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月色 Bloody Moon】 各名小說融合文(7/8更新至第四之一章--同類中的異類/週更/徵角中)

發表於

(翻拍自網路,如有不滿,本作者將會撤下此圖片

嗨嗨~~我是瑟茉,手癢又來發文了!!這是一篇以迷霧之子鬼影的女兒和微風的兒子當主角的文章,後面就不爆雷啦~
其實一開始很猶豫要不要放龍騎士,但,最後還是決定寫了,因為快要暑假了,所以現在是周更,可是如果開學比較沒時間,有機會調整更新的期限喔!!
希望你們期待這些名小說的主角們一起冒險囉!!
小說有: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龍騎士、埃及守護神、阿斯嘉末日和最重要的--迷霧之子!!
還有,某些故事的主角不是我的,只有自創角色和故事是我的。

序~~#1

第一章--裂痕~~#3

第二章--地底王國~~#11

第三章--痛宰王子~~#13

第4-1章--同類中的異類~~#35

主角人設們↓↓↓
妮希絲~~#9
蝶月~~#16 (謝謝嘿美!!)
薇拉~~#19 (謝謝薄荷!!)
夏洛特‧莎莉‧伊凡~~#24  (謝謝雪婷!!)
法蘭西斯.拉德利安~~#28
潔思敏~~#39(謝謝雪婷!!)

!!徵角!!

需要:
          女生十八歲X2(已滿)
          男生十八歲X2
          老師三十五以上X3  (尚有一個名額)

~人設~


姓名:

小名:

性別:

髮型:

眼眸:

膚色:

身形:

個性:

手足:

衣著:

興趣:

專長:

年齡:

其他:
⚠️⚠️⚠警告⚠⚠️⚠️
1.徵角單上的不一定會用到,但會盡量使用。
2.如有其他項目,歡迎加入單中。
3.請千萬不要有任何超能力。例:波頓之子、女巫、龍騎士、鎔金術師等。全部的角色都是未來主角們的同學。
4.角色們唯一的能力是肢體咒術學(等更文吧!到時候就會知道是什麼了。因為說好不爆雷的)(請知道是什麼後,再加入其他東西,因為不能爆雷)。
5.少年少女們都是十八歲,老師三十五以上。
6.請別私訊,直接發留言。(作者太懶,不想把私訊的拉過來,抱歉)
2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28  207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我是妮希絲(Nissis),小名妮絲(Niss)、妮希(Nisy),雷斯提波恩(朋友私下都叫他鬼影)的女兒,我幸運的也是迷霧之子。我媽媽也是鎔金術師,她是射幣,意思是她能鋼推,也就是燃燒鋼的迷霧人。
  我是法蘭西斯(Francese).拉德里安,小名是法蘭(Fran),我是微風的兒子,他是安撫者,是燃燒黃銅的迷霧人。我媽媽也是迷霧人,她是煽動者,是燃燒鋅的迷霧人。我不知為何,是一位藏金術師,大人們普遍認為是賽特家族有泰瑞斯人的血統。
  我們兩個的父親都是當初凱西爾集團的核心人物,他們都看過那神話般的凱西爾,海司鋅倖存者;還有紋,倖存者貴女、倖存者繼承人或迷霧之子貴女。兩人都是倖存者教派的神級人物,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凱西爾推翻了最後帝國,其中犧牲了自己。紋殺死了統御主­­­­--最後帝國的最高領導者--後來還協助了神聖的第一見證人--本名沙賽德,可是爸爸都叫他阿沙,後來大家一致同意稱他為和諧,因為他同時有滅絕和存留的力量--打敗深闇或稱滅絕,犧牲了自己去對抗滅絕,讓神聖的第一見證人得以變成新的神祇--和諧。

愛瑞爾.銀色旋舞針 @aura520

2
是神「祇」喔,這個字念「奇」
好厲害可以把這麼多作品融在一起><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1


