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月色 Bloody Moon】 迷霧之子+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埃及守護神+阿斯嘉末日+龍騎士(2021/1/05更新至第十五章上--巧克力沐浴/不定時更/歡迎入坑)

發表於

吉吉GTHC ★菜刀俠女★ @clementine

0
@S0915
太多話嗎?不會的,畢竟還是要鋪一下後面的劇情嘛,只要不太虐就好
然後我是來的催文的
瑟茉快更!(不是
慢慢來吧,不坑就好
Ps.惡聯換暱稱有甚麼準則嗎?你們的帳號我還沒有背到啊!

抹茶口味的巧克力雪婷是抹茶教仙子🍵xD @shuaiting

4
@clementine每月換一次,每次有一個主題
(ex.本月:【換暱稱】十一月換暱稱:神話化妝派對「這次的唯一限制就是愈中二愈好,請角逐中二之王寶座」(節錄))
那就照著限制去換
or有一個網址,你去輸入暱稱後抽,每天都不一樣
(ex.【換暱稱】十月換暱稱:中秋月圓吃月餅)
☆要盡量加入「xD」除非暱稱太長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5

第十四章 --別理怪人


    「我確信你們瞭解了,詳細內容之後會再找時間告訴你們。現在快出去吧。」魏斯佛女士和藹地笑著,我們三個再度敬禮,匆匆地出了門口。      「啊,兩位遲到的男士和一位閃閃動人但卻仍是遲到的女士,你們三個最好快一點,時間是不等人的~」其中一位工作人員以動聽的嗓音呼喊,朝我們招手,我們三人朝她跑去,臉上掛滿著大大笑容的工作人員親切的回應:「請跟著我。」「請問您的大名是?雖然我並不認識您,但我覺得您的聲音動聽極了。」我領首致敬,她半哼半唱的回答:「噢,小姐,妳的嘴真甜,不該吃太多的糖果,否則它們會把妳的嘴完全黏起來呢!我是潘妮,小姐。」
      我喜歡她,雖然我知道她身上一定有地方能藏匕首,每次當我遭到這種人背叛的時候,就會很麻煩,殺掉他們很討厭,因為我會想他們還沒背叛我的時候,真的很煩。      「我們到了!」潘妮指著前方,隨即看見的是一個巨大,而且有玻璃窗戶和門的盒子。丹挑眉:「纜車。」我則拼命壓抑想吐的感覺,用一種快要被壓扁的嗓音問:「請不要告訴我,我們會坐上那東西,因為我打死都不會碰這透明箱子。」「所以偉大的迷霧之子奈希絲小姐怕高?」丹一臉戲謔,我全身顫抖,又一個我不想碰到的話題,為什麼大家覺得我是迷霧之子就一定會任何事,什麼都不怕,又高又壯,經驗老練,而且最重要的,我會是他們的夢魘,而非愚蠢的十六歲小女孩。
      法蘭按上我肩頭,替我回應,他知道我討厭我可以,或不行做什麼?或喜歡,不喜歡什麼?「不管她怕什麼,不怕什麼,都不是你的問題,丹尼爾。」法蘭語氣依舊保有慣有的一絲禮貌和幾些溫和,不過同時也多上了一點冷漠和強硬,丹僵硬點頭,我們安靜上車。
     「到學院要花兩三個小時,可以在車廂裡……額……聊聊。」潘妮有些尷尬地說:「不要把手或頭伸出去,但可以開窗,左邊椅子上有一些點心,是你們的午餐,因為午餐時間就要到了……就這樣。」我努力擠出微笑,畢竟她看起來真的只有二十多歲,而且被嚇壞了。
      「所以……有什麼可以吃的?」我吞了口口水,試圖忘卻周遭到底有多高,說真的,我能跳躍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其實不會刻意去看像面……所以……相信我,這點不重要啦!丹翻找著:「……我來看看……幾瓶水、一些蘋果和棗子、幾塊麵包……噢!有趣的來了,塔啦~」他拿出了一小包只有黑和白的糖果:「真心話大冒險用的,白色是真心話--吃了會說真話,黑色的是大冒險--吃了會做指令。當然,效用僅限一個問題或指令……,要試嗎?」我和法蘭不約而同地打了個顫,異口同聲地說:「免了,謝謝。」「我們何不說說故事?」我補充,法蘭接話:「我真的覺得這種遊戲有點……浪費時間,而且……」「我很不喜歡那遊戲。」我補上最後一句。
