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緝巫手血咒:黑暗滴落》(更新至1.倖存下來的女孩)

發表於



緝巫手血咒



黑暗滴落

contents

#11.倖存下來的女孩

各位好,我是寞覡。
在情人節要發這篇不甜的文,之後應該會甜,我是說應該啦。
當然如果能寫虐的話我也希望。
目前詞窮,等改天再來編輯一篇稍微正式的介紹喔!
7

本文作者

  • 初級巫師
  • 45  154

寞覡 @mystic

4

1.倖存下來的女孩

懷特豪斯(Whitehouse)路八十四號的伊凡(Evans)夫婦總是得意地自矜他們是血統再純正不過的巫師人家,梅林啊梅林,霍格華茲大戰結束的二十二年後,早就沒有巫師在意這種亞瑟王時代的觀念了。

我們的故事開始在陰沉灰暗的星期二,暑假最後一個月剛起頭的靜謐夜晚。滿月高懸在克拉蒙堤道(Cramond Causeway)上頭,耀眼的光芒照得蜿蜒流入福斯灣(Fir​​th of Forth)的杏仁河(River Almond)波光粼粼。

此刻雪蘭(Shoreline)正窩在床上,一邊閱讀《女巫週刊》最新一期的食譜專欄介紹酥皮捲,一邊把貓頭鷹飼料丟進坐在窗邊的白臉角鴞摩卡(Mocha)大大張開的鳥喙裡。

『雪蘭!盡快著裝,賓客們待會兒便要駕臨!』伊凡夫婦在樓下難掩興奮激動地叫嚷著。

『先生、夫人,請稍等片刻!』雪蘭不禁暗自翻了個白眼。馬克(Mark)跟蘿絲(Rose)不僅腦袋裝了迂腐思想的化石,連言談舉止彷彿都得老掉牙的像倒流回天才的十七世紀才罷休,還要求他們的女兒看齊。

她其實心裡清楚的跟面明鏡似的,魔法動物學家紐特·斯卡曼德和魔法部執法部門主管哈利波特之所以要帶著一家老小大駕光臨,表面美其名曰聚餐,實際上是因為馬克擔任奇獸管控部門野獸處的狼人獵捕隊隊長,最近對於追殺狼人逼得太緊,讓巫審加碼的老公公老婆婆急得想趕快開庭,把違反《半巫師半人生物處理指導方針》的罪名安到馬克頭上。馬克和蘿絲還以為自己終於拿到上流社會的入場券,能跟高級人物沾上邊哩!

雪蘭跟鏡子裡無奈的藍紫色雙眸對望,邊握緊梳子拉扯一頭銀白亂髮,嘆了一口氣,百般不情願地從衣櫃裡拔出最上相的行頭套上,暗暗希望不用在餐桌上目睹馬克跟蘿絲如何大出洋相。


咻碰一聲,斯卡曼德雙胞胎點燃好幾支飛力博士的神奇水燃無熱煙火,炫目的火花跳躍在飯廳的各個角落。

『羅肯(Lorcan)、拉山德(Lysander)!』斯卡曼德老太太失聲驚叫。

『老夫人,小孩子嗎,沒關係的。』蘿絲趕緊緩頰。

詹姆和莉莉·波特也咯咯發笑,被波特太太怒瞪了一眼。

『我們東西都吃完了嗎……』斯卡曼德雙胞胎無辜地齊聲說道。

雪蘭盯著斯卡曼德老太太一揮魔杖,蘋果、葡萄乾和麵皮騰空飛起,在半空中捲起,發出烘烤的滋滋聲,落到盤裡時灑上精緻的糖霜。

『那就再吃一份維也納蘋果捲!』

捲餅完工的一剎那,詹姆、莉莉、羅肯與拉山德一起撲上前搶食,秋風掃落葉般地吞個精光。這個景象實在令人不舒服,雪蘭轉過頭看見阿不思也一臉木然,似乎同她一樣無法忍受在這裡再待半刻鐘。

