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讀書會】第二週:達力真的不是一頭豬

發表於

哈利波特讀書會
第二週:達力真的不是一頭豬


《神秘的魔法石》
Chapter2. 消失的玻璃




  德思禮一家「看似」正常再不過的日子,將從這一章開始出現變化──我想強調這個「看似」,畢竟家裡養了一位小巫師(即使他自己不知道),生活周遭實在很難「正常」。故事的時間在這裡出現了快轉,一下度過了十載寒暑,襁褓中的嬰孩成為了帶著眼鏡的瘦小男孩──題外話,我想丹尼爾可能還把電影中的哈利,演得過於惹人喜愛了(笑)
 
  第二章的章節名是「消失的玻璃」,這也是這一章節裡我很喜歡的一個片段,簡單的五個字可以勾起了初看時的好奇(為什麼玻璃消失了?),也能帶著重看時的記憶點(哈利在讀者面前展現了爬說嘴的天賦!但當時閱讀的你我,都還不知道,原來這就是爬說嘴)。不論在小說,或是電影裡,這都是非常有趣、非常有濃厚色彩的一段。

從達力生日的那天早上開始,他拆禮物發現居然數量不及去年,為了安撫達力,佩妮答應等下出門再多幫他買兩件,接著佩妮告知威農:費太太摔斷了腿、無法照顧哈利,最後他們不得不把哈利一起帶著去動物園。在動物園裡,達力想看最巨大的蟒蛇,但蟒蛇顯然懶得理不斷拍打著玻璃的屁孩,牠轉而開始和哈利「聊天」,只是當玻璃消失的時候,所有人都嚇呆了,包括哈利自己。這章節結束在威農的盛怒與哈利多希望有個人能來帶他離開這裡的願望中。
 
  如果你已經讀過小說兩次以上的話,或許更能從這段開始,清楚意識到魔法世界的入口已經開啟。不再只是前面提到了那些,莫名其妙且說不出來為什麼會發生的奇怪事件。
 
  「從麻瓜之眼轉換成巫師之眼,你準備好了嗎?」大概是這種感覺(笑)
 
然後大家開始會想去動物園找巴西蟒蛇說話
但請注意動物園的動物還是請勿拍打餵食喔 

******



蟒蛇又用尾巴猛拍那面牌子,哈利繼續往下看:此為動物園孵育樣本。(P.41)
 
  某方面來說,從未到過巴西的巴西蟒蛇,而藉由哈利使玻璃消失,牠得以離開動物園,他是否會因此回到「家鄉」看看?這段似乎也暗示了我們,從未到魔法世界的巫師──哈利是否即將返回魔法世界?這個問題就在後面幾章揭曉答案。
 
  動物園裡的蟒蛇同時提醒我們,日後分類帽認為哈利具有的史萊哲林特質。但這是一個很粗淺的分類,人雖然有很多性格是與生俱來的,但也有很多是後天養成的。童年所受到了影響,不僅是在學校受到了教育,家庭教育也非常重要。作為模範的成人如此,同年齡的同學朋友也是如此。我特別想在這章節與大家分享的是,我這次重看所留意到的、關於哈利在德思禮家所遭遇的,這一切。
 

佩妮阿姨常說達力長得像小天使──哈利反倒覺得達力像是戴著假髮的肥豬。(P.34)
 
  哈利的用詞其實非常強烈,他說達力的外表像一頭豬,還是個像戴假髮的肥豬,也說達力是個肥胖的金髮男孩,就是個大胖子!我們先不管達力是不是真的很像一頭豬啦因為海格後來也說很像啊 透過哈利(以及羅琳給予讀者的上帝視角)的描述,我們對達力建立起一個外觀上的想像,也開始對這個角色產生了不友善的情感。
 
  但哈利為什麼會用這些詞?還有像是……戴假髮的猩猩?我們能理解哈利為何如此厭惡這個表哥,誰會喜歡欺負自己的人?我們讀到的都是一些非常暴力的霸凌行為,揍鼻樑或是集體圍毆這種光是用想得就覺得難以忍受的敘述。
 
  他學習到這種用詞來表達自己的情緒,難道不是跟「周遭的人」學到的嗎?我們總是有個理論:髒話學得最快(大笑)。所以,周遭的人是誰?很值得大家思考。
 

達力最喜歡的拳擊沙袋就是哈利,只是他能逮到哈利的機會不太多。(P.33)
 
  至於哈利童年裡最親密的同齡者達力,顯然不是一個友善溫和的小孩,他對於其他人總是一種「狂暴式」的相處方式,他會用情緒讓大人就範,也會用命令式口問對父母說話,對哈利顯然也是動手動手那一派。但是導致這樣的「暴力」是什麼?
 