      「當然。你們何不說說什麼時候開始有心電感應這個故事吧。」丹聳肩,我學他聳肩:「很久很久以前,我們不小心同意時間……不,不好笑,我們沒有心電感應,……」「……這只是我們之間的默契罷了。」法蘭翻翻白眼,丹再度聳肩:「你們兩個這樣接話很可愛,但……」「丹尼爾.拉維克,如果你再說任何一句嘲笑我們友誼的話,我就把你的嘴從臉上割下來,聽懂了沒?我總覺得你那樣會更可愛。現在何不換你談談你手腕上的傷痕是怎麼來的,好嗎?」我瞬間掏出匕首,在他面前晃呀晃,以法蘭絨般既輕柔,又令人窒息的嗓子威脅道,他嘴唇彎成大大的弧線,吐出愉悅的氣息:「當然可以,妮絲,不過那是個很無聊的故事。」「不說……」我挑眉,臉上的表情和法蘭如出一轍,他接話:「我們怎麼知道呢?」
      我們三個就互相分享了一些故事,邊吃邊笑邊談,我拉起衣服讓他們看見腹部上的一條疤痕:「這是我十五歲那年,和一個迷霧之子對打後留下的紀念品,很直吧,大腿上也有一個,從上方一路劃到腳跟,右肩還被捅了個洞,同一個人的傑作,傷口後來都是法蘭縫的……額……除了肩上的那個,畢竟也沒東西讓他縫了嘛……我倒是被痛罵一頓,右腳差點跛了,要不是有白蠟,我就會像老爸的叔叔一樣『歪腿』。」法蘭皺眉:「我甚至得把衣服用匕首割開才能幫她包紮和縫合,你能想像她的傷口竟然嚴重到她不能忍受把手彎曲?而且妳到現在還沒完全復原,妮絲。我知道它們有時會嚴重抽痛,我那時其實沒有縫得很好,對吧?」「就算你沒有縫的很好,那又怎樣?你盡力了,而且你是全部做最好的,沒有更好的方法了,讓其他人縫會更慘,這點你心知肚明。所以我現在的狀態是我所能擁有的最好的狀況。」我把手覆蓋住他的--雖然我的手和他的相比小了很多--法蘭看起來還真有夠沮喪,他總是把我沒復原好的這件事怪罪在自己身上,他把手蓋在我的手上:「謝了,妮希」「沒問題的啦,法蘭斯(Franes),老哥,你何不說說你右手被子彈貫穿那件事?那次可好玩極了。」
      我們三個就在胡扯瞎談中聊完了三小時,在車廂中玩的不亦樂乎,丹有些躊躇的問了我:「嗯……我在想,妳似乎不常用鎔金術,為什麼?」「我把它當成工具,因為我沒有辦法習慣,我可以直覺得燃燒紅銅或錫,但就是沒有辦法隨時用它,也不常有這個需求。」我說謊,但,我不想說真話。說真的,我的腹中現在就有著熟悉的白蠟火焰,正溫暖著我,說真格的,我沒有說真話的必要。
      「看來我們到了。」法蘭指向逐漸逼近的景物,我這才好不容易的看清我們移動的速度其實頗快的。      速度慢慢減緩,車廂隨著洩閘門的聲音開啟,我們三人一一下車。
      「請分成五份,按照學院排隊。請別推擠,造成他人不便或害他人受傷。」學長姐們的勸告聲此起彼落得響著,有的高昂,有的低沉;有的憤怒,有的無奈;同一屆的新生則又推又擠,吵鬧不已,完全沒有秩序可言,全都亂成一團。
      和丹道別後,我和法蘭則舉步艱難的朝著靈院的隊伍前進,因為落在後方的關係,當我們就定位後,大多數人早已乖乖的排好了隊伍。「現在,你們的學院的院長將帶你們開始一趟有趣的導覽,請別推擠或脫隊,謝謝各位的配合。」講台上一位穿著靈院制服的學長,俏皮的一鞠躬,便下台開始引導靈院的新生們前進,左方有個雙眼碧綠,身高約略矮法蘭一點點(大概快一百九十公分,意思是超高)的男生,撞了我一下,我怒視,他眼中滿是俾倪的瞪了我一眼後匆匆離去,我也只能暗自咬牙切齒,卻什麼也不能做。算了,我心想,別理怪人
作者後記:
   終於更文啦~!(灑花
上次好像是十一月更的(還敢講(揍
記得要來催文也歡迎留言

