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U (跩哥X妙麗)(6/6更新到Ch.12

發表於

Kyle @Kyle_di_Angelo

0
@MarthaLovegood__91

我一向會符合讀者需求,要虐就來一點
(雖然是原本就有這種打算,但怕會有人不喜歡😂
一個感情故事線就是有甜有虐,希望未來的故事線能讓讀者滿意
死賴這裡是突然發現有這個諧音(我絕對不會承認是上課突然想到,然後就偷用國文課打的😁😁

雞塊.艾寶(雪婷) @shuaiting

0
(我絕對不會承認是上課突然想到,然後就偷用國文課打的😁😁@Kyle_di_Ange[/quote]這樣不好吧…
很喜歡你的文章,加油,努力更新!
期待跩妙的發展喔!

Kyle @Kyle_di_Angelo

0
@shuaiting

我下次會好好改進
我會努力更新的 謝謝你的支持

Kyle @Kyle_di_Angelo

0
Chapter 12 What am I (那我呢)

妙麗根本沒心情好好的品嚐晚餐的部分,她整個晚餐時間都在思考到底要如何和跩哥開口,她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她現在要做的事情就只是弄清楚自己對跩哥的感情不是嗎?然而跩哥對自己的感情不是已經很明顯了嗎?可是,如果最後她發現一切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呢?這樣不會很尷尬嗎?
腦子裡不停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妙麗根本沒有心情在自己的晚餐上。直到跩哥從房間出來後,妙麗的餐盤裡的晚餐並沒有少多少。
等到跩哥洗好澡吹好頭髮從房間走出來時,妙麗的餐盤上依舊還存在了不少的晚餐「我買的東西不合妳口味嗎?」跩哥問道,但依他和妙麗相處超過半年的時間的觀察,妙麗並不討厭這間餐廳菜餚的調味啊!
跩哥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這讓原本陷入沉思的妙麗嚇了好大一跳「沒…沒有啊!」妙麗有點慌亂的回應道「我在想事情,想著想著就沒有在動餐具了。」妙麗有些尷尬的笑著
「喔,好。那妳想和我說什麼?」跩哥問道,坐到了妙麗的旁邊
「嗯…我想和你談談關於今天秋和我說的。」妙麗放下餐具說道
「妳是指…我不在的時候說的事嗎?」跩哥不解的問道,他很希望妙麗回答他是,畢竟他實在很好奇張秋那時候和她說了什麼
「才不是。」妙麗說著,撇開了跩哥的灰眸,看著地板似乎突然對地板有了興趣一樣「我是想和你聊關於分店的事。」
「喔,這件事啊!如果真的不行,除了那個宴會以外,我想我也可以給妳一點金援之助。」跩哥說道
「你哪來的錢?」妙麗覺得很詭異。和跩哥相處的半年多以來,她從來沒見到跩哥回到馬份家或者是和魔法世界有更多的聯絡,何況他如果真的有錢,為什麼還要來她這工作上班。
「一點點積蓄而已。平常在妳這吃妳的住妳的,妳也沒有和我多收什麼錢,所以存了不少。」跩哥有意無意的感覺在逃避一些話題,但妙麗一向很敏感,她不可能沒有發現
「跩哥,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和你爸爸那邊鬧翻了。不然你不可能完全不回家啊!」妙麗看著跩哥希望得到答案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就如同妳說的一樣,從我五年前離開家的時候到現在我再也沒有回到那個家過。」跩哥誠實的回答「從我決定離開魔法世界來到麻瓜世界讀那一刻起,我就和我爸大吵了一架。雖然我媽到現在偶爾還是會寫信給我,但我從來沒有回信過。畢竟,我已經決定離開馬份家了,那裡不再是我的家。所以,我也不希望妳再用我爸來稱呼馬份先生了。」跩哥簡單的帶過自己現在和家裡的情況「好了,這不是妳要和我聊的話題吧,我想我們該回歸正題了。」
「再最後一個問題就好,問完,這個問題我就不再過問五年前關於你和馬份家的事情了,好嗎?」妙麗看著跩哥,語氣裡充滿著懇求
跩哥看著妙麗好看的棕色眼眸,看來他實在無法不去理會這樣的眼眸「妳說吧!」跩哥妥協
「你為什麼…要離開魔法世界?」妙麗看著跩哥,這個疑惑是妙麗一直都不解的。是,魔法世界對於跩哥,不,或許對於馬份家都是一個不好的過去,但那時候支持佛地魔的並不僅僅只有跩哥這一家人。她不認為跩哥是單純因為這個原因離開的。
「我記得我說過,魔法世界對我而言有太多的痛苦回憶。」跩哥避而不談
「只因為是佛地魔嗎?」妙麗看著跩哥,眼裡充滿疑惑
跩哥低下了頭,他猶豫了許久,才開口說道「也和妳有關。」
「和我?」妙麗不解
「妳先回答我這個問題,那時候你們寄邀請我去你們婚禮的時候,你們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跩哥看著妙麗「那時的我們就算不是敵人好了,也不是朋友的關係,為什麼要邀請我去你們的婚禮。」
「我很謝謝你那時候幫助哈利<註1>。在經過我和榮恩的討論之後,決定邀請你來我們的婚禮。」妙麗解釋道「所以是因為我的邀請函,讓你決定離開魔法世界?」
「是。」跩哥簡短的回應,他並沒有要繼續解釋下去,他總不能說他是因為不願去他們的婚禮,看著妙麗握上榮恩的手而選擇不去,選擇離去。他很清楚自己喜歡妙麗的事實,從學生時期就知道了。不過,他並不知道妙麗的想法,如果自己在沒有克制的情況下說出這種話,他想只可能會得到不好的回饋吧!
妙麗沒有說話,她沒有這麼傻,這麼簡單的關係,她不可能沒看出來。這只有一個可能,跩哥是真的喜歡自己,所以才不願看著她走入另一個男人的懷裡。那自己呢?跩哥對自己的感情如此的明顯,但自己卻還在摸索著自己內心對跩哥的感覺。
「我想要弄清楚一件事。」妙麗看著跩哥的灰眸「閉上眼睛。」
「什麼?」跩哥疑惑
「閉上眼睛。」妙麗堅定的說道「快點啦,你這樣我不能確定這件事。」
「好好好。」跩哥妥協,他閉上了眼睛
妙麗吞了吞口水,她站了起來,靠近了跩哥。這世界上最容易判斷自己是不是喜歡對方的方式,除了吻以外,妙麗不知道還有什麼更快速準確的方式。那時候在破壞佛地魔分靈體時,和榮恩在密室裡的擁吻,那時是她喜歡榮恩的最佳證明,那麼現在…就讓這一切明瞭吧!

