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論時空的不可預測性【OC+穿越】( 9/28 更新至 1-37 )

發表於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天文學明明辣~麼美好!

跟拿勒絲太太做朋友全校一定只有米歇爾一個wwww
貓咪就是正義!!!XDD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2
@aura520
虔誠的貓之信徒,穿越之後依舊貓奴(拈花)

綠幽湖泊.伊卡洛斯 @crescent666

1
天文學明明辣~麼美好!!!

不過我也同意,貓再醜都很可愛RRRRRR
拿勒絲太太我也喜歡,我也要嚕貓55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0
@crescent666
是的,他就是──米歇爾.天文學麻瓜.波特(拇指

拿樂斯太太明明就很可愛(盲目)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3
Ch. 1-27

而他們全部人最期待的黑魔法防禦術簡直糟透了。奎若教授的課堂幾乎成了一場笑話。

他上課的教室裡充滿了一股大蒜味,大家都說這是為了驅走他在羅馬尼亞遇到的一個吸血鬼,怕那個吸血鬼會回過頭來抓他。他告訴他們,他的大圍巾是一位非洲王子送給他的禮物,他幫助那為王子去除了難纏的殭屍,不過大家都不太相信這個故事。首先,當西莫急切地追問奎若教授打敗殭屍的過程時,教授滿臉漲得通紅,含含糊糊地談起了天氣;其次,他們注意到,他那塊大圍巾也散發出一股怪味,衛斯理雙胞胎堅持說那裡面肯定也塞滿了大蒜。這樣無論奎若走到哪裡,都可以受到嚴密的保護。 

哈利驚訝地發現自己在功課方面並沒有落後任何人,甚至可以說,他和米歇爾的進度遠遠超過同學太多,周遭有許多跟他們一樣從麻瓜家庭來的人,也有像榮恩、德拉科和路柏斯他們一樣來自巫師家庭的學生,不過除了妙麗之外,整個葛來分多幾乎沒有人學習的速度能跟得上他們兄弟倆,這讓他們在同學面前更受矚目,哈利倒是逐漸習慣了,而米歇爾好像本來就對此並不困擾(哈利覺得米歇爾很享受這一切);他們在每一堂課上面都能藉由出色的表現替葛來分多獲得一些加分,這一點讓葛來分多的高年級生也很開心。

等到哈利發現的時候,米歇爾幾乎已經跟整個葛來分多都交上了朋友。

「我的天,米契,我居然沒發現你是個這麼喜歡交朋友的人……」坐在校園的樹蔭下,哈利接過米歇爾遞給他和奈威的午餐(他們已經習慣包一些午餐到校園去吃了,早餐和晚餐被盯著看已經很慘,哈利不想連午餐也要承受那些目光,壓力實在太大了),吞下一口火腿捲,說道。

米歇爾伸了一個懶腰,笑著說道。「維護人脈是必須的,從別人的經驗中學習就能少走很多彎路。」

「但你以前甚至不跟我以外的人說超過三句話耶?」

「喔,哈利,那些人是麻瓜,我從他們身上學不到什麼新知或經驗的。」

「米契……你交朋友就只是為了學習嗎?」

「當然不是。」米歇爾揉了揉哈利的頭髮,轉頭又朝奈威和妙麗微笑,「當然也是覺得對方直得欣賞,有他們的優點和人格魅力,我才會想交朋友的。」

奈威的整張圓臉都脹紅了,妙麗更是露出一臉得意的開心笑容。哈利第一次覺得米歇爾看起來很像電視上那些假惺惺的名人,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為了不要繼續深入想像下去,哈利趕快轉移話題:「等等我們要上什麼課?」

「我看看……我們要和史萊哲林也一起上連堂的魔藥學。」妙麗從書包裡拿出課表。

「他們說石內卜教授總是偏袒史萊哲林的學生,因為他是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奈威憂慮地說。魔藥學已經是他最緊張的課程,但要是那個教授不但嚴格還偏心,他很肯定自己一定無法專心上課。

「那不一定啊,麥教授是我們的學院導師,她對大家都一樣嚴格。」哈利安慰奈威道,「而且我們還有米契和妙麗呢——全班只有你們兩個開始寫變形學作業了吧?」他看向妙麗和米歇爾。

