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同在*之《起緣》(子世代) (OCxSS)2/8更至chapter 10

發表於

想要追🦁️的🐂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呵呵好期待喔~(心好癢...
親愛的鄧不利多教授...該不會...(我開始亂想惹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0
@wchuang890429
欸欸這樣不行喔~~
老鄧一出手,那可是逼死一票同人作者
誰知道平時校長室裡發生了啥呢?(咦咦(綠光
嚶嚶嚶作者逃竄中

想要追🦁️的🐂 @wchuang890429

0
@O_524865_A
唉唷!哈哈。
喔喔好像不小心透露太多惹XD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1
最新公告
由於喵喵下週即將面臨快把人逼瘋慘絕人寰的考試,所以本週更文暫停一次嚶~
在此感謝各位的閱讀並祝各位閱文愉快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0
八. 校長室裡的真相

晚上八點,奧蘭薇雅來到鄧不利多辦公室門前,對著門旁的石像,她無語了,「 梅林知道通關密語是個啥。」暗自腹誹一番,正無奈的跟石像大眼瞪小眼時,背後傳來和藹的笑聲。

「法蔓特小姐可真準時呢。」鄧不利多臉上堆滿笑容,奧蘭薇雅克制住上前拉掉那一臉鬍子的衝動,擠出一個標準的笑臉「準時,是對別人基本的尊重,先生。」

「啊~那當然是。」鄧不利多上前一步

「酷酸果。」
  

石像往兩旁跳動,奧蘭薇雅和鄧不利多登上階梯,進入辦公室後,鄧不利多笑咪咪的從抽屜裡捧出一盤糖果,「法蔓特小姐要不要來點檸檬雪寶?」

「不用了,先生。」奧蘭薇雅盯著那盤高糖分產物「我不喜歡甜食。」

「真是遺憾。」鄧不利多惋惜的說,放了顆檸檬雪寶在嘴裡
「這大概是心境問題,就像小時候愛吃糖,長大成人後就不再吃了,但是步入老年後,又會想重新體驗兒時的美好,對於甜食這一方面便不再抗拒。」
  
所以他到底要說什麼?奧蘭薇雅暗想。

「不知道教授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噢~~對,我差點忘了。是有一件事要和法蔓特小姐商量。」老人眼裡的笑意更甚,銳利的眼光穿過半月型鏡片審視著女孩,半响過後,鄧不利多收起打量的目光,用親切的語氣說道「這次請法蔓特小姐來,是想和小姐討論關於學業的事。」
  
奧蘭薇雅懵圈了幾秒,忍不住在心裡大聲吐槽,這老鄧到底是吃糖吃多了還是老了糊塗了,那麼急切的叫赫夫帕夫的學生大老遠跑到史萊哲林交誼廳傳話就為了這件事??( 作者:其實也沒多遠,都是地窖啊。女主:妳給我閉嘴! * 紅光 *    作者:啊啊啊沒事,繼續繼續。)
見奧蘭薇雅面無表情,鄧不利多繼續說「據我所知,法蔓特小姐現在的年齡應該不只十一歲吧?若是如此,那依小姐現在的水平,讀一年級似乎有些委屈了。」

「所以?」奧蘭薇雅不解,是要叫我跳級?不過鄧不利多剛才那番話可又不像是那個意思。

「啊~宵禁時間快到了,飛七應該要出來抓人了。」鄧不利多帶著笑意下完逐客令後,轉身上了樓梯。

「對了,哈利是個不錯的孩子。代我向夫人請安,小姐。祝有個好夢。」話音剛落,鄧不利多隨即消失在門後。
  
「奇怪的人。」奧蘭薇雅剛要轉身,只聽一聲清鳴劃破空氣,一隻金色鳳鳥飛進校長室,停在架上,側目端詳著女孩。 

「看來佛克使對妳很有興趣呢!小姐。」此時開口的人(物?)身處在一旁書架上,悠悠的說著。

「分院帽?」奧蘭薇雅默然,是人都知道葛萊芬多校長的校長室裡一定有這葛萊芬多的愛管閒事的老帽子。

「看來小姐還記得我啊~小姐分到史萊哲林果然是有原因的。」分院帽語調悠哉長遠,帶出奧蘭薇雅分院時的記憶。
——————————————————————————————————————
「奧蘭薇雅.法蔓特!」麥教授高亢的聲音在禮堂回響。金髮女孩緩步走上台階,坐在高腳凳上。帽子碰上頭頂,一個聲音在腦中響起。