溫溫的、濕濕的觸感觸碰在跩哥的唇上,跩哥壓異的睜開雙眼,妙麗的唇瓣正如蜻蜓點水的碰在自己的唇上,跩哥大吃一驚,他驚訝的愣在那裡。當妙麗看到跩哥睜大著雙眼看著自己時,嚇了好大一跳。她趕緊退開,甚至退到了牆壁,雙頰微紅,盯著地板「我…我不是叫你…閉上眼睛嗎?」自己試探性的親吻直接被跩哥看在眼裡,讓妙麗覺得無地自容
「妳…為什麼要親我?」跩哥不解的說道
「我只是想要明白…我對你的想法。」妙麗尷尬的說道
跩哥站了起來,走向了妙麗,他單手放在牆上,就如同今天在咖啡廳被張秋打斷的那樣靠近著妙麗,只不過這一次是以單手的方式,因為他的另外一隻手,現在正將妙麗的下巴勾了起來。灰眸不再向以往的冷漠,反倒充滿著溫柔「那麼…妳的答案是什麼?」跩哥看著妙麗,眼角瞄向剛剛短暫停留在自己唇瓣上的部分,正等著妙麗說出自己心裡的答案後可以直接奪去妙麗的唇瓣。
「我…」妙麗盡量別去看跩哥那雙好看的眼眸,就算已經當了媽媽,現在的妙麗一臉就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一樣,害羞的不敢看著自己心儀的對象「如果你不要張開眼睛我就可以清楚知道了。」妙麗說完,推開了跩哥,迅速的閃身進入房間
「喂,格蘭傑!」跩哥叫著妙麗的姓氏,語氣裡似乎有點因為她的閃躲而不悅,但妙麗並沒有回頭理會跩哥「好,沒關係,我會讓妳弄清楚自己對我的感覺。」

