一隅,一位金髮女孩獨自坐在角落,看著《魔藥學通鑒》此時一位褐髮女孩前去搭訕


「妳好,請問我可以跟妳一起坐嗎?」


「嗯。」
 

「我叫麗莎.伍茲德,妳呢?」


「奧蘭薇雅.法蔓特」


「那,奧蘭薇雅,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妳所要做的就是安靜。」


「噢~」


幾個小時過後,列車終於抵達目的地—霍格華茲,學生們下車,為霍格華茲的壯觀而驚嘆,獵場看守人海格走來迎接學生


「一年級新生請跟我來!」


他們坐上船, 划過黑湖,進入霍格華茲,麥教授站在門口迎接,將學生帶入大廳。


「當我叫到你的名字, 請過來戴上帽子並坐下等待分院。」


「瑪麗.伊蓮!」

「赫夫帕夫」

「麥克.納索斯!」

「葛萊芬多!」


分院儀式持續進行。 禮堂充滿了鼓掌聲與高呼聲 。直到一個名字劃破寂靜

「哈利.波特!」

少年跟分院帽僵持了一會兒

「葛萊芬多!」

合乎眾人意願, 歡呼聲更加熱烈了。

「麗莎.伍茲德!」

「史萊哲林!」

「奧蘭薇雅.法蔓特!」

全場寂靜無聲, 眾人都等著分院帽對最後一個學生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奧蘭薇雅步伐從容的走向前, 金色頭髮隨風飄揚 ,碧色眼眸冷冽的和冰一樣, 她戴上分院帽, 分院帽愣了一下 



這一分院就是6分鐘, 最後 ,分院帽高喊 「史萊哲林 」

奧蘭薇亞輕輕將帽放下 ,走向長桌。 吃完飯後 ,鄧不利多宣布回寢室, 在隊伍的最後 ,蛇鱗輕輕劃過,迷團自此開始。

~~未完待續~~



目錄
#1 第3章 課程
#5 第4&5章 飛行/圖書館的秘密
#9 第6章 萬聖節的悲哀
#13 第7章 魁地奇賽的兇手
#20 第8章 校長室裡的真相
#21 第9章 誘拐兒童計劃
#22 第10章 聖誕節


因為某作者打字速度超慢, 所以本喵在此向各位讀者們宣布 ,文章更新時間通常在週末,但也有不定期發文,身為主子的我會盡量盡量向作者追趕進度。在此還是感謝各位閱讀喵嗚嗚
4

本文作者

  • 基礎魔法學習者
  • 33  32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3

三.課程

 清晨,寒風吹過地窖。史萊哲林寢室,金髮女孩揉了揉惺忪的雙眼,起身坐在窗前,突然,有一雙手壓上肩頭 


「這麼早就起來啦,奧蘭薇雅! 現在才5點鐘耶欸!」
  

「關你什麼事?」

  
「拜託,我們現在已經是室友了,當然要關心彼此啊!」
  

第一節課是麥教授的變形學,進教室後沒幾分鐘就看見波特和衛斯理那兩個小子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不禁令人感嘆葛萊芬多的不檢點和不守時,麗莎小聲說道 :
  