「嗯~是個優秀的學生呢~聰明、狡猾、睿智、不擇手段,標準自我主義者,比起雷文克勞,我想妳更適合史萊哲林,但是……」

「怎麼?」

「史萊哲林可以帶妳走向巔峰,但同時也會帶妳步入毀滅。」

「呵!」一聲冷笑,卻令閱人無數的分院帽愕然,那聲音裡的猖狂、輕蔑,那玩世不恭的態度,回憶裡某個青年的身影漸漸浮現眼前。

「若是命運令我如此,那阻攔卻也無濟於事。緣既已定,又有何懼?」

「只恐小姐深入其中,無法自拔啊!」

「願以薩拉札.史萊哲林之名起誓。」

「好……好……那在此祝福小姐。」

「史萊哲林!」

女孩伴隨著眾人的掌聲,步下台去。
——————————————————————————————————————
校長室內,奧蘭薇雅看著分院帽,靜靜沉思,半頃,臉上浮出一絲微笑,但那笑裡的滄桑、堅毅、心寒卻是外人不懂的。女孩轉身,步出門外。
  
分院帽看著女孩瀟灑纖細的背影,露出一抹苦笑,「千年了…千年了啊!那時,你也是…只留給我……薩拉札……薩拉札……」它喃喃自語道「薩拉札……原諒我………原諒我………」
  
  
此刻,在走廊的另一端,一聲痛徹心扉,迴繞在空蕩的走道上。
  
  
「高錐克………」
  
  
  
——一步錯,痛失千年
      友誼……友情……
         當年……你也只留給我背影
              和無盡的悲哀啊…——



—若是早知無果,又何必苦苦哀求











因為是年假期間,作者被拖去祝賀加碎念,這文是被菜刀押著才來更滴,所以下次會找時間把欠的文補齊的——by作者的主子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0
九.誘拐兒童計劃

聖誕將至,白雪覆蓋大地,處處玉樹瓊枝,霍格華茲這棟古老建築被霜漆成一片銀白,黑湖湖面已完全結冰,幾個學生正在上面打雪仗,絲毫沒發覺在不遠處的走廊上有兩隻綠色的小蛇在觀望。奧蘭薇雅懶散地坐在走廊的扶手上,和一旁的麗莎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我說,白貓,妳這樣坐在上面不冷嗎?」
「誰準妳叫我白貓了??」
「妳還不是一樣叫我信鴿!」
「妳本來就很八卦......」
「妳也是,跟貓一樣,沒事就往上蹭。」
「那為什麼是白的??」
「因為妳很喜歡白色啊!!鞋子,白的。衣服,白的。褲子,白的。裙子,白的。外套,白的。就連斗篷妳也穿白的!妳身上處了校服以外哪一個不是白的??」
「圍巾啊。」扶手上某貓緊了緊身上披風——白的——心不在焉地說。
「那也有銀色!!」
「……」
  
奧蘭薇雅沒有理會,轉身去看雪,廊外鵝毛大雪紛紛飛落,一片雪花落在女孩金色髮上,奧蘭薇雅伸手將它拂下,雪花落在細嫩潔白的手心上,旋即開出一朵白色冰蓮,綻放於掌心中。

「哇……好漂亮!這是什麼魔法??」
「這是東方的一種法術,有空自己去查。」奧蘭薇雅順手把蓮花別在脖子伸得比鵝還長的麗莎髮上。

「嗯嗯,我知道,我曾經在父親的書房裡看到過這一類的書。只是我不知道白貓妳也會!教教我嘛~拜託~~」

某鴿乾脆把整個頭蹭到奧蘭薇雅身上,一雙大眼睛眨呀眨,對著奧蘭薇雅放光。

看女孩一臉無感,麗莎真急了,撒嬌不行,採用懷柔手段!「那要不然……白貓妳先給我講幾招吧,講一下嘛~~~」

終於受不了的奧蘭薇雅一邊把褐色頭髮從身上推開,一邊說「傳統東方法術有好幾種,什麼隔空取物、移花接木啦,再者就是躡空、地遁、水隱之類,最甚者就是迷魂、移魂、吸魂、天雷十六陣、玄壇十三式等。當然,後面這幾個都是狠招,不到必要時不用。」看女孩說著,就像是在說很平常的東西一樣,麗莎不由得心生敬佩。