「與其拖到最後一刻,我認為先完成就可以有更多時間繼續學習——而且米契的筆記真的很詳細!」妙麗興奮地說。「我們完全可以先寫完作業,然後提前預習——」

「孩子們,孩子們……我們還是先忙著把午餐吃完吧,否則對消化不好呀。」米歇爾用一種詠嘆般的語氣說,還朝妙麗眨眨眼,逗得奈威和哈利都笑了起來。

他一邊替其他三人泡起餐後茶(就如同上輩子好友們的堅持,適量飲用茶水不但幫助消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安撫朋友們浮躁的情緒,更能在不造成發育負擔的前提下保持思路清晰,現在既然回到巫師世界,他自然是不會停止培養哈利和這些孩子們的飲茶習慣),一邊期待起了他睽違十年,最愛也最擅長的魔藥。

愉快的午餐時間沒過多久就結束了,事後米歇爾深深地覺得,幸好自己和哈利他們一起喝了些茶,畢竟這第一堂魔藥學帶給他的情緒和資訊量,都超乎意料之外地大。

哈利曾經在開學宴會上就告訴米歇爾,和石內卜教授的目光對上的時候,引起了頭疼。從那一眼裡,哈利就覺得這位魔藥學教授不太喜歡他,在第一堂魔要課結束時,他知道自己想錯了,石內卜教授不是不喜歡他──他是非常討厭他跟米歇爾,幾乎可以說是痛恨至極。

魔藥學是在一間地牢裡面上課。這裡比地面上的城堡主要建築寒冷陰森,就算沒有牆邊漂浮在玻璃罐裡的數以百計的標本和肢體器官,也足夠讓這群十一歲的未成年巫師為之恐懼。氣氛上的害怕是會渲染的,結果竟然變成所有葛來分多的學生都擠在米歇爾身後,儼然就是被他帶隊進地窖的一群小雛鳥。哈利也不明白,為什麼米歇爾能夠從容自在得好像自己剛回到家一樣,打從骨子裡散發出一種愉悅和放鬆的氣息。
他原本以為根據石內卜非常偏袒史萊哲林的傳聞,最起碼一起上課的史萊哲林同學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畏畏縮縮,但當他看到就連史萊哲林也沒有幾個人願意坐到最接近講台的位置時,他心裡突然浮現出一句米歇爾寫在他的日記本裡的一句話:「既然都是人類,在本質上就沒有任何區別」……

整個史萊哲林就跟葛來分多的隊伍組成是一樣的,大部分人鬆散地躲在隊伍排頭的後面──葛來分多的前面是米歇爾和妙麗,而史萊哲林的最前面是德拉科和一個蓄著紅色長髮,露出一臉溫柔笑意的女生。

哈利沒有多想,還是拉著奈威坐到米歇爾和妙麗身旁,隔著走道望向德拉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嗨,德拉科。」

德拉科本來正在和那個紅頭髮的女生說話,聽到哈利的招呼也回過頭來,一臉矜貴的模樣,但哈利卻從他微微彎起的灰色眼睛裡讀到了開心的情緒:「喔,是你們呀……」

「這是我們第一堂同堂呢。」哈利說,「你在史萊哲林過得好嗎?」

「這是當然。史萊哲林是最好的。」德拉科驕傲地說,目光掃過哈利身旁的奈威和妙麗,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似乎打算開口說些不太中聽的話。

幸好,在這個時候,地牢深處一扇幽黑、難以察覺的厚重鐵門滑了開來,所有正在討論四周標本和藥材的學生都安靜下來,哈利和德拉科也結束了交談,轉向正前方盯著那扇門裡走出來的黑袍男人。被吸引了注意力的哈利,沒有注意到在他跟德拉科交談時米歇爾的反應變慢了一拍,笑容裡也參雜了一瞬間的驚愕,然後才又恢復正常,同樣轉向了那名氣場強大的魔藥學教授。

石內卜的造型和開學宴會上一模一樣,他在極度安靜的地牢中走上講台,沒有一點腳步聲,慢慢地拿起點名簿,用一種輕柔滑膩的冷淡聲音開始點名,在唸到哈利和米歇爾的名字時,他還特別停了下來。

「啊,是的,」他悄聲說,「米歇爾和哈利.波特。我們這兒的新──名人哪。」

史萊哲林那邊傳出一點點竊笑聲,甚至都沒有用咳嗽來掩飾,但在德拉科不贊同的目光斜掃與另一名紅髮女孩的微笑注視下,很快就安靜下來。石內卜點完名,抬起頭環顧整間地牢,漆黑冷漠的眼神的在他們臉上掃過,沒有一絲溫度,就像是兩道深邃而空洞的隧道在注視他們一般,哈利能感覺到奈威瑟縮了一下,他和米歇爾從兩側扶住了奈威,哈利還感覺到米歇爾拍了拍奈威的背脊。