第一章--裂痕

      墜落,墜落,再墜落,除了墜落,沒有其他事可做了嗎?我煩悶的想著。法蘭說出了我的心聲:「難道自從掉入那個大裂縫後,就沒有好玩的事情了嗎?」等等,我想我們最好倒帶一下,你恐怕不知道我們為什麼在墜落。
 某天下午,我和法蘭去森林裡玩,接著,我就發現了一個極為巨大的裂縫裸露在綠意盎然的地面,令人困惑的是,這整個場景竟毫無為和感,彷彿那裂痕本就在那裏似的。結果,法蘭忘了煞車,我們就掉進了裂縫。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再墜落了。
「妳能不能鋼推,把我們兩個送回去啊?」法蘭嘟噥著問。我回嘴:「能鋼推又不等於會飛。我先前拋下的硬幣鐵定還沒落地,沒錨點我要怎推啊?」抱怨歸抱怨,我依舊燃燒體內的鋼,一條藍色的半透明線條從我的胸口延伸到那看似深不見底的無底洞。我驟燒鋼,用力的鋼推,沒用。「法蘭,這無底洞太深了,我的夾幣還沒落到地板。」我抱怨,他嘆了口氣,抿了抿嘴唇。
其實我不應該聽到他的嘆氣聲或看到他抿了嘴唇的,不過我正在燃燒著錫,那能幫我的五官能力增強。我只有三罐玻璃瓶而已,如果真要打鬥,我的存量恐怕不夠。但錫燒得比較慢,應該還好。
法蘭的黑髮飛舞著,他那若有所思的表情底下有著一抹被覆蓋的天然呆,他有時候真的很呆,即使法蘭大了我兩歲。
墜落在墜落,時間真的很難去估算,他們到底向下掉了多久?唉,不好說。「我們到底還要多久才能碰到地面?」我轉頭望向正和我一起墜落的藏金術師。他聳聳肩,滿懷無奈的回答:「我也想知道啊!」我不切實際的希望著,再度燃燒鋼,一條半透明的藍線再度從胸口竄出,鋼推,我漂浮在半空中,成功了。
「法蘭,手!」我朝他大叫,他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向我,抓住了。他的體重讓我難以負荷,我驟燒白蠟,輕鬆的將他抬起,接著把火焰調回正常的燃燒狀態。我斷斷續續的燒鋼,否則,我們會因為停在半空中鋼燒完直接繼續向下掉落或忘記減速而撞到地板時變成薄餅。
      沒辦法,鋼快燒完了,白蠟也因剛才的連續的燃燒和驟燒而所剩無幾。我燒鋼,將身體停留在空中,即使我正在燒白蠟,我還是必須費上一些力才能固定住。我用另一隻沒抓著法蘭的手,將迷霧披風腰帶上的玻璃瓶抽出,胡亂的拔開瓶塞,一口喝下瓶中的金屬碎屑,好多了。
我立刻停止燃燒鋼,也緩慢的燒著錫,反倒開始燒白蠟,藏金術師驚恐的問:「妳要幹……」話說到一半,他突然喊了一聲:「喔!」我那燒了錫過後的耳朵因為那巨大的音量而痛了起來。「法蘭!耳朵很痛!小聲一點好不好!」我氣急敗壞的說,這是發生了不只一次,可見他沒學到教訓。「抱歉。」法蘭有些扭捏的說,我嘆了口氣:「你的白蠟庫存還有嗎?」「還有。」他回答,有氣無力的接下去「我知道你要幹嘛,開始咯~」
我鐵拉硬幣,不到五秒,硬幣直直的朝我飛來,我聲出手,接住了它。接著轉向法蘭:「準備開始。」接著馬上鬆手,讓這位驚慌失措的藏金術師自生自滅,滅掉錫並驟燒白蠟,蜷成球狀,防止落下時變成一灘爛泥。3、2、1,開始燃燒硬鋁,接踵而來的是地面的迎面痛擊,我悶哼了一聲,但毫髮無傷的站起,一旁的法蘭也沒有太大的受傷,頂多瘀青吧。
我再度開始燒錫,從腰帶上取出第二瓶的玻璃瓶,一口吞下,補充硬鋁和剛被硬鋁燒完的白蠟。唉,只剩下一瓶玻璃瓶了。
我懶得理法蘭了,所以我首先要做的就是環顧四周,周圍一片漆黑,即使我燃燒著錫。一道光突然閃過,四周突然愈來愈亮,我滅掉我的錫,因為周圍太亮了。一個身影逼近,是女人的身形。光越來越亮,那女人有著赤紅色的頭髮,翠綠的雙眸和潔白的皮膚,她已高昂的聲音尖聲說道:「又一個?天哪,又要補了!」她招了招手,要求我們前去找她。
「別。」法蘭低沉的聲音傳到我經過錫增強的耳朵,我搖了搖頭,堅定的朝她走去,因為我的直覺告訴我,她可以信任,而我向來相信我的直覺。女人哼了一聲表示:「我是算是你們最可以信賴的。」「法蘭,相信我。」他遲疑了一下,便馬上跟了上來,這是我們的默契。「跟緊我。」女人大步邁進,我倆隨著她前往為知的領地。
作者後記:
                 嗨,大家好我原本要昨天和序章一起發的,但時間太晚了,所以就沒發(掩面
今天就來補發啦!!希望各位喜歡囉~~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1
引用自 @aura520 的發言:
是神「祇」喔,這個字念「奇」
好厲害可以把這麼多作品融在一起><