活動:『妮絲聖誕節,玩什麼?』此活動配合聖誕節,發在正文
下面有選項,請選出三個出希望妮絲聖誕節參加的活動,得票最高的前五名,妮絲就會參加啦~~
1.交換禮物+4
2.化裝舞會+3
3.上下課翻轉之--聖誕尋寶活動+1
4.寫信給聖誕老人
5.上下課翻轉之--今天是顛倒日
6.聖誕團康之--你/妳在幹嘛?(躲貓貓)
7.聖誕團康之--聖誕大快樂(類似大逃殺/鬼抓人/撕名牌之類的)+1
8.法吉爾傳統+1
9.帕莫哀傳統+1
(至於傳統是什麼,嘿嘿,猜啊)
上一章~~#291
下一章~~#312

🦐夏綠蒂小蝦仁🦐 @Charlotte0425

1
@S0915
22222化妝舞會🤔再來個8法吉爾傳統好了

瑟茉瑟茉,我補一個1喔…

吉吉GTHC ★菜刀俠女★ @clementine

1
瑟茉!你更文了!好感動
真的可以催嗎,你會不會很煩?如果你不會很煩我就會一直催你囉!
太久沒看,都忘記前面的內容了
投票嗎?是一人可以投3個還是怎樣?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4
@Charlotte0425
夏夏!!
恭喜沙發~~
好的好的,已經統計惹!!

@clementine
是滴,我終於更文了!!(自己也同樣感動~~(終於有時間打文然後傳送惹!!
當然嚕,完全歡迎催更~~

沒錯,總共有九個選項(就是上面那九個)
每個人可以選三個,然後得票最高的前三個活動,就會出現在文章中喔!

月喵特製風味的巧克力xD @Lunaluluna

1
@S0915
我選交換禮物和帕莫哀傳統///
恭喜浮水///文要繼續加油喔雖然麻生已經快吐血了XD

抹茶口味的巧克力雪婷是抹茶教仙子🍵xD @shuaiting

0
@S0915 瑟茉有收到私訊投票嗎??
再複頌一次,我選1,2,3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2
@Lunaluluna
謝謝薄荷🙏🙏
當然,我不會棄坑的!!

@shuaiting
有滴,雪婷,已經列入投票囉!!

————————————————————
在這裡再一次提醒大家,一人有三票,所以沒投滿的歡迎補投票喔~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6

~前傳五~


       妮絲檢視了自己目前的金屬存量,所剩不多。她掙扎著站起,大口喘息:「我會活下去。」她如此對自己承諾道。迷霧之子踩著半瘸的腿,一跛一跛的朝屋頂的邊緣走去,身上的傷口們正以激烈的疼痛抗議著,她驟燒白蠟,用力煽動腹中的火焰,以堅決的意志力讓自己拋下一枚夾幣,鋼推回行政大樓的屋頂。
       法蘭西斯.拉德利安的模糊身影在前方等著,妮絲舉步難行的拖著疲憊的身軀,口齒不清的解釋了傷口和打鬥:「右肩、肚子和大腿。陽台有迷霧之子。死了。」不過她猜聽起來應該會像這樣:「有件、吐之合踏退。樣塌唷梅負租主。史魯。」
一切都在旋轉,地板,天空,法蘭扶著她:「妮希,妮絲?奈希絲!滅絕的!」他把她抱起,妮絲頭靠著他的胸膛,感覺到隔著衣衫的體溫和熟悉的身軀和氣味,她勉強的呻吟兩聲,表示自己還有意識。他把妮絲抱回樓下,途中從金屬意識中提取了一些速度,讓她可以快點止血。
     「怎麼了?」安東尼快步趕來,從法蘭手中結果勉強還有意識的迷霧之子,白蠟臂喃喃自語:「老天,和諧啊,妮希,妳一定要把自己搞死才甘願,才開心?照這樣下去,妳一定會達成目標的……」法蘭的腳步聲迴蕩,他大概是去拿藥或縫針了吧?妮絲勉強回嘴:「我才沒事嘞,我好的很。」就昏厥過去了。
—————————————————————————————
     「妮絲?」法蘭的聲音在她睜眼後傳來,她點點頭,有立即嘶牙咧嘴的叫起來,肩上的傷口又拉到了。她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更用力的燒著腹中熟悉的火焰,傷口的疼痛頓時緩和許多。
          他重重的嘆了口氣,起身去找其他人,妮絲就靜靜的躺在床上,等著被痛斥一頓。媽首先進來,紅髮和乳白的皮膚絲毫沒有因歲月而讓人感到蒼老,她小心翼翼的抱了妮希絲一下,用嘴唇吻了她的額一下,迷霧之子露出笑容,心裡想的卻是晚點要如何應付暴風般的咒罵。

吉吉GTHC ★菜刀俠女★ @clementine

1
瑟茉!沙發!我要投1,2和7!你浮水我好高興!你終於有空寫文啦!加油喔!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5