「你們到這裡來,是為了學習調配魔法藥劑的精密步驟與正確技術,」他開始演說,他的聲音細微得像是耳語,卻能讓大家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就像麥教授一樣,石內卜也有著不用故意裝凶,就能夠讓全班噤若寒蟬的威嚴和氣場,「這裡沒什麼機會讓你們傻傻地揮舞魔杖,或許有很多人無法理解魔藥的魅力與美感,無法領略這種纖細又妙不可言的魅力……我不期待你們能夠真正了解,這些爬進人類血管、迷惑他們感官的液體,擁有多麼迷人的魔力……我可以教導你們如何萃取名聲、熬煮榮耀,甚至阻止死亡──前提是,你們不像我經常遇到的蠢蛋一樣愚昧……」


=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2
魔藥學!!!
快樂的!魔藥學!!!(語無倫次
史萊哲林也被控制了啊!!!!!!
這個霍格華茲要被統治了!!!(爆言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3
Ch. 1-28

全班鴉雀無聲,妙麗雙眼放光,整個身子往前傾,迫不及待的想要證明她不是個超級蠢蛋;奈威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好像剛才石內卜的演講是在宣告他的死刑一樣。
 
哈利恍神地回想起他跟米歇爾在水蠟樹街時做的魔藥,他不是很明白——魔藥到底有沒有這麼困難?他的目光落到史萊哲林那一邊,德拉科看上去也是自信滿滿,哈利記得開學前德拉科就在信裡明確表示過他最喜歡的就是魔藥,現在會這麼期待似乎也並不讓人感到意外。和德拉科同桌的紅髮女生也是一臉笑意,就好像石內卜說的話對她一點影響都沒有,哈利立刻就想到了米歇爾的笑容也是這樣,轉過頭去看向米歇爾。
 
果然,米歇爾也還是那張悠閒自在的溫和笑容,他雙手交疊在腿上,全身都呈現一種放鬆但專注的氣場。這也間接影響了直接坐在他隔壁的奈威和妙麗,他們看上去不再那麼浮躁和緊張。
 
不過米歇爾其實沒有看上去那麼平靜
對他而言,魔藥著重的精密、穩定和謹慎一向都是他最擅長且拿手的,一段威脅和誘惑並存的談話也完全嚇不倒這個早在上輩子十五歲就扛起整個家族的前.家主。
 
——但是一個在上輩子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卻可以。

安潔莉卡.索瑪——朋友們都叫她安潔拉。他那個在史萊哲林就學期間就一直交好,直到畢業後,還被他聘請到比利時作為他的執行秘書的至交友人——他甚至還是安潔拉兒子的教父!而這張熟悉的面孔,此時此刻正以十一歲的面貌、穿著史萊哲林的制服長袍,和一群他從未見過與聽過的十一歲孩子們,坐在一個走道外的隔壁桌,和他一起上1991年的第一堂魔藥學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事實證明,走神在這堂課上是不明智的。
 
「波特!」石內卜突然喊道,「米歇爾.波特,如果我把水仙球根粉倒入苦艾汁,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米歇爾微微一頓,回過神來,笑容溫和得一成不變。「……根據《一千種神奇藥草與蕈類》所載,水仙球根粉和苦艾汁可以作為『一飲活死水』的主要材料,副材料則是擷草根與瞌睡豆,教授,『一飲活死水』是一種效力極強並可用以作為輕度麻醉使用的安眠藥劑。」
 
相較於其他人一臉茫然和困惑,石內卜的臉上出現了混合了複雜、懷疑和濃濃探究的表情。米歇爾則是露出了特別無辜又乖巧的笑容。
 
「看來我們的波特很用功啊……」他輕聲說,陰沉的目光轉向了哈利,哈利悄悄吞了一口口水,「告訴我,附子和牛扁有什麼不同?」
 
「呃……我想它們沒什麼不同,不是嗎?我是說,它們都是烏頭的別名。」哈利看著石內卜高高挑起的眉頭,想起剛剛米歇爾的回答,趕忙有些緊張地補充:「它可以用來做抑制狼人發作嚴重程度的,呃,狼毒藥劑!」
 