「葛萊芬多都這樣嗎?聽說他們都很自大又莽撞,而且鄧不利多很偏心他們,讓他們更加自大!」

  
「妳給我安靜!」
  

金髮女孩隨即拿起羽毛筆抄寫重點,課堂上只有麥教授的解說和翻書聲。鐘聲響起,學生們離開教室,麗莎快步追上抱著書本的奧蘭薇雅。


「下一節是孚立維教授的符咒課!我好想趕快上課,這是我唯一有準備的課目,妳說呢,奧蘭薇雅?」

  
「如果伍茲德小姐是真心喜歡一門課,那麼祝賀妳,但能不能不要像個瘋子一樣大吼大叫,那會讓人懷疑是不是分院帽分錯學院了。」
  

第一堂符咒課程非常簡單,孚立維教授站在書本上指導學生。


「我們今天這堂課要學的是飄浮咒一wingardium Leviosa」
  

「Wingardium Leviosa !」

  
「現在,舉起你們的魔杖,對著桌上的羽毛施咒吧! 」

  
麗莎湊近奧蘭薇雅身旁,後者正專心翻著書。


「我剛才下課聽學長說,葛萊芬多的妙麗.格蘭傑一試就成功了,我也想試試看。對了,奧蘭薇雅,妳怎麼不練習啊?孚立維教授等一下要測驗欸。」

  
幾十分鐘後,孚立維教授站上講桌。

  
「看來各位都練習的差不多了,我們現在抽幾位同學看看成果。法蔓特!」

  
麗莎搖了搖身旁已沉沉睡去的奧蘭薇雅,急迫的說 :

  
「孚立維叫妳施咒了,快起來!」

  
女孩緩緩抬起頭,撥開眼前的髮絲,起身走向講桌。

  
「法蔓特小姐,展示一下吧。」

  
「Wingardium Leviosa !」


話音剛落,只見桌上羽毛飄起,在空中飛舞成字一Wingardium Leviosa,而後幻化成一隻潔白天鵝。在場學生都看呆了。

  
「這......這是高年級才會學到的化獸,法蔓特小姐,妳完美的將符咒與變形學融為一體,史萊哲林為妳傑出的表現加二十分。」

  
午餐過後的課是魔藥學,由學生們票選出來最討厭的老師一石內卜教課。陰暗濕冷的地窖加上魔藥學教授那油膩的黑髮,更加讓人鬱卒,學生們本就鬱悶的臉因為波特不知怎地得罪石內卜和奈威毀了魔藥而讓葛萊芬多作業再加一卷牛皮紙變得更加生無可戀。上完課後,奧蘭薇雅回到史萊哲林交誼廳,剛一進門,女孩就被克拉和高爾拉到後方,跩哥.馬份坐在長沙發上,見到女孩後怒斥兩人。

  
「我不是說『請』法蔓特小姐過來嗎? 你們是笨到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 跟這種笨蛋不必動怒,但是我想知道,名門貴族的馬份先生為何要請我過來?」

  
馬份嘴角勾起笑容,請女孩坐下並喝退克拉和高爾, 用貴族語氣慢慢地說
  

「 全史萊哲林都知道,法蔓特小姐在符咒學上為學院贏得了分數, 今天我是來請問法蔓特小姐能否和我合作?」

  
「呵!說的倒俐索, 我可差點忘了,馬份家族可是巫師界中有名的純血貴族。貴族家的公子怎會與我這默默無名的女孩合作?」
  

「妳不願意?」

  
「 那要看是什麼了。」
  

大約是被女孩傲慢的語氣逼迫,馬份拋下了貴族裝腔作勢的樣子,說:

「 其實認真說也不能說是合作,就是......」
  

「想要我幫你?」

  
「可以這麼說吧!」

  
真是嘴硬,女孩心想。

  
「好,那......馬份先生,我暫且答應你,告辭。」

  
女孩轉身,連帶甩動那一頭金髮,碧綠的眼眸望向前方,步出門外。

第四&五章的電梯

#5

懺悔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加油喔~
我很喜歡你寫的!
期待下一篇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wchuang890429
謝謝你喵嗚~
以後會繼續發文的但你打字還是很慢喵!
劇情基本上是按照原著發展喔但之後會怎樣不保證咯 (・∀・)

懺悔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啊啊~不用客氣啦
慢慢來沒關係
加油喔~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2
四.飛行?

騎上掃帚,在空中遨遊是很多人小時的夢想。不過在史萊哲林,騎著掃把滿街上亂飛可不是件吸引人的事,畢竟貴族究竟是貴族,破舊的掃把跟他們身上的高等綢緞可一點都不配。飛行課上,胡奇夫人指揮著小獅和小蛇們,她的黃色眼睛熠熠生輝,像是在尋找什麼