第十五章上--巧克力沐浴~



                「好滴,我們現在要參觀一下你們未來的宿舍。現在兩人一組,待會一人睡在上鋪,另一個睡下鋪,性別不限,你高興就好。」學長拍手,臉上調皮的神情絲毫沒有褪去,反而還變成另類的獰笑。
                自然的,我和法蘭一組。
                「所以說……你想在上鋪還是下鋪?」我漫不經心地看向法蘭,他聳肩:「我是沒差啦,就看妳想睡下鋪還是上鋪。」「上鋪還是下鋪,重要嗎?」我嘴中雖這樣說,實際上卻根本沒在想這件事,我掃射著四周,查看著任何可能藏著武器的可疑人物或地方。法蘭翻翻白眼:「我不覺得這裡會有人帶著武器或有地方藏匿著武器。」「就像我『沒有』帶著匕首和玻璃瓶、金屬粉末還有硬幣,你也『沒有』帶著你的短刀、匕首和金屬意識,對啊,『完全沒有』人帶著如此『不危險』的『玩具』進來。」我不理會他。說真的,他們連檢查機制都沒有,到底要怎樣確定沒人攜帶的任何有可能致命的武器或任何東西,雖然託哈姆和白蠟的福,連一件衣服,我都能知道十二種絞死人的方法。
                「隨便,如果妳不選的話,我要睡下鋪。」他雙手抱胸,臉上的稚氣一點也少不了,活像正常的三歲小孩。我聳肩:「隨你便。」「大家都分好組了嗎?跟我來吧。」那位令人不寒而慄的學長招手,一臉就是有什麼不對勁似的。我搜尋著他的臉龐,希望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有點不對勁……法蘭,有啥收穫?」我瞪著一臉賊笑的少年,他看來愉悅的很。藏金術師回報:「……他的嘴角上揚幅度很大,肯定有什麼他覺得很好玩的事發生了;眼睛也是瞇著,他很期待,所以是件即將發生的事……」我燒起錫來,希望透過以錫增強的感官來找到任何線索。那是什麼味道?巧克力?
                學長一臉賊賊的看著我們:「新生優先。」他以歡迎的手勢比向我們,所有人幾乎下的不敢動彈,我瞥見門把是金屬製的,太好了,只是,這樣值得嗎?我們不確定他們是否知道我鎔金術師和法蘭藏金術師的身分,但必須說,他們好像對這些事不太了解……也許會不知所措而已,卻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算了,就豁出去吧。
                我燃燒鋼,幾十條半透明的藍線從我胸口向四周直射,全連接著各種可以被推拉的金屬,我輕輕地推了門把一下,門就這樣被我推開了,門把卻不至於因如此力道而掉落,一大桶巧克力隨著門打開的瞬間掉落,噴濺的到處都是,大家連忙閃躲,這就是那巧克力味的來源啊。
           一旁的學長,也就是惡作劇的始作俑者,也同樣沒有逃過這場浩劫,身上到處都是巧克力,但他的右手食指向上轉了一圈,然後握緊拳頭,所有巧克力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看著學弟妹癡呆的表情,他不在乎的揮揮手:「這你們會學到的。」然後他看向我們:「哪個人,這麼厲害,識破了這鬧劇,聰明,聰明……算了,我們繼續參觀吧!」他臉上又恢復了俏皮但有些邪氣的笑容,催促著我們趕快進去。
                房間很大,以紫色為主要色系,搭配上黑和白色,勾勒出花紋,看來有些古老的味道。上下鋪的床頭全靠向左側的牆壁,而右側的牆,則有一排又一排的書桌,中間就鋪著大毯子,附了好幾張大沙發、情人座、小凳子和單人椅之類形式不等的桌椅,大概是讓人聊天交流的。而最底部那面牆,有兩個門,漆成粉色和藍色,在這以紫色構成的房間,十分引人注目,大概是廁所吧。在廁所一旁,還有飲水機和幾個木製的大櫃子。看來沒什麼隱私空間啊。「你們可以逛逛,床和書桌自己挑,但挑好之後就不會更改了,所以請三思,晚點學院負責人會進來做些例行公事,請在那之前挑好自己的床和書桌。兩個人一組就是為了一個人挑書桌,一個人挑床,請記住,挑書桌的,在你選的左手邊是你的『床友』的書桌。」他拍拍手,大家就這樣一哄而散。