  哈利與達力的生日只差了38天,換句話來說,他們倆是同齡的孩子,原本應該享有父母的所有注意力、所有的關愛與呵護,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表弟,關於這個表弟的事情,父母絕口不提,甚至不可以問,實在是太奇怪了──如果你只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你不會好奇嗎?──簡單講,「不一樣」就是偏心!因為那是與眾不同的意思。達力的心裡感到不平衡而透過暴力的方式表現出來,有可能是認為哈利是分走了父母注意力的存在,而那些注意力本來應該在他身上。達力深信這就是奪愛,但他不能理解,我想我十歲的時候,可能也不能明白這些都是些什麼破事吧
 
  對於讓現況產生的主因就是哈利,達力選擇用言語與肢體上去傷害哈利,其實跟哈利對達力也是半斤八兩。小孩是非常敏感的生物,他們會模仿大人的態度與習慣,所以達力跟哈利是否都從某些大人身上學到了這樣比較負面的處理情緒、處理事情的方式呢?而威農與佩妮寵愛達力有加,不僅是因為那是他們的寶貝小親親,或許參雜其中有比我們想像更多的「補償心態」也說不定?
 

然而有時他會覺得(或許是希望),街上的陌生人似乎都認得他。(P.42)
 
  德思禮一家想抹去,想讓存在的哈利好像不存在;看起來正常不過的一家人,卻是「很不正常」;第二章在開頭延續首章的平凡與平靜,卻在收尾的時候讓我們感受到平靜的湖水開始因為一陣風吹,而泛起陣陣漣漪。
 
  讀完七集小說再回頭看,我們知道鄰居費太太並不是麻瓜、哈利夢境中的飛天摩托車與一道綠光並不是幻想、額頭上的閃電當然也不是什麼車禍事故留下來的疤痕,哈利身邊那些古怪現象全都不是偶然──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所有的偶然都是必然。
 
  鄧不利多讓哈利遠離了魔法世界,度過「正常」的童年,但那些「不正常」並未遠離,來自魔法世界的看照也一直存在,只要不過分干預,麻瓜也不會對這些怪事起太多疑心,畢竟有時只是朝著一臉困惑的哈利揮揮手或是鞠躬說句謝謝。



本週主題討論

1)
  哈利身邊的異相,包含了頭髮一夜自動長長、套頭毛衣自動縮小到玩偶尺寸、莫名飄到學校屋頂煙囪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威農非常害怕哈利又說出一些他無法接受的事情,因為他是真的無法接受這些事情──超級害怕都是真的!默默覺得威農姨丈大概這十年來受到的各種驚嚇也不小,沒得到精神上的永久損傷真是太好了
 
  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我的前提是,因為我認為絕對是有派巫師保護著他,也許不到二十四小時隨身盯梢這麼誇張,但絕對是會時不時就來看看是否一切安穩。畢竟成年巫師施展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魔法,我相信魔法部根本懶得管這種事情)
 
2)
  哈利與巴西蟒蛇之間的溝通,很神奇,對吧?哈迷之中大概也有不少人是曾對鏡子自己嘶嘶嘶過的吧快點舉手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是哈利對於蟒蛇的同理心?一樣被關在狹小的空間?一樣受到「達力份子」的騷擾?好像找到了同伴一樣地相惜,他大概也沒想過蟒蛇會真的開口說話,他甚至以為那段對話是在自己腦袋裡發生的──事實上也算是,畢竟外觀上看起來也是嘶嘶嘶而已。或是,就是因為他會說爬說嘴,所以才因此和蟒蛇有了共感連結?有了相同的語言,聊上幾句總是比較容易。兩者可能都有,你認為哪種成份比較多呢?為什麼?

 如何參與【哈利波特讀書會】?看看這裡的介紹!

29

本文作者

  • 國際榮譽巫師
  • 138  7163

Lolita Yu @lovebook12

1
哦哦是第二週!!!!一邊讀真的覺得公主的分析好到位,不管是「魔法世界的入口已經開啟」,或是哈利和蟒蛇的處境如何相似。

我也覺得電影中的哈利實在太可愛,在書中麻瓜視角的敘述,真的就只會覺得他是又黑又髒戴眼鏡的怪咖...(實在很適合翻拍成日本版)

不過關於哈利如何分走達力父母的愛,從我代入哈利的角度我會覺得還好,畢竟他也只是用達力用過的制服,還總是要假裝自己不存在...(但如果從達力的角度,我想光是自己少了獨生子待遇這點,應該還是會讓他略有不滿

公主提出來的問題老實說我沒太多想法,(1) 我其實沒有想過太多是巫師幫助他的可能性,當初讀一直覺得是每個幼年巫師都會發生的正常現象(但想想飛到屋頂上這種,我覺得其他巫師協助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這樣會暴露魔法世界,我覺得有點太高調)

(2)我也單純覺得是因為佛地魔的靈魂,讓哈利共享了這個技能(不過還是很期待大家引些證據提出有趣的推測

投票問題這邊,能和少見的動物如貓頭鷹和鳳凰交談固然很酷(其實我在想化獸師如果變成該動物,應該也可以用該動物的聲帶發出聲音)(但後來想語言可能還是需要自己學習...),但如果今天我不處於魔法世界,我想能和貓交談會實用許多。(順便當寵物溝通師大賺一筆)

星空下一片黑色的湖泊一座巍峨的城堡。 @lemonleaf

0
投票中在貓和貓頭鷹之間猶豫了一下,最後選擇了貓。
如樓上 #1 所述:也可以用該動物的聲帶發出聲音,喵喵喵感覺比嘶嘶嘶或吱吱吱之類的容易多了
學某些動物/奇獸/??的語言不知道會不會傷聲帶或是需要什麼特殊天賦
不然感覺學人魚話感覺蠻傷聲帶的