  
「伸出你們的右手到掃把上,然後說『起來』!」
  

「起來!」小動物們說。
  

當所有的掃帚都到了手中 一 儘管有些是不情不愿,在威逼利誘下才離開地面 一 學生們一個個頭轉向胡奇,耐心的聽完解說後,事故發生了,沒錯,我們的奈威啊,你什麼時候才能學會控制呢?老天爺真有心,偏偏他拿到的又是一支特別「活潑」的掃帚,接著,悲劇就發生了。掃帚就像脫韁野馬一般橫衝直撞,一下往高處攀升,一下向地面俯衝,在建築物間相撞,可憐的奈威就這樣被甩來甩去,底下史萊哲林們邊躲開發狂的掃帚,邊肆無忌憚的嘲笑,馬份三人組笑的都直不起腰了
  

「都給我安靜!」胡奇說
  

「隆巴頓先生,放輕鬆,掌握掃帚後下來!」
  

這句話講了等於沒講,奧蘭薇雅心想,如果他會掌控的話早就下來了啊!抬頭望望天空,奈威已經被掃帚成功繞暈了。突然,掃帚往上衝去,約有五、六十公尺高後,便往下掉落,在胡奇夫人拔出魔杖唸咒前,一陣掃把帶起的風颳過騷動不安的學生,在離地十公尺處接住了快昏厥的奈威,而掃把上的女孩正是奧蘭薇雅。

  
「隆巴頓先生!沒受傷吧!」

  
「被嚇的不輕,外加左手手腕脫臼。」奧蘭薇雅說
  

「跟我去一趟醫療翼,法蔓特小姐,我想龐芮夫人會需要一名幫手。」
  

胡奇夫人轉身交待學生們幾句話後,和奧蘭薇雅攙著此時已痛昏過去的奈威到醫療翼,在途中,女孩看了看手中的男孩,皺了皺眉,想起胡奇夫人離開前的一番話, 那群葛萊芬多會聽嗎? 過沒多久,醫療翼就到了。龐芮夫人看了很是震驚, 連忙問是怎樣出事的, 交代了事情緣由後,胡奇夫人就回去了,留下奧蘭薇雅幫忙上藥,約莫過了二十分鐘,躺在床上的男孩醒了,看見奧蘭薇雅時嚇了一跳
  

「這裡是醫療翼。」奧蘭薇雅皺著眉說

  
「除非你不想再看見你的左手,不然就不要動。」
  

男孩臉上的表情充分表達了心中的驚恐,奧蘭薇雅看了看時鐘,心想波特和他的朋友應該要到了,便起身向門外走去,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背後傳來一陣微弱的聲音
  

「謝……謝謝。」

  
女孩沒有回答,只默默點了點頭,隨即步出門外。
  
  
五.圖書館的秘密
  
地窖裡,熬過了油膩老蝙蝠累死人不償命的魔藥課後,學生們如獲大赦般的衝出教室,把今天落落長的作業全部拋於腦後,一個勁的跑去禮堂吃飯,而在擁擠的人潮中,有兩位女孩偏離了去禮堂的路線,走上樓梯往圖書館前進
  

「我們去圖書館幹嘛啊?奧蘭薇雅?」
  

「不想去就別跟著。」
  

「……」
  

圖書館在城堡的二樓,此時是晚上七點,幾乎沒有什麼學生,平斯夫人在整理架上書籍,奧蘭薇雅繞著所有的書架看了一遍後,轉身出去
  

「有找到書嗎?」麗莎問道
  

「沒有,不過我不相信,整個霍格華茲裡就沒有這本書。」
  

「也許被別人借走了?」
  

「機率很小。」
  

奧蘭薇雅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她腦子裡閃過一個想法,便立即行動,她把還在出神的麗莎拉到一旁後用魔杖施了個爆破咒,果然,聽到爆炸聲的平斯夫人急忙跑出,奧蘭薇雅乘空檔把麗莎拉進陰影裡
  

「誰做的?啊,又是皮皮鬼,飛七是怎麼搞的?」

  
話音剛落,平斯夫人就朝著走廊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念叨。奧蘭薇雅順手把麗莎推進圖書館深處。
  