石內卜的目光在米歇爾和哈利之間來回游移,最後他用鼻子冷冷地哼了一聲,「由於你們態度不佳、頂撞師長,葛來分多扣一分。」
 
在葛來芬多學生的一片愕然之下,石內卜終於轉向史萊哲林,對著德拉科問道:「馬爾福先生,如果我要你拿一塊毛糞石給我,你要到哪兒去找?」
 
「山羊的胃裡,先生。」德拉科說道。
 
「很好,史萊哲林加一分。」石內卜輕柔地說,「為什麼我沒有聽到動手抄筆記的聲音呢,嗯?難道你們指望自己用那顆空空如也的腦袋,就能把這些都記住嗎?」
 
地牢裡立刻響起一陣吵雜的聲音,所有人都在摸索羽毛筆和羊皮紙,在這陣窸窸窣窣的聲響中,石內卜走到他們之中,開始將他們兩兩分組,說這堂課要指導他們調製一種簡單的疔瘡治療藥水。
 
哈利和米歇爾互相看了一眼。很確定這位教授是故意針對他們,才找了個藉口亂扣他們的分數。

哈利對此有些介意,但米歇爾卻並不在乎,一來是他們兩個這周最少替葛來分多贏了十六分,壓根不用擔心打點小折扣,二來則是因為他早就過了為學院盃孜孜矻矻的年齡階段,他更想知道的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去擔心它。
 
然而現在考慮解決方案顯然為時過早,石內卜對他們的吹毛求疵可沒有這麼輕易就告一段落,他把所有人都分好組以後(米歇爾和奈威一組,哈利則是跟榮恩一組),便開始指導他們如何使用工具、處理藥材。他拖著寬大的黑色斗篷在教室裡四處走動,監督他們秤量乾蕁麻和磨碎的毒蛇牙,幾乎所有人都受到嚴厲的批評,只有德拉科和那個紅頭髮的女生(點名的時候有聽到她的名字,安潔莉卡.尤賽斯)能夠倖免於難。
這一整堂課,德拉科和安潔莉卡就整整為史萊哲林加了六分。
 
榮恩在加入角蛞蝓的時機稍微快了一些,哈利來不及阻止,這讓他們這一組的魔藥沒能呈現完美的藍色,反而看上去有點紫,因而再次被石內卜扣了一分。
 
「為什麼你不阻止衛斯理的錯誤?難道你以為你能補救這鍋大釜裡無效的可笑湯汁嗎,哈利.波特?葛來分多再扣一分。」
 
這實在太不講理了,明明石內卜就有看到他伸手去攔,榮恩的手腳的確是有點兒太快了,這也的確是個失誤,但是,只要補充毒蛇牙的劑量,再加一點新鮮的海葵鼠鬚汁來中和,雖然就海葵鼠鬚汁來說有點浪費,但這樣不就能救回來了不是嗎?石內卜怎麼能說他的藥劑是「無效的可笑湯汁」呢!哈利不平地想著。

但在哈利看到米歇爾接下來被石內卜百般刁難的樣子之後,他突然覺得石內卜對自己已經算得上是體恤了。
 
「嘖嘖……你對角蛞蝓的處理有什麼肢體協調上的困難嗎,嗯?這種斜切的角度是如此生疏……」
「噢,看看我們的米歇爾.波特,是如此愛護他的磨杵,還事先替它裹上了三層紗布。」
「告訴我,米歇爾.波特,是怎麼樣的腦子會讓你選在這個時機讓大釜降溫?」
「你的腦袋是用果凍和餡餅做的嗎?」
 
這樣的輕聲細語穿插在對其他人的指正之間,充斥了整個課堂,直到後來就連德拉科也在史萊哲林那邊抬起頭,對米歇爾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更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米歇爾竟然一點也不受干擾,不但在過程中一直保持著輕鬆的微笑,燉煮藥劑的動作也十分流暢、穩定,還在奈威差點用豪豬刺點燃大釜的時候救下了藥劑。他甚至還有心情應和石內卜!(「好的,教授,多謝您的教導。」「謝謝您的稱讚,教授。」「不是的,先生,我的腦子構成和所有人一樣普通。」)
 
最後交到石內卜桌上的成品裡面,有四瓶看上去藍得十分漂亮。德拉科和安潔莉卡又為史萊哲林帶走了兩分,而石內卜則是硬生生忽略了米歇爾那瓶比德拉科更加湛藍的藥水,也完全沒有幫同樣調配成功的妙麗加分。
 
「為什麼他這麼恨我們?」一個小時之後,哈利爬上樓梯有些沮喪地說。
 
榮恩在旁邊拍他的肩膀,試圖鼓舞他,「想開一點,弗雷和喬治也常常被石內卜亂扣分數。」
 
弗雷和喬治就是那對全校知名的紅髮雙胞胎,他們是哈利見過最會也最喜歡惡作劇的人,又活潑又開朗,時常不按牌理出牌,逗得大家都很開心。聽到不只他們兄弟在石內卜面前敗掉分數,哈利出於好奇和想要理解的前提多問了榮恩幾句,榮恩也毫不吝嗇地跟哈利和奈威等人分享,他的兩個哥哥有多令那位陰沉冷酷的魔藥學教授頭疼並不悅。
等到哈利聽了好幾個好笑又有趣的小故事後,他才猛然驚覺,走在最後的米歇爾沒有和他們待在一起。
 
