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人物看《哈利波特》電影

發表於

Penny @hattypotter

0
@misty91719
我覺得不會喔,就是看你本人的意願而已
(看你想寫的是哪一種文章)

南風每天在棄坑的邊緣試探 @misty91719

0
@hattypotter 可能有些劇情之後會快速帶過,但重要的還是要寫(堅定臉)

葡萄 @Grapeinravenclaw

0
@misty91719

不會啊!我反而覺得這是件不錯的事情喔!
你的文章本身就寫的不錯了,再寫細一些也沒關係啊!我很期待你的作品,想看看之後的走向會是如何
註:海格對達力施魔法的那段真的很有趣,希望你可以繼續寫下去~

Penny @hattypotter

0
@misty91719
也是啦,加油喔!
(我好像座到沙發了誒😆

南風每天在棄坑的邊緣試探 @misty91719

3
第八章:


鏡頭一轉,哈利跟海格已經坐著小推車抵達了波特家的金庫。

「燈,謝謝!」那位妖精率先跳下車。
海格把燈從車上拔起來,交給妖精,自己再跟哈利一起下車。
「鑰匙,謝謝!」

彈幕又在那裏瘋狂補充了。[古靈閣雲霄飛車][領錢還送雲霄飛車嗎哈哈][記得海格下車時快吐了][原著裡有提到這位妖精叫拉環][各位記住這只妖精,他以後還會出現]
妖精?妙麗想不出為甚麼他們以後會跟妖精打交道,但她還是在筆記本裡記下了這件事。

妖精接過海格遞給他的鑰匙打開金庫。
在手提燈的照耀下,一大堆金幣、銀幣、銅板熠熠生輝,差點閃瞎了哈利的眼睛。
「你難道以為你爸媽真的什麼都沒留給你嗎?」

「哈利,你真有錢。」榮恩無精打采地說。
哈利覺得很尷尬,錢一直是衛斯理家的敏感話題。幸好花在他金庫的時間並不長,他們很快的來到七百一十三號金庫。

「那裡面是什麼啊?」
「這我不能說,哈利,這是霍格華茲的最高機密。」海格神秘兮兮的回答。
「退後。」 妖精警告兩人,接著他出長長的手指溫柔的撫摸金庫大門。
在金庫門後面,一個複雜至極的機關喀喀的開始移動,燈光打在裡面的一個不起眼的小包裹上。門打開後海格伸手取走了小包裹,塞進了自己的外套裡。

[魔法石上線啦!][是古靈閣妖精這麼做的話就會被吸進門裡][原著裡說,他們大概十年檢查一次有沒有人被吸進去]彈幕又在嘰嘰喳喳。
「那些麻瓜居然能把魔法物品還原的這麼好!」衛斯理先生的話語充滿著興奮。
「麻瓜的科技發展快的超出巫師的想像。」回答他的是鄧不利多「七十年前的巫師生活跟現在沒什麼區別,但麻瓜們的生活可是改變得天翻地覆。」他停頓了一下又繼續「他們的技術能仿造出魔法物品我也不奇怪。」
「可是教授,魔法也很方便啊」奈威忍不住發言。
「但麻瓜的科技有時比巫術還快速不是嗎?」妙麗在心裡默默吐槽,在進入巫師世界以後他就覺得貓頭鷹寄信的效率低的可以,明明麻瓜手機更快好嗎?

「這件事最好別跟任何人說。」海格警告哈利。

這個電影還還原的蠻好。哈利心想。接下來應該就是他獨自去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然後跟馬份不期而遇,但電影卻直接省略了。
[跟少爺的對話被刪了][少爺還很驕傲說他們全家都在史萊哲林][對史萊哲林的壞印象就是這裡來的]
少爺?哈利瞄了一眼不遠處的馬份。好吧,那股子驕傲的氣息的確是富貴人家的少爺,當然,絕對是反派的那種。

他們此時抱著大包小包的上學用品,但還缺了一跟魔杖。海格借故離開讓他獨自前往奧利凡德。

「哈囉?有人在嗎?」哈利走進奧利凡德,試著跟店主打招呼。
從櫃子與櫃子間的走道,一位白髮老人突然冒了出來。「我一直在想何時才能見到你,波特先生。」
奧利凡德先生的聲音聽起來跟這間店一樣古老。他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從櫃子中挑選魔杖。
「那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你的父母來這兒買第一根魔杖...」他抽出一個盒子回到櫃台,將裡面的魔杖遞給哈利。