「那,白貓妳全會嗎?」
「笑話!」奧蘭薇雅縱身一跳,從扶手上跳下,「本小姐不會敢跟妳說那麼多嗎?」收到麗莎充滿疑問和欽佩的目光,補充到「我有個朋友是中國人。」
「那她也會這些嗎?厲害嗎?」
「厲害是厲害,可盡惹禍,到處亂跑。」奧蘭薇雅轉身走去。
「她是幹什麼的?」麗莎隨後跟上。
「沒準,她一下算命卜卦,一下滿街賣藥,要說身分嘛……應該是修道姑吧!」
 
 正當兩人聊得起勁呢,就看遠方一個人影走來,「跩哥.馬份。」奧蘭薇雅說,「去看看吧。」兩隻小蛇便抱持著八卦的心態走向人影。
  
「是什麼事讓我們高貴的鉑金小少爺大冬天的出來亂逛?」奧蘭薇雅皮笑肉不笑地說。
「妳們出來幹嘛?」
「問你話呢,沒聽見嗎?欸對,你那倆跟班呢?」
「勞動服務去了。」
「誰罰的?」一直沒說話的麗莎開口了「是老蝙蝠還是虎斑貓?」
「我猜是虎斑貓,連幽靈都知道院長大人是很護短滴。」奧蘭薇雅說「頂多就扣個一兩分。」
「對。是麥教授。」 一直沒機會開口的跩哥說。
「為什麼?」 一貓一鴿幾乎同時開口。
「 因為他們在變形課下課的時候把波特那三個人堵在門口被麥教授看到。」
「 這智商啊~」麗莎說「我說小火球你就不能換個智商高一點的跟班嗎?還是……你吃醋了??」此話一出,受到眾人無數的白眼。
「等等。」奧蘭薇雅說「妳剛才叫他什麼?」
「小火球啊!因為Draco的拉丁文就是龍的意思,霍格華茲校訓上也有 。龍會噴火,所以他就是小火球了。」
「噗哧!信鴿妳還真會取綽號。」 奧蘭薇雅在一旁笑的快斷氣。 跩哥在旁給她華麗的一個白眼。
「所以妳們兩個在這邊幹什麼?」跩哥問道
「剛才我們$@^$%**%#-#-*&^」 麗莎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剛才的事,經過一番加油添醋後,奧蘭薇雅講的那些招式成功的吸引了貴族少年的目光。
「奧蘭薇雅,你以後要是教她的話,可以順便教我嗎?」
「可以是可以啊。但是,依照傳統的規矩,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入門之前,先喊個師父來聽聽。」
  
看到鉑金小貴族瞬間暗沉的臉,兩個女孩在一旁幸災樂禍地笑了。
  
「一定要叫嗎?」
「不叫也行,但依照入門順序……你就叫我聲姑姑吧!」看到那張皺在一起的臉,麗莎在一旁直接笑到斷氣,奧蘭薇雅臉上浮起一抹邪魅的微笑。
「師…………父……………………」 這句話剛講完奧蘭薇雅就忍不住了。於是在走廊裡,鉑金貴族瞪視著兩隻史萊哲林的小蛇在地上打滾,笑到直不起腰來。
「好啦,既然師父叫完了,去大廳吃飯吧!」好不容易才止住笑的奧蘭薇雅從地上爬起來,很不華麗的把出生名貴的馬份外加還在狂笑的 信鴿拐 ( 拎 ) 去大廳吃飯了。