蟾蜍、鳳凰、蛇什麼的也不太常見,尤其是鳳凰,不然我覺得學會鳳凰的語言好像蠻酷的
不太常見的動物語言學了好像有點浪費🤔🤔
至於老鼠的話…還是算了

布布的心靈之眼已被蒙蔽 @gkj4367me

1
先來回應一下投票
這次的題目好有趣
真希望能獲得和所有動物溝通的能力~

貓頭鷹和鳳凰都是我很喜歡的生物
不過就像 @lovebook12說的
感覺和貓溝通比較實用
不知道魔法世界有沒有寵物溝通師的職業XDDD

常常在路上看到神秘的貓貓都會好想搭訕牠們
而且比起發出嘶嘶聲 喵喵聲感覺可愛很多(?
所以還是投喵喵語一票~

一個黑髮、輪廓模糊不清的男孩斜倚著石柱 @josephine42

9
1)
  哈利身邊的異相,包含了頭髮一夜自動長長、套頭毛衣自動縮小到玩偶尺寸、莫名飄到學校屋頂煙囪上,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威農非常害怕哈利又說出一些他無法接受的事情,因為他是真的無法接受這些事情──超級害怕都是真的!默默覺得威農姨丈大概這十年來受到的各種驚嚇也不小,沒得到精神上的永久損傷真是太好了
 
  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之手的呢?
 
  (我的前提是,因為我認為絕對是有派巫師保護著他,也許不到二十四小時隨身盯梢這麼誇張,但絕對是會時不時就來看看是否一切安穩。畢竟成年巫師施展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魔法,我相信魔法部根本懶得管這種事情)

就書中這章寫的這些例子來分類,我更傾向認為這全都是出自於哈利天生的魔法。
以跑到煙囪上來說,把哈利變到煙囪上去,若是出自暗中幫助的成年巫師女巫之手,似乎也有點太欠缺考慮了,萬一哈利把自己摔下來呢?(雖然這也可能會激發哈利的魔法潛能,他可能會飛起來吧)
不過若是要算上其他沒在書中寫出的神秘事件,真要分類的話,我認為頭髮一夜長長,難看的套頭毛衣縮小等,這些跟哈利喜好有關的,比較像是出自於哈利自身的魔法。
關於暗中保護他的巫師......畢竟都會有人特地去向哈力鞠躬道謝或是握手,那麼在哈力被欺負時,偶爾出現幾位拔「杖」相助的巫師或女巫也不意外。正如前提所說,可能會有負責保護哈利的巫師,我認為他們主要是負責更重要的、與哈利人身安全相關的事情,有義務阻止達力不小心把哈利打死食死人餘黨對哈利造成危害等,而且應該會做得更隱密,比較不會被認為是奇怪現象,例如說他們會對欺負哈利的孩子施迷糊咒讓他們走開,而不是把哈利變到煙囪上,那太顯眼也太不尋常了。

至於阿姨姨丈對於哈利所說的話反應激烈,我覺得不僅是因為他們常目睹怪事發生,也因為他們本身就是無法接受「不正常」事件發生的人家。

 2)
  哈利與巴西蟒蛇之間的溝通,很神奇,對吧?哈迷之中大概也有不少人是曾對鏡子自己嘶嘶嘶過的吧快點舉手  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是哈利對於蟒蛇的同理心?一樣被關在狹小的空間?一樣受到「達力份子」的騷擾?好像找到了同伴一樣地相惜,他大概也沒想過蟒蛇會真的開口說話,他甚至以為那段對話是在自己腦袋裡發生的──事實上也算是,畢竟外觀上看起來也是嘶嘶嘶而已。或是,就是因為他會說爬說嘴,所以才因此和蟒蛇有了共感連結?有了相同的語言,聊上幾句總是比較容易。兩者可能都有,你認為哪種成份比較多呢?為什麼?

兩種可能皆是,而且我覺得兩方的溝通的原因不大相同。
對哈利而言,正是因為這種同理心,哈利才會靠近展示窗,如果哈利沒產生同理心而靠近,那之後的對話也不會出現,而我也認為正是因為這種同理心而激發了哈利爬說嘴的能力。
他看到蟒蛇被達力騷擾,被其他人吵得要死,就像他身處的情況一樣,哈利甚至因為蟒蛇被關在展示窗後面而聯想到自己被關在碗櫥的處境(儘管哈利自認自己較為幸運,還能離開碗櫥到處逛逛,但本質上兩者都是受到約束,一點也不自由)。他們不只對周遭感到無聊,也同樣受到達力的騷擾--同樣孤單。
哈利在學校裡面因為寬大的衣服和用膠帶黏起來的破爛眼鏡而受到同學異樣的眼光和嘲笑,也因為達力的關係也沒人敢和他做朋友,更別提哈利的表哥不僅不是個好朋友選項,還時常把他當成拳擊沙包,此外他的阿姨姨丈也是能對他的存在有多無視就無視......哈利的周遭有很多人,就跟蟒蛇一樣,圍繞在牠身邊的人也很多,這些人也會對他們產生反應,但那都不是善意的反應,更多是厭惡,一種把他們當成某種異類來看的心態,這些人都不是同伴,也不能成為同伴。他和蟒蛇都一樣,他們被一道透明的展示窗隔絕於其他人,無法與他們產生連結,也無法產生歸屬感,所以惺惺相惜而彼此對話是很可能的。