「這…這裡是禁書區!奧蘭薇雅,我們不能來這裡啊!」

  
「如果可以來這裡那我剛才就不用那麼費心了。」奧蘭薇雅冷笑著說
  

「可是……萬一被抓到怎麼辦?」
  

「所以,不要再廢話了。」
  

奧蘭薇雅轉身快速搜索書架,麗莎則是呆呆的看著她,過了十分鐘後,奧蘭薇雅望向架上高處的一本厚厚的書,書已經被灰塵塵封了,不過依晰可見上頭的銀字書名《藥理》,奧蘭薇雅輕聲說道「是了」,話音未完,後面傳來一陣聲音,那聲音是如此低沉熟悉,語氣卻冰冷而充滿諷刺
  


「請問法蔓特和伍茲德小姐現在在這裡做什麼?」


第6章的電梯

#9

懺悔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喔喔飛行!
我最愛的科目。
我也想看禁書區的書啊啊啊!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wchuang890429
我也是!(雖然魔藥我也愛
感覺飛行很好玩 (^・ω・^ )

兩個啥事都不懂的小蛇溜去禁書區?!
那還了得!
還好院長大人把她們抓回來了(不小心透劇啦啊啊啊

懺悔 @wchuang890429

1
@O_524865_A
啊啊~沒關係的。
這讓我更期待下一章了哈哈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六.萬聖節的悲哀

史萊哲林院長辦公室一學生們稱之為「地窖蝙蝠的老巢」一勞動服務的學生才剛走,畫框裡的美杜莎眼睛剛閉上,就聽見遠處傳來的腳步聲,而且不只是一個人,聽這動靜,得有三個。

  
「誰呀,又來打擾我睡覺?」


美杜莎慵懶帶點不滿的睜開眼睛,眼前景象把她完全驚醒

  
「石......石內卜大人好......」


美杜莎邊開門邊往後瞧,站在蛇院院長身後的,是兩位一年級新生
  

「過來。」
  

一進門,麗莎和奧蘭薇雅便能深深體會什麼叫做「陰冷、潮濕、充滿憂鬱氣息、密不透風」看著架上瓶瓶罐罐裡的噁心生物,麗莎不禁打了個冷顫,想到老蝙蝠可能處罰的勞動服務,她恨不得現在在地上挖個洞鑽走,而一旁的奧蘭薇雅則是一副老神在在、處變不驚的樣子。她們來到辦公桌前,石內卜坐在黑檀木扶手椅上,一雙黑色眼睛像要把她們看穿似的,直盯著她們,過了四、五分鐘後,他緩緩開口道
  

「妳們兩個應該不至於笨到不知道進禁書區是違反校規的吧?」
 
 
很好,奧蘭薇雅心想,果然蛇院院長一開口就是慣例的優雅毒舌,那接著就好辦多了。
  

「知道,先生。」
  

「好……那法蔓特小姐有什麼要辯解的?如果沒有……」
  

「我們有教授的簽名,先生。」
  

此話一出口,奧蘭薇雅就瞥見身旁的麗莎眼睛瞪的快掉出來,奧蘭薇雅不疾不徐從懷中掏出一張牛皮紙,上頭有奎若教授的簽名及文字說明,遞給石內卜。
  

「有教授簽名並不足以代表妳們可以隨意進出禁書區,就此而言,法蔓特小姐,給我一個解釋。」
  

「那時平斯夫人不在,先生。」
  

石內卜那雙銳利的眼望進眼前碧色眼瞳,那純淨無瑕,容不下一點污漬的眼眸,正凝視著他,眼神沒有一點波瀾,平靜如結冰的湖面,那抹翠綠,像是湖底的旋渦,令人稍不留意就會墜入其中。
  

「先生?」
  

見眼前人望著自己出神,奧蘭薇雅忍不住輕輕出聲。石內卜一把抽走桌上牛皮紙,轉身出門。門關上後 ( 當然,是在美杜莎的抱怨聲中。 ) ,麗莎匆忙說 :
  

「妳有去給奎若教授簽名?我怎麼不知道?」
  

「我當然沒有找他簽啊!」
  

「那剛才……」
  

「那是我自己簽的。」
  

奧蘭薇雅平靜的語氣讓麗莎此時懷疑她是不是瘋了,欺騙教授,偽造文書就算了,重點是她們現在面對的可不是別的教授,是地窖油膩老蛇王啊!!!這可不是做個勞動服務或扣分就能解決的事啊!!如果被發現那以後六年就不用過了啊!!正在麗莎感到生無可戀想從樓頂跳下去時,奧蘭薇雅說了句
  