愛唱歌的喵喵 @O_524865_A

0
十.聖誕節

聖誕前夕,位於地窖的史萊哲林寢室裡,麗莎.伍茲德,褐色頭髮的小女巫,正忙著收拾行李,奧蘭薇雅則坐在書桌上看著書。
  
「所以妳這次聖誕節不回家?」
「嗯。」
「我真的覺得這箱子有夠重。」麗莎從衣服堆中抬起頭,瞪著眼前快要爆滿的行李箱,奧蘭薇雅抓起魔杖,隨手對箱子施了兩個咒語。
「空間拓展和減輕咒,自己去查書。」
「謝謝妳!妳真好,白貓!」麗莎撲向桌上的奧蘭薇雅,「對了,妳的信。」奧蘭薇雅伸手將信遞給麗莎。
「我的信?!」褐髮女孩拿起桌上的拆信刀,拆開信封上有著華麗花紋的酒紅色封蠟,抽出裡面的信紙,米白的信紙上用高貴的墨水寫著華美的字句,隱約還有淡淡的香水味,一看就知道來自貴族家庭。
「………誠摯邀請您出席明日的聖誕晚宴,盧修斯.馬份。馬份!?」
「我就知道是他。」奧蘭薇雅笑了笑。
「可是,為什麼他要邀請我?妳會去的,對不對,白貓?還有,我要怎麼去啊?」
「那封信本身就是個門鑰匙,時間一到就會生效。妳只要打扮好後拿起它,喊聲『馬份莊園』,它就會帶妳去了。」
「噢……那妳會去的,是不是啊?」
  
奧蘭薇雅笑著摸摸麗莎的腦袋,「妳要是再不走,麥教授可要點名啦!」
「啊啊啊啊……再見,白貓!」女孩像風一樣,抓起地上的行李箱便往外衝,桌上女孩輕輕一笑,望向窗外。桌上靜靜擺著一封信,上寫「親愛的法蔓特小姐收。」
  
  
聖誕節的馬份莊園如同以往一般典雅清冷,一樓的會客室裡,馬份莊園的家主,盧修斯.馬份在桌前喝著紅茶,旁邊坐著一位黑髮黑衣的男子。
  
「你說的那位貴客什麼時候到,盧修斯?」魔藥教授沉著臉說。
「快到了,賽佛勒斯。她總是這樣。」金髮貴族看了看花園門口,外面大雪紛飛,庭院裡沒有半個人影。
「如果遲到也可以算是禮儀,那我真懷疑你們的教育法則。」
「遲到五分鐘是貴族女士對主人的尊重,先生。」不知何時,一個身着黑色斗篷的女子出現在房門口,帽簷上垂下的黑色面紗遮住面容,增添了幾分神秘,「啊~公主殿下。」盧修斯.馬份起身,對女子行了個吻手禮後,將她帶向圓桌。
  
「盧修斯,看來你還是那樣執著。」女子解下斗篷,摘下帽子放在一旁,魔藥教授這才看清她的容貌,女子約莫十八、九歲,銀白色長髮及腰,末端微微捲曲,從空中劃過,好似星辰般燦眼;琥珀色的眼眸晶瑩閃爍,在黑夜中如貓眼剔透。那雙潔白細嫩的手腕上分別帶著紅色、金色、銀色手鐲,上面都鐫刻著古老的銘紋,修長項頸上帶著幾條銀鍊,鑲嵌各種不同的寶石,和那件藏青色禮服形成一幅極美的畫。隱約覺著這女子有些面熟,可又想不起來在那裡看過。
  
「賽佛勒斯,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極具天賦的占卜師,艾默琳娜.羅文倫斯。」名叫艾默琳娜的女子輕微點頭致意,石內卜卻微顯驚訝。看出老友心中的疑惑,盧修斯解說道「艾默琳娜是羅文倫斯家族的最後傳人,羅文倫斯家族名譽雖在巫師界已鮮少傳聞,但這麼多年來和上流貴族也有保持交流,上一次的眾人皆知的傳人距今也過了將近百年,世人皆以為這歷經千年的古老貴族已滅絕,而今,歷代最年輕的家主就在我們眼前。」
「羅文倫斯歷屆家主都是出色的藥師、煉金師、占卜師,不論是在麻瓜界或巫師界都負有盛名。於千年前率領族人建立國都——戴古爾茲,成為一方霸主。」
「羅文倫斯,鳳凰的後裔,海洋女神特提斯的兒女,家族起源於千年前亞瑟王時代,伊玻涅斯.羅文倫斯是當時與梅林齊名的魔法師………」
「盧修斯,夠了。」艾默琳娜中斷了金髮貴族的長篇演說,「今天叫我來,不是在這裡聽你講述家族史的吧!」
「對。我今天請殿下來,是想問殿下關於未來之事。」
「在這裡?」
「是的。」
「好吧。」女子抽出魔杖,給房間布下結界,盧修斯見狀也施了幾個反偷聽咒,石內卜也施了一個。
艾默琳娜一揮手,原本在桌上的茶杯隨即消失,取代的是一顆發出紫色螢光的水晶球,燭臺上的燭火也隨之熄滅,水晶球的螢光成了房裡唯一的光亮。艾默琳娜向前伸出纖細的玉手,盧修斯會意,將手放在女子手上,「賽佛勒斯。」石內卜看了盧修斯一眼後,不情願的把手疊上去。一接觸到女子的手,石內卜就感覺有一股力量在抽取自己的魔力,下意識的用上了鎖心術,但無濟於事,魔力還是源源不絕的往外流動,抬眼看前方的盧修斯也是如此。就當暈眩感越來越強以致於感覺要昏厥時,女子放開了他們,把手放在水晶球的上方,閉上了眼睛,開始吟誦古老的咒語。
  