雖然問題是問哈利,但是以蟒蛇的角度來說,溝通起因可能是爬說嘴產生的共感,而致使這段對話的發生,所以我把牠看到哈利時的眨眼動作,當成是一種看到同類的訝異。畢竟若不是因為共感,蟒蛇也只會把哈利當成其他遊客一樣,應該也不會對哈利眨眼和傳遞訊息吧。
---------

坐在花圈牆上彷彿看地圖的貓 @cynthia12233

0
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以書中所得到的資訊來說傾向是哈利天生的魔法,記得小巫師開始有魔力時多少會出現異相(哈利可能只是比較頻繁)
而且以鄧不利多希望他在麻瓜界平安長大又安排阿拉貝拉·費格在附近暗中照顧,不太可能還有暗中保護他的巫師。

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是哈利對於蟒蛇的同理心?或是,就是因為他會說爬說嘴,所以才因此和蟒蛇有了共感連結?兩者可能都有,你認為哪種成份比較多呢?為什麼?
這個問題讓人想到雙語者切換語言(大腦關閉一種語言,啟動第二種語言),哈利看到蟒蛇自動切換成爬說嘴模式XD
想說的話自然以爬說嘴說了出來,但他沒有認知到現在使用的語言已經切換,所以覺得對話是在腦中發生的。
當然站在哈利的立場,蟒蛇和他同病相憐都想離開那個困住他們的地方,或許也是他切換語言的原因之一,
故認為爬說嘴(第二語言)的成分比較多。

۞ Princess @princess5201223t

2
@lovebook12

丹尼爾真的讓哈利具現化得太可愛了XD
不過畢竟是主角的緣故,讓觀眾產生好感也很重要

小朋友對於愛的獨佔感是很強的,不然不會有那麼多育兒書都在強調第二個孩子出生之後,父母絕對不能忽略第一個孩子的感受
我們現在在談的達力跟哈利就是在襁褓時就相遇了,在穿舊制服上學之前,威農跟佩妮還是得替小哈利把屎把尿(?)
哈利也不是一出生就會說話,兩人要同時照顧兩個小寶寶絕對也是沒少操過心的
明明只有一個孩子,莫名其妙冒出第二個,而且還是討厭的人的孩子
天知道佩妮看完鄧不利多的信之後,要花多少力氣說服自己的丈夫:我們必須把這個孩子留下來。

這都是我覺得很實際的情況,但是書裡不會描述的場景XDD

從達力的角度討厭哈利,一來就是父母的態度是很明顯的立場,二來就是瓜分了資源XD
即使這個資源是小到一杯可樂或是一個漢堡,就算達力自己不需要,可能也就純粹看哈利不爽你憑啥在我家吃我家住我家這樣XD


@josephine42

我也是偏向會有巫師保護哈利人身安全這一方面,但不能否認有些成人巫師也是很頑皮的,我總覺得在執勤過程中偶爾會有看不順眼而出手的時候,但這都是腦補,畢竟故事也不會全寫出來XD 但書中舉例出來的更多像是哈利自身的魔法,情緒比較高漲的時候就會出現一點奇怪的小事情,我也是很認同的~

@lemonleaf 學鳳凰的語言真的很酷!感覺佛客使可能會開釋我人生的大道理,畢竟他活了那麼長的歲月~但說不定他其實是個老菸槍(誤)或是什麼內心很搖滾的熱血份子,如果能跟佛客使對話,不管哪方面來說就是受益良多啊!他是鳳凰啊!
但是想像一下妙麗如果會說貓的語言,然後在那邊喵喵喵,榮恩可能會跟斑斑一起融化(謎)

但是貓頭鷹感覺會知道很多八卦!牠們四處送信,趁機交流(?)感覺如果會說貓頭鷹的語言,就可以得到很多情報!

@gkj4367me
我當初內心預期就是鳳凰跟貓應該會最多人選,畢竟在麻瓜世界,貓就是一個很得寵的主子(欸)XDD
不管是巫師還是麻瓜,應該都會很喜歡~

14³⁄₄筆尖下海上的礁石有一顆行星 @ls357657

1
先來回應投票~~
儘管不論什麼動物都很想和他們聊天!尤其跟鳳凰(奇獸)更覺得稀奇~~
但最喜歡的動物是貓頭鷹,而且貓頭鷹是巫師的好夥伴好郵差~ 還是選貓頭鷹了 ˊˇˋ

1.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我的前提是,因為我認為絕對是有派巫師保護著他,也許不到二十四小時隨身盯梢這麼誇張,但絕對是會時不時就來看看是否一切安穩。畢竟成年巫師施展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魔法,我相信魔法部根本懶得管這種事情)
我覺得有描寫出來的情況應該都是哈利自己本身的魔法,小孩子不擅長控制自己的魔法能量,在受到壓力、逼迫、刺激下突然爆發出來感覺可以理解。加上覺得跟爸媽(詹姆和莉莉)都是很厲害的巫師有關,造成哈利的魔法(巫師)特徵在小時候就明顯且容易出現。
至於偷偷保護的巫師,覺得會被交待說除了會危及生命安全一蓋不要插手。不然悄悄養在麻瓜家的事很容易暴露。而且考慮到巫師跟麻瓜的觀念大不相同,假如每位巫師都「好意」幫忙的話說不定會鬧出更一發不可收拾的狀況呢 XD 