謝謝,已經改正囉!!(學到了新知呢~~(點頭
也謝謝你覺得我很厲害,第一次被誇很厲害(\\\\\\
恭喜沙發~~(雖然沒有人想坐
已經獎勵了!!

Mint薄荷 @Lunaluluna

1
本來想說這麼多融合在一起會不會亂七八糟
沒想到還滿好看的~~

但我沒看過迷霧之子所以看不太懂 QQ
要趕快去看了XD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2
@Lunaluluna
哈哈,自己也曾經考慮過會不會太亂!!
迷霧之子真的很好看,一定要讀,超推≧ω≦

八月๑G۩T۞H۩C๑二十歲快樂 @hollyleaf

1
@S0915
第一次遇到迷霧之子的同好!≧∇≦
請一定繼續寫下去!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hollyleaf
謝謝,我一定加油的!!(能有這麼有名的學姐支持,當然要繼續寫
迷霧之子真的很好看~~
我也是朋友介紹後一鼓作氣就看完,因為太好看了^ω^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人設~

姓名:妮希絲  Nissis

小名:妮絲 (Niss)、妮希 (Nisy)

性別:女

髮型:銀白色的長捲髮,通常被放下來,只有熱、父親、打鬥能使她盤起頭髮。

眼眸:又大又圓的藍眼睛,總是警惕的東張西望。

膚色:晶瑩剔透的白晢皮膚遺傳自媽媽,但本人非常希望自己能是深色皮膚,因為她以司卡的血統而驕傲。

身形:身高勉強超過155cm,身軀瘦小,但卻有少許肌肉,這都要歸功於哈姆平時督促她訓練。

個性:俏皮風趣,很會嗆人,連法蘭都對她嗆人的天賦嘖嘖稱奇;對朋友忠心,絕不忘恩負義;偶爾有些冷酷、高傲,下手殺人時絕不遲疑;必要時懂得犧牲自己,永遠不願意拖累別人;常聆聽直覺,而非理性;記憶力很好,幾乎過目不忘;頗為機智,常有天才和瘋子一線之隔的點子;但偏偏就是對男生的種種完全不了解。