「他好像從下課之後就沒有跟大家一起出來。」妙麗一邊回想,一邊說。
 
「他……米歇爾該不會被石內卜留下來了吧?」榮恩猜想。
 
奈威的臉色一下子白了下來,「……那我們……在這裡等他吧?」
 
哈利擔心地皺起了眉頭,內心很不好受,他剛才的情緒太低落了,都沒有發現米契早就不在自己身邊,更沒有顧及到米契才是被不斷攻擊的箭靶……他開始有些自責起來。
 
引發幾個孩子擔憂和猜測的米歇爾,此刻正站在地牢旁走廊的一個轉角,火炬和燭光的角度恰好在這裡形成一個半大不小的陰影,能讓他一個穿著葛來分多長袍的男孩在幽暗的地牢逗留這一點,看上去比較不那麼明顯,這是一個玩弄錯覺的小把戲,為了他即將要做的事情不容易被別人發現。要不是為了待會談話的方便性與友好,他更寧可替自己施一個隱形咒或是短時忽略咒,但他不能確定對方的行動,而一個不認識的男生,突然從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冒出來,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招呼方式。
 
他在等安潔莉卡.尤賽斯。

那個女孩在課堂結束後又向教授多提了幾個問題,比起恨不得趕緊逃離地牢的葛來分多一年級生,她晚了將近十五分鐘才悠然自得地走出魔藥學教室,這時候別說是葛來分多,就連史萊哲林的學生都已經離開城堡了吧。

一般來說,一個女孩在獨自經過光線不佳的地牢走廊時都會下意識地加快腳步、縮緊下巴和肩膀,用不見得恐懼但一定比平時警戒的姿態通過,但是安潔莉卡.尤賽斯並沒有任何以上的肢體癥兆,信步閒晃就像是在陽光下的香榭林道欣賞美景似的。
 
米歇爾從陰影中走了出來,站在安潔莉卡的面前,巧妙地擋住了她的去路。對著這個和摯友有同一張臉,甚至同樣氣質的女孩露出了溫和妥貼又不失儀態的笑容,不是太熱情,卻總能讓看到的人油然生出一股親切感。米歇爾嘴角上揚的弧度更明顯了。

「嗨,尤賽斯小姐,初次與妳正式見面。請容我自我介紹,我是米歇爾.波特。」米歇爾微微彎下腰,朝女孩伸出一隻手。「雖然十分冒昧,但我第一眼就覺得妳很親切,於是就在這裡等待妳,希望我有這個榮幸,能獲得美麗小姐的青睞,交個朋友。」
 
年輕的史萊哲林女巫單手抱著書本,也伸出手和米歇爾握了握,輕輕地、溫柔而有禮貌地,露出了一個明亮得彷彿能照亮整個地牢的誠摯笑容,「好的,只要你願意只叫我安潔拉就好的話,我們就共享這份榮幸吧!」
 

=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1
@aura520
魔藥學很棒,魔藥學賽高──!!(舉世歡騰)(冷靜#

綠幽湖泊.伊卡洛斯 @crescent666

2
好恐怖的兩人終於遇到了,你們手這一握要毀滅世界了((怕爆

❖ 影子瀑布 @rheretical13

0
@crescent666
咦XD怎麼說也是造福巫師界吧(厚臉皮)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1
(快樂到無法言語
一個微笑無法統治巫師界的話,就用兩個,兩個不夠就三個!
看哪,微笑是多麼強大的裝備(語無倫次

日常的♥~(´∀` )旡( ´∀`)~♥啾啾 @Silver777700

1
@rheretical13
原作的代入感很強 我喜(心

日常的♥~(´∀` )旡( ´∀`)~♥啾啾 @Silver777700

0
@rheretical13
這兩對雙胞胎的互動有夠可愛w

日常的♥~(´∀` )旡( ´∀`)~♥啾啾 @Silver777700

0
@rheretical13笑死W哈利對貓奴的精闢吐槽www

日常的♥~(´∀` )旡( ´∀`)~♥啾啾 @Silver777700

0
@rheretical13
分類帽帽開頭還很油條w可愛的本質不禁嚇X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