2.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是哈利對於蟒蛇的同理心?一樣被關在狹小的空間?一樣受到「達力份子」的騷擾?好像找到了同伴一樣地相惜,他大概也沒想過蟒蛇會真的開口說話,他甚至以為那段對話是在自己腦袋裡發生的──事實上也算是,畢竟外觀上看起來也是嘶嘶嘶而已。或是,就是因為他會說爬說嘴,所以才因此和蟒蛇有了共感連結?有了相同的語言,聊上幾句總是比較容易。兩者可能都有,你認為哪種成份比較多呢?為什麼?
覺得哈利應該沒意識到其實自己是在跟蟒蛇「溝通」。只是單純的想找個有相同遭遇的同伴(即使那是一條蛇)聊聊、吐吐苦水。像小孩子會對動物說話,假裝牠們也會跟自己說話一樣。尤其是那條蛇感覺特別有靈性,還會給回應,在哈利周圍並沒有可以稱做同伴或朋友的存在,所以遇到跟他一樣無緣無故被騷擾的蟒蛇就特別有同理心的想聊聊吧。
突然觸發爬說嘴感覺也可以歸類在哈利特別突出的魔法特徵上,說不定正是因為魔法才觸發哈利身上佛地魔的靈魂碎片讓哈利成為「天生的爬說嘴」(笑

Sandy看到街燈替大黑狗披上長長的影。 @leesandy3633

1
看完的第一反應就是絕對要送上點數XDD(什麼XDDDD
沒有拉,就是真的覺得前導寫得很精采>////<
好多地方都讓我有種"噢!原來可以這樣看"的讚嘆!!
其實的確由哈利視角看德思禮一家確實都很糟糕,但是客觀上或是由他們的視角來看真的好像未必如此>"<

1)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從來還沒有用這個角度想過呢(嘿)但是延續上周的第一題討論令我覺得也許不是沒有可能?!
也許真的有這樣一個或是好幾的守護者存在吧W
這就有點類似第七集石內卜發出母鹿護法引領哈利找到葛萊芬多銀劍的事情WW
這樣說或許也有可能是石內卜喔(??)XDDD 或是說如果可以寫一篇應該很好玩XDDD(??
其實我覺得要保護其實也有可能是偷偷出動鳳凰會之類的W畢竟真的想哈利也不是整天都在家吧(?)或許真的有秘密保護也不是不可能w
不過如果有要事可以雞婆一點多關心他應該更棒QQQ
但在假設這是一回事的前提之下我想老鄧還是會想哈利先盡量被區隔開來過"一般麻瓜生活吧"所以也許會被命令少接觸?
其實有暗中受到幫助也有點可能是因為我在想未成年巫師的魔法真的有這麼厲害嗎?我的感覺會是除非像是奈威被丟下樓(X)受到情緒刺激像是分泌腎上腺素之類要保護自己才會激出來很特定的魔法(?)要不然如果沒有透過魔杖或是理論了解要控制應該沒有那麼容易?
要不然就是哈利魔法特別強大?但是如果他一般至少還能在麻瓜界活那應該也不是(?

魔法部的話我也覺得成年巫師做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應該管不著XD"依照夫子跟第五集看來我覺得都蠻官僚的XD而且業務也挺多的~應該沒有空做這些事情XD而且恩不理居放催狂魔這種都可以掩蓋了,我覺得應該真的很官僚XD

2)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這個的話我覺得首要當然語言還是要通吧(?)要不然人類跟蛇的表達方式是差異很大的(?
而我會認為應該是因為哈利的同理心才真的讓自己跟蛇連結的!雖然前面說語言重要,但有時候心更重要!
在自己用英文跟外國人認識跟溝通經驗來看我更加如此覺得!語言固然重要,但很多時候當人開始有連結都是在聊到有共同經驗、想法或是感受的時候!!
有時候語言不用很完美,但是誠然是場完美又獲益良多的對話W



動物說話我也是全部都想要(貪心
根據表單上有的選項我會選鳳凰!!!!因為鳳凰稀有又是不死之身吧,會很有興趣聽聽看他的想法跟對於很多事情的經驗W 連重生是什麼感覺也是XD" 不曉得記憶會不會也重設呢?還是"啊!終於又拋下那些病痛"煥然一新的感覺XD"

而其實也很想能跟犬類聊天呢(?)能跟狗狗討論情感跟忠誠為何物,然後可以跟特別狼討論他對於野性、孤獨、群體以及大自然的觀點WW
還有就是也能跟他們交朋友吧WW
感覺就很酷啊!!!