手足:上有兩個哥哥,下有兩個弟弟,意思是永遠輪不到她繼承。

衣著:迷霧披風和襯衫、褲裝,除非爸爸強迫,或花時間勸說,否則,你永遠也看不見她穿裙子的那一天。

興趣:嗆人、與朋友過招幾回、說雙關語和俏皮話。

特殊能力:超乎想像的嗆人方式、燃燒所有鎔金術金屬、第六感神準、記憶力超好。

年齡:十六,快十七。

其他:往往俏皮話說過頭便嗆聲、過度仰賴直覺,常常需要法蘭提醒、從來每有想談戀愛的跡象、和法蘭目前只是朋友而已。

八月๑G۩T۞H۩C๑二十歲快樂 @hollyleaf

0
@S0915
我也這麼覺得!我是在圖書館看到的,看完之後一直很扼腕大家都不知道,有朋友也一起看真好XD

妮希絲的人設圖超可愛的!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第二章--地底王國  


那女人領著他們往更深的洞穴去,我有些懷疑的提問:「你是誰?為什麼要幫我們?」她乾笑了兩聲表示無奈:「等妳知道為什麼後就會希望沒被我發現了。」她接著回答第一個問題:「叫我梅(May)吧。」「五月?月份的那個五月?」法蘭帶著有些嘲弄的語氣問。我斥訓他:「法蘭西斯.拉德利安,她又沒怎樣,少惹她了,你到底看她哪裡不順眼?」「妮希絲,我不知道,也許,是因為梅剛剛才承認我們會希望她沒發現我們?」法蘭西斯的口氣充滿反駁,令人不悅。我強迫自己沉住氣:「梅,請妳繼續帶路。」
   藏金術師不滿的表情全被我看在眼裡,我不予理會,昂首邁步的向前走,他雖然不信任梅,但他一定信任我。所以他遲疑地跟在梅的後方。
   在走了數分鐘過後,前方出現了一抹亮光,我們快步上前,燈光愈來愈強烈,我不得不瞇起眼睛,才得以看清四周,梅宣布:「我們到了。」
   我發現我們身處在餐廳,潔白的牆搭配一塵不染的地板,我被驚嚇到了。接著在那剎那間,我意識到有人正盯著我們看,立馬警覺的掃視周圍。沒有人發動攻擊,只有一張又一張驚訝的臉望著我倆看,而餐廳的最前端有著一張被橫放的長桌,後方有著兩個類似王座的椅子,上面坐著兩位神情嚴肅、衣著端莊的一男一女,梅向前走去,雙手交握放在胸前,朝兩人敬禮:「拉維克國王、拉維克皇后、拉維克王子,梅前來晉見。」
   我慌張的撇了一眼法蘭,看著他同樣也將雙手緊握,敬了禮,我就有樣學樣,雙手交握,放在胸前,敬禮。那位顯然是國王的男子以威嚴的嗓音說到:「起身。」我吐了一口氣,這才發現我原來一直憋著氣。國王續到:「梅,什麼問題才讓妳離開工作岡位,來找我?」梅用字謹慎的回答國王的問題:「稟報國王陛下,我在巡邏時,發現了他們兩個,我相信,又有一個裂縫了。」
   國王用那深邃的眼睛轉而面向我和法蘭。「你們叫什麼名字呢?」膽子向來比較大的我--法蘭則說是比較粗心或是考慮面向較少--說:「稟報國王,我叫妮希絲,大家通常都稱我為妮絲。而我身旁的這位則是法蘭西斯.拉德利安,我們大部分時候叫他法蘭。」國王點點頭,再度詢問:「那麼你們是怎麼來到法吉爾的,我能請問一下嗎?妮絲。」法吉爾?我謹慎的開口,希望國王對於我們的城市知道的越少越好:「我們不小心掉進了一個巨大的裂痕,墜落在墜落,接著遇到梅,然後就跟著她來到這兒了。」
   「你們跟著我兒子去會議室一趟,妮絲。我們會想辦法。」國王意義深遠的表情讓我非常的不安,我抿了抿嘴,爾後回答:「是的,陛下。」我撇向法蘭,他看起來快吐了。我接著撇向梅,她臉色近乎慘白,怎麼了?我以眼神詢問,她眼裡滿是悲傷,梅看向了我,一臉悲慘的搖搖頭,我想,我們沒救了。
作者後記:
                 額……這篇是過度文,為了下一章準備,所以有點短,抱歉啦~~記得往下滑,因為是過度文,兩章一次發啦!!要記得往下滑喔!!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1
@hollyleaf
很多人不知道!超可惜!
像大姊大要幹架的樣子~(大笑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0