『蒂娜,小孩子吃飽,便讓他們先下餐桌就是了。這樣大家也方便說話。』斯卡曼德老先生不經意地把目光瞥向馬克閃閃發光的臉,似乎在尋求同意。

『當然當然,雪蘭!帶朋友去後花園參觀吧!』

雪蘭跟阿不思馬上跳起,好像他們剛發現屁股下坐的是一隻魔刺蝟。他們兩人合力把四隻爆走的怪獸拖出去。



雪蘭跟阿不思旁觀詹姆、莉莉羅肯與拉山德跟斯卡曼德家的三隻獅尾貓哈皮、米莉和毛勒互相嬉戲。雪蘭眼睛不時望向飯廳,好奇大人們談得怎麼樣了。

『妳也好奇他們在討論什麼嗎?』

雪蘭嚇一大跳,原來是阿不思開口跟她說話。

『才沒有,我清楚他們在幹嘛。』雪蘭高傲地說道,覺得這個史萊哲林的波特古怪至極。

馬克這時走出來,焦慮地抓抓頭髮,向後花園喊道:『孩子們,要回家嘍!』

他們一窩蜂跑回屋子裡,雪蘭瞥見馬克抿緊嘴脣。

出乎雪蘭意料之外的是,飯廳的氣氛居然異常熱絡。

哈利波特開玩笑跟蘿絲說:『馬克十歲時被我表哥達力揍一頓,誰想到隔一年他便接到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達力聽到我說時臉色白的像沖水馬桶的陶瓷咧!不揍誰偏揍個十年來都不知道自己會魔法的小孩!你說是不是呀,馬克?』

雪蘭瞇起雙眼,蘿絲的笑聲非常不自然的高了八度。



所有客人走後,雪蘭蹲在樓梯口偷聽馬克和蘿絲在客廳低聲交談。

『馬克,他們警告的那些狼人的事情真的嚴重到那個地步嗎?』

『妳不用擔心這些,明天進辦公室我會盡快處理。』

忽然傳來玻璃崩落的響聲,雪蘭聽見某種動物的咆哮聲撼動。

『蘿絲,快上樓找雪蘭!是灰背!』

『馬克!』蘿絲尖叫。

『咄咄失!』馬克吼道。

雪蘭衝下階梯,撞上迎面衝過來的蘿絲。

『怎麼回事?』雪蘭喊道。

『快走!』蘿絲拽住她往門口奔跑。

一打開門,一頭狼人撲了過來,蘿絲推開雪蘭,狼人一口咬住蘿絲的脖頸。

『媽!媽!』雪蘭眼淚奪眶而出,疾步跑出大門,她得趕快找到最近的巫師人家。

她筆直衝到懷特豪斯路盡頭,時間似乎靜止不動,只剩她永恆的奔跑。

雪蘭上氣不接下氣,胃裡好像裝滿冰塊,冷的毫無知覺。淚水像火山爆發的熔岩奔流,滾燙地淌過她的臉頰。

她往左拐彎,跑進克拉蒙教附路(Cramond Glebe Road),這時她聽見頭頂傳來一聲咆哮,一頭狼人從天而降,落在她面前。

月光的照耀下,那副邪惡的面孔令雪蘭皮膚浮起一層戰慄。

『好了,小朋友,該如何料理妳呢?』狼人抓著一條手臂像拿雞腿一樣地啃著,雪蘭認出那是……

『爸!』錯不了,那是馬克的臂膀,厚實的肌肉如今成了狼人口中的一塊血腥戰利品。

焚銳·灰背殺了馬克,他的另一個同伴殺了蘿絲。

雪蘭聽到腦海裡某種脆響,她緩緩舉起魔杖,低喃:『啊哇呾……』

灰背撲了上來,咬住她的魔杖手。

『……喀呾啦……』

雪蘭鬆開魔杖,想著已逝的雙親。

她恍惚感覺到某人嘶吼,把灰背從她身上拉開,隨即響起痛苦負傷的淒厲狼嚎。

有人抱起她飛速奔跑。雪蘭感到一絲涼意,不知是因為風還是因為這人的手臂沁涼無比地扶著她的後頸,或者其實是她身體正在火燒火燎地發熱而產生的錯覺。她聞到這懷抱使人安定的一股香氣。

一切歸於寂滅。

小絲 @a14980

1
@mystic
沙發~~
老哥發文一定第一個捧場ouo
自家女兒變成主角真是好
看來我是不是漫畫也要開始備稿了😂

我是海森不是梅森(? @Jessica

2
不是、灰背你怎麼還可以在外面囂張啦😭😭😭
然後狼人變形的時候不是應該不能說話www?
坐等後續~😀

寞覡 @mystic

0
@a14980
不是妹控的我怎麼養出一個拖稿的沙發馬鈴薯啊啊啊啊
@Jessica
莫名戳中笑點的發言(發炎?)
因為魔法世界只有一個壞蛋狼人可以囂張嘛!
但最後被神祕的救命恩人收拾掉了喔耶!
不能說話的漏洞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問題🤔(啊啊梅林我腦袋要爆了😱)

小絲 @a14980

1
@mystic
我不是馬鈴薯=□=
拖稿的確是件麻煩事
沙發我已經坐好坐滿了ouo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