GRMS👑小梅 @mspiggy

1
1)頭髮、衣服、飛起來都是哈利本身魔法,遇到極度壓力下潛能都會被激發,另外我覺得最多也是派貓頭鷹監視沒有巫師暗中保護哈利,因為那時候大家都以為佛地魔死了。

2)佛地魔分靈體影響才能說出爬嘴語,其實他本身沒有這能力才對,我覺得最後殺掉佛地魔照理來說哈利應該失去爬嘴語,不過書上好像沒有提到LOL

安琪💚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harry_hermione2

0
覺得這週的文章我應該會有太多想回,分開幾次回好了
先說投票的部分,我選了鳳凰
沒考慮到麻瓜世界沒鳳凰的問題。除了因為鳳凰夠特別以外,更重要的是鳳凰一世接一世不死之身。書中沒特別說死了重生之後有沒有前一世的回憶,但我假設牠是有回憶的,沒回憶的話那就不叫重生就叫新的幼鳳凰出生了,而且根據佛客使在第六集的表現,牠應該是有回憶的。一個擁有千年回憶的生物,想必聊天聊起來肯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知識和想法分享吧。
寫完這個發現跟Sandy @leesandy3633 說的好像

回問題:
1) 從德思禮一家的角度想,確實一個麻瓜每天要經歷這些事是很令人驚嚇的。雖然我還是認為把哈利接進了家門,就要承擔起養育(=扶養+教育)的責任。不然他們死不收的話,哈利不能把這裡稱為「家」,鄧不利多說的血緣魔法也施展不出來(聽過這個「家」的理論覺得很合理)。不過這離題了。
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雖然我對這個前提有保留(參考上週討論),也對「畢竟成年巫師施展一些無傷大雅的惡作劇魔法,我相信魔法部根本懶得管這種事情」這句話有保留(基於二年級一個小精靈施一個飄浮咒就向哈利發警告信),暫且先假設這兩樣都是事實。

我認為這些小事是巫師出手的機會是很小的。頭髮一夜自動變長是因為哈利剪頭髮剪太短擔心到學校被恥笑。第一,這只是哈利心中的擔心,遠距離保護他的巫師會讀心,還是只是靠猜測哈利大概會不高興所以就出手了?第二,被同學恥笑是還沒發生的事,頭髮太短也不是甚麼危險的事。第三,剪頭髮剪太短是麻瓜們看得到也視為正常的事,反而一夜裡長回原本長度才不正常,這樣做也不是為了掩蓋甚麼,反而會因為這異常為哈利帶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危險。
套頭毛衣也是同樣道理,只是哈利不喜歡覺得太難看。
至於出現在煙囪上,就像計算機 @josephine42 所說的,這是一個很危險的舉動。很多粉絲理論把這解釋成消影現影類的意外魔法。我覺得這個理論很合理。哈利在被達力追的時候心裡應該是很用力想著「需要逃到一個達力找不到的地方」,這已經符合了現影術的三個要素中兩個「目的地、決心」。

為甚麼哈利會比一般巫師小孩展現更多更強的魔法意外?
我認為除了筆尖下的行星 @ls357657 提到的家庭遺傳因素外,還有兩個原因有可能增加魔法意外發生的機率。
第一個是行星也有提到的壓迫和刺激。雖然書中沒明顯提到除了被佩妮用鍋子打頭以外的危及生命的事件有多少,但比起在一般同齡小孩,成長的環境算得上是嚴竣。雖然奈威有會把他從窗口丟下去的變態叔叔,但愛他的奶奶至少基本生活和成長需求會滿足他。另一方面,奈威的性格讓他外洩的情緒不強烈,又差不多相信了自己是個爆竹,令他變得不容易施出魔法意外。
第二個原因,就是上一句提到一點點的性格問題。哈利一向算得上是意志很堅定,這對施展任何魔法都是有利的(說得好像我對魔法有研究XDDD)。而且雖然礙於德思禮的淫威哈利沒有做出太反叛的事,但哈利深藏的性格還是有著葛來分多的火爆脾氣(至少有一點),從第五集他砸爛校長辦公室就能看出積存的怒氣有多大。強烈的情緒加上堅定的意志,相信就是造成魔法意外的最佳公式。
就舉哈利長頭髮為例,為甚麼哈利會那麼怕?是不是以前哈利就因為其他事,被同學一起嘲笑過?而有達力在,想必這個經驗要比普通人更糟。為此,哈利擔心了一整晚。已經長大的我們,還記得為一件小事擔憂一整晚的心情嗎?個位數年齡的哈利,整晚只想著頭髮的事,作夢都作到第二天怎樣被同學笑,怎樣被惡作劇,甚至覺得這就是世界末日,都是很有可能的事。

一道狹窄的石廊,燃燒的火把將它照得通明。 @I_Landhowl

3
看到大家深入的分析,覺得參加這個真是值了。最厲害的還是版主能夠提出問題的思考!!以下是我的想法:

"所以,周遭的人是誰?很值得大家思考。"

大家都知道哈利長期處在一個不安全感的地方,很可能使得他變得極度沒有自信,導致特別渴望被重視、被需要與被愛,所以在描述哈利為何能夠壓抑這些情緒和變得堅強上,可能原著沒有交代清楚。有個可能是小孩的性格在一歲前(送養前),就已經養成完畢,但是這個可能性不大。不然就是哈利是天生能夠「轉化悲憤成為力量」,養成他在決鬥上的敏捷性以及面對困難時,和妙麗不同的冷靜和穩定(肯定還是有後遺症,就是在性格上的衝動)。看到跩哥就想鬧他、打架,很有可能就是德思禮家留給他最深刻的一樣特質,用實力解決。