第三章--痛宰王子


               我這才意識到桌邊的『拉維克王子』。他不比法蘭大上多少,頂多二十、一歲。王子站起身,雙手在胸前,敬禮:「是的,父王。」他朝我和法蘭招招手:「跟我來。」我撇向梅,心知死定了(任何人從她臉上的表情都看的出來我們死定了。),但卻仍在思考有什麼辦法逃脫。我和法蘭隨著拉維克王子走出餐廳,映入眼簾的那最後一眼的餐廳,竟是一群又一群的人們正竊竊私語地討論著。我輕輕地搖搖頭,死定了。
   他帶著我們經過一扇又一扇的窗戶、一間又一間的房間、一條又一條的走廊,最後來到了一間富麗堂皇,看上去像諮詢室的房間。「一個一個來,你先,法蘭。」拉維克王子以輕鬆的語調,拍了拍我身旁那位藏金術師的肩,好似兄弟的拉他向前,準備詢問他。
   眼看法蘭快被拉進去了,我大喊:「等等,要嘛兩個人一起進去,要嘛都不要進去。」「妮絲啊妮絲,你現在可沒有立場要求我喔!」王子對我俏皮的眨眨眼轉身準備就走。
   金屬!剛在他轉身時,一道閃光稍縱即逝,一個瘋狂的點子自我腦中成形。我憤怒低吼,抽出玻璃匕首,用力燒鐵,然後燃燒白蠟,並用力抓住身旁的窗戶。接著拉引他上的金屬,他馬上朝我飛來,在接近時,我鬆手,拿起玻璃匕首,底在他的動脈前。
   我眨眨眼睛,語氣愉快地說:「我想,我有立場威脅你喔~」拉維克掙扎,我持續燃燒白蠟並開始緩慢燒錫。他一反手,想打我腰側,卻被我經過錫加強的眼睛逮個正著,我輕鬆閃躲,以非人的力量快速反手壓制他,王子悶哼一聲:「好好,兩人一起,現在能放了我嗎?」
我起身:「你最好快點。」
   他站起身,並以極快的速度想將法蘭拉近審判廳裡,但法蘭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立刻稍稍提取白蠟意識讓自己比王子強壯一些,然後把他摔回地上「滿意了嗎?」法蘭平靜的微微笑著問道。
   拉維克狼狽地站起,途中踉蹌了幾下:「好好,算你們贏。」我冷笑幾聲,雙手抱胸。法蘭替我出聲:「還要諮詢?」「不用,不用,不用諮詢了。」他連忙搖手。我嘴角厭惡的微揚起,藏金術師再度翻譯:「不准說任何有關這裡的事,告訴他們我們過關了。」他點點頭,一拐一拐的要我們跟前。
   我們跟著他回到餐廳,所有人都在用餐,門一開,所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們,國王臉上毫無表情,不過我發誓我剛在那萬分之一秒的瞬間看見了他臉上的表情,那融合了震驚、憤怒、不敢置信和不滿。小心!!危險!!我內心的直覺警鈴瞬間響起,以後要稍微堤防一下拉維克國王。我接著撇向梅,她臉上那安心、如釋重負的表情,證實了我們確實該暫時相信她。
   「肅靜!」國王舉起手:「吾兒,他們通過考驗了嗎?」王子點點頭:「是的,父王。他們通過了」「那麼,帶它們到同類那而坐,好好招待他們,既然他們通過了,他們就是我國的客人。不過,他們同時必須遵守我國禮儀和規矩。」我相信最後的話是衝著我說的「現在,先帶他們去梳洗一下。」語畢,國王站起,留下錯愕的聽眾們。
   「走吧。」王子再度對我們招手,這次我必須接受,因為這是國王的命令。我和法蘭對看一眼,一語不發的隨著王子。一番盥洗,令人放鬆又舒服。正當我穿上了我的迷霧披風,出去找王子後,他上下掃射了我全身,令我感到很不舒服,接著拉維克對我搖了搖頭:「不行,你沒看見我要僕人給妳穿的裙裝嗎?」我皺起眉頭。天知道那是要我穿的,我以為我只是借用了某個貴族仕女的房間來梳洗,而那只是一件僕人沒洗好的洋裝而已。