[原著裡還說了哈利父母的魔杖杖芯跟材質][省略了量身體那段][只有我想知道為啥要量嗎?][海格原本也一起來的][等等就知道為甚麼他不在了][雖然只差一點點了但不要劇透啊]
「我也想知道為甚麼。」那個粉色頭髮的女巫愉快地對哈利說道「當時那根捲尺在身上跑來跑去弄得我很癢,我就把它抓起來綁在了架子上,它就一動也不動啦。」她突然像是想到了又補了一句「對了,我叫東施。」
「全名是小仙女·東施」路平在旁邊補充。
「不要叫我小仙女!」
妙麗內心OS:怎麼有種是在調情的味道?
奧利凡德先生脾氣真是好啊,如果是其他人搞不好就開罵了...哈利默默吐槽。電影此時已經播到哈利試魔杖的那一段。

「你揮一下呀。」
哈利揮動魔杖,堆在一邊的雜物整個被噴出來。
「不,好像不行。」他又拿了另一根魔杖給哈利。
這次換水瓶爆炸了。
「不,絕對不是這根!」


彈幕又是一片哈哈哈[每次有人要試魔杖店就要被毀一次嗎][奧利凡德先生:沒事,我習慣了][魔法收拾很快啊前面的][爆炸鬼才哈利][爆炸鬼才是西莫的專屬名號!]
西莫苦笑,看來自己這個爆炸鬼才的名號是甩不掉了。
「哈利,你那樣還好啦」東施揮了揮手「我可是真的快毀了半間店。」

奧利凡德先生的手重新在半倒塌的魔杖堆中摸索,他拿出一個盒子喃喃自語著:
「也許...這個可以。」
他拿出其中的魔杖,交給哈利。哈利接過的那一瞬間,整個室內突然散發出溫暖的光芒,哈利驚訝地望著魔杖,他終於找到了。
「稀奇...真是稀奇。」在哈利把魔杖放回櫃檯後,奧利凡德先生嘴裡不停喃喃的念著這個字。
「請問為甚麼稀奇呢? 奧利凡德先生?」
「我記得我所賣出的每一根魔杖,波特先生。給了你的魔杖一根尾羽的那隻鳳凰,還有另一跟尾羽—給了另一根魔杖。稀奇的是,你命中注定要使用這根魔杖。但,他的『兄弟』卻你的額頭上留下了這道疤。」

螢幕外的哈利反射性地摸向自己褲子口袋,魔杖乖乖地躺在那裏。除了當時在場的人他從未跟別人說過這件事。他拿到這根魔杖已經四年了 ,但奧利凡德先生的這番話他還是不明白。
而彈幕似乎了解的更多。[孿生杖芯][這是重要伏筆][快拿小本本記下來][也說明了哈利與佛地魔之間的聯繫]
「老兄,你跟『那個人』之間到底有甚麼聯繫?」榮恩不解地問。
「我也不知道。」哈利回答
但這是違心之言,他想到自己在德思禮家時的那個怪夢。大蛇、蟲尾、不認識的麻瓜老男人跟另一個年輕人,還有一道冰冷的嗓音。

「請問,誰擁有那根魔杖?」哈利問。
「喔,我們從不說出他的名字。是魔杖選擇巫師,我們從來搞不懂為什麼。」他停頓了一下「但我很肯定的是,你未來一定會幹出一番大事。畢竟,那個人所做的也是大事。很可怕,但都是大事。」


「哼,聖人波特。連買根魔杖都有人給你作預言啊?」馬份嘲諷地說。
「閉嘴,馬份。」哈利豪不客氣地反擊回去。「至少我不會連魔杖都要別人幫忙挑。」
「你—」
「安靜啦!」這麼說的人居然是金妮。出大家意料之外,這兩個人居然閉嘴了。

當哈利還在思考奧利凡德先生的這番話時,一聲敲玻璃的聲響把他喚回了現實。
「哈利,哈利?生日快樂!」
海格就站在窗外,提起一個裝了雪鴞的大鳥籠。



以下作者碎碎念:
這幾天補完怪產,滿腦子都是GGAD跟可愛的玻璃獸
這就是我拖更的原因
最後老樣子求評論意見啊!