一道金色的光線從水晶球映出來,接著是銀色的,一道、兩道、三道……光線相互纏繞在女子手上,房裡響起了空靈的歌聲。
  
「只有她聽的懂。」盧修斯虛弱的說,坐回了椅子上。光線越來越多,房間也越來越亮。終於,最後一道銀光消失,和其他光線融入女子手中,歌聲消失,房裡也恢復了燈火通明。
  
艾默琳娜睜開眼睛,感到眼前一片黑,便有些支不住身子,盧修斯趕忙扶住她,讓她慢慢坐下,轉身沏杯茶遞給女子。艾默琳娜輕抿了一口,沉默片刻。

「盧修斯,介意嗎?」
「不會,我想賽佛勒斯也不會的。」
  
女子輕笑了笑,手裡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點燃的菸斗,艾默琳娜將菸斗放入口中,徐徐抽了起來。帶著花香的菸霧在空中散開,將周遭景物覆上一層朦朧。片刻後,女子開口道「他會回來,帶著黑暗與殺戮;在靈魂的寢宮,三一為四;用鮮血祭奠永生,死亡換取恆亙;暗夜終將到來,血水淌入河川。」
「黑魔王?」盧修斯和石內卜同時說出,艾默琳娜只是笑著搖頭,「至於說的是誰,會如何,就要你們自己去猜想了。」
  
此時,門外傳來叩門聲。
「請進。」跩哥.馬份推開房門進來,身後跟著麗莎。
「父親、教父———艾默琳娜表姐!妳也來了?」
「禮貌,跩哥!」
「是的,父親。」跩哥微微側身,讓出被擋在身後的麗莎,「這位就是我之前對您說的麗莎.伍茲德小姐。」
「馬份先生好,教…教授好……」
「我很高興伍茲德小姐有準時赴宴。」艾默琳娜搶在魔藥教授出言諷刺前說。麗莎看向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奧——奧蘭薇雅!妳怎麼………」
被喚作奧蘭薇雅的女子輕笑說「看來港口鑰並沒有把妳繞暈,盧修斯,你可真是用心良苦。」
「妳——增齡劑?!」石內卜站起身,厲聲問道。
「喔~不,不是增齡劑,我親愛的院長大人。」奧蘭薇雅起身,從禮服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懷錶。

「時間輪轉?!」石內卜暗暗訝異,時間輪轉是一種古老的空間法術,據可靠的資料記載,現今已失傳,那個女孩怎麼會用?

「不愧是史萊哲林偉大的院長,一看便知是何咒術。」奧蘭薇雅接著說「時間輪轉之所以比增齡劑好用是因為它不只增加年齡,還會增長一定的魔力,而且不限時間。但是,時間輪轉十分難駕馭,若沒有一定的基礎,使用時間輪轉是有可能被其反噬的。」

「主人!」這時,小精靈多比出現在門口,「水仙夫人要多比來通知主人晚宴可以開始了。」
「知道了,下去吧,多比。」盧修斯起身,道「那大家去餐廳吧!」
跩哥和麗莎先在前帶路,盧修斯隨後跟著。奧蘭薇雅踏出房門時,石內卜叫住了她「法蔓特——」

「艾默琳娜.卡珊德拉.伊里斯.亞莉珊卓.羅文倫斯,先生。在霍格華茲,您或許可以叫我法蔓特,但在霍格華茲之外的任何地方,請稱呼我為艾默琳娜或羅文倫斯小姐,我敬愛的教授。」奧蘭薇雅轉身步出門,留下在原地一臉疑惑的魔藥教授。

Luna Pan @lunapan

0
沒了嗎?!哇!!!不要啊,大大別坑啊!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