「走了。」
  

「去那裡?」
  

「大廳。」
  

「可是……」


「如果妳不想餓死在這裡的話就快走。」
  

在路上,麗莎心急如焚的一直追問奧蘭薇雅
  

「萬一石內卜去問奎若教授該怎麼辦?」
  

「他不會問的,就算問了,奎若也不會說。」
  

「為什麼?」
  

「去吃飯吧!禮堂到了。」
  

禮堂裡萬聖節的佈景還算溫馨,她們走到史萊哲林長桌就坐,吃飯時間兩人很少交談,( 這也是麗莎唯一會安靜的時刻。 )當麗莎準備吃第五個焦糖布丁時,突然一聲尖叫劃破這溫暖的場面,接著,她們看見的是奎若上氣不接下氣的邊跑邊叫
  

「山怪!!!地窖裡有山怪!!!!!大家聽到了嗎?」而後邊昏了過去。
  

禮堂瞬間陷入一片慌亂,鄧不利多高聲宣布
  

「級長們!帶著你們學院的學生回寢室,動作快!」
  

「葛萊芬多跟我來!」
  

「赫夫帕夫在這裡!」
  

「雷文克勞跟著我!」
  

「史萊哲林們過來!」
  

在昏亂中,奧蘭薇雅抓住麗莎就往地窖跑,跑到一半。麗莎說 :
 

「嘿!奧蘭薇雅!寢室在那邊!」
  

「我知道。」
  

「那我們為什麼往這裡跑?」
  

「安靜!」
  

這時,腳下地板突然震動,像是有什麼東西狠狠砸在上面,奧蘭薇雅趕緊把麗莎拉進角落,在那裡,她們看見了山怪,手上拿著一根木棍,走進了女廁。
  

「它長得可真夠噁心,我們去看看吧。」
  

「先等一下。」
  

過了五分鐘後,她們聽到老師們的腳步聲。
  

「走!」
  

奧蘭薇雅和麗莎迅速跑到廁所門口,躲在走廊轉角,老師們身後,她們看見倒在一旁的山怪與站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波特三人組,在麥教授嚴厲的斥責與加減分後,波特一行人準備離開時,一陣吼聲嚇得在場所有人跳了起來,她們看見原本昏厥在地的山怪竟然爬起來並發出怒吼聲,說時遲那時快,在大家反應過來之前,兩道咒語飛了過去。
  

「吼吼燒!」
  

「昏昏倒地!」
  

山怪被火燒到,憤怒的吼了一聲後便應聲倒下,奧蘭薇雅從容不迫的走出轉角,隨後跟著麗莎,麥教授一臉驚訝的看著奧蘭薇雅揮揮魔杖把地上的山怪用繩索綁起,隔了幾秒鐘後才問道


「也許我該問問法蔓特和伍茲德小姐現在為何不在寢室?」
  

「我們聽到動靜後就過來了,教授。」
  

「妳們的級長沒有阻止?」
  

「他沒有看到我們,教授。」
 

「由於妳們做了非常不符合史萊哲林的舉動,史萊哲林扣三分,但妳們的勇氣和正確施放的咒語,史萊哲林為妳們每人加六分。」
  

麥教授說完後,麗莎靠近奧蘭薇雅說
  

「石內卜在瞪妳,奧蘭薇雅。」
  

奧蘭薇雅回首看去,正好和石內卜的目光相對,後者不屑地將頭轉走,奧蘭薇雅只是淡淡一笑。在離開前,奧蘭薇雅目光瞥見蛇院院長右腿上,一道長長的遍布血跡的傷口,僅管只瞥見了幾秒,但足以辨認傷勢的嚴重。在麗莎的嘀咕聲中,奧蘭薇雅緩緩的向走廊盡頭的寢室走去。

第7章的小電梯

#13

懺悔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山怪!!!
哇哇,越看越有感覺。
加油喔!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wchuang890429