然而有時他會覺得(或許是希望),街上的陌生人似乎都認得他。

這是很正常的心理,不過到哈利身上就特別濃烈,可能是強烈的自卑,也可能是單純自己太容易被忽視的渴望。預言家日報的麗塔和洛哈教授說的沒錯,大家都想要變得有名,尤其是哈利,不過他傾向於用正面的方式,就是用實力來證明自己。我想這也是他史萊哲林的特質,阿不思波特因為父親的優秀而衍生出這種渴望茄時也是父親傳給他骨子裡的基因吧。說到基因,可能是幸運,可能是厄運,哈利從出生就受到出名的保證,但他最終選擇了用魁地奇來讓自己變得有名。不得不說,這是他少數可以說擁有正常小孩的時光。

1)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我倒是覺得若是鄧布利多決定要讓他覺得正常,就不會做「暗中保護他的巫師」這種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波西傑克森,裡面說到,當混血人意識到自己是混血的時候,散發出的氣息會更濃烈。我相信魔法師也是這個道理,身分認同會使自己做出符合身分的事(也有可能是增加自己的危險)。在知道自己是魔法師之前,絕對不會想要拿著魔杖亂揮(我不是拿著魔杖亂揮舞的猩猩)。

2)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會爬說語肯定是主要原因!!當你孰悉一個語言到能在一秒內做到切換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說出口,不會有「我正在講另一個語言」的體悟。另外,我相信這的確只是佛地魔靈魂附身的後遺症,就像鄧不利多所說,是哈利選擇了成為和佛地魔不一樣的人,而使他成為擁有這項能力卻沒有佛地魔特質的關鍵。

*)投票:

以一個喜歡學語言的人來說,我認為語言就是工具,所以之所以投了貓頭鷹其實是為了打探情報,畢竟他們能看到魔法世界裡的信件,也能藉由更多貓頭鷹來取得更多訊息。也就是說,如果是現實,我就會想找貓的語言來學,因為貓和貓頭鷹都是比較聰明,和人類較親密的動物,而這肯定是個龐大的情報網。



很高興可以參與討論!!

被光束擊中的天狼星消失在拱門上的幃幔後方 @Jessica

0
我是比較傾向是哈利自己的魔法XD
畢竟後來事實證明哈利的現影術施展的還不錯,表示他在這方面是有天賦的,所以小時候被追著跑的時候才會不經意把自己弄到屋頂上去~~
(如果是躲在旁邊支援的魔法師應該不會是弄去屋頂?XD)(但假如是天狼星的話就很難說了(##)

頭髮跟毛衣的部分感覺顯露出他的個性,除了因為早就常被嘲笑而很在乎同學們的眼光之外,可能多少也遺傳到詹姆在乎別人眼光和不甘心被擺佈的特質吧~~?ww

至於讓玻璃消失除了潛意識想幫蟒蛇(和自己)打破束縛以外應該只是不小心劫盜本性爆發想順便整一下達力bODOd(欸"""


然後從小時候看過魔女宅急便以後就覺得可以跟卯咪說話很酷wXDDDb

一頭令人眩目的銀色動物越過黑湖疾馳而去 @karmainy

2
在討論本週的主題問題之前,想先回應一下公主在主樓提出的觀點~

簡單講,「不一樣」就是偏心!因為那是與眾不同的意思。達力的心裡感到不平衡而透過暴力的方式表現出來,有可能是認為哈利是分走了父母注意力的存在,而那些注意力本來應該在他身上。達力深信這就是奪愛,但他不能理解,我想我十歲的時候,可能也不能明白這些都是些什麼破事吧

所謂「奪愛」,是你先得到然後被他人無理地取走(搶奪、強取),才能算是奪。這裡的「奪」不只是字面、實質上的「奪」,還要是意識上知道自己被「奪」,才會有那種被他人強行取走原有的愛的感覺。問題是,哈利跟達利的出生只差了一個多月,一個數個月大的嬰兒真的知道他原有的注意力和關愛呵護因為一個父母根本不愛的表弟而被「搶奪」嗎?在我而言,他不但不能理解被奪愛,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奪愛,因為自他有意識以來,他就是和哈利一起成長的,他從來都沒有記得過他獨享父母的愛和關注的那短短幾個月(甚至應該說,無論哈利在不在,達力其實都在享受父母所有的注意力和關愛)。

那究竟是什麼導致了達力的「暴力」呢?某程度上,我是很同意公主所說,是模仿了大人的態度與習慣,其中包括威農和佩妮,當然還有德思禮家的其他麻瓜親戚。對達力而言,哈利大可以成為他的小跟班,但他並沒有這樣做,反而將他視為欺凌對象,為什麼?我認為這是因為他看到他的父母也是這樣做,所以對他來說,弱者就是要來欺負的,特別是家中的「小怪胎」。Albert Bandura曾經做過一個經典的實驗(Bobo doll experiment),研究攻擊性的暴力行為,看看兒童會否模仿成人的「榜樣」而對Bobo doll做出暴力的行為,而結論是兒童會觀察並模仿成人的行為,而學習做出攻擊性的暴力行為了。應用在德思禮家的例子,達力之所以會表現出對哈利甚至是其他小孩的暴力行為,會不會是因為他在小時候看到父母經常對哈利作出這些行為呢?甚至,威農和佩妮會不會合理化他們對哈利施以暴力,稱之為「管教」,讓年幼的達力覺得使用暴力不但能夠輕易達成目的,而且是被允許的呢?因此,我認為達力的暴力並不只是因為被哈利奪愛而造成的,更多的因素在於威農和佩妮是怎樣看「哈利來到德思禮家」這件事,這不是會導致他們對達力的愛被分薄,而是會令他們家變得「不正常」,他們不想被其他人排擠,所以先帶頭排擠哈利,強調他的「不正常」,以凸顯德思禮一家還是很「正常」的。他們將這種想法在不知不覺間植入了達力的腦袋裡,才會讓他也覺得自己要排擠、欺負哈利,他才是跟父母鄰居一樣是「正常」的。簡單來說,達力對哈利「不正常」地過分的暴力,也是因為「正常」不過的觀察學習與排他心理,讓他得以獲得家庭以及社會的認同。