吃著紅色小番茄的小盾海森(?) @Jessica

1
今天晚下班好累,一上來就被路東閃到原地滿血復活😄😄(欸
真的魔法界什麼時候可以有搜尋引擎功能😅(ry
求東施跟西莫買到魔杖前店的解體程度(X

南風每天在棄坑的邊緣試探 @misty91719

1
@Jessica
奧利凡德先生:沒事,東施小姐毀了半間店,斐尼干先生差點把店燒了。但最厲害的是多年前的一個赫夫帕夫小子,他放出的玻璃獸把所有魔杖都混在了一起,我花了三個月才把它們重新放回對應的盒子裡

吃著紅色小番茄的小盾海森(?) @Jessica

1
@misty91719
紐特學長4尼?(゚∀。)(####
奧利凡德先生你確定沒事嗎wwwww(ry

南風每天在棄坑的邊緣試探 @misty91719

3
第九章:
短小的更新,非常抱歉。以後可能都會維持這樣的長度,比較能好好琢磨。
最後求評論!

原本有些沉重的氣氛因為嘿美的出現變的稍微輕鬆一些。之後他們回到了破釜酒吧吃午飯,但螢幕上的哈利卻仍舊在思考奧利凡德先生的那番話。

「就是他殺死我爸媽的,對嗎?」哈利放下碗筷「你一定知道的,海格。」

此時的彈幕雖然在補充說海格是在岩石小屋中就告訴哈利這些話。但螢幕外的哈利根本沒心情去注意。
他又被迫再聽了一遍父母的死因,當時聽到這些只覺得驚訝跟難過,但現在這些情緒都被憤怒所取代。尤其是在了解到這一切其實都可以避免,只因為蟲尾出賣了他們。
「哈利?」妙麗跟榮恩擔心的望著他,哈利知道自己的情緒一定都寫在了臉上。
「我沒事,真的。」他努力表現出一副平靜的樣子,但他覺得自己的嘗試很失敗,因為他們看起來更擔心了。

「我?佛地魔想殺我?」
「噓--」海格慌張地要哈利不要大聲嚷嚷,又放低了音量繼續說。
「你知道你頭上的疤是怎麼來的嗎?那可不是普通的傷疤,那是一個--最惡毒的魔咒找上你時才會有的
。」

[是索命咒][三個不赦咒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酷刑咒與蠻橫咒][問題來了,佛地魔為什麼想殺一個嬰兒?][跟一個預言有關但我不能劇透][前面的你已經劇透了…]
「預言?一個跟哈利有關的預言?」
「真有預言這回事?」
「佛地魔想殺哈利是根據預言?」
「哈利非死不可?」
悉悉簌簌的討論聲越來越大。哈利心中的怒火燒的更旺了,去年他已經聽過夠多類似的言論。
另一邊,鄧不利多看著那些彈幕苦笑著搖搖頭。現場唯一一個能跟預言扯上關係(但大家不這麼覺得)的崔老妮教授不滿的搖搖頭。
「心靈之眼,絕對不會做出這麼荒唐的預言!如果這也算是預言,那麼黑巫師葛林蓋華德未來就會願意與阿不思好好相處!」
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鄧不利多的表情變的非常微妙。
「我現在懷疑發這些東西的人都人均妙麗」榮恩指指那些彈幕「不然怎麼知道這麼清楚。」
雖然大家都很想知道預言的詳細內容,但彈幕卻不再透漏任何資訊,他們只能繼續觀看。

哈利繼續發問「那佛地--我是說那個人,後來怎麼樣了?」
「這個嗎,有人說他死了。但我覺得這是胡說八道。他還活著,但虛弱到無法做任何事。」


「可是教授,那個人…現在沒死但又沒了實體。那麼他現在是什麼東西?」奈威小小聲的問旁邊的麥教授。
「好問題,隆巴頓先生。但我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他在這種狀態下越久越好。」
「如果他在這種情況下夠久,那會死嗎?」西莫問。
「希望如此。」
哈利又想到在德思禮家所做的惡夢,從某張椅子後傳出的殘忍聲音跟那個索命咒。他由衷的希望這只是惡夢。

「但有一點很確定,你在那晚一定讓他栽了個大跟頭。這就是你那麼出名的原因,你就是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