好的好的 盡力趕稿中

可以猜猜看那聲[昏昏倒地]是誰施的咒語喔 (~ ̄▽ ̄)~

懺悔 @wchuang890429

1
@O_524865_A
不用急啦,我會耐心等待。
好像猜到了喔~(先保密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七.魁地奇賽的兇手

十一月很快的到來了,天氣漸漸轉冷,假如你從霍格華茲學院塔樓向外望去,遠方山頭白雪靄靄,近看黑湖冰霜一片。而此時學生們最期待的莫過於魁地奇 ( 巫師界最負勝名的球賽 ),這次的學院是葛萊芬多對史萊哲林,兩個互相敵對的學院,就在十一月的凜冽寒風中開始了賽程。
  
  
「快點,快點啦奧蘭薇雅!比賽要開始了!!」麗莎甩著一頭褐髮,正十分努力的把埋在書堆裡的金髮女孩揪出寢室。
「妳要去可以自己先去啊。」
「哎喲…一起去啦!……不要再寫變形學了啦!!!」麗莎一把搶走奧蘭薇雅眼前長到不行的牛皮紙,後者翻了個白眼
「誰叫麥教授出那麼多功課的,我快結束啦!等一下!!」
「隨便啦!功課回來再寫,先去看比賽啦!!」
  
  
總算半推半請的把女孩拉出寢室,麗莎幾乎是用拖的把現在心情十分不爽外加天氣太冷不想出門的奧蘭薇雅拎到魁地奇場,找到位置坐下後,看著眼前恨不得飛出去幫忙比賽的麗莎,奧蘭薇雅嘀咕著
「我怎麼覺得妳比場上的任何一位選手還要激動啊?」
「哎呀,妳不懂,這叫參與感嘛!」
「…………」
  
  
伴隨著葛萊芬多那個搞不清楚狀況的播報員 ( 是叫 李.喬丹 啥的吧 ) 亂七八糟的報導( 還因此被麥教授叫了兩次 ),比賽到了一半時,空中波特的掃帚噌地一個翻身,便開始橫衝直撞,史萊哲林們見狀紛紛叫好,突然,奧蘭薇雅一把拉住麗莎便往看台左方走。
  
「奧蘭薇雅!妳在幹嘛啊!?」
「妳看不出來嗎?波特的掃帚被下咒了!」
「什麼?!那……是誰?我們應該要跟裁判講啊!」
「沒用的,裁判根本沒看見。」
「那怎麼辦?」
「過來這邊。」
她們來到一處較空曠的地方,奧蘭薇雅轉身對麗莎說
「魔杖給我。」
「要做什麼?」
「解咒啊!」
「用妳的魔杖就好了啊!」
「妳是痴呆喔!我根本沒來的及整理妳就把我從寢室裡推出來!快點,不要再廢話了,魔杖拿來!」
  
而另一方,在葛萊芬多的看台區,誰也沒注意到兩隻小獅子溜下看台,鑽進教師們的看台下方,狠狠的放一把火燒了魔藥教授的袍子,而哈利的掃帚也終於恢復正常。
  
結局又是一樣,波特抓住了金探子,葛萊芬多以一百七十分比六十分的差距贏了史萊哲林。在回地窖的路上,麗莎對奧蘭薇雅耳語道
「奧蘭薇雅,妳剛才在施咒的時候,我看見葛萊芬多的衛斯理一直在看妳欸。」
「衛斯理?是一年級的那個?」
「嗯哼。妳覺得他會不會發現啊?」
「他發現又怎麼樣?又不是我下的咒。」
「可是我們是史萊哲林,妳知道的……史萊哲林和葛萊芬多一向不好。」
「看他們那副幸災樂禍的嘴臉就知道了。」
「所以,奧蘭薇雅,既使不是妳下的咒,但他們看到妳在唸咒,妳就有下咒的嫌疑,知道嗎?」
「嗯。」
「不是,妳怎麼這麼雲淡風輕?萬一他們來找妳呢?」
「誰來找我?」
「葛萊芬多的人啊?」
「就憑他們?拜託,哪個葛萊芬多會沒事放著溫暖的交誼廳不去,來我們這陰冷的地窖待著啊?!」
「欸欸,這妳就不知道了。妳知道衛斯理雙胞胎嚒?他們倆對於史萊哲林那真是有仇必報,搞不好哪天進教室時他們就放個炮嚇死妳。」
  