                「我想挑床。」法蘭說,我聳肩,然後我們就這樣分散。我其實想挑一個偏僻些的小角落,不過當我們的院長一轉頭,幾個人開始朝我這走來,一臉好奇的看著我,七嘴八舌地問著問題「我之前沒看過妳耶。」「當上血月女王很不錯吧?」「妳知道什麼是血月女王嗎?」「我可以借看妳的匕首嗎?我在台下看的時候,它好美喔!」我看向法蘭,他前來趕走他們,卻又引發了更多問題,像是「成為『玄』的感覺是什麼?」「你們認識嗎?」「我之前也沒看過你。」「和丹尼爾.拉維克單獨相處時感覺怎樣?他人好嗎?和他共事會很很很緊張嗎?」還有我這輩子已經聽膩了、不想再聽到的問題「他是妳男友嗎?」所有問題,我就回答了這個:「不是。」                我盡力以和善的方式繞過人群,一邊燃燒黃銅,安撫掉他們的好奇心,不過不太給力,我沒有辦法一次安撫這麼多人,就連微風這麼強大的安撫者都會覺得精確地安撫這麼大群人都有些困難了,何況是我。算了,我心想,就讓他們說,就像在上族間一樣,他們也不會怎樣。我選定一張靠近底部,但卻不是最底部的桌子,不論再怎麼強大,或再怎麼不願意,仍需要盟友。這是政治第一守則,不過其實基本上適用在所有事情上。
                當然,還是有一小群人圍著我。只要像應付貴族一樣就好了,貴族的反應就像這整個社會,有想結盟的、想拍馬屁而獲得益處的、想把我滅掉的、還有懼怕和好奇的,我知道我能。
                「凱森.艾斯班(Kathen.Esben),妳可以叫我凱思(Kath)。我很好奇:妳對當選血月女王有什麼感想,感覺很酷『玄』。」一位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問,她有著笑盈盈的雙眼,十分溫暖,有著可可色的直髮,這幾乎讓我忌妒了起來,捲髮超~容易打結,還有微偏金黃色的光滑肌膚,身高普通,身材也還好,但和善又開朗的個性就是讓人想找她聊天。
                我揚起笑臉:「奈希絲,不過叫我妮希絲或妮絲吧,我超討厭那名字的。還有,雙關語很正點,不過,真的,法蘭不是我男友,我們只是朋友而已。」「好吧。」她聳肩,讓位給後面的人。一個赤髮的少年隨意地撥著頭髮:「拉圖斯(Latus)。」「沒有姓氏?」我挑眉,他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有,不過妳不需要知道,奈希(Naisy),只管叫我拉圖斯就行了。」「那你為何而來?為了推自己一把?還是要問問題?或是湊熱鬧?」我抱胸,一臉警惕地審視,拉圖斯莞爾一笑:「都算是,但也都不算是,但你觀察人的方式有點太『奈絲(Nais,讀音近nice,這裡拉圖斯是在說雙關語,指好,亦指很有她的風格。)』了。會把多數人嚇走的。」「那我們能相信你不是大多數人。」我露出深高莫測的微笑,他也回我一個:「幸好我不是大多數人。」  
                      「我是來嘗試了解妳的,顯然還算成功。」他露出開朗的笑容,我靠向椅背:「也許是,也許不是。」我們兩個就這樣對峙了一會,試圖從對方臉上看出端倪,但也同樣沒什麼收穫,他搖搖頭:「我真看不透妳啊,奈希。」他揮揮手,倒著離開。「快點,快點,趕快坐好,學院負責人要來了!」學長噓著學弟妹,要他們趕緊坐下。
                        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踩著雀躍的步伐走向前,她有著櫻花粉的長髮束成馬尾,又大又綠的雙眼映襯著白晢的皮膚,眼裡閃著活潑的光芒,神上套著靛藍色的素色v領t恤配上牛仔褲和高跟涼鞋,看上去頗為時尚。「好了,這是我們的學院負責人­­—萊拉教授。」學長清脆的拍了兩下手,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作者後記:
  嗯…遲來的新年快樂~(字幕君:欸欸…今天都幾號了…
總之,最近又要考試了,我,瑟茉,會盡我所能(字幕君:意思是完全不盡力(瑟:閉嘴!),在考前把下章打出來~
上一章~~#303
下一章~~#

珍珠奶茶巧克力xD @Xujiayun

2
終於把瑟茉的文追完了(汗
期待更文(望

催眠口味的巧克力xD @S0915

2
@Xujiayun
嗨~~(招手
歡迎過來坐坐🖐🖐
請問要怎麼稱呼??(叫小凱?(字幕君:欸,別亂叫,人家有同意嗎?

珍珠奶茶巧克力xD @Xujiayun

0
@S0915
可以直接叫我小凱~~期待妳更文~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