雖然兩人同住在同個屋簷下,要再度讓拷問妙麗是一件十分簡單的事,但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
「歡迎光臨。」妙麗招呼著剛進來的客人
「妙麗姐姐。」熟悉的聲音再度響起。
妙麗露出了微笑,相反的,跩哥扳起了一張臉。
「怎麼今天這麼早來?」妙麗抬起頭看向了一段時間沒見到的艾利森。雖然上次艾莉森的告白被拒絕,但妙麗並沒有對艾利森有任何改變,她依舊像過去一樣溫和的看著艾利森。
「嗯…小妙…我有些事情想拜託妳,不知道妳方不方便。」艾利森將手輕放在兒子的肩膀上
「你說說看,我盡量幫你的忙囉!」妙麗從櫃台走了出來,她離開櫃檯眼角還瞄到正和艾瑞克大眼瞪小眼的跩哥。這讓妙麗忍不住笑了出來。
「因為最近公司的安排…他們要我出差到亞洲至少三個月,你也知道小艾只有我一個家人,再加上我必須去工作可能沒辦法像現在這樣陪著小艾,所以可不可以麻煩妳…替我照顧一下小艾。小艾的生活費什麼的我都會負責,我也可以另外給妳保母費。」艾利森對妙麗說道,因為艾瑞克一直盧著不想要找保母,說什麼都要妙麗照顧自己,因此艾利森也只能硬著頭皮來找妙麗。儘管,他之前才告白被拒絕。
「當然…」妙麗原本想要一口就答應,但她回頭看了一下跩哥。她有點無法想像讓跩哥和艾瑞克同住一個屋簷下會發生什麼事情。
「看我幹嘛,如果要問我,我絕對會說不要。」跩哥一口拒絕了艾利森對妙麗的請求。別說三個月了,要他和那個小子一起同住一個禮拜,拜託,殺了他好嗎。
「別像個小孩子一樣。如果你真的不喜歡,就給我去住外面。我既沒有收你房租,也沒有要你付我水電瓦斯費就很好了。」妙麗瞪了一眼跩哥。他就不能成熟一點嗎?都已經二十三歲的大人,還要和小孩子吃醋,會不會太幼稚「我很願意照顧小艾,小艾這麼懂事聽話,絕不會像某人一樣吵吵鬧鬧的對吧!」妙麗摸摸艾瑞克的頭,還不忘往跩哥那裡看去。
跩哥幾乎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妙麗姐姐,妳在做什麼?」
「妙麗姐姐妳要出去?小艾也要一起去。」
「妙麗姐姐,那個叔叔都瞪我。」
「妙麗姐姐…」

「真是夠了。」跩哥忍了一個月,他真的很佩服自己可以忍到現在。那個小鬼分明就是一直和他炫耀著妙麗一直會在他的身邊,不會過來理自己。
「別和小孩子子生氣啦!」妙麗剛哄艾瑞克睡著,看起來有些疲憊的走了出來「對了,秋寄給我一個東西,好像是她之前提到,五個月後的晚宴。」妙麗將邀請函遞給了跩哥,累得癱在沙發上
跩哥接了過來「妳真的想去?」
「能開一間新的分店,一直都是我的願望啊!」妙麗邊說邊閉著眼睛閉目養神「那你呢?你願意陪我去嗎?」
「如果妳要去,我一定陪妳去。」跩哥給了一個很肯定的答覆,他邊說著邊看著閉著眼睛休息的妙麗。妙麗的睫毛很長,鼻子很高挺,還有那紅潤的嘴唇,有種令人想咬下去的衝動「所以呢?妳弄清楚了嗎?」
「弄清楚什麼?」妙麗張開眼睛。那個當下,妙麗似乎被嚇到了,她沒想到跩哥的臉離自己那麼近
「弄清楚妳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了嗎?」跩哥再一次的試探,而這一次跩哥又更靠近了妙麗。一雙柔和的灰眸,緊緊凝視著妙麗的棕眸,妙麗下意識的想要閃開,但跩哥不准。他勾起了妙麗的下巴「我再讓妳試探一次。」跩哥說完,逕自的靠上了妙麗,吻上了她那紅潤的嘴唇。
妙麗被突如的吻嚇了好大一跳,她反射性的想先賞跩哥一個巴掌,但…她看著跩哥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吻是如此的溫柔,原本高舉的手在空中停了下來。她,不只是不討厭跩哥,或許她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他,但她真的有資格再擁有一次愛嗎?不會再受挫,不會再受到傷害?
妙麗緩緩的放下手,她閉上了眼眸。這一次沒有巴掌,沒有閃躲,她就這樣迎合著跩哥的吻。什麼有沒有資格再去得到一次幸福,這不是現在她要擔心的事,現在的她,只想好好享受著溫柔的吻,享受著屬於跩哥‧馬份獨有的氣息。


*註1:(這個部分包含了極大的作者私心)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 Part 2中最後在霍格華茲外大戰的時候被剪掉的片段。馬份一家在還沒逃離霍格華茲前的一段,跩哥為了在萬應室時被哈利救出來的份上,試圖分散佛地魔的注意力,讓哈利有機會可以攻擊佛地魔(有點忘記在哪部影片看到的,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看看)


>>Next
Chapter 13 That night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