「妳變形學作業寫了沒?」
「呃…………還沒。」
「今天下午要交。」
「啊啊啊啊怎麼辦啊啊啊奧蘭薇雅!!救我啊啊啊啊啊!!!!」
  
  
  
下午,奧蘭薇雅走在庭院的走廊上,隱約聽見背後有人喚她。
「法蔓特!」
奧蘭薇雅一轉身,就看見波特、格蘭傑、衛斯理三人向她走來。
「什麼事?」她冷冷開口道
「我們想問妳幾個問題」格蘭傑說道「妳應該知道在上午的比賽中哈利的掃帚被下咒了吧?」
「嗯。」
「那妳知道是誰下的嗎?我想是石內卜。」
「為什麼?」
「因為我跟榮恩在比賽時看見石內卜在唸咒,而且一一他對哈利很不好。」
「石內卜教授對誰都不好,而且如果妳要這樣解釋,那我也有嫌疑,因為我也在唸咒。」
「可是……」格蘭傑棕色帶點毛躁的髮絲在空中飄揚「那個咒語不是我們這個年齡施的出來的。」說完,妙麗.格蘭傑仔細打量眼前的奧蘭薇雅,她有一頭金色秀髮、翠綠的眼瞳、有些蒼白的皮膚和比在這個年紀還要高眺的身材,不禁令人懷疑她的真實年齡。
「所以?」奧蘭薇雅注意到剛才妙麗說話時,一旁的榮恩悄悄對哈利低語「我早就看到她唸咒了,妙麗偏不要聽……」
「我們一致懷疑是石內卜,而且哈利前幾天還看見石內卜腿上有傷。」
「我很確定不是石內卜教授,再說他受傷也跟這事沒關係。問題是,你們怎麼知道的?」奧蘭薇雅微微挑眉,看著眼前三個不知所措的小獅子。
「呃……是我昨天在教職員工休息室看見的。」哈利回答,他的綠色眼睛飄忽不定,「石內卜在跟飛七說話,有…呃……一道傷疤在他腿上。」
「這跟比賽有什麼關係?」
哈利愣了愣,轉頭看看其他兩人,然後說
「嗯……妳不要跟別人說,可以嗎?」
「那看你說的是什麼了。」
他們三人花了五分鐘向奧蘭薇雅解釋魔法石、尼樂.勒梅和三樓走廊的毛毛,「所以……你們覺得石內卜要偷魔法石?」
「只是覺得而已。妳不會跟別人講吧…?」哈利張大眼睛看著奧蘭薇雅,兩雙綠色的眸子對在一起。
「除非你們自己先捅出去。不過……我還是不相信石內卜教授會笨到去路過三頭犬。」
「……」
「還有事嗎?」奧蘭薇雅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沒……沒有了。」
不過走了幾步路後,奧蘭薇雅聽見哈利叫她。
「奧……奧蘭薇雅!呃…我想……妳是一個不一樣的史萊哲林,妳……怎麼說呢……妳比其他人少了一些自傲,希望我們以後可以當朋友。」
奧蘭薇雅點了點頭當作回應。她前腳剛踏進交誼廳,就看見麗莎匆匆忙忙的向她跑來。
「奧蘭薇雅!妳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路上碰到波特,跟他聊了一會兒。」
「妳知道嗎?剛才赫夫帕夫的學生帶口信給我們,說鄧不利多晚上八點要見妳!」
「…………」奧蘭薇雅心想,今天怎麼什麼事都讓我碰上了?

懺悔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喔喔~碰上哈利了!
哈利要跟她交朋友,太有趣了。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0
@wchuang890429
是啊是啊
不過成為朋友看起來有很大的阻礙呢xd
例如某獅某蛇之類的欸欸
老鄧你幹嘛那麼心急要找我家女主啊哈利都還沒被約談欸(誰給你約談 ┴─┴︵╰(‵□′╰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