   我語氣堅定說:「我不要穿裙子。」一想到每次父親在我們出門時要求我穿的裙子,我就不寒而慄。鐵鏽滅絕的,那真是太糟糕了。「難道妳不會穿衣服?這就是為什麼妳穿成這樣?」他好笑的說,隨手比了我身上的衣服一下。我雙頰燒燙,但仍嚥不下這口氣,反擊道:「我會穿衣服,要不然你現在就不會看見穿著衣服的我出現在這兒了。」換他的雙頰滾燙了。
   「反正趕快去換那件裙裝就對了,這是吾王的命令。」他語氣混合著惱怒、佩服和趣味。我因剛剛的勝利而神色神采飛揚,再次諷刺道:「怎麼?沒被嗆過嗎?我想應該有吧?法蘭都比你會嗆了。」「閉嘴,小丫頭。快去更衣。」他揮舞著手,把我趕向更衣室,我一時『嗆心大發』,輕哼了兩聲:「被你所謂的小丫頭嗆爆開心嗎?而且,我可不是小丫頭,你倒是老頭子,所以,這麼說也算頗為恰當的。」
   王子氣憤的跺跺腳,這時,法蘭出來了。他一看見拉維克在跺腳,眼神立馬犀利的轉向我。「妮希,把人家惹哭了,不會道歉?」他一本正經的說,我吐吐舌頭:「誰叫他叫我穿裙子。」藏金術師看著他,憐憫的嘆氣,搖著頭:「我從小就吵不過她,別費力生氣了。妮絲,快去穿裙子,這是你答應人家的。」
   「這樣我到底要把匕首放哪?你倒說說啊!」我質問,法蘭無奈的攤手:「只好別帶囉。」「我是迷霧之子,所以我不用講理。我說要帶就是要帶。」我雙手抱胸,傲氣的說。再經過兩人一連串的誘拐搶騙、威脅、軟硬兼施還有逼迫,幾分鐘後,我妥協了。
   我走回房內,脫了披風,映入眼簾的是一件水藍色的無袖連身裙和一襲黑色的長袖短裙,我毫不猶豫地選擇黑短裙(水藍色太亮了,我討厭亮色系),胡亂套上,放下我長達腰際、(我同樣很討厭長髮,它們會一直打到我的臉,好痛)微捲的銀長髮(不要問我為什麼事銀色的),因為它們亂掉了,而我懶得整理。便赤著腳,走出去找那些強迫我將就這打扮的男生們,但我臨走前不忘拿著我的披風。
   出去後,兩人撇向我,法蘭說:「丹,我就說她會挑黑色的服飾。」「丹?」我揚起眉毛,王子承認:「那是我的小名,我本名叫丹尼爾。」我好笑的問:「你們這麼快就熟了?會不會是因為兩人都有許多被我嗆爆的經驗?還是都……」「我們最好快一點,不然吃不到晚餐了。」法蘭打斷我說話了,他撇向丹尼爾.拉維克,後者迅速向前,我無奈只能緊跟在後。
作者後記:
                 這,就是我答應的第二篇啦!!希望你們喜歡啦~(個人認為只是看法蘭和丹被妮絲嗆爆而已(勿(法蘭:鐵鏽滅絕的!!(丹:我沒被那小孩嗆爆!!(法蘭:(拍背)我被她嗆爆好幾次了。(丹:都說我沒被嗆爆了!

Mint薄荷 @Lunaluluna

1
看兩個大男生被一個小女生嗆爆XDD
(妮絲:你說誰小女生#&%&!&。&!
不得不說妮絲很有品味…跟薄荷一樣不穿裙子
而且這章節的名字還真有創意:痛宰王子XD

吟遊詩人、說書人--瑟茉.星之物語xD @S0915

1
@Lunaluluna
恭喜沙發~~(根本沒人想坐
我也不穿裙子,那東東太糟糕了(點頭
法蘭早已被嗆習慣了(法蘭:隨便啦(嘆氣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