(抱歉說了太多無關係的心理學理論>< 看到能用上在課堂裡學到的理論時就忍不住要應用出來XD

1)大家覺得這些奇怪的現象──絕對不止書裡寫的這些──有多少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又有多少是出自暗中保護他的巫師之手的呢?

跟樓上大多數人的觀點一樣,我也是認為這些奇怪的現象大多數,甚至是全部都是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而非保護他的巫師。以上面的例子來說,我認為每一個都是以「出自哈利天生的魔法」來作解釋會比「出自保護他的巫師」更為合理的:

頭髮一夜自動長長——哈利內心很討厭被剪短後的頭髮,也為此十分煩惱,所以無意識地讓它恢復原狀,自己解決問題。要是有人保護他,(在惡作劇的角度)不是直接讓剪刀在碰到哈利的頭髮之前就會自己「彈」開的效果會更加好?

套頭毛衣自動縮小到玩偶尺寸——哈利心裡覺得這件套頭毛衣很難看,可是即使有人保護他,他也知道哈利覺得這件毛衣難看嗎?又或者應該這樣說,穿套頭毛衣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會對哈利造成什麼傷害,那麼為什麼保護他的巫師要冒著被麻瓜發現魔法的風險出手將它縮小嗎?因為哈利覺得不喜歡所以無意識地將毛衣縮小至自己穿不下,這才是比較合理的解釋吧!

莫名飄到學校屋頂煙囪上——如果說這是出自保護他的巫師之手,這件事情就更加不合理了,先別說這樣做會為哈利帶來更多的麻煩,那個巫師更是置哈利於一個更危險的地方呢(被達力追上然後揍一頓v.s.坐在屋頂隨時掉下來粉身碎骨,我可寧願被小屁孩揍好了XDDD),怎麼看也是說出於哈利不以為意地用上的魔法比較合理吧~

2)哈利之所以能與蟒蛇溝通究竟是什麼引發的?

這裡的解釋可以分為兩部分:一、是什麼引發哈利走過去跟蟒蛇溝通?二、是什麼引發哈利能夠與蟒蛇溝通?

先談第一個部分,我覺得哈利很有可能正如公主所說一樣,是因為同理心而走近蟒蛇的櫥窗,繼而向他發洩和分享自己的遭遇,就好像人看到跟自己經歷差不多遭遇的人的時候總是想要分享自己的做法,安慰甚至藉著自己的經驗幫助別人一樣,只不過哈利的對象是一條蟒蛇這樣。另一方面,在哈利的內心深處可能也有跟蛇這種動物的一絲連結,像是一見鍾情的化學作用一樣,令他覺得蟒蛇特別有吸引力,讓他想去跟牠溝通,就好像為什麼有一些人就是特別能吸引你的注意,讓你想去認識他一樣。所以當他看到蟒蛇時,心裡是有一種感同身受又帶點親切的吸引力的微妙感覺,自然而然就開口跟牠說起話來了,甚至是不自覺地說起蛇的語言,達致「溝通」的效果。

至於第二部分,顯然大家都知道是什麼原因令哈利能跟蛇對話,但是什麼原因使他能自然而且無意識地說起爬說語來呢?(不要忘記,即使是二年級時,哈利也是不自覺而且不自知地說出爬說語的,顯然就是跟我們說起第二語言來的時候是很不一樣的)我認為人在極度緊張或者放鬆的狀態時,就會自動地做出一些行為,例如是遇到危險時逃跑,或者是洗澡時不自覺地哼歌也是其中的一些例子。在哈利的例子來說,他極度緊張時(在二年級的決鬥社上)或者極度放鬆時(找到了感覺是友善而親切的同伴,在德思禮家顯然不會有這個時候),就會很自然地對著蛇說起爬說語來,有如天生就知道蛇是說爬說語一樣的自然,然後就在難以解釋的情況下,跟蛇有了那一段對話了。

最後回應一下投票的部分~我跟樓上很多人一樣都是選了貓,雖然一開始的時候有想過選貓頭鷹或鳳凰,但覺得在現實生活中還是最常接觸貓,而且學貓頭鷹語可能還會在魔法世界有點用途,但鳳凰實在太稀有,就算懂得鳳凰語也沒有什麼機會用,所以以普及性來考量還是投了貓的一票XD

更何況我最喜歡的動物就是貓呢^^ 要是能跟貓對話的話應該會十分有趣XDDD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